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goodEraicon-featured


Animus
Animus
Animus
描述
类型

虚拟现实机器

能力

读取使用者的基因记忆且将其投影成三维世界

当前位置

阿布斯泰戈公司刺客都拥有Animus

历史信息
时期

近现代

创造者

原由伊述创造,后由阿布斯泰戈工业发现并改装成现在的模样

制造时间

伊述版本未知,阿布斯泰戈版于1985年投入使用

著名使用者

阿布斯泰戈的17名实验体(包括丹尼尔·克洛斯克莱·卡茨马雷克戴斯蒙德·迈尔斯),蕾拉·哈桑巴辛姆·伊本·伊沙克等人


“你在Animus里。它是一台可以将基因记忆投射到三维世界中的投影器。”
―2012年,沃伦·韦迪克戴斯蒙德·迈尔斯[来源]-[记忆]

Animus(复数:Animi)是一款虚拟现实机器,由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创造、升级及贩卖,可以阅读其使用者的基因记忆且将其投影成三维世界,输出到外部屏幕上。

该机器被特别用于Animus项目以及Animi虚拟训练计划。前者主要是分析数项指定的基因记忆项目,通常用于获取刺客兄弟会伊甸碎片的信息,后者则用于训练阿布斯泰戈的员工。

已知较新的商用级Animus被称为AnimusΩ(欧米茄),是阿布斯泰戈开发并分发的商业游戏机。它同时兼容由录制记忆所构成的电子游戏,亦代表圣殿骑士影响社会大众的意图。

当前最先进的型号是蕾拉·哈桑维多利亚·毕博等人改进使用的Animus HR-8.5版本。

历史[]

ACMir Alruh 6

法兹尔向伪装受试者的巴辛姆介绍灵器

古早的探索[]

伊述纪元某时,某种机械被伊述人创造出来。[1]9世纪60年代,巴格达上古维序者成员哈桑医生在挖掘伊述遗迹时发现了这架可破解“先行者”秘密的机械装置,并设计出了修复它的设备,他还请来一同发现它的阿拉穆特无形者艾哈迈德·伊本·穆萨利用专业知识帮助建造修复设备。[2]

这些合作的人们通过研究解译不明古典——伏尼契手稿,成功将这架装置修复到足以使用的程度——最起码重现了它读取记忆封印的存储内容,并向使用者展现的核心功能。[3]该装置在智慧宫地下的厅堂中初步建成后,监管者法兹尔·法希姆·肯穆沙称之为“伟业”,并将这件机械命名为“灵器”。[4][3]

该装置能不完全地运转生效,法兹尔等维序者领袖以及使用的受试实验体都曾体验其记忆展现效果。[2]但在阿拉穆特无形者巴辛姆·伊本·伊沙克将他们一一暗杀后,相关的研究也中止了,而事后灵器的相关信息尚未知晓。[2]

早期试验[]

在1930年代,圣殿骑士挪威建立了一处秘密设施。[5]这处设施使用名为“铀工程”的别号,即纳粹的核武器开发项目来掩盖他们的行动目的。[5]在党卫军领袖和圣殿骑士杰罗·克莱默的领导下,得益于自伊甸苹果中获取的知识,一项关于能让使用者观看自己先祖记忆的机器的制造计划开始了。[5]圣殿骑士的核心目标是深入挖掘他们所俘虏的刺客的先祖记忆,从而定位他们的祖先曾接触过的伊甸碎片[5]

ACCo Die Glocke

1943年的死亡之钟

最先被尼古拉·特斯拉设计出来的“”是一种能制造虫洞的反重力系统,即为坐在该装置座椅上的实验者开启一扇能看到过去的窗口。[5]通过将自己的发明和从他的纳粹同盟那里窃取的技术相结合,特斯拉制造出了这台机器。[5]伊甸苹果也被整合进特斯拉的发明内,利用重水反应堆将产生出的能量导入设备内部。[5]死亡之钟”因其中央部分呈钟型而得名,它比后期的版本足足要大十数倍。[5]

