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Individuals.pngEraicon-OotA.png


芙凯(Fulke,死于约875年),代号“魂之器”(the Instrument,简中翻译为工具),是一名上古维序者佛兰德人成员,担任遗物看守者分部的学识者

生平[]

早年[]

芙凯母亲是渔妇,她也在一个蓬勃发展、长于贸易的社区中长大。芙凯听到路过商人的谈话,其内容源于商人们在波罗的海的旅途。从这些谈话内容出发,芙凯就梦想能拥有一次漫长的冒险。她在自学阅读时,阅遍能找到的资料,也因此积累了某些见闻和观点。[1]

在自学的过程中,芙凯也偶然发现了一些伊述遗物,并满怀热情对它们进行追寻。维序者注意到了这个女生,予她教团一席之位。尽管芙凯有自己的信仰,但她富有才能,这也让她很快从圣骑士晋升到了学识者。然而由于不明原因,她保留了圣骑士称号。[1]

圣骑士之石[]

寻求结盟的维京盾女艾沃尔兰蒂芙谈及与牛津郡表态的事务,而西格德和巴辛姆之前便在此意图扶植乡绅家臣吉德里奇成为该郡方伯[2]同意此行的艾沃尔将她的长船驶到此处。找到西格德和巴辛姆后,艾沃尔计划营救被伊德温夫人手下抓住的吉德里奇。伊德温夫人背后还有韦塞克斯阿尔弗雷德大王的支持。在救出吉德里奇后,艾沃尔和同伴被请求救出那些乡绅同伴们,而巴辛姆则要求找到“圣女”芙凯的下落。然而知道芙凯下落的霍尔特也被抓住等待处决。艾沃尔等赶往莉娅别墅驻防地营救乡绅,并询问芙凯的事情。西格德说此人是长于预言和秘密知识的圣女。艾沃尔等人救出了乡绅们并被霍尔特告知芙凯以及被伊德温夫人抓住。艾沃尔向吉德里奇汇报后,同意去切断伊德温的补给,并围攻她的要塞。[2]

芙凯被艾沃尔、巴辛姆和西格德救出

回到林福达,艾沃尔与西格德会合,并从西格德那得知芙凯被囚禁在圣奥本斯修道院[3] 她同意去救芙凯。来到修道院后,艾沃尔奋力冲了进去,试图找到关押芙凯的修道院地窖。找到芙凯后,艾沃尔和她的同伴发现了一个看守她的修士。艾沃尔设法从修士那拿到牢房的钥匙,将芙凯释放。在芙凯的带领下,艾沃尔和她的同伴来到了一个农场。[3]

在农场里,芙凯谈到了一件叫做传说之石的古物,它是被维京人拉格纳·洛斯布鲁克带到英格兰的。西格德坚称这块石头会揭示他的神性本质,艾沃尔却不以为然,认为当务之急应该是与尽可能多的英格兰领主结盟。两人于是争吵起来,芙凯让他们自行解决争端,同时保证,这块石头正在由她的一个侍僧妥善保管。艾沃尔勉强同意前往,在芙凯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埃文休高塔[4] 芙凯入塔寻找侍僧,但侍僧保罗被发现已经死亡,他的避难所也被洗劫一空。芙凯猜测是伊德温夫人偷了她的石头。塔外,伊德温夫人包围了这群人,并提出了一个交易,用石头换吉德里奇的头。西格德接受了条件,艾沃尔大为震惊,断然拒绝了兄长的提议,并向伊德温开战。击退伊德温的手下后,艾沃尔提醒西格德要谨记他的誓言,西格德则不置可否,与赞成他的巴辛姆转身离开。随后芙凯与艾沃尔谈起了削弱伊德温物资和口粮的策略。[5]

