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CultureEraicon-AC4

Codenoir

黑人法令封面

Smallwikipedialogo

概述编辑

《黑人法令》(又称奴隶法案,Code Noir),是一项由路易十四在1685年颁布,1687年在圣多明戈生效,1789年废除的法令,将天主教信仰加于法国殖民地上,规定了惩治奴隶的规则,也有部分限制虐待奴隶的条款。《黑人法令》还要求主人为奴隶提供住所、食物和衣服。它允许体罚,但禁止残害和酷刑。奴隶的家庭不能通过买卖而被分割。除了必须照顾生病的奴隶和死去的奴隶,还明确规定,主人只能惩罚惯犯。然而对广大加勒比地区的奴隶主而言,他们只摘取法令中对他们有利的部分,而虐待奴隶的违法行为一般也不会受到处罚。一个著名的违法者就是太子港的总督,皮埃尔•德•法耶侯爵。圣多明戈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糖与咖啡生产地,该法令被忽视几乎是必然发生的事。

条款编辑

我们决定也期待着,我们最受尊敬、在我们的记忆中永恒荣耀的主与父的一六一五年四月二十三日的法令在我们的岛屿上执行。完全实行之后,我们要命令我们所有的长官,将定居于我们的岛屿上的犹太人驱逐出境。所有被宣布为基督教的敌人的人,我们命令你们在法令颁布的三个月内离开,否则将没收你们的财产与人身。

我们岛上的所有奴隶都将受到罗马、天主教和使徒信仰的洗礼与教育。将要购买新来到的黑人的臣民,需在8天之内,告知他们岛屿上的总督和长官,否则将受到一大笔罚款。总督与长官将会在合适的时间内发布命令,为他们洗礼与教育。

不允许公开信仰罗马、天主教和使徒信仰以外的宗教。我们决定违反者将被作为不服从命令的叛乱分子而惩罚。禁止一切信仰其他宗教的集会行为,这是不合适、不合法、煽动性的行为。我们会将纵容的奴隶主绳之以法,与其奴隶一起受罚。

被指派能够监视黑人的监工必须有罗马、天主教和使徒信仰,否则指派者的黑人须被没收,该监工则要被处罚。

若有存在信仰新教者,不得干扰其他臣民,包括奴隶,信仰罗马、天主教和使徒信仰,否则将会受到严厉处罚。

罗马、天主教和使徒信仰的所有礼拜与节日,我们的臣民都要遵守与参加庆祝,无论其宗教信仰和地位如何。禁止奴隶主在这些日子,在从半夜到下个半夜的时间内,亲自或驱使奴隶从事耕种、制糖和其他种类的劳动,否则将会对奴隶主进行惩罚,包括罚款、没收生产的蔗糖等强制措施。

同样,禁止在上述时间段内维持黑人及其他货物的市场买卖,否则将予以没收货物与罚款的处罚。

不信仰罗马、天主教和使徒信仰的个人,未来无法形成合法的婚姻关系。在这种关系中被生下来的子女将被视为野种,这关系则被视为非法同居。

若一个自由男人与女奴隶已有了一个或更多的子女,则男方与女奴隶的主人,每人将被处以2000磅蔗糖的处罚。若是奴隶主与奴隶同居而产下子女,则其子女将被剥夺并送往医院工作,不得自由。但若此自由人在与奴隶结合期间并无正式配偶,则本条款不适用。二者可走教堂形式成婚,同时奴隶成为自由人,子女也成为合法的自由人。

按照《布卢瓦法令》第四十款、第四十一款、第四十二款与1629年的宣言中关于婚姻的部分,婚礼的仪式需要夫妻双方,无论是自由人还是奴隶,都要严格遵守,但无需征得奴隶的父母的同意,只需征得其主人的同意。

禁止神父自行操办奴隶间的婚姻,除非经过了他们主人的同意。同时也禁止奴隶主违背奴隶们的意愿令其结婚。

若婚姻双方均为奴隶且属于不同的主人,则其子女为奴隶,并属于母方主人而非父方主人。

婚姻后的子女,若婚姻的女方是自由人,则无论男方是否为奴隶,其子女为自由人,且地位与女方相当。而若女方为奴隶,即使男方是自由人,其子女也是奴隶。

奴隶主有义务将其已受洗的奴隶埋葬在圣地的公墓中。对于未受洗的奴隶,则在晚上埋葬在死亡地点附近的场地里。

禁止奴隶携带进攻性武器和大棒子,违反者施以鞭刑并没收武器给抓住他们的人。但被主人指派外出打猎的奴隶除外,他们需要携带的票证或已知的标记物。

类似的,我们禁止属于着不同主人的奴隶们,无论是在白天还是在夜晚,无论是以婚姻为理由还是如何,无论是在其中一位主人的地产上还是其他地方,特别是在遥远偏僻的道路等地方,举行集会,否则将会施以体罚,不轻于鞭刑与鸢尾花刑。若存在屡犯与重犯的情况,将会交予法官裁定,最高可至死刑。我们命令臣民都要前往抓住犯事者并投之于狱,即使不是官员或没有对应的裁决材料。

