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Individuals.png


PL ArtisanHQ.png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刺客信条:英灵殿》《刺客信条:英灵殿 - 盖尔蒙德之章》《德鲁伊之怒》与《围攻巴黎》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PL ConnoisseurHQ.png 图片在哪呢?

本条目缺少合适的影像资料,需要更多或更高质量的视频或图片进行建设和完善。诚意感谢您为刺客信条维基提供帮助,为本页面上传合适的图片

“我不要做他人的棋子,任人摆布。我的命运由我自己做主。”
―872年,艾沃尔·瓦林斯多蒂尔[来源]-[记忆]

艾沃尔·瓦林斯多蒂尔(卢恩文字:ᛅᛁᚢᛅᚱ,英语:Eivor Varinsdottir,直译为瓦林之女艾沃尔,出生于847年),也被称为“狼吻者”(Wolf-Kissed),是一位来自挪威维京盾女,在九世纪后期参与了对抗阿尔弗雷德大帝的战斗与劫掠英格兰的行动。[3]她还拥有一把袖剑,能够用来同盎格鲁-撒克逊人作战。 [4] 她还恰好是伊述人奥丁的转世,后者是日耳曼及北欧神话中的阿萨神族领袖。同时,她也是渡鸦氏族领主

艾沃尔生于海厄波尔,这是一个效忠于渡鸦氏族佛恩伯格之王斯蒂比约恩的一个村庄。她的母亲是罗斯塔,父亲是瓦林。艾沃尔在父母死于狼氏族的科约特维之手后被斯蒂比约恩家族收养。她和斯蒂比约恩之子西格德一同长大,并在青年时期一直试图杀死科约特维,为父母复仇。

兄长西格德回到挪威后,艾沃尔见到了无形者巴辛姆海什木,并被赠予了一把袖剑,艾沃尔用其在战斗中杀敌。在“智者”古索姆的帮助下,艾沃尔杀死科约特维,并占领了后者的土地。在斯蒂比约恩割让他的王国给哈拉尔德后,艾沃尔决定和渡鸦氏族的多数人跟随西格德前往英格兰。

艾沃尔与西格德在莱斯特郡定居,并建立起了居民地雷文斯索普,随后艾沃尔花了几年时间建造居民地并与英格兰的其他地区建交。在大司教韦赛克斯国王阿尔弗雷德的秘密帮助和海什木的帮助下,她成功使英格兰摆脱了上古维序者教团的控制,后者间接导致了圣殿骑士团的形成。

在一系列事件发生后,艾沃尔受表亲巴里德的邀请前往都柏林,并通过同最近加冕的爱尔兰至高王弗兰结盟,来帮助巴里德巩固其政权。同时她与一个德鲁伊邪教组织,达努之子对抗,后者试图防止诺斯基督信仰取代自身信仰。

消灭达努之子的几年后,艾沃尔同罗洛参与了第二次维京劫掠:巴黎围攻

人物生平[]

早年生活[]

约公元847年,艾沃尔出生于吕加菲尔克的一个名叫海厄波尔的小村落。她的母亲是罗斯塔,父亲是瓦林。在她的童年时期,艾沃尔不小心将墨水泼在了父亲瓦林的宝座上,这让她的父亲很是生气。 她还喜欢坐在长屋的壁炉旁,听着母亲的声音。[5]

在855年,8岁的艾沃尔很喜欢母亲教会她的叠石。她的父母经常和艾沃尔分享叠石的故事,艾沃尔出于好奇心很喜欢听这些故事。在国王斯蒂比约恩到访之前的一日,艾沃尔的母亲告诉她西格德会陪伴她,但艾沃尔对此漫不经心。西格德会偷取她的石头,叫她“巨魔牙”,这经常会激怒这位小小勇士[6]

艾沃尔目睹父母的死亡

那天晚上,她参加了父亲为了向佛恩伯格国王斯蒂比约恩·西格瓦尔迪森表示敬意而在海厄波尔组织的一场盛宴,在那里她与父母及氏族宣誓效忠国王。在父母要求下,艾沃尔赠予国王斯蒂比约恩臂环作为礼物,然而在盛宴即将结束时,村落被“残暴者”科约特维突袭。艾沃尔亲眼看见父亲瓦林放下了斧头,只因科约特维宣称只要他自愿赴死就可以保全家人与氏族的性命,这导致了他自己与妻子罗斯塔双双身亡。[7]

