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Individuals.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朕每提出一个新任命,即造成十个不满分子与一个忘恩负义之徒。”
―路易十六[来源]

路易十六(Louis XVI,1754 – 1793),本名路易-奥古斯特·德·法兰西(Louis-Auguste de France),自出生起就拥有贝里公爵这一头衔,于1774年至1791年间任法兰西纳瓦拉国王,随后在1791年至1792年任法国国王,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废黜和处死。

生平[]

早年生活和统治[]

早年生活[]

生为法国王太子路易的第三子和路易十五之孙,路易-奥古斯特从没期望过能当上国王。他的父母把他的哥哥波旁公爵视作继位的人选。不过,1761年时,这位年仅9岁的继承人死于结核病。路易-奥古斯特的父亲四年后死于同样的疾病,因此路易11岁就成了王太子。他的母亲萨克森的玛丽亚·约瑟法没有从失去长子和丈夫的悲痛中恢复过来,在1767年死于结核病。[1]

由于童年缺少家人的陪伴,路易-奥古斯特的性格特征与他的家庭教师更加接近。他们教他节俭和超然是国王的良好品行,而不鼓励他果断和风度翩翩。[1]

1770年5月,15岁的路易-奥古斯特迎娶了14岁的哈布斯堡女大公玛丽·安托瓦内特[1] 他们在路易十五广场举行了婚礼庆典。结果烟花表演引发了踩踏,导致了132名巴黎人死亡。[2] 年轻的女大公发现她和羞涩而软弱的路易-奥古斯特的婚姻不悦且枯燥,他们的性格截然相反。路易喜欢早睡早起而玛丽常常夜夜笙歌。[1] 因此,八年后夫妻二人才诞下第一个孩子,受到了很多法国人的嘲笑。[2]

早期执政时期[]

“国王每晚都在说那个早上的错误。”
―一位议员谈及国王的犹豫不决[来源]

1774年,路易十五去世,年方二十的路易-奥古斯特因此成为了法兰西的新国王。继七年战争战败以来,法国面临着严重的债务问题,民间对君主统治的不满也水涨船高。[1]以往的国王用尽千方百计去掩盖整个国家面临的种种问题,平日里荒淫无度、道德败坏,长年累月的诸多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路易希望自己不要成为这样的国王。[2]

路易十六心怀崇高的愿景,希望能够为臣民带来福祉。这一点在1784年的严寒冬季得到了很好的证明。当时,路易十六从个人储蓄中拨出三百万法郎分发给贫苦百姓,还下令砍伐皇家树木用作柴火。不幸的是,好心好意的路易并不是很懂管理。他因性格羞涩而无法忤逆贵族阶层,也无法应对复杂得难以改革的宫廷政治,[1]结果他统治下的法国社会充满了动荡不安。无力控制宫廷的路易十六还常受到他人的影响。比如1789年9月,他问保皇党作家安托万·德·里瓦罗尔“我该做什么?”。里瓦罗尔的回答是“做国王该做的事!”[2]

路易十六天性优柔寡断,还有可能患有抑郁症,应对各项问题不力,最终导致了革命的爆发,而这些问题并非他所造成。他很少直接提出问题,反而从狩猎、制锁、[1]木工、地理和探险等兴趣爱好中寻求安宁。他在位时还对凡尔赛宫进行了几次翻修。[2]

1776年,路易十六任命瑞士银行家雅克·内克担任财政大臣。雅克提议让路易十六依靠贷款来资助北美反抗军推翻英国殖民统治的战争。此举本寄希望于法国从战争中获得的利益,结果反而导致负债情况进一步恶化,雅克·内克也引咎辞职。[2]1778年,路易十六将卢森堡宫作为礼物,送给了他的弟弟普罗旺斯伯爵[3]

财政危机和三级会议[]

客人1:“我还以为下午百姓们一定会狂欢。”
客人2:“你也听到国王的命令了。新的税制颁布,而且对各种抗议都不让步。”
―1789年,两位来宾在晚会上讨论路易十六对三级会议议题的态度。[来源]

