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AC4.pngEraicon-Abstergo.png


PL Truth SeekerHQ.png 我想问你一些事, 你… 你叫什么名字?

此词条的题目是推测出来的,此词条的正式名称并没有出现过。

阿布斯泰戈数据(Abstergo Data )是一些记录阿布斯泰戈娱乐内部工作的文件,通过研究分析员对公司animus多人项目的黑客活动获得,类似于阿布斯泰戈文件阿布斯泰戈故事

个人文件夹[]

秘密档案[]

寄件者 梅兰妮·勒梅
收件者 让-弗朗索瓦·布吕内
日期/时间: 2013-11-13 09:58 星期三
主旨: 到底怎么了?
附件: ScreenShot1.jpg

让,乔伊的影片一团乱,到底怎么回事?这东西是怎么弄出来的?你知道这不是我们该有的水平。
-- 梅拉妮

ScreenShot1.png


寄件者 让-弗朗索瓦·布吕内
收件者 梅兰妮·勒梅
日期/时间: 2013-11-13 10:12 星期三
主旨: 回复:到底怎么了?
附件: ScreenShot2.jpg

梅、梅、亲爱的梅…
如果我们不是朋友的话,我可能已经感到不太舒服了,让我清除一下你的记忆,这个附件里面的东西是我的手下设计的,干净而完美。
还有,哈哈,你已经签名认证过了,记得吗?我认为测试员是不是有点太吹毛求疵了?或许有人该度个长假之类的…
无论如何,这是我们已经准备上架之后才出现的问题,如果你想找个代罪羔羊,请去找出版部的那些人。
:(
-- 你的朋友,让
P.S. 对了,要不要一起喝一杯?虽然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适合一出去的天气,但我们应该还是可以彼此「试试」?我们可是硬汉!吼吼!

ScreenShot2.png


寄件者 梅兰妮·勒梅
收件者 克里斯蒂娜·于里克
日期/时间: 2013-11-13 11:21 星期三
主旨: 不可思议的故障
附件: ScreenShot1.jpg

嗨,克里斯蒂娜:
你好吗?哥斯达黎加如何?你一定得多跟我说说!好吧,其实有件事情我需要你的帮忙,你有看到附件中的照片吗?你觉得这个失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已经检查所有档案了,它们看起来都很没什么问题。(事实上我已经写信跟让大吵一架,我想他现在应该很不爽我了。:-()
拜托拜托拜托,拜托告诉我我们还可以搞定这问题。
-- 梅拉妮

ScreenShot1.png


寄件者 克里斯蒂娜·于里克
收件者 梅兰妮·勒梅
日期/时间: 2013-11-14 07:30 星期四
主旨: 回复:不可思议的故障
CC: 让-弗朗索瓦·布吕内
附件: CreepyFaceWTF.jpg

嗨,梅儿(跟让!):
我不敢相信我看到了什么。
我不想告诉你们,但我看了整个档案,我的老天!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张脸吗?应该是吧,不是吗?如果这是张脸,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哥斯达黎加太棒了,我过得很舒服。但这张照片让我变得不开心了!这脸是什么回事,我不知道该说这是美丽还是恐怖,我确定我完全没有家这个玩意而进去。
有人可以帮忙驱散我心中的恶魔吗?有没有认识的牧师?
-- 克里丝



寄件者 让-弗朗索瓦·布吕内
收件者 克里斯蒂娜·于里克, 梅兰妮·勒梅
日期/时间: 2013-11-14 10:04 星期四
主旨: 回复:回复:不可思议的故障
我也觉得很吓人,老天,真的很可怕,我没办法好好描述这状况,或许这是我还单身的原因?

我能建议一下吗?把照片寄给保全部门的菲尔,她喜欢这种东西。
P.S. 我永远不可能讨厌你的,梅儿。(说真的,两位要不要一起喝酒啊?)
-- 你的朋友,让



寄件者 Philipa Tran
收件者 让-弗朗索瓦·布吕内, 克里斯蒂娜·于里克, 梅兰妮·勒梅
日期/时间: 2013-11-14 14:00 星期四
主旨: 回复:FWD: 回复:回复:不可思议的故障
我觉得让高估我了,据我所知,我不知道有任何可以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或者说造成这张脸的原因,让,你应该可以确定这不是恶作剧吧?)这看起来象是某种电磁辐射干扰、或是被什么地球磁力影响之类…也只能猜测而已。

这影片已经公开了不是吗?介意我把这影片拿去给一些朋友看吗?他们或许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
-- 菲尔
P.S. 我可以跟你去喝酒,让,只要记得买件新的雪裤穿,现在可是很冷的。


