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为了一个只在乎自己的男人而战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爱德华。我在这里与刺客们相处、了解他们的信条,而他们选择的是一条荣耀之道。”
―阿德瓦莱对爱德华·肯威说,,1721年。[来源]

阿德瓦莱(Adéwalé)(1692年 – 1758年)是一名来自特立尼达岛奴隶出身的海盗,后来也成为了一名刺客组织成员。他是海地刺客伊斯奥沙的祖父,也是米尔顿·琼斯的祖先。

海盗的黄金年代,他曾在海盗船“寒鸦号”上担任爱德华·肯维船长的军需官,直到他最终在自己的船“胜利号”上当了船长,后来在1735年时他指挥的船是“信者号”。在这一年,他曾短暂的抛开身为刺客的职责,帮助法属圣多明戈马龙战士反抗组织。1758年,在老采石场与圣殿骑士团北美分册最高大师海瑟姆·肯维缠斗时,被圣殿骑士谢伊·科马克刺杀。

生平编辑

早年及遇见爱德华·肯维编辑

“我原本就是个在特立尼达出生的奴隶。”
―阿德瓦莱对爱德华说起他的早年生活,1717年。[来源]

生而为特立尼达的奴隶,阿德瓦莱认识到了甘蔗种植园里的奴隶所受的压迫,并仔细思索获得自由的方法。然而,一个逃亡的奴隶的生活是困难与危险的,而阿德瓦莱对这种情况也很焦虑。[1]

时来运转, 一个独特的逃脱机会在1708年眷顾于他, 此时海盗们来到了阿德瓦莱工作的种植园并袭击了仓库。阿德瓦莱杀死了他的主人并抱起一箱蔗糖,加入了海盗们的掠夺行动; 海盗们虽然开始很惊讶,但仍感谢他的帮助并欢迎他加入。数年之内,阿德瓦莱与这些人一起出海,学习者关于成为一名合格海盗与海员的技能。不幸的是,1715年,这艘船在哈瓦那海滩搁浅,阿德瓦莱则被西班牙当局抓获。[1]

The Treasure Fleet 1

阿德瓦莱与爱德华被铐在脚镣上

鉴于阿德瓦莱精通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西班牙当局决定派他到本土当翻译,并将他囚禁在西班牙珍宝船队的一艘船上用来运输。阿德瓦莱发现他与同样被运往西班牙的海盗爱德华·肯维被拷在一起。二人一起挣脱了脚镣,废掉了守卫,夺取了一艘船,还救出了许多其他被俘的海盗。[1]

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让逃脱更加困难,阿德瓦莱便选择了一艘名为黄金城号的较小的双桅横帆船用来逃脱。最终,他们成功脱身,舰队的另外11艘船全部葬身海底。[1]

海盗生涯编辑

爱德华: "的确,而且这些人大多也不会接受你是船长的身份。你觉得什么样的头衔会让你心理平衡一点?"
阿德瓦莱: "我要当你的军需官,没得商量。"
―爱德华·肯维和阿德瓦莱在设想他们在寒鸦号上的地位,1715年。[来源]
Now Hiring 2

爱德华向霍尼戈尔德和萨奇介绍阿德瓦莱

在获得船只后,爱德华将其重命名为“寒鸦号”二人旋即决定航向拿骚,这个城市有着大量他们的同类。到达后,阿德瓦莱遇到了海盗本杰明·霍尼戈尔德, 爱德华·萨奇詹姆斯·基德,并在归船后整编他的船长招募的船员。[1]

在寒鸦号上的日子里,阿德瓦莱勤勉服务于爱德华,确保船只处于适航状态,,保持船员的齐整并且,在任何可能的时机,指出有利可图的地点与船只。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船长的行为大失所望,因为爱德华对战利品的追求比对海盗共和国的民主理想更感兴趣。 阿德瓦莱也不再信任巴塞洛缪·罗伯茨, 后者是爱德华在寻找传说中的观测所时经常交流的对象。[1]

1719年,在寒鸦号上当了4年军需官之后,阿德瓦莱陪同爱德华在罗伯茨的带领下来到了牙买加的长湾,后者宣称观测所所在之处。爱德华和罗伯茨上岸后,后者的船员袭击了寒鸦号并试图占领它。阿德瓦莱夺取了指挥权后将船开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很遗憾抛弃了他的船长,但他相信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1]

