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Abstergo.pngEraicon-Templars.png


PL ConnoisseurHQ.png 图片在哪呢?

本条目缺少合适的影像资料,需要更多或更高质量的视频或图片进行建设和完善。诚意感谢您为刺客信条 维基提供帮助,为本页面上传合适的图片

“对毫不知情的人来说,圣殿骑士组织和刺客兄弟会二者看起来只遵守各自的理念与宣誓,彼此截然相反。这么说也没错,但只限于某些方面。”
―2017年,奥措·贝格思考黑十字与刺客相似性的时候说道。[来源]

黑色十字Black Cross),简称黑十字,是圣殿骑士组织内殿团设立的神秘职位,负责消除组织内部的腐败与寻找伊甸碎片长老会在黑色十字设立后的早期对这一职位有着一定的影响力。

这些秘密行动的审判者只听从内殿团的命令,在授权之下采用包括致命手段在内的各种方式消灭组织各个分册的腐败成员。他们肩负着让最高大师及其随从忠于圣殿骑士准则与理念的任务。

黑色十字是致命的执行者,独自一人担任着独立于组织内任何部门的道德警察的职务。数世纪以来,很少有人能够获得这一头衔,但波登家族却在黑色十字的历任成员中占有不少人数。

职位体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目的[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你们前辈目光高远之处就在于,他们在刺客身上看到了我们缺乏的特征……自主性、主动性和灵活性。我们便是来自敌人的小小插条,被嫁接到组织身上让组织更加强大。”
―2017年,黑色十字向内殿团解释自己意图时说道。[来源]

在圣殿骑士组织中设立黑色十字这一职位,目的在于识别并歼灭组织内部被权力伊甸碎片所腐蚀的人——那些谋求私人权力而非将权力作为工具给世界带来秩序和平的圣殿骑士。[1]其他诸如挪用圣殿骑士资源牟取私利、投入到个人家族等裙带关系的贪污行为[2]或者是背叛组织的行为[3]都会遭到黑色十字的调查。除此之外,黑色十字还会被委派执行其他不少任务,保护光之山也是他们的任务之一。[4]

黑色十字服务于全人类,致力于消灭腐败、寻找伊甸碎片,同时他们也是在为内殿团的利益行动,确保圣殿骑士组织各分册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2]黑色十字与长老会十分相似,同样有着维护组织忠于自身信念的目的。但二者在方式上有所不同。黑色十字采用强制措施,迫使圣殿骑士组织的管理部门遵守组织的原则;而长老会则倾向于担任组织内的顾问部门,温和地影响、指导组织的管理部门。 [1]

要求[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有人说过,一个黑色十字所需要掌握的独特本领就像是从刺客这棵树上取下的插条一样……还要把它嫁接在圣殿骑士身上。”
―2016年,奥措·贝格回忆黑色十字的本领时如此评价道。[来源]

成为黑色十字的独特本领有一部分来自于刺客。这些本领根据圣殿骑士的教义进行了再现,用来增强圣殿骑士组织的力量。这些组织内的执行者要在行动中发挥应有的职能,就必须成为使用刺客手段的圣殿骑士。黑色十字像一些与众不同的刺客一样,独自一人行动,和他们一样只依靠自己,也和他们一样更难对抗。[5][4]不过他们也吸收了刺客的另一项长处,以团队形式合作行动时效率更高。[2][4]这些结论都是奥措·贝格在对比研究黑色十字与刺客的本领时总结而来的。[2]

黑色十字在行动当中会使用的各种手段自然也包括刺客的本领,间谍刺探盗窃自由奔跑审问近身格斗远距离交火或是借助有着不同社会经济地位的身份隐藏自己都是其中的一部分。像奥措·贝格艾伯特·波登这样能力登峰造极的黑色十字在同侪中也是非同凡响,他们能轻轻松松地穿越城市的大街小巷,同时对付数名犯罪团伙成员或敌对刺客也不在话下。[2][4]黑色十字还会刺杀那些腐败的组织重要成员[2]而进行刺杀行动本是刺客最大的特点。[6][7]不过这些刺杀本领在黑色十字手上的用途变成了维护圣殿骑士组织的稳定与完整。[1]

黑色十字的一大特征在于他们拥有权力,他们在行动与审问中有着高于当地圣殿骑士组织分册的权威,有权不受分册管理层惩罚甚至管辖。同时,他们借助社会与经济上的形象藏身于社会之中,通过这些形象的变换保证行动的谨慎与隐秘,同时也将依靠瞒骗先发制人的机会握在了手中。正是采取了这种策略,黑色十字在面对任务中的复杂情形时能迅速地调整所要采取的计划,在战术上同样出类拔萃。他们还会使用防毒面罩毒药烟雾弹与枪械等装备。他们的服装一般以黑色为主色调,带有明显的红色粗端十字[2][4]