到1789年,法国的经济彻底崩溃。而英法之间的贸易协定《伊甸条约》基本只对英国有利,反而导致法国方面雪上加霜。当时,英国在技术上远远领先于法国,大量的工业化产品涌入法国市场,沉重打击了法国的手工业。结果就是,上述的产品中有一部分日后被人们用在了最终到来的革命暴动当中。[2]

政治环境也处于高度的动荡当中。由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领导的圣殿骑士组织激进派系在暗中一手策划了巴黎等地的粮食短缺问题,导致忍饥挨饿的平民向富人以及贵族发难。一部分贵族和底层的神职人员开始批判社会体制。日耳曼希望依靠饥荒与恐惧煽动颠覆君主制的叛乱。他预言,此举将终结陈旧的社会秩序,带来新的社会体系,让正在崛起的富裕中产阶级接管权力,给圣殿骑士使用更隐秘的手段控制人民创造机会。但路易十六对事态的演变一无所知。[2]

路易十六在三级会议上讲话

1788年,雅克·内克建议路易十六召开三级会议,以求共商法国经济危机的解决方案。1789年5月5日,路易十六在凡尔赛的安乐公馆召开了自1614年以来的第一次三级会议。很多与会人士都认为他的开场演说十分无趣。而会议在讨论投票方式的时候陷入了僵局。一个方案是按阶级整体计算意见,另一个方案则主张根据各阶级代表的人数计票——这样一来,代表法国社会更广大群体的第三阶级将拥有更大的影响力。[2]会议连日召开的同时,路易十六的长子路易·约瑟夫因结核病而去世了。[2]

第三阶级的代表很快就开始讨论政治改革的事宜,组建起国民议会,宣布将由国民议会来监管国内事务。路易十六起初虽下令解散国民议会,但不久后便被迫接纳事实。与此同时,王后鼓励路易十六在国民议会的事情上采取保守政策,随后路易十六就辞退了内克。很多人都认为这是控制国民议会的举措,但结果却是7月14日巴黎人民对巴士底狱围攻。据称,路易十六在当天狩猎归来之后,问罗什富科-利扬库尔公爵道“这是造反吗?”。公爵回答说:“不,陛下,这是一场革命。”[2]

三天后,路易十六造访了在巴黎市政厅新成立的巴黎公社拉法耶特侯爵在此向他出示了三色帽徽。拉法耶特为了呈现国王在统治体系中的新身份,在帽徽中加入了代表君主的白色。路易十六在7月19日重新聘用了内克,民众对此颇感高兴。[2]

大革命[]

凡尔赛妇女大游行[]

“公民们!我们聚集起来是为了让国王听到我们的心声!我们不希望暴力,但我们要国王看看公民的日子过得有多惨!”
―1789年,戴洛瓦涅·德·梅丽古尔对游行群众喊道。[来源]

面包的价格与日俱增,圣殿骑士又在偷偷摸摸煽动暴力行为的发生,巴黎的女性终于在1789年10月5日发动了向着凡尔赛宫进发的大游行[2]她们希望通过游行让路易十六亲自承诺提供面包并接纳新起草的宪法。途中,拉法耶特领导下的国民卫队也有一部分成员加入游行。最后,路易十六不得不接见由六名妇女组成的代表团,听取她们的批评与主张。随后,路易十六发挥他一贯的人格魅力,同意开放他手头的粮食储备。但许多参与游行的群众担心路易十六会因为王后变卦。[4]

一部分妇女因此在10月6日早晨潜入凡尔赛宫寻找王后,途中杀死了几名皇家卫兵。这场混乱很快就平息下来,介入事态的国民卫队与皇家卫队进行了协商。拉法耶特随后说服路易十六与王后在宫殿露台上与群众见面,而群众怀着惊人的温柔与国王夫妇见了面。路易十六很不情愿地接纳了新宪法,同意与家人一同改到巴黎的杜伊勒里宫——离臣民更近的地方——居住。[4]

维持权力[]

