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WCB-02

Smallwikipedialogo
PL ArtisanHQ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刺客信条:起源》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叫我阿勒忒娅。我是真理和它的启示,我在呼唤你。”
―阿勒忒娅[来源]

阿勒忒娅Aletheia) 是一名伊述人和亚特兰蒂斯判官。她在人类-伊述战争中成为了人类的盟友。与许多已知的被人类这种奴隶神化物种的伊述人不同,阿勒忒娅成为了真理的化身,并被她自己的人民中那些接受了他们自己的神圣地位的人所排斥。[1]

在她去世前,阿勒忒娅将她自己的意识复制到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权杖中,以便有朝一日她能与这根权杖的“看守者”互动,并帮助这根权杖的“继承者”完成她的旅程。[2]她还在通往失落之城的闸门口处储存了她录制的关于奥林匹斯计划的大量录音,而这个所谓的“失落之城的闸门口”是一个与亚特兰蒂斯相连的密室。为了教会卡珊德拉如何使用这根权杖,阿勒忒娅以她作为亚特兰蒂斯的判官的记忆为根据创建了几个模拟世界。

生平编辑

亚特兰蒂斯的判官编辑

“我在做“判官”的时候,也曾试过为亚特兰蒂斯带来平衡,但我的尝试还有所欠缺。”
―公元前422年前后,阿勒忒娅对卡珊德拉说道。[来源]-[记忆]

伊述纪元,阿勒忒娅曾一度受亚特兰蒂斯的统治者波塞冬指派,担任亚特兰蒂斯的判官。在任期间,阿勒忒娅试图通过根据亚特兰蒂斯的法律与习俗进行审判,为亚特兰蒂斯带来平衡。[3]在某个时候,阿勒忒娅发现了奥林匹斯计划的存在,[4]同为伊述成员的艾塔朱诺希望通过这一计划在人类反抗者发动暴乱时镇压他们的起义[3]他们的实验令阿勒忒娅深感恐惧。于是,阿勒忒娅留下了大量的记录,详细描述了他们的行为,并将这些记录保存在通往亚特兰蒂斯的密室的石碑上。[4]

与此同时,她还与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忒斯成了熟人,将自己的意识复制进了赫尔墨斯的权杖里。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在未来与被称为“看守者”的权杖使用者进行交流,并帮助看守者了解如何控制权杖的力量。[2]

传递信息编辑

在公元前429年到前422年的某个时间,卡珊德拉找到了四件亚特兰蒂斯神器,将它们安放在了亚特兰蒂斯各自的基座上。随后,四段阿勒忒娅早在伊述时代就已预先录制完的讯息放了出来。[4]

在第一段讯息中,阿勒忒娅自称为人类的支持者。她批评了自己伊述同胞们对他们“有用的猿类”的所作所为。她还表达了对他们为了控制人类成员而制造出的神器的不满与鄙视。试图说服其他伊述成员加入她的行列,她称赞了人类在诸如民主与外交上的发展等种种成就。她恳求其他伊述成员放弃那种恐惧人类的心理,随后放弃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不想再和“(他们的)剥削同流合污”。[4]

阿勒忒娅的第二段讯息是留给卡珊德拉的,在这段讯息中她将卡珊德拉称作“古代的冒险家(ancient adventurer)”。阿勒忒娅解释称,她所属的种族能够看到许多种可能的过去与未来,为这种揭示必将带来的困惑进行了道歉。她也为卡珊德拉为了抵达亚特兰蒂斯所历经的种种磨难而向卡珊德拉道歉。阿勒忒娅随后告诉卡珊德拉要心怀希望,继续与她的命运抗争。[4]

第三段讯息是阿勒忒娅留给毕达哥拉斯的,她将后者称作“古代的学者(ancient scholar)”。她为毕达哥拉斯在所得的延长的寿命之中只能与世隔绝而哀叹。她称他对伊述的发现“既惊人又可怖”。在为先行者一小部分的知识如此扭曲了他的思想而道歉之后,阿勒忒娅坚定地建议他将手中的神器交给其他人。[4]

阿勒忒娅第四段即最后一段预先录制的讯息是留给在2018年重历卡珊德拉经历的蕾拉·哈桑的;阿勒忒娅称她为“穿梭于许多时代的旅行者(traveller of many times)”。她祝贺蕾拉抵达此地。她谈及了模拟现实中出现的交汇与相遇,以及她们二人的相同之处——她们同样都是反抗者。其他的人类支持者已经开始同阿勒忒娅相会,阿勒忒娅告诉蕾拉,要是她准备好了,他们很欢迎她加入他们的行列。[4]

