FANDOM

概述 编辑

“拜见各位大佬!”
―君子固穷入群时说[来源]
君子固穷(The Poor Fellow)是一名现代刺客组织成员(真实世界中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于2018年4月16日加入AC中文维基,参与词条的编辑与维护。目前学业压力较大,因此处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此人英文水平一般,没有词典寸步难行,如果发现有翻译错了的地方,请严厉指责他。(此外,他真的没有时间口胡了,请不要催更了)
刺客徽章 这位用户遵循刺客信条
Emoticon02 这名用户戴着刺客兜帽
Abstergo-FH
该用户隶属于Abstergo Industries并且可以访问隐藏的信息。包括卧室的隐藏摄影机。


底层咸鱼 该用户只有两件事情不会,这也不会,那也不会。


UPLAY logo - Small 这名用户使用着 Uplay,其用户名为 AnimusHR8
AssassinsCreed BladeInTheCrowd 这名用户是为熟练的袖剑。他/她的键盘会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被刺穿两次。

生平 编辑

早年 编辑

“你可能是正版游戏的受害者。”
―一名Initiate成员对君子固穷说
君子固穷生于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家庭,如很多其他的中国孩子一样,在父母的监督下按部就班地读书考学。他从小就对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怀有强烈的向往之情,总缠着父母讨要阿布斯泰戈旗下的各类产品,但他的母亲由于坚信网上的传言而屡次拒绝他的请求(现在看来是个明智的选择)。于是他立志长大后到阿布斯泰戈工作,这样就再也不用顾忌父母的管制。

就读于大学期间,君子固穷偶然在维基解密上看到了肖恩·黑斯廷斯揭露阿布斯泰戈公司内幕的文章,这使他完全改变了对阿布斯泰戈的看法。后来他开始多方搜寻阿布斯泰戈工业不为人知的秘密,也因此得知了圣殿骑士和刺客组织的存在。君子固穷设法与当地刺客兄弟会取得了联系,表示希望为他们提供帮助。当地刺客组织接纳了他,并建议他利用毕业校招的机会打入阿布斯泰戈内部。

2012年,君子固穷成功通过了阿布斯泰戈的面试,但在竞争阿尼穆斯项目主管一职时被索菲亚·里金轻易击败,随后被调往历史研究部门,成为了一名保洁员。

在历史研究部门 编辑

君子固穷: "为什么你在阿布斯泰戈工作了6年却仍然只是一名普通员工?"
蕾拉·哈桑: "不行吗?"
―君子固穷与蕾拉的一次对话
由于主管阿尔当禁止他进入她的办公室,自己又太怂不敢贸然潜入,君子固穷无法搜集到任何有用的情报。于是他只好先完成打扫卫生的工作,等待职务调动的机会。在历史研究部门期间的日子对君子固穷来说是十分无聊和难熬的。他曾向同事西蒙·海瑟威抱怨为什么阿尔当不给同为华人的自己安排更重要的工作,海瑟威则告诉他这正是阿尔当公正的表现。他也曾向同事蕾拉·哈桑这样抱怨过,蕾拉则表示阿尔当和索菲亚一样有眼无珠。

2013年末,君子固穷申请前往位于马德里的阿布斯泰戈基金会康复中心,但被时任主管索菲亚·里金驳回。之后君子固穷又申请前往阿布斯泰戈娱乐工作,终于得到了批准,但职务仍然是保洁员。

