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Culture.png


PL VigilantHQ.png “若无质疑,你便一无所知。”

本条目包含完整摘录自游戏、Ubisoft Connect或其他媒介上的育碧官方文案,其中可能存在不符合惯例或规范的表述甚至翻译错误。

一卷《里格传》的卷轴

里格传》(Rigsogur,意为:里格的传奇)是一篇由9世纪的诗人和作家“长者”布里西撰写的萨迦,其中记录了一位名叫里格·莱达拉森维京人的故事,这位维京人在一次对惠特比修道院劫掠中俘虏了“长者”布里西。在诺斯人中生活了一段时间并听到了围绕里格的故事后,布里西主动为后人记录了这些故事,后来将手稿提交给了雷德切斯特郡教区。[1]

在9世纪晚期,渡鸦氏族的维京盾女艾沃尔·瓦林斯多蒂尔集齐了散布在整个英格兰的《里格传》书页。[2]

内容[]

一、芦苇之王:

曾经有个名叫里格·莱达拉森的人,又被人称为“足智多谋的里格”。他的父亲叫莱达·里格森,也被人称为“智者莱达”。“矮斧”吉丝拉嫁给了他的父亲,生下了里格与“虎背熊腰”赫尔加。里格的家族有着贵族的血脉,他的祖先与特伦德拉格王国及弗洛塔都有着深厚的关系。这两个地方属于当时诸多小王国的一部分,直到哈拉尔德执政为止。

里格是在上出生的。当时,海上起了风暴,他的母亲、六个姑姑、祖母和他的妹妹都彼此陪伴着。当他从子宫钻出来的时候,咸咸的海浪打在了他的脸上。尽管上摇得很厉害,但据说他却奇迹般地没有哭泣。他还年轻的时候就到处讲述他所预见的未来,并因此赫赫有名。他从一个郡游荡到另一个郡,宣称道:“我喝过奥丁蜜酒”,以及“我和所有阿萨神族、所有获得荣耀的英雄坐在同一张大桌子前,他们都知道我的名字。”

一位叫做斯卡拉蒂的战士很讨厌这个夸夸其谈的家伙,他命令他身强力壮的儿子与里格决斗,但里格的战技却更胜一筹。他在决斗中光荣地赢得了胜利,也并未夺走斯卡拉蒂儿子的性命。作为代价,他要求斯卡拉蒂交出他的大号角。他自豪地吹响号角,把它当做战利品带走了。回到弗洛塔之后,他用号角当酒杯,装满了蜜酒,并因此赢来了他的第一个绰号“用号角喝酒的里格”。

地点: 雷普顿墓地(莱斯特郡

二、“铁齿铜牙”埃尔贡的诡计:

冬天过去了,里格变得既强壮、又矫健。他成了一名优秀的战士,在极北之地参加了许多场大战。为了守护他的氏族,他时常在战场上奋力杀敌。当时他的家族正与南方的巨鲸氏族交战。巨鲸氏族的领袖叫“铁齿铜牙”埃尔贡,据说他曾在战斗中吞下过一把利

当时的里格只有十二岁,但据说他在战斗中紧紧地锁住了某个敌方战士的脖子,力道大得直接把那个人的头颅扯了下来。那天晚上他喝醉了酒,走到了那颗头颅旁边,听到头颅唱起了歌:“你将会在落幕时遭到背叛。”他把这颗头颅带在身上,在那之后,所有在战斗中与里格交战的敌人,都会不由自主地与那颗头颅交谈。人们说,这颗头颅让他在战斗中占尽先机。他赢下了许许多多次战斗,也赢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二个绰号“和死人脑袋说话的里格”。

地点: 剑桥长屋剑桥郡

三、索尔薇格产子:

下个春天到来的时候,里格恋爱了。当时有个叫索尔薇格的奴隶,负责酿造蜜酒,里格的行为举止引起了她的注意。据说,当时索尔薇格正在装蜜酒的大桶里游泳,里格走过来,把杯子浸到酒桶里,而索尔薇格抓住了他的杯子,把他也拉进了酒桶里。这件事也让索尔薇格赢得了“蜜酒侍女”的称号。当天晚上,索尔薇格与里格在森林里漫步了很久,并在那里完成了爱情的升华。

