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RogueEraicon-TemplarsEraicon-featured

“维持本教团的原则,以及我们的立场。永不透露我们的秘密,亦不泄露我们背后的目的。至死都如此奉行——不惜一切代价。这是我的新信条。我是谢伊·帕特里克·科马克,美国殖民地分册的...圣殿骑士。我已垂垂老矣,或许也更有智慧了。一场战争与革命已经结束,但另一场动乱正在蓄势待发。愿理解之父指引我们。”
―谢伊·科马克思考他对教团的拥护,1776年。[来源]

谢伊·帕特里克·科马克Shay Patrick Cormac ,约1731年 – 未知)是一名圣殿骑士在18世纪的殖民地分册成员。

作为爱尔兰裔的纽约移民,谢伊早年失去双亲,由孩提朋友利亚姆·奥布莱恩带到刺客组织殖民地兄弟会,两人共同服务于导师阿基里斯

1751年,圣殿骑士从兄弟会偷走了两件伊甸碎片先行者之盒伏尼契手稿。谢伊夺取战舰摩莉甘号后,受命追回神器。谢伊与利亚姆干掉了保管神器的圣殿骑士,前者却开始质疑刺客的做法。

追回盒子与手稿后,谢伊和刺客同伴霍普·詹森使用它们找出了里斯本第一文明神殿。阿基里斯在1755年派出谢伊,错误地相信那里藏有伊甸苹果。谢伊成功进入神殿并拿到了神器,却意外触发了一场大地震,导致数千人流离失所甚至死去。谢伊对刺客组织的信仰破灭了,他决心阻止刺客找到更多神殿。他从刺客组织偷走了伏尼契手稿,为此差点送命。

乔治·门罗发现了不省人事的谢伊,并把他带到纽约市托给芬尼根照顾。恢复健康后,谢伊与门罗和其圣殿骑士同伴克里斯托弗·吉斯特会面,开始与其共事并夺回了摩莉甘号,以及扫清与刺客结盟的黑帮。在门罗与威廉亨利堡围城战中被利亚姆杀掉后,谢伊被正式引介进入圣殿骑士团,与最高大师海瑟姆·肯维共事,帮助大英帝国打赢七年战争干掉他的前战友以摧毁殖民地兄弟会。

1760年的最后决斗之后,利亚姆死亡,阿基里斯被打瘸且同伴全无,手稿回到了圣殿骑士手中。谢伊花了16年时间搜寻盒子的位置,最终在1776年,谢伊在凡尔赛宫中刺杀了夏尔·多里安,拿回了神器。之后,谢伊继续搜寻更多神器,并训练了他的儿。他去世的情况与日期未知。

生平编辑

早年 编辑

谢伊生于1731年,纽约市的一个爱尔兰都柏林移民家庭,他的母亲在分娩时去世,他的父亲拥有一艘商船,所以经常外出工作,难以回家,谢伊由他的婶婶抚养长大。生活在市井之间,使得谢伊经常惹祸上身,他和在一起摸爬滚打的利亚姆·奥布莱恩成为了最亲近的朋友。[2]

终于,谢伊追随父亲出海,尽管少了朋友相伴,他还是急切地开始了剑术枪法的训练,天赋异禀的他很快就可以独当一面,有一次,他甚至击退了海盗,救了他父亲的船。可好景不长,在1747年,悲剧发生了,一场猛烈的风暴夺走了谢伊的父亲和许多船员的生命。[2]

谢伊悲凉地回到了纽约,他混迹于街头巷尾,时不时在小酒馆与人干架,这时利亚姆又一次帮助了他,让谢伊的生活回到了正轨。那年晚些时候,利亚姆将谢伊介绍给了刺客导师阿基里斯·达文波特,不久谢伊便加入了兄弟会。接下来的四年中,谢伊投身于刺客兄弟会与刺客信条之中,尽职尽责地服务。然而,他始终对刺客的动机有着怀疑,也对死敌圣殿骑士的动机有着不解,因为二者都有些模棱两可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推移,谢伊终于向利亚姆表明自己对刺客行为和信条的道德标准产生了质疑,也对导师对其日益严格的控制心怀不满,促使了其信仰的转变。[2]