任命[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说起组织正面临的挑战……那是我们将要面对的挑战……很快,黑色十字就会迎来它的重生。”
―2013年,奥措·贝格在向达科斯塔谈及他对组织的顾虑时说道。[来源]

圣殿骑士若要成为黑色十字,除了要具备上述本领外,还必须得到来自内殿团的任命。被任命为黑色十字的圣殿骑士将为内殿团执行任务。只有当前的黑色十字去世,内殿团才会任命新的黑色十字。[2]他们也会派遣其他的圣殿骑士调查黑色十字的失踪事件,像圣殿骑士鲁弗斯·格罗夫纳就曾被派到中国寻找时任黑色十字艾伯特·波登的下落。[4]

黑色十字在极少数情况下有权将他们看中的人选训练为黑色十字,内殿团的成员也可以将自己任命为黑色十字。[2]但对这些特殊任命毫不知情的内殿团将会因此产生纠纷,他们很难容忍来自他人的挑战。[4]世代都是圣殿骑士的家族能够将黑色十字的职位代代相传,波登家族便担任黑色十字长达数百年时间。[2]此外,黑色十字的确切身份永远对内殿团成员保密。[4][8]

上级组织[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女士,我又不听命于你。正如我所说,我来这里只是出于礼节。”
―2017年,黑色十字宣布他独立于内殿团行事。[来源]

黑色十字的到来以黑色十字的徽记为标志。在他们对圣殿骑士组织分册展开调查的时候,分册最高大师及其部下都不能轻举妄动,黑色十字在寻找分册管理层中违背圣殿骑士原则的人甚至消灭腐败成员时,拥有为所欲为的权力。他们的行动不能遭到干涉,所有关于黑色十字的情报都必须保密,而各分册有义务协助完成黑色十字提出的要求。[2]

黑色十字只听从内殿团的权威,[2]但最初却是由长老会委托执行行动的。此外,他们拥有挑战内殿团的权力。[1]艾伯特·波登在担任黑色十字时却并未拥有这一权力,当时的内殿团对黑色十字有着完全的管辖权。[2]

在极端的情况下,内殿团只要获得组织内所有最高大师的正式谴责,就可以对黑色十字发起谴责。现代的黑色十字尤哈尼·奥措·贝格取回了黑色十字挑战内殿团的权力。同时,得益于贝格作为内殿团成员的身份,黑色十字的职位获得了更强的独立性,不再效命于内殿团。[4]如此一来,贝格在指挥西格玛小队开展行动时,作为行动专家的力量也得到了强化。[1][4]黑色十字还会在有必要的时候与刺客合作。[4][2]

历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你们和我一样,对黑色十字诞生的理由心知肚明——那也是黑色十字的意义所在。”
―2017年,黑色十字在训斥内殿团时,提到了黑色十字的起源。[来源]

为了阻止组织成员腐败,避免最高大师藐视组织纪律,内殿团缔造了黑色十字这一职位。[8]在黑色十字这一职位诞生之初,长老会可能也对其任务产生了显著的影响。[1]

18世纪末,内殿团任命圣殿骑士塔维斯·奥利尔担任黑色十字,执行从苏丹塞利姆三世处取得光之山钻石的任务。1805年前的某个时候,奥利尔失败被俘,遭到了囚禁。[2]

光之山[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范·德·格拉夫:“这……这就是圣殿骑士所教导的事情?”
奥利尔:“并非教导。而是揭露,是灌输,是成为。”
―1808年,奥利尔在训练范·德·格拉夫时,向他解释了与黑色十字如影随形的死亡有何作用。[来源]

19世纪初,内殿团认为奥利尔已死,于是将美国圣殿骑士所罗门·波登任命为新任黑色十字。横渡地中海时,所罗门·波登伪装成了奴隶,但搭乘的遭到了海盗的袭击。这些海盗是苏丹塞利姆三世派来追捕波登的。在对抗海盗的时候,扬·范·德·格拉夫出手相助,两人因此结识。波登在执行任务的同时为格拉夫提供保护,而格拉夫也靠着自己的关系帮波登混进了苏丹的宫殿。[2]

他们来到了的黎波里,与格拉夫的线人见了面。海军逃兵埃德蒙和行踪鬼祟的当地人阿克巴带着他们来到一处秘密的地道入口。线人离开后,波登和格拉夫在推杯换盏间建立起了更深厚的友谊,随后一同在当天晚些时候进入了地道,却在地道中遇到了在此埋伏他们的人。波登在交手中死在了阿克巴的手上。[2]