可当他们回来的时候,里格的家人已经被抓了起来,在特隆赫姆的阿尔庭议会上被活活烧死了。“铁齿铜牙”埃尔贡指控他们使用禁忌的塞瑟巫术,说里格那颗会说话的头颅就是证据。这场无妄的冤案,以及针对他家人的暴行,让里格深深地感到惊骇与愤怒,他发誓要为家人报仇,但却并不能当场复仇。因为在埃尔贡的怂恿之下,哈顿国王颁布了法令,将这对恋人从这个国度放逐了出去。

里格和索尔薇格装作服从哈顿国王诏令的样子,收拾起了东西,像是要离开特隆赫姆一样。黄昏时分,在埃尔贡的冷笑声中,他们和许多优秀而忠诚的战士们起航离开了。可就在当天晚上,两人像披着披风的奥丁一样,在夜幕的掩护下偷偷地溜了回来。他们摸进村子里,杀死了埃尔贡,还砍掉了他的一条腿作为战利品。他们把腿立在了村子外面,好让每个人都能看到。这为里格赢来了新的绰号,叫“特隆赫姆的幽灵”。第二天早上,哈顿国王不得不下令悬赏两人,而埃尔贡的儿子博利·埃尔贡森则发誓要为父亲报仇。

这对恋人带着他们最忠诚的战士逃到了英格兰,而哈顿国王的追兵则紧追不舍。由于寡不敌众,里格和索尔薇格想出了个好点子。他们和几名战士躲在了一头搁浅鲸鱼的尸体之中,躲了整整十天。第一天晚上,里格和索尔薇格在同伴们的面前交欢,后者们则在一旁鼓劲雀跃。到了第九天,他们的大儿子埃里克·鲸腹诞生了。那天晚上,索尔薇格抱着孩子,第一次听到里格在说梦话,还在梦中高喊:“我一定要喝下长生不老药,父亲!”他在梦中尖叫道,“我一定会在末日的另一边再次找到你!”里格发狂的时候,索尔薇格牵住了他的手,亲吻着他满是汗水的眉毛。

到了第十天,哈顿国王派来的赏金猎人已经不见了,里格与索尔薇格则暂时化名为埃里克·鲸腹与海上女皇席拉。后来,他们带领着一队战士,驾船去了英格兰,准备寻找新的人生。

地点: 诺里奇住所(东盎格利亚

四、黄金的语言:

我们的救世主牺牲后的第820年,里格找到了我,“布里西的贤者”,还有我在惠特比修道院的弟兄们。他的手下屠戮了许多无辜之人,可他本人在走进我们的缮写室之后,却突然下令停止屠杀。我手里抱着吉尔达的圣典,希望它能保护我,而里格却对房间内的质装饰非常着迷。

“我有许多个名字,可没有哪个是因屠杀手无寸铁的孱弱之人而得名……我也不会屠杀制作了如此美妙之物的人……这些以皮革卢恩符文,让知识得以永世长存的人。”他对我们说道。他把我变成了他的奴隶,想要我和他一起在修道院附近安顿下来。他不敢占领修道院,因为他害怕这样会招致灾祸。他对我们装帧华丽的文字,以及用来给文字上色的金色墨水特别着迷。

他和他的战士们在这座古罗马时期的前哨站安顿了下来,并建立了黄金镇,这也就是后来的戈德伯勒。在我和里格共处的这点时间里,我向他介绍了我作为装帧师的工作,而他对这个行当展示出了无比的兴趣。金色的纹理让他感到特别慰藉,他会不辞辛苦地寻找金色墨水,或是靠自己的技术制造这种墨水。他还劫掠了匹克兰的一处金矿,确保金子随时供应充足。从那时开始,他戴起了金十字架。这就是他如何成为“皈依者里格”的故事。他发誓,要是有哪个丹族人基督徒胆敢破坏这种神圣的艺术,他一定会与其刀剑相向。

地点: 位于奎特福德的一座房屋附近(什罗普郡

五、挥金如土的圣光战士:

这些事情发生之后,里格的大名渐渐有了传奇般的色彩,而哈顿国王依然为特隆赫姆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派来了一支军队寻仇。

里格骑的时候,看到了哈顿国王派来的黑船,还有一大群整装待发的战士。他马上骑回了黄金镇,站在镇子的围墙上,看着被吓坏了的镇民们,露出了微笑。“如果这场仗真打起来的话,我们必败无疑,但有的仗不需要打也能获胜。”他命令他的手下用写书用的金色墨水,将整个氏族的马匹都涂成了金色。这项工作很快完成之后,他命令他的手下和他一起骑马前进。

