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Timeline.png


PL ConnoisseurHQ.png 图片在哪呢?

本条目缺少合适的影像资料,需要更多或更高质量的视频或图片进行建设和完善。诚意感谢您为刺客信条维基提供帮助,为本页面上传合适的图片

阿卡之围(Siege of Acre)是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第一次主要会战——此次会战几乎持续至整场第三次东征结束。在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的协助下,耶路撒冷王国于1189年,在欧洲十字军主力还未到达的情况下率先发动了对阿卡城的攻击。被围城军队惊动的埃及叙利亚苏丹萨拉丁仓促集结军队,想为阿卡解围,却陷入了与围城者相持不下的漫长僵局中。

撒拉森人发现他们无力解除包围,别无他法,只能反过来在十字军周围设下封锁。这种双重封锁一直持续到第二年,丧失耐心的圣殿骑士密谋向水源投毒杀死所有人,希望这会迫使对方投降。这道命令还未得到执行,就被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破坏。阿泰尔潜入了圣殿骑士的营地,刺杀了负责此次行动的指挥官。

然而,不论是这次挫败还是许多基督教势力的领导人的死亡都无力打破围城。1191年,应十字军之邀前来增援的狮心王理查一世法王腓力二世使战争的局势急转直下。装备更强大的围城武器后,十字军突破了阿卡的防御,迫使守军投降,依靠这次重要的胜利拿回了前些年被撒拉森人夺走的土地。

导火线[]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后建立起来的十字军国家与撒拉森人一直在争夺黎凡特地区的控制权。甚至在十字军东征的间隔期,两大阵营的战争也仍在继续,期间偶尔才能获得来之不易的和平。[1]

1187年,埃及苏丹萨拉丁统一了黎凡特相互争斗的穆斯林国家后,撒拉森人和十字军之间的战争再次爆发。[1]7月3日,萨拉丁将基督大军和它的主要指挥官诱入哈丁战役,此战萨拉丁取得了大胜,极大地削弱了耶路撒冷王国。耶路撒冷国王、吕西尼昂的居伊圣殿骑士团大团长热拉尔·德·里德福沙蒂永的雷纳尔德都成了萨拉丁的阶下囚。[2]虽然萨拉丁第二年释放了这些人,萨拉丁依靠十字军这场灾难般的惨败,很快就几近政府耶路撒冷王国全境,耶路撒冷也被撒拉森人占领。[1]

耶路撒冷的陷落导致欧洲发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试图夺回它。与此同时,吕西尼昂的居伊来到耶路撒冷王国仅存的据点推罗,这座城市此前在蒙费拉的康拉德的领导下成功地抵御了一次撒拉森人的大规模进攻。康拉德意识到,居易那份源自他与西比拉女王的联姻的王权脆弱不堪。于是康拉德期望能够凭借自己新获得的威望夺取王位。因此,直到英格兰理查一世法国腓力二世率领的十字军主力前来调停二人的争端之前,康拉德始终拒绝让居易进城。[1]

无处可去的居伊于是决定率军进攻阿卡,在1189年8月28日打响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第一场主要战役。[1]

围城战[]

为阿卡而战[]

事实证明,阿卡并不容易攻占,居伊的进攻很快演变成漫长的围城战。听闻阿卡遇袭的消息后,萨拉丁立即召集一支解围军队驰援阿卡。与此同时,方才渡海而来的十字军在居伊的倡议下集结起来,甚至连康拉德也因此调动了推罗的军队。[1]

10月4日,萨拉丁的军队与城中的撒拉森守军夹击了围城军队。尽管如此,撒拉森人还是没能赶走入侵者。不过他们再次俘获热拉尔·德·里德福。萨拉丁没有像之前一样施与仁慈,选择斩首这位圣殿骑士大团长。[1]

双重包围[]