到1808年时,被关在地牢中的格拉夫碰巧和之前被捕的奥利尔被关在同一间牢房里。十分赏识格拉夫的奥利尔对他进行了圣殿骑士及黑色十字所需的训练。随后,两人合作越狱,奥利尔为帮格拉夫逃走而牺牲了自己,格拉夫则目睹了阿克巴刺杀苏丹的场景。阿克巴实际上是一名刺客,但他夺走神器只是为了中饱私囊。阿克巴虽然打算用神器对付格拉夫,却还是被抓住了破绽,被他杀死。见到格拉夫杀死阿克巴,利比亚刺客兄弟会的成员出现在他面前。格拉夫假装交出了神器,却暗中掉包,带着神器逃之夭夭,准备以新任黑色十字的身份继续保管这颗钻石。[2]

最后的黑色十字[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对抗腐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撒迪厄斯·吉福特。挪用公款。不守规矩。放高利贷。你背叛了你当初立下的誓言。你从自己所属的组织中窃取名利,假借组织的名声牟取私利。”
―1927年,黑色十字在最高大师撒迪厄斯·吉福特面前道出他的腐败行径。[来源]

1927年2月,时任黑色十字艾伯特·波登在伦敦的“艾伯特·波登与哈林热舞者”乐队中担任首席小号手。与此同时,他也在调查不列颠分册最高大师撒迪厄斯·吉福特贪污组织钱款的实情。事情败露后,撒迪厄斯企图从前来刺杀他的艾伯特手下逃走,最后还是被艾伯特追上。艾伯特最后在一条街上的电话亭里堵住了撒迪厄斯,割断了他的喉咙,在众目睽睽之下割断了他戴着圣殿骑士戒指的手指,随后离开。[2]

三月,在前往上海的途中,艾伯特设下埋伏,打算阻止俄罗斯圣殿骑士叛徒尤里·多林斯基偷走的“万里长城”号装甲列车从浙江前往上海。火车如艾伯特预料的一样中了埋伏,艾伯特抓住机会来到尤里面前,在对决中杀死了他。这样一来,他成功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阻止了向军阀张宗昌派去的援军,保护了圣殿骑士的合作伙伴蒋中正[3]

上海分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家族,荣耀,这些事情在圣殿骑士组织面前不值一提。只有圣殿骑士才是这漆黑世界中唯一的光。”
―1927年,黑色十字向达利斯·吉福特阐述圣殿骑士的目标。[来源]

1927年4月,艾伯特·波登随乐队来到上海演出,同时还负责监视来到上海的另一名圣殿骑士达利斯·吉福特。艾伯特一路跟踪达利斯,确保达利斯将组织委派给他的物品送到上海分册的人手里。但是,达利斯却遭到的蒙骗,他所护送的物品也被偷走。随后,吉福特又被法国人找上了,被误以为是黑色十字。艾伯特在这时出手相助,发现这些法国人其实是法国警察。一番寒暄后,因九人会命令他直接提供协助,艾伯特答应帮达利斯夺回被偷走的包裹。[2]

艾伯特偷听了上海分册成员的会议。他们正讨论着在上海黑帮与军阀势力间控制局势的事情,最高大师斯特林·费信惇告诉所有人,黑色十字已经到来,他们应当尽一切可能提供协助。之后,艾伯特伪装成黄包车车夫,把散会后离场的圣殿骑士大师霞飞接上了车,从他口中问出了有关合和社的情报。这个名字还是艾伯特之前从法国警察嘴里逼问出来的。霞飞坦白说,合和社是共产党人的组织。他还交代了合和社的总部位置。艾伯特随后潜入了合和社的总部,却被遭到威胁在此藏身的法国人袭击。[2]

艾伯特最后被迫逃跑,一路穿过上海大世界娱乐场,靠着周围环境提供的机会放倒了追兵。但火老鸦拦住了他的去路,艾伯特不得不与火老鸦交手,最终用圣殿骑士别针刺中了火老鸦,自己却被打晕了过去。醒来后,艾伯特发现自己被青帮的人抓住,还被带到了青帮头目杜月笙的面前。杜月笙嘲讽说,圣殿骑士的行动完全脱离了中国眼下的现实,但艾伯特更在意的是失窃包裹的下落。他们间的对话转移到了圣殿骑士别针上,艾伯特吐露了别针有毒的事实,火老鸦在这时因毒药药效发作而倒下,艾伯特趁机重获了自由。他随后夺回了自己的别针,一路奔向窗户,顺利逃脱。此次被抓,艾伯特顺利了解到了杜月笙所知道的真相。[2]

之后,艾伯特抓住了宋庆龄的仆人,为自己争取到了与宋庆龄见面的机会。他与宋庆龄讨论了围绕那个盒子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最后宋庆龄向艾伯特揭露了蒋介石的阴谋。然后,艾伯特伏击了一支车队,审问了其中一名司机,得知他们得令要去除掉一个女演员和一个“英国小赤佬”。于是他连忙赶去,刚好阻止了即将得手的花旗阿根。但花旗阿根转头要去解决艾伯特,艾伯特与他展开了近身苦战,最后在险些被杀的时候,“茹”——阮玲玉用刀捅进了花旗阿根的后背,艾伯特抓住这个机会,用圣殿骑士十字锁链绞死了花旗阿根。随后,得知真相的达利斯决意要为复仇,艾伯特虽辩解称这是组织的命令,却还是身中数枪,从楼上跌下,生死不明。[2]

