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Revelations.pngEraicon-Culture.pngEraicon-Abstergo.pngEraicon-Templars.png


阿布斯泰戈文件Abstergo Files)是关于阿布斯泰戈工业圣殿骑士历史信息的卷宗,用来教导圣殿骑士新兵们关于他们组织的渊源,然后交给即将成为圣殿骑士大师的特工。

档案[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文件.0.01\机构_目标[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跨国公司之一。然而正如你们已经知晓的,我们的公司不止是一个普通企业。事实是,阿布斯泰戈是现代圣殿骑士组织的公众形象,我们是真正的圣殿骑士。

我们公司的起源根植于传统。尽管在20世纪末,阿布斯泰戈变得更加公开活跃,但在1910年,创始人们设计了计划,并在1937年创立了阿布斯泰戈。但这个公司,就像以前的圣殿骑士一员,一直在人类历史阴影下运作,直到我们认为有必要展现在公众面前。

虽然阿布斯泰戈的职能和任何其他公司一样,但还是有小部分雇员加入了组织。这些男女继续我们在秘密中进行的经年累月地寻求知识和认知。事实上,从阿布斯泰戈近乎无限的资源中使用先进的科学方法与设备,使我们能够追求我们最伟大最崇高的抱负:人类的进步。

文件.0.02\历史_开端[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官方上来说,圣殿骑士团成立于1129年,但在12世纪以前,我们就有了各种称谓。当克利奥帕特拉宣称她与生俱来的权利时,当亚历山大大帝建立他的帝国时,当薛西斯派出军队镇压希腊人时,都有我们的存在。

几个世纪以来,许多杰出的人领导过我们的组织,但这当中最为卓越的人一直都是科学家,比如西尔维斯特二世。不幸的是,至少在欧洲,许多人因为所拥有的只是受到虐待,被贴上异教徒的标签。

圣伯尔纳铎出现时,他明白我们的组织需要教会作为盟友。他是整个基督教世界中最受尊敬的人物之一,他派遣了九名亲信亲信到圣地去寻找所罗门圣殿。当九年后他们归来时,伯尔纳铎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组织。

伯尔纳铎与最高大师于格·德·帕扬一同创立了拉丁守则,取得了教会的支持,并确保组织会在1129年的特鲁瓦会议上得到承认。在我们漫长的历史中,我们的组织第一次被公开,但其最真实、最高级的议程仍是秘密的。

文件.0.03\历史_黄金时代[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特鲁瓦会议之后,我们的组织兴旺繁荣起来。在近两百年的时间中,我们在欧洲和圣地发挥着关键作用。在这段黄金时代中,圣殿骑士无处不在,我们的影响力为全人类的美好未来铺平了道路。

当普通人仍然相信我们唯一的目的是在圣地保护朝圣者时,我们的组织实际上已经强大到有了能够影响国王与教皇的手段。除了少数人外,所有人都不知道,我们在圣地发动的战争事实上既不是政治上也不是精神上的。这是一场对抗我们最可怕的敌人的战争,他们就是刺客

而不幸的是,我们的黄金时代结束得就和开始一样突然。

文件.0.04\敌人_刺客[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上百年来,一些人和一些派系在阻挠我们,尤其有一个组织,他们一直是我们的眼中钉:刺客兄弟会。

有人说我们曾经是兄弟。有人甚至还认为我们曾经有着共同的理想,有着同样的梦想,对人类有着同样的希望。这也许是真的吧,但如果我们曾经和刺客们有着同样的目标,那也是十分久远的事情了。在能追溯的历史当中,刺客一直都在和我们组织打一场秘密战争。

刺客和圣殿骑士团一样,他们也在中世纪将组织公之于众。他们也同我们一样曾通过各种方式、冠以各种名号存在,也许从人类的曙光开始,他们的行动就已经遍布了全世界。

刺客们以小而孤立的小组行动。然而从古至今,领导兄弟会的都是称谓为导师的人,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2000年,我们的一名特工潜入了他们的阵营杀死了他们的导师。随后的大清洗确保了许多刺客小组的灭亡,现在的兄弟会前所未有的虚弱。然而大清洗仍有漏网之鱼,刺客仍然是危险的对手。

他们训练有素,是无所畏惧的杀手,他们会不遗余力地阻挠我们。一个孤立的小队仍然有办法破坏我们的计划。永远不要忘记,刺客们诡计多端、神出鬼没、无所顾忌。

永远不要低估他们。

文件.0.05\项目_进行中[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阿布斯泰戈的研究项目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人类的进步。虽然其中许多方案已经向大众公开,但还有些只有我们少数组织内的人知道。

以下是我们目前为止最重要的计划:

索菲亚计划是研究刻印在活体细胞中的信息,研究它们通过生物途径在容器和导管间传递。通过分析这些细胞包含的事物以及它们如何影响我们的发育,让我们希望能更好地了解人类自身。也许有一天,我们甚至能够学会这个过程,预防致命的疾病。

传承计划通过数据转储扫描器程序对不同实验体进行记忆探索,并利用了总体人群来分析数据。这项计划还让我们能够跟踪、观察以及挑出特别有天赋的人。阿布斯泰戈就招募了这样一些人。由于安全问题,该项目暂时搁置。

虚拟战斗训练计划是对圣殿新手与资深特工的终极模拟训练。该项目确保让每名参与者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同时发展新的技能以及深化他们对于历史的理解。虚拟战斗训练计划还允许阿布斯泰戈监控特工们的进展。

阿克夏卫星网络启动于2008年,是一个由环绕地球的通信、气象以及观测卫星所组成的网络。(更多信息无法获得 - 详见文件0.19)

文件.0.06\历史_至高之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当我们竭力将文明拉出黑暗时代的时候,这些嫉妒我们力量和知识的刺客们设法渗透入我们的队伍当中,并在我们的领导人当中引发了异见。我们敌人用谎言、背叛和谋杀动摇了我们组织的根基。到了13世纪末,我们被兄弟会严重削弱。更糟的是,我们不得不面对新的敌人,被密谋对付我们的法国刺客操纵而不知不觉为其服务的腓力四世。他让圣殿骑士变成了教会眼中的异教,使得我们的武器对向了我们自己。

是时候再藏起来了。

最后一位被公众认可的大团长雅克·德·莫莱明白除非圣殿骑士被正式解散,否则我们的崇高理想将不复存在。他知道组织高于任何人,于是他做出了最大的牺牲。雅克·德·莫莱让自己被烧死在火刑柱上,不仅是为了拯救同伴和朋友的性命,同时也是误导敌人的举措,让他们相信组织已经和他一同消亡了。

就在这位大团长死前,他选出九名最信任的人,予以古代智慧作为武装,将他们送往世界各地。从那天起,圣殿骑士将在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人物的阴影之下,追寻他们的宏图大志,从而确保我们的理想能世代相传。

文件.0.07\敌人_博学者[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尽管拥有最先进的计算机安保水平,还是有个自称为博学者的威胁多次设法入侵了我们的系统,正如在传承计划中看到的那样。

目前还不清楚博学者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但有证据表明他们是一些各自行动的人,但有一个共同目的:揭露我们的秘密议程。这个博学者集团是否与刺客兄弟会勾结尚不明确。但是不管知不知情,这个集团的行动无疑在为刺客的事业铺路。

文件.0.08\项目_Animus[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沃伦·韦迪克博士的领导下,Animus项目根植在了心理学、遗传学甚至行为上学等各个领域的研究之中。正如我们在Abstergo所知道的,那些曾被称为神秘主义和赫尔墨斯主义的成果,往往是蒙蔽在迷信的社会中所被误解的具体的科学突破。

现代科学让我们能够理解深藏在DNA中“基因记忆”的真正潜力。现在有了Animus设备,我们就能充分探索我们Animus实验体的基因记忆,允许他们像考古学家挖掘化石那样挖掘自己的过去。

然而情况并非总是如此。在项目开始的时候,我们依靠心理疗法、催眠以及各种化学物质来让我们的实验体出于理想的精神状态,有时甚至会引发精神分裂的状态。幸运的是,多年来,Animus一直在进化发展,实验体的安全不再是一个问题。

很快,由于Animus项目的发起,科学家们不再对荣格集体无意识俄罗斯宇宙主义拉兹洛的A场(阿克夏场)等理论提出异议。

文件.0.09\机构_层级[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阿布斯泰戈是一家上市公司,有着自己的公司章程。然而公众形象的背后是圣殿骑士组织。虽然联系紧密,但公司和组织有着重大差异。阿布斯泰戈是圣殿骑士的公众面目,但并非所有员工都知道组织的存在。事实上,在阿布斯泰戈工作的绝大多数人,包括我们大多数的科学家、工程师和CEO,都仅仅只是员工。他们没有疑心组织的存在,也并不知晓我们大多数工作背后的真正目的。

不可避免地,一些阿布斯泰戈员工便会是我们秘密组织的一员。例如沃伦·韦迪克博士,便是组织的高阶成员。

要了解更多阿布斯泰戈的公众目标、运营和结构的信息,请查询我们的公司章程。

文件.0.10\机构_特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阿布斯泰戈在全世界有上百名外勤特工,许多特工已经潜入了敌对组织中去了,还有更多的人将要如此。这类人在间谍术语中被称作鼹鼠。他们装作为某个特定团体、企业或者国家工作,而实际上他们只忠于我们特定的事业。然而我们的间谍并不仅仅是单纯的线人,他们更是忠诚的兄弟姐妹们,时刻准备着在我们的命令下发动攻击。