在芙凯的建议下,艾沃尔随她来到伊阿顿谷仓,准备阻断伊德温的辎重供应。芙凯试图抢先买下商人的商品,但伊德温是个大客户,商人不愿放弃。艾沃尔设法说服了商人,从他那里拿走了补给。从这里开始,芙凯和艾沃尔制定起一个计划,当伊德温的援军走到大道附近时,她们会用油罐伏击,将他们活活烧死。计划成功后,艾沃尔和芙凯谈到了西格德关于自己是伊述人后裔的宣称。艾沃尔想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话题随后被集中到对吉德里奇的援助上。芙凯表示,待她为她们杀死的人祈祷完毕,她就会加入艾沃尔的阵营。[5]

回到吉德里奇处,艾沃尔开始设法削弱克内贝雷堡的防御。[6] 摧毁他们的油锅和弩炮后,艾沃尔向吉德里奇复命,芙凯、巴辛姆和西格德也赶来了。尽管气氛紧张,艾沃尔还是同意开始进攻。[7] 几人打开了被封锁的通道,向伊德温进发。打败伊德温后,艾沃尔、芙凯、西格德和巴辛姆进入修道院,找到了传说之石。在试图破译这块石头之前,阿尔弗雷德国王来到了这里,西格德希望以谈判代替战斗。

芙凯背叛了艾沃尔、巴辛姆和西格德

阿尔弗雷德国王同意与西格德对谈。谈判即将结束,为了表示退兵的诚意,双方开始交换人质。此时,芙凯却突然进帐将两人打断。作为国王忠诚的圣骑士,芙凯公然背叛了西格德和艾沃尔。她提议让西格德自己担当人质,并说这么做是因西格德自称为神,有着非常深远的异教影响。无可奈何之下,西格德接受了自己的处境,作为人质留在阿尔弗雷德的大营。芙凯又悄悄要求阿尔弗雷德将西格德交给她处理,阿尔弗雷德准许了。众人离开后,巴辛姆告诉艾沃尔,他将密切关注他们的动向。艾沃尔则回到雷文斯索普,向兰蒂芙报告。[8] 在艾沃尔赶路时的同时,芙凯往雷文斯索普寄去一封信件,被兰蒂芙收到。信中大体说,西格德正在由她看护,他是真神在凡间的化身,是教团所追求的巅峰之作。在信的结尾,芙凯承认自己是教团的一员,代号为“工具”。厌恶之余,艾沃尔让兰蒂芙留意巴辛姆的来信,以获取芙凯的下落。[8]

上古之器[]

结盟活动进行了一段时间后,艾沃尔向兰蒂芙问起了肯特郡的宣衷情况。兰蒂芙说,西格德仍然去向不明,不过巴辛姆已经追踪芙凯到了这个地区,距找到西格德恐怕也就不远了。艾沃尔于是下定决心与肯特郡结盟,但氏族成员戴格提出质疑,认为她对家园缺乏足够的关心和照顾。尽管如此,艾沃尔还是排除阻碍,前往肯特郡与巴辛姆会面。[9] 巴辛姆事先为她联系好了盟友——修道院院长齐尼伯特,他承诺会带艾沃尔与芙凯会面,只要艾沃尔能找到国王的使者,把肯特郡新领主的名字带回来给他。经过一番调搜索和跋涉,艾沃尔截下了信使,得到了下一个领主的名字:泰德蒙德

艾沃尔赶往福克斯通向齐尼伯特复命。齐尼伯特希望用计获取泰德蒙德的青睐,好为自己谋求政治利益。于是艾沃尔和巴辛姆策划了一起假的绑架案,让齐尼伯特扮演“营救者”,以请赏邀功。[10] 然而这一计划被泰德蒙德的替身打乱了,众人只好策划直取泰德蒙德所在的鲁切斯特堡[10] 第二天早晨,众人发起了围攻,艾沃尔最终活捉了泰德蒙德。[11] 他被艾沃尔和巴辛姆押着来到堡垒大门前,与赶来“营救”的齐尼伯特会面。然而双方还未谈妥,泰德蒙德就服毒自尽了。不过艾沃尔并没有因此放弃,她仍然向齐尼伯特索要芙凯。齐尼伯特同意了,只是要求给他一天时间来处理他的事务。[11]

