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Memories-02.pngEraicon-Brotherhood.png


那个逃走的家伙埃齐奥·奥迪托雷的一段基因记忆,由戴斯蒙德·迈尔斯通过Animus的虚拟呈现于2012年重温。

记忆描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埃齐奥来到了费拉拉外的贝尔里瓜多官邸,以寻找关于莱昂纳多·达·芬奇所在地的线索。

剧情对话[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埃齐奥在官邸外面院子的屋顶上看到卢克雷齐娅·博吉亚回来了。

  • 警卫1: 一路上还顺利吧,Duchessa?(公爵夫人?)
  • 卢克雷齐娅: 难说。有如芒刺在背般的恐惧驱使我一路飞奔。
  • 警卫1: 我不明白,公爵夫人。谁会攻击您呢?
  • 卢克雷齐娅: 我父亲曾经压制了他们,以保护我的安全。现在他们全冲着我来了,想要我的人头。
  • 警卫1: 但是,Signora–(夫人——)

卢克雷齐娅回到官邸

  • 卢克雷齐娅: 我以为郊外应该会安全点,但即使在这里死亡也是如影随形。增加巡逻人员,有入侵者就通知我。除了我丈夫的私人卫兵外,不准任何人进入官邸。

卢克雷齐娅离开了,回到安全的官邸中去。

  • 警卫1: 你们听到公爵夫人说的了!如果发现入侵者就敲响警报。可怜的阿方索,他的妻子疯了。

埃齐奥偷偷地穿过了贝尔里瓜多官邸的外围,之后到达了一个大储藏室。有一群人聚集在一个由警卫看守着的封闭入口前。

  • 佣人: 这是什么意思?我还要给公爵夫人擦鞋呢。
  • 警卫2: 任何人不得进入官邸。
  • 佣人: 那让她自己擦鞋吗?
  • 警卫2: 公爵夫人的任何行动都与我们无关。
  • 佣人: 这是什么日子啊,我跟你说。
  • 警卫2: 我宁愿你不要说。
  • 佣人: 我会去向公爵投诉!
  • 警卫2: 只要你一直待在外边,就不会有人听你说话。
  • 佣人: 我受够了。

佣人变得焦躁不安。

  • 警卫2: 别动。
  • 佣人: 让我过去!
  • 警卫2 必须等公爵夫人准许才能通过。

埃齐奥穿过了储藏室的剩余部分,然后来到了官邸的花园,

  • 警卫3: 我听说公爵从教皇那借来几个卫兵看守官邸。
  • 警卫4: 儒略二世借了他几个卫兵,条件是他要和教皇一起反抗拉韦纳
  • 警卫5: 等着瞧吧,看这个联盟能持续多久。

埃齐奥从侧窗进入官邸。一进屋,他就碰到了卢克雷齐娅。

埃齐奥引诱卢克雷齐娅

  • 卢克雷齐娅: 终于来杀我了吗,刺客
  • 埃齐奥: Buongiorno,(你好,)卢克雷齐娅。或者我该说,公爵夫人。
  • 卢克雷齐娅: 只是个从我丈夫那里借来的称号,既不合适也无法掩盖事实。
  • 埃齐奥: 你不会死的。我是为了墙上的画而来的。
  • 卢克雷齐娅: 你是打算重新装修吗?
  • 埃齐奥: 你偷走了五幅莱昂纳多·达·芬奇的画作,我现在要拿回去。
  • 卢克雷齐娅: 要是这么容易倒好了。你夺走了我的故乡家人。你以为费拉拉公爵爱我吗?你眼前的只是个陌生人、流浪者,是个孤儿。你的画作早就不在了,刺客。
  • 埃齐奥: 我不信。
  • 卢克雷齐娅: 慌了吧,是不是?失去了这么多。或许我们可以彼此安慰。

埃齐奥开始引诱卢克雷齐娅。

  • 埃齐奥: 也许吧。那些画在哪里?
  • 卢克雷齐娅: 卖给了弗朗切斯科·科隆纳……有一幅给了我的一个特殊的朋友帕特里齐奥。他平时都待在梵蒂冈区附近。我自己还留了一幅。
  • 埃齐奥: 把它给我。
  • 卢克雷齐娅: 卫兵!把达·芬奇的圣母领报搬到城外的马车上。
  • 埃齐奥: Molto bene.(很好。)现在,闭上你的眼睛。

埃齐奥走近卢克雷齐娅,把她推到窗帘前,开始小心翼翼地绑住她的手。

载有莱昂纳多《圣母领报》的马车

  • 卢克雷齐娅: 我的丈夫和他的卫兵就快回来了,所以你最好速战速决。
  • 埃齐奥: 原谅我,公爵夫人。
  • 卢克雷齐娅: 为什么?
  • 埃齐奥: 没有人能治愈你的痛苦。你必须自己寻求解脱。替我向公爵问好。

卢克雷齐娅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 卢克雷齐娅: 卫兵!卫兵!