艾沃尔得到了她标志性的狼吻

科约特维随即毁约,命令手下杀光剩余的村人。艾沃尔被斯蒂比约恩之子西格德所救,然而她因科约特维手下的一个劫掠者的偷袭而落马,西格德被迫与艾沃尔分离后设法坐在马背上清理了附近村落地区的敌人。艾沃尔从悬崖上重重跌落后发现自己落在冰冻的湖面中心,这时一匹盯上了她并把她视为猎物。在艾沃尔爬向一把落在湖面上的斧子时,这匹狼突然袭击了她,最终一口咬在她的颈间,这令她产生幻觉看见了奥丁的部分记忆,同时大声痛呼,声音引来了两只渡鸦。在这两只渡鸦使狼分心时,艾沃尔趁机拿起斧子劈向狼头了结了它。[7] 经历了这次事件,艾沃尔开始以“狼吻者”之名为人所知,后来她被斯蒂比约恩收养,他把艾沃尔当做自己的孩子来抚养。[8]

在袭击后的一段时间,艾沃尔开始怨恨他父亲的软弱,认为他会被别人影响而改变自己的信念。当艾沃尔独自在一个悬崖边叠石,放空自己的头脑时,西格德尽自己的全力去安慰艾沃尔。他告诉艾沃尔她会被斯蒂比约恩收养,并会抚养艾沃尔和自己一起长大。艾沃尔在她的新哥哥的肩膀中哭泣,西格德也把艾沃尔领回了家。[6]

艾沃尔从那时起被称为狼吻者,[9]也正是从这时他在脑海中开始听到奥丁的声音, 尽管她没意识到这一点。[6]

与盖尔蒙相遇[]

在约867年,即父母去世11年后,艾沃尔陪同国王斯蒂比约恩阿瓦斯尼斯约尔·哈夫森会面。当两位国王在讨论北部不断增长的威胁,即“金发王”哈拉尔德时,艾沃尔结识了约尔的小儿子盖尔蒙德·海拉海德。与艾沃尔有关哲学与生存现实的讨论给予了这个小男孩一些智慧箴言。[10]

在吕加菲克的劫掠[]

艾沃尔将罗斯科的双腿拦膝砍断

870年左右,艾沃尔与族亲戴格托拉一同目睹了科约特维对吕加菲尔克一座村庄的劫掠,而这座村庄就在斯蒂比约恩领地的边境处。艾沃尔认为这是一个能让自己在被收养氏族的村庄中大受青睐的机会,于是不顾戴格更为慎重的建议,直冲战场阻挡劫掠者。艾沃尔在战斗中遇到了一名叫做罗斯科的劫掠者,此人嘲讽了她父亲懦夫般的死亡。而艾沃尔斩断了他的双脚以回应,并拒绝予他最后一击,剥夺了他以战士身份死去进入瓦尔哈拉的权利。艾沃尔边骂边战,赶去帮助被劫掠者塔拉斯逼入绝境的戴格。[11]

艾沃尔为斯蒂比约恩献上古尔

激战结束后,艾沃尔来到村长处,以义父之名占领了此地。长老被激怒了,他觉得斯蒂比约恩和科约特维是一丘之貉,试图攻击艾沃尔,但长还没挥出自己就倒在了艾沃尔剑下。艾沃尔称村长是作为一名战士死去的,要求剩下的村民们臣服。艾沃尔回去那名被断双腿劫掠者之处查看,只见空留血迹,人已不见。她搜索时发现一栋屋内有声音,进去调查时却被一位身着长袍、纹身遍布、颈戴项圈的苍白女人袭击。艾沃尔轻而易举避开了攻击,审视着这位她将其视作奴隶吟唱诗人的女人。女人说自己叫古尔,是科约特维的奴隶,还说自己是命运三女神、索克瓦贝克、萨迦和伊敦秘宝的奴隶。她称艾沃尔为“屠狼者”,求她将自己带上。艾沃尔认为这女人虽然疯但聪明敏锐,于是决定将她带回斯塔万格交给义父斯蒂比约恩王。他们归来的时候,艾沃尔的满心期待就被现实敲碎,斯蒂比约恩痛斥艾沃尔将古尔捉回来的行为,说这引起了科约特维的愤怒。[11]

吠肯斯塔费尔遭伏[]

艾沃尔听从了古尔的言语,并要托拉保密

不久之后,艾沃尔在与托拉训练时,发泄了她在义父那儿受辱的沮丧,因为斯蒂比约恩王拒绝了她献上的奴隶古尔。古尔听到艾沃尔想要证明自己的愿望,于是称她可以带着艾沃尔找到奖赏和宝藏,就和她之前给科约特维的一样。她称艾沃尔并没有像科约特维那样对她横施虐待,所以她说会带艾沃尔找到阿萨神族的宝藏。托拉表示怀疑,但艾沃尔欣然应允,这让托拉不爽。艾沃尔要她对此事保密,然后跟着古尔前往了吠肯斯塔费尔山巅。[12]