在1943年左右,克莱默自己使用了这台Animus原型机。[5]然而当圣殿骑士们准备把它用在刺客埃迪•戈姆身上时,相当可怕的失误发生了。[5]由于戈姆在21世纪的后裔马克西姆在机器启动的同时通过Animus回溯了这段记忆,他们二人“意识同步穿越时空,在彼此的体内苏醒过来”。[5]这实际上是一种出血效应[5]

Animus计划[]

ACTC-Daniel Animus

2000年的Animus机型

20世纪后半叶,Animus被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基于早期发现的伊述技术制造出来。[6]虽然至少受到了发现记忆封印的部分影响,但Animus所搭载的软件并不是基于伊述技术所开发的。[6] 由于自身在基因记忆方面的权威性,沃伦•韦迪克博士领导着机器的研制,他也因此成为Animus计划的监督。[7]

1977年在莫斯科工作时,威廉·迈尔斯窃取了一张早期Animus的蓝图副本,但随即被圣殿骑士追捕。[8]威廉在逃亡前与一位刺客同袍梅杰娅·沃罗宁娜在城市动物园见面,将蓝图交给她,告诉她要赶在圣殿骑士之前将其制造出来,并将工作进程向他汇报。[8]梅杰娅是一位在普罗特维诺附近工作的刺客科学家,她最终根据这些计划内容成功制造出了她自己的机器。[8]并完全独立于那些设计之外。[8]

已知最早的Animus使用记录发生在1980年,韦迪克博士在一位代号为“1号实验体”的未知男性身上开始了实验。[6]在实验期间,阿布斯泰戈成功从其身上提取了艾弗琳·德·格朗普雷的基因记忆。[6]不幸的是,由于Animus极度不稳定,该实验体产生了癫痫并因此致命。[6]为了对抗实验中的挫折,韦迪克窃听了他的同事艾琳·博克的办公室和实验室,利用她在代理计划中取得的成果巩固自己的研究。[6]

在1983年左右,[8] 韦迪克开发出一代更具稳定性的Animus版本,并使用它操纵了Animus项目的4号实验体——丹尼尔·克洛斯的基因记忆。[8]此后,这台机器历经了数次外观与技术上的革新,但直到2012年前,阿布斯泰戈都未能使Animus臻至完美。[7]

此外,从威廉·迈尔斯那里得到蓝图的梅杰娅·沃罗宁娜也成功开发出了她自己的Animus,并开始在她的实验室内对刺客同袍展开测试。然而因为对使用Animus时间过长的后果浑然不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精神失常。[8]为更深入了解这台机器,她亲自使用了Animus,但也陷入疯狂,导致她最终迫使实验室全员都进入机器,所有受试者里只有她的女儿加林娜保持了理智。[8]此后这间实验室迅速成为凶残杀手的聚集地,并和外界失去一切联系。[8]

ACTC-New Animus

2002年的Animus机型

在2000年左右,Animus的外观形似一把椅子,[9]并需要大量外部接线维持正常运行。[10] 丹尼尔·克洛斯于2000年11月回到阿布斯泰戈在费城的设施时使用了该版本的Animus。[9]

在接下来两年间,Animus再次接受了重大的技术和外观改造。[10]根据韦迪克的助手宋医生记录,习惯2000年机型的实验者在接触新机型时会遇到困难。[10]较新的Animus拥有类似床的形状及铬色外观,并为了实验者的舒适而加装软垫。[10]

Animus 1.0系列[]

沃伦·韦迪克1

戴斯蒙德·迈尔斯在阿布斯泰戈实验室里使用Animus

在2002年左右,阿布斯泰戈已开始增加生产Animus的数量。他们在位于费城设施中建造了一所大型Animus使用室,[10] 后来于罗马建立了另一所。[11] 费城Animus使用室用于重现在大清洗中捕获的刺客的记忆,其中包括保罗·贝拉米的。[10]

接下来十年里,Animus的外观仅有微更新。机器主体颜色为亮色,内部则发出亮蓝色。[12]2002年,[12]Animus已更新至版本1.28,并设计出比以前的型号更加舒适的机型。该机型主要应用于罗马设施实验室的Animus项目,后期则被投入到罗马Animus使用室的Animi虚拟训练计划中。[13]