经此一役,双方都构筑起了自己的封锁线。十字军继续向阿卡施压 ,而他们自己也被萨拉丁派来的援军围困得无路可逃。到了第二年,欧洲各国赶来的援军陆续抵达,比如施瓦本的弗雷德里克六世[1]率领的神圣罗马帝国军队残部。他的父亲,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雷德里克·巴巴罗萨在前往黎凡特地区途中溺水身亡。[3]

对此,撒拉森人持续召集着他们的增援,包围十字军的士兵人数急剧增加。最终,阿卡以及十字军的营地都处在萨拉丁军队的控制之中,这种情况严重影响到了十字军的生存环境。瘟疫爆发,十字军的部分领袖染病去世,施瓦本公爵弗雷德里克六世也因患病而去世。[1]

毒药流淌[]

“……我们的计划是给城里的所有水源下毒。所有人都会死。等到日出之时,阿卡将成为一座空城。”
―1190年,巴西利斯克向阿泰尔坦白下毒的计划时说道。[来源]

1190年的某个时候,圣殿骑士对僵持不下的局面感到厌烦,提出了对阿卡所有水源下毒的秘密计划。此次行动规模浩大,他们预计阿卡城中的所有人都会在一夜之间死于非命,让阿卡成为十字军唾手可得的空城。[4]

热拉尔的实际继承者巴西利斯克在推罗被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击败,为求活路而向阿泰尔坦白了整个计划。二人当时正在争夺圣杯,已经得知圣杯就是一个藏身于耶路撒冷的女子。巴西利斯克希望能够利用阿泰尔拯救阿卡的善心拖延阿泰尔的行程,自己可以趁此机会抢先抵达耶路撒冷。[4]

刺客的介入[]

果不其然,阿泰尔绕道来到了阿卡,急切地想要在惨剧发生之前拯救阿卡的人民。他抵达阿卡当晚,十字军最近一次攻势终于攻破了阿卡的城墙,部分部队成功挺进城内。[4]

阿泰尔被三名医院骑士团士兵发现后,使用烟雾弹并逃上屋顶,成功地避开了他们的视线。然后他在屋顶上使用弩箭狙杀了数名圣殿骑士。阿泰尔轻率的行动导致攻入城内的十字军知晓了他的存在,随机遭到了搜捕。他重新回到街道上时,遭遇了成群的十字军士兵。这些士兵这时被倒塌的建筑压死。还没缓过劲来,房屋倒塌的动静引来了更多士兵的注意力,但这些士兵被阿泰尔三下五除二地全部解决掉了。[4]

阿泰尔想要前往城市另一头的圣殿骑士营地并刺杀负责下毒的将领。沿路消灭更多十字军士兵后,阿泰尔发现自己的去路被圣殿骑士的指挥官与三名骑士拦住。三名骑士用盾牌将街道封死,而指挥官在阿泰尔面前拔剑准备战斗,结果随后在决斗中被阿泰尔击杀。虽然三名骑士尽力维持着盾牌封锁,但阿泰尔强行突破了这道封锁,逃之夭夭。[4]

阿泰尔继续前进,来到刚刚被十字军轰开的城门前,十字军正在此处与急于夺回城门的撒拉森士兵交战。阿泰尔独自击退了涌入城门的十字军,但片刻之后,他意识到此举只是徒劳。阿泰尔灵机一动,用投石机摧毁了城门的门梁——坍塌的瓦砾掩埋了城门的缺口,迫使城墙外的十字军使用梯子才能登上城墙。[4]

对此,阿泰尔从瞭望塔上向城墙上的十字军士兵发射弩炮,并且逐一推倒架到城墙上来的梯子。他的行动成功阻挠了十字军在这一段城墙处的攻势。接下来,阿泰尔前往附近的一座广场,圣殿骑士在此处集中了平民,准备处决他们。阿泰尔借助身在屋顶的优势,用弩狙杀了行刑人,然后击杀了剩余的圣殿骑士。[4]

阿泰尔在街头巷尾与入侵者对抗的同时,还解救了一个被医院骑士团士兵抓住的女子。最后,他来到了圣殿骑士营地附近的城门。这座城门也曾被十字军攻破,但撒拉森人仍在坚守。阿泰尔再次动用了他的对敌策略——使用投石机堵上缺口。撒拉森人认出他身为刺客,把他也当做敌人对待。[4]