艾沃尔被古尔背刺

艾沃尔跟着古尔的指引攀爬,并在古尔跌落时拉住了她,之后古尔将她称为朋友,艾沃尔也放下戒心跟她打诨。不久后,他们来到了海姆达尔的破败神殿,艾沃尔进去后发现这里早就被洗劫一空,然后很快就发现了狼氏族的人,其头目是比亚克·布罗塞德。艾沃尔还没反应,古尔就大声表明了将艾沃尔引诱至此献给科约特维的意图。艾沃尔挡住了大部分攻击,怎奈古尔一个背刺,艾沃尔吃伤趴倒在地。但她但口中仍不认输,以斯蒂比约恩王的名义说着逞强的话语。比亚克听罢大笑,点出此刻斯蒂比约恩应当死在了氏族对斯塔万格的突袭之中。[12]

海姆达尔的宝藏[]

艾沃尔正在处置比亚克

利用完古尔后,比亚克便一把将她推开。古尔的头磕在石柱上,血流不止。艾沃尔看到这一场面,不乏嘲弄地对比亚克说,如果古尔死了,她就永远不能带路去找宝藏了。比亚克却毫不在意,仍拽着古尔的头发,向她发出威胁。古尔哭喊道:"国王(指科约特维)想要的东西在希敏约格,就是海姆达尔居住的地方"。比亚克受够了她的胡言乱语,又把她摔在地上。艾沃尔则趁机向比亚克扑去,试图救下古尔。她对背叛者的保护让比亚克感到一丝惊讶,但他还是轻易地将她甩了出去。朝着洞口的方向,艾沃尔翻滚着,直至整个身子探出崖边,只剩一只手死死地攀着崖壁。此刻神庙地基突然晃动,吓坏了比亚克和同样来自狼氏族的厄兰。当他们的注意力被转移时,艾沃尔悄悄翻上悬崖,一剑刺穿了比亚克的后脑勺,旋即转身与厄兰战斗。[13]

艾沃尔和厄兰看到了海姆达尔的宝藏

然而艾沃尔仍然身体很虚弱,被厄兰打倒在地。正当这时,她看到旁边的墙上画着希敏约格的景象。她想起了古尔的狂言,于是一脚踢碎画壁。那后面正是海姆达尔的宝藏,一座由金币和各种宝物堆砌而成的小山。在小山的中央,是一个安放着伊甸苹果的基座。艾沃尔伸手欲拿,却又被厄兰推翻在地。厄兰大喊宝藏属于科约特维,艾沃尔则嘲弄似的回应,自己可连科约特维的影都没见到。她把厄兰从宝物堆上踢下来,后者的身躯砸破神庙的地板,与其他狼氏族成员一起摔下了山崖。古尔抓起伊甸苹果,泰然地站在摇摇欲坠的神庙边缘,丝毫不见以往畏缩的形象。艾沃尔命令她回来,然而古尔的回应是:"这并不是我的名字,这也不是我的生活。”她一把扯掉自己的奴隶项圈,露出了脖子上的印记[13]

艾沃尔试图营救古尔

艾沃尔仍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古尔在说些什么。她要古尔交出秘宝和她自己,这些是理应属于斯蒂比约恩的财宝,但古尔拒绝成为任何人的所有物。艾沃尔不甘心,挥舞着利剑向古尔冲去。古尔则发动了苹果的力量,令艾沃尔的身体有如铅注,动弹不得。神庙的其他部分继续在她们周围崩塌,艾沃尔恳求古尔把她从禁锢状态中释放出来,否则她们都难逃一死。[13]

古尔并不怕死,可是在地基巨大的震颤下,她还是失手弄掉了苹果。艾沃尔随即恢复自由,意识到苹果力量的她现在也想夺得苹果,并将它献给义父。古尔则说艾沃尔什么都不知道,警示这个世界并不像表面那样。两人在地板彻底碎裂时仍未争出结果。艾沃尔提出她们不能再继续缠斗下去,伸出手让古尔把苹果给她,但古尔拒绝将苹果让给斯蒂比约恩,并提起比亚克所说的斯塔万格遭受攻击的事情。她质问艾沃尔是否会抛弃收留她并抚养她的人,在这脆弱不堪的木架上,任何争抢苹果的企图都会使两人丧命。古尔给了艾沃尔两个选择:"为荣誉而赌上一切,或者拯救你的人民"。艾沃尔选择了后者,留古尔在废墟中,听候她的天命。[13]