在我们的卧底特工中有一小群沉睡者,这些男男女女为我们的事业奉献生命,是我们最为骁勇善战、最具先生精神的特工。他们自愿接受各种思想压抑和改造技术,过着伪造的人生,不再意识到正为我们而工作。

文件.0.11\项目_实验体[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阿布斯泰戈的家系研究与获取部的主要目标是定位那些祖先可能会帮助我们揭示过去的实验体。这一部门识别那些目睹事件或者揭露我们认为具有彻底调查重要性的秘密之人的后代。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已经通过诸如“传承计划”这一的项目探索了许多实验体的遗传记忆。在大多数情况下,从实验体记忆中(通过各种方式收集到)得到的原始资料足已完成我们的研究,但我们发现在某些情况下,少数人的祖先对我们来说特别具有价值。这些实验体非常少,通常最适合Animus项目研究。

实验体17号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根据Animus的研究以及我们一名间谍提供的数据,我们已经确定,他至少有两位祖先成为了刺客兄弟会的导师。

更重要的是,实验体17号能够唤醒一种罕见的第六感,这是一种被刺客称作“鹰眼视觉”的特殊能力。根据我们专家的说法,他通过我们称为“出血效应”的影响,获得了这种第六感,以及其他似乎锁定在他遗传记忆中的能力,而这是他待在Animus中的结果。

这一实验体和其他像他一样的实验体都具有高度的价值,因为他们的遗传物质可能是更好理解人类起源的关键。

图像:实验体17号的监控镜头;遗传学图表

文件.0.11b\项目_实验体4号[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实验体4号是我们迄今为止最为重大的成功之一。我们在早期Animus的探索项目中,实验体4号有着一个重要的祖先。对他的遗传物质的探索让我们进一步了解1908年通古斯事件以及导致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的事件——而最重要的是刺客兄弟会在这些动荡时期的活动。

然而实验体4号并非仅仅是一名碰巧拥有刺客祖先的人。他成为了一名沉睡者,也是我们迄今为止第二成功的卧底。

通过各种思想改造技术,实验体4号的头脑中被印上了一个虚假的身份。最终刺客们找到了他,而且正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他们立刻酒相信了他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我们计划中最关键的部分就是实验体4号想要揭露他被篡改的过去。他意识到要做到这一点,就得找到兄弟会的领袖,那名连自己下属都不知道其真实身份的导师。

2000年,实验体4号遇见了导师。当他满足了我们植入给他的命令条件后,他就杀死了导师,而这对兄弟会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当我们找回实验体4号时,他透露出世界各地刺客训练营的位置,其中包括南达科塔州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以及德克萨斯州的营地。

总而言之,实验体4号丹尼尔·克洛斯是一名真正的英雄。

文件.0.13\历史_权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尽管我们的组织在中世纪蓬勃发展,但在文艺复兴时期却陷入了低谷。我们以罗德里戈·博吉亚为首的领袖们迷失了方向,在社会边缘进行活动。他们的双眼被贪婪和野心蒙蔽,王基了我们组织的目的。对于我们来说,这的确是一段黑暗时代。

尽管文艺复兴时期出现了错误,但对认知的探索仍在继续。在十字的阴影下,伟人们奋力前行,成为我们本应向往成为的人:科学研究的真正先驱。也正是因为有了他们,这个时代才被称作文艺复兴。

人性终究没有消失。

文件.0.14\第一文明_起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科学取得了重大的飞跃,但没有成果能如我们在阿布斯泰戈所取得的那样伟大。我们的项目使得我们掌握了无可争辩的证据,证明在《圣经》当中存在着一些事实,不管我们之中的人可能相信着什么。其中一个事实是,我们是科学家所称的“线粒体夏娃”和“Y染色体亚当”的后代。然而伊甸是一个虚假的天堂。

很久以前,我们曾是先行者们的奴隶,这个古老的种族过于先进,以至于我们还没能彻底理解他们的技术。这些生物通过加速我们自身的进化过程,以他们自己的形象创造了我们。然而他们通过基因操纵剥夺了我们真正的遗产,确保人类被继续奴役。对他们来说,人类就是渺小的生物。然而当他们灭亡的时候,渺小的我们却逃出了他们的罗网,存活了下来。

通过科学的不断进步,总有一天,我们能够唤醒沉睡在我们所有人身上的基因,那些我们被创造者、古人、更早到来之人剥夺的基因。从而归还人类与生俱来的的权利。

文件.0.15\历史_新的秩序[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到了17世纪,人类终于做好了准备。我们也一样。