失踪[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与格罗夫纳的对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黑色十字就是光之山的保管者。你不可能夺走我这最后的尊严。”
―1928年,为了尽到保护神器的职责,黑色十字对鲁弗斯·格罗夫纳宣言道。[来源]

事发之后,艾伯特得到他人救助,在当地的医院里进行了治疗。因艾伯特没能及时向上级进行报告,所以圣殿骑士组织派鲁弗斯·格罗夫纳来到中国寻找艾伯特的下落。1928年,艾伯特遇见了格罗夫纳,却遭到后者勒索。格罗夫纳威胁称,若艾伯特不交出光之山,他就将艾伯特还活着的实情透露给组织。但艾伯特断然回绝了他的勒索。为了应对格罗夫纳,艾伯特只好来到瑞士,取回了在此保管的光之山。他知道,如果什么都不做,格罗夫纳肯定会找到留在这里的光之山。[4]

接下来九年时间里,艾伯特带着光之山游历四方,确保神器的安全。不过他的行踪始终在格罗夫纳手下密探的监视之中,艾伯特甚至有时还要和他们交手。因艾伯特这几年里回去见过家人,所以他的家人在1937年的时候遭到了格罗夫纳的谋害,艾伯特也在又一次回家的时候发现家人遇害的事实。他自己也遭到格罗夫纳埋伏,光之山因此被格罗夫纳偷走。为了履行黑色十字的职责,艾伯特花了几个月时间一路追踪格罗夫纳来到西班牙,途中发现了遇害的英国刺客诺贝特·克拉克[4]

1937年5月,艾伯特最后找到了格罗夫纳,后者正假冒成诺贝特·克拉克在一支刺客小队面前招摇撞骗。他看到伊格纳西奥·卡多纳拿起了光之山钻石,但周围有一大群西班牙刺客。因为无法靠近,直到伊格纳西奥因光之山的力量而昏迷过去,艾伯特才丢下烟雾弹,但他还是没能夺得光之山,只能带着失去意识的伊格纳西奥逃到了未知的地方暂时落脚。[4]

在藏身处,艾伯特包扎了自己的伤口,将自己与格罗夫纳的对抗告诉了伊格纳西奥,还解释了自己追踪格罗夫纳的理由。不过正因他要向伊格纳西奥解释这些事情,他前后被伊格纳西奥袭击了四次,但他将这四次袭击一一化解,最后还和伊格纳西奥达成了一致。伊格纳西奥得知自己遭到格罗夫纳的利用,被当作释放光之山力量的中介,很可能也成为了格罗夫纳的目标。艾伯特请伊格纳西奥协助自己,一起追杀格罗夫纳。相应的,他会帮伊格纳西奥警告后者的战友。伊格纳西奥同意了艾伯特的条件,于是两人骑马与西班牙的革命战士们一同前去面见那些刺客与格罗夫纳。[4]

与刺客联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是黑色十字,坚守自身职责之人。我们两方之间的战争与我无关……这场战争也一样。”
―1937年,黑色十字向伊格纳西奥介绍黑色十字职责时说道。[来源]

伊格纳西奥与艾伯特在附近的村庄里遭到了伏击。伏击人员分别是米格尔·卡拉索德怀特·亚当斯。轻松拿下他们后,两人谈论起了有关神器使用风险与战争的事情,但因希特勒德国制定的必然会让自己丧命的计划,两人产生了分歧。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艾伯特遭到了有人从背后发起的袭击,于是战斗再次打响。艾伯特最后被德怀特抓住,米格尔则打算直接杀掉他,但艾伯特避开了致命攻击,让米格尔击中了在他身后控制住他的德怀特。德怀特倒下之后,艾伯特狠狠地揍了米格尔一拳。这时,伊格纳西奥的恋人格劳西亚偷偷摸到伊格纳西奥背后,用刀抵住了他的喉咙,艾伯特正好腾出手来,救了伊格纳西奥。[4]

之后,伊格纳西奥与艾伯特跟随米格尔,来到了镇上的教堂。格罗夫纳问候了来到教堂的两人,身旁是成堆的无政府主义者的尸体。这些人都是被弗朗哥麾下的军队杀死的。格罗夫纳高喊道,人类需要来自神明的果断指引。在格罗夫纳发表演说的时候,格劳西亚与米格尔用枪瞄准了艾伯特与伊格纳西奥,要求他们放下枪,随后将他们抓了起来。格罗夫纳继续着他的演说,格罗夫纳道出了伊格纳西奥血脉中他所希望获得的条件,以及这项条件对使用光之山力量而言的重要性。[4]