来到阿布斯泰戈娱乐 编辑

“你是第一个主动要求来娱乐部的保洁员,我很欣赏你。”
梅兰妮·勒梅对君子固穷说
AC4 Melanie Lemay

梅兰妮向君子固穷介绍工作

由于业绩出色,君子固穷不久后就升任卫生总监,负责协调与调度整个娱乐部大楼的清洁工作。同时,他作为刺客的主要任务是协助刺客肖恩·黑斯廷斯和瑞贝卡·科瑞恩渗透阿布斯泰戈娱乐。当时肖恩伪装成咖啡师在一楼大厅售卖咖啡,瑞贝卡则伪装成快递员以便将收集到的情报带出。然而由于肖恩调制的咖啡太过“可口”,经常有人招架不住而将咖啡吐到地上,这给君子固穷的清洁工作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君子固穷曾向肖恩抱怨过此事,建议他改卖饼干之类易于清理的食物。但肖恩拒绝了他的建议,表示咖啡是写字楼的灵魂,并且对他的品位发出质疑,认为他与那些吐掉咖啡的员工一样,是“不懂咖啡的倒霉蛋”。后来的某一天,肖恩要求君子固穷把清理大楼外墙所用的升降机停在创意总监办公室窗外,他照做了。

通过清理咖啡污渍和吐槽肖恩的咖啡,君子固穷与一位分析师建立起了不错的关系,他甚至同意君子固穷使用自己的Animus Omega。借助这位同事的Animus,他体验了英国刺客爱德华·肯维的记忆。
AC4 Melanie Office

君子固穷被梅兰妮叫去办公室谈话

他的这一行为后来被梅兰妮发现,梅兰妮严厉地批评了他,禁止他再使用任何同事的Animus。于是君子固穷攒钱买了一部索尼与阿布斯泰戈娱乐联合推出的预装了Helix系统的PS4,从关系不错的同事们手里拷贝记忆来游玩。他借此体验了17号试验体的祖先们的记忆,包括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埃齐奥·奥迪托雷康纳·肯维。他也曾请求罗伯特·弗雷泽阿尔诺·多里安的记忆拷贝给他,但后者以此记忆涉密而拒绝了他。后来他结识了一名游戏开发组的分析师,从他那里获得了《刺客信条:解放》《梦魇海盗》的内测版本来游玩,但“呆头鹅”无意间触发病毒引发的那次大停电使他的存档完全丢失,这让他一度十分郁闷。

2014年,约翰·斯坦迪什在娱乐部大楼的地下室被射杀后,肖恩和瑞贝卡结束了潜伏,从阿布斯泰戈悄然撤离。那位不知名的分析师也在不久后离职,君子固穷成为阿布斯泰戈娱乐部中仅存的刺客。接下来的几个月,由于内部遭到了起始间谍的渗透,刺客组织暂时停止了与君子固穷的联络,君子固穷进入静默状态。这段时间里,君子固穷注意到了公司各个角落中张贴的神秘二维码纸条,同时观察到名为一个赛艇门的分析师神情有些异常,但他最终并未采取任何进一步的措施。

同年,罗伯特·弗雷泽的事故发生后,君子固穷负责保护和清理现场。在清理现场时,君子固穷抹除了维多利亚·毕博曾刻意向刺客组织泄漏研究资料的证据,间接使得她免于遭到圣殿骑士的处置。之后不久,化名为迪肯的肖恩重新联系上了君子固穷,向他传送了一份尚未定序的阿尔诺·多里安的记忆,邀请他协助Helix用户起始,共同完成记忆的同步。但由于君子固穷使用的是公司的内部IP,无法在不被检测到的情况下完成服务器的桥接和跳转,最终只得作罢。

2015年6月,君子固穷接到了来自威廉的指令,要求他在娱乐部的服务器上搜寻工业革命时期英国刺客雅各布·弗莱伊薇·弗莱的记忆。一周后,君子固穷确认目标不在娱乐部的服务器上,也就是说,这段记忆并没有下放,随即向威廉报告了此事。于是威廉决定,派外勤小队去位于伦敦的阿布斯泰戈历史研究部获取这段记忆。

2015年末,依照“屋顶花园协议”,君子固穷在蒙特利尔参与搜寻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秘密实验室。与阿布斯泰戈有多项合作关系的育碧蒙特利尔以及麦吉尔大学成为了重点嫌疑目标,但经过调查后,发现两者与凤凰计划并无联系。