加入刺客组织编辑

爱德华: "我们现在该往-你要离开了?"
阿德瓦莱: "是的,爱德华,因为我别的地方还有其他任务。 [...] 当你的身心都准备好,就去找刺客们吧。我相信你接触他们之后会了解的..."
―爱德华·肯威与阿德瓦莱讨论他们之后的生活变化,1720年。[来源]

1716年,爱德华应詹姆斯·基德之邀拜访图卢姆的刺客总部时,阿德瓦莱首次接触了刺客。他视他们为为一种比自己更伟大的东西而战的人,而这种行为是他所尊敬的。[1]

1719年,阿德瓦莱回到图卢姆,请求会见西印度群岛刺客兄弟会导师阿·塔拜。 在与导师交流了关于刺客组织的本质后,阿德瓦莱相信这是一份适合他的事业。于是他便加入了刺客,成为阿·塔拜的学生,并着手寻找他之前的船长的下落。[1]

Delirium 12

阿德瓦莱鼓励爱德华拜访刺客组织

数月之后,图卢姆得到的消息称爱德华与玛丽·里德和安妮·伯尼一并被囚禁在皇家港。阿德瓦莱帮助阿·塔拜策划了营救行动;玛丽死于狱中后,阿·塔拜救出了爱德华与安妮。阿德瓦莱随后返回金斯敦以将寒鸦号开过来交还给爱德华,并鼓励他的前船长走上新的道路。之后,阿德瓦莱返回图卢姆。[1]

归来后不久, 他再次加入爱德华, 后者此时已经接受了这样一种可能性:作为一名刺客,他能更好地表现自己。两位海盗和阿·塔拜与他的刺客们并肩作战,挫败了圣殿骑士的最后一次进攻。[1]

两年后, 阿德瓦莱与阿·塔拜一起前往观测所, 爱德华已先行前往去干掉最高大师劳雷亚诺·德·托雷斯-阿亚拉。到达之后,他们看到劳雷亚诺已经死了, 爱德华站在观测所的浑天仪前,手握驱动装置的水晶头骨[1]

ACReflections Adewale Edward 1722

阿德瓦莱与爱德华的最后一次出航

在1722年9月,爱德华前往英国之前,他与阿德瓦莱最后一次出海,去寻找西班牙沉船波尔沃拉号的黄金。然而,在爱德华和潜水钟下到水下,寻找财宝的过程当中,寒鸦号和它的船员们一并被臭名昭著的內德·洛所俘虏。这个残忍的船长威胁着包括阿德瓦莱在内的船员们的生命,并强迫肯维把剩下的财宝带到水面上。 对洛不幸的是, 爱德华用来装满潜水中的不仅仅是金币桶,还有他在残骸中找到的火药桶。 最终,爱德华、阿德瓦莱和其他寒鸦号船员把其他的海盗打回了他们的船上。 [2]

十月份,阿德瓦莱、阿·塔拜、安妮和爱德华在大伊纳瓜团聚。在那里,阿德瓦莱告知爱德华他之前的一个目标,伍兹·罗杰斯, 活过了暗杀并返回了英国。前往英国之前,爱德华将岛上庄园的通行权完全交给了刺客组织,作为7年前向圣殿骑士团透露刺客组织基地位置的补偿。[1]

法属圣多明戈遇险编辑

这些年间,阿德瓦莱成为了一位技巧娴熟而令人畏惧的海上刺客。到了1735年,阿德瓦莱成为了双桅横帆船胜利号的船长。他被指派去消灭一名法国海军上将(同时也是一名圣殿骑士),后者的船只行将路过法属圣多明戈。胜利号与这艘法国大帆船交战并使之瘫痪。上船后,阿德瓦莱杀掉了上将,并获得了一个本应送给巴斯蒂安娜·约瑟夫的包裹,[3] 其中包含着神器先行者之盒[4] 不久后,胜利号被法国舰队包围,不得不从接近的风暴处脱逃。[3]

虽然船员都及时逃生了,但胜利号被毁,阿德瓦莱被海水冲到了太子港的海滨上。他将在这片法国殖民地上,再次面对愈加普遍的奴隶贸易这一现实。[3]