  • anonymish_82 [15:24]: 耶,我有看过这张脸.
  • defact0r [15:24]: 然后呢?
  • anonymish_82 [15:24]: 然后什么?
  • defact0r [15:24]: 那是我们的吗?
  • anonymish_82 [15:25]:我很怀疑,我是说我希望不是,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他们想要我们怎样?班斯基
  • defact0r [15:25]: ...
  • anonymish_82 [15:27]: 喔对了,是的,这些点数要失控了,我们的机制也要崩溃了,但我们即将花费时间修正了并编辑一段影片,还有那些脸 -- 这是什么东西?我在那里有看过这个?
  • defact0r [15:28]: 你在哪里看过这个???戴斯蒙德宝库…响起来了吗?
  • anonymish_82 [15:28]: 这是那些东西的其中之一?
  • defact0r [15:28]: ?
  • anonymish_82 [15:29]: 那些神、外星人、古代人之类的,不管我们怎么称呼的。
  • defact0r [15:29]: 嗯,这看起来象是在报复什么。
  • anonymish_82 [15:29]: 太棒啦啦…那些幕后的黑手会因为这东西人仰马翻,到底是谁放在那里的?是谁不该被拖下水?到底是如何?
  • defact0r [15:30]: 或许这只是单纯的艺术罢了。
  • anonymish_82 [15:30]:是、是,这是艺术,你以为 Abstergo 来找我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吗?
  • defact0r [15:30]: 我会回说这不是我们干的。
  • anonymish_82 [15:31]: 不!等等!就让他们以为是我们干的吧!这会让事情变得更有趣。
  • defact0r [15:31]: 好,搞定了,这秘密应该会没人知道的。
  • anonymish_82 [15:31]: 或许要让菲尔知道一下,我不想要警察打破我家的门。
  • defact0r [15:32]: 好吧,我已经重新设定了,你确定吗?跟他们一起行动?
  • anonymish_82 [15:32]: 不,其实我不确定。
  • defact0r [15:32]: 好…所以…到底这些点数怎么了? Abstergo 有找出原因吗?
  • anonymish_82 [15:32]: 应该没有,这才麻烦,我认为不是他们干的。
  • defact0r [15:33]: 那么会是某个黑客?
  • anonymish_82 [15:33]: 应该不是,这东西是从系统内部出现的,就象是程序自己创造了一只病毒一样。
  • defact0r [15:34]: 这是从房子里来的!没错!
  • anonymish_82 [15:34]: 你这自做聪明的浑蛋,你能不能过来这里帮个忙?没有酬劳、没有「艺术计划」,得快点修复这状况,嘲笑跟挖苦?不会有帮助。
  • defact0r [15:35]: 我出发了。

  • 利蒂希娅·英格兰: 长官,请问您有看到我的报告吗?
  • 未知: 读过了,你确定这威胁是存在的吗?
  • 利蒂希娅·英格兰: 非常确定,我知道一时间很难接受,但…
  • 未知: 你怎么知道你的消息来源可以信任?
  • 利蒂希娅·英格兰: 当然,我没办法随便泄漏来源的身份。
  • 未知: 当然不用,这不是我的疑问。
  • 利蒂希娅·英格兰: 他们的消息绝对可靠,我知道这很不寻常,但他们没有说谎的理由,事实上,我相信如果他们可以的话,他们会得到赞扬。
  • 未知: 是有些人来自…那什么博学者,就是在不到一年前曾经搞砸你计划的那些人。
  • 利蒂希娅·英格兰: 当然,如果这跟那件事有关的话,但这两者间完全没关系。那是博学者干的没错,我每天都引以自责,这也是为何我会解雇…br>
  • 未知: 我知道你有做了很多努力,甚至因此而开始建立与他们的联系到,尝试要弥补你的过错,尝试藉此希望了解他们的存在。
  • 利蒂希娅·英格兰: 或许这个措辞太强烈,但威胁是真实存在的,如果他们手上有什么关联讯息的话,我们最好是可以听听看,无论我们是否相信。
  • 未知: 就是这样,「电磁干扰」可能意味着很多事情,你觉得到底可能有什么样的潜在威胁?
  • 利蒂希娅·英格兰: 很简单,我们找不到来源。老实说,我们不知道是谁把…这张脸放上去的,理由又是什么。
  • 未知: 有些方法可以保持场面不失控,你有没有考虑过招募这些消息来源?我想我应该不用提醒你我们有能力逼他们合作,至少直到我们对这个威胁更加了解…
  • 利蒂希娅·英格兰: 我会考虑的,但现在我觉得还是不要逼他们比较好,我们不能冒任何风险。
  • 未知: 我相信你的判断,我会授权你方便行事。
  • 利蒂希娅·英格兰: 谢谢长官。

