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Eraicon-featured

穆赫利斯:“他拿走我们的财产,却什么都没有还给我们。这座城堡曾是这片地区的核心,它带来了力量、指引……
阿泰尔:“还有庇护。
穆赫利斯:“对。但这所有的一切都随你而去,阿泰尔,取而代之的是……腐朽与偏执。
——1247年,穆赫利斯与阿泰尔讨论阿巴斯领导下的兄弟会[来源]

阿巴斯·索菲安Abbas Sofian,1166 – 1247)是黎凡特刺客兄弟会的一员,并于1227年起担任导师直至去世。他领导下的黎凡特兄弟会是一段腐败且漠视刺客组织信条的时期,这导致了马斯亚夫的衰败。同时也让马斯亚夫的村民感到害怕畏惧,甚至暗中憎恨刺客。

阿巴斯和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一同被抚养长大,从小就作为刺客培养,两人在童年时成为了最好的朋友。然而,阿泰尔向阿巴斯透露了其父艾哈迈德·索菲安是自杀而亡,而并非像他所坚信的那样离开了刺客组织。在那之后,阿巴斯便给阿泰尔贴上了“骗子”的标签,他对阿泰尔的仇恨由此而起,直至终生。

在阿泰尔杀了前任导师阿尔莫林后,阿巴斯站在了阿泰尔的对立面。他认为阿泰尔是在谋权篡位,想要成为组织的新一任领袖。但是他最终后悔了,并在阿泰尔担任导师期间一直保持低调行事。

当阿泰尔一家前往蒙古处理成吉思汗的威胁时,阿巴斯在组织内发动了一场秘密政变,杀死了阿泰尔的儿子赛夫·伊本-拉阿哈德,并构陷阿泰尔最好的朋友、他的得力助手马利克·阿塞夫——阿巴斯将他关进了监狱并之后处死了他。

赛夫和马利克被清理掉后,阿巴斯拥有了组织的最高权力,于是他以自己为核心设立了一个新领导层——刺客议会。最后他干脆解散了整个议会,篡夺了导师的头衔,成为黎凡特刺客唯一的领袖。

在阿巴斯的领导下,刺客组织逐渐衰落并且变得腐败。而且为了保命,阿巴斯大部分时间都躲在马斯亚夫的堡垒中。最终,阿泰尔从自我放逐中归来,与仍然支持他的刺客一起闯入堡垒。最后,阿巴斯被阿泰尔最新的武器之一所杀。

人物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阿巴斯于1166年出生在马斯亚夫的阿巴斯家族中。身为艾哈迈德·索菲安的儿子,刺客组织的一员,阿巴斯人生的前十年都是伴随在父亲身边度过的——直到1176年。[1]

那一年,马斯亚夫被围,艾哈迈德被来犯的撒拉森人俘获,并在严刑拷打下道出了奥马尔·伊本-拉阿哈德的名字——因为这名刺客杀死了一位撒拉森贵族。为了救下艾哈迈德的性命,奥马尔自愿被处死。然而,艾哈迈德心中却只有因同胞之死而生出的内疚之情。[1]

也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了艾哈迈德在奥马尔和他儿子阿泰尔的家中自杀;而阿巴斯一直相信他的父亲是离开了组织,并且终有一天会回来的。[1]

阿巴斯与阿泰尔结成搭档,他们一起开始接受导师阿尔莫林的训练以成为刺客。两人发展出了亲密的友谊,并且常常待在彼此身边,互称兄弟。然而,父亲自我流放的事一直纠缠在阿巴斯的脑海中。[1]

过了一段时间,阿泰尔开始注意到阿巴斯情绪的变化——父亲失踪所带来的焦虑开始动摇他的决心。阿泰尔告诉他,他的父亲并不是像他所想的那样抛弃了他,而是在撒拉森军围攻之后不久就在阿泰尔的房间里自杀了。阿泰尔本来希望这个消息会让阿巴斯平静下来,但是阿巴斯拒绝相信阿泰尔。他只是在床上转过身去,一言不发。[1]

Brothers No More

训练中的阿泰尔与阿巴斯

在第二天的战斗训练中,阿巴斯向他们的指导员拉比伯提出了一个要求:让他们在训练中使用真正的剑,拉比伯很高兴地答应了这个要求。然而,阿巴斯并没有像日常训练那样安分守己,而是在仇恨驱使下向阿泰尔发起了凶猛的进攻,并要求阿泰尔告诉他为什么要在他父亲的事上说谎。[1]