伊格纳西奥再次拿到了光之山,艾伯特并不愿看到这一幕。可是,伊格纳西奥用光之山制造出了毁灭神器自身的幻象,还创造出了由能量构成的生物,撞塌了教堂的墙壁,教堂随之轰然倒塌。顺利逃出教堂的格罗夫纳与格劳西亚都被眼前的景象给蒙住了。教堂坍塌之后,伊格纳西奥与艾伯特讨论了保护神器与西班牙内战的事情,决定将神器埋在教堂底下。伊格纳西奥问艾伯特,他是否背叛了圣殿骑士组织。艾伯特回答说,他永远也不会加入刺客组织,但是眼看圣殿骑士组织要和希特勒、斯大林联手,他也不会再为圣殿骑士效力。艾伯特和伊格纳西奥将光之山留在了教堂的废墟之中,将几个年轻的当地人训练成了神器的守护者。随后,他们与共和政府军并肩作战[4],最后重新走上了各自的道路。[1]在艾伯特失踪之后,圣殿骑士组织就再也没有听闻过与他有关的消息了。[2]

复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线索自印度而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维奥莱特:“那颗钻石……是我们记录当中威力最大的伊甸碎片之一。我们必须抢在刺客前面找到它,没错吧?”
贝格:“确实。但有关光之山的线索都断了,而且总是会断掉。运气不错,还有一个和我们圣殿骑士一样古老的组织有耐心去找。”
―2013年,维奥莱特与贝格讨论搜索光之山一事时对话道。[来源]

2013年11月,贝格和维奥莱特·达科斯塔蒙特利尔阿布斯泰戈娱乐总部工作。贝格用Helix重历了最后一位已知黑色十字的记忆。总结之前印度突袭中获得的情报后,贝格发现,艾伯特·波登是记录中最后一个持有光之山的人。根据家系研究与获取部的结果,他们猜测达利斯·吉福特手里的盒子装着的就是光之山。[2]

但是他们最后发现,盒子里装的并不是光之山,而艾伯特也在1927年疑似死亡,线索到此全部断了。贝格不得不暂时搁置了调查。圣殿骑士组织能够忍受这种搁置,而他们也能在新证据出现之前节约手头的资源。要在现代社会找到艾伯特·波登的后代需要时间,而贝格也认为他们应该同时深入调查其他事务。黑色十字的职位已有将近一百年的时间无人担任,贝格十分关注圣殿骑士组织正面临的挑战与即将到来的挑战,这可能恰恰是黑色十字这一职位复活的契机。[2]

黑十字末裔[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贝格:“我要告诉你的是很可能让你和你所爱的人身处险境的事情,但我只能请你相信我。我知道现在看起来不太像,但你我确实都是好人。”
波登:“要我说,你要不是个好人,你就不会把我打晕之后让我待在你的机器里了。你要我做什么?”
―2016年,贝格为了说服安德烈·波登回到阿布斯泰戈时与他对话道。[来源]

2016年,贝格和维奥莱特在费城的阿布斯泰戈历史研究设施担任主管,继续他们对光之山的搜索。他们得到了来自医生“弗雷迪”与身为达利斯·吉福特后裔的高级技术人员凯特琳·吉福特的协助。他们找到了艾伯特·波登的一位后裔,在阿布斯泰戈的联系下, 这位后裔来到了费城设施,治疗在越南战争中患上的PTSD症状。这位72岁的战老兵名叫安德烈·波登,来到研究设施后受到了贝格等人的欢迎。随后,安德烈被送进了Animus机器,重历了祖先扬·范·德·格拉夫在北非海岸的记忆。这一结果出乎了圣殿骑士们的预料,他们本以为安德烈是所罗门·波登的后裔。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安德烈醒来之后放倒了两个人,逃出了研究设施。贝格叫停了打算抓住安德烈的凯特琳,任由安德烈离开。他打算单独与安德烈谈一谈。[2]

贝格跟着安德烈来到了后者下榻的旅馆,讨论了出血效应和与波登家族密切相关的重要物品。安德烈同意,只要贝格不再骗他,他就继续合作。回到设施之后,因为安德烈的祖先问题,贝格等人讨论了时间线断裂与整个黑色十字血系失去线索的情况。维奥莱特问凯特琳,他们对格拉夫还有多少了解,凯特琳表示,唯一的线索可能只剩一个短暂出现过的名叫塔维斯·奥利尔的人了。然后,他们让安德烈再次回到Animus里。安德烈重历记忆时,维奥莱特和贝格讨论了随着战争秘密而产生的信任问题,贝格表示自己很信任她。旁观格拉夫遭到囚禁时的经历时,维奥莱特问贝格,安德烈现在已经听说了关于光之山的事情了,他是不是打算将一切都告诉安德烈。贝格的回答是他也不知道。[2]

