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ltair's ChroniclesEraicon-AC1Eraicon-BloodlinesEraicon-AC2Eraicon-DiscoveryEraicon-Brotherhood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AC3Eraicon-LiberationEraicon-AC4Eraicon-UnityEraicon-RogueEraicon-SyndicateEraicon-Project LegacyEraicon-PiratesEraicon-Memories gameEraicon-IdentityEraicon-ACIEraicon-The FallEraicon-The ChainEraicon-French ComicEraicon-ACmovieEraicon-featured

Animus
Animus
Animus
描述
類型

虛擬現實機器

能力

閱讀其使用者的基因記憶且將其投影成一個三維世界

當前位置

阿布斯泰戈公司刺客都擁有Animus

歷史信息
時期

近現代

創造者

原由先行者創造,後由阿布斯泰戈發現並改裝成現在的模樣

製造時間

先行者版本未知,阿布斯泰戈版於1985年投入使用

著名使用者

阿布斯泰戈的17個實驗體(包括丹尼爾·克洛斯克萊·卡茨馬雷克戴斯蒙德·邁爾斯等人)


“你在Animus里。它可以將基因記憶投射到三維世界中。”
沃倫·韋迪克戴斯蒙德·邁爾斯[來源]

阿尼姆斯Animus,複數:Animi)是一個虛擬現實機器,由阿布斯泰戈公司發明、改造及販賣,可以閱讀其使用者的基因記憶且將其投影成一個三維世界。

該機器被特別用於阿尼穆斯項目以及虛擬戰鬥訓練計劃。前者主要是分析幾個指定的基因記憶項目,通常是用來獲取刺客伊甸碎片的信息,後者則是用來訓練阿布斯泰戈的員工。

已知較新型的阿尼姆斯被稱為阿尼姆斯歐米茄,是阿布斯泰戈開發並分發的商業遊戲機。它同時兼容由已記錄記憶所構成的電子遊戲,亦代表聖殿騎士影響社會大眾的意圖。

歷史編輯

早期試驗編輯

ACCo Die Glocke

1943年的死亡之鐘

在1930年代,聖殿騎士在挪威建立了一處秘密設施。這處設施使用一個名為“鈾工程”的別號,即納粹的核武器開發項目來掩蓋他們的行動目的。在黨衛軍領袖和聖殿騎士傑羅·克萊默的領導下,得益於自伊甸蘋果中獲取的知識,一項關於能讓使用者觀看自己先祖記憶的機器的製造計劃開始了。聖殿騎士的核心目標是深入挖掘他們所俘虜的刺客的先祖記憶,從而定位他們的祖先曾接觸過的伊甸碎片[1]

最先被尼古拉·特斯拉設計出來的“”是一個能夠製造蟲洞的反重力系統,即為坐在該裝置座椅上的實驗者開啟一扇能看到過去的窗口。通過將自己的發明和從他的納粹同盟那裡竊取的技術相結合,特斯拉製造出了這台機器。伊甸蘋果也被整合進了特斯拉的發明之內,利用重水反應堆將產生出的能量導入設備內部。“死亡之鐘”因其中央部分呈鍾型而得名,它比後期的版本足足要大十數倍。[1]

在1943年左右,克萊默自己使用了這台Animus原型機。然而當聖殿騎士們準備把它用在刺客埃迪•戈爾姆身上時,相當可怕的失誤發生了。由於戈爾姆在21世紀的後裔馬克西姆在機器啟動的同時通過Animus回溯了這段記憶,他們二人的意識穿越時空,在彼此的體內蘇醒了過來。[1]

阿尼穆斯計劃編輯

ACTC-Daniel Animus

2000年的Animus機型

在20世紀後半葉,Animus被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基於早期發現的第一文明技術製造出來。雖然至少受到了發現記憶封印的部分影響,但Animus所搭載的軟件並不是基於第一文明所開發的。[2] 由於自身在基因記憶方面的權威性,沃倫•韋迪克博士領導着機器的研製,他也因此成為了Animus計劃的監督。[3]