被认为允许或容忍不属于自己的奴隶集会的主人,将会被以私人名义定罪,赔偿被集会造成的损失,并处以十小埃居罚款,重犯加倍。

禁止奴隶在任何场合以任何理由售卖甘蔗,即使经过了主人的同意。奴隶要受鞭刑,主人与买家则要罚款十里弗币。

同样禁止奴隶在市场上或私人房屋前售卖商品,包括水果、蔬菜、木柴、食用或饲用的草类,除非有主人允许的票证或记号。否则,奴隶的商品会被没收,主人的损失得不到赔偿,买家每人罚款六里弗币。

在每个市场,都会有两名警官负责检查奴隶运来的货物商品。以及他们受主人允许的票证或记号。

我们的臣民,在发现有未携带票证或记号的奴隶时,若其主人地产在附近,应立刻将其送往其主人处。否则,将被送往皇家医院工作,并告知其主人。

每个星期,奴隶主向其十岁以上的奴隶供应的食物,按照巴黎标准,应达到两罐半木薯粉或三个木薯,后者每个的重量需达到二点五磅或相等的其他标准,还要有二点五磅腌牛肉或三磅鱼肉或相称的其他食物。对于十岁以下的儿童,供给减半。

禁止向奴隶供给甘蔗汁作为上一款提到的生活必需品。

同样地,禁止奴隶主出于个人目的,不提供奴隶食物与生活必需品,而是让他们在一周的某几天内自给自足。

每年,奴隶主自行决定,向每名奴隶提供两套帆布制服装或四平方古尺的帆布。

未受到第二十二款与第二十五款规定的主人供应食物与衣物的奴隶可向总检查官反映情况。受到多次这样的报告后,奴隶主将被由检察官起诉而无需起诉费。我们希望看到其对待奴隶的野蛮而不人道的待遇。

由于年老、疾病或其他原因而体弱的奴隶,无论该疾病能否治愈,都应由其主人提供食物并照料。若这样的奴隶被遗弃,则由医院收养,并由其主人支付每个奴隶每天六索尔,以用于奴隶的照料与食物。

我们认定奴隶的东西只属于他的主人而不属于他自己。他们通过劳动、其他人的恩赐或任何其他的获得品,都应完全归主人所有。奴隶的子女、父母、亲属以及任何自由人或奴隶均不得就这些物品由继承权、生前捐赠或奴隶死亡而获得。奴隶生前所作出的一切捐赠、承诺与合同也是无效的,因为他们无法自行构建契约关系。

然而,奴隶主要对他对奴隶所下的命令负责,对他们在商店中的开支和协商负责,对指使他们进行的商业活动负责。若是非主人指使进行的商业活动,则获利由奴隶负责。若主人未要求收入金额,则收入的金钱将在上缴主人一部分后留给奴隶。反之,若获利为奴隶可自己留下的商品货物,则需要向主人缴纳对应的税款。以上参考巴黎标准。

奴隶不能参加公共事务的工作室或委员会,也不能被指定为代理人,除非是协助其主人管理与经营贸易活动。他们也不能作为民事或刑事诉讼中的仲裁员、专家或证人。如果需要他们作证,他们的证词只能作为帮助法官理清案件的事实陈述,而不能用于假设、推测与证据。

奴隶不能提起民事或刑事诉讼、在诉讼中不得为自己辩护,或者成为刑事案件的民事当事人。若有需要,由其主人在民事诉讼中行动及辩护,在刑事诉讼中对其奴隶的暴行作出赔偿。

任何人都可对奴隶提起刑事诉讼,而不牵涉到主人(同谋共犯除外)。这些被指控的奴隶将由普通法官审判,而他们在向最高法院上诉时,行使的程序与自由人的相同。

若一名奴隶攻击了其主人,或女主人,或其子女,并造成面部损伤或造成出血,将被施以死刑。

奴隶对自由人的虐待与暴力行为也将受到严厉惩罚,最高死刑。

奴隶和自由人实施盗窃,若盗窃对象为马、骡、牛,则将受到严厉惩罚,必要时可至死刑。

奴隶盗窃绵羊、山羊、猪、家禽、甘蔗、豌豆、玉米、木薯或其他蔬菜,将由法官量刑。法官可以判决这样的奴隶由最高司法行刑官进行杖刑,并用鸢尾花在身上烙印。

如果奴隶发生了盗窃行为或是造成了其他损失,则在奴隶受肉刑之外,其主人需以自己的名义赔偿损失,但也可选择将奴隶赔偿给受害方。奴隶主有三天的选择期,过期强制罚款赔偿。