在运作时,Animus 将会从旁延伸出一块玻璃仪板遮盖住使用者的头部。在该仪板上也会投射出使用者正在被读取的基因记忆。[7]Animus 1.28并不是很有效率,而长时间的使用更会导致机器出现过热的现象。在过热的情况下,原本内部应为亮蓝色的光泽部份将持续闪烁着橘色。尽管如此,该机型还是在没有任何技术更新的情况下被使用了十年之久,[7] 仅有外观革新。[12]

阿泰尔在王国的小水池内

戴斯蒙德操作阿泰尔站在王国的低洼水池内不会失去同步

该型号系列的Animus仍有影响正常使用的问题:无法正常进入任何水体游泳或潜水,一旦没入便会失去同步[14]露西·斯蒂尔曼称这是1.28型号程序中的一项小故障造成的溺水错误,导致戴斯蒙德在模拟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记忆时只要试图游泳便产生同步率降为0的问题——只要不涉及游泳行为,在模拟时正常接触较浅水体是不会有问题的。[14]不可思议的是,直到2023年,有些阿布斯泰戈地区设施仍在使用该系列——也可能仅是外观未更动——的型号,如诺亚·金被绑架到澳门研究所设施“启航号”后接入的Animus,但其已修复游泳错误的问题。[15]此外,Animus 1.28中没有字幕选项,而翻译程序的缓慢时常影响模拟体验。[11]

不过,1.28型号也拥有一些独特的功能。[7]譬如它能根据读取的基因记忆,结合一定的历史资料,在地图界面向用户显示所处地区的当前人口数量。[7]

Animus 2.0[]

RebeccaII Animus

瑞贝卡向戴斯蒙德介紹她的 Animus

“这宝贝比阿布斯泰戈里的任何一台都要酷上两倍!”
―2012年,瑞贝卡·克瑞恩谈论她的Animus[来源]-[记忆]

Animus 2.0 是由刺客在 2012 年研发改进的版本。[11]根据 Animus 2.0 开发及维护者瑞贝卡·克瑞恩所述,她的"宝贝"比阿布斯泰戈公司所用的更卓越。 [11]她只靠进入阿布斯泰戈卧底的露西·斯蒂尔曼传来的部份概要图开始着手研发,并对其余部分即兴改进。[11]

Ac desmond

戴斯蒙德使用 Animus 2.0.

相较Animus 1.0,Animus 2.0有许多不同的设定,不管是物质上还是它所投射出的三维世界。[11]例如加载序列的背景颜色从冰蓝色改为白色,以及整片记忆区域每次在存取时会缓慢构筑起来。[11]

Animus 2.0 在外观上也有大幅的改变,该版Animus 实际上就是一把躺椅,提升了使用者的舒适性。[11]但也因为这项设定,当使用者想要存取基因记忆时,就必须在手臂上插入导管以便访问遗传记忆,并将用户连接到Animus本体。[11]虽有这些改进帮助,Animus的翻译软件仍会遇到翻译延迟的情况,且无法阻止长时间使用引发的出血效应,或称渗透效应。[11]

Assassins creed brotherhood conceptart Z8R00

Animus2.0在构筑世界

新版Animus机器新增了远端互动的功能,包括上传类似资料库的资讯封包让使用者查看。[11]2012年,在戴斯蒙德与刺客们一起度过的时间里,身为历史学者与战士的肖恩·黑斯廷斯善用这项功能并提供了无数件有关历史人物与地点的资讯,[11]在此后他也一直担任为其他刺客使用者编撰数据库的工作。在蒙特里久尼藏身时,瑞贝卡为Animus 2.0增加了虚拟训练程序,戴斯蒙德出色地完成全部训练项目后,获得了可在模拟期间使用的外观:雷电套装。[13]同时,瑞贝卡还解决了Animus1.28的水体故障问题,让戴斯蒙德模拟埃齐奥的记忆时能够游泳[11]

威廉·迈尔斯在戴斯蒙德陷入昏迷状态后将他置入Animus 2.03,让这架机器成为他的生命维持装置,尽管瑞贝卡警告说Animus从未被设计于这种用途,而戴斯蒙德的意识更是受到了出血效应的威胁。[16]在其昏迷并同步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最终记忆期间,Animus内潜藏的克莱·卡茨马雷克的人工智能代替肖恩担任Animus资料库的撰写者。[16]