1977年在莫斯科工作時,威廉·邁爾斯竊取了一張早期Animus的藍圖副本,但隨即被聖殿騎士追捕。威廉在逃亡前與一位刺客同伴見面,將藍圖交給她,告訴她要趕在聖殿騎士之前將其製造出來,並將工作進程向他彙報。這名女性是一位在普羅特維諾附近工作的刺客科學家,她最終成功製造出了她自己的機器,並完全獨立於那些設計之外。[4]

已知最早的Animus使用記錄發生在1980年,韋迪克博士在一位代號為“1號實驗體”的未知男性身上開始了實驗。在實驗期間,阿布斯泰戈成功地從其身上提取了艾弗琳·德·格朗普雷的基因記憶。不幸的是,由於Animus極度不穩定,該實驗體產生了癲癇並因此致命。為了對抗實驗中的挫折,韋迪克竊聽了他的同事艾琳·博克的辦公室和實驗室,利用她在代理計劃中取得的成果鞏固自己的研究。[2]

在1983年左右,[4] 韋迪克開發出了一個更具穩定性的Animus版本,並使用它操縱了Animus計劃的4號實驗體——丹尼爾·克洛斯的基因記憶。此後,這台機器歷經了數次外觀與技術上的革新,但直到2012年之前,阿布斯泰戈都未能使Animus達到完美。[3]

此外,從威廉·邁爾斯那裡得到藍圖的俄羅斯刺客也成功開發出了她自己的Animus,並開始在她的實驗室內對刺客同行展開測試。然而因為對使用Animus時間過長的後果渾然不知,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精神失常,只有她的女兒加林娜保持了理智。此後這間實驗室迅速成為了兇殘殺手的聚集地,並和外界失去了一切聯繫。[4]

在2000年左右,Animus的外觀形似一把椅子,[5]並需要大量的外部接線來維持正常運行。[6] 丹尼爾·克洛斯於2000年11月回到阿布斯泰戈在費城的設施時使用了這個版本的Animus。[5]
ACTC-New Animus

2002年的Animus機型

在接下來的兩年間,Animus再次接受了重大的技術和外觀改造。根據韋迪克的助手宋醫生記錄,習慣於2000年機型的實驗者在接觸新機型時會遇到困難。較新的Animus擁有類似床的形狀及鉻色外觀,並為了實驗者的舒適而加裝了墊子。[6]

Animus 1.0編輯

沃倫·韋迪克1

戴斯蒙德·邁爾斯在阿布斯泰戈實驗室里使用Animus

在2002年左右,阿布斯泰戈已開始增加Animi的數量。他們在位於費城的設施中建造了一個大型的Animi使用室,[6] 而另一個則建立在羅馬[7] 位於費城的Animi使用室被用來重現在大清洗中捕獲的刺客的記憶,其中包括保羅·貝拉米的。[6]

機器的主體顏色為亮銀色,而機器內部則會發出亮藍色。在2002年,[8]Animus已更新至版本1.28,並設計出比以前的型號更加舒適的機型。這種機型在羅馬設施的實驗室中被大量使用,後期則被投入到羅馬Animi使用室的虛擬戰鬥訓練計劃中。[9]

在運作時,Animus 將會從旁延伸出一塊玻璃儀板遮蓋住使用者的頭部。在該儀板上也會投射出使用者正在被讀取的基因記憶。[3]Animus 1.28 並不是很有效率,而長時間的使用更會導致機器出現過熱的現象。在過熱的情況下,原本內部應為亮藍色的光澤部份將持續閃爍着橘色。

儘管如此,該機型還是在沒有任何技術更新的情況下被使用了十年之久,[3] 外觀革新除外。[8]