Way the Wind Blows 10

谢伊获得摩莉甘号

1752年,在一次北大西洋梅尼耶港的任务中,谢伊和利亚姆结识了他们的新战友维纶德里骑士,路易-约瑟夫·高缇耶,后者在当地会见走私者的时候遭遇到麻烦,因为走私者们被英国舰队发现,遭到了拦截和追捕,维纶德里的船也被袭击,搁浅在了岸边。他对两人因打猎而迟到颇有微词,谢伊则反唇相讥,他们的口角很快演变成了肢体冲突。幸好利亚姆及时制止并提出解决方案,指示自己和谢伊拯救被英军抓获的走私贩,而拉维伦德莱则就留下来治疗伤口。谢伊潜入了的营盘,杀死了看守俘虏的英国,解救了走私者们的同时俘获了一艘小型风帆战船,并将其命名为摩莉甘号[3]

追寻神器 编辑

不久之后,谢伊和利亚姆回到了殖民地刺客总部——达文波特家园,并见证了加勒比组织的传奇刺客阿德瓦莱的到来,这位前海盗此行的目的是为了与阿基里斯会面,商量去年发生的太子港大地震的事。而谢伊则在利亚姆、女刺客霍普·詹森、原住民刺客肯瑟苟沃斯的指导下进行训练。训练完后,阿基里斯下达了新的任务,追踪回被圣殿骑士抢走的两件第一文明神器——“ 先行者之盒 ”和“伏尼契手稿”。[3]

By Invitation Only 8

谢伊·科马克刺杀劳伦斯·华盛顿

在乔伊港与维纶德里骑士会面后,谢依一行人立刻启程前往安蒂科斯蒂岛,准备与维纶德里的线人—— “猎人”碰头。航行途中他们掠夺了一艘英国皇家海军船舰,并利用掠夺来的资源在佩尔塞岛为摩莉甘号进行改造。之后,谢伊与利亚姆等人到达安蒂科斯蒂岛与线人会面,并从后者口中得知了密文的下落。他们航行的下一站是弗吉尼亚州弗农山庄,这是劳伦斯·华盛顿乔治·华盛顿的家族庄园,谢依和利亚姆希望能从劳伦斯的手里将这个伊甸碎片截获。潜入庄园之后,谢伊在岸边的一艘船上找到了一把特制的气步枪,随后他目睹了劳伦斯与塞缪尔·史密斯詹姆斯·沃德罗普以及杰克·威克斯之间的会晤,在三人离开之前,劳伦斯把盒子和手稿分别交给史密斯和沃德罗普保管。当劳伦斯走进花园参加宴会之时,谢伊在人群中将其刺杀并逃离。逃离过程中,谢伊对刺杀了即将因结核而死的华盛顿感到愧疚。[3]

几个月之后,谢伊在北冰洋附近的海上找到了企图携盒逃走的史密斯,他的摩莉甘号与史密斯的双桅纵帆船公正号展开遭遇战,史密斯将装满燃油的木桶扔到海面上点燃,为谢伊制造障碍,但依然败北。谢伊追踪史密斯至特拉诺瓦弃船登岸,最终将其刺杀,为刺客拿到了先行者之盒。[3]

Fiat Lux 6

正在检视地图的霍普与谢伊

两年后,即1754年,两国间的关系日趋紧张,战争一触即发。同年7月,谢伊来到了纽约州奥尔巴尼,寻找沃德罗普的下落,在观摩了威廉·约翰逊本杰明·富兰克林主持有关于殖民地未来的奥尔巴尼会议之后,谢伊终于在当地的弗雷德里克堡垒内找到并刺杀了沃德罗普,临终前,沃德罗普声称谢伊此举将会危害全世界,不以为然的谢伊依然将手稿拿到手。[3]

得到两件文物后,谢伊和霍普假冒约翰逊之名前往断头谷寻求富兰克林的帮助来将它们激活,在谢伊找齐实验装置所需的避雷针后,富兰克林将它们架好用来引导闪电,在电流涌入先行者之盒后,一幅全球的立体投影出现了,上面在葡萄牙里斯本标记出了第一文明神殿的位置。谢伊把这个信息传达给阿基里斯,熟悉葡萄牙的他随即被刺客组织派往里斯本,去寻找并带回伊甸碎片[3]

里斯本大地震 编辑

Kyrie Eleison 15

神器在谢伊手中灰飞烟灭

谢伊在1755年11月1日抵达欧洲的葡萄牙帝国首都里斯本,他来到处于里斯本心脏地带的卡尔莫修道院参加诸圣节的弥撒仪式,正当神职人员们进行弥撒的时候,谢伊爬上了建筑,并发现了开启里斯本神殿地下入口的机关。[3]