在卫兵的追赶下,埃齐奥逃离房间并一路自由奔跑穿过官邸。路上,他关上了一扇门,导致梯子掉了下去,从而形成了一条捷径。

  • 埃齐奥: 太好了!如果我掉下去可以走那条路上来。

最终他一个信仰之跃跳进了干草堆,旁边的马车上装着莱昂纳多·达·芬奇的第一幅画。

结果[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埃齐奥拿到了莱昂纳多的《天使报喜》之后逃出了官邸,并且他取得了剩下四幅画作位置的情报。随后他回到罗马继续寻找莱昂纳多。

冷知识[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如果在此记忆中埃齐奥穿着布鲁图斯铠甲或是赫尔姆斯密尔特的龙甲,那当他在与卢克雷齐娅的邂逅中摘下他的兜帽时,它会保持不动。这可能是因为游戏中没有内置这套服装没有兜帽的模型。
  • 奇怪的是,尽管博吉亚家族已经失去了所有在教堂和罗马的权力,但在卢克雷齐娅的宅邸里仍然有带着博吉亚徽章的教皇卫兵。宅邸中也有博吉亚的警卫在巡逻,而不是阿方索的警卫。

图片展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资料[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刺客信条:兄弟会》记忆
主要记忆
序列1:终归平静
大逃亡 - 回家 - R & R - 骑马乱跑 - 射击练习 - 重逢 - 诽谤名声 - 紧急出口
序列2:野虎群
焕然一新 - 完美执行 - 新来乍到 - 来得快,去得也快 - 谁有信? - 狼必死 - 尼禄的大厅 - 罗马地底
序列3:士兵、情人和盗贼
双面间谍 - 夹在两难之间 - 高风险谈判 - 集合情报
序列4:贼窝
城堡毁灭者 - 蛇蝎美人 - 重担压身 - 弗利的守护者 - 人民代表 - 连环杀手 - 活人货物 - 不速之客 - 战争计划 - 火力压制 - 计划
序列5:银行家
逃债 - 跟着钱走 - 人在罗马…… - 进进出出 - 书面记录
序列6:瓦卢瓦男爵
守门人 - 法兰西之吻 - 特洛伊木马 - 再见
序列7:城堡之钥
修补漏洞 - 替身演员全出动 - 光荣退场 - 介入 - 上位
序列8:博吉亚家族
安魂曲 - 一天一苹果 - 伊甸苹果 - 撤除军队 - 见红 - 条条大路通……
序列9:落幕
罗马治世 - 一颗种子
秘密地点
死人中的狼 - 被丢进狼群 - 狼群领袖 - 第六天 - 披着羊皮的狼 - 购物狂 - 液态黄金
战争机器
战争计划 - 大炮发射 - 战争计划 - 飞行器2.0 - 战争计划 - 轮上地狱
圣殿骑士密探
脚踏实地 - 反宣传 - 逐出教会 - 射击线 - 现行犯 - “作弊”
克里斯蒂娜记忆
第二次机会 - 最后一程 - 伴郎 - 不受欢迎的人 - 爱的徒劳
刺杀契约
Two's Company - 战术修正 - ...And Three's a Crowd - Serf's Turf - The Three Amici - Red Letter Day - The Merchant of Rome - Bearers of Bad News - Cardinal Sin - Turning the Tables - Graduation - Brutes and Brutality
盗贼任务
迷路的小狗 - 利益冲突 - 全速前进 - 阶级斗争 - 指责 - 盯紧宝物 - 人老心不老 - 裁员 - ‎不分上下 - 为了粉丝
妓女任务
财产争议 - 积习难改 - 第二天清早 - 惊慌逃跑 - 活饵 - 治疗不当 - 接近 - 恶劣政客 - 麻烦制造机 - 代人捉刀
DLC
《达·芬奇的失踪》
掷个骰子 - 那个逃走的家伙 - 死亡时刻 - 一路顺风 - 最后一刻的邀请 - 埃齐奥·奥迪托雷事件 - 解密达·芬奇 - 毕达哥拉斯的神庙
《哥白尼阴谋》
错误的审查 - 脱离轨道 - 知识分子 - 荣誉学位 - 加急邮件 - 红衣之人 - 活靶子 - 合上书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