另外,由于2.0版本增添了字幕功能,弥补了翻译软件的滞后,戴斯蒙德对此曾给出称赞。[16]

AC3 Animus 3

被设置在大神殿中的Animus 3.0

Animus 3.0[]

戴斯蒙德自昏迷中醒来后,又进入Animus 3.0重现他另一位先祖的记忆。[17]肖恩则继续为Animus 3.0编写数据库条目。[17]3.0版本的升级在戴斯蒙德昏迷期间完成,主要是对其所搭载软件的更新,包括新的用户界面及运动操控的改善。[17]Animus的硬件部分则维持原状。[17]

Animus3.0也进行了外观更新,但和2.0版本相比并无太大差别。[17]重要变化发生在Animus设备内部,即对头部和臂部的解放——它们并不需要接触座椅以保证设备运行,意味着Animus可被安设在任何平面上。[17]这使Animus更为便携,足以使肖恩、瑞贝卡威廉·迈尔斯将其装在三口盒子内带入大神殿[17]

Animus游戏机[]

到2012年底,Animus和DDS的技术发展到可以允许任何人查看另一人的基因记忆,但前提是其储存了DNA。[18]阿布斯泰戈工业的公共部门阿布斯泰戈娱乐运用这项技术让消费者以探索历史为乐趣,以获得信息或者探索并上传他们的基因记忆。[18]

Animus可作为游戏机使用,提供类似Animi虚拟训练计划的互动,而面罩式的Animus可显示过去的人物和地点,使用户对其从未经历的年代感同身受。[18]阿布斯泰戈同時也篡改了他们提供的历史人物的生平信息,导致博学者骇入网络将真相呈现给玩家们。[17][18]

AC4 Animus Omega

蒙特利尔的AnimusΩ工作站

AnimusΩ[]

2013年,阿布斯泰戈娱乐蒙特利尔分部利用AnimusΩ研究与分析戴斯蒙德DNA中的基因记忆[6]该项目在内部被称为17号样本项目[6]

蒙特利尔分部的员工被告知,这些记忆有被用于阿布斯泰戈娱乐公司新设计游戏产品的可能性,而实际上,阿布斯泰戈工业正利用这些数据来定位有关伊述伊甸碎片的信息。[6]

但只要黑客拥有正确的程序即可入侵Ω型号的计算机核心。[6]2013年10月至12月,蒙特利尔的IT部门负责人约翰·斯坦迪什吩咐一位阿布斯泰戈娱乐研究分析员刺客的利益去入侵多台Animus并下载一项视频文件。[6]之后,分析员可能入侵了任何无防护的Animus,并揭露了阿布斯泰戈大型电脑中的数项隐藏文件。[6]

Jot Soora bureau

Jot Soora正在使用婆罗门虚拟现实装置

梵·虚拟现实装置(Brahman V.R.)[]

2013年底,阿布斯泰戈工业与印度迈索尔高科技公司(MysoreTech)达成一项数百万美元的交易,并在亚洲市场发布了梵·虚拟现实装置[19]它的功能类似其它的Animus类型,除了轻便,还可将用户的基因记忆上传至阿布斯泰戈云[19]

阿布斯泰戈的主要目标是找到与光之山接触过的人物的记忆,特別是阿尔巴兹·米尔普娅拉公主[19]

Animus 4.3[]

“看起来像是以前宗教裁判所可能用过的东西,不是吗?”
―2016年,西蒙·海瑟威凝望着Animus4.3[来源]

2016年左右,在阿布斯泰戈马德里研究设施内,圣殿骑士们使用了一款全新的Animus,完全摒弃以往的座椅型设计,从而让使用者可在运动中重现其先祖记忆。实验者的腰部会和处于一间巨大实验室内的机械臂相连,能够模仿出跑、跳和使用武器的动作。[20]然而由于这台侵入性连接设备会与脊椎相连,需要在颈椎上使用皮下硬膜外麻醉,在使用过程中会对实验者带来一定伤害。[20]4.3型是由索菲娅·里金博士主导的阿布斯泰戈计划的核心组成部分,实验者为包括卡勒姆·林奇穆萨在内的刺客后裔们。[20]