2016年10月,圣殿骑士阿娜雅·乔达瑞升任阿布斯泰戈娱乐信息安全总监,主导升级了信息安全防护措施,君子固穷再也无法秘密进入娱乐部内部服务器,只得暂停情报搜集工作,等待职务调动的机会,前往别处继续潜伏。

寻找伊甸碎片(注意,以下内容均为胡扯,非正史) 编辑

“对不起,我中二病又犯了。”
―君子固穷

成为实习历史研究员 编辑

2017年1月,君子固穷再次来到了历史研究部门。此时的主管已由伊莎贝尔·阿尔当变为了西蒙·海瑟威,而君子固穷的职务也由保洁员变为了实习历史研究员。君子固穷争取到了三个月的实习资格,如果实习期表现良好,他便可以以正式历史研究员的身份参与外勤调查,并且还会由公司分配一台最新款的Animus HR-8。当然,他来到历史研究部的真正目的是,为刺客组织搜集散落在中国伊甸碎片的下落。有资料表明,近代中国曾出现过一颗伊甸苹果。但从何查起仍是个待解的谜题。

君子固穷在整理19世纪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成员名单时发现了一个被刻意抹去的名字——查德威克·哈里斯。经过进一步调查,君子固穷得知此人与中国有着很多关联。于是君子固穷联系了主教,由起始组织的几名黑客骇入了阿布斯泰戈娱乐的云端数据库,找到了他的后代使用Animus游戏主机的记录,并顺利获取了他的记忆序列。

重现查德威克的记忆 编辑

君子固穷利用业余时间秘密研究查德威克的记忆,发现他曾见到过伊甸苹果,但在跳跃读取记忆时出现了问题。由于君子固穷的Animus是slim版而非pro版,其性能不佳导致无法直接读取特定记忆片段,于是他只好从之前的一处较为稳定的记忆开始顺序读取。

君子固穷从记忆中了解到,近代英国圣殿骑士曾分裂为宗教和资本两派,查德威克隶属于其中以传教士马礼逊为首的宗教派。但随着资本主义在全球的兴起,宗教派逐渐受到了压制和清理。但在之后的寻找伊甸碎片的竞争中,查德威克取得了先机,利用明皇陵中的伊甸苹果消灭了前来阻止他的士兵。逃脱追杀后,查德威克深深体会到伊甸苹果的力量之恐怖,将其投入天津海河之中。之后查德威克便隐姓埋名,成为了一代非官方的黑十字。而那颗苹果则下落不明。

天津之旅 编辑

在完成对查德威克记忆的同步后,君子固穷感到,能够找回那颗伊甸苹果的可能性已经十分渺茫。不过他紧接着又想到,或许和圣心一样,那颗伊甸碎片并没有随水流进入大海,而是沉在河底的淤泥中。于是他随即以探亲为由向部门请了几天假,乘最近的一班飞机赶往天津。

天津的刺客组织派遣了一个小队协助君子固穷的搜索,他们设法弄到了一艘小型游船,夜间随其他游船一起在海河上往返巡航,同时使用声纳等设备监测水底的情况。小队如此搜索了三天,但一无所获。尽管伪装得十分巧妙,他们的行为还是引起了一艘由Abstergo中国赞助的游船的注意。第四天晚间,小队在准备登船时,遭到了西格玛小队的袭击。不过他们没有携带枪支,只配有弓箭匕首等冷兵器(这可能是考虑到了中国的法律及事件可能的影响)。小队成员决定在烟雾弹的掩护下突围,然后分头逃离。小队的一名成员在掩护队友时中箭,不过最终成功逃脱。君子固穷向天津之眼摩天轮的方向撤退,却迎面撞见了另一组西格玛小队。情急之中,君子固穷钻入了天津之眼摩的轿厢,随之向空中升去,他身后的追兵决定在摩天轮的入口处守候,等君子固穷转下来时控制他。

