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从内部和外部同样都会出现敌人和盟友。生命中没有什么事是可以保证的,除了意外……”
―阿·塔拜。[来源]

·塔拜(Ah Tabai)(17世纪60年代 – 未知)是18世纪早期的一位玛雅刺客,也是在加勒比地区活动的导师。他比较重要的学生包括玛丽·里德邓肯·沃波尔阿德瓦莱[1][2]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作为刺客巴拉姆之子,生于17世纪60年代的阿·塔拜将整个青春都献给了刺客组织。在1673年,他曾短暂地见过圣者汤姆·卡瓦纳,当时他的父亲把这个男人带到了刺客营地,随后阿·塔拜又同他们一起旅行,为圣者准备前往观测所之旅。[1]

到1705年,阿·塔拜有了一个儿子,但他的孩子在满十岁前就死了。[1]

加勒比刺客导师编辑

到1713年,阿·塔拜已经蹿升到导师等级。这一年,关于出现了一个新圣者的流言开始流传,阿·塔拜相信刺客有责任保护观测所,他给多个刺客前哨发布命令,试图追踪这个人。然而,直到两年后,这些努力都没有结果。[1]

1715年之前,阿·塔拜在牙买加的西班牙城镇里遇到了玛丽·里德,决定选她收作学生。1715年初,阿·塔拜还遇到了刺客邓肯·沃波尔,沃波尔则请求直接能在导师名下受训。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阿·塔拜逐渐把沃波尔当做他最信任的同僚之一。[1]

这一年6月,加勒比刺客收到消息,有一个圣者——巴塞洛缪·罗伯茨——被圣殿骑士抓住了,正通过囚犯船被送到哈瓦那。阿·塔拜命令沃波尔集结地区内的刺客力量,对这艘船发动攻击。[1]

直到沃波尔离开图卢姆的兄弟会基地之后,阿·塔拜才意识到邓肯已经变节到圣殿骑士组织一方。不过,他要到后来才意识到沃波尔背叛的全貌:直到刺客们试图通过地面攻击抢走圣者失败之后,刺客们发现沃波尔打算把一个血瓶和标记着加勒比刺客分部位置的地图献给圣殿骑士。只是,这些东西最后是被海盗爱德华·肯维送到了圣殿骑士手中。 [1]

圣者任务编辑

Nothing Is True 5

爱德华、玛丽和阿·塔拜

当1716年玛丽带爱德华来到图卢姆时,阿·塔拜现身要求得知沃波尔在什么地方。爱德华承认他在对峙中杀死了邓肯。虽然他对沃波尔的死亡没有表露任何悲伤,阿·塔拜仍然因为海盗杀死了被派去追踪圣者的刺客,以及无意间将刺客基地的位置泄露给圣殿骑士而与他对峙。[1]

玛丽告诉她的导师,爱德华拥有“那种感官”,而且他还见过圣者,这让阿·塔拜住了手。在确认爱德华如果再见到圣者肯定能认出他后,阿·塔拜允许玛丽陪同爱德华进入一座神殿,去看圣者的胸像是否与罗伯茨相似。[1]

两人返回时,村子已经被圣殿骑士派来的英国士兵占领。在爱德华努力解救刺客与他自己的船员之后,阿·塔拜记下了他高尚的行为,但也注意到他的傲慢自大,阿·塔拜表示他还没有赢得穿他从沃波尔那里得到的这件刺客袍的权利。阿·塔拜宣布宽恕爱德华在哈瓦那和其他地方的行动,但图卢姆并不欢迎他。[1]

欢迎海盗编辑

To Suffer Without Dying 9

阿·塔拜交还爱德华的袍子

1720年,阿·塔拜遇见了爱德华的军训官阿德瓦莱,阿德此前被迫在牙买加长湾抛弃了他的船长。对拿骚已不复存在的海盗共和国幻想破灭的阿德瓦莱,想要寻找一项高尚的事业,他与阿·塔拜一番长谈,仔细询问刺客组织的本质。对所知感到满意的阿德瓦莱加入了刺客,阿·塔拜将他收为学生。[1]

几个月后,图卢姆收到消息,爱德华被囚禁在皇家港,一同被关押的还有玛丽和安妮·伯尼。阿德瓦莱与阿·塔拜制定了计划解救这三人,阿·塔拜亲自来到监狱执行了计划。[1]

从堡垒外的示众架上解救了爱德华后,他提议让爱德华清理道路作为回报,以便协助解救玛丽和安妮。虽然他们成功救出了安妮,玛丽却因为在监狱里不卫生的条件下生产,得病而死。当爱德华抱着她的尸体来到阿·塔拜的船边,阿·塔拜将沃波尔的刺客袍换给了他,说虽然他还没有赢得这套衣服,但它们很适合他。[1]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5

爱德华提议帮助阿·塔拜

因沉浸在玛丽去世的悲伤而喝得烂醉之后,爱德华应阿德瓦莱的请求回到了图卢姆。学会处理自身缺陷的爱德华请求阿·塔拜帮助他救赎自己,因为玛丽的遗愿是让他弥补过失和加入刺客。[1]

阿·塔拜承认玛丽对爱德华的欣赏,两人简短地谈了谈刺客组织的信念,爱德华也表达了他的观点。虽然承认这是个不成熟的观点,但阿·塔拜还是鼓励爱德华,说相比于他七年前遇到的那个人,这是个重大的进步。[1]

