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和我一样,你有责任了解这一切,阿加特。你把我带进兄弟会成为刺客时,我还是个孩子。而你却只是装模做样地保护我,装模做样地去对付我们的敌人!”
―艾弗琳向阿加特谈他作为导师的责任,1777。[来源]

阿加特Agaté,约1722 - 1777)曾是一名奴隶,在逃出监狱之后,他成为了新奥尔良刺客组织导师,主要在路易斯安那河口的据点活动。

幼年时期,阿加特就成为了一名奴隶。后来他遇到了反抗军领袖弗朗索瓦·麦坎达,麦坎达解救了他,还传授给了他刺客之道。1758年导师麦坎达死后,已成为追杀目标的阿加特来到了路易斯安那,躲在河口的据点。

一段时间以后,阿加特在当地建立起了一支刺客公会,招募了艾弗琳·德·格朗普雷热拉尔德·布朗,训练他们成为他在新奥尔良的眼线。1766年以后,圣殿骑士在河口的活动显著地增加,于是阿加特在沼泽深处建造了一座新的藏身处,将自己埋藏得更加隐秘。

阿加特内心很关爱他的学徒,但与他们打交道的时候却显得颇为保守。而由于艾弗琳天性易冲动且不爱服从命令,阿加特经常与她发生争吵,甚至一度怀疑起她对信条的忠诚。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人之间的不信任愈演愈烈,最终彻底分道扬镳。

1777年,艾弗琳返回河口找到了阿加特,告诉他路易斯安那的圣殿骑士大团长实际上就是她的继母玛德琳。但阿加特没有相信艾弗琳,反而认定她已经背叛了兄弟会,竟对她拔刀相向。一番搏斗后,艾弗琳战胜了阿加特,并劝他认清现实。可阿加特仍不愿面对她,只是重复哀叹他与让娜的命运。这彻底激怒了艾弗琳,她命令阿加特放手刺客的事情,从此离开路易斯安那。阿加特羞愤难当,慢慢退向树屋藏身处顶端的边缘,忽然背跃而下。立刻从愤怒中清醒过来的艾弗琳马上冲去伸手拉她的导师——但为时已晚。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他称自己为弗朗索瓦·麦坎达,我的导师——一位领袖、一位祭司、一位兄弟,我倾尽了毕生去支持他的事业。但他被活活烧死,我却无力阻止。”
―阿加特谈到他的导师,1766.[来源]

1722年左右,阿加特出生于非洲西海岸,7岁时遭到了奴隶贩子的拐卖。[1]他先被运往美国,几经转手后流落到了圣多明戈的一处甘蔗种植园。他在那里结识了另外两个奴隶巴蒂斯特让娜,并逐渐爱上了后者。[2]

1732年,三人遇到了刺客弗朗索瓦·麦坎达,麦坎达私下里将他们保护了起来,还教会了他们读书和写作。后来阿加特和巴蒂斯特成为了刺客学徒接受训练,从麦坎达那里学会了毒药和各种武器的使用技巧,但让娜却一直被蒙在鼓里,麦坎达刻意向她隐瞒了兄弟会的存在。[1]然而最终让娜还是发现了麦坎达暗中使用暴力的行为,这使她开始惧怕麦坎达,也使她与阿加特的关系出现了裂痕。[2]

1738年,阿加特正式加入刺客兄弟会,紧接着与麦坎达和巴蒂斯特一同逃离了圣多明戈的种植园;然而让娜却拒绝加入他们,选择了留下。随后的多年时间里,阿加特始终在麦坎达身边与他并肩作战——直到1758年。这一年,麦坎达企图毒杀圣多明戈的殖民者,但最终失败被俘,不久即遭处决。之后阿加特便与巴蒂斯特断绝了往来,转而回去寻找让娜——因为他还深爱着她,但却发现她早已经被一个商人买走,带往新奥尔良了。[1]

路易斯安那兄弟会导师编辑

阿加特: "不服从纪律算什么刺客?你这样违抗命令,将来会后悔的!"
艾弗琳: "我必须抓住这次机会。"
―阿加特与艾弗琳的一次争执,1768.[来源]

抵达新奥尔良后,阿加特很快便得知让娜已经不在路易斯安那了,而且没有人知道她接下来的行踪。但阿加特并非一无所获,他意外发现让娜生有一女,名叫艾弗琳,并且她仍在城中。于是阿加特决定在新奥尔良定居,以便时刻关注着艾弗琳。1759年某天,艾弗琳独自前去拯救一名奴隶时不慎被抓住,这使阿加特不得不放弃暗中观察,迅速出手介入了此事。[1]