芙凯伏击了艾沃尔和巴辛姆

回到修道院后,艾沃尔见到了巴辛姆,后者跟踪齐尼伯特至此,但在路上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修士和仆从,修道院里也静得十分异常。两位勇士都很谨慎,他们来到齐尼伯特的会客厅,发现芙凯正在等待他们,旁边是刚刚被她杀死的齐尼伯特。[12] 双方立刻对峙起来。芙凯不愿放弃西格德,并表示西格德身上蕴藏着远古神灵的力量,他是教团达成其目标所必需的人选。离开会客厅时,芙凯命令手下杀死艾沃尔二人,然后把他们的尸体带到坎特伯雷。逃过伏击后,巴辛姆和艾沃尔小心翼翼地前往坎特伯雷营救西格德。两位勇士潜入坎特伯雷大教堂,击退了士兵。随后在大教堂下面的一扇红门前,艾沃尔发现了一个黑暗的房间,周围爬满了老鼠,还有一张血淋淋的刑椅。在椅子上面,艾沃尔看到一个盒子,里面装着西格德的断臂。她怒吼一声,把巴辛姆吸引了过来;后者倒是发现了一些情报,称苏塞克斯有教团练兵的堡垒。两人最终锁定了波切斯特,那可能就是关押西格德的地方。艾沃尔十分难过,表示她需要先回趟家,把这个坏消息带给她的氏族。巴辛姆则愿意留下来,继续调查波切斯特。[12]

波切斯特围城战及死亡[]

一段时间后,艾沃尔决定向苏塞克斯进发,救出西格德。她首先前往克罗茵登与巴辛姆会面。[13] 她在那里见到了丹族领主古思伦,还有她之前在伦敦认识的盟友埃克斯托维。在正式进攻波切斯特前,艾沃尔请缨剔除了芙凯藏在附近树林里的斥候。然而在她向古思伦复命的时候,芙凯的援军却突然杀向了他们的大营。一名精锐武士击杀了艾沃尔的朋友布罗瑟,愤怒的艾沃尔即刻冲上前去,结果了这名武士。[13]

成功撤离后,艾沃尔与古思伦谈起了下一阶段的工作。盟友乌巴·拉格纳森索玛姗姗来迟,众人一起商议了如何削弱芙凯的物资和兵员,并设法建立一个新的营地。在拔除萨克森前线营地[14] ,焚烧粮仓[15] 和补给房[16] ,消灭敌军船只和士兵后[17] ,艾沃尔敲定了她对芙凯的围攻计划。

芙凯在波特斯特等待

开始围攻前,艾沃尔和她的盟友们讨论了当前的形势。索玛通知艾沃尔,芙凯已经从温切斯特叫来了援军。进攻前夕,艾沃尔与索玛和乌巴一起来到波切斯特堡的正门,芙凯站在塔楼上迎接他们。激烈的交锋先从言语开始,芙凯嘲弄艾沃尔,让她循着西格德的尖叫来找到他。艾沃尔则随即回到盟军集合处,下令向堡垒发起总攻。众人冲破堡垒大门,吊起铁闸,摧毁围墙,令艾沃尔成功进抵达堡垒内缘。她仔细寻找西格德的踪迹,但找到的只有一张血淋淋的刑罚椅。这时芙凯再次出现,在艾沃尔的注视下跑进了堡垒中心的教堂。[18]

艾沃尔和巴辛姆冲进教堂,只见被折磨到几近昏厥的西格德躺在祷告台前。芙凯伏在祷告台上,说她已经尽力帮助西格德,剩下的就全靠艾沃尔了。撂下这番话后,她打开临近地板上的暗门,从地下通道逃走了。巴辛姆让艾沃尔尽快去追芙凯,他则留下负责照顾西格德。跟着芙凯的踪迹,艾沃尔最终来到了一间阴暗的密室,芙凯在其中等待着她。艾沃尔对她的隐秘行为感到不齿,芙凯却坦然说道,其实她们都在黑暗之中,而她们追求光明的过程会让她们更加接近神明。艾沃尔不想听这些,她让芙凯省去胡言乱语,直接开始战斗。战斗过程中,芙凯再次逃跑,却被艾沃尔的盟军遇到,陷入了包围。艾沃尔大喊谁也不许碰她,并直截了当地说,要将芙凯留给她来处置。[18]