谢伊找到了伊甸碎片,它是一个有着八个闪亮尖角的星形物体,悬在底座之上,缓慢地自转。然而当谢伊将它取下之后,伊甸碎片却随即灰飞烟灭,与此同时,周遭的地面墙壁开始剧烈地摇晃,一场波及全城的大地震开始了。谢伊在大教堂崩塌之前逃了出来,向着港口的方向跑去,他周围的建筑不断倒塌,无数市民随之死亡,千钧一发之际,谢伊抵达海边并上了船,离开葡萄牙,驶向殖民地[3]

Freewill 2

刺客们与谢伊发生了争吵

回到达文波特家园之后,愤怒的谢伊冲了进去并指责阿基里斯明明知道伊甸碎片会引发大灾难,却还让他执行这个任务。他还将这件事与弗朗索瓦·麦坎达派出星期五前往太子港神殿相提并论。虽然阿基里斯坚称他对会引起地震的事情一无所知,谢伊还是坚信四年前夺取无数生命的太子港大地震也是同样的原因所致。[3]

Freewill 15

谢伊跌入海中

谢伊不想再为这个对无辜者丧命无动于衷的人服务了,他决定偷取手稿,以防止其他的城市遭此厄运。当晚,谢伊潜入庄园,把手稿拿到手,正要逃离时却被守株待兔的阿基里斯堵个正著。导师试图阻止他的学生,争斗之中,谢伊被扔出窗外。闻讯赶来的兄弟会刺客把谢伊追到了一处悬崖边。正当他试图入大海之时,维纶德里开枪打中了他的肩膀,失去平衡的谢伊跌倒了下方的岩石上,刺客们相信他已经死了,手稿则肯定被水冲走。但实际上他在无意识状态下被圣殿骑士乔治·门罗上校救下,并被托付给芬尼根夫妇照顾。[3]

与圣殿骑士相遇 编辑

ColorofRight 05

芬尼根夫妇向受伤的谢伊·科马克提供帮助

1756年6月,谢伊在纽约市的一间庄园内醒了过来,他被一对老夫妇所照顾,男主人叫巴里·芬尼根,女主人叫卡西迪。这时正赶上当地黑帮来骚扰,谢伊出手将他们赶走。之后老夫妇将他们儿子的衣服赠予了谢伊,并归还了谢伊的物品,不幸的是密文已经丢失了。在与这对夫妇道别之后,谢伊准备找到帮会所在地,并一劳永逸地消灭掉,起身之前卡西迪递给他曾经属于他们的儿子的长袍,而巴里将谢伊的武器还给他。谢伊逮住了一个黑帮成员,得知了帮会老巢的位置。[3]

渗透进营寨后,谢伊砍下黑帮旗帜并杀死了他们的首领,遣散了帮会,然后将营寨的控制权交还英军。这时,门罗找到他,称自己是芬尼根家朋友。谢伊从与门罗的对话中窥视到一些圣殿骑士的理念,并陷入思考当中,同时得知芬尼根夫妇的儿子曾为门罗的手下。之后两人又在芬尼根家见面,来讨论一步如何根除当地的黑帮。门罗请求谢伊去解救自己一个同袍克里斯托弗·吉斯特,后者前几天发现了黑帮正在制作奇怪的武器并被黑帮抓获,将于不久之后被绞死。谢伊及时赶到刑场杀死了刽子手,救了吉斯特的性命。[3]

A Long Walk And A Short Drop 10

谢伊接纳克里斯托弗·吉斯特成为他第一位大副

当看到码头边黑帮的坐船时,谢伊吃了一惊,那正是摩莉甘号。吉斯特在示范谢伊如何消灭该区域中最后一批帮会成员及其同伙刺客潜行者后,招募了一批船员,并毛遂自荐做他的大副,年轻人欣然接受了他的请求。之后,两人启航,驶向奥尔巴尼完成门罗的另一个任务。[3]