艾弗琳对自由和正义的追求打动了阿加特,所以阿加特决定收她为徒。经过了几个月的高强度训练后[3],艾弗琳正式加入了刺客组织[1]。同一年,阿加特又招募了艾弗琳的青梅竹马热拉尔德·布朗,把他训练成为了一名出色的间谍和情报员。由于培养了这两名优秀的学徒,阿加特开始由纯粹的战士变得更加具有刺客导师的风范,而这也使得在当地迅速壮大的圣殿骑士团将他列为了猎杀目标。[2]

于是为了安全起见,阿加特撤退至路易斯安那河口,在那里建立起了一个联系新奥尔良的情报网,指派艾弗琳和热拉尔德为他在城里的代理人。1766年3月,沼泽中的一个新生的邪教组织引起了阿加特的注意,他认为这个邪教得到了圣殿骑士的幕后支持,感到威胁的他于是退居河口沼地的更深处,在那里建造了一座树屋。后来阿加特打探到,那个邪教的头领自称“弗朗索瓦·麦坎达”,他感到事情不对劲,于是写信给艾弗琳,要她来沼泽见面。[2]

The False Mackandal 2

阿加特把吹管递给艾弗琳

艾弗琳抵达后,阿加特向她简述了他了解到的情况,随后派遣她前去查明假麦坎达的真实身份以及幕后支持者。艾弗琳临出发前,阿加特递给了她一支吹管,又建议她去寻找走私者爱丽丝·拉弗勒,她可能会对定位目标有所帮助。[2]

一段时间后,艾弗琳回来复命,告知阿加特冒牌麦坎达已经被除掉了,并且她还得知此人一直在与拉斐尔·华金·德·费勒共事。阿加特又追问了更多信息,但艾弗琳却故意含糊其辞,因为她从那名冒名顶替者巴蒂斯特那里了解到,阿加特曾与她的母亲让娜有过交情——而阿加特却故意隐瞒了这一事实,这使得两人的关系开始紧张了起来,之后的几年里,艾弗琳前来拜访阿加特的次数明显减少了很多。[2]

1768年,阿加特来到新奥尔良着手追查一系列失踪案的罪魁祸首。阿加特和热拉尔德都认为总督安东尼奥·德·乌略亚需要为此负责,于是他给艾弗琳发了消息:到他在城里的最后一个藏身处——圣彼得公墓去与他见面。艾弗琳如约抵达后,阿加特命令她刺杀德·乌略亚以证明她对兄弟会的忠诚,因为他此时对艾弗琳的信任已经有些动摇。[2]

A Governor No More 8

艾弗琳向阿加特展示乌略亚给她的圣殿骑士解码镜

之后阿加特便留在了公墓等待消息,艾弗琳则立刻出发,在总督的人马前进的路上设置了埋伏,在突袭的掩护下顺利到达乌略亚面前击倒了他。然而艾弗琳决定饶他一命,以此换取更多有关圣殿骑士走私奴隶的情报。[2]

乌略亚向艾弗琳透露了他所知道的圣殿骑士的所有计划,还给了她解读圣殿骑士文件的镜片和一张前往奇琴伊察的地图。不过尽管如此,阿加特还是因为她违抗命令私自放走乌略亚而丧失了对她的信心。随后艾弗琳提出她打算独自前往奇琴伊察去发掘圣殿骑士的阴谋,阿加特听后明确而坚决地禁止她这么做,而艾弗琳则回应以抗议般的无视,不顾阻拦地出发了。随后的几年里,两人的分歧变得越来越严重。[2]

艾弗琳外出的日子里,一群西班牙兵痞开始在河口兴风作浪,企图霸占这个地方。作为应对,阿加特在沼泽唯一的道路边放置了许多巫毒图腾,打算借以吓退那些士兵。1771年,艾弗琳从奇琴伊察归来,随后拜访了阿加特,希望与他和好。但阿加特却拒绝接纳她,甚至在艾弗琳向他展示一件被称作预言碟第一文明遗物时忽然发火。[2]

Power of Voodoo 4

阿加特告诉艾弗琳他的计划

阿加特告诉艾弗琳,她根本不应该去寻找这件遗物,他命令她把预言碟拿走,再也不要让他看见。艾弗琳不想与他争论,只好照做。在把遗物收回袋中的同时,她又开口警告他小心那群被圣殿骑士迭戈·巴斯克斯收买的暴徒。但阿加特显得并不惊讶,说他早就注意到这些人的存在了,他自有安排无需担心。[2]

不过艾弗琳还是坚持要提供帮助,阿加特拗不过她,只好勉强答应。接着,他指示这位徒弟去巫毒图腾那里悄悄毒杀一支路过的巡逻队,使得余下的暴徒彻底相信这片沼泽是诅咒之地,失魂落魄地撤离了河口。这次短暂的合作可以说取得了不错的结果,但还是没能使他们冰释前嫌。此后的数年时间里,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2]