  • 2013年11月20日
    银行大盗让网络犯罪专家受挫 纽约讯 -- 一宗近乎完美的银行抢案令银行蒙受超过千万美元的损失,不但令投资人恐慌,也令警方困惑。

    「麻烦的是,这笔钱好像是自己凭空消失的一样。」路易斯郡的乔治‧佩雷斯警长说。「这跟以往使用跳板与无法追踪账户的黑客罪犯不同,钱没有不见,它只是被删除了。」超过千万美元凭空消失,某些人担忧这可能会造成通货膨胀,不过对于本地存户而言冲击更为严重。「那是我的退休金,」64 岁的罗希‧麦克菲与女儿在都灵同住。「我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但这证明了科技并不可靠。」来自奥索拉郡,51 岁的迪安‧布莱恩特说。「依赖科技是我们最大的错误,这太可怕了。」「无论如何,这很聪明。」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授塔米拉‧夏普说。「我们甚至没有切入点,因为这就像从内部消失的一样,这是一个很特别的研究案例,这抢匪跟脱逃大师胡迪尼一样滑熘。」调查员表示他们正在寻找可能的疑犯,但记者质疑他们是否真的有口袋名单?「我们将把这个案子转给联邦调查局,之后就与我们无关。」佩雷斯警长表示。 - 蓝尼‧霍罗维茨,路易斯郡观察报

    2013 年 11 月 29 日
    多人因胡迪尼劫案被捕

    多伦多讯 -- 上个星期在 8 个乡镇的银行共有 1 千万美元凭空消失,今天许多人因为与「胡迪尼银行劫案」有关联而遭到逮捕。历经 9 天的国际组织协同调查后,由联邦调查局与战略研究中心同心协力领军。当局一直对调查过程守口如瓶,让身无分文的受害人求助无门。但在国际集团 Abstergo Industries 提供他们系统与客户的纪录后,案情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当局藉此逮捕了 15 名犯人,包括 2 名加拿大人。「在这种时候我们不能置身事外,」该公司的高层利蒂希娅‧英格兰说。「我们觉得我们有道义责任,分享我们所知道的犯罪讯息。」虽然当局目前没有公布这些嫌犯的身份,但目前所知这些人都属于一个叫做「博学者」的黑客集团,该组织的结构如盖达般有些松散。联邦调查局官员拒绝评论这事件是否可能与国际恐怖组织扯上关系,或是说明这些受害者是否有可能拿回他们的积蓄。-- 收集新闻

    Animus 数据库[]

    角色与地图[]

    角色档案[]

    还记得他们说我就要结婚的那天,我既高兴又难过。当天晚上我就从房间的窗户爬出去,永不回头。在西班牙搞不好还有悬赏我的海报贴得到处都是。你相信吗?当我想到我的家人,我想他们仍在找我,但我再看我的疤、我的手枪,我还是笑了,大笑不止。

    你确定属于这里吗?在当杀手之后、圣者之前竟然是个单纯的咖啡农?基本上,种咖啡需要很有耐性,每个工厂从播种到熟成都需要 4 年的时间养成。在农闲之余也会有花朵盛开,有时连果实都熟了。一个农夫必须看、必须等待跟观察,同时保护他的作物避免天气和瘟疫的肆虐。然后,只有在适当的时机,他会挑选最成熟的咖啡果。我都是用这种方法处理我的工作。

    从未遗弃我的人民!在侵略者染指我们的土地之前,我就为了要保护他们而前往谈判。我也每天跟我的思乡之情搏斗,我才不是天生的讨海人。但我感觉得到战争即将来临,而一直努力去避免发生。我跟很多刺客狭路相逢过,我全都把他们给砍了。我不相信他们看待世界的那套,我看不出来它要如何才能永远保护我们。

    说实话,从来没有完全确定我喜欢哪种:做研究还是到外面冒险,两者都提供了开阔眼界的机会。一个让身体能获得安全的保障,另一个则让灵魂安稳。我还以为我已幸运到能同时兼顾这两种享受。

    唉!这就是你想听的对吧?唉!呼啦伙伴!我真他妈的不敢相信!那些海盗跟游客胡扯的话总是一再重复的问我。胡说八道,我才不会告诉你实情,不值得跟你讲。你要怎么办呢?我知道你会这样写:「唉,黑胡子这样说、黑胡子那样说。」黑胡子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滚,把那只鹦鹉给我拿走。

