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Individuals.png


“无论好坏,圣杯都不过只是一种盛酒的器皿。”
―阿德哈。[来源]

阿德哈Adha,死于1190年)是一位生活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期的黎凡特女性。 她即是被认为隐藏在沙之神殿中的传说神器,圣杯。传言说她有着能够联合战争中各个派系的神秘力量。

在1190年,圣殿骑士团黎凡特刺客兄弟会都在追寻圣杯,但都没意识到圣杯是一个人而非一件物品。在十字军对沙之神殿展开的一次探险无果而终后,圣殿骑士在耶路撒冷找到并抓住了她。幸运的是,她的好友,精英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此时就在不远处并救出了她。

尽管如此,阿德哈仍然不信任刺客组织,部分原因是一名圣殿骑士间谍渗透进了高阶刺客。深爱着她的阿泰尔同意刺杀间谍哈拉什,然后与她逃离刺客与圣殿骑士的纷争,过上平凡的生活。最后,这个梦想破灭了。阿泰尔没能救下再次被十字军抓走的阿德哈,她最终被杀。

生平[]

圣杯[]

“我们需要那个圣杯。人类的交往必须要避免这种强大的事物。”
―阿尔莫林对阿泰尔。[来源]-[记忆]

圣杯是一件传说中的圣器,根据阿尔莫林的说法,拥有圣杯的人可以拥有集合所有的派系的力量以取得胜利,并统治圣地。为了防止如此强大之物落入圣殿骑士之手,导师便在1190年派刺客阿泰尔去取回圣杯[2]

线索将他引到了沙之神殿所在,这就是所认为的圣杯所藏之处。但阿泰尔发现那里只有空无一物的金盒,并就在那时遭到了圣殿骑士的伏击。圣殿骑士首领巴西利斯克在告诉他圣杯实际上是一个女人之后,就将他丢在神殿,让手下处理。[2]

阿泰尔杀出重围,并逃过了随之而来的沙暴。在追击巴西利斯克到推罗并在此击败他之后,阿泰尔从巴西利斯克口中撬出了圣杯的位置,圣杯就位于耶路撒冷唐·卡瓦乔别墅。但巴西利斯克还说圣殿骑士准备向阿卡的水里下毒,借此来围攻阿卡。这让阿泰尔不得不先一步前往阿卡,阻止这场屠杀。[2]

首次被捕与被救[]

虽然巴西利斯克企图以阿卡的局势拖延阿泰尔,但阿泰尔却烧毁了巴西利斯克在码头的舰队,打断了他的先机。因此圣殿骑士在耶路撒冷押送圣杯阿德哈的时候,她的朋友阿泰尔也随即赶到。俘虏她的圣殿骑士护送她穿过城门时,阿泰尔就在房顶上跟踪。阿泰尔为了前行,用炸药炸毁了柱子,引起了圣殿骑士的警觉。阿德哈由于过度行进而赶到疲劳,在抱怨时招致了护送队卫兵萨达德的愤怒。[2]

阿德哈被圣殿骑士带到了河边的下水道口,此时阿泰尔冲了过来,精英圣殿骑士也无法阻挡他,他迅速杀死了劫持阿德哈的卫兵,受命保护阿德哈的士兵卡西姆落荒而逃。阿泰尔说服阿德哈与他一起进入下水道,他们可以在出口处会合。她虽然不信任刺客组织,但面对阿泰尔的催促,她还是选择了相信这名知心人。[2]

他们到达下水道出口时,阿德哈透露说她曾听到圣殿骑士说他们收买了刺客看守者哈拉什。只要兄弟会仍然内生威胁,她就无法与阿泰尔一起行动。阿泰尔虽然感到震惊,但他相信阿德哈,同意刺杀这名叛徒。他知道自己缺乏指控哈拉什的证据,杀了他就无法回组织,于是计划刺杀哈拉什之后就带着阿德哈远走高飞。[2][3]他们计划在杀死哈拉什之后与推罗重聚,然后在港口乘船逃离。在分别之前,阿德哈将一把利赠与阿泰尔。 [2]

逃脱失败[]

“杀了他,阿泰尔,然后和我一起走。我们藏起来,远走高飞。”
―阿德哈与阿泰尔一起商量计划。[来源]-[记忆]

阿泰尔秘密返回阿勒颇的时候,阿德哈来到推罗并藏在船上。但她不知道的是,圣殿骑士发现了她,推测她在等待阿泰尔,于是想利用这一点设伏,守株待兔。[2]

阿泰尔刺杀哈拉什后,圣殿骑士改变了计划,掳走了阿德哈。而阿泰尔也因圣殿跟哈拉什交换情报而得知了这一事情,于是冲向推罗港口,面对巴西利斯克的一整只大军。[2]

阿德哈与阿泰尔的对话

圣殿骑士将阿德哈转移到自己的船上,而巴西利斯克又挡在阿泰尔身前,阿泰尔不得不与他展开决斗。巴西利斯克最终败在了阿泰尔剑下。但圣殿骑士抓住机会,派一艘火船冲到了阿泰尔与他们之间引发了爆炸。阿泰尔不得不跳入水中,回到岸上之后,阿泰尔望着远处的那艘关着阿德哈的船,大声吼道:“我会找到你的,阿德哈!”[2]

死亡[]

“我曾以为阿德哈会是陪着我慢慢变老的那一个人,我曾以为她会是让我停止杀虐,放下我的剑的人。但我现在才知道,这种梦,还是不要继续去做的好。”
―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在他的手札中写道。[来源]-[记忆]

阿泰尔夜以继日飘洋过追杀圣殿骑士,但最终无济于事。他差点就赶上了,可惜事与愿违,阿德哈已经香消玉殒。阿泰尔只能抱着她毫无生气的尸体追悔莫及。[3]

阿德哈成为了接下来几年萦绕在阿泰尔心头的阴影,怒不可遏的阿泰尔开始追杀那些圣殿骑士,一个一个将其从世界上抹杀掉。尽管如此,他并没有从复仇中得到丝毫宽慰。[3]

后续[]

刺客组织并没有因他刺杀哈拉什而处罚他,他仍是兄弟会中最受尊敬的成员之一,直到1191年阿泰尔危害了兄弟会的安危。虽然他收到热烈的欢迎,但这没有减轻他那时对信条的蔑视,部分原因就是他未能与阿德哈过上正常生活的痛苦产生的。 [来源请求]

并非所有刺客都知道阿德哈的结局,至少阿泰尔没有公开说此事。1191年,阿泰尔在大马士革准备刺杀阿布尔·努库德时,一名刺客情报员问他:“有关于阿德哈的新消息了么?”以为阿泰尔仍在寻找阿德哈,阿泰尔沉默了(不过在和线人对话时他一直都是沉默的)。于是情报员安慰说:“没有么?太让人伤感了。我希望你有一天能够找到她。”[4]

阿德哈死后,阿泰尔一度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了,但他最后还是爱上了圣殿叛徒的玛利亚·索普,并与她成婚。[3]

琐闻趣事[]

  • 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但是在阿德哈和阿泰尔第一次见面时两人就知道对方的名字。这暗示两人之前见过面。
  • 阿德哈并非刺客,但颇为擅长自由奔跑,她在下水道中为阿泰尔导航这一段可见一斑。
  • 阿德哈(Adha)在阿拉伯语中意为“祭品” 。

画廊[]

登场作品[]

参考与来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