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Timeline.png


PL ConnoisseurHQ.png 图片在哪呢?

本条目缺少合适的影像资料,需要更多或更高质量的视频或图片进行建设和完善。诚意感谢您为刺客信条 维基提供帮助,为本页面上传合适的图片

伊薇:“从被圣殿骑士统治的城市当中解放未来的世代。你知道吗,雅各布·弗莱,你可能刚好说对了。”
雅各布:“那,我们该走了吗?”
伊薇:“没错,一起走吧。前往伦敦!”
—雅各布和伊薇·弗莱正在讨论把伦敦从圣殿骑士团的手中解放出来的计划,1868年。[来源]-[记忆]

解放伦敦(liberation of London)发生在工业革命期间,在此事件中,伦敦英国双胞胎刺客雅各布伊薇·弗莱领导的帮派黑鸦帮的帮助下,摆脱了由工业家克劳福德·斯塔瑞克领导的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的统治,

背景[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伦敦落入圣殿骑士之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8世纪初,不列颠刺客兄弟会伦敦的上流社会和黑社会中都产生了强大的影响。他们的死敌,由雷金纳德·伯奇领导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在1735年和1754年分别下令暗杀了不列颠刺客的领袖爱德华·肯维米科。由于缺乏强有力的领导,刺客们逃离了伦敦,导致圣殿骑士控制了伦敦长达一个世纪。[1]

斯塔瑞克工业[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到1860年,伦敦已经彻底落入圣殿骑士组织最高大师克劳福德·斯塔瑞克的控制之中。他利用圣殿骑士特务网络控制着整座城市,镇压劳动阶级,维护圣殿骑士的权力。[2]圣殿骑士组织依靠斯塔瑞克工业,影响着整个伦敦的工业生产。斯塔瑞克电报公司基本垄断了全城的电报通信。圣殿骑士还安排约翰·埃利奥特森医生到兰贝斯疗养院当院长,安排卡迪根伯爵去干涉议会大厦内的事务。[2]

斯塔瑞克同时还雇佣犯罪分子马克斯韦尔·罗斯组建接受圣殿骑士指挥的黑帮——“暴徒帮”。[3]罗斯对七名圣殿骑士进行了训练,让他们具备在伦敦各行政区担任暴徒帮头目的资质。暴徒帮最初在恶魔之地崛起,随后向伦敦其他地区拓展势力,扳倒一切胆敢反对他们的帮派。[4]全城各处都有他们建立的帮派据点,圣殿骑士还在工厂里使用童工。[2]罗斯靠着自己拿到的酬劳,将阿尔罕布拉音乐厅变成了自己的地盘,把音乐厅作为自己犯罪活动的合法掩护。[3]

1864年,商人马尔科姆·米尔纳收购大伦敦公共汽车公司,将公司改名为米尔纳公司。为保证公司的垄断地位,米尔纳采用纵火与谋杀等手段蓄意破坏其他公交公司的运营。[5]

1867年,克劳福德·斯塔瑞克收购了米尔纳公司,将马尔科姆·米尔纳招收进了圣殿骑士组织。[5]同年,圣殿骑士菲利普·图彭尼与托马斯·亨特·纽曼一同成为英格兰银行董事长。[6]图彭尼日复一日地代替亨特处理银行事务,以普路托斯的名义从银行的所有财政部门中窃取钱财。[7]

刺客计划解放伦敦[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幽灵[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1860年,印度刺客贾亚德普·米尔刺客大师伊森·弗莱的安排下以“幽灵”的代号来到伦敦,混入圣殿骑士的行动当中。伊森·弗莱的这个安排为了保密,并未获得刺客议会的批准。他取“巴拉特·辛格”这个化名,混入到住在泰晤士河隧道的贫民当中,成为了隧道居民的守护者。[8]