他们一直骑到了哈顿的大军的营地附近。等到太阳开始落山,他命令他的手下跟着他一起冲锋。阳光在马背上,在里格的金牙上反射出了夺目的光芒,哈顿的士兵们被晃坏了眼睛。里格的金马猛地向敌人冲了过去,爆发出了五彩斑斓的耀眼光芒,那些士兵都被吓坏了。“敌人会晃瞎我们的眼睛,我们没办法和他们战斗!”他们向指挥官这样说道。

等到他们撤退之后,才发现里格只带了不到十名勇士就击败了他们。黄金镇的镇民们欢呼雀跃,而里格也更加名声大噪。里格骑的那匹马被称作“金骏”,它也在北境王国声名鹊起。它去世的时候,在柴堆上得到火葬,和它一起被火葬的,还有八名祭与两百头。也正是在这个时期,里格被人称为“金肤里格”。

地点: 位于伊阿顿谷仓东部的一艘长船附近(牛津郡

六、攀登山峰的金龙:

关于里格的财富和用兵如神的消息,让敌对王国大为光火,其中,古老的埃尔梅特领主们尤为愤怒,他们试图寻求盟友来推翻里格。博利前往英格兰,与这个充满仇恨的王国结盟,并绑架了索尔薇格,计划对其进行残忍的折磨。彼时,索尔薇格已经是六个男孩和四个女孩的母亲。

索尔薇格被敌人抓走后,里格率领着一支十二艘船的舰队沿河出发,但在沃登谷被击退。此处是通向敌人的山间城堡的唯一通道,然而里格的金船不是埃尔梅特人防卫森严的堡垒和博利的对手,亦无法逾越茂密的森林。

怀着满腔怒火,里格无奈后撤,却在越过一座巨大山峰时,看到了从敌人城堡上升起的烟雾。他停了下来,命令手下抬着船翻越山峰。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来袭的风暴中丧生,但里格毫不退缩。当晨雾消散时,埃尔梅特人的斥候豁然发现自己正对着金色的龙首。肝胆俱裂的他们尖叫出声:“龙来了!龙从山上过来了!”这让士兵和民众陷入了巨大恐慌。正值敌人骚乱之际,里格抓住时机,一举毁灭了这个王国,救出了索尔薇格,斩下了博利的头颅,并用这颗头颅宴饮高歌,连续八晚。自那日起,里格便被称作“金色飞龙”。

地点: 坎特伯雷大教堂肯特

七、英格兰的唯一女王:

此时,里格脑海中的声音愈来愈响亮:“你必须封后”,那个声音一遍遍地告诉他。他宣布索尔薇格为“北方王后”,受到了所有其他王国的耻笑。他向国传信,然而收到的回复无一不是冷嘲热讽。里格的幸运头骨开始说话了,它唱道:“上帝的命运由你的号角决定。”于是他准备吹响他的巨型号角。

里格召集了一场贤人会议,来自麦西亚韦塞克斯和诺森布里亚的贵族齐聚于一堂。会上,索尔薇格以男性自居,并称自己为“黄金镇之王”。这一举动让贤人会议的与会者们一头雾水,将之视为一场闹剧。但就在贤人会议即将结束时,索尔薇格宣布:“我们的郡允许对征税,所以你们应该向黄金镇纳贡。”里格将所有不愿臣服于女王的人当场杀死。这让他的名声染上了污点,但是随着索尔薇格得到“英格兰的唯一女王”之名,他的声望也愈发响彻四方。

此时,里格头脑中的声音告诉他说:“你的父将引导你,因为你是他无暇无缺的儿子。在西敏比约格等候他,直到战斗之日。”接着,里格用金色的墨水写下了一首诗来阐述自己的心境:

如今我愈加明白
只为追随
那些先辈
未实现的梦
是如此的黑暗。痛苦的露水
流淌着
永远迷失


地点: 汉姆顿郡长屋(诺丁汉郡

八、诸神向我诉说:

很久以后,里格变得年老体衰,一直绝望地寻找办法来平息这些声音,但即使向渥尔娃女巫和僧侣求助似乎也于事无补。在他的王座厅里,他向他的家臣、信赖的猛士以及亲近之人说道:“我即将死去,但并非死于仇敌之手,也不会醉毙于麦芽酒桶中。我将跟随诸神前往他们最神圣的殿堂,饮下圣杯中让吾等不朽的琼浆。”他渴望着最后一次前往米克拉加德,那个被他称作诸神居所的地方。

在他宣布这番话之后的几个星期中,对他说话的声音变得越发宏亮激昂,警告他危险的一天即将到来:“你是那个背弃黄金乡、向东而行的浪子。”“旧的诸神折磨我,但新的神爱我,”他告诉布里西说,“我的新神将赐予我真理和永恒的生命。”他带着一队人去了米克拉加德,去寻求忏悔和慰藉,成为一名全然的皈依者,甚或神的天使。对他而言,这次朝圣将决定他的命运,并让他与这个困扰着他心灵的声音共融。

地点: 位于科尔彻斯特的一家酒馆中(埃塞克斯

九、聆听神音之人的死亡:

一天,里格在长船上醒来,凝视着海岸。他先是请教那个曾经对他唱歌的古老头骨,然后转向他的船员:“我们在这里停泊。”他说道。他走到码头上,微笑着说:“这就是君士坦丁之城,雄伟的米克拉加德。”在那里,他遇到了许多不同的人,并且他一度再次充满活力,他学习了很多知识,与上帝和来自不同教派的老战士交流。那个声音仍然存在,指示他必须一名带着暗影之厅印记对质。他要么杀了后者,要么被后者所杀。

他满身血迹地从暗影之厅回来,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不过他说道:“我来到这个世间太早了。我生不逢时,孤单一人,没有父亲,没有朋友。”没有人明白这段话的含义。

里格随后出发,经由罗斯返回家乡。在这段航程中,他一天天变得愈加愤怒。“我的心神将会长存,它必将被保留下去。我已经看到了。我最后的命运是再次住在我父亲的大厅里,直到他回来。”无论里格的这个伟大想法意味着什么,它都没有成真。

几天后,他死了。我们发现他弯着腰正对着一只高脚杯,被一把剑穿透了心脏。索尔薇格来到他身边,悲泣不已。“求你不要让他就这样突然离世,不留下只言片语。”在同一间屋子的角落里,站着一个像山羊一样咯咯笑着的女人。“我是博利的妹妹,哈顿的女儿。我已经追踪了你一千个月,才等来这一刻。现在我将以我子民的女王、我血脉的维护者的身份回到特隆赫姆。我将饶你一命,许你给他一场荣耀的葬礼。”接着她离开了,而我得以坐下书写里格的萨迦传说……

地点: 格里姆斯比仓库(林肯郡

十、闪光溪流:

在他死后,黄金镇统治者里格领主的尸体,经由罗斯沿着伏尔加河而上,历经艰辛,被带回到了故乡。索尔薇格击退了不同的部落,以确保他的尸身能够返回家园。他被带到闪光溪流,在那里他曾经将奥丁的雕像和十字架涂成金色。他的尸体被埋在溪流下面,随葬的还有被他握在手中的斧子和十字架。一块符文石被立起,上面刻着他的诸多名号。

在他死后,他被称为“无形闪光河流的守护者”。

如果你让身体浸在河水里,让水流轻抚你的皮肤,你会在阳光下听到他的歌声。如果你运气好的话,溪流将会闪光,代表着里格给你降下了好运。他是长眠水下的骷髅,是失落之河的歌者。他的歌谣简单,却有着连布拉吉都嫉妒的旋律。据说有一天他会回来,但只是作为一道波浪,带着以蜜酒为髓的骨。并且,他只会在生命之树腐烂、被波浪分割成碎片的时候归来。

有些吟游诗人称之为“世界树的碎片”,用以比喻里格这位被遗忘的伟大存在、超越瓦尔基里的长生之人、王座颠覆者。我知道他曾受某些人嫌恶,但在他脑中对他说话的声音也是真实存在的,它们是扭结纠缠的古老丝线,等待有人能再次使这个世界恢复正常。

地点: 克罗茵登房屋(苏塞克斯

登场作品[]

参考与来源[]

  1. 刺客信条:英灵殿》- 维京扩张笔记:“关于《里格传》的通信”
  2. 《刺客信条:英灵殿》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