Animus 2.0編輯

“這寶貝比阿布斯泰戈里的任何一台都要酷上兩倍!”
瑞貝卡·克瑞恩, 談論她的 Animus[來源]
RebeccaII Animus

瑞貝卡向戴斯蒙德介紹她的 Animus

Animus 2.0 是由刺客在 2012 年研發改進而成的版本。根據 Animus 2.0 開發及維護者 - 瑞貝卡·克瑞恩的說詞,她的"寶貝"比 阿布斯泰戈 公司里的要更卓越。 她只靠着進入阿布斯泰戈卧底的露西·斯蒂爾曼傳來的部份概要圖開始着手研發並改進一切。[7]

與 Animus 1.0 相較之下,Animus 2.0 有着許多不同的設定,不管是物質上或是它所投射出的三維世界。例如背景顏色從冰藍色改為白色,以及整個記憶區域每次在存取時會緩慢構築起來[7]

Assassins creed brotherhood conceptart Z8R00

阿尼穆斯2.0在構築世界。

Ac desmond

戴斯蒙德使用 Animus 2.0.

Animus 2.0 在外觀上也有大幅的改變,2.0版的Animus 實際上就是一把椅子,提升了使用者的舒適性。但也因為這項設定的關係,如果使用者想要存取基因記憶時就必須要在手臂上插入導管與 Animus 作聯繫。儘管在這些改進的幫助下,Animus機器的翻譯軟體仍會遇到翻譯延遲的情況,而且也無法阻止長時間使用所帶來的出血效應或稱滲透效應。[7]

新版Animus機器新增了遠端互動的功能,包括上傳類似資料庫的資訊封包讓使用者查看。2012年,在戴斯蒙德與刺客們一起度過的時間裡,身為歷史學者與戰術士的肖恩·黑斯廷斯善用這項功能並提供了無數件有關歷史人物與地點的資訊。[7]

在兄弟會中,瑞貝卡為Animus 2.0增加了虛擬訓練,完成後可獲得雷登套裝。

Animus 2.03 在戴斯蒙德陷入昏迷狀態後成為了他的生命維持裝置, 而他的意識更是受到了來自流血效應 或稱 滲透效應的威脅。也是在這時,克萊.卡奇馬雷克成為了 Animus 資料庫的撰寫者。[10]

Animus 3.0編輯

AC3 Animus 3.01

被設置在大神殿中的Animus 3.0

當戴斯蒙德自昏迷中醒來時,他進入了Animus 3.0來重現他另一位先祖的記憶。肖恩則繼續為Animus 3.0編寫數據庫條目,就像他對Animus 2.0做的那樣。3.0版本的升級在戴斯蒙德昏迷期間完成,主要是對其所搭載軟件的更新,包括與新使用者的互動及運動操控的改善。Animus的硬件部分則維持原狀。

Animus3.0也接受了外觀更新,但和2.0版本相比並無太大差別。重要的變化發生在Animus設備內部,即為對頭部和臂部的解放——它們並不需要接觸座椅以保證設備運行,意味着Animus可以被裝置在任何平面上。這使Animus更為便攜,足以使肖恩、瑞貝卡和威廉·邁爾斯將其裝在三個盒子內帶入大神殿。[11]

Animus遊戲機編輯

到2012年底,Animus和DDS的技術發展到可以允許任何人查看另一個人的基因記憶,但以儲存DNA為條件。

阿布斯泰戈工業的阿布斯泰戈娛樂部門運用這項技術讓消費者以探索歷史為樂趣,以獲得信息或者探索並上傳他們的基因記憶。

Animus可作為遊戲機,提供類似虛擬戰鬥訓練計劃的互動,而面罩式的Animus,可顯示過去的的人物和地點,使一個人對他從未經歷過的年代感同身受。阿布斯泰戈同時也篡改了他們提供的歷史人物的生平信息,導致博學者黑進網路將真相呈現給玩家。[11][12]