1862年,圣殿骑士卡瓦纳参加到世界上第一条地铁线路的修建工程当中;但这只是他的真正意图的掩护,他所想要的是位于建筑工地范围内的伊甸苹果。贾亚德普·米尔成为了工地上的工人,以此尽可能探查圣殿骑士的秘密。弗莱逼问圣殿骑士信使布特时,圣殿骑士罗伯特·沃开枪打死了布特。他开枪袭击弗莱时还杀害了一位无辜的小女孩。弗莱杀死了沃,命令米尔把尸体带去建筑工地,制造混入圣殿骑士行列的机会。[8]

之后,警员弗雷德里克·艾伯兰前来调查尸体,米尔借此机会,得到卡瓦纳的起用,跻身于两个哈迪和马钱特等圣殿骑士之中。艾伯兰与另一位警员奥布里·肖继续进行有关沃尸体的调查,但尸体却在艾伯兰运送途中被弗莱花钱请的贫民小孩偷走了。陪艾伯兰不断追查的肖却因参和到圣殿骑士的阴谋之中而被圣殿骑士的打手痛殴。[8]

审问印度刺客阿贾伊后,圣殿骑士发现了米尔的真实身份。卡瓦纳杀死了推动地铁项目进行的律师查尔斯·皮尔逊,意图将谋杀罪名栽赃到米尔头上。他还获得了他在寻找的伊甸苹果。弗莱和艾伯兰救下了米尔,卡瓦纳却被按照斯塔瑞克命令行事的马钱特所杀,他依靠伊甸苹果夺得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的企图就此破灭。之后,米尔发现圣殿骑士杀死了居住在泰晤士河隧道里的麦琪。深感内疚的米尔决定断绝与刺客兄弟会之间的往来,就这样生活下去。[8]

建立网络[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865年,贾亚德普的双亲阿尔巴兹·米尔普娅拉公主来到伦敦,见了他们的儿子。普娅拉将贾亚德普的袖剑交还给他,说服他继续为刺客兄弟会效命。从此,贾亚德普·米尔改用“亨利·格林”这一化名,在白教堂的一间古玩店里构筑着以这件古玩店为核心的反抗网络,成为了伦敦刺客的领袖,也成为了留守在伦敦的最后一名刺客。[8]贾亚德普与官方之间的联系依靠的是成为警长的艾伯兰。克莱拉·奥戴率领的巴比伦街流浪儿们则作为贾亚德普的盟友,担任他在伦敦的耳目。[9]

上流社会方面,贾亚德普和自己的叔外祖父、锡克帝国最后的大君杜利普·辛格见了面,甚至争取到了一位伦敦塔卫兵与自己合作。[10]贾亚德普还结识了发明家亚历山大·格雷汉姆·贝尔,想要打破斯塔瑞克电报公司垄断的贝尔也因此得到了契机。[11]

创建黑鸦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到1868年2月10日为止,圣殿骑士露西·索恩已经得到了爱德华·肯维的日志,开始在城中搜寻伊甸裹尸布。贾亚德普也在进行他的研究,但白教堂区暴徒帮头目雷克斯福德·凯洛克试图抢走贾亚德普的研究成果。就在这时,伊森·弗莱的两个孩子,伊薇·弗莱雅各布·弗莱姐弟来到了伦敦,准备摧毁圣殿骑士对伦敦的掌控。他们与贾亚德普并肩作战,但各自又有着不同的目标。伊薇想要取回伊甸碎片,而雅各布则想组建自己的帮派与暴徒帮对抗。[9]

三名刺客首先着手解放白教堂。他们杀死了圣殿骑士,替克莱拉救出了在工厂里做童工的孩子们,[12]还帮艾伯兰逮捕暴徒帮的成员。[13]作为最后一个还在抵抗暴徒帮的帮派,煤渣帮的据点得到了来自刺客的解放。随后,他们与刺客联手,帮派也就改组为黑鸦帮。随着黑鸦帮在白教堂势力逐渐扩大,弗莱姐弟与凯洛克之间的帮派战争终于爆发。凯洛克死后,白教堂的暴徒帮成员由刺客们接管,随后加入了黑鸦帮。[14]刺客们还杀死了伦敦其他地区的暴徒帮头目,瓦解当地帮派势力,解放了各个行政区。[2]