    不打算为我父亲报仇,我有我自己的使命,我只按照自己的人生目标来走,我早就接受他已死的事实了。但是每当我看到刺客、听到他们说话,那些记忆就又再度浮现了。我的童年、我们如何失去他,还有他的怎么对待他的。我还是不得不采取行动。

    不想讲我当奴隶的事,因为我不接受「奴隶」这个身分。他们想把我当成奴隶,但我从来都不愿意接受此一现实。我一直在等待…不…不是被人救,而是等待我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来了而我毫不犹豫。这才是我的真实身分:毫不犹豫、毫不屈服。

    听着,知道众人是怎么想的,我知道我看起来怎样。而这也丝毫不假,我绝对没有利用我的身材来吸引我的雇主。我是一个保护者、贴身保镳,如此而已。我从未诉诸暴力,从来没有!我甚至不喜欢「海盗」这个字,伙伴。掠夺者听起来比较与众不同。我不在乎这是否太老派了,我也不在乎是否已经没人再这么称呼了,我就是掠夺者。

    史书会怎么形容呢?我被那个女人杀了吗?那个刺客?说谎!是我把她杀了。我找回神器是因为我看到了未来!我依然存在、永远不死,刺客们都得向我屈服。所谓的「历史」只适合那些没有野心、弱到无法追求自己真理的男人。

    的克星?对,罗娜是。我跟她斗了好几年,但始终是我抢先一步。这就是刺客的本质 -- 他们跟跳蚤或臭虫一样执着,但却毫无建树。我赢了吗?那你觉得呢?

    无论他们怎么说,都可能是真的。为什么不直接相信,别来烦我了。难道你没听说过?我不是个怪物吗?为了贪婪和嗜血而出航,这一切反正到现在都还有人向往,不是吗?

    当然,是有过很多情人,但这不是我们今天谈论的重点,对吧?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八卦?为什么你不问我曾经率领过的战斗?关于那些跪在我脚下求饶的军队呢?我曾航行过的联盟?或是宝藏呢?我过着自由的生活,拥有光荣的一生,这就是一位海盗女王的一生。

    罗纳度已经原谅他了。反正最后他还是对露西亚最为认真。爱情是一回事,但那要怎么跟一段深刻的友谊相比?只要是在行窃我们就是情同姐妹,露西亚跟我。我们在奉行圣殿骑士之道以前就是如此,后来全都变了。对此,我十分后悔。

    有个女儿,其实不只一个。我的孩子们从来都不知道对方,她们永远都无法知道。这都是我的错 -- 跟孩子们都无关 -- 我的确爱她们,我在的时候竭尽所能的想成为一位好父亲。但我因为圣殿骑士之道而让自己变得心烦意乱,偏离了我的真实目的。

    "「阿德里安‧弗洛德」?「弗洛德」?这应该是在开玩笑吧?在量我裤子的长度?谁告诉你那是我的名字?是库米对吧?那个家伙,我发誓 -- 我一定会跟他讨回来的…不!别把它写下来!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别写其他名字,只要写阿德里安就好。我会告诉你我跟个讨厌鬼一次砍掉 5 个人的故事。对,讨厌鬼…嗯,那只是你的看法…那不是因为很恶心,不是这样的。

    阿尔菲·加德纳?是哪位?你从哪听来的?我不认识他。我叫做克姆提‧阿尔冯斯,马提尼克人,请你这样称呼我。我是法国人,首先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听到这个英国烂名字,不过其他是真的,而戏院 -- 法兰西新喜剧,它开张的时候我刚好躬逢其盛,那真的是历史性的一刻。

    LA Verdadera Destreza:西班牙的剑法,那才是真正的艺术,是几何、理性、哲学的终极产物 -- 我们受最高等的教育,当然是想对抗刺客组织。我用我的一生将它带到这个世上来,而我毫不后悔。好吧,几乎不会后悔啦。菲莉西亚…不…我到现在还没办法谈到她。

    先不跟你谈巫术,因为我已经知道你是怎么形容我的:搜集药材、念念有词、在头骨上画图,还有假装适应你们基督教圣人丰族埃维人的精神形象。不,我们先不谈这个,我们讲讲战争好了。你们赢了,我怎么能不被征服呢。

    地图档案[]

    看起来不像墨西哥南部典型景象的 帕伦克,令人感觉象是临时搭建的远征营地。由于谣传跟“黄金城”的神话有关,因此这个城市虽然大多是一片废墟、长满植被,却挤满了渴望挖掘其墓葬和庙宇的探险家。帆布制的帐篷点缀着人口稀少的营地,为这个岛上的许多流浪者创造了一处关系密切和友好的社区。但在温暖的月份要特别注意!帕伦克经常性的大型热带风暴为这个地区平添紧张的气氛,害得可怜的探险家永远得要搬来搬去。