阿泰尔知道,自己不可能在不引来敌人的情况下穿出城门离开,只能躲避撒拉森人并登上城墙,趁着士兵们重新投入到战斗当中,通过城墙外侧的梯子回到地面。[4]

潜入圣殿骑士营地[]

抵达圣殿骑士营地后,阿泰尔被两名军士搭话。这两名军士根据解除所有平民武装的命令,要求他交出一切武器。对此,阿泰尔选择接受,只留下了自己的袖剑,可卫兵还是拒绝让他入内。但卫兵完全不在乎阿泰尔接下来是否遵守他们的命令,直接留下他一个人,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了。然后,阿泰尔发现自己可以自由行动。于是他悄悄靠近了一个毫无戒备的士兵,杀死了他,穿上他的制服伪装成士兵的样貌。[4]

他的变装奏效了,除了其中一片被木栅栏围住的区域之外,他可以在整个营地中通行无阻。木栅栏大门处的卫兵不允许阿泰尔入内,表示凭他目前的军衔还没有入内的资格,但没有察觉阿泰尔的真实身份。为了引开卫兵,阿泰尔在营地一角引爆了在此发现的爆炸物。众多帐篷陷入火海,火势不断蔓延,木栅栏大门前的卫兵只得前去帮忙灭火。[4]

阿泰尔趁着这个机会溜进了大门。意识到自己的伪装在这片区域无效之后,阿泰尔只能单纯依靠自己的本事避开他人的注意。来到投石机旁时,他决定在投石机上动手脚,再次分散卫兵的注意力。正如他所预料,数名士兵注意到了投石机的故障,准备进行维修,却触发了陷阱,导致燃烧着的投掷物砸到了他们头上。这场“事故”吸引了更多士兵上前调查,大大减轻了阿泰尔前进的阻力。[4]

来到另一处木墙前,阿泰尔注意到学者可以自由出入木墙内的区域,对应地可以推测否则只有卫兵队长才能获准入内。因此,他杀死了一名独自闲逛的学者,换上了长袍,成功地混在一群学者当中,进入了这片区域。[4]

在这片区域里,阿泰尔刺杀了看守弩炮的骑士,然后使用爆炸物彻底摧毁了这些武器。等到其他骑士赶到现场的时候,阿泰尔已经前往了营地的更深处。他被一名骑士拦住,得知学者不得继续向前。这名骑士正计划释放一名被圣殿骑士囚禁的年轻女子。他提议,如果阿泰尔能够帮他从拷问官身上到那名女子牢笼的钥匙,就允许阿泰尔入内。阿泰尔十分顺利地完成了骑士的请求,心怀感激的骑士放走了那名女子,匆忙地护送她离开了营地。[4]

尽管如此,阿泰尔还没前进多久就来到了最后一片区域的大门。只有卫兵队长才能进入这片区域。为了找到分散卫兵注意力的机会,阿泰尔潜入了附近的一顶大帐篷,发现这里是关押战俘的拘禁中心。其中一名囚犯正受到圣殿骑士的拷问,圣殿骑士企图从他口中得知一大笔财宝的下落。阿泰尔二话不说,从背后刺杀了这名拷问官,结束了这场拷问。出于感激,那名撒拉森囚犯想要将财宝的下落告知阿泰尔,却因伤势过重,话还没讲完就已去世。阿泰尔略感失落,随后释放了其他所有囚犯,让他们在出逃过程中引开卫兵。[4]

如他所料,看守着最后一道大门的两名卫兵队长立刻动身追赶出逃的囚犯,阿泰尔得以进入大门。很快,他看到了一整排正在攻击阿卡的投石机。虽然有着被投石机攻击命中的风险,但阿泰尔还是决定停止这些机器的攻击,击杀了在瞭望塔上监视投石机的弩兵,然后用得到的弩弓消灭了操纵投石机的士兵。击杀两名士兵后。其余士兵四散开来寻找攻击的来源,但他们还未从遭到奇袭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就一一被阿泰尔射杀。[4]