然而情急之中,君子固穷使用刚刚获得的袖剑击碎了轿厢的玻璃,接着,从天津之眼的最高处跳下,坠入海河之中,以一个信仰之跃逃离了追捕。

接受审查 编辑

从天津返回伦敦后,君子固穷接受了Abstergo的审查。他突然请假离去和海河事件不谋而合,这难免引起怀疑。负责审查他的是维多利亚·毕博——她恰好正在伦敦办事。维多利亚首先询问他对海河上发生的“有损公司利益"的事件是否知情,君子固穷表示不知情。接着维多利亚又要他详细说明此次请假的目的及详细行程,君子固穷告诉她,他的一位表姐此前怀孕待产,于是他前往位于天津市南开区中心妇产医院探望,之后他又探望了几个在天津生活的大学同学。然后维多利亚又询问他是否可以提供住院记录,君子固穷只好推说公司无权查看这些资料,自己手头也没有。维多利亚微笑着表示理解,接着又询问了诸如是否去过海河、是否乘坐过天津之眼、是否听说过十字军东征时期的“阿萨辛派”等一连串的问题。

审查持续了约两个小时。最后,维多利亚拿出了一张从监控录像上截取的照片——上面正是君子固穷。在君子固穷正在为自己适时地戴上兜帽而感到庆幸时,维多利亚突然问他是否见过这个人。君子固穷矢口否认。维多利亚笑着说不要紧张,她只是随口问问,然后请他在天津的同学们帮忙留意这个人,说这个人和他的团伙“企图窃取公司的资产”。

之后,维多利亚告知君子固穷,审查结束了。不过他暂时还不能离开,因为公司有任务给他。

维多利亚告诉君子固穷,她推测海河上那伙身份不明的人的目的是寻找一件位于海河河底的古代遗物——公司称之为伊甸苹果。但那伙人错了,苹果早就已经被人转移。公司新近获取的一名民国女刺客的记忆或许可以揭示出它的下落。公司本来想要派正式的历史研究员去解码这段记忆,但Animus内置的翻译软件对中文的兼容不佳,导致研究迟迟难以进行。而目前历史研究部的所有员工中,只有君子固穷懂中文,因此只好将这个任务交给他。维多利亚接着说,君子固穷将使用与鹰巢同型号的Animus4.35,并且会有一名医官监控他的身体状况,对于此项研究的已有资料也会从医官那里拿到。讲完这些,维多利亚示意君子固穷可以离开了,临走前,维多利亚忽然对君子固穷说,“我不管你内心支持的究竟是刺客还是圣殿骑士,我只要你专注于研究,务必实时向公司汇报你的进展。还有,之前忘了告诉你,西蒙给你的期限是一个星期零一天——也就是八天。”

新的线索 编辑

君子固穷于当天晚餐前与医官会合,简单的寒暄后,医官拿出了一个公文包,里面装着一叠刚刚打印好的资料。医官让他晚上回去先浏览一遍这些资料,明天早上在Animus室见面,正式开始工作。接着医官拿出了一本员工手册,详细阐述了她的职责与职权,还特意强调了君子固穷在Animus中的任何活动都会被记录。交代完一切后,医官便匆匆离开了。君子固穷则拿着公文包返回了公寓。

资料显示,19世纪中叶,天津某渔民在海河上捕鱼时意外捞出一件“奇物”,其描述特征与伊甸苹果相符(显然就是查德威克丢掉的那颗)。这枚伊甸碎片先被该渔民送给了京津地区盗贼领袖“燕子李三”,燕子李三被缉拿斩首后,伊甸苹果纳入圆明园收藏。咸丰帝驾崩后,慈禧太后与恭亲王奕訢合谋,利用伊甸苹果发动辛酉政变。1908年,慈禧驾崩,她手中的伊甸苹果则下落不明,消失在之后十余年的历史中。这枚苹果再次出现时,是为当时的圣殿骑士团中国分册最高大师孙文所持有。但孙文于1925年遇刺后,这颗苹果再次下落不明。阿布斯泰戈后来研究得知,刺杀孙文的刺客名叫顾雨,苹果消失的这些年,很可能与她有关。