可疑活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维奥莱特:“好了。我为凯特琳的遭遇深表抱歉。我本应察觉她所面临的异常情况的。”
贝格:“不……我怀疑还有其他特工在此工作。”
―2017年,维奥莱特与贝格讨论凯特琳无辜遇害的事件时说道。[来源]

当天晚些时候,贝格在酒吧里找到了安德烈,和他一起喝酒,还替他买了单。他们在酒吧里讨论了格拉夫记忆的意义,贝格将有关刺客-圣殿骑士战争的真相告诉了安德烈,安德烈觉得这些事情简直是无稽之谈,但贝格认为要从安德烈已经经历的事情出发,听起来可能就没那么不切实际了。离开酒吧后,他们遭到了一辆过路汽车里不明人士的开枪袭击。贝格活了下来,成功跳进了车里,消灭了袭击者。之后,贝格因为遭遇袭击而给维奥莱特打了电话,建议她回到实验室去,他马上就带安德烈过来。回到实验室后,贝格惊讶地发现医疗员和维奥莱特站在一起,他们以为波登受了伤,医疗员就是在指示下来确认安德烈身体情况的。贝格把遇袭的事情告诉了维奥莱特。随后凯特琳来到实验室,贝格命令所有人继续让安德烈在Animus里重历记忆。被维奥莱特质问的时候,贝格表示自己怀疑内部出现了漏洞,袭击他们的不明人士知道他们并不知道的事情。[2]

安德烈重历的记忆导致他痛苦地喊出了声,范·德·格拉夫遭受拷问的经历让贝格连忙询问凯特琳是否可以跳过这段记忆,而凯特琳最后也成功地将记忆快进到了几天之后。重历结束后,贝格告诉维奥莱特,他们不能再强迫安德烈继续下去了。他将维奥莱特保管的艾伯特的圣殿骑士胸针交给了安德烈,安德烈则帮他清理被人袭击时留下的伤。贝格告诉安德烈,那次袭击本来应该是他为了赢得安德烈信任而安排的,但是实际却并非如此,随后接到电话,得知实验室里出了情况。[2]

两人来到实验室,发现了凯特琳·吉福特的尸体。维奥莱特与贝格私底下进行了讨论,认为凯特琳死得很无辜,贝格认为正是某个第三方势力害死了凯特琳。因怀疑存在卧底,贝格很担心已经有一支第五纵队渗透了组织,指示维奥莱特去找出那个卧底,随后说服安德烈再次进入Animus继续探索范·德·格拉夫的记忆。在这次记忆重历中,格拉夫把光之山交给了刺客。而另一方面,医疗员杀死了凯特琳,自己也已死去,留下了重重的谜团。记忆重历结束后,安德烈告诉贝格,他的祖先骗过了刺客,留下了神器,他自己则不想从贝格的战争中获得什么东西,将黑色十字胸针还给了贝格。贝格对此可谓目瞪口呆。安德烈认为贝格可能需要这枚胸针,贝格也收下了,回想起了自己之前与维奥莱特对话时表示自己谁也不能信任。于是,他决定,自己将接过黑色十字的身份。[2]

第五纵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设身处地才能看穿对方。学习他们的特长化作己用。对有些人来说,这种行为就是异端。对黑十字来说,就是标准的行动方式了。”
―贝格对黑色十字的行事方式评价道。[来源]

在准备成为新任黑色十字前,贝格在蒙特利尔的阿布斯泰戈娱乐总部做了准备工作。黑色十字从能力上来看来自于刺客而非圣殿骑士。他希望从刺客与黑色十字的相似之处中获得灵感,重历了著名刺客的记忆,希望从对他们长处与缺点的研究中有所收获。这些著名刺客分别是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爱德华·肯维拉通哈给顿[5]

独立的黑色十字[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来这里,是出于礼节,要让你们知道阿布斯泰戈可能已经遭到敌人的第五纵队渗透。甚至,你们中至少有一个人属于那支第五纵队。”
―2017年,黑色十字向内殿团抛出了圣殿骑士组织眼下面临的挑战。[来源]

2017年2月,贝格与维奥莱特来到香港,调查了数月前清空后改为档案办公室的前凤凰计划站点。贝格惊讶地发现,在先前刺客前来搜索线索时,曾有一支身份不明的小型军队在此伏击了他们。维奥莱特认为,这可能是刺客小队起了内讧。随后贝格命令维奥莱特贿赂当地警察,保持办公室现状不变,自己回到酒店的房间为晚上的行动做好了准备。到了晚上,全身高科技黑色十字装备的贝格独自调查了办公室,安德烈则为他提供技术支持。最后,贝格找到了圣殿骑士高科技装备与刺客武器的使用痕迹。毋庸置疑,这些痕迹来自袭击了刺客的那些人。[4]