A Common Enemy 7

阿德瓦莱与巴斯蒂安娜·约瑟夫会面

阿德瓦莱刚醒,就立刻帮助一个逃亡的奴隶摆脱了她的监督者,并用沙滩上捡的开山刀砍翻后者。女奴隶得救后,告诉阿德瓦莱让他去找本地妓院玫瑰夫人的花魁巴斯蒂安娜。找到她后,阿德瓦莱很不情愿把圣殿骑士包裹交给她,她便指引他去找她在附近种植园的联络人,以找到奥古斯汀·迪欧福特[3]

找到联络人后, 阿德瓦莱被引向马龙战士反抗组织的总部;到达后,他发现反抗军即将被一批已经定位了他们的监督者消灭。阿德瓦莱杀死了战斗的监督者们,并将知道藏匿点位置、试图逃离的监督者也一并解决。迪欧福特遂提供给阿德新的装备与升级,以交换他返回兄弟会前解放的奴隶们。[3]

支持马龙战士反抗组织编辑

有了大批刚刚获得自由的奴隶们的帮助,迪欧福特说服阿德瓦莱去占领一艘停泊的奴隶船,信者号,以释放被关在其甲板下的奴隶们。完事后,阿德瓦莱将船只据为己有,并同意帮助迪欧福特,他的新军需官,在导航与航行方面训练他,以在阿德瓦莱离开后可能让他接手船长的位置。[3]
Lifting the Veil 4

阿德瓦莱混入奴隶中

回到巴斯蒂安娜处,阿德瓦莱被要求潜入总督皮埃尔·德·法耶的宅邸,去查明为何总督最近对黑人法令的执行变得如此严格。伪装成奴隶潜入庄园后,阿德瓦莱发现总督已经雇用了一个叫路易斯·戈丁的科学家以绘制地球的周长地图,以向法国提供比竞争对手国家们更精确的地理知识。[3]

阿德瓦莱对此很感兴趣;作为一名水手,导航方面的知识令他着迷,他也很清楚若是刺客能掌握这方面的知识,则他们必将拥有相对于敌人圣殿骑士的显著优势。然而,巴斯蒂安娜对于阿德瓦莱关于这次探险的了解感到不满,让他扫地出门。[3]

最终,巴斯蒂安娜的怒火熄灭了。为了帮助马龙组织并履行她对奥古斯汀的承诺,她提供了一份伪造的清单,上面列有三位识字的奴隶的名字,而探险队正要用三个识字的奴隶记录数据。阿德瓦莱调换了清单,目睹法国商船秃鹰号离开港口。但他又很快注意到了守株待兔的海盗船队,并不得不保护探险船不受其伤害。[3]

追寻奴隶船编辑

阿德瓦莱到来后的两年,法国人由于日益强大的马龙人抵抗,以及被他们解放的奴隶数量而恐慌起来。于是,法国当局开始实行更严格的宵禁,与更严厉和频繁的惩罚。然而,阿德瓦莱认为,为了实现马龙人民独立的终极目标,这不过是一点小小的代价。愤怒的他离开太子港,出海去解放另一艘奴隶船。然而这一次,法国护航舰竟然向奴隶船开火,使其瘫痪并缓缓沉没。[3]
Down with the Ship 5

阿德瓦莱为奴隶们破开枷锁

阿德瓦莱登上了严重受损的奴隶船,尽其所能营救尽可能多的奴隶。最终,船在阿德瓦莱还在甲板下时就完全沉没了,他不得不攀爬、游泳以逃离已经陷入垂直状态的船只。[3]

坎伯兰湾附近,阿德瓦莱和奥古斯汀和巴斯蒂安娜一起埋葬了船只沉没过程中来不及逃脱的奴隶们。阿德瓦莱发誓要杀掉德·法耶,宣称这是他的信条的需要,也能带给一整代战士们以希望。[3]

刺杀德·法耶编辑

De Fayet's Last Stand 7

阿德瓦莱将先行者之盒交予巴斯蒂安娜

1737年,阿德瓦莱看到这位法国总督在他的庄园里对奴隶施以酷刑,试图从其嘴中套出马龙藏匿点与解放奴隶的阿德瓦莱的位置。他在接近时暴露了目标,吓得总督逃跑穿过了城镇。[3]

尽管有大批法国士兵与监督者的追杀,阿德瓦莱最终逮到了总督,并用他之前虐待奴隶用的烙铁将其击杀。[3]