而君子固穷将要探索的,正是顾雨的记忆。

重现顾雨的记忆 编辑

第二天,君子固穷如约与医官见面,开启了对顾雨记忆的同步。他从记忆中了解到,顾雨出生于天津的刺客世家。1904年的一次行动中,顾雨依照父亲顾庆的指示,煽动平民暴动以掩护刺客的任务,但意料之外的是,暴动遭到了血腥的镇压,参与暴动的平民几乎无人生还。这一事件使得顾雨同父亲彻底决裂,也促使她离开了兄弟会,成为了一名赏金猎人,游走在天津城内行侠仗义。之后的某个时间,顾雨与时任圣殿骑士中国分册大团长孙文展开了秘密往来,但并未加入圣殿骑士。

之后的几天里,君子固穷平稳地推进记忆。1908年11月14日,光绪驾崩。孙文认为时机成熟,委托顾雨趁乱刺杀慈禧、夺取伊甸苹果。11月15日,顾雨潜入中南海仪鸾殿,但她惊异地发现慈禧已被毒杀。就在这时,袁世凯怀揣伊甸苹果跑向殿外,顾雨前去追赶,但遇到了被袁世凯喊来的卫兵,只得转身逃脱。伊甸苹果在之后的几年里落入袁世凯手中。

1916年,顾雨将袁世凯刺杀,并将伊甸苹果带给了孙文,交由其保管。之后的某个时间,因不满圣殿骑士的某些做法,顾雨与孙文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随后便停止了与他的联系。

Piece of Eden The Apple

顾雨的伊甸苹果

1925年,病居天津的孙文向顾雨发送了紧急约见的信号,此时二人已有数年没有联系。犹豫再三,顾雨决定赴约。孙文告诉顾雨,由于自己错信了蒋中正,导致他暗中架空了自己,取得了骑士团实质上的控制权。孙文还说,蒋中正想从他那里夺取伊甸苹果,但伊甸苹果绝不能落入蒋中正手中。于是他发消息给顾雨,请求她将伊甸苹果带走,并表示他相信顾雨会保证苹果被用在正确的事情上。由于他们已被监视,而圣殿骑士大团长亲手将伊甸苹果交予前刺客的消息传出必将引起动荡,于是孙文要求顾雨刺杀自己,然后带着苹果远走高飞。顾雨怀着巨大的悲痛照做了。

与西蒙周旋 编辑

第七天下午,君子固穷感到即将发现苹果的下落,于是没有像往常一样加班,而是下班后就强行中断了同步。回到公寓后,君子固穷打开了自己的Animus主机,将私自拷贝的记忆序列上传了进去。此时他已经发现了对面楼上狙击手瞄准镜反射回的灯光,屋外也传来了悉悉窣窣的脚步声。他决定不顾个人安危,发现伊甸苹果的下落后立刻通知刺客组织。接着进入了Animus。

在Animus中,顾雨凭借击杀圣殿骑士大团长和抢夺伊甸苹果的功绩回到了刺客组织,见到了阔别已久的父亲。经过一场漫长的交谈后,顾雨最终与父亲和解。考虑到当前时局动荡,伊甸碎片留在天津十分危险,顾庆便委托组织内的另一名刺客制造了“刺杀孙文的凶手已死、伊甸碎片不知所踪”的假相,随后与顾雨告别,令顾雨带着伊甸碎片前往印度兄弟会。数年以后,为了支持印度人民反抗英国圣殿骑士的统治,顾雨将那颗伊甸苹果交给了圣雄甘地

真相查明,原来君子固穷所寻找的正是已在丹佛事件中被毁的二号伊甸苹果,继续追查已无意义。于是他拨通了西蒙的语音信箱,告知他伊甸碎片的下落已经查明,今晚就会完成调查报告,请求明天放假一天。

