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Eraicon-AbstergoEraicon-TemplarsEraicon-featured

“有時候我感覺自己與外界的一切是這樣毫無關聯。我生命中差不多十年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一直在尋找這些伊甸碎片。”
―露西對戴斯蒙德說[來源]

露西·斯蒂爾曼Lucy Stillman,1988 - 2012)是刺客組織的一名成員,也是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所屬阿尼穆斯項目的一名基因記憶的研究員。在打入阿布斯泰戈內部期間,她向刺客們彙報該公司近期的項目活動。然而,與刺客組織過長時間的分離,以及她本人對威廉·邁爾斯的不信任導致了她在2011年早些時候秘密叛變到了聖殿騎士一方。

戴斯蒙德·邁爾斯被帶進阿布斯泰戈進行實驗時,沃倫·韋迪克指示露西去獲取戴斯蒙德的信任,這樣聖殿騎士們就可以最終找到在他記憶中的伊甸碎片的位置,並應用於他們的衛星——Abstergo之眼上。

而當戴斯蒙德這邊的情況開始惡化時,沃倫和露西開始採取更嚴厲的行動,並制定了塞壬計劃。露西被要求將戴斯蒙德帶到他感覺安全的地方去,然後兩名聖殿騎士精心策划了讓戴斯蒙德和露西從阿布斯泰戈逃離的計劃。露西執行了命令,把戴斯蒙德轉移到了一個藏身處與他的刺客夥伴——肖恩·黑斯廷斯瑞貝卡·克瑞恩會合。

一個月後,刺客小隊一行人又轉移到了位於蒙特里久尼,破敗的奧迪托雷別墅下方的聖堂中,他們發現了伊甸蘋果的位置——就在大競技場密室中。當戴斯蒙德觸碰到蘋果時,朱諾控制了戴斯蒙德的身體——她是第一文明的成員之一。她了解到了露西真正效忠的對象是聖殿騎士,於是迫使戴斯蒙德用他的袖劍刺死了露西。

人物簡介編輯

早期生活編輯

“學校很明確地表示我在那裡是沒有未來的。[...]說讓我繼續下去會敗壞學校的名聲,讓他們為難。無論我去哪兒都是這樣。”

——露西對戴斯蒙德說

在進入Abstergo工業工作之前,露西·斯蒂爾曼在大學進行神經學科的學習,但是很快她被迫離開學校,因她的導師認為她的研究課題存在問題,被認作是偽科學。被迫離開學校後,她去了各種地方,嘗試找到工作,還以此開玩笑的對戴斯蒙德說“我差點去做端盤子的服務生。”[1]

最終,沃倫·韋迪克博士與她聯繫,給她提供了一份在Abstergo工業的工作。她接受了,並立刻開始與韋迪克博士進行Animus項目。在最初的三年,露西主要負責Animus的數項功能和界面設計。[1]

同時露西與其他僱員建立了友好的關係,像是Richard——這些人後來被命令前去殺死露西,直到韋迪克介入,他認為她是名有價值的僱員。[1]

Abstergo公司工作 編輯

露西:“[韋迪克]說他已經暗中關注我很長時間了。他對我的工作很有信心,想和我談談我的未來。你想象不到聽到那些話的感覺是多麼美妙。所以我去見了他。反正也沒什麼可損失的。”
戴斯蒙德:“然後他給你了一份工作?”
露西:“對,在阿布斯泰戈工作。協助阿尼穆斯項目。我有機會測試我的理論,也能證明是教授他錯了。我怎麼能拒絕呢?”

——露西談及她最終如何來到阿布斯泰戈。

露西阿尼穆斯

露西俯視阿尼穆斯中的戴斯蒙德。

第一次看到露西是在戴斯蒙德脫離Animus時,她說他們發現他的潛意識讓他看不到Abstergo想要的那段特定記憶。在韋迪克向戴斯蒙德解釋Animus是如何運作,基因記憶是什麼的同時,露西向他解釋了Abstergo的目標,但並沒有向戴斯蒙德透露太多情報。[1]

在各會話間,露西詢問了戴斯蒙德的過去,回答了他關於Abstergo的問題,盡量避免透露太多信息。露西向戴斯蒙德表明,他不是唯一被Abstergo扣留的人,她也是個不幸的囚犯。[1]

她告訴他之前發生的事,Abstergo決定要殺人滅口,避免她說出Animus的事情,但殺手在得手前被沃倫·韋迪克所制止。她稱韋迪克救了他的命,告訴戴斯蒙德不要苛刻的評價韋迪克博士,他正處在很大的壓力下。[1]

沃倫·韋迪克1

露西監測阿尼穆斯中的戴斯蒙德。

隨着時間發展,露西在戴斯蒙德的衣櫃里留下通行密碼,以便他能離開房間。在Animus上,戴斯蒙德可以找到露西的筆,也是特意留給他的。這樣戴斯蒙德便能夠使用露西的電腦,可以閱讀她的郵件。後來,露西向戴斯蒙德透露她也是名刺客,只是隱蔽在此了解更多Abstergo的計劃。[1]