若一个奴隶在自其主人向警方报案其逃跑时间达到一个月,将被切掉双耳,并在一侧肩膀上烙上鸢尾花印。第二次,挑断腘绳肌腱,在另一侧肩膀上也烙上鸢尾花印。第三次,死刑。

自由黑人为逃跑的奴隶提供家中庇护的,将被处以每天三百磅蔗糖的处罚。其他提供庇护的自由人将被处以每天十里弗币的罚款。

由其非共犯主人指控死刑的奴隶,将在执行前,由法官指定岛上的两位臣民对其进行作出估价,并支付给奴隶主。该费用将由总督向所有纳税的黑人收取并平摊。为了节约资金,我们还会从皇家西部领地的农民那里征收等额的税收。

禁止法官、律师与书记在对奴隶提起的刑事诉讼中收取费用,否则以挪用公款处理。

奴隶主认为需要惩罚奴隶时,可锁住他们并对其施以鞭刑或杖刑,但不得折磨或毁其四肢。违者没收奴隶并施以特别的惩罚。

对于主持或控制杀掉奴隶的奴隶主,或监工,我们的官员要对其进行刑事诉讼,并按照其暴行对其进行惩罚。官员也有特赦的权力,而不用请示上级。

奴隶以动产的形式成为其主人的私人资产;不可抵押,但可由共同继承人平分,不可使单一受益人受益,也不享有长子继承权;在受主人死亡后或按照生前遗愿处分时,不受嫁妆、赎回权、封建地主权、大法院的法令、五分之四规定的影响。

不过,并不是说剥夺了臣民们运用这些权利的能力。这些权利属于他们和他们的家庭,是对待货币与其他动产时一视同仁的。

对于抵押奴隶,会按照抵押其他动产的俗成章程进行。按照抵押顺序的分布,抵偿相应的费用。在无力偿清债务时,会先从应优先偿还的债务开始,再处理奴隶与其他动产。存在的例外情况如下。

同一奴隶主拥有的奴隶夫妻与未成年子女,后三者不能被分开售卖。单独抵押或售卖的行为将被认定无效。对于已经分开的这种奴隶,我们希望卖家能无偿将其他在这种关系内的奴隶送给买家。

此外,年龄在十四岁到六十岁之间,在制糖厂、槐蓝厂或种植园工作的奴隶,不能用作债务抵押,但可用作购买时现金不足的抵押,以及制糖厂、槐蓝厂或私人住宅本身被用作抵押的附属抵押物。而对于没有这个年龄段的奴隶制糖厂、槐蓝厂或种植园,将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抵押或拍卖,否则将被宣布无效。

合法的农民,意图租下制糖厂、槐蓝厂或种植园时,支付的租赁费用需包括其附属的奴隶。租期内出生的奴隶子女不会成为这些农民的私有财产。

但尽管有冲突的条款,若是债权人满意的情况下,这些奴隶子女可以成为这些奴隶的私有财产。为此,需在本条款适用前,注明租用后奴隶的出生情况与死亡情况。

为了避免额外的费用与长期的诉讼,通过拍卖奴隶得到的金额,将按照债权人的优先权与抵押顺序进行分配,而非按照资金比例与奴隶价格。

然而,封建地主权的部分则只会按资金比例支付。

贵族和封建地主收回资金时,需将附属的奴隶一同收回,否则不准收回资金。

资产阶级与贵族禁军,获得了奴隶工作的工厂的管理权后,要像家中的父亲一样领导奴隶。管理期间,他们不对死于疾病、年老或因其他原因受到无过错损害的奴隶负责,出生的奴隶子女也不属于他们,而属于原来的主人。

年满二十周岁的奴隶主,可在之后的一生中任意时候释放奴隶,无需任何理由,年满二十五周岁则无需父母建议。

被主人宣布为唯一遗赠人的奴隶,为遗嘱执行人的奴隶,为其子女家教的奴隶,应被视为获得自由的奴隶。

在我们的岛屿上获得解放的奴隶,纵使他们出生在其他国家,仍我国的臣民,无需证明,即可在我们的皇室、国家和土地享受作为我们的自然臣民的优势。

被释放的奴隶要对其主人、遗孀和子女保持特别的尊重。他们对后三者的侮辱行为会使他们受到更严重的处罚。他们将不再承担任何,他们的主人本希望他们承担的,关于人身与地产的负担、服务与约束。

获得自由的奴隶与生来的自由人将拥有相同的权利、特权与豁免。自由如他们人心与财产所愿而被给予,他们将享有与生来自由人一样的幸福。

所有的罚款与没收所得将被用于工资与福利的发放。此外,其中的三分之一会被投入到岛上的医院中。

其他 编辑

  • 黑人法令存在两个版本。第一版由大臣让-巴普蒂斯特·柯尔贝尔(1616-1683)起草,路易十四与1685年三月颁布。第二版由路易十五在1724年三月颁布,加入了第5、7、8、18、25款的内容。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