几分钟后,对面屋顶上的狙击手消失了,屋外的声音也停止了。君子固穷平安度过了这一夜。

成为历史研究员 编辑

在完成了对顾雨记忆的研究后,君子固穷获得了转正的机会,成为一名正式的历史研究员。

2017年10月,西蒙意图在部门内组建一个临时历史战术小队,负责前往埃及的卡塔拉洼地中找回一个重要的古代神器。君子固穷和蕾拉·哈桑被作为候选人。但在威廉的授意下,君子固穷放弃了这次机会(实际上也竞争不过),让蕾拉加入了小队。

2018年,君子固穷结识了新来的资料库编写人员。不久后,君子固穷在帮忙整理员工健康档案时,无意间发现这位资料库编写人员有着异于常人的血统。在之后的相处中,君子固穷发现,这位编写人员会定期接受审查。他将此事报告给了刺客组织,得到的回复是继续观察,保持待命。

降职 编辑

2019年4月底,君子固穷和一名高级资料库编写人员不经意违反了《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管理条例》,向一名公司之外的人泄露了部分伊述文明的研究成果。导致公司高层下令派出人手对那人进行“清理”工作,同时对君子固穷和该资料库编写人员进行处分。君子固穷从历史研究员降职成为一名普通的资料库编纂者,只得根据上级指令和现有档案来进行数据库维护和编纂翻译工作。

遭到降职以后,未来技术部的代理主管找到了君子固穷。他认为君子固穷对伊述科技的阐述十分新颖,授意他继续在业余时间研究伊述科技,如若取得了一些成果,即可到未来技术部报到。于是之后的一段时间,君子固穷展开了对伊甸玉米的研究分析。

2019年5月,受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影响,未来技术部对中国籍员工的入职要求变得更加苛刻,再加上君子固穷电子工程学学士的敏感身份,导致他的调职被无限期延后。目前他只得继续留在历史研究部工作。

身份暴露 编辑

2019年6月下旬,新进资料库编写员通过了第二季度的审查,但由于其理想主义及加入共产党的积极性,审查组认为下一次应当提高标准。君子固穷将此事报告给了刺客组织,组织认为此人的生命安全并未受到威胁,因此决定让君子固穷继续观察,不得贸然行动。
一个赛艇门: "他要办的事,会不会不太见得人?"
君子固穷: "你的意思是?"
一个赛艇门: "他会不会和刺客有关系?"
君子固穷: "不是吧,刺客不是早在一百多年前就销声匿迹了吗?"
—君子固穷和一个赛艇门的对话[来源]
6月30日,那名高级资料库编写人员找到了君子固穷,他发现名叫关云的资料库编写人员的编撰记录有一条有些异常,想听听君子固穷的看法。根据记录,关云更新词条时往往一步到位,而刺客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的词条却只更新到了一半不到。君子固穷回答说,也许关云临时有他事要办,因此暂时耽搁了工作。一个赛艇门随后表示怀疑关云与刺客有关,君子固穷则佯装惊讶,装作不知刺客组织仍然存在。 7月8日,前往广东珠海调查6月14日刺客行动的干员在汇报中指出,伦敦的阿布斯泰戈设施内有一名与中国刺客联系密切的卧底,君子固穷与其他中国籍员工自然成为了高度怀疑的对象。西蒙立即召开圣殿骑士内部会议,向负责档案管理的圣殿骑士员工发放了这些中国籍员工近两年的工作记录,要求他们协助调查。一个赛艇门从资料中发现,君子固穷曾秘密接受西蒙委托,同步民国刺客顾雨的记忆——这也就是说,他所谓“刺客早在一百多年前就销声匿迹”是在装傻。一个赛艇门立即向上面报告了此事,5分钟后,君子固穷被保安带入了审查室。
君子固穷: "与其追查子虚乌有的事情,我不如告诉你一个有用得多的消息。"
审查员: "你想搞什么名堂?"
君子固穷: "这栋大楼里,还有朱诺的余党。"
—2019年7月8日审查记录
审查室门前的金属探测器探出君子固穷口袋中有一把瑞士军刀,保安将其没收,随后开始审查。审查员认为君子固穷即是2017年出现在天津之眼监控录像中出现的刺客。君子固穷矢口否认,指责审查员没有证据就陷害无辜。审查员随即命令保安前去联系技术员,利用人工智能计算公司监控中君子固穷和天津之眼监控中刺客的步态相似度。在这个间隙,君子固穷向审查员透露圣殿内部存有朱诺余党,就在审查员打算追问时,蕾拉·哈桑从伦敦撤离时留下的假U盘触发了大停电。君子固穷趁机用随身携带的玻璃袖剑刺伤了审查员,然后从审查室的通风管道逃离阿布斯泰戈大楼。