阿泰尔只好勉强承认自己在撒谎,随后两人被扔进马斯亚夫的禁闭室关了一个月。当他们被允许继续训练时,阿尔莫林以情绪失控、败坏组织名声为由进一步惩罚了阿巴斯,他的训练也因此延期了一年。[1]

马斯亚夫遇袭编辑

阿泰尔:“我关好城堡大门后,你就从侧翼攻打村子里的十字军,把他们赶到峡谷那。
阿巴斯:“你没有机会的!
阿泰尔:“阿巴斯!不要出错。
——阿泰尔和阿巴斯在在遭到进攻时讨论行动方案[来源]
Mentor's keeper 3

阿巴斯与阿泰尔对话

这些事后,两人再也不认为对方是自己的兄弟了。阿巴斯23岁那年,哈拉斯——一名因为对刺客组织的动机以及在组织中等级晋升过慢而感到不满的刺客,背叛了组织的前刺客学徒——在他的指挥下,圣殿骑士袭击了马西亚夫。这次,阿巴斯与其他刺客一起对抗圣殿骑士。[2]

两军交战正酣时,阿泰尔赶回了马斯亚夫。阿巴斯遇到了他并让他撤退,还告诉他圣殿骑士劫持了阿尔莫林做人质,但他们什么都做不了。然而阿泰尔命令阿巴斯,让他在自己将他们赶出城堡之后,就从侧翼进攻圣殿骑士。尽管阿巴斯很想反对,但他别无选择只能服从他那对手的命令,只因阿泰尔的等级更高。[2]

阿泰尔成功的救出了阿尔莫林,他因此被升为刺客大师[2]阿巴斯很是嫉妒,于是就朝阿泰尔的脚边吐了口痰,可其他人却在嘲笑他。这件事是阿泰尔傲慢性格的第一个迹象,随着时间推移,这将进一步加剧阿巴斯对阿泰尔的仇恨。[1]

挑起内战编辑

“原谅我……我不……知道。”
―阿巴斯擅用金苹果后向阿泰尔道歉。[来源]
1191年,阿尔莫林得到了一个伊甸苹果——这是源自第一文明造物之一,它被深藏于耶路撒冷所罗门圣殿中。经过几个月对苹果的研究,阿尔莫林发现自己无法理解它的力量。并且不久之后他的思想就逐渐被其腐化,使得阿尔莫林对其不抱希望。[3]

最终,阿尔莫林背叛了他多年来忠实并全心侍奉的刺客组织,并用苹果洗脑了马斯亚夫的刺客和平民,让他们盲目服从并崇拜自己。阿泰尔发现了自己导师的秘密身份是圣殿骑士,他与阿尔莫林正面相抗,并在城堡的花园中杀死了他,随后将苹果藏在了马斯亚夫城堡里,阿尔莫林的书房中。[3]

Mentor's wake 5

阿巴斯因阿尔莫林的遗体被火葬而与阿泰尔起争执

阿尔莫林死后,阿巴斯来到了马斯亚夫城堡,在大门处遇到了阿泰尔——他发现他这个死对头正抱着导师的尸体。阿巴斯对其公然表示质疑,并索要一个说法。阿泰尔向阿巴斯解释,谈话间,两人来到了城堡附近一个悬崖边备好的火葬堆前。[2]

阿泰尔将阿尔莫林的尸体放在火葬堆上,然后点燃了它。阿巴斯见状立即喝斥了阿泰尔,说焚烧尸体是违背信条的。阿泰尔争辩说这可能是“另一个阿尔莫林的幻象”,他这么做是为了不给他再来过的机会。愤怒的阿巴斯把阿泰尔从山崖上推下,让他面对其他愤怒的刺客和平民。[2]

阿巴斯赶回城堡,从阿尔莫林的书房中偷走了伊甸苹果。然后他爬上城堡外的瞭望塔,看着由他发起的内战。阿巴斯向阿泰尔大声叫喊,称他无法操纵苹果——很快阿巴斯就发现自己被其蛊惑,并激活了它。[2]

然而,阿巴斯的意志力太弱,承受不了苹果的强大力量,而苹果正在慢慢地抽离他的性命。阿泰尔急忙爬上塔,从阿巴斯那里拿走了苹果,救了阿巴斯。之后他向阿泰尔低声道谢。[2]

