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WCB-02


Smallwikipedialogo
“叫我阿勒忒娅。我是真理和它的启示,我在呼唤你。”
―阿勒忒娅[来源]

阿勒忒娅Aletheia) 是一名伊述人和亚特兰蒂斯判官。她在人类-伊述战争中成为了人类的盟友。与许多已知的被人类这种奴隶神化物种的伊述人不同,阿勒忒娅成为了真理的化身,并被她自己的人民中那些接受了他们自己的神圣地位的人所排斥。[1]她还是洛基的情人。

阿勒忒娅后来病危,洛基因此想要拯救自己的爱人,随之,洛基将她的意识转移到了一根伊甸权杖中,以便有朝一日她能与这根权杖的“看守者”互动,并帮助这根权杖的“继承者”完成她的旅程。她还在通往失落之城的闸门口处储存了她录制的关于奥林匹斯计划的大量录音,而这个所谓的“失落之城的闸门口”是一个与亚特兰蒂斯相连的密室。为了教会卡珊德拉如何使用这根权杖,阿勒忒娅以她作为亚特兰蒂斯的判官的记忆为根据创建了几个模拟世界。

名称[]

阿勒忒娅被认为是希腊神话中的一名女神,她也被认为是罗马神话中的真理女神维丽塔丝,她在北欧的名字是安格尔波达,被认为是北欧神话中的一个冰霜巨人。安格尔波达这个名字大致可以翻译成 “带来悲伤的人”、“提供悲伤的人”或“伤害者”。而其他资料则翻译为“真理的给予者”。[2]

生平[]

亚特兰蒂斯的判官[]

“我在做“判官”的时候,也曾试过为亚特兰蒂斯带来平衡,但我的尝试还有所欠缺。”
―公元前422年前后,阿勒忒娅对卡珊德拉说道。[来源]-[记忆]

伊述纪元,阿勒忒娅曾一度受亚特兰蒂斯的统治者波塞冬指派,担任亚特兰蒂斯的判官。在任期间,阿勒忒娅试图通过根据亚特兰蒂斯的法律与习俗进行审判,为亚特兰蒂斯带来平衡。[3]在某个时候,阿勒忒娅发现了奥林匹斯计划的存在,[4]同为伊述成员的艾塔朱诺希望通过这一计划在人类反抗者发动暴乱时镇压他们的起义[3]他们的实验令阿勒忒娅深感恐惧。于是,阿勒忒娅留下了大量的记录,详细描述了他们的行为,并将这些记录保存在通往亚特兰蒂斯的密室的石碑上。[4]

与奥丁为敌[]

之后,阿勒忒娅定居在了约顿海姆的铁木林,并成为了阿萨族伊述人洛基的情人,两人生下了三个孩子:芬里尔耶梦加得赫尔

某日,阿勒忒娅正在家中与来访的朱诺讨论关于人类的话题,这时阿斯加德领袖奥丁突然登门造访,他希望了解约顿海姆关于将意识转移到其他肉体的技术。朱诺立刻回答他寻找的是一种被称为神酒的物品。此时阿勒忒娅已经知道奥丁因为听信预言而将芬里尔囚禁,因此她希望借机报复奥丁。她赶走了朱诺,并指示奥丁去收集几种材料,之后她利用这些材料,使用某种方法让奥丁进入了一种意识模糊、身体无力且无法说谎的状态。此时洛基也出现了,两人开始审问奥丁,得知他要把芬里尔永远囚禁下去,直到末日降临。随后奥丁晕倒了,阿勒忒娅和洛基也打算将他囚禁起来,但是奥丁在朱诺的帮助下挣脱了束缚,并最终成功取得了神酒。[5]

阿勒忒娅和洛基对奥丁的行为愤慨不已,洛基希望能阻止奥丁,但是阿勒忒娅指出不能让他的妻子知道两人的婚外情,因此他们无法向外人求助。愤怒的洛基于是决定私下展开报复,毒杀了奥丁的儿子巴德尔。趁着奥丁外出为巴德尔求医问药之时,阿勒忒娅和洛基偷走了进行转生所需的血清和催化剂。某时,阿勒忒娅受了重伤,为了救她,洛基将她的意识转移到了赫尔墨斯的伊甸权杖中,而他自己则计划在末日降临时进行转生。两人定下了周密的计划,约定在遥远的末日彼端再度重逢。[6]

传递信息[]

在公元前429年到前422年的某个时间,卡珊德拉找到了四件亚特兰蒂斯神器,将它们安放在了亚特兰蒂斯各自的基座上。随后,四段阿勒忒娅早在伊述时代就已预先录制完的讯息放了出来。[4]