當戴斯蒙德結束他在Animus的進程後,三名Abstergo的管理人員和韋迪克決定殺死戴斯蒙德,因為他們已經得到了想要的情報。但是露西介入說服他們留下戴斯蒙德做更多測試,像是他的記憶可能還能揭示更多關於伊甸碎片的位置。[1]

逃往藏身處 編輯

“我們會訓練你。讓你成為我們的一員。”

——露西對戴斯蒙德說。

露西和韋迪克離開數小時後,戴斯蒙德仍舊被困在實驗室里,他用自己新得到的能力鷹眼看到了實驗體16號留下的隱藏信息。突然露西衝進房間,衣服上還帶着穿過阿布斯泰戈研究所時搏鬥沾上的血跡。[2]

露西攻擊保安

露西攻擊一名阿布斯泰戈保安。

露西告訴戴斯蒙德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要他進入Animus取回記憶核心數據。然後露西帶着一張盤片和戴斯蒙德一起開始逃亡。他們成功的衝出研究設施,到了地下停車場。[2]

在這裡,他們發現自己面對着更多的保安人員。很快解決掉他們之後,露西告訴戴斯蒙德進入車後備箱“為了‘他’的安全着想。”一段路程之後,兩人到達藏身處。在他們進入房間前,露西告訴戴斯蒙德她把他帶到這裡是為了訓練他成為一名刺客,借用Animus2.0和出血效應,學習另一位祖先埃齊奧·奧迪托雷的本領。[2]

戴斯蒙德在藏身地

露西向麗貝卡和肖恩介紹戴斯蒙德。

進入房間後,露西的刺客同伴肖恩·黑斯廷斯和麗貝卡·克瑞恩向戴斯蒙德做了自我介紹,開始準備系統。不久,露西讓戴斯蒙德去開啟保全系統,以此對他的進展做評定。在章節之間,他們也有一些關於聖殿騎士和其他刺客的對話。[2]

在戴斯蒙德探索了埃齊奧的記憶並發現了位於羅馬密室後,Absertgo侵入藏身處引發了警報。匆忙中,露西交給戴斯蒙德一幅類似Ezio所使用的袖劍,兩人一同來到樓下。[2]

在樓下倉庫中露西再次見到了沃倫·韋迪克,他提醒露西自己曾救過她的命,對她的“背叛”感到失望和憤怒。露西和戴斯蒙德開始與Abstergo的保安交手,很快擊倒了他們。韋迪克站在卡車中宣稱這次攻擊只是開始。戴斯蒙德本想追上去,被露西阻止,說韋迪克終有一天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接受制裁。[2]

鑒於他們的位置已經暴露,Abstergo可能會帶來更多增援,露西和其他人撤離了藏身處。他們用一輛貨車藏在山區里一路北上,戴斯蒙德準備再次進入Animus繼續尋找線索。同時,露西繼續研究那位“女神密涅瓦意有所指的是什麼,她告訴戴斯蒙德,她所擔心的事情已經開始了。[2]

尋找蘋果 編輯

戴斯蒙德:“想想等我們最終阻止了聖殿騎士的時候,你會感覺有多棒吧。”
露西:“我不確定這是否會有結束的一天,戴斯蒙德。我不能永遠這樣下去。”

——戴斯蒙德與露西在奧迪托雷別墅外。

朱諾控制戴斯蒙德

露西被戴斯蒙德刺中。

在一段長路之後,刺客們終於到達了現代蒙特里久尼,在奧迪托雷別墅地下的聖堂里安置了新的藏身處。她和戴斯蒙德一起通過地下水道和隧道打開了通往聖堂的門。[3]

在戴斯蒙德探索了埃齊奧最後一段記憶後,刺客們發現埃齊奧將伊甸蘋果藏在了羅馬斗獸場的地下的密室里。在戴斯蒙德從密室中取得蘋果後,朱諾控制了戴斯蒙德的身體,並說“道路必須被打開。天平將獲得平衡。”戴斯蒙德被朱諾強迫用袖劍刺中了露西的腹部,殺死了她。這些事件使戴斯蒙德承受了極大的情緒壓力,並導致他陷入了昏迷。[3]

其後不久,露西被葬在羅馬附近的一處小墓地中。她的小隊中只有肖恩參加了葬禮,因為威廉·邁爾斯已經將戴斯蒙德和麗貝卡送往紐約市,雖然戴斯蒙德依然處於昏迷狀態。[4]

當他們在大神殿落腳之後,戴斯蒙德問他父親露西是否曾感到後悔。威廉回答說他不想妄加揣測,只是說他們從未懷疑過露西,就像12年前從未懷疑過丹尼爾·克洛斯一樣。

性格 編輯

“讓我猜,你是那種生活枯燥乏味六點就睡覺的人。”

——在通往聖堂的路上,戴斯蒙德對露西說

露西在奧迪托雷別墅外

露西與戴斯蒙德在奧迪托雷別墅外。

相對於沃倫·韋迪克,露西是個熱情開朗而且隨和的人。她總是給予戴斯蒙德鼓勵和支持的話,儘管有時候這會激怒他。有時當沃倫·韋迪克試圖強迫戴斯蒙德更深入Animus記憶時,露西會阻止說服韋迪克讓戴斯蒙德休息,表現出她關懷別人的一面。[1]

