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LiberationEraicon-OrganizationsEraicon-Assassins

路易斯安那刺客
AC Movie Insignia
组织信息
总部

路易斯安那河口

地点

新奥尔良
路易斯安那河口

相关组织

刺客组织

历史信息
形成时间

1759

额外信息
著名成员

阿加特
艾弗琳·德·格朗普雷
热拉尔德·布朗

路易斯安那刺客兄弟会Louisiana Brotherhood of Assassins),亦被称作新奥尔良刺客兄弟会(Assassin Brotherhood of New Orleans),是刺客组织新奥尔良的小型分支,由刺客导师阿加特所建立和领导。该分支成立于阿加特的导师弗朗索瓦·麦坎达死亡、圣多明戈兄弟会崩溃之后,组织的目标为消除圣殿骑士对新西班牙殖民地的控制,但阿加特最初来到新奥尔良的目的主要是追寻他曾经的爱人让娜的下落,因为让娜此前从他那里偷走了预言碟并在新奥尔良找到了栖身之地。

历史编辑

建立编辑

1758年,圣多明戈兄弟会导师弗朗索瓦·麦坎达被圣殿骑士处死,他所领导的兄弟会也随之几近消亡。在这场危机中,麦坎达的一名学徒阿加特逃离了圣多明戈,踏上了追寻他曾经的爱人让娜的旅程。让娜在离开阿加特之前偷走了他手中的预言碟,随后流亡到了新奥尔良,在那里找到了庇护所。得知此消息后,阿加特便来到了路易斯安那,但却没有找到让娜,原来让娜在听说阿加特的到来后便火速逃离了路易斯安那。虽然让娜逃走了,但她的女儿艾弗琳·德·格朗普雷被留了下来,因此阿加特决定在新奥尔良定居,好暗中保护艾弗琳。1759年,艾弗琳在解救奴隶时遇到危险,幸而被阿加特救下。在看到艾弗琳的潜力和对自由与正义的渴望后,阿加特决定收她为学徒,又在几个月的训练后将她招募进刺客兄弟会。同一年,阿加特又招募了艾弗琳的好友热拉尔德·布朗,让他负责兄弟会的情报和后勤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们在全城范围内建立起了一个由仆人和奴隶所组成的情报网,到处打探着圣殿骑士的动向。

调查奴隶失踪案编辑

Key to the Problem 2

艾弗琳和热拉尔德——新奥尔良仅有的两名刺客

从1765年起,新奥尔良城内奴隶的接连失踪引起了艾弗琳的注意,致使她针对此事展开了调查。随着调查的进行,线索指向了一名地位显要的圣殿骑士——拉斐尔·华金·德·费勒,此外他还有一名同谋,法属路易斯安那总督让-雅克·布莱斯·阿巴底。于是艾弗琳借着午宴的机会潜入了总督府,偶然偷听到了德·费勒和阿巴底的对话,对话中提到,阿巴底正在为一个被称作“公司人”的圣殿骑士召集奴隶作为苦力。而阿巴底如此做的回报是在圣殿骑士控制路易斯安那后,他仍可担任总督一职。但就在德·费勒离开后,艾弗琳就刺杀了这位傀儡总督,然后悄然离开了总督府。


圣约翰节前夜编辑

The False Mackandal 2

阿加特交给艾弗琳一支吹管,用以杀死麦坎达的假冒者

1766年,阿加特获悉有人假冒弗朗索瓦·麦坎达,正在谋划夺取河口的走私生意。随后他派遣艾弗琳前去调查假冒者的身份,在调查过程中,艾弗琳从假麦坎达的追随者的袭击中救下了走私者埃莉斯·拉弗勒鲁西永,也和他们结下了友谊。两位走私者帮艾弗琳打探到,假麦坎达将在圣约翰节前夜举行一场神圣祭典。圣丹杰巫毒教恩贡则通过某种手段预知了举办祭典的确切位置,在告诉艾弗琳这一消息后,还特意让她带上一瓶专门针对假麦坎达的毒药的解药。潜入祭典区域后,艾弗琳发现了假麦坎达的身份:巴蒂斯特——麦坎达的学徒、曾经是刺客但如今为德·费勒卖命。巴蒂斯特计划带领他的追随者毒杀新奥尔良的达官贵族,一方面为了替那些在圣多明戈惨死的奴隶复仇,一方面也是为了向圣殿骑士团邀功。就在艾弗琳打算行刺时,巴蒂斯特却先用装有毒箭的吹管击中了她。恩贡的解毒药就在这时派上了用场,艾弗琳在毒性发作前喝下了解药,然后与巴蒂斯特展开战斗并终于杀死了他。