在第一段讯息中,阿勒忒娅自称为人类的支持者。她批评了自己伊述同胞们对他们“有用的猿类”的所作所为。她还表达了对他们为了控制人类成员而制造出的神器的不满与鄙视。试图说服其他伊述成员加入她的行列,她称赞了人类在诸如民主与外交上的发展等种种成就。她恳求其他伊述成员放弃那种恐惧人类的心理,随后放弃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不想再和“(他们的)剥削同流合污”。[4]

阿勒忒娅的第二段讯息是留给卡珊德拉的,在这段讯息中她将卡珊德拉称作“古代的冒险家(ancient adventurer)”。阿勒忒娅解释称,她所属的种族能够看到许多种可能的过去与未来,为这种揭示必将带来的困惑进行了道歉。她也为卡珊德拉为了抵达亚特兰蒂斯所历经的种种磨难而向卡珊德拉道歉。阿勒忒娅随后告诉卡珊德拉要心怀希望,继续与她的命运抗争。[4]

第三段讯息是阿勒忒娅留给毕达哥拉斯的,她将后者称作“古代的学者(ancient scholar)”。她为毕达哥拉斯在所得的延长的寿命之中只能与世隔绝而哀叹。她称他对伊述的发现“既惊人又可怖”。在为先行者一小部分的知识如此扭曲了他的思想而道歉之后,阿勒忒娅坚定地建议他将手中的神器交给其他人。[4]

阿勒忒娅第四段即最后一段预先录制的讯息是留给在2018年重历卡珊德拉经历的蕾拉·哈桑的;阿勒忒娅称她为“穿梭于许多时代的旅行者(traveller of many times)”。她祝贺蕾拉抵达此地。她谈及了模拟现实中出现的交汇与相遇,以及她们二人的相同之处——她们同样都是反抗者。其他的人类支持者已经开始同阿勒忒娅相会,阿勒忒娅告诉蕾拉,要是她准备好了,他们很欢迎她加入他们的行列。[4]

帮助看守者[]

ACOD The Heir of Memories Memory Screenshot 01

卡珊德拉在特里同岛上遇到了阿勒忒娅

公元前422年之后的某个时间点,阿勒忒娅的投影在特里同岛上出现在了卡珊德拉面前。此时,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的权杖已为卡珊德拉所有。在这里,阿勒忒娅向卡珊德拉做了自我介绍,她还告诉卡珊德拉,一定要与“记忆继承者”见面,并让卡珊德拉向所谓的“记忆继承者”发誓要守护好这根权杖。为了让记忆继承者能够将旅途进行下去,她随后又让卡珊德拉去找了赛拉斯。之后塞拉斯指引卡珊德拉前往三座陵墓。[7]阿勒忒娅出现在了这三座陵墓的门口。此举是为了让未来的记忆继承者能够透过卡珊德拉发现这三座陵墓的位置,从而找到打开亚特兰蒂斯的大门的密钥。

之后,卡珊德拉也进入了亚特兰蒂斯,阿勒忒娅指引她进入以她作为亚特兰蒂斯的判官的记忆为根据创建的几个模拟世界,从而教导卡珊德拉如何完全释放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之杖的能力。在完成全部模拟世界的试炼后,卡珊德拉离开了亚特兰蒂斯。

之后的某时,阿勒忒娅在科孚岛菲亚克斯之墓深处与卡珊德拉再度相见。卡珊德拉只希望阿勒忒娅能够修复被神器破坏的列奥尼达斯之矛,但阿勒忒娅表示无能为力。她随后交给卡珊德拉一项新的任务:去世界各地搜寻和保护伊甸碎片,保护它们不被恶人利用。虽然卡珊德拉没有当场同意,但在目睹巴尔纳巴斯被神器的力量腐化之后,她还是接受了这一使命。

协助记忆继承者[]

2018年,刺客蕾拉·哈桑回溯了卡珊德拉的基因记忆,并最终从依靠权杖存活至今的卡珊德拉本人手中取得了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之杖。权杖中阿勒忒娅的意识于是与作为“记忆继承者”的蕾拉取得了联系。她指引蕾拉继续继续回溯卡珊德拉的记忆,从而找到打开亚特兰蒂斯大门的方法。蕾拉根据记忆找到了当年塞拉斯所指的三座陵墓,从中找到了打开大门所需的三个符号。在蕾拉探索这三座陵墓的时候,阿勒忒娅向蕾拉坦白称,自己只是留存在权杖中的意识体,能够与蕾拉沟通并聆听周遭的频率,提到有一个身份不明的男性“干涉者”正在干涉阿泰尔II号与蕾拉之间的通讯频率。[7]