在航行途中,吉斯特向谢伊描绘了他们理想中的殖民地情形,并邀请谢伊加入他们共同去实现这个目标,谢伊表达了对门罗的尊敬并表示会考虑此事。与上校在奥尔巴尼的码头上会面之后,谢伊从吉斯特口中了解到法国人在附近建造了一所堡垒,而门罗对此表示担忧,并邀请谢伊加入他们以除此患,谢伊欣然同意。之后他们袭击了附近的仓库,以获得加强摩莉甘号所需的资源,他驾驶完成升级的战船制服了砲台,占领了要塞。冲进指挥室后,谢伊发现刺客的老牌线人——“猎人”正枕戈待旦,迎接他的到来。在两人的决斗中,谢伊笑到了最后,猎人在临终前透露,纽约的一队歹徒正在酝酿着用致命气袭击英军。为了制止他们,谢伊调转船头驶向城市。[3]

Keep Your Friends Close 2

富兰克林将原型版榴弹发射器交给谢伊

再一次遇到门罗之后,谢伊被告知一个可怕的女人已经率领一批暴徒制备了大量的毒气,并很有可能对军队和平民进行无差别攻击。门罗让他会见富兰克林,谢伊很快就找了这个发明家,得知在城市内制造恐惧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好朋友霍普。看到自己的老朋友,富兰克林很惊讶,因为霍普之前曾告诉他谢伊已经“离开”了,尽管如此,富兰克林把一支霍普定制的榴弹发射器交给了谢伊。在新武器的帮助下,谢伊找到并捣毁了制毒作坊。[3]

Keep Your Friends Close 4

谢伊用榴弹发射器捣毁制毒作坊

完成任务后,谢伊与门罗、吉斯特在附近的屋顶上碰面,两个圣殿骑士肯定了他拯救无数生命的行动。在看到毒药被销毁后,他们邀请了杰克·威克斯和威廉·约翰逊前往附近的一家小酒馆来庆祝谢伊这次小小的胜利。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谢伊协助上校,传播圣殿骑士的教义。从各方面来讲,他都具备了成为一名合格的圣殿骑士候选人的资格。[3]

威廉亨利堡围城战 编辑

在脱离刺客组织一年以后,1757年7月,谢伊在摩莉甘号的船长室内收到了一封信件和一个包裹,打开之后,他发现包裹中所装是手稿,信则是门罗上校写给他的,里面介绍了他从前获救的来龙去脉,是门罗的人从海中救了谢伊并把他送到芬尼根家,手稿也落到了门罗手中。[3]

Honour And Loyalty 4

护送门罗与其部下的谢伊

读完了信,谢伊得知门罗为了反抗当地的法国军队,率队赶往位于奥尔巴尼的威廉亨利堡。谢伊决定前去相助,到达目的地后,他在岸边看到了等待救援的威克斯,可威廉·约翰逊的援兵显然是抵达无望,而且法军的盟友刺客肯瑟苟沃斯已经前往门罗的所在地。谢伊顺着威克斯指点的方向火速去解救受困的门罗上校。[3]

击退法国军队和原住民刺客后,谢伊见到了上校,并护送他安全抵达摩瑞根号,当船开始驶离之时,肯瑟苟沃斯出现在了岸边,看到谢伊还活着并加入了圣殿骑士后,他怒不可遏。刺客试图强行登上甲板,这时威克斯扔下一只火药桶,谢伊开枪引爆了它,肯瑟苟沃斯的脸被炸个正着。[3]

在解救了门罗之后,谢伊将注意力转向了他的盟友——约翰逊军团。奥奈达部族所在的村子被法国军队所包围,他们的村镇已经被刺客所围攻。谢伊没花多少时间就便帮英军击退了法国兵,然后又解救了被挟持的原住村民,协助门罗加强了军队。之后,上校前往奥尔巴尼保护镇子,以防法军攻击。[3]

Scars 6

逼问肯瑟苟沃斯的谢伊

过了一段时间,谢伊找到了被法军及其原住民盟友所围困的城市。他穿镇而过,抵达堡垒击退了一波进攻。这时他看到了肯瑟苟沃斯,谢伊追上刺客并与之决斗,最终谢伊用一挺帕克尔转膛枪给了他致命一击。弥留之际,肯瑟苟沃斯对谢伊叛逃到圣殿骑士的行为很是蔑视,并说到他们就要失败了,门罗也已经死了。当谢伊进一步逼问之时,肯瑟苟沃斯仅仅说出“利亚姆”这几个字后就咽气了。[3]

由于担心危在旦夕的上校,谢伊迅速跑到码头,门罗的士兵告诉他,上校中了陷阱,被困在了燃烧的房子里。谢伊冲了进去,将重伤的门罗救出至室外。他告诉谢伊,利亚姆抢走了手稿,随后,门罗将他的圣殿骑士戒指交给了谢伊,随即身亡。[3]