Animus歐米茄編輯

AC4 Animus Omega

在蒙特利爾的Animus歐米茄工作站

2013年,阿布斯泰戈娛樂部門在蒙特利爾利用Animus歐米茄來研究與分析來自戴斯蒙德的DNA的基因記憶。該項目在內部被稱為17號樣本項目

在蒙特利爾的員工被告知,這些記憶有被用於阿布斯泰戈娛樂公司的遊戲產業新設計的可能性,而實際上,阿布斯泰戈工業正利用這些數據來定位有關第一文明和伊甸碎片的信息。

但只要黑客擁有正確的程序,就是可以入侵歐米茄型號的計算機核心。2013年10月至12月,蒙特利爾的IT部門負責人,約翰·斯坦迪什,吩咐一位阿布斯泰戈娛樂研究分析員為刺客的利益去入侵多台的Animi並下載一個視頻文件。之後,分析員可能入侵了任何沒有防護的Animus,並揭露來自阿布斯泰戈的大型電腦的幾個隱藏文件。[2]

婆羅門虛擬現實裝置編輯

Jot Soora bureau

Jot Soora正在使用婆羅門虛擬現實裝置.

在2013年底,阿布斯泰戈工業與印度公司MysoreTech達成了一項數百萬美元的交易,並在亞洲市場發布了婆羅門虛擬現實裝置。它的功能類似於其它的Animus類型,除了輕便,並可以將使用者的基因記憶上傳至阿布斯泰戈雲端

因此,阿布斯泰戈的主要目標就是找到與光之山接觸過的人物的記憶,特別是阿爾巴茲·米爾普婭拉公主[13]

Animus 4.3編輯

“看起來像是以前宗教裁判所可能用過的東西,不是嗎?”
西蒙·海瑟威[來源]
ACM New Animus

卡勒姆·林奇正在使用Animus 4.3

在2016年左右,在阿布斯泰戈位於馬德里的研究設施之內,聖殿騎士們使用了一種全新的Animus,完全摒棄以往的座椅型設計,從而讓使用者可以在運動中來重現他們的先祖記憶。實驗者會和處於一間巨大實驗室內的機械臂相連,能夠模仿出跑、跳和使用武器的動作。然而由於這台設備會與脊椎相連,在使用過程中會對實驗者帶來一定傷害。4.3模擬器是由索菲婭·里金博士主導的阿布斯泰戈計劃的核心組成部分,實驗者為包括卡勒姆·林奇穆薩在內的刺客後裔。[14]

在10月份,阿布斯泰戈位於倫敦的基地對Animus 4.35的原型機進行了測試。其減輕了使用者頭痛和噁心的癥狀,並取消了腰椎穿刺的必要性。這種設備少了一些使用時的擬真感,並需要佩戴頭盔和外骨骼。因為無法預測使用者在重現祖先的活動時是否會造成嚴重傷害,為了確保安全,使用該設備時需要輔助人員。[15]

位於北美鷹巢後來採用了4.35版本的Animus設備,並將其投入到尋找伊甸三叉戟的工作之中。[16]

在2017年年中,阿布斯泰戈娛樂發布了一款小型移動式Animus版本,名為移動式Animus 4.38(Mobile Animus 4.38)。 他們還發布了一款名為燎原Rebellion)的手機遊戲,該遊戲允許用戶體驗西班牙刺客阿基拉‧狄尼赫拉的記憶。[17]

便攜式Animus 編輯

QQ截圖20171102171705

蕾拉使用便攜式Animus

Abstergo新開發的一種Animus型號,外表是手提箱,可以展開,單人即可使用,需要遠程醫療人員提供身體數據監控支持,適用於野外探索,還屬於試用期,並未正式投入使用,2017年蕾拉·哈桑攜帶着該裝置來到埃及野外的一處洞穴,探索古埃及時期刺客巴耶克與其妻子艾雅的記憶。

Abstergo Animus 使用指南中指出,HR-8機型可以摺疊為一隻手提箱大小。為安全起見,起先的腦膜連接機制被新的血液連接所取代。新機制收集使用者血紅細胞中存儲的信息並將數據傳輸至所有器官中,這與Animus 4.3僅將信息傳導至大腦的做法不同。[18]

