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Technology

PL ArtisanHQ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刺客信条(电影)刺客信条:末裔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AC2 Memory Corridor

Animus 2.0的记忆回廊

记忆回廊是一个允许Animus从主体的遗传记忆中建立精确图像的数字结构。在使用者眼中,它是Animus中一片空荡荡的虚拟空间。在读取记忆的时候,虚拟的世界将会在记忆回廊中被重建。[1][2][3][4]

使用编辑

记忆回廊主要是作为回忆片断之间的“读取界面”,在加载记忆时,使用者可以在回廊里漫游。这是一片无限的空间,其外在表征在不同软件版本的Animus中都有所不同。如果使用者在记忆中失去同步,他/她将会回到记忆回廊,等待记忆重新读档。[1][2][3][4]

除此之外,刺杀目标的临终时刻通常也在记忆回廊中度过,在迎来葬礼之前,他们将在那里对刺客说出自己的遗言。[1][2]戴斯蒙德·迈尔斯罗马阿布斯泰戈工业设施中首次使用Animus时,它也兼被用作训练场。[1]之后,瑞贝卡·克瑞恩虚拟训练也使用记忆回廊作为训练界面。[3]

Animus重现编辑

Animus是使用记忆回廊的最初范例。在Animus中,记忆回廊是一个由计算机构筑起来的空间,加载记忆时,使用者可以在这里与他们操纵的人物互动。使用者在回廊中是否出现、停留多久,因Animus版本的不同而不同。

Animus 1.28编辑

阿布斯泰戈Animus 1.28最初是一片冰蓝色的背景,被虚拟的雾气和螺旋状的计算机代码所围绕。使用者可以在回廊中自由移动祖先的化身,并可使用所有武器。这允许了使用者在加载记忆时试验新的武器。[1]

Animus 2.0编辑

CesareThrown

破损记忆结束时的记忆回廊,罗马和平时期

在Animus 2.0和它的升级版2.01中,背景是带有白色线条的浅灰色。当虚拟机中的记忆回廊运行时,它会起到一个“空白房间”的作用。Animus 2.0中,只能操纵角色到处行走和奔跑,不过这个设定在新版本中被撤去了,操纵者可以在记忆回廊中使用武器。[2]

在一些情况下,背景会在特定的记忆中变化,例如被抑制的记忆,或者损坏的记忆。被抑制的记忆包括了埃齐奥·奥迪托雷关于他生命中的爱人,克里斯蒂娜·韦斯普奇的经历。在一片暗红色调的回廊中,漂浮着二进制代码,幽灵般的埃齐奥追逐另一个幻影的人形,克里斯蒂娜。这个记忆回廊持续的时间远超过其他的回廊,说明这段记忆需要极长的时间去加载。[3]

罗马和平时期则是一段损坏的记忆,在这段记忆中,记忆回廊呈现橘红色,并伴随着断裂的代码碎片。这个回廊是在切萨雷·博吉亚死后被埃齐奥扔下维安纳城堡,戴斯蒙德初次尝试进入这段记忆时出现的。[3]

Animus 3.0编辑

Refresher Course 1

戴斯蒙德身处Animus 3.0的记忆回廊之中

Animus 3.0的背景与1.28版本相似,是一片围绕着雾气的冰蓝色,还带有许多三角形的小碎片。这些碎片聚合成网状,在读取记忆时构成环境,而Animus 1.28中,构成环境的则是代码流。像前代一样,Animus 3.0的记忆回廊允许使用者自由漫游。[5]

Animus 安全模式编辑

在Animus内部构筑的安全模式,通常被称为“黑屋”,背景是不断变化的黑色和亮蓝色,交错着黑色的线条,恰好是Animus 2.03在稳定状态下的相反色调。当戴斯蒙德·迈尔斯初次遇见朱诺并陷入昏迷后,这部分记忆回廊被启用了。跟前代版本一样,“黑屋”也允许使用者在加载记忆时四处漫游。[4]

Animi 训练计划编辑

虚拟战斗训练计划第一阶段,记忆回廊是用来过渡Animus 1.28到Animus 2.03的。它们都有蓝色的、雾蒙蒙的背景,以及白色的空间线条。[3] 训练计划的第二阶段,回廊是带有立方体碎块的灰色背景。和其他版本不同,这个记忆回廊里是不允许自由漫游的。[4]

Animus 欧米伽编辑

AC4 Memory Corridor

Animus Ω的记忆回廊

阿布斯泰戈娱乐将Animus重建为一个玩家交互式的游戏平台,试图以此影响大众舆论。这种虚拟仪器运行的方式类似于Animus 2.03中的“黑屋”。[6]

除此之外,一些场景里会出现一个巨大的、旋转的阿布斯泰戈工业logo,旁边则是模糊的焦外成像,颜色从蓝色过渡到橙色。[5]