路易斯安那叛乱编辑

In Vino Veritas 6

艾弗琳和热拉尔德偷走装满火药的马车

让-雅克·布莱斯·阿巴底死后,圣殿骑士安东尼奥·德·乌略亚顶替了他的职位,成为西属路易斯安那总督。1768年,这位新总督相继制订了多项严苛的贸易法规,好让圣殿骑士团能够借机牟利。由于不满西班牙人总督对贸易的限制,亲法国的克里奥尔人发动了叛乱。此时艾弗琳仍在调查奴隶失踪的案子,见此情形,她决定借叛乱的机会找到乌略亚并审问他消失的奴隶被送往了何处。为了逼迫乌略亚离开壁垒森严的拉巴利兹堡,艾弗琳在抗议的人群中煽动起了一场骚乱。之后她又与热拉尔德一起窃取了一马车的炸药,打算用以制造更大的骚乱,但这车炸药在他们逃离的时候不慎爆炸,于是艾弗琳转而决定去袭击停泊在港口的一艘西班牙船,利用船上的炸药将其炸沉。乌略亚终于坐不住了,想要逃离路易斯安那,而这就给了刺客机会。出发前,阿加特命令艾弗琳杀掉乌略亚以证明她的忠诚,但艾弗琳却饶了他,以此换取失踪奴隶的下落。乌略亚告诉艾弗琳,失踪的奴隶都被送往了位于奇琴伊察的一座营地,又送给了她用于破译圣殿骑士密文的解码镜。随后艾弗琳便放走了乌略亚,同时警告他永世不得返回新奥尔良。放走乌略亚后,艾弗琳向阿加特报告了任务情况,阿加特对她没有杀死乌略亚感到大为光火,而艾弗琳无视了他的愤怒,继续向他提出独自前往奇琴伊察探查圣殿骑士阴谋的计划。愤怒的阿加特禁止她前往墨西哥,但她再次无视了命令,伪装成奴隶登上了圣殿骑士所雇的航向奇琴伊察的船只。

寻找预言碟编辑

The Secret of the Cenote 6

艾弗琳与母亲重逢

艾弗琳于1769年抵达奇琴伊察,在那里找到了失踪的大部分奴隶。据这些奴隶所说,他们在发掘现场自由地工作和生活,而圣殿骑士会保护他们不受外界袭扰。而实际上,所有的奴隶都要听从德·费勒的命令,拒绝服从命令的奴隶会遭到残酷的惩罚。跟随队伍来到营地后,艾弗琳四处探索了一番,并且找到了她的母亲曾在此居住过的线索——让娜的日记。在日记中,艾弗琳发现了一副伊述神殿的地图,而这座神殿正好位于发掘工地的正下方。循着地图的指引,她进入了神殿内部,在圣殿骑士之前找到了伊甸碎片之一的预言碟。但就在她准备离开时,德·费勒突然带领手下破墙而入将她包围,威胁她交出神器。艾弗琳拒绝服从,与德·费勒的手下展开战斗,最终以一敌多将他们逐个击杀。与此同时,神殿也因为德·费勒破墙时造成的爆炸而开始坍塌,不过艾弗琳凭借矫健的身手,有惊无险地逃离了地下。从遗迹中逃出后,艾弗琳遇到了阔别已久的母亲让娜。在交谈中,让娜发现她的女儿已经成为了刺客,便心碎地要求艾弗琳不要再来找她,艾弗琳只好独自离开了奇琴伊察。

Power of Voodoo 4

阿加特向艾弗琳介绍他的计划

1771年,艾弗琳回到了新奥尔良。热拉尔德向她报告说,在她离开期间,河口地区出现了一批西班牙叛军,到处兴风作浪。经过调查,艾弗琳发现这些叛军受雇于圣殿骑士迭戈·巴斯克斯,他们的目的是帮助圣殿骑士夺取河口的控制权。由于担心导师已经被圣殿骑士盯上,艾弗琳立即赶往河口寻找阿加特。见面后,艾弗琳告诉他自己拿到了一块预言碟,想要交给他保存。但阿加特并不为之感到高兴,反而喝令她将预言碟带走,藏得越远越好。艾弗琳只得照做。随后,两人又讨论了西班牙叛军的事情,阿加特表示他自有办法,但艾弗琳担心导师的安危,坚持要帮助他完成任务。于是师徒二人一同前往西班牙巡逻队的必经之路,在那里设置图腾并暗中用吹箭毒杀路过的士兵,让他们彻底相信他们受到了巫毒诅咒。不久之后,艾弗琳又在河口的走私者的支援下,袭击了巴斯克斯的一艘货船,夺走了船上的全部物资。在这些物资中,鲁西永意外发现了一封送与巴斯克斯的信件,信中命令他去奇琴伊察续行某样计划。为了追查这个计划,艾弗琳决定重返墨西哥。

