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安提基特拉机械

AC4 Antikythera Mechanism

最初这个机器被假设为星体的模拟机器,被任何可以拿来计算天体的运行。但阿布斯泰戈工业的科学家发现这可能是第一文明的人们拿来使用的“预言机”,而不只是单纯的天体计算工具。我们已经证明安提基特拉机械能够以概率的方式预测未来的事件,而这也是我们能够找到17号样本戴斯蒙的原因。由于这个机器的设计牵涉“量子力学概率测量”的关系,使用上极其困难,我们必须要利用成千上万次的测试,才能勉强窥见一些未来的可能性。


巴格达电池

AC4 Baghdad Battery

这十几年来出土后就一直困扰着科学家的装置,最近几年终于有突破性的研究发展。阿布斯泰戈工业的研究者发现这些电池连结起来,会随着时间过去而自行产生能量,有点像是理论物理学家所提出的“时间水晶”?这个未知的晶体材料能够产生微弱却源源不绝的能量,只要等待时间流逝这个晶体就能不断自行生产能量。虽然目前所能产生的电力极为稀少,但这个装置本身的存在就已经令人难以置信,目前为止我们仍然无法找到一个能正常运作的“时间水晶”。


血瓶

AC4 Blood Vial

即使阿布斯泰戈在1980年代就发现了这些瓶子,但透过数十年的研究仍然无法找到这些血瓶的真正用途。目前其中只有3个瓶子中的血液没有变化,已经确认其中一个血瓶装有先民的DNA。阿布斯泰戈工业希望能尽量获得更多先民的DNA,像是我们称为“夏娃”的样本。请尽量小心,在辨识血瓶的时候可能会产生记忆重播现象,别把瓶子摔破了。

不幸的是,平均DNA保存的半衰期都只有500年,这些血瓶中的储存样本 - 可能已经超过8万年以上 - 很可能已经失去作用。我们推测大概这至少会需要250组保存完好的样本,还必须要有很好的运气,才能把这些DNA的记忆组合起来... 虽然真正的数字可能接近500份样本。


水晶骷髅

AC4 Crystal Skull

目前已经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发现这些工具,我们认为这可能是先民们的遗迹。在这某种程度上这些骷髅都是通讯工具,但目前我们已经发现3种不同的设计。第1个水晶骷髅很像我们目前的手机,能够透过工作装置同时多点传输通讯;第2个水晶骷髅有记录与播放的功能,意味着使用者可以录制并传送影像讯息给其他人;第3个水晶骷髅最近才发现比较像被动的监视设备,或者说比较像是监视设备的播放装置,目前我们还没找到与第3个水晶骷髅对应的另一端仪器。目前尚未了解为何第一代先民会想要用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设计,但我们没有理由怀疑 - 他们的智慧比我们高那么多 -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前卫设计风格。


记忆封印

AC4 Memory Seal

这些装置很强大,但使用范围有限,这些设备被第一文明的人们使用在记录短暂的记忆影像,并且可以藉由其他人的启动重新播放,或去经历他们曾经经历的记忆。但从这些装置的希有性来看 - 目前只有少于40个这样的装置被发现 - 这些记忆封印并不是所有的先民都能使用,而是在第一文明的社会中最为富有与最有权势的成员才能享有这个权利,目前我们还没发现任何真正的“先民生活记录”,只有留下一切关于第一文明的人们所留下来告知的讯息。阿泰尔力记忆封印将讯息传达给埃齐欧,让我们知道这个东西仍然可以运作,但这个可运作的封印下落仍然不明。不过这也是阿布斯泰戈的记忆基因技术早期的来源,他们透过这些文物研究获得相关技术的进步,但Animus的技术基础并非来自于这些封印。


伏尼契手稿

AC4 Voynich Manuscript

这是引人入胜、悬而未决的难题,我们正在寻找能够解密或是制作这份手稿的人。所有关连于15到16世纪的欧洲研究者,都被告知要特别留意有提及伏尼契手稿的记忆区段。虽然近期的碳放射检测被认为这份手稿大约是在1405年左右制作完成,但阿布斯泰戈已经发现这份手稿中藏有大量的隐藏讯息。英国哲学家罗杰·培根对这份手稿的浓厚兴趣,也是让我们想持续研究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