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Subject 1 - interview session

Subject 1 - interview session

华伦·维第奇博士与1号样本(姓名未知)的面试记录,在1981到1982年间录制完成。

  • 维第奇:“1982年2月12日,与1号实验体的访谈,了解进入艾芙琳·葛兰德普雷记忆之后的情况。你的状况如何?有什么副作用吗?”
  • 1号样本:“除了头痛以外还好,但随著我待在里面的时间愈长,头痛也愈严重。但是...我还不想停止这个计划,我喜欢艾芙琳,我希望知道接下来她会做些什么。”
  • 维第奇:“重温她的记忆是什么感觉?”
  • 1号样本:“这个Animus很不一样,或者应该说是这段历史。一开始我只感到困惑、容易分心,例如在纽奥良闻到的那些鱼腥味...我没想到连味道都能感觉。”
  • 维第奇:“味道是最容易连结到记忆中的感觉。”
  • 1号样本:“当我进入她的记忆里,就好像我也在那个时代中一起呼吸一样。”
  • 维第奇:“在一般的情况来说,女人对于味道比男人更敏感,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情况。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 1号样本:“恩,她的身材比我还小,但能办到的事情比我还多。”
  • 维第奇:“这有很让人惊讶吗?”
  • 1号样本:“一开始,这个时代的人们或许会觉得我是个大男人什么的,但我完全没有想过女孩子也能够攀爬在什么东西之上,包括我妈、我妹也一样。艾芙琳的野性就藏在他手中割喉用的袖剑
  • 维第奇:“继续说。”
  • 1号样本:“这不像是...我以往认为的女性,但现在我认为女性也该能如此了。她移动时的重心很低,而且从高处跳下时轻松的令人惊讶,而且我在她的移动中感受一种...一种稳定...抱歉,这很难形容。”
  • 维第奇:“不,你的描述很迷人,这也是我们所需要的:以你的语言描述的纯粹经验。”
  • 1号样本:“好的。”
  • 维第奇:“你能告诉我关于杰拉德·布兰克的事情吗?”
  • 1号样本:“他怎么了?”
  • 维第奇:“他根艾芙琳关系很密切,但我们不确定他是不是你的祖先之一。艾芙琳的记忆是否告诉你这个线索?”
  • 1号样本:“呃...”
  • 维第奇:“这问题是否让你感觉不好?要记得,这些是她的记忆,你只是把这些记忆回溯而已,你甚至没有真的‘动’过,你只是个记忆调查员。”
  • 1号样本:“就如你所说的...我没有她的...完整经历,那只是...我想她也很混乱。”
  • 维第奇:“喔?”
  • 1号样本:“这...首先,我不能肯定他们的关系,懂吗?我是说...男人通常对女人都只是性冲动而已,不是吗?这没错吧?”
  • 维第奇:“身为一个调查员,你观察到什么?”
  • 1号样本:“这代表她其实...更像个男人...如果她‘想要’...这应该也是她能够当杀手的原因。好,我想说的是,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在她的记忆中,她还是会坐立不安、还是会犹豫,无论她看到什么、她疏远了谁我都能看见,如果要我说的话...她就只是想跟人上床,但我可能只是从个男人的角度去想的,不是吗?我不知道以女人的角度是怎么看的,搞不好还有其他的意思,对吧?”
  • 维第奇:“以一个实验体来说,你看到的东西比想的还多。那其他男人的多于关注呢?”
  • 1号样本:“我觉得那可能是最难搞的,我没有真正参与其中,完全没有。”
  • 维第奇:“是的,我知道。”
  • 1号样本:“谈到他应付其他男人——这还蛮常发生的,你必须要完全忽略她,才有办法不注意到她,即使是在街上走路也常让她受到其他男人的关注。她知道怎么掌控自己的魅力,如同掌控她的杀人技巧一样纯熟...我们能休息一下吗?维第奇?”
  • 维第奇:“没问题。”

[录音暂停]

  • 维第奇:“准备好继续了吗?”
  • 1号样本:“好了。”
  • 维第奇:“艾芙琳是个黑人。”
  • 1号样本:“也是白人,她父亲是个白人。”
  • 维第奇:“你对这个很敏感。”
  • 1号样本:“可能吧...我是说,我也是个白人,艾芙琳看起来是个黑人,所以外表不太一样。但当你习惯自己成为一个女生后,有人又会让你改变这个感觉。”
  • 维第奇:“什么意思?”
  • 1号样本:“我从不认为我需要花太多时间去注意我要穿些什么。但对于艾芙琳来说,她一辈子的时间都在穿上不同的...衣服。”
  • 维第奇:“人们希望她能够更端庄一点。”
  • 1号样本:“没错,有的时候我以为我会遗漏...或在仓库里面玩太久,然后...我不知道,或许会因此暴露她的伪装。”
  • 维第奇:“你不会暴露她的伪装。”
  • 1号样本:“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在重现记忆而已,这我无法改变,我知道。但我的确看到了对吧?那会有风险,那会有...。”
  • 维第奇:“压力?”
  • 1号样本:“对,当她以刺客的身份出现的时候比较好,无论是在屋顶或是在海湾行动,大概回复刺客的身份似乎让她比较放松吧?你能想像吗?居然是去杀人的时候才会感觉比较放松?”
  • 维第奇:“我们还是专注在记忆中,不要去多想像什么。那些奴隶怎么样?”
  • 1号样本:“奴隶...到处都是,这样听起来好像很糟,奴隶制真的不是个好主意,但没有人起而反对这件事。但当她解放这些奴隶的时候很有趣,这应该是件有趣的事情吗?”
  • 维第奇:“我们不是在谈‘应该’怎样,请专注于已经发生的事实。

[强烈的干扰声]

  • 1号样本:“这里头发生的每件事都很难描述。”

[录音档带着干扰声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