    这个位于圣塔露西亚的渔村,曾是小规模渔业和珍珠采集之地,现在却成为大多数海盗的补给中枢。虽然它的平静特质已经丧失殆尽,但这个地方却变得充满活力与异国情调;四周则被宏伟的峭壁和永恒的海蓝所环绕。村落同时受到来自陆地和海洋的滋养,而绵延又摇晃的木制码头则成为讨海人与镇民的唯一联系。白天的城镇熙来攘往,海滩在烈日之下闪闪发亮,而到了晚上,就可以看到喝醉的海盗在码头上拿着火把步履阑珊的闲晃。

    哈瓦那的大教堂广场,是古巴人口稠密的地区之一。身为新大陆和旧大陆之间悠久的贸易路线,哈瓦那带来了许多财富,同时为了保护载运宝物的船只,这里也成为一处戒备森严的地方。虽然美好的时代已然成为过往云烟,但哈瓦那到处是彷西班牙建筑特色的多层房屋和繁华市场,因此仍是个充满活力、多采多姿的地方。现在这个城市已成为造船中心,而且举目所见仍保有其富有的辉煌景象。

    马提尼克岛 位于加勒比海沿岸的法国统治区。由于岛上长满了低矮的灌木丛和高耸的弗罗马格尔树,因此这里是栽种甘蔗的理想选择。要不是偶尔飓风扫过,以及位于岛上城市北方的活火山,也就是培雷火山发出带有威胁性的隆隆声响,此处将能常保苍翠的绿色景观。除了火山之外,甘蔗园主的房舍也可称得上是当地的著名地标。

    质朴、予人安慰与永久不变:这就是 坦帕湾耶稣会 传教士的生活方式。带着转变当地信仰的希望,此一砂岩的居住地由少数勤奋的工人所建成。厚重的石墙让这个白天酷热、夜晚温暖的地方始终能保持平静安详;在满布贫瘠的土地上依然令人身心舒畅。一旦出现巨大的沙尘暴或发生攻击事件时,在营舍下方还建有躲避的地道,尽管至今都还没有麻烦事能够破坏坚固的石墙。传教士的居住地则以其宁静的花园和令人赞叹的酿酒厂而闻名于世。

    在弥漫着热带风暴的甜味之下,穿过厚厚的晨雾之后就是一座沉睡中的城市,那就是巴拿马波特贝罗。由于它曾经是挖掘银矿和金矿的行政中心,因此这个地方被命名为波特贝罗,以彰显它的财富和天然良港的特色。但就算是这座美丽的港口,在发迹早期仍逃不过被海盗抢掠的命运。利用炸药开凿出通往城市的道路,这座港口因而迅速成为船只维修中心;保护其战利品和货物则仰赖于旧殖民地时代所建造的防御工事。此一海盗总部如今因充斥着赌博、酗酒,以及各类血腥的消遣活动而声名狼籍。如果你能看到过去斗鸡和大声咒骂的景象,你就会发现这种新生活方式反而给了大自然一个机会,让它可轻易夺回它的土地。

    哥伦比亚卡塔赫纳 监狱最初是为了保卫多雨城市的海港以免遭受海盗攻击而建成的要塞。当他们在该区真正开始构成威胁之时,此一要塞便迅速成为一座监狱;在潮湿、阴暗的走廊里看不到尽头,因此根本不可能让人逃得出去。卡塔赫纳监狱对犯人并未分类隔离,在其巨大的石墙之后关着各式的罪犯。大部分的时间囚犯都一起被关在大房间里,他们被鼓励自行解决问题,而且还会定期遭到狱警的虐待。有人说拷问室至今依然保持其原貌。

    由于海盗声称这座无人居住的岛屿属于他们,在 17 世纪这座石头做成的城市便成为了他们的藏身之处。沙巴岛 - 加勒比海上的大型火山岛,很快就成为各种落魄者的天堂,而变成海盗巢穴的理想地点。岛上的城市始终能灯火通明,因为沙巴经常性的暴雨能提供很好的保护,又强大到足以在不常有的飓风中存活下来。由石头遗迹建成的建筑与洞穴外墙连成一气,而且皆有面向广大海洋的壮阔景观。茂盛的植被、宁静的瀑布及稀疏的阳光,为这个海盗聚集、满是残破的世界带来意想不到的美感。但要特别注意回声:一大群蝙蝠甚至可以让一个莱姆酒喝饱的恶汉吓得直发抖。

    参考与来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