住在杜伊勒里宫里是那么枯燥无味,路易十六感觉到,他的统治以及随之而来的尊贵权利迎来终结已是板上钉钉,而他和家人也已成为有名无实的象征。[4]坊间传闻称,主张改进死刑的约瑟夫-伊尼亚斯·吉约丹医生请路易十六为新的处决机器提出设计建议。路易十六提议在这台机器上用底端倾斜的刀刃取代原本月牙形的刀刃。而这台机器就是后来为人熟知的断头台。在某个时候,路易十六还得到了圣但尼下第一文明神殿钥匙,并将钥匙藏在杜伊勒里宫办公处的一个隐藏铁柜中。[2]

随着革命局势变得越发紧张与激进,马克西米连·拉迪克斯·德·圣-富瓦等多名温和派革命家开始担忧情况是否会失去控制,转而担任路易十六的秘密顾问。这些秘密顾问中就有大名鼎鼎的米拉波伯爵。他与路易十六之间保持着通信往来,提出了不少建议,以此确保路易十六不会直接被人推翻。米拉波依靠担任顾问的回报偿还了自己的债务,同时也实现了保持革命和平发展的根本目的。[2]

但在1791年4月,米拉波去世了,[2]路易十六不顾其他顾问的意见,回绝了要他退位的要求。他受到王后的煽动,最后竟同意谋划出逃[1]路易十六随后带着家人,准备逃往东边的蒙梅迪,投靠仍旧忠于他们的部队,以期展开反革命活动。结果他们才抵达瓦雷纳就被人认出、逮捕,随后被押送回巴黎,法国的君主专权制度就此破灭。[2]

法国国王[]

革命者 1:“找到暴君了吗?”
革命者 2:“八成是逃跑了。”
革命者 1:“真是个懦夫。”
—1792年八月暴动期间,两名革命者在搜捕路易十六时对话道。[来源]

1792年年初,法国被卷入与奥地利普鲁士等反革命君主制国家同盟的战争当中。革命热情在巴黎不断高涨,而法国却处在战败的边缘,王室自然被视作革命的叛徒。6月20日,革命群众闯入杜伊勒里宫,打算说服路易十六让各项政策与革命路线保持一致。路易十六被迫戴上了红色的弗吉尼亚帽,举杯为整个国家敬酒。[5]

1792年8月6日,群众再次聚集在战神广场上,要求废除君主制。担心有人企图破坏革命的激进派——雅各宾派科德利埃派人士率领7000名士兵来到市政厅控制局面,接管了巴黎公社。与此同时,路易十六加强了杜伊勒里宫的防备,安排了两千到三千名以瑞士卫队成员为主的卫兵。[2]8月10日,两万名革命群众攻入杜伊勒里宫。愤怒的群众准备直接杀死所有王室成员,但路易十六就像已经料到事态发展一样,提前带着家人逃走了。[5]他们来到位于马场厅立法议会寻求庇护,但很快就遭到逮捕。路易十六从此被剥夺所有权利,并与家人一同被囚禁在圣殿塔内。在杜伊勒里宫遭到袭击的时候,年轻的炮兵军官拿破仑·波拿巴偷走了圣但尼神殿的钥匙,而米拉波与路易十六的部分秘密通信信件也被人发现,后被圣殿骑士公之于众。[2]9月21日,法国正式宣布成为共和国。[1]

审判[]

“一个国王必须要统领人民,不然就得死。”
―1792年路易·安托万·圣-茹斯特呼吁判处路易十六死刑时说道。[来源]

国民公会对昔日国王路易·卡佩的审判于1792年12月11日开始。路易十六面临着11项指控,其中包括阻止三级会议召开从而妨碍人民自由,下令囤积粮食、糖和咖啡,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二世、普鲁士国王弗雷德里克·威廉二世共同谋划复辟君主专制,以及推迟惩治不愿效忠的神职人员等。他和米拉波之间的交易也被当成了针对他的证据,[2]整个王室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指控。[1]

路易十六对所有的指控都提出了异议,[2]发表了情深意切的请愿,还试图呈上切实有效的司法论据,成功地拖延了审判的进度。[6]即便如此,他也知道自己难逃死刑的下场。为路易十六作证的人两次遭到屠杀,而证明路易十六清白的文件根本没有被交到给路易十六辩护的人手上。实际上,审判的裁决似乎早已决定。年轻政客路易·安托万·德·圣-茹斯特那番频频博得掌声的演讲更是为判处国王死刑的想法赢得了不少支持。在公会的721名代表中,有691人投票赞同国王有罪,无人赞同无罪。1793年1月15日,国民公会宣布路易十六犯有阴谋破坏公共自由的罪行。[2]

