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布斯泰戈娱乐高层主管的对话存档。

寄件者 奥利佛·加奈尔
收件者 梅兰妮·乐梅卡玛·奈隆克洛伊·勒思妮克里斯多福·达拜艾文·狄恩
日期/时间: 2013年11月6日 09:46
主旨: 可能的地点...?
大家好!

正如你所知的,我会在15日至17日出席芝加哥的股东大会,他们会希望看到我们在肯威主线的进度。我们已经搜集到一些不可思议的数据,预计之后会有更为惊人的发现。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看到的事件与人物,都令我们深信这些体验,都将会另任何一个时代的海盗大开眼界。现在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整理资料、厘清数据,但我们已经有了一些难以置信的发展。

与此同时,阿布斯泰戈娱乐很快会公布我们“消费者云端介面应用”(晚点我们会取个更好的名字)的手机程式进入内侧阶段,爱德华·肯威的“实境海盗体验”将会是第一个上架的内容,我们将会开创先河,一种身历其境、充满互动性的海盗体验。如果一切都能按照计划进行,我们将会在今年底连假开始前上架。

因此,这将会让我们想到另外一些问题:我们还想提供什么样的体验?我们想在提供什么样的历史时期与定位供使用者探索?从我们挖掘资料的速度、生产能力及对消费趋势的理解来看。总公司要求我每年都必须产出一组大型计划,同时要搭配一些延伸产品上架... 但这前提是要我们的研究进度允许(包括书籍、唱片、电影以及其他任何跨媒体的产品)。

这样又会延伸到第二个问题:第17号样本是否有能有足够的资料让我们维持产品持续推出的承诺,或者我们该请求总公司提供我们更多样本...?我们曾经从第1号样本中取得资料,成功至做出《解放》这套产品,或许第2号第16号样本也能创造出同样的价值。

有任何想法吗?

--------------
奥利佛·加奈尔
创意总监
阿布斯泰戈娱乐



寄件者 梅兰妮·乐梅
收件者 奥利佛·加奈尔;卡玛·奈隆;克洛伊·勒思妮;克里斯多福·达拜;艾文·狄恩
日期/时间: 2013年11月6日 10:01
主旨: RE:可能的地点...?
嗨,各位!

谢谢奥利佛提供这些意见,现在来谈谈我们目前的状况:

我已经担任17号样本的总监职务1年多了,我的团队已经从这个样本中列出了一些有趣的时间点给各位参考,记住这个资料已经让总公司编辑过了,我会尽量简短扼要...

父系支线:
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
16世纪:奥斯曼帝国
18世纪:美国殖民独立战争
19世纪:新英格兰与美国中西部

母系支线:
12世纪:耶路撤冷/十字军东征
13世纪:埃及与北
14世纪:日本足利幕府
18世纪:法国大革命
19世纪:拿破仑战争、台湾历史
20世纪:“爱之夏天”与美国太平洋沿岸

这些只是其中的部分选项,每个人只要往上算15代的祖先可能就有超过3万人,所以17号样本可能还有更多惊喜等待我们挖掘。

尽管17号样本有很多故事等着我们挖掘,如果我们还能探索其他的记忆,我们还是不该限制自己的脚步。例如我的祖先曾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分别为不同的阵营作战,我甚至还有一个曾曾曾祖父曾经参与美国的南北战争,还见过林肯总统几次。即使这些数据不是在总公司预定的计划之内,很可能得花上不少时间寻找,但以长远来看,这可能对公司还是有用处的。

总之,如果任何人有什么关于有趣的历史事件、时间与城市的资料和线索(或是知道有谁牵涉其中),请尽量分享你的看法!我也会回顾总公司30年来曾经有过的资料看看有什么帮助。我最近就觉得2号样本很有趣,我相信他曾经参与过圣女贞德的审判,这应该会是个不错的开始。

梅兰妮 17号样本产品专员



寄件者 奥利佛·加奈尔
收件者 梅兰妮·乐梅; 卡玛·奈隆; 克洛伊·勒思妮; 克里斯多福·达拜; 艾文·狄恩
日期/时间: 2013年11月6日 10:41
主旨: RE:可能的地点...?
说的没错,梅兰妮。

什么事情都得谨慎一点,第2号样本是来自于已故的沃伦·韦迪克博士他自己,在80年代的时候他还只是阿布斯泰戈的年轻工程师,即使他与“圣女贞德”的记忆一样诱人,我也不认为总公司会愿意让我们探索华伦博士的记忆,毕竟里面可能包含总公司的敏感资讯。

以我自己来说,我可能与魁北克的历史学家诗人法兰克·萨维尔·加奈尔有血缘关系,这听起来有没有很棒?是不是能考虑一下?