3月,贝格和维奥莱特来到蒙特利尔,讨论了香港事件的调查结果。贝格表示,在那个行政办公室里袭击刺客的是一股装备更为优良的势力。就在这时,所有圣殿骑士的手机都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黑色十字的标志。于是,阿格妮塔·赖德利蒂希娅·英格兰大卫·基尔克曼中村光子西蒙·海瑟威阿尔弗雷德·斯特恩斯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与贝格集中到夏洛瓦阿布斯泰戈秘密行政别墅举行会议,然后遇到了前来见他们的黑色十字。黑色十字向内殿团的所有人宣告了自己的独立,并且告诉他们圣殿骑士组织已经遭到第五纵队的渗透。贝格借着黑色十字脱离内殿团的宣言,佯装成被激怒的样子,朝黑色十字冲去,却被放倒在地。黑色十字交代完所有人都值得怀疑之后,丢下烟雾弹离开了。这个黑色十字实际上是安德烈假扮的,他回到住处后与贝格讨论了这场“表演”的作用——身为内殿团成员的贝格担任黑色十字的事实得到了保密,贝格也就能毫无顾虑地前往柏林继续进行调查。[4]

黑钱[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现在,这个账户。刺客像蚂蟥一样吸着圣殿骑士的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2017年。成为黑色十字后的贝格质问勒迈尔有关银行账户异常的情况。[来源]

贝格在德国偷听到了加林娜·沃罗宁娜阿伦德·舒特·康宁汉姆逼问海因里希·哈特时得知的情报。刺客们离开后,贝格出现在哈特面前,想从这位阿布斯泰戈工程师身上找到答案。他之前在香港找到的目镜就是哈特的杰作。哈特坦白,他早就料到会有黑色十字找到他,随后放出了自己的电鞭,对贝格发起了袭击。贝格很快便制服了他。哈特的话里暗示,刺客卧底的身份也只是掩护,他真实的身份乃是第一文明的仆从中的一员。之后,他引爆了身上的高爆炸药,贝格连忙从附近的窗口跳进下面的河里,逃得一命。虽然贝格侥幸活了下来,但这场爆炸导致170人遇害。回到公寓之后,贝格和安德烈讨论了第五纵队的情况。安德烈建议贝格从阿布斯泰戈银行账户的异常情况入手——如果第五纵队真的存在,那么阿布斯泰戈的资金一定会被人转移到一个它本不该存在的地方。[4]

来到日内瓦后,贝格发现阿布斯泰戈的资金确实被人转走,而刺客迈歇尔·勒迈尔也来到日内瓦查询刺客银行账户的问题。于是,贝格截住了勒迈尔,用刀指着她,逼问真相。但勒迈尔对此也一无所知,幕后黑手确实是尚未亮相的第三方势力。贝格发觉他们遭到了监视,于是将勒迈尔打晕,准备逃跑,但却被第一文明的仆从堵住。贝格杀死了五个对手,但还是因寡不敌众,重伤倒下。就在这时,前印度刺客扎斯迪普·达米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自己就是第五纵队的那个高科技“刺客”。他要求贝格结束调查,随后将贝格从防护护栏上丢了出去。[4]

统一战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这还不明显吗?我正是因为不信任你们才来的。眼下只有糟糕选项的时候,当然要选择能看到回报的那个。”
―2017年,贝格向刺客们提议建立联合战线,对抗第一文明的仆从。[来源]

之后,勒迈尔将身负重伤的贝格带回了她所属小队的藏身处。包括2015年时曾与贝格交过手的加林娜,知道贝格身为圣殿骑士的刺客们正准备动手,却被拦了下来。等贝格恢复行动能力之后,他们来到一家饭馆,讨论日内瓦事件,得知了当前的情况。对贝格而言,圣殿骑士资金的流动轨迹表明阿布斯泰戈已经遭到渗透,无法继续保持信任。但因他们双方都遭到了达米等人的袭击,贝格提议双方进行合作,他与刺客之间互不信任的关系成了他保证安全的前提条件。夏洛特·德·拉·克鲁兹同意了贝格合作的要求。她已经知道第一文明的仆从有多强大,也知道他们能做出什么样的事,刺客方面也无法独自与他们抗衡。回到藏身处后,贝格决定帮助刺客,但遭到了拒绝,还因为各自理念与阵营的不同爆发了争吵。这时,阿伦德找到了一张老照片,上面是西班牙刺客伊格纳西奥·卡多纳,还有当年的黑色十字——艾伯特·波登。[4]