在白教堂的帮派战争结束之后,凯洛克的火车自然成为了弗莱姐弟的战利品。他们将这列火车作为他们的移动行动总部,火车的司机与列车车长阿格尼丝·麦克比恩自然也就成为了黑鸦帮的成员。[14]之后,一个名叫奈杰尔·邦博的小伙子加入了黑鸦帮,还从暴徒帮那里偷来了一挺加特林机枪。之后,火车遭到暴徒帮成员袭击时,雅各布用加特林机枪对着暴徒帮的火车肆意倾泻子弹,直到机枪爆炸才罢手。[15]

弗莱姐弟与格雷汉姆合作打破了斯塔瑞克电报公司的垄断。伊薇修好了威斯敏斯特独立电报线的保险丝。[11]之后,这对姐弟取回了被暴徒帮偷走的电线,还从暴徒帮手中取走了一份毒气样本。[16]刺客们最终摧毁了斯塔瑞克名下的发报机,彻底消灭了斯塔瑞克对通信产业的垄断。[17]

伊薇和雅各布还和伦敦的底层人物合作。身为商人的犯罪头目奈德·维耐特因为暴徒帮挫败了他的计划而联系了弗莱姐弟。随后,黑鸦帮对暴徒帮的马车船只还有火车展开了袭击。[14]

争夺裹尸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索恩在寻找裹尸布的过程中,手头的爱德华·肯维日记被伊薇与雅各布合作偷走。[18]根据日记中的线索,伊薇和贾亚德普一起来到肯维宅邸,找到了宅邸中的密室。[19]在密室中,伊薇找到了一枚吊坠。当她把吊坠放在塔顶上时,她看到了一副圣保罗的画像,于是她就去了圣保罗大教堂。伊薇随后激活了大教堂屋顶上的另一名机械装置,并打开了一个秘密房间,那里藏着打开裹尸布藏匿处的钥匙。但索恩尾随伊薇,也来到了圣保罗大教堂的密室。两人一番打斗之后,索恩在逃跑时抢走了伊薇那把钥匙。[20]

露西·索恩之后来到伦敦塔搜寻裹尸布,却无法找到裹尸布的位置。伊薇依靠一位与贾亚德普合作的卫兵,假装被他抓住,顺利混入了伦敦塔。靠近索恩之后,伊薇突然上前将她刺杀,夺回了钥匙。[10]之后,伊薇和贾亚德普想要取得白金汉宫的建筑蓝图,确定阿尔伯特亲王用来储藏裹尸布的密室的位置,却被圣殿骑士抢先一步,贾亚德普也被圣殿骑士劫持。因此,伊薇不得不放任圣殿骑士抢走蓝图,自己赶去救了贾亚德普。[21]

摧毁斯塔瑞克舒缓糖浆[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868年,斯塔瑞克酿造公司开始生产斯塔瑞克舒缓糖浆,这一药品由埃利奥特森调配,掺入了浓缩鸦片与曼陀罗成分,致幻谵妄效果极强,能够让饮用者的神志受到严重的伤害。[22]对糖浆展开调查的雅各布追查到了斯塔瑞克名下的蒸馏酿造厂,遇见了正巧也来调查糖浆的博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两人一同炸毁了酿造厂,破坏了糖浆的生产。[23]他们发现,糖浆被送到了兰贝斯疗养院。在逼问理查德·欧文之后,他们得知糖浆的生产者就是埃利奥特森医生。[24]雅各布潜入了疗养院,把自己假装成圣殿骑士用来进行公共课程的尸体,趁机杀死了埃利奥特森,终结了糖浆的生产制造。[25]