Scars 14

谢伊加入圣殿骑士组织的入会仪式

不久,圣殿骑士组织殖民地分册最高大师海瑟姆·肯维主持了会议,谢伊正式加入了圣殿骑士,克里斯托弗·吉斯特、杰克·威克斯、威廉·约翰逊和查尔斯·李出席了欢迎仪式。随后,谢伊告诉海瑟姆有关先行者坐标的事情,他确信阿基里斯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寻找神殿,哪怕无辜的人因此受难。[3]

猎杀刺客 编辑

Bravado 8

在临终之时对谢伊说话的阿德瓦勒

1758年6月,谢伊驶向北大西洋,前去会见英国海军上尉詹姆斯·库克,库克船长将自己的风帆战舰彭布罗克号交给谢伊驾驶,以阻止法国海军的前进。战斗中,阿德瓦莱驾驶他的双桅横帆船信者号协助法军,他率领一队火船逼近彭布罗克号。谢伊遵从吉斯特建议将攻击重点放在火船上,也没有去追逃走的信者号,而是坚持到皇家海军的到来,重创了法军。

之后,谢伊、吉斯特与海瑟姆根据库克提供的情报,进入河谷追踪到了阿德瓦莱,并迫使他在老采石场弃船登陆。短暂地计划之后,两个圣殿骑士分开行动,海瑟姆去分散阿德瓦莱的注意力,谢伊趁机将他刺杀。奄奄一息的阿德瓦莱告诉谢伊:阿基里斯已经知道了寻找更多第一文明神殿的方法。[3]

1759年10月,谢伊再次前往纽约,并窃听到阿基里斯和其他刺客谈论到再现富兰克林对先行者之盒的实验。为了制止他以前的战友,谢伊和杰克·威斯克合作试图击破霍普覆盖全市的犯罪组织。为了要做到这一点,两人偷来了黑帮的制服,假扮帮会成员对军事哨所进行了洗劫,这给了英军一个打击罪犯理由。行动成功后,谢伊会见了海瑟姆,最高大师从一个黑帮成员口中得到了霍普的位置。[3]

Caress of Steel 5

霍普摘掉谢伊的防毒面具

谢伊到达霍普的庄园时,英军正在对庄园发动进攻。谢伊乘乱潜入霍普庄园,目睹了她如何重现了富兰克林的实验。霍普催促利亚姆离开,将第一文明神殿的位置告诉维纶德里。这时霍普发现了谢伊,开枪打穿了天花板,使他落入了屋内,之后她拿走了谢伊的防毒面罩,并将毒气释放到室内。谢伊设法逃到室外,但霍普向他发射了一枚毒镖影响了他的心脏。谢伊紧追不舍,终于将霍普刺杀,取得解药。谢伊为杀死她而感到痛心,霍普说她已经为利亚姆的离开争取了时间,并感叹谢伊为圣殿骑士服务是浪费自己的天赋。[3]

Cold Fire 9

谢伊与吉斯特以及库克船长见面

谢伊驾驶摩莉甘号进入北大西洋,在那里,他和吉斯特再次会见了库克船长打听维纶德里骑士的下落。在库克的建议下,谢伊渗透进了安蒂科斯蒂岛的堡垒,在偷走了维纶德里的地图后,他回到了船上。借助地图,库克指出了维纶德里的所在地。当谢伊驶入一片暴风雪的海域后,维纶德里的舰队伏击了摩莉甘号,谢伊临危不乱,将护卫舰一一击破,并登上了敌军旗舰海东青号将他刺杀,但维纶德里告诉谢伊,他仅仅是为了阿基里斯和利亚姆拖住谢伊,他们已经动身前往位于北极的先行者神殿了。[3]

北极的冲突 编辑

Non Nobis Domine 1

海瑟姆、吉斯特与谢伊正在讨论他们的进攻

1760年3月,谢伊向海瑟姆报告了他的发现,最高大师决定加入前往先行者神殿的征程。两人进入洞穴,躲避刺客的前进时,一座冰桥被砸塌,他们被迫分开行动,海瑟姆需要另寻一条通往神殿的路。当他们到达目的地时,阿基里斯和利亚姆正在研究着伊甸残片,底座上的物体和谢伊在里斯本碰到的一模一样。尽管阿基里斯承认自己对第一文明遗物的执着是错误的,利亚姆还是指责谢伊出卖兄弟会,并向他举枪,阿基里斯阻止了他。短暂的争执之后,利亚姆碰掉了文物,引发了地震。谢伊追逐利亚姆穿过坍塌中的洞穴,海瑟姆则跟随阿基里斯逃到了洞外的开阔地。[3]