在阿布斯泰戈娱乐总部安装的Animi中,记忆回廊是碧蓝色的,并伴有类似海浪的背景。这象征着记忆回廊可能是被调整成了符合17号样本项目的海洋主题,而这正是Animi所全力开发的项目。[7]身分项目与也遵循相同的背景,尽管该项目与海洋无关。[8]

Animus Ω的后续版本则营造出了一片更暗、更深的蓝色作为背景,并伴有雾气、颗粒和波纹。当读取记忆时,如果祖先中毒了,记忆回廊也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变化。[9]

Helix 4.0编辑

尽管初代的Helix(喜力克斯)并没有记忆回廊,[10]但到了Helix 4.0,记忆回廊又出现了,主色调为灰白色,背景有着灰色的雾气。除此以外,在接近地面的地方能看到白色的、高度不断变化的矩形棱镜,与之相似的高大结构在远处冉冉升起。[11]

其他重现编辑

与Animi记忆回廊类似的景象也出现在其他地方。然而,这些回廊总是与记忆的传达联系起来。它们同时出现在出血效应第一文明记忆封印之中。

第一文明编辑

当游历了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封藏在记忆封印里的记忆之后,记忆回廊形成一个金色的徽记,像是嵌在马斯亚夫钥匙中间的那个图形。除此以外,一旦戴斯蒙完成埃齐奥·奥迪托雷剩余的基因记忆,他就会接触到一个同步核心,并与朱庇特朱诺密涅瓦等第一文明成员对话。在他们会面时,身旁的记忆回廊里总是围绕着金色的徽记。[4]

出血效应编辑

出血效应的症状与记忆回廊有类似之处。一开始,记忆中的物体呈现白色,而背景是黑色,尽管它们会在更多细节上加以优化,直到记忆回廊消失于一点,并且替换成真实的记忆为止。这有点像Animus在现实中的表现。当出血效应消退时,记忆回廊也会随之消失。[2]

暗杀终结编辑

当一名刺客完成一项刺杀任务时,游历这段记忆的实验体经常会进入一个记忆回廊,目击刺客和目标的最终对话。这段对话将会交代目标的动机和所采取的行动。[1]

琐事趣闻编辑

日常
《刺客信条》
  • 如果读取时间特别长,阿泰尔可以在记忆回廊里跑出足够远,围绕在他身边的脉冲干扰和其他符号会被抛到身后。
  • 干扰在Animus 1.28的记忆回廊里频繁出现,这是在暗示玩家改变视角,以便看清楚刺杀目标的动作,出其不意,一击必杀。
《刺客信条 II》
《刺客信条:兄弟会》
  • 当圣殿骑士安插在罗马的线人被杀死、并进入到记忆回廊时,他们不会留下只言片语。埃齐奥给他们完成临终祈祷、合上他们的眼皮,然后就起身离去。
  • 如果埃齐奥在记忆回廊里使用袖枪飞刀时,是可能会耗光弹药的。
《刺客信条:启示录》
《刺客信条III》
  • 戴斯蒙德、拉通哈给顿海瑟姆·肯维都不能在记忆回廊里佩带武器,新的记忆序列开始时除外。
  • 在海瑟姆的记忆结尾、他的儿子记忆开始处,可以在记忆回廊里操纵卡涅齐欧。这是戴斯蒙德历代祖先中第一个可操纵的女性角色。
  • 查尔斯·李在被拉顿哈给顿杀死后没有进入记忆回廊。
《刺客信条III:解放》
  • 艾芙琳·德·格朗普雷在记忆回廊里不能佩带武器,但是可以冲刺,即便穿着笨拙的、妨碍行动的装束。
  • 如果艾芙琳向上跳,记忆回廊的背景也会轻微地向上变化,然后落回原处。
《刺客信条IV:黑旗》
  • 爱德华·肯维在记忆回廊里不能使用任何武器或工具。
  • 类似于但丁·莫罗和西尔维奥·巴巴里戈,约翰·科克拉姆乔赛亚·伯吉斯也是一并出现在记忆回廊里,哪怕他们是先后被杀死的。
  • 在其他大多数版本的Animus中,当目标被刺杀后,记忆场景将会缓慢消失。但在Animus欧米伽中,记忆画面将会停止,出现黑屏,并立即跳闪至记忆回廊。
  • 序列十一,记忆02“精神错乱”开始前,爱德华会在记忆回廊中醉酒,且进行一段时间的行动后倒地。
《刺客信条:叛变》
《刺客信条:本色》
  • 记忆回廊只能在教程里呈现。
《刺客信条:枭雄》
  • 即便是在刺杀任务中,记忆回廊里的雅各布·弗莱伊薇·弗莱也是不戴兜帽的。
  • 就像阿泰尔和他的受害者们在记忆回廊里时一样,雅各布和伊薇的受害者有机会四处走动。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