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Employee Handbook


阿尔诺·多里安的信件Arno Dorian's letters)是一些法国刺客阿尔诺·多里安写给他已故父亲的书信。阿布斯泰戈娱乐得到了这些信件并把它们提供给罗伯特·弗雷泽,使他能够更好地通过阿尼姆斯来研究阿尔诺·多里安。最后佩尔西·韦斯特克里克获得了这些信件。

信件内容[]

亲爱的爸爸,

德拉塞尔先生告诉我说,就算我知道你已经sǐ了,我还是应gāi给你信。他说,这样能让我感觉更好一点,也能帮我提高xiě信的本领。我不确定实际上是不是这样,但是他对我很好,我想让他yě能喜欢我。

我知道你在天táng里肯定很担心我。我想告sù你,我现在很好。德拉塞尔先生,埃莉斯的爸爸在我看到你的时侯找到了我。他告诉我我可以和她还有埃莉斯住在一起。他是个很好的人。

对不起,爸爸。我知道我那个时候跑掉还迟到的事情不对。如果我没有那个样子,你可能就不会sǐ了。我还摔坏了怀表。我真的很对不起。我把怀表一直带在身上,看到怀表我就会想起你了。

我不知道是shā了你,但是我想要找到那个人。我想yào非常非常痛的打那个人。我知道这样子你也回不来,但是我知道这样子我会感觉好一点。

我希望天táng对你来说会是个好地方,你能和妈妈在一起。德拉塞尔先生和埃莉斯都是好人。埃莉斯和我一样大,她很有yì思,也很聪明,但总是给我惹麻烦。我知道,你会告诉我不要去怪她,但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现在我应该要去洗手吃晚饭了。看着我努力变成你想要我变成的厉害的样子吧。

再见了。

我爱你,爸爸。
阿尔诺

亲爱的爸爸,
我很懊恼,我现在必须告诉您,我被关在巴士底狱里了。是的,您没有看错。我希望就算我告诉您那些指控都错得离谱,您也能相信我。

我被人害得重新经历了一次失去父亲的恐惧,这种恐惧令人站不住脚。我想知道上帝为什么这般鄙夷我,让我蒙受这般命运。祂先是从我这里夺走了您的教诲,之后又夺走了德·拉塞尔先生,那个对着在世上无依无靠的我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的人。比起被关在这里,说我谋害了他的指控更加令我痛苦。

而最让我痛苦的事情是,我没有收到埃莉斯写来的信。她是相信了那些极不合理的指控吗?她难道不知道我也爱着她的父亲,这份感情甚至难以言表吗?我本认为她的情况会好一些,但我眼下唯一的选择就是相信她面临着某些恶棍的威胁,正是这些恶棍杀害了她深爱的父亲。而那种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我对您与德·拉塞尔先生的在天之灵发誓,我会逃出这不公的囚禁,找到谋害了你们的真凶。

我还是希望世上真的有上帝与天堂,只有这样,您与德·拉塞尔先生两人置身于更美好的地方的想法才能让我感到安慰。但是随着在这里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我觉得我的信念逐渐被消磨了。

您的怀表我仍然带在身上,我亲爱的父亲。就像我一样,这块怀表虽然有所损坏,但还是很顽强,它的指针还在走动着。

——阿尔诺

亲爱的爸爸,
我之前曾在给您的信中写道,尽管我真诚地希望您能身在天堂,而我却十分怀疑天堂这种地方是否真的存在。自那时以来,我杀死了一个道貌岸然的人——但他骨子里是腐败的——亲眼看到巴黎有一个地方如此的丑恶败坏,如此的不人道,我没有办法相信会有哪个正直的神明能容忍这样的地方存在。

这个地方被叫做圣迹区,由一个卑鄙可耻的人统治。他让手下砍断乞丐的四肢,拔掉乞丐的舌头,挖掉乞丐的眼睛,这样一来要向他交纳善款的乞丐就能吸引更多同情他们的人。您也是一个刺客。我想知道,您是否就像我被迫的那样,只能袖手旁观,无法介入,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因为另一个人的贪婪而活活地被砍掉双腿?

我只有让任务一直占据我的心头,我才能忍耐下去。这个穷人的血流了一路,给我指出了我需要去的地方,但我的心与我的胃都为这副光景而感到恶心。

因此,我杀死这个乞丐之王的时候,没有一点出于正义感的喜悦。我现在离发现谋害德·拉塞尔先生的真凶越来越近,我也必须为这些进展感到满足。

另一个乞丐之王随之诞生,取而代之——他利用我推翻了之前的乞丐之王。他叫萨德侯爵,是名声最恶劣的人。我是不是杀死了鸡窝里的狐狸,却留出了允许雪貂闯入的漏洞?知道萨德侯爵的……癖好……的人可能会这么想。但我不知道事情是否真的如此,也不抱得知真相的希望。

我尽到了自己的义务,但是我每找到一个答案,却又发现了更多的问题。我十分想念您,父亲。您也许能帮助我明白这一切的意义。您与德·拉塞尔先生的死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沉重地压在我的心上。

我真的真的很想念您。

阿尔诺

爸爸——
我不知道圣殿骑士与刺客之间能否存在和平,而您和德·拉塞尔先生为实现这份和平已经付出了毕生的努力。但我知道,我们之间存在着友谊——甚至还有爱情。

在您遇害之后,我被德·拉塞尔家族视如己出,被他们抚养长大,而我渐渐地不再把他们的女儿当做姐妹,萌生了爱意。她很漂亮,激情洋溢,作风迅猛,但有个不好的习惯,总是让我们两个人遇到困难——不过她也能带着我们走出困境。

我不确定,但现在我知道她也爱我。大概我永远不能占有她的心;她的心里有着太多其它的梦想、行动和冒险。但她已经夺走了我的心。我们的孩子在长大成人的时候将会记住、尊敬他们双亲所代表的事物——刺客与圣殿骑士双方最优秀的地方。也就是团结。

——阿尔诺

亲爱的爸爸:
我想知道,您在毕生的冒险之中,是否曾停下来思考过“那个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个问题?

我因为一个人而思考了这个问题,那个人现在名叫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

他在早年从政的时候,曾发表极有说服力的演讲,反对处决罪犯。他曾说,所谓的狂热——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诞生自无知与独裁的丑恶联合”,而他自己现在却成为了自己最高主宰的狂热分子。断头台这些日子日夜不停,那些穿戴着三色徽的人还为此大声欢呼。

那么,这就是兄弟会存在的理由了?有了兄弟会,我们就可以消灭掉那些偏离阳关大道而走上狂热、杀戮道路的人了吗?在现在这样的时候,在我绝望的时候,我真心实意地希望您与德·拉塞尔先生已经成功地实现了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的和平。为那些在我们参与的这场秘密战争中并不理性的双方成员实现和平。

——阿尔诺

参考与来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