在夏洛特重历记忆的时候,因为她还未完全从见到朱诺而受到的创伤中恢复过来,贝格被“请”出了Animus的房间。于是,他决定和博学者成员格尔尼卡·莫尼奥——第一文明仆从的卧底好好地谈一谈。他们两人一边玩叠叠乐,一边讨论各个角逐权力的强大政治组织的目的与阵营,他们各自所属的组织也在讨论对象之中。最后,莫尼奥无意间坦白,他们所有人都忠于朱诺。贝格感谢他说出了这项重要情报后,走出了房间。因夏洛特无法继续重历记忆,从安德烈处收到血液样本之后,贝格用这份样本继续重历他当初寻找光之山时选择的艾伯特·波登的记忆。这一段记忆位于西班牙内战时期。找到光之山的位置后,贝格要求刺客查询他们有关格劳西亚·阿科斯塔的资料,寻找情报。之后,贝格将自己的发现告知了安德烈,还请他继续监视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动态。他做好了前往西班牙的准备,打算靠自己的资源夺得光之山。[4]

扫荡伊述教[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现在,我知道我可以信任谁了。我正灼烧伤口。感染被我阻断,高烧已被遏制。你们反人类的亵渎行为到此为止。”
―2018年,贝格对第一文明的仆从以及达科斯塔宣告了伊述教的覆灭。[来源]

来到西班牙后,贝格与夏洛特、加林娜二人同行,其他人则前往另一个地方展开搜索。经过一段挖掘,他们成功找到了光之山,但扎斯迪普与第一文明的仆从也发现了他们。随即,双方展开了战斗,夏洛特趁机拿到了光之山。光之山在夏洛特手中释放了力量,众人都被这份力量击倒在地,但扎斯迪普却不受影响,抓住了夏洛特,夺走了光之山,还命令同僚使用迫击炮进行轰炸,阻止贝格和其他刺客赶来救援夏洛特。但光之山守护者米格尔突然在爆炸制造的火海中现身,吸引了扎斯迪普的注意,贝格趁机袭击了扎斯迪普,救下了夏洛特。但光之山还是被第一文明的仆从带走,贝格和刺客们也只能尽力寻找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前去摧毁为朱诺复活准备的那具身体。[4]

2018年8月,贝格与刺客们终于找到了格拉玛提卡的下落——他正在澳大利亚的实验室里。[9]然后,他们搭乘阿布斯泰戈的飞机赶去澳大利亚,筹备好了潜入与进攻实验室的计划。届时,夏洛特会在沙尘暴的掩护下,从通风管道潜入实验室。而贝格与其他刺客将从入口处分散第一文明的仆从麾下部队的注意,贝格将亲自对付率领部队的维奥莱特。加林娜将贝格作为诱饵,用狙击枪击毙了扎斯迪普,阿伦德和高仓清志则用火箭筒消灭了聚集于此的敌军。[4]

来到实验室里,贝格等人发现朱诺被伊利亚用光之山制造的幻象困住。这位新的圣者因第一文明的仆从谋害了他的母亲而背叛了组织。夏洛特抓住机会,杀死了朱诺,而贝格等人不得不因实验室的坍塌而逃走,在实验室外被维奥莱特及她所率领的部队包围。就在维奥莱特用枪指着贝格的时候,[4]西格玛小队赶到现场,包围了剩余的第一文明的仆从。[1]贝格趁机缴了分心的维奥莱特的械,反过来一枪打在维奥莱特的胸口,然后用臭鼬工厂终局榴弹炸毁了实验室。维奥莱特最后流血至死,而夏洛特被困在实验室里,与实验室一同消失在了爆炸之中。[4]

在摧毁凤凰计划后,贝格与刺客之间的合作关系也宣告结束。贝格展开了对第一文明的仆从的猎杀。到了2018年11月,[10]贝格已成功完成了对这些残党的清洗,从黑色十字的职位上卸任。[1]

传承与影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黑色十字自诞生以来,对众多圣殿骑士而言就如同传说一般。他们对这位组织内的神秘审判官心怀敬仰与恐惧。[1]一些圣殿骑士甚至质疑黑色十字是否存在,但他们一旦得知黑色十字存在的迹象,便会感受到更为深刻的恐惧。[2]

黑色十字的能力声名远扬,他们的行动方式常常被拿来与刺客做比较。他们与刺客十分相似,但完全采用的是圣殿骑士的各种有力手段。[2][4]

已知的黑色十字成员[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幕后故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黑色十字的真实起源尚未得到考证。目前已知长老会最早出现于17世纪末,当时他们任命西班牙分册劳雷亚诺·德·托雷斯-阿亚拉前往加勒比地区寻找观测所。而圣殿骑士塔维斯·奥利尔是在18世纪末被任命为黑色十字的。这意味着黑色十字这一职位很可能是在那段时间设立的。

黑色十字的徽记与十字军东征时期得到圣殿骑士支持的条顿骑士团一致。用黑色十字徽记标记行动目标类似于刺客用羽毛表示已经刺杀目标的行为。

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示黑色十字的职能包括猎杀刺客,但他们还是能够靠着自身能力完成这项圣殿骑士常见的工作。和刺客猎人一样,黑色十字的手段与刺客十分相似。

尤哈尼·奥措·贝格是第一个既是黑色十字也是内殿团成员的圣殿骑士。

登场作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