ACM New Animus

卡勒姆·林奇正在使用Animus 4.3

在10月份,阿布斯泰戈的伦敦基地对Animus 4.35原型机进行测试。[21]其减轻了使用者头痛和恶心的症状,并取消了腰椎穿刺的必要性。这代设备少了一些使用时的拟真感,并需要佩戴头盔和外骨骼。因为无法预测使用者在重现祖先的活动时是否会造成严重伤害,为确保安全,使用该设备时需要辅助人员。[21]位于北美鹰巢后来采用了4.35版本的Animus设备,并将其用于寻找伊甸三叉戟的工作。[21]

2017年9月,阿布斯泰戈娱乐发布了一款连接到Helix服务器的小型移动式Animus版本,名为移动式Animus 4.38(Mobile Animus 4.38)。 [22]他们还发布了一款名为“燎原”的手机游戏,该游戏允许用户体验在西班牙收复失地运动期间的格拉纳达战争的前奏和紧接着的余波中,西班牙刺客阿吉拉尔·德·内哈及其兄弟会的生活。[22]

便携式Animus HR-8[]

2017年,Animus创建了HR-8模型,也称“”(Sarcophagus),是阿布斯泰戈马德里设施索菲娅·里金指引下新开发的一种Animus便携式型号,外表是手提箱,可以展开,单人即可使用,需要远程医疗人员提供身体数据监控支持,适用于野外探索,还属于试用期,并未正式投入使用。[23]2017年,蕾拉·哈桑携带该原型装置来到埃及野外一处洞穴,探索古埃及时期无形者锡瓦巴耶克与其妻亚历山大艾雅的记忆。[23]

QQ截图20171102171705

蕾拉使用便携式Animus

阿布斯泰戈Animus使用指南中指出,HR-8机型可折叠为一只手提箱大小。[23]为安全起见,原初的脑膜连接机制被新的血液连接取代。[23]HR-8.5收集测序使用者血红细胞中存储的信息并将数据传输至所有器官中,这与Animus 4.3仅将信息传导至大脑的做法不同。[23]值得注意的是,被称为“传信者”的伊述人表示蕾拉的Animus比其他款式更接近于改变过去,而非像那些更旧版本的Animus般重温过去。[23]然而,蕾拉在她的笔记中驳斥了这一观点,坚称历史是既定的,她的Animus所能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探索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模拟,从而改变未来用户的“历史”体验。[23]

正如她自述,蕾拉建造HR-8是为了让她能够访问任何人的记忆,即使并非她自己的祖先[23]她还实现了Animus控制面板,允许她修改模拟环境的参数。[23]可能正是由于该型号能更多模拟可能性和控制面板的存在,该型号对于同步率的要求已大大减少,基本上消除了早期对用户的种种限制,[23]甚至有时还能在记忆中发生的事件里选择各种可能性进行模拟。[24]

Animus HR-8.5[]

Animus HR-8.5是HR-8的升级版,由维多利亚·毕博参与共同开发。[24]它提供了更人性化的选项,例如进一步集成用户的感官数据的能力,还提高了算力和配备新款梵·虚拟现实装置耳机。[24]

2018年,蕾拉·哈桑使用HR-8.5重温斯巴达雇佣兵卡珊德拉记忆,以寻找更多关于列奥尼达斯之矛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的权杖的信息。[24]这两件伊述遗物可追溯到古希腊时代。[24]两年后,她在北的一片森林中用它重温维京盾女艾沃尔·瓦林斯多蒂尔的记忆,希望找到一种方法阻止自2012年第二次灾难戴斯蒙德自我牺牲阻止以来持续不断的地震和全球扩散的北极光。[25]在她因启动世界树而身故后,复苏的阿拉穆特无形者巴辛姆·伊本·伊沙克接替她继续体验艾沃尔的记忆。[25]

数据转储扫描器[]

主要词条: DDS
“DDS系统进入同步。感谢您的耐心等候。祝您体验愉快。”
―DDS系统的欢迎标语[来源]

数据转储扫描器(Data Dump Scanner),更广泛的通称是DDS,由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在2009年编写,是一种可以与Animus相结合的软件,让使用者可以自行重现已提取出的记忆[26]基于对他人基因记忆的提取和上传,DDS允许使用者重现任何已被记录完毕的记忆,无论他们是否具有血缘关系。[26]

