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TWCB-02.pngEraicon-Technology.png


PL ArtisanHQ.png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刺客信条:英灵殿》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这支手杖是一份恩赐,不是一把玩具!它可以成为一把钥匙,一把武器,在最后的关头甚至能成为获得力量的方式。”
―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来源]

赫尔墨斯·特利斯摩吉斯忒斯的权杖Staff of Hermes Trismegistus),也以赫尔墨斯之杖Staff of Hermes)或是双蛇双翼之杖Caduceus)之名为人熟知,是由伊述哲学家赫尔墨斯制造的一件威能无穷的伊甸碎片。这柄权杖也有着与伊甸裹尸布类似的瞬间再生能力。这从它能恢复并再生巴辛姆的生理结构直到其巅峰时期可以明显看出。[2]

从它被创造之初到公元前6世纪,它由赫尔墨斯本人亲自持有,然后他把它传给了毕达哥拉斯,而毕达哥拉斯又在一个世纪后把权杖传给了女儿卡珊德拉。卡珊德拉成为这柄权杖的守护者长达两千余年,在2018年她把它交给了刺客蕾拉·哈桑。2020年,在蕾拉把它扔在伊述神殿世界树之后,这柄权杖被无形者巴辛姆·伊本·伊沙克获得。

所有者[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历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伊述时代[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伊述纪元,伊述人阿勒忒娅将自己的意识复制进权杖,这样在将来,她可以协助权杖的使用者掌控它的力量。[4]

公元前6世纪[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公元前6世纪左右,赫尔墨斯一处遥远的沙丘遇到了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和他的门徒撒拉克丝的居鲁士。赫尔墨斯称赞毕达哥拉斯是个合格的继承者,然后将权杖交给他,随后便消失了。毕达哥拉斯随后和居鲁士分道扬镳,[3] 开始了研究权杖之路。[4]

公元前5世纪[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权杖的作用下,毕达哥拉斯获得了漫长的寿命,他和斯巴达的密里涅育有一个孩子,最后他发现了与权杖相连接的亚特兰蒂斯被封印的废墟。在那,他花了数年试图揭开掩藏的秘密,只发现它的入口被四件亚特兰蒂斯神器封印着。[4]

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毕达哥拉斯和密里涅的孩子,来自斯巴达的佣兵卡珊德拉来到亚特兰蒂斯的入口,并遇到了因为权杖而健在的毕达哥拉斯。毕达哥拉斯要求卡珊德拉找到四件神器,和权杖一起,就能永久封印亚特兰蒂斯或打开大门获取其中的知识。[4]

卡珊德拉取回所有神器后,毕达哥拉斯曾短暂地考虑过打开亚特兰蒂斯,不过在和她女儿的简短争论后,他同意封印亚特兰蒂斯并将权杖托付于女儿。在失去权杖的力量后,毕达哥拉斯离世了。[4]

一段时间后,卡珊德拉开始听到权杖里阿勒忒娅的声音,最后看到了幻影般的全息影像。阿勒忒娅向她解释了作为看守者的责任,直到她遇到“记忆继承者”。在阿勒忒娅的引导下,卡珊德拉拜访了四座古墓,慢慢明白阿勒忒娅所说的记忆继承者还并不存在。[4]

在阿勒忒娅最后一次的引导中,卡珊德拉回到了亚特兰蒂斯,用她伊述-人类的血打开了亚特兰蒂斯的最外层,王座室,在那阿勒忒娅展示了三个仿真现实的姐妹国度至乐之原冥界亚特兰蒂斯的最后时光;让卡珊德拉学会使用权杖的力量。在经过这些试炼后,卡珊德拉完全接受了作为看守者的身份并完全掌握了权杖的力量。[4]

21世纪[编辑 | 编辑源代码]

2018年,蕾拉·哈桑和她的刺客小队通过回溯从列奥尼达斯之矛中获取的卡珊德拉的基因记忆成功找到了亚特兰蒂斯的入口。在那,她遇到了凭借权杖的力量存活至今的卡珊德拉。在相信蕾拉就是阿勒忒娅所说的记忆继承人之后,卡珊德拉将权杖转交了她,并嘱咐她在一切都完成后将所有伊甸碎片和权杖摧毁,随后寿终正寝。[4]

在卡珊德拉离世并体验了卡珊德拉的记忆后,蕾拉开始与阿勒忒娅的虚拟意识对话,为了找到前往亚特兰蒂斯王座厅的正确密码,她随后前往了卡珊德拉成为看守者之前去过的四个坟墓。[4]

蕾拉再次进入阿尼姆斯回溯卡珊德拉的基因记忆,这次她进入了阿勒忒娅的模拟世界。在王冠室,陪同蕾拉的维多利亚·毕博注意到蕾拉在短暂同步德谟斯的基因记忆后状态很不稳定,担心这和权杖会让她陷入出血效应,于是想要阻止她继续同步。[4]