挫败投毒计划[]

指挥官:“学者,到此为止吧!我感觉到,我们的胜利已经唾手可得!”
阿泰尔:“那你可……犯了大错!”
―1190年,阿泰尔准备刺杀圣殿骑士指挥官时说道[来源]

接着在他面前的就只剩负责阿卡投毒计划的圣殿骑士指挥官基地了。尽管投毒的命令还没有下达,阿泰尔很确定,这项计划当晚就会得到执行。就在他靠近基地门前时,那名指挥官发令召集全部卫兵队长参与机会,等他发表讲话。前去召集其他卫兵队长的那个卫兵队长,是其余卫兵队长赶来之前唯一一个看守入口的人。因此,阿泰尔轻松地溜进了这座基地,刚好看到那名指挥官召集所有卫兵队长,准备对阿卡发动全面进攻的场景。[4]

这名指挥官推测阿卡的城防已经被彻底摧毁——但事实并非如此——直到让所有卫兵队长离去,他也没有下达投毒的命令。正当卫兵队长们离开时,这名指挥官看到了潜入基地的阿泰尔。他把阿泰尔当成了一名学者,原谅了这位“学者”闯到学者活动范围之外的行为,请阿泰尔和他一起行动,并给予他来自上帝的祝福。因此,阿泰尔登上了这位指挥官发表讲话的那座破败小建筑的屋顶。[4]

圣殿骑士指挥官遥望着阿卡城的战斗,宣称胜利在即。当他转过身去时,阿泰尔已经手持利剑,准备取他性命。但是,阿泰尔没有使用自己的袖剑,又在攻击之前抢先声明那位圣殿骑士犯了大错,这些轻率的举动给了指挥官避开他进攻的机会。然后这名指挥官拔出剑来保护自己,立刻召唤卫兵前去敲响警钟。[4]

正当阿泰尔和圣殿骑士指挥官在小小的屋顶上兵刃相向时,圣殿骑士的士兵不断赶来支援。但因为需要梯子才能登上屋顶,他们无法同时以大批人手包围阿泰尔,阿泰尔同时只需要对付少数几个士兵即可。阿泰尔剑术了得,即便身处逆境也能保护自己毫发无伤,将登上屋顶前来保护指挥官的圣殿骑士逐一消灭,最终击败了那名指挥官,夺走了他的剑。大为震惊又身负重伤的圣殿骑士指挥官已经无计可施,阿泰尔立刻用袖剑结果了他的性命。[4]

尽管取得胜利,阿泰尔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身在敌营中心,整座营地现在都是对他下落高度警惕的敌人。他虽然相信自己的身手,但对自己面对整支军队还能全身而退一事也无法保持乐观,只能如同发疯一般寻找出口。正在这时,他发觉附近的投石机可以用来逃出生天。受窘境所迫,阿泰尔毫不犹豫地爬上了投石机的筐中,在圣殿骑士以为将他逼进死路蜂拥而来之时,将自己朝着阿卡城发射了过去。[4]

阿泰尔活了下来,对于刺杀了负责投毒行动的指挥官一事颇为满意,随后赶往耶路撒冷寻找身为圣杯的神秘女子。幸运的是,他在离开推罗、前往阿卡时烧毁了巴西利斯克的舰队,成功地让圣殿骑士只比他抢占了略微的先机。[4]

英格兰和法国的支援[]

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介入虽然没有颠覆战局,但也扰乱了十字军的围攻。在他杀死居于领导地位的那名圣殿骑士指挥官的夜晚,圣殿骑士本期待可以在次日早晨成功攻占阿卡。阿卡的城墙已经被轰出了多处缺口,十字军的部分部队也已经攻入城内。但令他们懊恼的是,十字军在第二天再度被赶出了阿卡。阿卡的城墙得到了加固,守军也重整了态势。撒拉森军队与十字军再次陷入僵局,此次对峙再次持续一年之久。这正是一部分攻城武器遭到破坏的结果。[1]