德·法耶死后,阿德瓦莱为了不给自己与马龙组织的安全惹麻烦,被迫离开太子港。离开前,他和巴斯蒂安娜告别并最终把包裹给了他。他决定他必须把他的心思放在帮助那些为自由而奋斗的人,用他信条里的信念来保卫他们,不管有没有其他人会帮他。[3]

后期生活编辑

“我觉得我的内心正在转变。我已不再年轻,我应该把我的心思放在帮助那些为自由而奋斗的人。我会用我信条里的信念来保卫他们,不管有没有其他人会帮我。”
―阿德瓦莱对巴斯蒂安娜说, 1737年。[来源]
Lessons and Revelations 1

阿德瓦莱在1752年与阿基里斯重聚

待在太子港的1737年里,阿德瓦莱和巴斯蒂安娜激情了一个晚上;她怀孕并最终生下了一个儿子。[5]阿德瓦莱继续为刺客组织服务,并在某个时间点和利亚姆·奥布莱恩合作任务,让后者非常尊敬他。[4] 1751年太子港发生地震后,阿德瓦莱归来并提供救援物资。他见到了他的儿子,巴巴图德,并在之后带他加入了兄弟会。[5]
Men o' War 9

阿德瓦莱在路易斯堡战役中

发觉圣殿骑士大师劳伦斯·华盛顿偷走了先行者之盒与海地刺客兄弟会导师弗朗索瓦·麦坎达的密文后,阿德瓦莱在海上追逐他。到达纽约后,他跟丢了圣殿骑士。1752年,根据他儿子的建议,他拜访了阿基里斯,后者是殖民地刺客兄弟会的导师,也是阿·塔拜的另一名学生。他在那里为太子港大地震的幸存者们收集补给品,并警告阿基里斯,先行者之盒已被圣殿骑士偷走。[4]

七年战争的开端,阿德瓦莱向刺客组织的法国友军们伸出援手,发动了数次对抗英国皇家海军的战役。在路易斯堡战役中,阿德瓦莱试图用火船摧毁英国援军的船只,但HMS彭布罗克号打掉了火船,迫使阿德瓦莱撤退。而他在路易斯堡的行为,反而使他成为了圣殿骑士的目标。[4]

死亡编辑

那年稍晚,信者号在老采石场附近与圣殿骑士的船只,摩莉甘号交战。在被智商压制后,阿德瓦莱不得不停船上岸。在准备最后的抵抗时,阿德瓦莱面对着爱德华·肯维的儿子也是殖民地圣殿骑士最高大师,海瑟姆,与他一起的还有刺客转职圣殿骑士的谢伊·科马克[4]
Bravado 8

阿德瓦莱的最后时刻

阿德瓦莱和海瑟姆简要交换了对于爱德华的看法,前者宣称爱德华会以有一个圣殿骑士儿子为耻。然而,这干扰了阿德瓦莱,让谢伊趁虚而入将其刺杀。受到致命伤的阿德瓦莱告诉谢伊,他的死亡无法阻止已经找到方法去定位第一文明地点的阿基里斯。在死于伤痛之前,阿德瓦莱表达了对谢伊服务于圣殿骑士的遗憾,称他是一个怪物。谢伊哀叹着回应,他的说法可能会成真。[4]

巴巴图德的儿子埃斯欧沙于1757年出生,他也加入了刺客组织,并成为海地革命中极具影响力的一环。[5]

个性特征编辑

“我的心底再次涌起对他的钦佩,而这股感情几乎压倒了我。”
―爱德华·肯维,如此看待阿德瓦莱。[来源]
生而为奴的阿德瓦莱是一个严厉而顽固的人。不像他的船长,阿德瓦莱更严肃,少鲁莽,是爱德华宏大野心中的一个理智的发言人。尽管如此,他还是有一点幽默感的,正如他由于爱德华寻找先行者遗迹的自私行为,而开玩笑般称观测所为“肯维船长的愚蠢行为”那样。他也是个谦逊的人,在爱德华没有当船长的经验的前提下,仍让他领导寒鸦号。[1]

虽然阿德瓦莱选择了海盗的生活,但他发现,在服务于爱德华时,他缺乏进行欺骗性作业的信念。在被引介给刺客组织与拿骚的失败后,阿德瓦莱接受了刺客组织的智慧与高尚品质,尽职尽责地为组织服务。[1]