DDS由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开发和使用,他们利用该设备自传承计划中从其它信息内获取有关刺客伊甸碎片的信息,[26] 以及对新员工实施Animi虚拟训练计划[13] 被使用在这些项目中的记忆此前已被公司自特定个体身上加以提取。[26]

DDS技术与Animus界面相结合,共同为Helix的创造铺平了道路。[27]

应用[]

“我曾想过实验对象的学习性在我们将Animus控制系统改进成视频游戏控制时能够上升;但当我们实际看到那些懒惰的家伙因此大幅提升了适应性时,着实让我们大吃一惊。”
―沃伦·韦迪克称[来源]

起初阿布斯泰戈公司发现他们的实验对象无法适应Animus的控制系统,所以他们将控制器改变为接近游戏主机的方式导入到使用者的脑海中。[28]这项改变大幅改进了使用者的反应度并让使用者更快适应操作。[28]

这项技术的核心重点在于让使用者重温深锁在DNA里的基因记忆,Animus还能让使用者在他们所见到的三维世界里有一定限制地与周遭互动。[11]相较阿布斯泰戈处处受限的机器,Animus 2.0大幅提升了互动程度,让使用者能自由选择记忆进展的步调。[11]

同步率[]

主要词条: 同步率
Sync-meter

Animus 2.0的的计量表呈现出使用者与祖先的同步值。

基于Animus使用者能够在他所见的世界里与周遭互动,同步率的构想就此发展出来。[7]无法正确跟随祖先行动会经常导致暂时性地降低与祖先的同步率.若持续维持这类情况,将导致完全失去同步,使用户必须从先前的存储节点重新读取记忆[7]

Animus被设计成当使用者试着存取祖先当时尚未进入的地区时,会在该区外围设立障碍阻止使用者的模式,且在失去同步率的极端情况下将终止使用者的存取。[11][7]

随着型号迭代更新,现今的Animus HR-8等更新的版本已对使用者和记忆对象的同步要求大大缩减。[23]现在,使用者无需完全遵循记忆对象的行动,此举并不会让同步率下降。[24]更新型号的Animus不再会限制使用者在回溯时进入其他地区,但在其试图过度远离记忆所在主要地区时,仍会在地区外侧设下不可逾越的障壁避免使用者失去同步。[23][24][25]

副作用(出血效应)[]

主要词条: 出血效应

使用任何种类的Animus技术都将导致使用者出现精神不稳定的情况。[7]长时间使用将引发名为“出血效应”或称“渗透效应” 的副作用。该现象令使用者对本身记忆与基因记忆出现认知混淆,使前人的思想、技巧与经验等转移到后代身上。[7]

持续不间断使用Animus经常导致实验对象精神崩溃。[7]在极端案例里,更有实验对象出现完全失心疯的情况(如16号实验体)。[11][7]使用Animus4.3让卡勒姆·林奇引发出血效应,他认为自己的祖先阿吉拉尔·德·内哈是在房间里攻击他的幻影。[20]它甚至包括由神经分裂引起的暂时性瘫痪副作用,这也导致卡勒姆·林奇在突然退出Animus时生理受到严重冲击。[20]

Animus的特征和功能[]

除了模拟特定记忆周围的环境外,Animus还提供了一套其他功能和特性,供用户进行交互或阅览。其中许多能从一种模拟模型转移到另一种模拟模型通用,但也有一些特定用于某些模拟。

Animus控制面板[]

Animus控制面板允许用户更改模拟中的某些参数,并选择哪些元素显示在平视显示器上。在蕾拉使用Animus HR-8等型号时,她能善用这一功能加以修改模拟环境。

平视显示界面(HUD)[]

Animus的HUD是一种覆盖层,允许Animus用户阅览相关信息,而不会转移对模拟的注意。

Animus记忆特定平视显示界面[]

HUD的这种覆盖允许将特定限制传递给记忆的同步。

运动系统[]

这是一项由Animus用户控制模拟人动作的系统。该系统反映在Animus HUD中,显示了在不同情境下可用的操作。最初的输入通常与他们控制的身体部位一起映射,但后来的版本开始将多种类型的交互映射到单个输入。

