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Liberation.pngEraicon-Individuals.png


这篇文章是关于艾弗琳·德·格朗普雷的母亲的。也许你要找的是圣女贞德”让娜·达尔克
“我亲爱的,坚强的女儿,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你再次紧密相依。但这个殖民地现在是我的家园,这里的人民需要我。新奥尔良永远是我心中的一根刺。”
―1772年,让娜对艾弗琳。[来源]

让娜Jeanne,生卒年为约1725年 – 1772年)曾是一名奴隶,之后是法国富商菲利普·德·格朗普雷的妻子(如果没有算法律承认的话),她与他育有一女,即刺客艾弗琳·德·格朗普雷。她也是阿尼穆斯项目中“实验体1号”的祖先。

让娜五岁时被奴隶贩子抓住,并被卖给了圣多明克种植园主,她在此接触到了一名革命颠覆者兼刺客,弗朗索瓦·麦坎达。尽管让娜对他的学生阿加特抱有好感,但她很快就对兄弟会的暴力行径感到恐惧。

1744年,菲利普·德·格朗普雷买下了她,并将她带到了新奥尔良。让娜成为了他的试婚新娘并爱上了他,并与他生了一个女儿,取名艾弗琳。然而当1752年菲利普娶了玛德琳·德·利斯尔后,她与菲利普的关系开始紧张起来。

五年之后,让娜相信刺客会因她之前偷走了他们的一件珍贵的宝物而来抓她,因此逃离了新奥尔良。她在玛德琳的帮助下被运到墨西哥挖掘工地,据信此处的玛雅遗迹保存着一件第一文明时期的遗物。

生平[]

早年[]

“阿加特杀了人吗?为了什么自由?现在我想知道,麦坎达会要求我做什么来回报他的书本和课程?”
―让娜在日记中记录兄弟会。[来源]

让娜生于1725年左右,五岁时被奴隶贩子抓住,离开了她位于西海岸的家乡。[1]她被带到了美洲,然后被卖给了伊斯奥尼帕拉岛殖民地圣多明克的一名种植园主。她在这里遇到了另两个奴隶,巴蒂斯特和阿加特,而她也喜欢上了阿加特。[2]

1732年,三人成为弗朗索瓦·麦坎达的学生,他教导三人读写。而让娜不知道的是,巴蒂斯特和阿加特也接受了使用武器和制作毒药的训练,这是为他们加入刺客组织所作的准备。[1] 她发现兄弟会的暴力行径后,便开始害怕麦坎达,害怕他会要求自己干什么来作为接受教育的回报。[2]

1738年,巴蒂斯特和阿加特正式加入了刺客兄弟会,随后和他们的导师一同逃离种植园,而让娜因为拒绝和刺客结盟而被留下。然而在刺客离开之前,让娜就偷走了他们一件珍贵的宝物——她称之为“兄弟会之心”的第一文明遗物碎片。而这一行动也让让娜陷入了长期的多疑妄想之中,从那时起她就害怕刺客会找上她进行报复。[2]

嫁给菲利普[]

“你父亲让我自由,但我在新奥尔良永远得不到自由,有那些刺客窥视着就不行。”
―1772年,让娜对艾弗琳讲到她对刺客的恐惧。[来源]

让让娜宽心的是,1744年她被菲利普·德·格朗普雷买下,这让她能够逃离圣多明克殖民地。在返回路易斯安那的途中,她经常在晚上受到菲利普的亲密探访。尽管心里有着强烈的背德感,让娜还是很感激他对她的好意和钟爱,并最终与这名商人的感情逐渐升温。[2]

1746年5月7日,菲利普向让娜求婚,请求她成为自己的试婚新娘,她同意了。第二年,他们的女儿艾弗琳出生了,这让菲利普个人激发了一种启蒙思想;他随即就让让娜和孩子恢复自由身。接下来几年都平静地过去,让娜把大部分时间都用于抚养艾弗琳上,把这个小家庭紧密维系在一起。菲利普的财富和地位进一步保障了他们的幸福,也让让娜和艾弗琳免于他人的虐待。[2]