与艾弗琳的冲突编辑

“你要给我一个缓慢而毫无意义的、懦夫般的死亡吗?就像你对乌略亚那样?我绝不可能带着耻辱苟且偷生,我——(纵身跃下)”
―阿加特自杀前说,1777.[来源]

1777年,艾弗琳发现了“公司人”——也就是圣殿骑士路易斯安那分册大团长的身份,随即便去阿加特的树屋藏身处找到了他。但阿加特由于被艾弗琳长期冷落而心生怨念,显得并不欢迎她,再加上“公司人”就是艾弗琳的继母玛德琳这一事实,他甚至开始相信艾弗琳已经叛变到圣殿骑士一方。他的猜疑最终迫使他向艾弗琳下手,向她投去了一颗包含致幻毒药的烟雾弹。受到毒药的影响,艾弗琳的眼前浮现出了被他刺杀的那些圣殿骑士的幻影,幻影源源不断地向她袭来,将她团团包围。[2]

Confronting Agate 8

阿加特坠向死亡

在艾弗琳被幻象纠缠时,阿加特爬上了他的树屋,嘲讽她那试图追赶他的想法是多么自不量力。一番挣扎后,艾弗琳摆脱了毒药的幻象,紧跟在阿加特身后追赶,同时劝他认清事实并告知他预言碟碎片的真实用途。[2]

面对艾弗琳的劝导,阿加特拒绝回应,最终在树屋的最高点被艾弗琳追上,二人就地展开对峙。尽管他此前已有诸多疯狂的举动,艾弗琳还是决定放过她的导师,但要求他从此离开新奥尔良不再回来。阿加特羞愤难当,后退几步从树顶平台上突然一跃而下。艾弗琳冲上去想要抓住她的师父,但只抓到了他的项链,阿加特则伴随着项链的破碎坠向了死亡。[2]

遗产编辑

“针对艾弗琳·德·格朗普雷的初步研究报告让我们相信,此人太过于好斗且极易冲动,难以吸引受众。她少年时期的记忆表明,她被阿加特——她那精神极度混乱的导师洗脑,被他专门训练来刺杀政敌。”
―对于艾弗琳的记忆的一段带有偏见的市场分析[来源]

21世纪,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由圣殿骑士经营的一家企业巨头——获取了艾弗琳的基因记忆,随后其子公司阿布斯泰戈娱乐基于她的经历制作了一款电子游戏。在这款游戏中,阿加特被描绘成了反复无常的心理变态,暗中支配艾弗琳和热拉尔德去帮他完成各种肮脏的工作,并且总是刻意掩盖他成为奴隶的经历和他对让娜的爱慕。[2]

性格与特征编辑

“老师,不要逼我出手!那个培养了我的阿加特是一个勇往直前追求真理的人。我知道他还住在你的内心深处,请让他回来吧!”
―艾弗琳尝试与阿加特沟通,1777.[来源]

阿加特在圣多明戈曾遭受过许多虐待,这段经历也给他的身心留下了深重的伤痕。为了逃避这些,他把自己完全投入到了麦坎达的教诲中,余下的闲暇时光则与他深爱的让娜共同度过。然而最终,为了证明自己对兄弟会的承诺,他被迫做出了那个让他后悔一生的决定——与让娜断绝往来。事实上在后来的日子里,每当想到这段破碎的关系,他都会感到心烦意乱无所适从。[2]

Meet the Smugglers 1

阿加特建议艾弗琳去寻找爱丽丝·拉弗勒

尽管与让娜有着这段令人唏嘘的过往,阿加特仍然矢志不渝地为刺客的事业尽心尽力。麦坎达惨死后,阿加特没有退缩,而是在路易斯安那组建了一支全新的兄弟会,顶替麦坎达成为了刺客导师。虽然他常年隐居独处,但他对他的学生而言却是颇具人生经验且不可多得的引路人,这从他与艾弗琳的互动中便可见一斑。艾弗琳性格鲁莽易冲动,而阿加特的严肃沉着则刚好与之相平衡,他总会很耐心地教授她知识与技能,并在她执行任务前不厌其烦地给与指导和建议。[2]

然而,在让娜的事情上,阿加特却无法对他的学生坦诚相待,他刻意向艾弗琳隐瞒了与她母亲的那段过往。除此之外,他在别的一些事情上也对艾弗琳说了谎。例如骗她说送给她的那支吹管曾属于麦坎达。这段谎言后来被巴蒂斯特揭穿, 巴蒂斯特称那支吹管其实是他的杰作。这使得艾弗琳开始怀疑起对阿加特的信任。[2]

