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Individuals.pngEraicon-Templars.png


图彭尼:“那些畜生只是在挥霍自己的积蓄而已,我们才是投资专家。没有我们的引导,任何东西都不会被建造或进步,也不会从这堆垃圾中跃升而起——未来无法被创造。他们已经得到跟他们自身等价的好处了。”
雅各布:“这是他们的城市,不是你的。”
图彭尼:“没有我们的投资,还能有什么城市。”
—图彭尼的遗言[来源]-[记忆]

菲利普·图彭尼(两便士)(Philip Twopenny) (1827 – 1868) 与托马斯·纽曼·亨特同为英格兰银行的董事长,前者亦是19世纪中叶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的一员。

化名普路托斯(Plutus),图彭尼定期策划银行抢劫案,以便贵重财物与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入圣殿骑士手中,为圣殿骑士团活动的开展提供资金保障。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年生活与事业兴起[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图彭尼出生于上流家庭,他是家中唯一的一个孩子。他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死于沉事故,而他父亲则从妻子和岳父那里继承了一家航运公司和毛里求斯的几亩甘蔗种植园。长大后,图彭尼依靠厚实的家业进入了查特豪斯公学,后来又进入牛津大学求学。[1]

不知何时,他代表保守党成为了下议院议员,同时也暗中加入了圣殿骑士。后来,图彭尼在最高大师克劳福德·斯塔瑞克的推荐下进入了英格兰银行,在时任行长托马斯·纽曼·亨特的手下做事。不过因为有教团做后盾,图彭尼在银行里的实际权力远在亨特之上。[1]

抢劫银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波尔,那个调查员的干涉迟早会弄死咱们。他今天在交易所里到处游荡,问了太多关于银行的问题。如果咱们的计划被他发现,那你可就摊上麻烦了,比丢掉工作更麻烦。”
―图彭尼给手下的一封信[来源]-[记忆]

凭着对银行内部运作模式的熟悉,图彭尼策划了一系列对不同分行的盗窃行为。每次季度财务结算时,他的手下都会大摇大摆地闯入银行金库偷钱,并运至图彭尼的仓库周转。不断的盗窃案最终使苏格兰场探长弗雷德里克·艾伯兰有所警觉,他着手调查案件,却引来图彭尼的不满。[​2]​


图彭尼被刺杀前

图彭尼很快便吩咐他的手下解决艾伯兰,自己则策划了又一次盗窃。当他的手下忙着运钱时,图彭尼在金库里四处打量,看中了一副油画并决定一并偷走。就在此时,早已躲在油画后的刺客雅各布·弗莱库克力弯刀割破画布,冲出刺杀了图彭尼。临死前,图彭尼宣称只有圣殿骑士懂得如何正确投资并驱使民众前进。[​2]​

随着同伙的纷纷落网,图彭尼的死讯借报纸的广泛报道飞速传开,造成民众对本国货币失去信心。再加之印钞板的失窃,一系列的骚乱最终引发了通货膨胀。所幸伊薇·弗莱最终追回了印钞板,送回了英格兰银行,重塑了民众对经济的信心。

琐闻趣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与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