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Subject Zero - audio file 2

Subject Zero - audio file 2

在已故的华伦·维第奇博士居所中找到的开盘式录音带纪录。

  • 旁白:“代理计划,测试区间27,1980年10月27日。实验体,艾琳·波克。DNA样本,SB1970。”

[录音带开始]

  • 秘密国家警察:“蜜里安,我亲爱的女孩,你本不该在这里的。但因为你老是不合作,我才要被迫把你拘禁起来,除非你能说出我想听的实话。好比说藏神器的地点,还是关于你们领袖巴特尔·申克也好。说一些事情让我好跟戈培尔部长交代...让他了解我们有所进展。”
  • 蜜里安:“不如抱抱他好吗?他的照片看起来好像很难过。”
  • 秘密国家警察:“没错,他正是如此,不是吗?或许你亲自可以见他一面,他一向喜欢美丽的女人、女演员、歌唱家。”
  • 蜜里安:“海盗?”
  • 秘密国家警察:“没错!海盗。小白花海盗?你们是这样自称的对吧?真是好玩...但不合规矩。”
  • 蜜里安:“破坏希特勒的规矩是我们大半的乐趣。”
  • 秘密国家警察:“我想也是,我想在我抓到你和你那群闹事的伙伴前,你们一定玩得很开心吧。”

[录音带结束,并带着干扰声切换]

  • 萨提许:“到这里就结束了。”
  • 艾琳:“该死!为什么我们的讯号只能撑几分钟?也许我该放轻松点才是。”
  • 萨提许:“那不是重点,这本来就是很危险的工作。这些记忆不属于你的血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无法稳定读取的原因。”
  • 艾琳:“这一定有办法解决。”
  • 萨提许:“你是指那个‘神器’吗?我听了好几次了。”
  • 艾琳:“不大肯定,我也不晓得蜜里安知不知道。当士兵在问话的时候,她脑袋里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 萨提许:“但她在保护她的海盗伙伴,那些小白花海盗?”
  • 艾琳:“没错,巴特尔·申克,我们看过他的记忆了吗?”
  • 萨提许:“没有,但我们现在可以。”
  • 艾琳:“那我们就来吧!”
  • 萨提许:“好的,最优先来处理。”
  • 艾琳:“没错,这可不容易,老天。”

[强烈的干扰声]
[一通电话声响]

  • 西莫斯:“嗨!”
  • 艾琳:“嗨,西莫斯,我是妈妈。”
  • 西莫斯:“嘿!”
  • 艾琳:“你好吗?”
  • 西莫斯:“爸!是妈妈!”

[艾琳叹了口气]

  • 卡尔:“嗨?艾琳?”
  • 艾琳:“嗨,卡尔,西莫斯近来如何?”
  • 卡尔:“很好,我们才刚去买完要穿去学校的衣服。”
  • 艾琳:“是阿,夏天过得很快。”
  • 卡尔:“每次都这样。”
  • 艾琳:“我从来都没发现,我的办公室里没有窗户。”
  • 卡尔:“没错,好像困在实验室吧。你需要谈谈吗?”
  • 艾琳:“嗯,抱歉,我只是对你的母亲有点好奇。”
  • 卡尔:“喔...好吧。”
  • 艾琳:“你小时候,有听过她提起战争时期的事吗?”
  • 卡尔:“不很常,都很琐碎。怎么了吗?”
  • 艾琳:“我上星期在座一个研究...关于二次大战...查到了关于小白花海盗的文献?或是纳瓦伙族,甚至跑出你母亲的名字。”
  • 卡尔:“真的吗?这真是诡异。”
  • 艾琳:“你有想起什么特别的事吗?”
  • 卡尔:“嗯,当战争开打的时候,我母亲的确跟这群人在一起。他们只是一群想从希特勒的青年政策中逃脱的孩子而已,但几年之后,他们渐渐变得,嗯...事业做得很大,开始有一些破坏的行为。”
  • 艾琳:“为什么纳瓦伙族...会自称海盗?”
  • 卡尔:“这只是他们自称而已,纳瓦伙族。或是小白花海盗。你知道小孩子嘛,他们身穿短裤,还缝上小白花。我这里或许还有她当时留下的衣服。”
  • 艾琳:“真有趣。”
  • 卡尔:“这是工作吗?研究我母亲?”
  • 艾琳:“不完全是,但...抱歉,我还不能说。”
  • 卡尔:“的确,你也未曾这么做。”
  • 艾琳:“嘿,别这样,我不是故意冒犯。”
  • 卡尔:“不,别在意,一切都是为了更好不是吗?”
  • 艾琳:“我也希望这么想。”

[强烈的干扰声]

  • 艾琳:“啊!”
  • 萨提许:“能量调降!你还好吗?”
  • 艾琳:“该死!为了这玩意耗了5个月,我们还在原地踏步。”
  • 萨提许:“放轻松,艾琳,你只是压力太大了。”
  • 艾琳:“我不是压力大,我是很灰心!我下午要再做一次。”
  • 萨提许:“别这样,我们又不赶时间。”
  • 艾琳:“我们根本没有进展!我们在同一个地方鬼打墙,一而再、再而三!为什么我们无法突破?为什么你无法让我在Animus里维持超过2分钟的期限?”
  • 萨提许:“因为代理基因记忆库非常脆弱!吃快会弄破碗,你的大脑已经超出太多负荷,只要你待的愈久,伤害就会愈大,甚至有可能...”
  • 艾琳:“可能怎样...?”
  • 萨提许:“或许我们所读取的记忆,会复写到你的大脑造成压力,就像录音带重录一样。你脑袋的空间无法同时间做两件事...”

[门的打开声]

  • 维第奇:“看来我今天来的正是时候!大家午安。”
  • 艾琳:“你叫他来的?”
  • 萨提许:“没有。”
  • 维第奇:“但你明明就有!不记得了?”
  • 艾琳:“那是几个月以前的事了,华伦,你来干嘛?”
  • 维第奇:“我想来看看嘛!来看看你们是否有所进展。”
  • 艾琳:“恩,很明显的是,只要我待超过2分钟还是会有危险。”
  • 维第奇:“恩,我也想过这会是你的最大瓶颈。如果是随着时间观看,从基因记忆的排列来说的确比较简单,但如果是想要重播的话...这可是两码子事了。”
  • 艾琳:“没错。”
  • 维第奇:“这样想吧,我的受测者载入的是他们原本基因里所属的记忆,因此这些资讯早就在他们的脑中了。”
  • 艾琳:“意思是说,Animus系统的负担就不会那么大了,不用计算那么多,也用不着大费周章的分析...”
  • 萨提许:“是的,如果要让你的代理基因正常运作--让其他人体验不同的记忆--这会耗费比任何企业还要更多的能量,甚至超越整个阿布斯泰戈工业。”
  • 艾琳:“理想上,我们应该建造一座大脑外接伺服器,不断地镜像复制大脑的实验机能,然后做统计。”
  • 萨提许:“但这样预算可能会飙高到...”
  • 维第奇:“天文数字。让我来想想办法。我跟艾琳有同感,我们无法一步登天,但如果我们先专心在某些共识上,或许就能成事了。”
  • 艾琳:“谢了,华伦。”
  • 维第奇:“下回再谢吧!”

[录音档带着干扰声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