我们不再容忍野蛮与无知。当科学家受尽苦难时,我们不会再袖手旁观。当有人被自私的野心所驱使时,我们不会再无动于衷。过去的错误——我们的错误——必须得到纠正。社会的领导者和思想家们应当被影响,而非控制。在17世纪初,人们似乎终于准备好了被引导进入一个新时代。

我们就是那个向导。

有诸如斯宾诺莎洛克牛顿以及培根这样的知识分子,一个新的社会模式应时而出,一个符合我们目的的、科学和技术能够蓬勃发展的社会。

文件.0.16a\第一文明_科技[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先前到来之人在多年前就灭亡了,但他们的技术却经久不衰。这些被我们称作伊甸碎片之物虽然及其罕见,但却极为强大,在旧时代,人们相信它们拥有魔力。有些人甚至认为它们来自外星。但我们更清楚。

伊甸碎片是古老却又非常先进的技术设备。几个世纪以来,我们组织的人都在辛苦获取这些失落的宝藏。虽然刺客们会让你们相信我们寻找这些物品的唯一目的就是控制人类,但事实却是伊甸碎片不仅仅拥有难以置信的作用,而且还蕴藏着知识,可以帮助我们的事业——因此帮助人类。

也许比那些遗物更为重要的是那些先前到来之人的密室。每一个密室都是一个房间,而我们假设它是包含古人知识的某种第一文明数字档案室。尽管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我们还是只知道极少的密室位置,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如何提取它们所拥有的秘密。

一旦我们了解了上古之人的知识,我们就能够释放我们真正所拥有的潜能。我们将掌握人类更美好未来的关键。

文件.0.17\机构_内殿团[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只有最优秀最聪明的人才会被邀请加入内殿团。我们相信你会光荣地承担这一责任。了解下你的兄弟姐妹们:

文件.0.18\第一文明_天启[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对许多人来说,“天启”一词意味着世界末日,但事实并非如此。天启是非常重要的转折事件,随后便是影响全人类的恢复时期。这些事件及其发生周期很难精确界定,但基于考古、各种科学研究,以及最重要的对我们所拥有的原始数据的深入分析,我们能够确定一些天启发生的时期。

其中之一就是69000到77000年之前的多峇巨灾。在这场大灾变之后,那些先前到来之人逐渐灭绝,剩下的人类便散布地球。我们估计先前到来之人花了几万年才完全从地球上消失,但多峇巨灾毫无疑问摧毁了他们的社会,将人类带入了一个新时代。

刺后发生了许多这样的事件,但我们的组织更关注未来。事实上,如果我们的预测是正确的,我们正处于另一场天启的前夕,而这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文件.0.19\项目_阿布斯泰戈之眼[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有关地球和太空天气的最新报告,更具体地说是太阳耀斑预测,表明12月21日仍然是阿布斯泰戈发射阿布斯泰戈之眼的最好时机。一个小小的挫折可能会迫使我们重新安排时间,但我们相信这个问题很快就能够解决。因为眼将是我们阿克夏卫星网络的基石,我们已为实现这一目标调动了我们所有的资源。

阿克夏卫星网络的升级已经完成,网络现在已经充分加护。尽管太阳耀斑活动仍在增加,即使出现了最坏的打算,ASP仍会保持全面运行。

一旦进入近地轨道后,被伊甸苹果加强过的眼,将提高我们的观测能力。更重要的是,它将成为苹果的放大器。

此外,初步分析表明,我们将有办法定位有潜力的个体,但远不确定眼是否有能力收集到原始数据或唤醒人类从我们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应该属于我们的东西。

文件.0.20\第一文明_实体存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们对第一文明的生物知之甚少,但最近的发现使我们能够确定一些关于他们的事实。那些先前到来之人是这个星球的原住民,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进化的产物,这一过程无疑需要数十万年的时间。有理论认为南非博斯科普考古遗址的头骨提供了他们存在的化石证据。

这些生物在解剖学上和人类很相似,虽然它们比人类高,头骨也比人类大大约30%。根据理论,他们更大的头骨能容纳更大的大脑,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拥有第六感,从而能够对空间和时间有着更为复杂的感知。先前到来之人的寿命也更长,而且他们逝世的证据可以在整个星球上找到,不仅在他们失落的文明的废墟中,而且在我们自己的神话和传说中也有。

事实上,在多峇巨灾之后,第一文明的幸存者继续与人类交流,影响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我们怀疑古代那些万神殿——比如希腊罗马、伊特鲁里亚、印度和中美洲的万神殿——很大程度上是受了那些先前到来之人的影响。来自不同文化的神话和神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这一事实只会加强这一假设。

此外,从传承计划和Animus研究中收集而来的数据提供了无可辩驳的数据,表明自称康苏斯朱诺朱庇特密涅瓦的生物是第一文明的成员。

视频[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琐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