由于他作为一个奴隶曾经遭受的残酷对待,阿德瓦莱反对奴隶制时甚至于会失去镇静。当他知道爱德华与奴隶贩子劳伦斯·普林斯做交易时,就变得不愿意与爱德华合作。他担心奴隶船甲板下的生命而警告爱德华不要向其开火,又在查尔斯·维恩鲁莽而盲目地向其开火时表现极为震惊。他还让德·法耶死得又慢又痛苦,因为后者蔑视奴隶如动物。[1]

尽管阿德瓦莱对爱德华很多自私的行为很不满,但即便在他生命将终之时,仍向他的船长表示了高度的尊重。他设法说服爱德华投向刺客组织以弥补他犯下的错误。[1] 而在面对爱德华的儿子,海瑟姆时,阿德瓦莱表示了对海瑟姆成为圣殿骑士的失望,并提到爱德华必会有相同的感受。[4]

装备和能力编辑

“你有奴隶的烙印,学者的口才...水手的双手...还有刺客的兜帽.”
―巴斯蒂安娜·约瑟夫, 1735.[来源]
早年的海盗生活使阿德瓦莱获得了依船而活的技能,并通过训练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士,以及学会如何用枪械

他对航海技术有着深刻了解,远超于其他大多数人,这使他名正言顺成为了寒鸦号上的军需官。数年之后,他已足以胜任船长一职,并证明他能够驾驶各类船只,包括胜利号信者号,穿越加勒比海与狂浪暴风。

此外,阿德瓦莱也是个十足的泳者,能在水下憋气相对较长的时间,并能在水下探索时抵御住敌对海洋生物的攻击。 [3]

加入西印度兄弟会后,传奇人物阿·塔拜亲自训练他,涉及融入徒手作战、剑术、自由奔跑窃听扒窃多个方面,使他的技能大幅度提高。他能够使用多种武器,包括袖剑、剑、手枪、飞刀、战斧、火枪、烟幕弹绳镖吹管,并能双持数对武器且熟练运用。

通过训练,他逐渐成为一位娴熟的自由奔跑者,能够轻松穿越城市地带并攀爬包括树枝在内的自然元素,即便是在晚年仍身手矫捷。

多年的强力训练使阿德瓦莱肌肉发达,在徒手战斗中占尽优势。他能够在你战斗中毫不费劲地击败多个对手,也能利用环境克敌制胜。

在法属圣多明戈的时光中,阿尔瓦莱习惯于使用一把开山刀和一把雷管,也会使用爆竹。到了1752年,他改用一把燧发枪和一把小刀。[4] 此外,他还有鹰眼视觉这种超感官能力。[3]

传承与影响编辑

“那是阿德瓦莱。他是一位奴隶,他在西印度解放了上百位的奴工,包括他自己。现在此人已是组织里活生生的传奇人物。”
―利亚姆•奥布莱恩向谢伊•科马克描述阿德瓦莱,1752年。[来源]
通过在18世纪对西印度与殖民地兄弟会的大力贡献,阿德瓦莱已然成为了刺客组织中的传奇人物。他也是马龙战士反抗组织中的一位重要成员,解放奴隶并招募人们到马龙战士中以对抗法国陆军。最终,阿德瓦莱成为了殖民地刺客组织的首领,而他死于圣殿骑士手中这点,可谓是对刺客的严重打击。这无疑削弱了他的在殖民地的刺客同伴的信心,并可能成为了压倒骆驼的其中一根稻草。待到刺客们重新在殖民地上站稳脚跟,已是爱德华之孙,拉通哈给顿到来之后的事。他复兴了兄弟会,并帮助刺客组织再占优势。[3]

除了是埃斯欧沙的祖父,阿德瓦莱还是米尔顿·琼斯的祖先,后者是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一名雇员,也是阿布斯泰戈娱乐的一名基因材料捐献者。[6]

其他编辑

  • Adéwalé是约鲁巴语名Adebowale的一个变体,其含义可能是“王冠已经回家(crown has come home)”。 [7]
  • 即便是在阿德瓦莱离开寒鸦号后,你仍能在将鱼叉目标用船上的起重机将其提到海面上时,听到他在吐槽其尺寸。
  • 阿德瓦莱原本被设定为出生于马提尼克,但后来被更改以表彰其配音特里斯坦·D·拉勒的特立尼达籍贯。[8]

登场作品 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Abstergo-FH
阿德瓦莱
这个词条有对应的画廊页面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