Animus HR-8.5編輯

Animus HR-8.5是HR-8的升級版,由維多利亞·畢博開發。它提供了更人性化的選項,例如進一步集成用戶的感官數據的能力。

2018年,蕾拉·哈桑使用HR-8.5重溫了斯巴達僱傭兵卡珊德拉的記憶,以尋找伊述的神器。[19]

數據轉儲掃描器編輯

主要詞條: DDS


“DDS系統進入同步。感謝您的耐心等候。祝您體驗愉快。”
―DDS系統的歡迎標語[來源]

數據轉儲掃描器,更廣泛的通稱是DDS,是一種可以與Animus相結合的軟件,讓使用者可以自行重現已提取出的記憶。基於對他人基因記憶的提取和上傳,DDS允許使用者重現任何已被記錄完畢的記憶,無論他們是否具有血緣關係。[20]

DDS由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開發和使用,他們利用該設備自傳承計劃中從其它信息內獲取有關刺客和伊甸碎片的信息,[20] 以及對新員工實施虛擬戰鬥訓練計劃。[9] 被使用在這些項目中的記憶此前已被公司自特定個體身上加以提取。[20]

DDS技術與Animus界面相結合,共同為Helix的創造鋪平了道路。[21]

應用編輯

“我曾想過實驗對象的學習性在我們將Animus控制系統改進成遊戲控制時能夠上升;但當我們實際看到那些懶惰的傢伙因此大幅提升了適應性時着實讓我們大吃一驚。”
―沃倫·維迪克[來源]
起初 阿布斯泰戈 公司發現他們的實驗對象無法適應Animus的控制系統,所以他們將控制改變為接近遊戲器主機的方式導入到使用者的腦海中。這項改變大幅改進了使用者的反應度並讓使用者更快適應操作。[22]

儘管這項技術的核心重點在於讓使用者重溫深鎖在DNA裡面的基因記憶,Animus還能讓使用者在他們所見到的三維世界裡有一定限制地與周遭互動。與Abstergo公司處處受限制的機器相較之下,Animus 2.0則大幅提升了互動程度,讓使用者能自由選擇記憶進展的步調。[7]

同步率編輯

主要詞條: 同步率
Sync-meter

Animus 2.0的的計量表呈現出使用者與祖先的同步值。

Animus使用者能夠在他所見的世界裡與周遭互動,同步率的構想就此發展出來。無法正確跟隨祖先行動的話經常導致暫時性地降低與祖先的同步率.如果持續維持這類情況的話將會導致完全失去同步,使得使用者必須從先前的存點重新讀取記憶。[3]

Animus被設計成當使用者試着存取祖先當下尚未進入的地區時會在該區外圍設立障礙阻止使用者,而且在失去同步率的極端情況下時更能終止使用者的存取。[7][3]

副作用編輯

主要詞條: 出血效應

使用任何種類的Animus技術都將導致使用者出現精神不穩定的情況。長時間的使用將引發名為“流血效應”或稱“滲透效應”(Bleeding Effect) 的副作用。這現象使得使用者對本身記憶與基因記憶出現認知混淆,使得前人的思想、技巧與經驗等轉移到後代身上。[3]

持續不間斷地使用Animus經常導致實驗對象精神崩潰。而在極端的案例里,更有實驗對象出現完全失心瘋的情況(如16號實驗體)。[7][3]

幕後編輯

Animus 2.0

Animus 2.0 與 1.0 的設計稿

在《刺客信條》里, Animus的定位只是一台與故事情節有關連的機器,允許戴斯蒙德經歷阿泰爾·伊本-拉阿哈德的記憶時讓玩家能以操控戴斯蒙德的方式控制阿泰爾。

在《刺客信條 2》里則擴展了Animus的使用。 Animus成為了與新世界的聯繫裝置,包括了歷史地點、人物以及歷史年代的相關資訊。作為模組工具開發的這項功能讓遊戲研發員能盡情開發各種走向,不管是額外記憶、多人模式角色或者其他內容。製作人Sebastien Puel在一次與 IncGamers的訪談中提到︰

"這系列作有着極佳的潛力。 Animus這台機器讓我們作任何想作的事,不管是多人連線模式、額外任務或是額外內容等,不管是什麼,Animus都將是完美合適的工具。"[23]

瑣聞趣事編輯

Daniel Cross Animus

2000 年的 Animus.