随着时间流逝,阿泰尔得到了其他刺客的全力支持,并成为了黎凡特刺客的导师,而这让阿巴斯很是不满。然而,阿巴斯发现自己对前任导师的仇恨甚至超过了对阿泰尔的,于是他对这位曾经的好友做出了让步,两人相安无事。[1]

夺权编辑

阿泰尔:“是刺客组织的导师,阿巴斯。根据兄弟会的规定,我要求你将领导权交还给我。他们(其他刺客)认定领导权应交还于我。
阿巴斯:“他们没有,也不会再有了。
——阿泰尔和阿巴斯争论谁该掌握领导权。[来源]

后来的许多年里,阿巴斯一直忠心地为刺客们服务,并很好地接受了阿泰尔作为导师的身份。然而,当阿泰尔在1217年启程去往远东地区时,他慢慢开始在民众中建立起拥护者,以逐渐削弱组织中的代理导师、刺客组织二把手马利克·阿塞夫的领导。1225年,阿巴斯开始发动政变,并取得了组织的控制权。[1]

阿巴斯命令他的手下,一名意志薄弱的刺客学徒——斯瓦米,杀死了阿泰尔的小儿子——赛夫·伊本-拉阿哈德,然后嫁祸给马利克。马利克因此被判处为谋杀罪,囚禁在马西亚夫地牢中。因为没有其他的代理领袖,于是按照兄弟会的规定,成立了一个刺客议会来领导刺客组织——而阿巴斯自己成为了议会之首。[1]

两年后的1227年,阿泰尔与妻子玛利亚·索普、长子达里姆·伊本-拉阿哈德在远东的十年旅程后,回到了马斯亚夫,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离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抵达堡垒之后,上了年纪的导师阿泰尔被告知,他的儿子赛夫就在他们回来前不久去了阿拉穆特。在父亲的命令下,达里姆立刻前往阿拉穆特。第二天,阿泰尔夫妇面见了阿巴斯和掌权的刺客议会。[1]

New regime 5

阿巴斯和斯瓦米与阿泰尔夫妇会面

会面时,阿巴斯告诉了阿泰尔,赛夫在两周之前被马利克谋杀了。而议会是在马利克被捕之后建立起来的。阿泰尔要求议会将领导权移交回他,但阿巴斯拒绝了。阿巴斯称阿泰尔因为自己的儿子刚刚被杀,并不能做到公平公正,掌权后可能出于复仇心理而行事。[1]

第二天,阿泰尔在了解到关于赛夫之死的真实情况之后,他下到地牢里探访马利克,以探明事情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在看见马利克奄奄一息、极其虚弱,并且明显被关押了超过两个星期之后,阿泰尔把他救了出来,交由家人照顾。[1]

然后阿泰尔决定再次正面对质阿巴斯,然而阿巴斯却却反咬了他一口——他指控阿泰尔因为仇恨杀死了马利克,并当面拿出了马利克的首级作为证据,这使得刺客们倒戈相向。但事实上,马利克是被斯瓦米在阿巴斯的授意下杀死的。 愤怒的阿泰尔拿出了伊甸苹果,被其控制的斯瓦米拿出匕首向自己的脖子捅去。玛利亚见状就立即挡在阿泰尔面前,斯瓦米的匕首便刺向了玛利亚,阿泰尔的袖剑也捅向了斯瓦米……玛利亚和斯瓦米死了,阿泰尔与赶来接应的达里姆逃出了马斯亚夫,阿巴斯就这样篡夺了导师的头衔。[1]

晚年生活 & 死亡编辑

阿泰尔:“那不是谎言。这么多年了,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吗?
阿巴斯:“你可曾想过有没有另一个世界,阿泰尔?一会儿我就知道有没有了。如果有,我会见到我的父亲,等你死后我们两个会在那里与你相见。而到了那时——那时就不会怀疑了。
——阿巴斯在最后时刻对阿泰尔说。[来源]

在与阿泰尔重遇前的二十年里,阿巴斯领导下的刺客每天就只会躲在堡垒里,对周围的村庄不闻不问,任凭它们受法哈德强盗的洗劫。同时,阿巴斯对当地村民征取的赋税越来越高,而且对于任何起义和反对都严肃而又偏执地采取行动——就像1227年阿泰尔出逃之后的那次一样。[1]