终于,曾经的密友兵戎相见,两人在激斗中跌落悬崖,谢伊抓住崖边幸免于难,利亚姆则受了致命伤。奄奄一息利亚姆仍然对谢伊的背叛耿耿于怀,尽管后者称此举是为了拯救世界,利亚姆还是讽刺道,希望谢伊和圣殿骑士所拯救的世界不是邪恶的。谢伊为老朋友整理了遗容,从他的尸体上拿回了手稿,转头向海瑟姆和阿基里斯的方向走去。[3]

Non Nobis Domine 9

面对阿基里斯与利亚姆的谢伊与海瑟姆

当他赶到的时候,海瑟姆已经将阿基里斯打倒在地,谢伊阻止了最高大师对导师的最后一击,原因是阿基里斯知道先行者神殿的危险,如果他死了,刺客们会盲目地去寻找神殿。海瑟姆勉强同意了谢伊的理由并饶过了阿基里斯,为确保他不再构成威胁,海瑟姆开枪打断了他的胫骨。殖民地的圣殿骑士已经着手清剿刺客,海瑟姆指派谢伊找到先行者之盒,谢伊承认他们唯一所知道的就是盒子已经被维纶德里骑士地运出去殖民地了,想为圣殿骑士找到它可能要花费一生时间。[3]

法兰西之旅 编辑

ACRG Assassination 6

谢伊刺杀夏尔·多里安

1776年,谢伊出现在法国巴黎,他得到信息法国刺客夏尔·多里安是先行者之盒的持有者。他帮助出使法国王室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免于袭击。作为报答,富兰克林为谢伊进入凡尔赛宫提供了便利,但他并不知道圣殿骑士真正的使命,谢伊只是说去见一位生意上的伙伴。[3]

潜入宫殿之后,谢伊找到了查尔斯并将他刺杀,在他拿回盒子的时候,查尔斯表示康纳领导下的刺客们和美国独立战争挫败了圣殿骑士在新世界中的计划。谢伊则说,圣殿骑士将上演属于自己的一次革命,重置力量的天平。[3]

旅行、晚年与去世编辑

“他可不是真相的背叛者!他从未背叛圣殿骑士组织!他还教了我怎么干掉像你一样的害群之马。”
―科吉尔·科马克对自己的祖父加入圣殿骑士组织一事如此说道[来源]
谢伊在1776年取回先行者之盒后,并没有返回殖民地,而是去寻找更多的先行者神器。[4]之后,步入晚年的谢伊训练了自己的儿子与孙子,让他们学习并掌握自由奔跑鹰眼视觉。此外,他的子孙还继承了他的气步枪。谢伊到死都是一名圣殿骑士,他从来都没有背叛过圣殿骑士组织。[5]

性格与特征编辑

“生活中最为艰难的抉择就是那些迫使你质问自己道德观的抉择。”
―谢伊对他与刺客以及他与圣殿骑士之间的关系如此说道。
Non Nobis Domine 16

谢伊与海瑟姆理论是否要饶阿基里斯一命

谢伊原本是个鲁莽、不成熟、不服从命令的刺儿头,对待自己刺客的角色不够严肃。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缺乏经验,但也有他对刺客同伴的正直与信条本身道德的怀疑。谢伊直言不讳地指出了兄弟会的伪善行为,特别是对经常犯事的激进而武断的维纶德里骑士。这些因素把他渐渐推离了兄弟会,最终导致了其背叛。[3]

不过,尽管谢伊加入了圣殿骑士,并对抗他的前战友们,他还是对不得不杀掉他们表示懊悔(维纶德里与肯瑟苟沃斯除外),特别是对他的老师之一霍普·詹森及密友利亚姆·奥布莱恩。他同样地,至少开始如此,也不愿意杀掉他不熟悉的刺客,比如阿德瓦莱。[3]