芙凯的最后一战

芙凯意识到这就是她的末日。她说她已经开启了西格德的心智,使他洞察到了自己命运的真相,仅凭这一点她就赢了。随后,她从地上拔起一个巨大的十字架,然后对艾沃尔说,如果她注定要死,艾沃尔就必须为她陪葬。鲜血淋漓的芙凯开始了与艾沃尔的最后一搏。然而艾沃尔在战斗中制服了她,杀死了这名教团顶尖的学识者。她死后,艾沃尔搜出了她的维序者吊坠一张字条,上面有与教团首领学识之主相关的线索。线索表明,“工具”必须始终遵循“主父”的命令,而非她自己的命令。艾沃尔完成了她所要做的事情,在芙凯的援军到来之前,与她的盟友离开了。途中,艾沃尔还击退了一些增援部队,让西格德和巴辛姆得以逃脱。[18] 一切结束后,艾沃尔回到家园,向兰蒂芙报告了这些事情。[19]

信仰之城[]

在结盟温彻斯特期间,艾沃尔与阿尔弗雷德国王达成协议,帮助他摆脱教团的威胁。在刺杀了“祭祀刀”伊勒菲斯后,艾沃尔调查了伊勒菲斯的住所,却发现了一座隐藏的密特拉神庙。艾沃尔在神庙里发现了一封已故的芙凯写给教团的信。芙凯在信中说,她已经发现了阿尔弗雷德与敌人——可怜的基督战士间的联系,并下令将阿尔弗雷德烧为灰烬。然而在执行刺杀行动之前,芙凯就已被艾沃尔击杀。[20]

幕后[]

芙凯首次出现在刺客信条:英灵殿 中,她的声优是法国女演员盖亚·维斯

琐闻[]

  • 芙凯是想要并计划杀死阿尔弗雷德国王的四名教团成员之一,其他三位分别是“祭祀刀”、“绞刑架”“羽毛笔”
  • 无论是在芙凯死前还是死后,都可以在温彻斯特地下的密特拉神庙中找到她写的信。她因阿尔弗雷德背叛了教团而下令将他烧为灰烬。但她并没有加入其他三位刺驾者的行列,这很可能是因为她忙着研究西格德的圣者体质。
  • 出于未知原因,芙凯称自己是唯一的“遗迹守望者”成员,有别于其他任何分支。
  • 芙凯的头衔“工具(Instrument)”与“第一文明的仆从(Instruments of the First Will)”形成了巧妙的呼应,后者是一个试图复活伊述人朱诺,恢复人类作为造物主之下的奴隶地位的秘密组织。

图片[]

登场作品[]

参考与来源[]

  1. 1.0 1.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Breaking the Order
  2. 2.0 2.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Brewing Rebellion
  3. 3.0 3.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Pilgrimage to St. Albanes
  4.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Blood from a Stone
  5. 5.0 5.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Fiery Ambush
  6.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Ringing Cyne Belle
  7.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The Saga Stone
  8. 8.0 8.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Reporting on Oxenefordscire
  9.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The Abbot's Gambit
  10. 10.0 10.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Puppets and Prisoners
  11. 11.0 11.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The Man Behind the Man
  12. 12.0 12.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A Bloody Welcome
  13. 13.0 13.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Reaver of the South
  14.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Arrive Unexpected
  15.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Let Them Eat Ashes
  16.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Scorched Earth
  17.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Severing the Lines
  18. 18.0 18.1 18.2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Storming the Walls
  19.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Reporting on Suthsexe
  20.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Impaling the Seax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