菲利普的生意在1750年8月受挫,让娜试着安慰丈夫说若有必要他们可以减少开支。让娜一心都装着艾弗琳,没有注意到一名富商的女儿玛德琳·德·利斯尔在追求菲利普,而菲利普在1752年与她成婚,以缓解自身的经济困难。这让让娜和菲利普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尽管菲利普称他们之间一切都不需要改变。[2]

接下来几年,让娜被玛德琳雇为自己的私人女仆。从1756年起,这两个女人的交流变得更加频繁,因玛德琳对让娜在圣多明克的生活起了兴趣。玛德琳经常与她分享商人夫人们的八卦,让娜紧张地寻找着刺客的消息,但直到1757年4月玛德琳提到有人看到一名叫做麦坎达的人登上一艘开往路易斯安那的船后,让娜最担心的事情才似乎得以成真。[2]

让娜担心女儿的安慰,决定在玛德琳的帮助下离开新奥尔良。玛德琳承诺会承担抚养艾弗琳的责任。1757年5月1日,让娜逃离了路易斯安那,打算避过风头就回来。然而她将兄弟会之心藏在一个手工制作的吊坠中,交给女儿保管。[2]

逃往奇琴伊察[]

艾弗琳:“你在这里自由吗?”
让娜:“不,我用敌人换走了敌人。不找到所寻求的东西,他们是不会罢手的。”
―1772年,让娜解释她在奇琴伊察的处境以及圣殿骑士对预言碟的追求。[来源]

尽管悲伤萦绕心头,让娜还是适应了奇琴伊察定居处的环境,此处正是由拉斐尔·华金·德·费勒一手领导的。之后,她和其他人加入了营地的挖掘工作当中,发掘古代遗迹和文物。然而在发现这些遗物的性质与兄弟会之心相似时,让娜开始怀疑她的雇主以及挖掘行动的真正目的。[2]

然而监工们没有意识到让娜的担忧,并很快将她提拔为女工头。她得不到任何玛德琳的消息,在继续劳动后最终发现了预言碟的一部分。让娜觉察到了其中的力量,便决定将碎片藏好,防止它落入自己雇主手中,因她认为雇主是和刺客一样的邪恶集团。她故意拖延的行为让德·费勒将她赶出了社区,迫使她不得不为自己找一个藏身之处。这时,让娜意识到自己也不应该信任玛德琳,并担心她会如何对待艾弗琳。[2]

分离多年后,让娜与女儿相见

1769年,让娜冒险进入定居点附近的矿坑,碰巧遇到了刚刚得到预言碟碎片之一的艾弗琳。当她看到女儿带着袖剑时,感到心里发毛,相信艾弗琳是阿加特派来杀她的。于是她逃离了矿坑,并警告女儿不能让预言碟落入阿加特手中。[2]

然而让娜对自己的行为方式感到后悔,让她在1772年艾弗琳回到墨西哥的时候对她致以亲切问候。尽管女儿现在是站在她一直反对效忠的组织中,让娜还是接受了女儿的身份,并试图解释她为何离开了那么多年。接着她让女儿取回另一半预言碟,这样她就可以从圣殿骑士的窥视中解脱出来。[2]

艾弗琳同意了,她利用让娜的地图以及一叶独木舟成功找到了第一文明的神器,并回到了母亲所在之处。艾弗琳想请母亲回到新奥尔良,但她拒绝了,认为这座城市对她来说永远都不安全,而她居住的社区也更需要她。母子俩随后告别,但承诺保持联系。[2]

琐闻[]

  • 让娜(Jeanne)是一个法国女性名,最早是来源于希伯来名 יוֹחָנָן (Yochanan,约哈南),意思是“耶和华是仁慈的”。
  • 让娜一生写了两本日记,以记录她的想法。这些日记后来被艾弗琳收集并汇编了起来。
  • 尽管让娜在一篇日记中提到了她对玛德琳圣殿身份的怀疑,但奇怪的是她在与女儿的两次见面中都没有提到这些担忧。

画廊[]

出场[]

参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