谢伊是个有荣誉感的人,不愿杀死他认为软弱或无力抵抗的人,例如圣殿骑士的劳伦斯·华盛顿与塞缪尔·史密斯。谢伊甚至请求海瑟姆肯维,不要杀掉被打败而毫无防备的阿基里斯。他还表达了自己对奴隶制的厌恶,这表现在他得知与刺客结盟的法国人仍在海地从事奴隶活动时,纵使弗朗索瓦·麦坎达与阿德瓦莱正试图结束这种活动。同样,谢伊还深受里斯本地震的影响,认为自己激活了第一文明装置才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群众。他一生都受此折磨。[3]

谢伊决心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在北美殖民地整修了大量地产。他帮助英国对抗法国政府与附属于刺客的黑帮,从中接受了圣殿骑士的思想。[3]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谢伊的荣誉感与无私逐渐被一种更具操纵性、冷漠、无情、算计、扭曲的性格所取代。例如,谢伊在杀死法国刺客夏尔·多里安时毫无懊悔之意,却对几分钟前遇到的其小儿子阿尔诺·多里安造成了深刻的创伤。他还幸灾乐祸地吹嘘要在法国发动一场革命,夺走比里斯本大地震的更多的无辜生命。谢伊还经常利用圣殿骑士的傀儡来达成目的,包括与詹姆斯·库克共事时以英国国王皇家海军成员自居,或是依靠他与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友谊,在救了后者的命后混进凡尔赛宫,从而以“见见生意上的老朋友”为借口杀死夏尔·多里安。他带着圣殿骑士的舰队继续操纵着殖民地与欧洲的大事件,并协助其他圣殿骑士分册,特别是路易斯安那分册[3]

谢伊还有着独狼一般的特点,经常离开他的船和船员,花数个小时自行探索哈德逊河谷与北大西洋。后来,许多刺客开始畏惧他,称其为叛徒、叛逆者或变节者,包括他曾经的好友利亚姆[3]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的刺客瓦利乌斯,后者甚至直接管科马克叫做“猎人”。[5]

在谢伊的一生中,他一直奉行“我的运气操之在我”的座右铭,表现出他对个人独立性和创造性的信仰,而非为了财富或为成功才采取的行动。[3]

装备与技能 编辑

“可惜,如此有天分的孩子...却如此欠缺纪律。”
―霍普·詹森,议论谢伊的技能,1752年[来源]
Cold Fire 4

谢伊·科马克开着摩莉甘号

谢伊早期在父亲的庇护下作为水手,被训练了剑术与枪术;此外,他也接受了航行于导航方面的知识。在年轻时期,谢伊就以在本地酒馆中徒手打架而闻名,能干翻多个对手。[3]

加入刺客兄弟会后,谢伊的技能长进了。他成为了一个娴熟的剑客,能够双持武器有效利用。他的枪术也见长,并成为了合格的自由奔跑者,能够毫不费力地爬上树与峭壁。霍普·詹森教导了他如何融入扒窃。他的船长技能也被其他刺客所注意,甚至维纶德里也把他看做兄弟会第二好的水手。在武器方面,谢伊有着双袖剑、一把剑与短刀、两把燧发枪、绳镖烟幕弹[3]

Cold Fire 6

谢伊双持剑与匕首

肯瑟苟沃斯指导谢伊成为合格的猎人,能够压过并杀掉这样的危险动物,也能对付海中生物。此外,谢伊有着罕见的鹰眼视觉,能让他确定敌人的位置。[3]

之后,谢伊得到了一把气步枪原型,可以发射多种镖箭,如昏睡吹箭、狂暴吹箭和爆竹飞镖;经本杰明·富兰克林升级后,更是能发射昏睡、狂暴与破片手榴弹。[3]

Honour And Loyalty 3

谢伊用气动枪瞄准

谢伊被霍普与阿基里斯认为是个有潜力的刺客,纵使被其傲慢与懒散的态度所抵消。阿基里斯有着经验丰富、纪律严明的下属,却还是指派技能充分的谢伊去寻找先行者遗迹。[3]

谢伊在加入圣殿骑士后,成为了刺客们致命的敌人。他所受到的刺客训练使他能轻易消灭任何刺客潜行者,并击败了他的大多数前战友,从肯瑟苟沃斯、维纶德里骑士到传奇刺客阿德瓦莱。作为刺客猎手,谢伊有着足够的技能来应付刺客的招牌动作,如空中暗杀。为了保护自己不受烟雾弹等气体的影响,谢伊还会自己戴上防毒面具。[3]