另一个需要注意的地方,就是我们得避免挖掘任何近代的记忆(例如20世纪),除非我们能找到一些很棒的东西。像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资料虽然很吸引人,但我们可能还是得避免在记忆中出现任何运输载具的记忆:包括车子、机车、直升机或者是坦克车等等。

你可能会想问原因:我们的研究,当人类进入载具驾驶的时候,他们可能会进入半精神分裂的状态好一段时间... 而这会使得挖掘资料较为困难。简单来说,我们不想要花了大半时间,却只有找到一个人开着车子到处跑的记忆。我们应该能更有效率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奥利佛·加奈尔



寄件者 克洛伊·勒思妮
收件者 奥利佛·加奈尔; 梅兰妮·乐梅; 卡玛·奈隆; 克里斯多福·达拜; 艾文·狄恩
日期/时间: 2013年11月6日 11:24
主旨: RE:可能的地点...?
奥利佛 - 哈哈,魁北克市很美,但没有海盗、忍者或是僵尸这些元素,我不确定这个历史学家的故事能不能大卖。:)

还有你要知道,第4号与第16号样本基本上也是不可行的,我上个月在进行研究的时候,发现这些样本里面有一些很特别的角色,但当我想要深入研究的时候,有些人就要求我停止研究,有点古怪但不算令人意外。业务经理那边有很多军方的合约,我猜这些样本跟那些合约有关,我就没有继续研究下去了。

如果有人有兴趣的话,我也来说说我的部分:我的曾曾祖父曾经在1920年代的时候住在巴黎,并与海明威斯泰因萨提毕卡索等人熟识,虽然没有什么刺激的冒险情节,但有不少有趣的历史故事,只是随口说说。

PS:克里斯,我们的午餐会议还要约吗?



寄件者 奥利佛·加奈尔
收件者 梅兰妮·乐梅; 卡玛·奈隆; 克洛伊·勒思妮; 克里斯多福·达拜; 艾文·狄恩
日期/时间: 2013年11月6日 11:38
主旨: RE:可能的地点...?
是的,就像我喜欢《失落的一代》一样... 我认为我们最初的一些虚拟体验必须要有更多的动作性元素,所以战争或是什么知名的战争行动是个很好的出发点,或是任何时期的激烈冲突之类...

谈到海盗、忍者和僵尸... 我们可以很轻易地把前两个元素加到体验的内容中,但僵尸有点... 怎么说呢?...不真实?这主义真的太糟了...



寄件者 克里斯多福·达拜
收件者 奥利佛·加奈尔; 梅兰妮·乐梅; 卡玛·奈隆; 克洛伊·勒思妮; 艾文·狄恩
日期/时间: 2013年11月6日 11:54
主旨: RE:可能的地点...?
我的曾祖母曾经与埃蒙·德·瓦勒拉迈克尔·柯林斯为了爱尔兰独立战争共同奋战多年,所以如果我们拿我的基因记忆来研究的话,排列起来并不困难。

奥利佛 - 其实历史上的确有僵尸及人类僵尸化的研究,阅读海地赫斯顿所写的书,会发现当地有不少奇怪的巫术研究。或许这跟好莱坞的僵尸片不太一样,但这些巫术仍然让人毛骨悚然。在《解放》中,艾芙琳跟巫毒祭司有所联系。如果我们进一步挖掘的话,我很怀疑我们还能找到什么呢?她的恩师阿加特,做的都是一些奇怪的东西。

克洛伊·勒思妮:对了... 我找到一间新的速食餐厅,我会把他们印好的宣传单带给你们看。



寄件者 卡玛·奈隆
收件者 奥利佛·加奈尔; 梅兰妮·乐梅; 克洛伊·勒思妮; 克里斯多福·达拜; 艾文·狄恩
日期/时间: 2013年11月6日 15:46
主旨: RE:可能的地点...?
抱歉我得表示不同意见,但我们为何不是把这个科技用来教育呢?我是说...理论上我们有整个人的历史脉络 - 所有成就与闪耀的时刻,所以听到我们只能专注在战争、冲突与暴力上让我觉得有点沮丧...

这不是说我反对暴力本身,但整体来说暴力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就这样。我觉得生命还有很多美好的细节值得我们去探索。

如果我们能找到有人与爱因斯坦在他的专利办公室一同工作的记忆呢?或是见证达尔文写出进化论的小猎犬号上?或是法国居礼夫人?在那些人类展现他们潜力的是要时刻?



寄件者 艾文·狄恩
收件者 奥利佛·加奈尔; 梅兰妮·乐梅; 卡玛·奈隆; 克洛伊·勒思妮; 克里斯多福·达拜
日期/时间: 2013年11月6日 21:33
主旨: RE:可能的地点...?
好,拜托,你们这些人,如果缺乏幽默感的大学教授愿意付我们八位数的钱,要我们进行“印度殖民地的性别规范”研究的话,或许我们还他妈的有搞头一点。

我现在说的可是像伦敦维多利亚时期开膛手杰克断头台罗伯斯庇尔加上拿破仑的法国大革命?还有西部传奇人物比利小子和警长怀亚特·厄普。更别忘了还有成吉思汗蒙古人消灭了无数城市、杀了几百万人。动作、血腥、冒险、冲突!

如果我们让人重温爱因斯坦坐在办公室里面咬指甲,思考他的相对论的画面,我们大概根本连十分之一的成本都赚不回来。

搞清楚状况,屁哥,这是生意,不是团体治疗课程。



寄件者 奥利佛·加奈尔
收件者 梅兰妮·乐梅; 卡玛·奈隆; 克洛伊·勒思妮; 克里斯多福·达拜; 艾文·狄恩
日期/时间: 2013年11月6日 09:46
主旨: RE:可能的地点...?
艾文,我们私下再聊。

奥利佛·加奈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