Animus姿态概念[]

通过该系统,Animus用户可以控制模拟人动作的强度。默认情况下,系统处于低调状态。低调的行为是更容易被社会接受的隐秘行为,而高调的行为是更快、更具攻击性的行为。这个系统规定了哪些动作可以通过运动系统使用。

Animus反馈系统(AFS)[]

该系统有时被称为Animus反馈状态系统(AFSS,Animus Feedback State System),它提供了有关模拟的有用信息。这包括记忆目标和警告、情境和教程信息,以及HUD不同部分可见的更新。

Animus记忆简报[]

这是一个向AFS发送任务目标信息的通信中继。

社会状态指示器(SSI)[]

用于告知Animus用户某些模拟角色对其执行的动作的反应。

Animus桌面[]

这是暂停模拟时的默认动画菜单。如果某段特定的记忆当时处于活动状态,则会显示记忆目标。通过该菜单,用户可以与其他菜单进行交互。

进度跟踪器[]

此菜单跟踪模拟中的同步级别。它列出了各种记忆、它们的同步限制,以及用户需要完成或交互以提高同步率的各种其他活动和项目。这在后来的一些型号中已经被淘汰,如Animus HR-8。

Animus地图[]

Animus创建了一张模拟标记兴趣点的地图,供用户仔细阅读。它是在用户探索模拟环境时填充的。这些地图和它们描绘的模拟有时会与现实世界中的类似物发生扭曲。

小地图[]

该功能是从Animus地图中提取的HUB的插入项,同时还会用其他元素填充它。它已从后来的Animus型号中逐步淘汰,如Animus HR-8,取而代之的是不同的导航覆盖层,一种更易查看的卷轴状图标设置。

罗马升级系统[]

该系统是戴斯蒙德对埃齐奥生活的第二段模拟所特有的。它记录了埃齐奥在将罗马从博吉亚的控制下夺回时翻修的设施和结构。

黑白二室[]

这些是非模拟状态时放置用户角色的数字空间。记忆回廊是在构建模拟时使用白室的加载区域。这也用于鹰眼视觉在目标死亡之时与其进行完整长篇讨论的方面。一种安全模式和某些模拟功能(如物理和天气)的原始测试程序利用了黑室。该空间既不用于记忆模拟,也不用于直接的人类互动。

Animus虚拟训练程序[]

瑞贝卡·克瑞恩在Animus 2.03中新增了这一设置,以帮助戴斯蒙德熟悉以前系统的更改。它利用了白室

Animus数据库[]

这是一座历史信息库,为用户提供模拟时理解周围环境内容的历史背景资料。许多使用Animus的团队都有一位专门的历史学家来撰写这些条目,因为他们的专业内容出现在模拟中。典型的例子就是肖恩·黑斯廷斯

琐闻[]

Daniel Cross Animus

2000 年的 Animus.

  • "Animus"在拉丁文里意指“心智”,兼有“意识”“理智”“意志”或“灵魂”之意。同时,Animus也是荣格的集体潜意识理论中人格系统四种原型的一种。前者是指人格或心灵结构最底层的潜意识部分,包括世世代代活动方式和经验库存在人脑结构中的遗传痕迹。不同于个体潜意识,它不是个体后天习得,而是先天遗传的;它不是被意识遗忘的部分,而是个体始终意识不到的东西。这和Animus的设计原理有类似之处。
  • 在Animus 1.28里的互动读取画面冲刺够长的一段时间后会发现Animus画面上那些闪烁出现的乱数讯息消失了,只留下一片蓝色模糊的区域。此外,阿泰尔可能会在模拟中撞上隐形的障碍(Bug)。
  • 在Animus 1.28重新体验记忆并在记忆开始时会有一帧的画面出现不寻常的红褐色调。这情况发生于戴斯蒙德的脸部,尤其在记忆开始时的三种视角: 从后往前、从前往后以及上下颠倒。 当视线角度往后退一点时,会卡在戴斯蒙德的脸上。如果画面定格的话可以清楚看到他的眉毛、鼻子以及嘴唇出现异色。
  • 因为戴斯蒙德进入昏迷状态,在他从罗马大神殿的旅途期间“离开 Animus”的选项被移除。在大神殿事件结束后,该选项也被移除。
  • 丹尼尔·克洛斯曾使用另一种更旧设计的Animus机种。[9]其整体设计让人联想到躺椅,在顶部有着金属遮罩以及多块板从背部延伸出来。[9]
  • 传信者在其留下的第六则讯息中提到Animus是人类超越其自身极限的关键,却因其受制于秩序的控制而具有根本性的缺陷,而蕾拉·哈桑所使用的Animus或许具有突破桎梏的潜力。目前未知这与新改造的Animus HR-8机型是否有关。