在埃利奥特森医生死后,兰贝斯疗养院对公众关闭,只有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等少数医生仍在进行医院的运营。盗贼们从疗养院里偷走药物补给,还在附近地区兜售假冒伪劣糖浆,哄抬真糖浆的价格。克莱拉·奥戴等流浪街头的孩子们开始生病。伊薇带着她来到了疗养院,帮南丁格尔取回了被偷走的药品。随后,刺客们开始赞助疗养院,以此为附近地区提供的帮助。[26]

伦敦公交业的竞争[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之后,马尔科姆·米尔纳被卷入到与圣殿骑士珀尔·阿塔韦之间的激烈竞争之中。珀尔·阿塔韦是斯塔瑞克的表妹,掌管用她名字命名的阿塔韦运输公司。因斯塔瑞克在战术上支持米尔纳破坏她的公司,阿塔韦选择与对她身份毫不知情的雅各布·弗莱合作。雅各布就这样炸掉了米尔纳的巴士,[27]还替阿塔韦从米尔纳处偷走了一台内燃机。[28]在雅各布杀死米尔纳后,阿塔韦与斯塔瑞克进行了协商,获许保留自己的公司。[29]雅各布发现阿塔韦的真实身份后,在滑铁卢车站潜入了阿塔韦的火车,刺杀了阿塔韦,再次偷走了内燃机。得知表妹死后,斯塔瑞克下令要求圣殿骑士加强城内防备,阻止刺客继续行动。[30]

随着伦敦公共汽车运输行业两大巨头的去世,暴徒帮接管了阿塔韦运输公司,还想强迫爱德华·贝利为他们制造巴士。伊薇救出了贝利一家人,取回了契约,将契约交给贝利与同事,让他们打造一个为大众服务的伦敦通用公共汽车公司(London General Omnibus Company)。[31]

英格兰银行失窃事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因为英格兰银行失窃事件连续不断,所以艾伯兰化名“德瑞奇(Dredge,直译意为疏通)”展开了卧底调查。他的行动吸引了圣殿骑士和雅各布的注意,雅各布对于德瑞奇就是艾伯兰一事颇感惊讶。[7]两人一同对普鲁托斯的身份进行了调查,发现他就是菲利普·图彭尼。[32]艾伯兰准备逮捕所有嫌疑人,但雅各布却违背了艾伯兰的命令,杀死了图彭尼。图彭尼身为英格兰银行的董事长,去世的消息随即引起了通货膨胀。为了消除通货膨胀带来的不利影响,斯塔瑞克为手下的工作人员提供了数目可观的提薪。[33]

继图彭尼去世与货币印钞版失窃之后,英国的经济因为假钞大量涌入伦敦而几近崩溃。伊薇烧毁了假钞,替艾伯兰找回了印钞版,及时保护了英国经济的安全。[34]

对首相的未遂刺杀[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时任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提出了一项法案,意在阻止下议院选举中的舞弊现象。因此,卡迪根伯爵计划刺杀迪斯雷利,让威廉·格莱斯顿取而代之,从而弹劾这项法案。[35]雅各布发现了他们的阴谋,冒充首相的保镖,阻止了圣殿骑士的袭击。[36]对于幕后主使身份毫无头绪的雅各布同意护送迪斯雷利的夫人玛丽·安前往恶魔之地,并截获了布鲁德内尔的消息。[37]之后,雅各布潜入了威斯敏斯特宫,刺杀了布鲁德内尔,使得反腐败法案得以顺利通过。[38]