后来,阿加特遮遮掩掩苦心埋藏的那段经历还是被艾弗琳发现了,他与让娜的关系真相大白,随之而来的是师徒关系的破裂。年轻时的遭遇让他形成了疑神疑鬼的特性,这种特性使他相信艾弗琳与他的日渐疏远昭示出她对兄弟会的忠诚产生了动摇。他甚至承认有一次在梦中看到艾弗琳背叛自己后加入了圣殿骑士。[2]

A Governor No More 9

阿加特与艾弗琳发生争执

随着这种怀疑在他的心中扎根,阿加特对待艾弗琳的态度越来越恶劣,甚至公开质问她的忠诚,暗讽她与热拉尔德背地里在弄些见不得人的阴谋。后来阿加特派艾弗琳去执行袭击安东尼奥·德·乌略亚的任务,明确告诉她乌略亚必须死,但艾弗琳最终还是选择饶了乌略亚一命,而这使得阿加特彻底丧失了对她的信任。之后艾弗琳提出循着放走乌略亚换来的线索前往墨西哥追踪兄弟会的下一个目标,但愤怒与遭到背叛的感觉蒙蔽了阿加特的判断,他竟然不由分说地大声命令艾弗琳不得离开半步。[2]

几年后,艾弗琳从墨西哥归来,但阿加特对她的怨念并未随着时间消散,他拒绝与她相认,也拒不认可她在奇琴伊察取得的成功。他那异常的愤怒使他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宽容艾弗琳的缺陷,反而使他迫切渴望看到她暴露自己的弱点——就像他看待敌人那样。[2]

在阿加特与艾弗琳的最后一次见面中,艾弗琳毫不留情地指出了他人生的失败之处:他看似做了很多,但实则碌碌无为。终于,阿加特忍无可忍了,在妄想症的驱使下,他突然攻击了他曾经的爱徒。借助某种致幻性毒药,他起初短暂地占了上风,接着开始辱骂嘲讽艾弗琳,声称他曾经对她的喜爱已经被她的行为彻底变为了愤恨。最终,他被艾弗琳打败,随后人生的失败、耻辱与自我怀疑如潮水般掺杂着涌入他的头脑中。在这种极度混乱而痛苦的状态下,他选择了从树屋顶端跳下,就此结束了自己的生命。[2]

装备与技艺编辑

“不!这不可能!阿加特……你对我做了什么?”
―中了阿加特毒药的艾弗琳说,1777.[来源]

阿加特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自由跑者,能够在河口的树林中如履平地。他把藏身处建在一棵参天古木上,只有最为老练的攀爬者才能进入。有一次,阿加特让他的学生在新奥尔良的公墓与他见面,之后便可以看到他在小教堂的房顶上等待艾弗琳。[2]

阿加特还尤其擅长用毒,游戏流程中他曾数次展示过此种技艺。他常把毒药与巫毒图腾结合起来使用,曾让一支巡逻队发自内心地相信自己中了巫毒的诅咒。在与艾弗琳对峙时,他使用了某种奇特的迷幻药,彻底影响了艾弗琳对现实的感知:他让毫无生命的练习假人看起来栩栩如生并且充满敌意,同时又制造出了许多可以突然消失又在远处突然出现的幻象。[2]

琐闻趣事编辑

  • 阿加特和巴蒂斯特都把屠杀白人殖民者为奴隶们复仇当作一个人生目标,尽管他们是刺客,而且这样做无异于刻意打破信条的第一原则。
  • 阿加特与艾弗琳的那场对决与阿尔莫林阿泰尔之间的对决有些相似,都是由导师创造出学徒以前的刺杀目标的幻象来攻击他们。
  • 阿加特与艾弗琳之间的关系也折射出了阿基里斯·达文波特康纳·肯维的影子,两位导师都领导着一个规模极小甚至可以说完全不存在的兄弟会,而两位学徒则都有着任性易冲动的性格。不同之处在于,阿基里斯始终对康纳保持着耐心与关怀,而阿加特却逐渐对艾弗琳失去了信心乃至憎恨于她。
  • 阿加特是个巫毒专家,在他的身上和藏身处里都能看到各种巫毒图腾:他右手的护腕上画有丹巴拉的符号,藏身处一层的门上陈列着雷格巴老爹的图腾,而二层的祭坛上则放置着萨姆堤男爵的图腾。
  • 玩家可以在位于蒙特利尔的阿布斯泰戈娱乐公司的一堵墙上看到阿加特的概念艺术图。
  • 埃格特(Agate)是一种以色彩明亮和纹理细致著称的宝石。此外,阿加特的名字也与阿加莎(Agatha)和阿加特(Agathe)的希腊版本相似,两者均来源于单词“agathos”,意为“好的(good)”。

画廊编辑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