  • "Animus"在拉丁文里意指“心智”,兼有意識,理智,意志或靈魂的意思。同時,Animus也是榮格的集體潛意識理論中人格系統四種原型的一種。前者是指人格或心靈結構最底層的潛意識部分,包括世世代代活動方式和經驗庫存在人腦結構中的遺傳痕迹。不同於個體潛意識,它不是個體後天習得,而是先天遺傳的;它不是被意識遺忘的部分,而是個體始終意識不到的東西。這和遊戲中Animus的設計原理有類似之處。
  • 刺客信條中,Animus僅扮演機器和情節元素,允許戴斯蒙德通過阿泰爾·伊本-拉阿哈德的記憶來進行遊戲;在刺客信條II中,它的用途得到擴展。Animus成為一個新世界的接口,包括了關於歷史地點,人物和時間段的信息。它也是作為一個模塊化開發工具,允許育碧探索任何方面的內容,無論是額外的記憶,多人遊戲還是其他內容。[23]
  • 擁有另一種設計的Animus在漫畫《刺客信條:鷹之傳奇》的第三冊中被喬納森·霍克所使用,然而這種設計並不正規。
  • 在Animus 1.28版本里的互動讀取畫面衝刺夠長的一段時間後會發現Animus畫面上那些閃爍出現的亂數訊息消失了,只留下一片藍色模糊的區域。此外,阿泰爾可能會撞上隱形的障礙。
  • 在《刺客信條》里重新體驗記憶並在記憶開始時會有一幀的畫面出現不尋常的紅褐色調。這情況發生於戴斯蒙德的臉部里,尤其在記憶開始時的三種視角: 從後往前、從前往後以及上下顛倒。 當視線角度往後退一點時,會卡在戴斯蒙德的臉上。如果畫面定格的話可以清楚看到他的眉毛、鼻子以及嘴唇出現異色。
  • 有一次,戴斯蒙德稱讚稱讚了Animus 2.0,因為它有字幕來彌補翻譯軟件的不足。這是因為Animus 1.28中沒有字幕選項。
  • 一旦玩家完成了刺客信條:兄弟會的主線故事後會因為戴斯蒙德進入了昏迷狀態的關係,導致“離開 Animus”的選項被移除。
    • 刺客信條III的主線故事結束後,由於發生的事件,該選項也被移除。
  • 另一種更舊設計的Animus也就是丹尼爾.克洛斯所使用的機種,可以在《刺客信條︰隕落》(Assassin's Creed: The Fall) 里看到。 整體設計讓人聯想到躺椅,在頂部有着金屬遮罩以及多塊鋼板從背部延伸出來。
  • Animus 1.28在每款主要遊戲里皆有出現,直到刺客信條IV:黑旗;它在刺客信條刺客信條II中被戴斯蒙德使用,在《兄弟會》和《啟示錄》以及《刺客信條III》被阿布斯泰戈的僱員使用。在刺客信條IV:黑旗中,它也被作為Animus舊機型的一員在阿布斯泰戈娛樂調查分析員得到的檔案中加以展示。
  • 傳信者在其留下的第六則訊息中提到Animus是人類超越其自身極限的關鍵,卻因其受制於秩序的控制而具有根本性的缺陷,而蕾拉·哈桑所使用的Animus或許具有突破桎梏的潛力。目前未知這與新改造的Animus HR-8機型是否有關。

畫廊編輯

參考與注釋編輯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需改進,歡迎參與編輯。任何疑問請閱讀歡迎頁面或這裡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