黑鸦帮与暴徒帮之间的短暂结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黑鸦帮逐渐夺得了伦敦各行政区的控制权。雅各布在这时收到了马克斯韦尔·罗斯寄来的邀请函。暴徒帮头目罗斯已经厌倦了圣殿骑士企图掌控一切的阴谋。在他的邀请下,雅各布来到阿尔罕布拉音乐厅,得知罗斯打算与他联手对抗斯塔瑞克。雅各布接受了罗斯的邀请。于是黑鸦帮与暴徒帮合作展开了一系列行动,炸毁了圣殿骑士的爆炸物储藏处,还偷走了一列属于圣殿骑士的火车。[39]之后,雅各布帮罗斯抓住了斯塔瑞克在河岸街的合伙人。[40]但是后来,罗斯打算摧毁一座属于圣殿骑士的工厂,全然不顾没有从工厂里逃出去的孩子。雅各布无法忍受罗斯的行为,于是双方的合作关系就此破裂。雅各布救出被困火场的孩子之后,收到了一封罗斯寄来的信。[41]罗斯在阿尔罕布拉音乐厅里安排了一场表演,作为他与雅各布最终对决的舞台。雅各布来到音乐厅之后,罗斯却在音乐厅里放火,打算烧死房子里的所有人。雅各布最终刺杀了罗斯,成功逃离了起火的音乐厅。[42]

白金汉宫对峙[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维多利亚女王白金汉宫里组织了一场舞会,圣殿骑士与刺客都想借此机会夺回藏匿与白金汉宫密室中的裹尸布。弗莱姐弟因为彼此想法不合而起了冲突,但还是同意彼此间进行最后一次合作。雅各布偷到了格莱斯顿夫妇的邀请函与马车,[43]还给艾伯兰偷到一套皇家卫兵的制服,方便他混入舞会,帮弗莱姐弟偷偷传递武器装备。 [44]伊薇则驾车送杜利普·辛格穿过伦敦,前去会见那些能够帮助杜利普捍卫印度人民权利的政客。杜利普告诉伊薇,记录了密室位置的建造方案就放在白金汉宫的白色画室里。[45]

舞会当中,圣殿骑士潜入了白金汉宫,抓住了皇家卫兵,把他们手下的狙击手伪装成卫兵的样子布置到宫殿屋顶上,准备一举暗杀女王以及其他伦敦顶层社会成员。取回装备后,雅各布杀死了那些狙击手,释放了被他们抓住的皇家卫兵。伊薇虽然拿到了建筑方案,却被斯塔瑞克在舞会上截住,藏匿处的钥匙也被斯塔瑞克夺走。斯塔瑞克进入密室之后,穿上了伊甸裹尸布,随后与赶来的弗莱姐弟进行了对决。借助裹尸布的治疗能力,斯塔瑞克在对决中占了上风。贾亚德普及时赶来,加入了这场对决,为弗莱姐弟争取了时间。他们两人趁机夺走了斯塔瑞克身上的裹尸布,随后用袖剑刺杀了他。刺客们最后决定把裹尸布留在密室里。而他们也因为阻止了圣殿骑士的阴谋而被授予嘉德骑士团的勋章。[46]

斯塔瑞克死后[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炸弹袭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斯塔瑞克死后,圣殿骑士组织中产生了新的派系。这个派系的成员计划在伦敦城内实施炸弹袭击。于是,维多利亚女王委托弗莱姐弟前去协助阿尔弗雷德·弗莱明阻止圣殿骑士的阴谋。他们逮捕了带着炸药自波士顿而来的圣殿骑士领袖。[47]审问之下,刺客们得知,圣殿骑士计划在萨瑟克炸毁一列火车。弗莱姐弟断开了火车头与车厢之间的连接处。炸药虽然爆炸,却没有伤害到任何平民。[48]之后,这名圣殿骑士越狱。弗莱姐弟跟踪了他,劫持了满载着爆炸物的马车。圣殿骑士点燃炸药之后,他们驾着马车来到安全地方,赶在炸药爆炸之前顺利逃脱。[49]之后,圣殿骑士还潜入了威斯敏斯特宫,在建筑中安置了炸弹,还劫持了首相。弗莱姐弟及时出手阻止,救出了迪斯雷利,同时也安全解除了圣殿骑士布置下的炸弹。[50]