幕后杂谈[]

Animus 2

Animus 2.0 与 1.0 的设计稿

制作人Sebastien Puel在一次与 IncGamers的访谈中提到︰ "这系列作品有着极佳的潜力。 Animus这台机器让我们作任何想作的事,不管是多人连线模式、额外任务或是额外内容等,不管是什么,Animus都将是完美合适的工具。"[29]

在《刺客信条》中,Animus仅扮演机器和情节元素,定位只是一台与故事情节有关连的机器,允许戴斯蒙德通过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记忆时,让玩家能以操控戴斯蒙德的方式控制阿泰尔,从而进行游戏;在《刺客信条II》中,它的用途得到扩展。Animus成为与新世界联系的接口,包括了关于历史地点,人物和时间段的信息。它也作为一种模块化开发工具,允许育碧游戏研发员探索任何方面、各种走向的内容,无论是额外的记忆,多人游戏还是其他内容。[29]

Animus 1.28在多款主要游戏里皆有出现,直到《刺客信条IV:黑旗》;它在《刺客信条》和《刺客信条II》中被戴斯蒙德使用,在《兄弟会》和《启示录》以及《刺客信条III》被阿布斯泰戈的雇员使用。在《刺客信条IV:黑旗》中,它也被作为Animus旧机型的一员在阿布斯泰戈娱乐调查分析员得到的档案中加以展示。

拥有另一种设计的Animus在漫画《刺客信条:鹰之传奇》的第三册中被乔纳森·霍克所使用,然而这种设计并不正规。

画廊[]

参考来源[]

  1. 刺客信条:幻景》 - 巴辛姆旅行笔记 - "医师的字条". Excavation Site, Wilderness.
  2. 2.0 2.1 2.2 刺客信条:幻景
  3. 3.0 3.1 刺客信条:幻景》– 大研讨会
  4. 刺客信条:幻景》 - 巴辛姆旅行笔记 - "The Efficacy of Our Discovery". The Great Bimaristan, Abbasiyah.
  5.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刺客信条:阴谋
  6.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刺客信条IV:黑旗
  7.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刺客信条
  8.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刺客信条:起始
  9. 9.0 9.1 9.2 9.3 刺客信条:陨落》 - 第3期
  10.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刺客信条:锁链
  11. 11.00 11.01 11.02 11.03 11.04 11.05 11.06 11.07 11.08 11.09 11.10 11.11 11.12 11.13 11.14 11.15 11.16 刺客信条II
  12. 12.0 12.1 12.2 刺客信条:万物
  13. 13.0 13.1 13.2 刺客信条:兄弟会
  14. 14.0 14.1 《刺客信条II》游戏手册
  15. 刺客信条:被遗忘的庙宇
  16. 16.0 16.1 16.2 刺客信条:启示录
  17.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刺客信条III
  18. 18.0 18.1 18.2 18.3 刺客信条III:解放
  19. 19.0 19.1 19.2 刺客信条:婆罗门
  20. 20.0 20.1 20.2 20.3 20.4 刺客信条》(电影)
  21. 21.0 21.1 21.2 刺客信条:异端
  22. 22.0 22.1 刺客信条:燎原
  23. 23.00 23.01 23.02 23.03 23.04 23.05 23.06 23.07 23.08 23.09 23.10 23.11 刺客信条:起源
  24.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刺客信条:奥德赛
  25. 25.0 25.1 25.2 刺客信条:英灵殿
  26. 26.0 26.1 26.2 26.3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27. 刺客信条:辛迪加》 - 数据库: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
  28. 28.0 28.1 刺客信条:信息图解
  29. 29.0 29.1 IGTV: 幕后 - 《刺客信条II》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