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Timeline.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法属路易斯安那万岁!)”
―1768年,路易斯安那叛乱期间的一名抗议者。[来源]

路易斯安那叛乱Louisiana Rebellion)是新奥尔良的法国克里奥尔人阻止将殖民地移交西班牙帝国的一次失败尝试。

民众对安东尼奥·德·乌略亚总督的政策感到不满,便反抗他的政权。在刺客艾弗琳·德·格朗普雷策划的一场伏击之后,德·乌略亚逃离了路易斯安那,而他的继任者亚历杭德罗·奥赖利在8个月后重新永久性地夺回了控制权。

叛乱序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这个西班牙“总督”对贸易加了太多限制,甚至连种植园主都在“乞求”暴动的借口。”
―1768年,热拉尔德评价德·乌略亚的政策。[来源]

法国七年战争战败、签订《巴黎条约》后,密西西比河以西的路易斯安那领土被割让给西班牙。直到1764年底,新奥尔良居民才得知殖民地已经易手,而他们对西班牙脆弱的政治威权感到失望,在一段时间内,还表现得仍然像是法国殖民地一样。[1]

殖民地总督让-雅克·布莱斯·阿巴底也试图与圣殿骑士拉斐尔·华金·德·费勒达成协议,让路易斯安那仍然保持法国化,他被指派解散法国驻军,并准备将这片土地移交给西班牙人。然而阿巴底在1765年死亡,让殖民地很快就被置于第一任西班牙总督安东尼奥·德·乌略亚的管辖之下。[2]

1766年3月,德·乌略亚抵达新奥尔良;然而他没有下令升起西班牙国旗,而是将领土管理权交给了法国克里奥尔人官员。[1] 实际上他和家人住在拉巴利斯里,进一步远离民众。在接下来两年中, 由于接连不断的绑架事件以及1768年实施的贸易限制,公众对总督的看法持续下降,让民意对西班牙产生了反感。[2]

驱逐德·乌略亚[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总督只有一条路可走——其他的路要么被堵住,要么在起火。你必须准备好埋伏,在适当的时机发动袭击。找到然后杀了他。”
―1768年,阿加特下令刺杀德·乌略亚。[来源]

市民们在新奥尔良的大街上与德·乌略亚的士兵们战斗

当法国克里奥尔人在城镇周围设立临时路障,公开挑战西班牙士兵时,艾弗琳·德·格朗普雷调查了奴隶和流浪汉失踪之事。她得出结论,认为德·乌略亚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并企图诱使他离开拉巴利斯里。为此她煽动新奥尔良市民发起暴乱,与同袍热拉尔德·布朗一同偷了一批火药,还摧毁了一艘西班牙军舰[2]

整座城市的混乱,最终迫使德·乌略亚离开藏身之所,以便让他能通过谈判取得和平。艾弗琳在导师阿加特的命令下,准备用以刺杀总督、结束绑架的埋伏。她封锁了几条街道,将德·乌略亚的车队困在一个被封锁的广场中,并消灭了护卫队。[2]

艾弗琳审问德·乌略亚

在审问总督之后,艾弗琳得知从新奥尔良带走的奴隶将被送到南方墨西哥的一个工作营中。然而艾弗琳违逆了阿加特的命令,没有选择杀死德·乌略亚,让他逃离这座城市,以换取他的一块用以破译圣殿骑士密码的透镜以及一张通往奇琴伊察的地图,而德·乌略亚也承诺离开这座大陆。[2]

后续[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西班牙人现在……对我们的目标表示赞同。新制定的法律可能……能让你在解救奴隶的时候更轻松一点。”
―1771年,热拉尔德对艾弗琳谈论西班牙的政策改变[来源]

德·乌略亚离开后,新奥尔良一度由法国克里奥尔人统治。然而西班牙人在路易十五的同意下,派遣亚历杭德罗·奥赖利将军镇压叛乱。为了防止流血冲突,法国克里奥尔人领袖建议市民们接受西班牙当局,避免军事对抗。[1]

1769年夏,奥赖利在没有任何重大干涉的情况下抵达了新奥尔良,并处决了那些位于叛乱前线的人。他提出了《奥赖利法典(O'Reilly's Code)》这部法律结合了卡斯提尔与印度群岛的法律,将路易斯安那的司法系统同西班牙保持一致。[1]在接下来几年时间里,西班牙巩固了对殖民地的控制,但也鼓励了自由贸易,放宽了解放奴隶自由的限制。[2]

路易斯安那在西班牙手中待到1801年,直到此时该殖民地才正式归还法国,而法国两年后又将其卖给了美国[1]

参考与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