得到三个符号后,蕾拉还需要知道它们的排列顺序才能打开大门。于是阿勒忒娅指引蕾拉去回溯德谟斯的基因记忆,从中得知了符号的排列顺序。

在打开亚特兰蒂斯的大门之后,阿勒忒娅再次以投影形式出现在了蕾拉身边,后又出现在维多利亚·毕博身边,为了让蕾拉也能完全释放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之杖的能力,并测试蕾拉是否有作为记忆继承者的资格,她建议蕾拉同步卡珊德拉在阿勒忒娅构建的模拟世界中的记忆。[7]

完成第一个模拟世界的试炼后,三名西格玛小队成员袭击了蕾拉。击退敌人之后,蕾拉抱怨了阿勒忒娅逃之夭夭的行为——阿勒忒娅在袭击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7]

阿勒忒娅最终重新露面,让蕾拉继续进行试炼,直到维多利亚因担心蕾拉的生命安全而打断了她。阿勒忒娅目睹了受到出血效应影响的疯狂的蕾拉用权杖的力量袭击了维多利亚并导致她死亡,这使阿勒忒娅后悔选择蕾拉作为记忆继承者。[8]

阿勒忒娅不情愿地同意让蕾拉进行最后的试炼,但还是跟着她进入模拟程序中,并监督她的行动。完成后,阿勒忒娅把模拟中的卡珊德拉还给了她,并向她表示祝贺。然后,阿勒忒娅最后一次对蕾拉说话,并警告她说,被揭露为尤哈尼·奥措·贝格的干涉者已经到达了她们所在的位置,然后和Animus的通讯一起逐渐消失了。[9]

与洛基团聚[]

“计划执行地非常完美,吾爱。”
―2020年,重获自由的巴辛姆向阿勒忒娅说道[来源]

2019年之后,虽然赫尔墨斯之杖一直在蕾拉手中,但是阿勒忒娅没有再联系她,蕾拉也不清楚自己作为记忆继承者的职责是什么。[10] 2020年,蕾拉带着赫尔墨斯之杖来到了挪威的世界树密室,将自己的意识连接到了系统中。已经在此被囚禁千年的巴辛姆·伊本·伊沙克告诉了蕾拉如何降低世界树的功率,从而解决地球磁场异常的危机,但与此同时,巴辛姆也得以从世界树中脱困,他触碰到了蕾拉掉下的赫尔墨斯之杖,让他的身体得以恢复。巴辛姆与权杖中阿勒忒娅的意识对话,告诉她计划已经成功,如今奥丁已死,只有他们仍行于世间。[5]

传承[]

公元前431年,佣兵卡珊德拉造访安德罗斯岛上的远古锻造所时,阿勒忒娅曾对她说过话,但只是在锻造所升级列奥尼达斯之矛时的系统音。[11]

之后,为了寻找父亲毕达哥拉斯而前往密室的卡珊德拉发现了阿勒忒娅有关奥林匹斯计划的记录。[4]

2018年,蕾拉·哈桑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里储存了她有关阿勒忒娅发现的记录。[1]

琐闻趣事[]

  • 阿勒忒娅(αληθεια)在希腊语里意为“真相”。
  • 阿勒忒娅被尊为古希腊的真相女神,等同于罗马神话中的真相女神维丽塔丝(Veritas,直译即拉丁语中的“真相”)。
  • 根据品达的《奥林匹亚颂》,阿勒忒娅是宙斯的女儿。但根据伊索所著的《寓言》,阿勒忒娅是普罗米修斯的造物。[12]
  • 出现在蕾拉的电脑上的关于阿勒忒娅的“印象图”类似于马丁·德尚鲍尔特绘制的密涅瓦设计图

画廊[]

登场作品[]

参考与来源[]

  1. 1.0 1.1 刺客信条:奥德赛》— 真理何在
  2. 刺客信条:英灵殿》— 数据库:安格尔波达
  3. 3.0 3.1 《刺客信条:奥德赛》—《亚特兰蒂斯的命运:亚特兰蒂斯的审判》— 亚特兰蒂斯的命运
  4.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刺客信条:奥德赛》— 亚特兰蒂斯之门
  5. 5.0 5.1 刺客信条:英灵殿
  6. 刺客信条:英灵殿》— Animus进程异常
  7. 7.0 7.1 7.2 7.3 《刺客信条:奥德赛》—《希腊的失落传说》— 记忆继承者
  8. 《刺客信条:奥德赛》—《亚特兰蒂斯的命运:冥界的折磨
  9. 《刺客信条:奥德赛》—《亚特兰蒂斯的命运:亚特兰蒂斯的审判》
  10. 刺客信条:英灵殿》— 蕾拉·哈桑的个人文件
  11. 《刺客信条:奥德赛》— 记忆苏醒
  12. Wikipedia-W-visual-balanced 维基百科全书上的维丽塔丝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