在僵持不下的阶段里,十字军的营地由于水源遭到污染,持续遭到瘟疫困扰。许多基督教势力的领袖都因此丧命。西比拉女王也染病而死,导致吕西尼昂的居易丧失了对耶路撒冷王位的合法宣称,但居易仍不愿将王位拱手相让。[1]

直到1191年4月,十字军等待已久的法国军队到来,这支军队由国王腓力·奥古斯都亲自率领。之后,6月,狮心王理查率领的英格兰军队也成功抵达。理查的进军因征服塞浦路斯的行动而略有拖延,而塞浦路斯之后被他卖给了圣殿骑士。随着英军、法军在阿卡与围攻的十字军会师,局势变得对撒拉森人不利起来。有了足以建造更多攻城武器的补给,阿卡的城墙越来越频繁地出现缺口,但萨拉丁持续地在十字军准备通过这些城墙缺口进攻时及时从背后突击十字军,拖延了十字军的行动。尽管如此,阿卡的守军意识到情况愈发恶化,丧失了维持防御的士气。7月12日,阿卡在提出条件后投降,十字军接受了这些条件。而麾下军队仍基本包围十字军的萨拉丁也接受了阿卡投降的事实。[1]

后果[]

理查:“三千条人命啊,威廉,我可是听说这些囚犯是要被用来换回我们被俘虏的士兵的。”
威廉:“萨拉森人是不会信守承诺的,他们拒绝了,这您是知道的,我是帮了您一个忙。”
理查:“哦,是啊,真是帮了我天大的忙!让我们的敌人意志更坚定,战斗起来更加无畏。”
—1191年,理查在威廉杀俘后与其争论[来源]

十字军攻入阿卡之后,立刻抓住了三千名当地居民,用来交换撒拉森人手头的基督教势力战俘。[5]在此之前,蒙费拉的康拉德因执着于耶路撒冷的王权,与西比拉同父异母的妹妹伊莎贝拉结婚。在西比拉死后,伊莎贝拉就是耶路撒冷王位的合法继承人。他与吕西尼昂的居易互相争夺耶路撒冷王权的行为激怒了将居易作为封臣的理查一世。尽管如此,理查一世还是任命康拉德的父亲蒙费拉侯爵威廉五世担任阿卡的摄政王。[5]

法国的腓力·奥古斯都在攻陷阿卡之后没有多做停留。当月月底,他就退出了十字军东征,返回故乡调和佛兰德伯国韦尔芒杜瓦伯国之间的继承权问题。他担心在伯爵阿尔萨斯的腓力在围攻时因感染瘟疫而去世,继承权问题会恶化为地域冲突。而随着他的离开,查理一世得以独自掌控整个十字军。

理查一世与萨拉丁之间的谈判持续到8月20日,康拉德在其中担任首席谈判人员。威廉违抗了查理一世的决定,在萨拉丁的军队面前斩首了三千名穆斯林人质。[5]为了复仇,萨拉丁选择以牙还牙,将自己军队俘虏的基督教势力囚犯全部处决。紧随着此次外交上的重大失败,康拉德迅速地回到了推罗。刺客的拉菲克贾巴尔推测,理查一世将威廉任命为摄政王,实际上是将他当做人质,迫使康拉德忠于自己。[5]

战争仍将继续的情况已然明了,理查一世率领军队离开阿卡,前往对十字军重夺耶路撒冷至关重要的港口城市雅法。接下来几周时间里,理查一世的军队遭到了萨拉丁军队的追击,骆驼骑射手与劫掠者一路紧追不舍。萨拉丁最终于同年9月7日,在阿尔苏夫拦截了理查的军队,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下一场主要战役在此展开。[5]十字军在此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奠定了在雅法再次取胜的基础,铺平了前往耶路撒冷的道路。但因内部出现分歧,直至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结束,十字军都未向耶路撒冷发动进攻。[1]

参考与来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