两人的交谈被西班牙人对岛上的攻击打断了,爱德华协助击退了敌人。战斗之后,阿·塔拜分配给爱德华三个刺杀目标:伍兹·罗杰斯、巴塞洛缪·罗伯茨和圣殿骑士最高大师劳雷亚诺·德·托雷斯—阿亚拉[1]

观测所的战斗 编辑

Ever a Splinter 10

阿·塔拜将水晶头骨放回观测所

1722年,爱德华在观测所杀死托雷斯之后,阿·塔拜抵达了这里并祝贺了他,然后他将驱动着观测所的水晶头骨放回了浑天仪里。他宣布观测所应该保持封闭,直到找到下一个圣者。[1]

爱德华随后透露在他上一次同罗伯茨一起拜访观测所时,这里有上百个血瓶,现在全都不见了。他承诺在返回布里斯托尔的家见他的妻子卡洛琳之后,会帮忙找回它们。阿·塔拜满怀同情地将一封信交给了他,这封给爱德华的信一周前刚刚送达,爱德华得知他的妻子已经去世,还知道了他的女儿珍妮弗·斯科特的存在。[1]

再跟女儿一同返回英国之前,爱德华把他在大伊纳瓜的领地交给阿·塔拜和刺客们使用。虽然阿·塔拜相信,一如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所相信的,刺客组织应该分散开来,同它要保护的人民生活在一起,他还是欣然接受了爱德华的馈赠。[1]

晚年编辑

“我希望您的余日能够安然无恙,阿·塔拜。感谢您所给予我的一切。我不会忘记您的。”
―阿基里斯‧达文波特在1745年给阿‧塔拜的信中如此写道。[来源]

18世纪30年代中期,阿·塔拜招募了阿基里斯·达文波特,并且对他进行了训练,随后将阿基里斯派往十三殖民地,让他在法国刺客约翰·德·拉图尔的帮助下建立兄弟会组织。阿·塔拜和阿基里斯二人一直保持着联系。[2]

性格与特征编辑

“我们的目标必须要通过分散我们的行动才能达成。我们要和我们所保护的人们一起生活,一起工作,就如同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曾提议的那样。”
―阿·塔拜,1722年。[来源]

身为刺客之子,由刺客抚养的阿·塔拜十分严肃地对待自己的身份,展现出了一种沉着、明智的抱负。他很少谈及自己的人生,即使他谈到了,一般也是用谜语一般的借代委婉地进行表达。阿·塔拜很为自己身为玛雅的传承之人,常常说到玛雅人悲剧性的历史。他用那些故事举例说明了不同文化与宗教之间交流的复杂性。因此,他会接纳任何信仰、任何国籍的人加入刺客兄弟会。他的怜悯与智慧使得他麾下的刺客都分外敬仰他。但尽管阿·塔拜智慧过人,他还是遭到了叛徒邓肯·沃波尔的欺骗。[1]

忠于刺客理念的阿·塔拜将这些理念同玛雅人的言行方式结合在了一起。出生于图卢姆的他过着刺客群体的苦行般的生活。作为玛雅人,他很熟悉那些关于远古观测所的故事与传言,认为刺客们应当守护观测所。在阿·塔拜一生之中绝大部分的时间里,他都坚持尽可能地贴近传奇刺客导师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理念与思想,抱有刺客应当为了保护人民而与他们共同生活。[1]

尽管在生活与作风上都履行着禁欲主义的种种要求,阿·塔拜仍旧是一个体贴他人、感觉敏锐的人。他很关心自己麾下的每一个人,为图卢姆所遭受的多次攻击当中死去的刺客们内疚不已,最后同意将刺客兄弟会的总部转移到大伊纳瓜岛。他对玛丽·里德的死表现出了强烈的惊愕之情,独自一人将怀孕的安妮·伯尼护送出了监狱,在她临盆之际不断帮助她冷静下来。阿·塔拜也是一个十分宽容的人,最后宽恕了爱德华·肯威种种损害刺客利益的行为。尽管阿·塔拜当时很讨厌爱德华,他还是不求回报地将爱德华从监狱之中救了出来。在感受到爱德华的真情实感之后,阿·塔拜为爱德华祈求了好运,接纳后者成为刺客兄弟会的一员。[1]

装备与能力 编辑

自幼就在兄弟会里长大的阿·塔拜是一名能力精湛的刺客。他尤其擅长隐秘行动,利用环境要素进行隐蔽,同时也是一名能力高强的自由奔跑者。在他的一生里,他将这些能力传授给了玛丽·里德邓肯·沃波尔阿德瓦勒爱德华·肯威[1]以及阿基里斯·达文波特等人。[2]

即使已经步入中年,阿·塔拜仍旧能够躲避劳伦斯·普林斯部队的追捕,并且在一次他们对图卢姆发起的袭击当中,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解决了好几个人。他之后还独自潜入了查尔斯堡,救出了爱德华·肯威与安妮·伯尼,随后逃到了一艘划艇上离开了。[1]

阿·塔拜身穿一套赭色的长袍,戴有一个金属的护肩与一个金属的领圈。他身上装备了两把袖剑、一把小刀与一根吹管。他使用这些武器能够在避免引发战斗的情况下,有效地刺杀目标,或是令目标无力化。[1]

其他编辑

  • “Ah Tabai”是一位玛雅神的名字,是狩猎与动物的保护神。
  • 在记忆"Overrun and Outnumbered"当中,阿·塔拜在鹰眼视觉当中用红色表示。但是,并不能确定这是游戏故障,还是故意而为之,因为当时阿·塔拜正因为爱德华种种敌对刺客兄弟会的行为而与爱德华处于敌对状态。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引用错误:<ref>标签存在,但没有找到<references/>标签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