东印度公司的阴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后来,圣殿骑士组织的另一个派系与东印度公司合作,企图阻挠杜利普·辛格提出有关归还印度王位权力的请求。杜利普在印度有一位老友,名叫布林利·埃尔斯沃斯。他来到伦敦,谋划了在白金汉花园里刺杀杜利普的计划。弗莱姐弟也来到了白金汉花园,保护了杜利普[51]。杜利普还发现圣殿骑士擅自拦截了他的私人信件,于是弗莱姐弟决定帮助他一同对抗东印度公司的阴谋。[52]圣殿骑士抢劫英格兰银行里旁遮普名下黄金的时候,伊薇阻止了他们,[53]刺客们赶在黄金被运往印度之前夺回了黄金。[54]

之后,圣殿骑士组织袭击了刺客们的火车藏身处,但被刺客们击退。[55]为了对抗圣殿骑士,杜利普与雅各布参加了在伦敦塔里举行的宴会,想要借此机会偷走本来属于锡克帝国的光之山钻石。但圣殿骑士抢先一步偷走了钻石,还在女王面前把盗窃的罪名嫁祸到杜利普头上。雅各布赶在事情演变成外交冲突前偷回了钻石,将钻石交给了在屋顶上等候的伊薇。[56]

回到古玩店后,贾亚德普告诉他们,他们偷来的钻石其实只是赝品,真正的光之山从未离开过印度。之后,弗莱姐弟潜入了一处圣殿骑士用来研发催眠气体的工厂。圣殿骑士计划在印度的武装冲突中使用这些气体。他们摧毁了工厂中储存起来的气体,还在工厂里找到了来自埃尔斯沃斯的指示。[57]杜利普得知自己遭到朋友背叛后,与埃尔斯沃斯在兰贝斯的公墓见了面,伊薇负责在见面时保护杜利普不被埃尔斯沃斯等人伤害。最后,杜利普授意伊薇放过埃尔斯沃斯,同时也决定此后不再需要刺客们的帮助,他将独自一人继续争取印度独立的斗争。[58]

对查尔斯·达尔文的攻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圣殿骑士还盯上了查尔斯·达尔文,打算推翻他在伦敦所取得的科学研究上的成果。雅各布因为埃利奥特森而欠了达尔文的人情,于是刺客们为达尔文提供了帮助。他们夺回了被圣殿骑士偷走的柏林标本,[59]摧毁了圣殿骑士在威斯敏斯特的各个公园里散布的致幻气体罐。[60]圣殿骑士还试图通过报刊和海报诋毁达尔文的研究,刺客们撕毁了那些海报,还直接端掉了支持这场诋毁宣传的印刷店。[61]后来,圣殿骑士还绑架了达尔文,南丁格尔及时联系了刺客,让他们救出了达尔文,圣殿骑士的威胁这才告一段落。[62]

对卡尔·马克思的攻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因遭到国际工人协会成员西蒙的告发,卡尔·马克思受到警察限制,无法举行集会。于是,他联系了弗莱姐弟,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在弗莱姐弟的护送下,马克思得以联系自己的同志,讨论有关将来集会的事宜,而且还去见了西蒙。[63]之后,弗莱姐弟帮马克思证实,有一家工厂正在虐待工人。[64]马克思的朋友弗兰克·莫里斯从圣殿骑士处偷来了爆炸物,打算炸毁威斯敏斯特宫,以此为他过劳死的儿子报仇。刺客们阻止了他的行动,但也让圣殿骑士夺回了他们的爆炸物。[65]刺客们最后摧毁了圣殿骑士的这些爆炸物储备,但莫里斯还是因为试图取走一部分爆炸物实施计划而遇害。[66]马克思举行集会时,不断有寻衅滋事者想要引发骚动,但弗莱姐弟悄无声息地制止了他们,确保了集会的和平进行。事后,他们以不愿参与政治事件为由拒绝了马克思的邀请,结束了他们与马克思之间的合作关系。[67]