露西靈巧而且機智,是她對監視器做了手腳以便為戴斯蒙德晚上在Animus房間探查保密,但是她在壓力之下變得易怒和憂慮。主要因為她對同事的死亡比較敏感,特別是關於她的朋友Leila Marino的事,加上她在16號實驗者喪失理智的實踐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在外面的另外兩個小組(8名刺客)的死亡。[2]

露西有作為間諜的天賦,她在潛伏於Abstergo時從未被人發現自己的刺客身份。此後她叛變至聖殿騎士時也是一樣。儘管已經效忠於聖殿騎士,在於戴斯蒙德的談話中仍體現出她十分關心自己的刺客團隊。而她對16號實驗體的歉意也從未消除。

其它 編輯

  • “Lucy”的意思是“光”。這是否和她的角色有所指代或相關目前未知。
  • 在XBOX360版刺客信條 中,戴斯蒙德每次離開Animus都與露西對話即可以解鎖“健談者”成就。需要注意的是戴斯蒙德必須完成所有對話,直到她說自己沒時間談話或者要戴斯蒙德去休息為止。
  • 在刺客信條尾聲,當戴斯蒙德初次獲得鷹眼視覺是露西顯現出藍色,儘管當時露西已經秘密叛變至聖殿騎士一方,就像阿爾穆林一樣。
  • 值得注意的是,在《刺客信條:兄弟會》結尾,戴斯蒙德開啟鷹眼視覺時露西顯現出金色,耐人尋味的是,在Animus中,阿泰爾或埃齊奧的刺殺目標在鷹眼視覺下大多數時候也是顯現出金色。
  • 刺客信條2 中,露西駕駛一輛類似現實世界中的奔馳CLS。
  • 露西的角色模型在幾部遊戲中有顯著的變化。在刺客信條 中她穿着一身得體的商務裝。在刺客信條2 中,她的衣服變得更休閑,而且人物模型曲線變得精細,面部模型和髮型有所改變,眼睛變大、嘴唇加厚。眼睛的顏色也由藍灰改為純藍。在刺客信條:兄弟會 中,她的模型再次改變,看起來比較接近第一部的版本,一件棕色的夾克套在刺客信條2時的着裝外。
  • 露西在刺客信條2 中體現出是個成功的戰士,在她和戴斯蒙德逃出Abstergo時放倒了很多警衛,稍後在藏身處時也如此。在刺客信條:兄弟會 中,她看起來似乎擁有接近于于戴斯蒙德和他的祖先們水平的自由奔跑能力。
AC2 露西

露西的設定原畫。

  • 隱含在整個刺客信條2刺客信條:兄弟會 中的是露西和戴斯蒙德間有種若有若無的感情。證明是露西一直關心戴斯蒙德的出血效應的狀況,並且擁抱了他說很高興他是在刺客們這一邊的。
  • 刺客信條:兄弟會 中,露西收到一封來自威廉·邁爾斯的郵件更暗示了露西對戴斯蒙德的情感。郵件明確說她不應該讓戴斯蒙德遠離危險“只是為了那些可能有或可能沒有的感覺”
  • 同樣,在刺客信條:啟示錄 中,當威廉·邁爾斯訊問麗貝卡露西對戴斯蒙德的感覺時,麗貝卡回答說他們兩人之間曾有過一些“傷感的時刻”,而肖恩則補充說露西曾告訴他她喜歡戴斯蒙德
  • 露西在刺客信條:兄弟會 中的郵件密碼是“Juno57”,這可能是為後續做的鋪墊,正是Juno控制了戴斯蒙德刺殺露西。
  • 刺客信條:兄弟會 中,戴斯蒙德和露西在奧迪托雷別墅外談話時,她提到自己幾乎把10年的人生都用在了尋找伊甸碎片上。而在刺客信條2中,麗貝卡說自她們上次見面已經有7年了。這可能意味着露西將她的青少年時代(16-17歲以前)都花在了尋找伊甸碎片上。
  • 刺客信條:兄弟會 第六至第八章節中,露西並未在聖堂中,去向不明。
  • 在一個非常罕見的故障中,當露西與戴斯蒙德在貨車中前往羅馬大競技場時,可以看到露西穿着她在刺客信條2中的外衣。
  • 當露西被戴斯蒙德刺中時,在兩人倒地前的一瞬間可以看到露西的眼睛轉動並且看着戴斯蒙德。
  • 當在蒙特里久尼地下穿越隧道時,玩家會需要穿過一些卡住的門,而要通過這些障礙,露西必須從這些門下爬過去,這可能是參考了育碧的另一部遊戲:波斯王子:時之沙 中的法拉公主,遊戲中公主必須從牆壁上一些狹窄的裂縫和洞口爬過去,才能到達另一邊。

登場作品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AbstergoLogoBlack
Lucy Stillman
這個詞條有對應的畫廊頁面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