Mentor's return 10

阿巴斯和阿泰尔在马斯亚夫见面

1247年,阿巴斯得知阿泰尔从自我放逐中归来,并决心夺回自己刺客组织领袖的地位。在马利克之子塔齐姆·阿塞夫的帮助下,阿泰尔得到了他刺客同胞们的帮助,一起对抗阿巴斯。但他还是强调了一点——不要有流血事件发生。因为这一和平的举动,大多数阿巴斯的支持者转投向阿泰尔。[1]

在一场短暂的交锋之后,大多数组织成员都重新效忠了阿泰尔。阿巴斯在马斯亚夫堡垒的台阶上与这位老刺客对峙,他再次拒绝接受父亲之死的真相,并命令他手下剩下的寥寥几名追随者杀死阿泰尔。然而,这位前任导师伸出手臂指向阿巴斯,然后将另一只手搭在手腕上——一秒钟过后,一声爆响在城堡中回响。[1]

阿巴斯向下一看,发现自己的胸口上出现了一小块血迹,然后渐渐扩大,直到长袍前面全部被血液浸透。之后阿巴斯倒了下去,在剧痛中滚下了楼梯,滚到了阿泰尔脚边。他与阿泰尔说了最后一段话,告诉他曾经的朋友他希望死后能重获新生,这样他们能在另一个世界再次见面,并且也能在那里知道关于父亲的真相。阿巴斯缓缓闭上眼睛,咽气了,成为了死在新制袖枪下的第一人。[1]

人物后续编辑

2013年,阿布斯泰戈娱乐试图利用阿巴斯来做宣传。他们认为阿巴斯是一个比阿泰尔“更好”的榜样,并因此开始寻找任何他的后代。[4]

人物性格特征编辑

阿巴斯:“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保护这座城堡,阿泰尔。你难道不会和我做同样的事吗?
阿泰尔:“我会保护兄弟会的,阿巴斯。但是你,你牺牲了我们所支持的一切。你将我的妻儿献祭在你自己那名为怨恨的祭坛上——你一味地拒绝接受真相的怨恨。
——阿巴斯在临死前不久与阿泰尔说起自己的行为。[来源]
Mentor's wake 10

阿巴斯拿着伊甸苹果

阿巴斯是个卑鄙低劣并且有报复心的人。他将家族的荣誉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当他认为阿泰尔败坏了父亲作为刺客的名誉时,他一心想要寻求复仇。他痛恨从前的好友在刺客兄弟会中的迅速崛起,于是一有机会就在言语上和身体上攻击他。[1]

尽管阿巴斯有着自私的天性,但正如他能在阿泰尔在进行针对蒙古人的行动时,大体上控制了刺客组织那样,可以看出他并不是缺乏耐心或是狡诈。当真正的导师回到马斯亚夫后,他自满、轻蔑、傲慢、觉得自己凌驾于阿泰尔和他的妻子之上。而当他将谋杀马利克的罪名按在阿泰尔头上,以破坏他在刺客之中的信誉时,他怀着一种恶毒的喜悦。[1]

虽然阿巴斯尊重刺客的传统,但他也不会犹豫去利用它们为自己的目的服务:比如阿尔莫林死后他试图夺取苹果,或是后来夺权之后试图强迫阿泰尔交出苹果时都有所体现。他易于受伤的自尊心和对个人权力的贪欲让他觊觎着苹果和刺客组织的领导权。在当众贬黜了阿泰尔并迫使他自我流放后,阿巴斯被噩梦和对他生活的威胁所困扰,变得越来越偏执。[2]

冷知识编辑

  • “阿巴斯”是阿拉伯语名字,意为“勇士”“严厉的”或是“严酷的(指外表)”。
    • 姓“索菲安”(سفيان)意为“忠诚的"。
  • 在《刺客信条》中,所有刺客都因为要使用袖剑,而必须切断他们其中的一根无名指,直到阿泰尔学到了新的知识才避开了这个问题。尽管如此,阿巴斯的所有手指都还存在着,而这个同样的现象几乎发生在马斯亚夫的所有其他刺客身上。
    • 在《刺客信条:启示录》中,这个情况得到了修正——12世纪晚期的所有刺客都被切除了其中一根无名指。

图片展示编辑

登场作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