帮助看守者编辑

ACOD The Heir of Memories Memory Screenshot 01

卡珊德拉在特里同岛上遇到了阿勒忒娅

公元前422年之后的某个时间点,阿勒忒娅的投影在特里同岛上出现在了卡珊德拉面前。此时,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的权杖已为卡珊德拉所有。在这里,阿勒忒娅向卡珊德拉做了自我介绍,她还告诉卡珊德拉,一定要与“记忆继承者”见面,并让卡珊德拉向所谓的“记忆继承者”发誓要守护好这根权杖。为了让记忆继承者能够将旅途进行下去,她随后又让卡珊德拉去找了赛拉斯[2]

协助记忆继承者编辑

在找到赛拉斯之后,卡珊德拉又被赛拉斯派到三座陵墓去。阿勒忒娅出现在了这三座陵墓的门口,蕾拉也因此能够作为记忆继承者打开亚特兰蒂斯的大门。在蕾拉探索这三座陵墓的时候,阿勒忒娅向蕾拉坦白称,自己只是留存在权杖中的意识体,能够与蕾拉沟通并聆听周遭的频率,提到有一个身份不明的男性“干涉者”正在干涉阿泰尔II号与蕾拉之间的通讯频率。[2]

在打开亚特兰蒂斯的大门之后,阿勒忒娅再次以投影形式出现在了蕾拉身边,后又出现在维多利亚·毕博身边,为了让蕾拉也能完全释放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之杖的能力而建议蕾拉同步卡珊德拉在阿勒忒娅构建的模拟世界中的记忆。[2]

当袭击蕾拉的三名西格玛小队成员被击退之后,蕾拉抱怨了阿勒忒娅逃之夭夭的行为——阿勒忒娅在袭击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2]

阿勒忒娅最终重新露面,让蕾拉继续进行试炼,直到维多利亚因担心蕾拉的生命安全而打断了她。阿勒忒娅目睹了受到出血效应影响的疯狂的蕾拉用权杖的力量袭击了维多利亚并导致她死亡,这使阿勒忒娅后悔选择蕾拉作为记忆继承者。[5]

阿勒忒娅不情愿地同意让蕾拉进行最后的试炼,但还是跟着她进入模拟程序中,并监督她的行动。完成后,阿勒忒娅把模拟中的卡珊德拉还给了她,并向她表示祝贺。然后,阿勒忒娅最后一次对蕾拉说话,并警告她说,被揭露为尤哈尼·奥措·贝格的干涉者已经到达了她们所在的位置,然后和Animus的通讯一起逐渐消失了。[6]

传承编辑

公元前431年,佣兵卡珊德拉造访安德罗斯岛上的远古锻造所时,阿勒忒娅曾对她说过话,但只是在锻造所升级列奥尼达斯之矛时的系统音。[7]

之后,为了寻找父亲毕达哥拉斯而前往密室的卡珊德拉发现了阿勒忒娅有关奥林匹斯计划的记录。[4]

2018年,蕾拉·哈桑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里储存了她有关阿勒忒娅发现的记录。[1]

琐闻趣事编辑

画廊编辑

登场作品编辑

参考与来源编辑

  1. 1.0 1.1 刺客信条:奥德赛》— 真理何在
  2. 2.0 2.1 2.2 2.3 2.4 2.5 《刺客信条:奥德赛》—《希腊的失落传说》— 记忆继承者
  3. 3.0 3.1 《刺客信条:奥德赛》—《亚特兰蒂斯的命运:亚特兰蒂斯的审判》— 亚特兰蒂斯的命运
  4.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刺客信条:奥德赛》— 亚特兰蒂斯之门
  5. 《刺客信条:奥德赛》—《亚特兰蒂斯的命运:冥界的折磨
  6. 《刺客信条:奥德赛》—《亚特兰蒂斯的命运:亚特兰蒂斯的审判》
  7. 《刺客信条:奥德赛》— 记忆苏醒
  8. Pindar Olympian Ode.11.6 ff (trans. Conway) (Greek lyric C5th B.C.)
  9. Aesop, Fables 530 (from Phaedrus Appendix 5)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