躲避追捕 编辑

君子固穷从阿布斯泰戈总部离开后,几架无人机迅速跟上了他。君子固穷见状,向北边不远处的维多利亚女王纪念碑跑去。由于此处靠近白金汉宫,无人机无法通行,因此丢失了目标。接着,君子固穷穿过圣詹姆斯公园,经伊丽莎白塔向北来到新苏格兰场

新苏格兰场-0

新苏格兰场

他来此本想寻求伦敦警察的帮助,但却迎面撞上了伪装成警察的圣殿骑士干员。于是君子固穷只得转而向西方的唐宁街逃离。恰巧唐宁街路口聚集了大批时任首相特蕾莎·梅的抗议者,君子固穷便借机混入了人群之中。抗议者见到警察赶来,纷纷四散逃离,君子固穷混在人群中甩开了追兵。

摆脱追捕后,君子固穷在威斯敏斯特地铁站用自己的信用卡购买了一张前往希思罗国际机场的车票,但并未上车,而是穿过威斯敏斯特桥来到了滑铁卢车站,用现金购买了一张前往南安普敦的车票,乘火车离开了伦敦。

琐闻趣事 编辑

  • 克莱·卡茨马雷克一样,君子固穷大学时攻读工程学专业。
  • 在阿布斯泰戈工作近六年后,君子固穷才得以以业余研究员的身份从事与他大学所学专业对口的研究。
  • 君子固穷在竞选失败后才知道原来索菲娅·里金是阿布斯泰戈工业CEO艾伦·里金的女儿。
  • 尽管在阿布斯泰戈娱乐工作了很久,君子固穷却从来没见过创意总监奥利维耶·加诺,直到他被宣告失踪后也是如此。
  • 由于工作需要,君子固穷曾拥有3级权限,这使他能够进入大楼的绝大部分区域来打扫卫生。
  • 在英国购买火车票不需要提供身份信息,因此君子固穷才得以从伦敦乘火车安全离开。

游戏完成 编辑

AC2User
这名用户完成了 PC平台《刺客信条II》
ACBHUser
这名用户完成了 PC《刺客信条:兄弟会》。
ACRUser2
這名用戶完成了 PC《刺客信条:启示录》
ACLUser
这名用户观赏了《刺客信条:血系》。
ACAsUser
这名用户观赏了《刺客信条:权势》
ACEUser
这名用户观赏了《刺客信条:余烬》。
ACIIIUser
这名用户完成了 PC《刺客信条III》
AC3LUser
这名用户完成了 PC《刺客信条III:解放》
ACIVUser
这名用户完成了 PC《刺客信条IV:黑旗》
ACUUser
这名用户完成了 PS4《刺客信条:大革命》
ACRGUser
这名用户完成了 PC《刺客信条:叛变》
ACCCUser
这名用户完成了 PS4《刺客信条编年史:中国》
ACSUser
这名用户完成了 PS4《刺客信条:枭雄》
ACCRUser
这名用户完成了 PS4《刺客信条编年史:俄罗斯》
UserACFilmWatch
这名用户观赏了《刺客信条(电影)》
这名用户完成了PS4的《刺客信条

:起源》,但并没有对应的模板,

所以就写了这段文字敷衍了事。

这名用户完成了PC的《刺客信条

:奥德赛》,但并没有对应的模板,

所以就写了这段文字敷衍了事。

这名用户完成了IOS的《刺客信条

:通天塔》,但并没有对应的模板,

所以就写了这段文字敷衍了事。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