在接下来两天时间里,代表们为该囚禁、放逐还是处决路易十六展开了讨论,如果要处决路易十六,是要尽快处刑还是等一个政治上恰到好处的日子。因为圣殿骑士路易-米歇尔·勒佩莱蒂耶投出的关键一票,已经被废黜的路易十六被判处立刻处以死刑。勒佩莱蒂耶效忠于日耳曼,后者认为对路易十六的羞辱与处决将成为旧社会秩序终结的标志。投票赞成处决路易十六的人当中还有路易十六的表亲——奥尔良公爵[2]

处决[]

“看看这个堕落的人!这个暴君!这个亵渎了人类情谊的人!是风雨飘摇中的法国卑劣而虚伪的盟友!邪恶又狡猾!你不当统治所招致的罪,将以死做为代价来偿还。[...] 我们今天在这里所做的创举将会名留青史!我们的孩子,世世代代都会记得这一天就是诞生自由的日子!愿全人类都能得以解放!”
―1793年,路易十六被处决时一位雄辩家演讲道。[来源]

断头台上的路易十六

路易十六的处刑日期被定为1月21日。[2]处刑当天早上,路易十六在自己的牢房里对告解神父亨利·埃塞克斯·埃奇沃思做了祈求救赎的祷告。[6]然后,他被押往时称“革命广场”的路易十五广场。被送上断头台的时候,路易十六向群众陈述道:“百姓们,我的死是无辜的。绅士们,我从未犯下受到指控的罪名。我的愿景与希望便是,我的鲜血能巩固法兰西人民的幸福安康。”他话还没说完,一阵鼓声示意他保持沉默。于是,路易十六在片刻后被刽子手夏尔-亨利·桑松斩下了头颅。他的头颅被高举示众,群众随后齐唱起了《Ça Ira(会好起来的)》。[2]

影响[]

“国王只不过…不过是个象征。一个可以激发恐惧的象征,而恐惧可以激发控制——但其实我们最终都可以让他们失去恐惧的象征。[...] 国王的神授权力和闪耀着阳光的黄金比较起来,简直是一文不值。当王冠和教会都灰飞烟灭之时,我们这些掌控黄金的人就可以决定未来。”
―1793年,日耳曼谈及国王之死的影响时说道。[来源]

路易十六处刑现场的英国印刷画

被处刑后,路易十六一开始被埋葬在玛德莱娜教堂。他的一部分藏书被捐给了四国学院。王后在1793年11月被斩首。波旁王朝直到1815年拿破仑统治倒台才重新掌权。路易十六的弟弟,普罗旺斯伯爵成为了立宪制度下的新国王。王位后由路易十六的另一个弟弟——阿尔图瓦伯爵继承。他在1830年的七月革命中被废黜。[2]

尽管曾短暂复辟,但君主专制与君权神授作为概念与社会体系,在法国社会中随着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与路易十六被处刑而走到了尽头。正如日耳曼的预料,一部分成员选择支持革命的贵族阶级,最后也因社会发生的剧烈变革而沦为受害者,而新兴的中产阶级夺得了权力。[2]

性格特征[]

“我试着要让路易不要动来动去,但是那就像要把涂了油的球定在原地不动一样难。”
―阿尔图瓦伯爵谈及他的哥哥时说道。[来源]

纵观路易的一生,他都表现出优柔寡断和羞涩、举止随和,这些品行很可能是来自他童年时期的家庭教师。虽然他有希望帮助法国人民的善意,但由于缺乏强力的人格而无法在政治上施展作为,他对这方面也一窍不通。[1]他也很容易经常被身边的近臣和妻子影响。[2]据传言他患有临床抑郁症,他经常沉迷于爱好中逃避自己的职责。2014年,阿布斯泰戈娱乐分析员罗伯特·弗雷泽评价路易“非常随和(亦即无聊),他在三级会议上的讲话快让我睡着了”。[1]

画廊[]

登场作品[]

参考与来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