传承编辑

谢伊的种种行为,特别是他刺杀刺客组织高级成员的行动,在北美殖民地刺客-圣殿骑士战争的局面有着十分长远的影响。北美殖民地圣殿骑士得以维持对殖民地的统治,而刺客则几乎全军覆没——除了阿基里斯最后被迫隐居在自家日渐衰败的庄园之中。刺客一直都无法重建自己的据点,直到拉通哈给顿出现,将局面的平衡重新扳回了刺客这边,并将谢伊为圣殿骑士所构筑的一切都破坏殆尽。

谢伊刺杀夏尔·多里安的举动让夏尔的儿子阿尔诺·多里安成了一个孤儿。亚诺随后不久便被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收养。多年之后,亚诺也将卷入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的斗争。

但是,谢伊并非科马克家族中唯一一个圣殿骑士——他的孙子科吉尔·科马克也是一名圣殿骑士,活跃于十九世纪的纽约。在科吉尔之后,谢伊的血系一直延续到了二十一世纪,哈维尔·蒙德拉贡就是他的一位后代。[5]

谢伊还被现代的圣殿骑士——尤其是圣殿骑士大师尤哈尼·奥措·贝格所高度崇敬。尤哈尼将谢伊视作如何当好一名圣殿骑士的完美范例,他对谢伊崇拜到了就连自己的衣服也一定程度上与谢伊相似的程度。[3]尽管谢伊对他有所启发,尤哈尼还是认为依靠运气的人十分粗俗卑微。[6]

尤哈尼还利用谢伊基因记忆中关于刺客的种种缺点在精神层面上削弱刺客。他将谢伊的记忆上传到了一个对刺客进行广播的服务器,让刺客一时陷入混乱之中。[3]贝格还利用谢伊的记忆令刺客们陷入恐慌,立刻清空了数个安全屋,关闭了多个服务器,设立了新的防火墙并撤出了位于蒙特利尔的刺客成员。贝格监视着手下内线与其他“起始”成员之间的通讯,看着他们逃跑,并确认他们逃往何处。这最后导致部分“起始”成员死在了蒙特利尔。 到了2015年,贝格的行动导致刺客与“起始”之间的战略合作关系遭到了冲击与破坏。他们当中较为富裕的普通公民遭到了阿布斯泰戈的审计或曝光,在高等教育机构中的普通公民则面临预算削减与来自主管部门及课程的阻力。因此,“起始”组织和刺客组织在全球范围内启动了屋顶花园协议。在威廉·迈尔斯的命令下,他们有效地关闭了他们网络中一切无关紧要的通讯。[7]

其他编辑

  • 谢伊的名字是盖尔语Séaghdha 的英语形式,意思是“像鹰一样”。他的中名来自拉丁语Patricius,意思是“贵族”。关于他的姓氏,有两种意思: “御夫之子”,来自盖尔语Corb“轮子”和Mac“儿子”;"渡鸦",来自古爱尔兰语。
  • Shay是法语单词chaise的变体,意思是说谎者、背信弃义者、背叛者。
  • 他穿着的一套服装同爱德华·肯维大伊纳瓜牢笼里解锁的那件圣殿骑士护甲很相像。[8]
  • 谢伊的圣殿骑士制服上有着多种标志,如凯尔特节世界之树、三角节与圣殿骑士徽记
  • 谢伊的双持长短刀的行为,他12世纪的圣殿骑士同袍沙利姆沙哈尔也会。
  • 尽管在游戏的宣传图和封面等一些图中谢伊的圣殿骑士服装都有着兜帽,但实际游戏中却并没有兜帽。可以料想到的是,兜帽的移除是为了更加适合谢伊的新身份。
  • 谢伊与《刺客信条:启示录》中的背叛者瓦力类似。两位刺客原本都忠于信条,最后却失去对兄弟会的信仰而加入圣殿骑士,猎杀自己曾经的同袍。但瓦力最终还是被刺客所杀,谢伊则活了下来。
  • 安妮·伯尼的女佣也姓科马克,但与谢伊没有关系,纯粹巧合。[9]
  • 尽管谢伊是由于刺客组织的行为牺牲了许多无辜群众而叛变,但他自己可以在不失去Helix同步的情况下击杀平民。《叛变》的首席写手理查德·法雷西表示,这是Animus的故障导致。[4]
  • 谢伊是首个玩家控制的圣殿骑士主要角色,《叛变》也基于此理念而营销。

画廊编辑

登场作品 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