1772年,艾弗琳第二次来到奇琴伊察,与母亲再次重逢。这一次,让娜决定帮助艾弗琳寻找预言碟的另一部分,以此迫使圣殿骑士停止挖掘工作并从奇琴伊察撤离。在让娜提供的地图的帮助下,艾弗琳很快就找到了第二块预言碟。任务完成后,艾弗琳提议带她的母亲回到新奥尔良,但让娜决计留在那里,继续调查这座由圣殿骑士一手打造的社区。艾弗琳选择尊重母亲的意愿,与她告了别。临走前,艾弗琳向让娜保证,她会与她保持联系。

追杀“公司人”编辑

A Fool's Errand 11

艾弗琳和康纳在纽约

1776年,艾弗琳又开始继续她调查“公司人”身份的任务。当时美国殖民地英国之间的战争正在激烈地进行,时任路易斯安那总督反对英王,雇佣河口的走私者为爱国者输送战略物资。但巴斯克斯手下的叛军时常突袭走私者的运送队,使走私者蒙受了不小的损失。幸而一段时间后,走私者获得了艾弗琳的帮助,运送队行进时会受到艾弗琳的保护。艾弗琳相信,巴斯克斯即所谓“公司人”,也因此制订了刺杀巴斯克斯的目标。在巴斯克斯举办的一场晚间舞会上,艾弗琳身着淑女装混进了他的庄园,然后将巴斯克斯刺杀。临死前,巴斯克斯告诉她,他并不是“公司人”。实际上,真正的“公司人”是一位女性。

1777年,热拉尔德从北美殖民地刺客那里了解到,一位名叫戴维森的保皇党军官暗中在为“公司人”效力。艾弗琳认为戴维森可以帮她找到“公司人”,便启程前往纽约追踪他的下落。在刺客拉通哈给顿的掩护下,艾弗琳成功潜入了戴维森所躲藏的一处要塞。这时她发现,所谓的戴维森,实际上竟然是一年前她从路易斯安那救出的奴隶乔治。乔治在发现艾弗琳后驾驶马车逃亡,但艾弗琳开枪射中了马车上装载的炸药。炸药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马车掀翻在地,乔治也受到了致命的创伤。临死前,乔治向艾弗琳揭示了“公司人”的身份:玛德琳·德·利斯尔——艾弗琳的继母。

Confronting Agate 8

阿加特自杀

得知这一事实,艾弗琳立刻返回新奥尔良与玛德琳对质。玛德琳坦然承认,自己就是“公司人”。但令人意外的是,玛德琳说其实她早就知道艾弗琳是刺客,之所以没有对她下手,是因为她一直都把艾弗琳当作自己的女儿看待,并且放任她去消灭圣殿骑士团中道德败坏的成员。接着,玛德琳邀请艾弗琳加入圣殿骑士,并且要求她杀死她的导师阿加特以证明诚意。之后艾弗琳来到了导师的藏身处,打算与阿加特合伙演戏欺骗圣殿骑士。然而阿加特却一口咬定他的爱徒已经背叛兄弟会,当即起了杀意。阿加特用致幻毒药突袭了艾弗琳,为自己取得了先机,但最终还是被她击败。艾弗琳并没有想要杀他,所以饶过了他的性命。然而阿加特认为,这样毫无荣耀地活下去,不如一死了之,从树屋顶端跳下坠亡。

Erudito 7

艾弗琳提取预言碟中的信息

既然阿加特已死,艾弗琳便带着他的项链来到了圣保罗教堂,以此向玛德琳证明她履行了承诺。除此之外,她还带来了两块预言碟碎片,使得圣殿骑士彻底相信她已叛变。玛德琳如约为艾弗琳举行了一场简短的入会仪式,之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预言碟上。她将两块碎片拼好,但却没能成功读取预言碟中蕴含的信息。她立刻意识到,预言碟还缺少一个关键的组件:兄弟会之心。而兄弟会之心则在多年以前被艾弗琳的母亲当作挂饰送给了艾弗琳——但艾弗琳并没有将其交出。愤怒的玛德琳立刻命令手下杀了艾弗琳,但艾弗琳以高超的武艺以一敌多,将在场的圣殿骑士悉数击杀。将玛德琳击倒在地后,艾弗琳告诉她,她知道她曾经的所作所为,她知道是她将她母亲从新奥尔良逼走、将她的父亲残忍地毒杀。玛德琳辩解说他这样做是为了全人类的福祉,但艾弗琳并没有理会她,当场将她处决。随后艾弗琳拿出了兄弟会之心,将它安装在预言碟上,从预言碟投射出的全息影像中看到了夏娃人类-伊述战争中被选举为人类领袖的场景。最后,热拉尔德赶到了现场,艾弗琳对他说,一切都已结束。

主要成员编辑

盟友

参考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