很快两人遭遇了闯入的西格玛小队成员,一个由尤哈尼·奥托·伯格领导的精英圣殿骑士行动小队。蕾拉用权杖自卫并杀死了大部分小队成员,只留一个活口让他回去捎话。看到蕾拉如此残暴,维多利亚劝说蕾拉不要继续模拟,蕾拉在情绪失控下用权杖当头痛击毕博。蕾拉很快就后悔了,想要看看她的状态,不过很快就回到模拟中去了。[4]

蕾拉使用权杖刺伤了奥托·伯格

阿勒忒娅看到蕾拉的暴力一幕后对她的记忆看守者身份表示怀疑,蕾拉发现她实际上打死了维多利亚。在完成最后一个模拟后,蕾拉发现奥托·伯格已经来到王座室。蕾拉在战斗中将权杖作为长武器使用,击败了奥托·伯格。然后,她刺伤了伯格,让他失去行动能力而不丧命,对她新获得的永生能力而沾沾自喜。蕾拉用维多利亚的耳机呼叫了援助。[4]

在蕾拉·哈桑到达挪威后,她连接上了世界树装置,并使地球恢复到正常状态,她因此放下了这根伊甸权杖,并释放了被困在世界树上的巴辛姆·伊本·伊沙克,巴辛姆因此成为了这根伊甸权杖的新主人。[2]

能力[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的权杖最显而易见的功能便是是赋予持有者永生:它会保护持有者,使其生命机能免于时间流逝的影响。也正是藉由这一特性,毕达哥拉斯才得以维持数百年的生命和活力,也毋需像凡人一样需要解决诸如温饱一类的基本生理需求。[4]

然而,当他最终将赫尔墨斯之杖传给他的下一继承者卡珊德拉后,他几乎是瞬间就死亡了。这根法杖让卡珊德拉存活了两千余年,直到她能够将法杖传授给蕾拉。当然,和毕达哥拉斯一样,她在交出法杖后身体迅速衰老然后死去,这也表明了法杖所赋予的永生能力是存在限制的——它并不能够无条件地保留作用时的身体机能。玩家们猜测它的作用是否能一直维持取决于拥有者是否对其一直保持着身体接触。所有将权杖的所有权交付给他人的人,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在自己当前的年岁超过自然寿命的时候,便会迎来快速的衰老和死亡。在刺客信条:奥德赛中,转移所有权时要求双方同时保持对法杖的身体接触。[4]

除了永生的能力,赫尔墨斯权杖也是封印亚特兰蒂斯的关键,能够按照使用的意愿任意变形,因为卡珊德拉 在亚特兰蒂斯与蕾拉见面时就是提灯模样的权杖。在卡珊德拉基因记忆的错误模拟中,卡珊德拉和毕达哥拉斯因为亚特兰蒂斯的封印问题而大打出手,在这虽然毕达哥拉斯还是年老的容貌却有着年轻人的力量。在战斗中,毕达哥拉斯能够使用能量波和短距离传送。同样,他还能够产生能量球,从权杖中汲取力量,从手中激发出来。[4]

权杖能够轻易地腐蚀那些不够强大到使用它的人。因此阿勒忒娅为卡珊德拉创造了模拟,教她如何控制权杖和通过她,记忆传承者,的试炼。卡珊德拉在模拟中完全掌握了权杖,而蕾拉在经历了相同的记忆后,阿勒忒娅认为她很明显被权杖腐蚀了。在她打死维多利亚后对她记忆传承者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武器数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品质 每秒伤害(99级属性) 默认铭文 获得方法
传奇 8257 +25% 战士 伤害
+40% 几率回避一半的伤害
被击中时有小几率获得30%的生命值护盾
完成亚特兰蒂斯之门
描述
有人发现这是通往失落世界亚特兰蒂斯的钥匙......谁知道其中蕴含了何种强大的能量呢?

幕后故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赫尔墨斯权杖首次出现于刺客信条:传承计划中,在神圣科学的第二章,赫尔墨斯将其作为礼物赠与了毕达哥拉斯。在这里,权杖被描述为用活蛇装饰,代表智慧所以赫尔墨斯选择毕达哥拉斯作为权杖的继承者。同样,在赫尔墨斯将权杖交给毕达哥拉斯之前,它有过好几个 主人。

刺客信条:奥德赛中的赫尔墨斯权杖是亚特兰蒂斯任务线和亚特兰蒂斯的命运中的重要道具。在完成记忆Ancient Revelations后,权杖能被装备为武器使用。算然叫权杖,实际上是长武器,和其他长武器有一样的动画效果,只是属性和铭文有区别。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登场作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与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