登场作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与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兄弟会
  2. 2.0 2.1 2.2 2.3 《刺客信条:辛迪加》
  3. 3.0 3.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马克斯韦尔·罗斯
  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暴徒帮
  5. 5.0 5.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马尔科姆·米尔纳
  6.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菲利普·图彭尼
  7. 7.0 7.1 《刺客信条:辛迪加》- 身份之谜
  8. 8.0 8.1 8.2 8.3 8.4 刺客信条:底层世界
  9. 9.0 9.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格林所在之处
  10. 10.0 10.1 《刺客信条:辛迪加》- 麻烦找索恩
  11. 11.0 11.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新闻自由
  1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抓住顽童
  13. 《刺客信条:辛迪加》- 艾伯兰,是吧
  14. 14.0 14.1 14.2 《刺客信条:辛迪加》- 帮派战争(白教堂)
  15. 《刺客信条:辛迪加》- 你好呀,加特林先生
  16. 《刺客信条:辛迪加》- 有线新闻
  17. 《刺客信条:辛迪加》- 突发新闻
  18. 《刺客信条:辛迪加》- 逃跑的箱子
  19. 《刺客信条:辛迪加》- 随耳即庆
  20. 《刺客信条:辛迪加》- 窗外有蓝天
  21. 《刺客信条:辛迪加》- 计划改变
  2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满满的一勺药水
  23. 《刺客信条:辛迪加》- 反物竞天择
  24. 《刺客信条:辛迪加》- 药水起源
  25. 《刺客信条:辛迪加》- 用药过量
  26. 《刺客信条:辛迪加》- 提灯女士
  27. 《刺客信条:辛迪加》- 友好竞争
  28. 《刺客信条:辛迪加》- 研究与开发
  29. 《刺客信条:辛迪加》- 适者生存
  30. 《刺客信条:辛迪加》- 终点站
  31. 《刺客信条:辛迪加》- 一个好契约
  32. 《刺客信条:辛迪加》- 喝茶时间
  33. 《刺客信条:辛迪加》- 不速之客
  34. 《刺客信条:辛迪加》- 阻止崩解的银行
  35. 《刺客信条:辛迪加》- 操弄政治
  36. 《刺客信条:辛迪加》- 保镖
  37. 《刺客信条:辛迪加》- 护送迪斯雷利夫人
  38. 《刺客信条:辛迪加》- 弹劾运动
  39. 《刺客信条:辛迪加》- 同床异梦
  40. 《刺客信条:辛迪加》- 三重盗窃
  41. 《刺客信条:辛迪加》- 乐趣与游戏
  4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最终幕
  43. 《刺客信条:辛迪加》- 双重威胁
  44. 《刺客信条:辛迪加》- 迷人装扮
  45. 《刺客信条:辛迪加》- 世族政治
  46. 《刺客信条:辛迪加》- 回忆夜晚
  47. 《刺客信条:辛迪加》- 行动代号:炸药船
  48. 《刺客信条:辛迪加》- 行动代号:火车头
  49. 《刺客信条:辛迪加》- 行动代号:为命而驶
  50. 《刺客信条:辛迪加》- 行动代号:威斯敏斯特宫
  51.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神枪手
  52.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情报被截
  53.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劫贫济富
  54.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像样的送行
  55.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脱离轨道
  56.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珠宝大劫案
  57.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睡魔
  58.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最终对决
  59. 《刺客信条:辛迪加》- 柏林样本
  60. 《刺客信条:辛迪加》- 恶毒事件
  61. 《刺客信条:辛迪加》- 讽刺画
  62. 《刺客信条:辛迪加》- 生存竞争
  63. 《刺客信条:辛迪加》- 猫捉老鼠
  64. 《刺客信条:辛迪加》- 烟硝尘上
  65. 《刺客信条:辛迪加》- 无政府主义者介入
  66. 《刺客信条:辛迪加》- 爆炸性结局
  67. 《刺客信条:辛迪加》- 公众舆论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