艾沃尔回佛恩伯格还是迟了一些,没能救出她的朋友托拉,但她成功地为托拉报了仇,并保护了她的养父。斯蒂比约恩为艾沃尔没有再次让他失望而感到骄傲。当与狼氏族的战士们战斗时,艾沃尔激励戴格不要让托拉的死白费了。当被问及这段时间她在哪里时,她的回答是她做了一个选择:斯塔万格。[13]

反击行动[]

被洗劫一空的村庄

872年,科约特维袭击了一个处于斯蒂比约恩管辖下的村庄。由于西格德仍在旅行中,艾沃尔被指派领导反击行动,并把敌人赶回北方。当科约特维去洗劫另一个村庄时,艾沃尔带领一小队勇士袭击了科约特维的后防线,并击杀了看守三个瞭望塔的敌人,从而隐秘地行动。[14] 他们穿过村庄,并同狼氏族的敌人作战。[15] 在艾沃尔加入战场中心之前,他派遣一小队勇士爬上一座山的远端,来分散前线敌人的精力。他们从两面夹击了米德霍尔,杀死了科约特维的一个儿子,并收获了满满一箱黄金,但艾沃尔注意到箱中的卷轴不见了。[16]

他们追索着科约特维的踪迹到了山顶,[17] 突袭了科约特维和他的儿子戈姆藏身的小屋。艾沃尔与科约特维作战,同时她的伙伴与戈姆战斗。最终,戈姆脸上被重重地打了一拳,同时艾沃尔被科约特维砍伤了躯干,失去了行动能力。科约特维立即支援戈姆,并刺中了他对手的两肋。艾沃尔和她的伙伴都受了伤,科约特维幸灾乐祸地令戈姆拿走卷轴,并逃离小屋。虽然艾沃尔因为这次战败很生气,但她还是建议她的伙伴等待下一次遇到科约特维并复仇的机会。[18]

猎杀科约特维[]

被科约特维抓住的艾沃尔

872年,艾沃尔与船员追击科约特维来到吕加菲尔克西部。结果艾沃尔自己被科约特维等人抓住,而船员不是被抓,就是走失在阿瓦斯尼斯,遭到乔特维部下的追杀。科约特维让部下准备把艾沃尔卖作奴隶,随后又对艾沃尔一阵嘲讽,还拿着自己十七年前杀死艾沃尔父亲的那把斧子在艾沃尔面前耀武扬威。结果,片刻之后,艾沃尔奋起解决了周围看守自己的人,解开了镣铐,还找到了同样顺利脱身的戴格。戴格奔往海边夺回长船的同时,艾沃尔一路赶往阿瓦斯尼斯的营地。乔特维已经离开,留下部下里奇伍尔夫独自看守被抓的艾沃尔船员。结果里奇伍尔夫被艾沃尔杀死,那些船员也重获了自由。取回父亲的斧子之后,艾沃尔眼前出现了幻觉。她看见一位身披斗篷的老人与一头狼出现在她面前。被唤回现实后,她与船员合力消灭了残余的乔特维部下,一路赶到长船旁边。夺回长船后,他们立刻启航,回到了位于佛恩伯格的家园。上岸后,西格德的妻子兰蒂芙欢迎了艾沃尔的归来,还向她转告了斯蒂比约恩对艾沃尔袭击科约特维一举的不悦。艾沃尔还得知,西格德在出航游历大陆两年后,即将返回家乡。[19]

艾沃尔准备反抗瓦尔卡的预言

为了理解自己之前看到的古怪幻觉,艾沃尔造访了当地的先知瓦尔卡。走进先知小屋后,艾沃尔一眼就看到了瓦尔卡的母亲——斯瓦拉。她坐在一旁,已然神志不清。艾沃尔问起斯瓦拉身体状况时,瓦尔卡表示她估计很难熬过这个冬天。随后,瓦尔卡为艾沃尔熬好了药剂,让她喝下。艾沃尔旋即躺倒在地,再度陷入幻觉状态。她睁开双眼,本以为瓦尔卡的药剂没有奏效,走出小屋后却看见兄长的背影。她喊着兄长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答,只是看到西格德朝着山间一步步走去。她听见诺伦三女神中的诗寇蒂乌尔德将她唤作“陛下(Havi)”。一路跟着西格德走去,艾沃尔先是见到了之前幻觉中出现的那匹狼,随后又看见编织着命运的诺伦三女神,走到山上,又看到那匹狼守在一道门前。走进门后,西格德痛苦的惨叫声传来。艾沃尔顶着暴雪循着西格德的声音走上前去,在稍稍减弱的风雪中看见了失去右臂的西格德。她想上前拉住西格德,却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推回原地。随后,巨狼芬里尔从浓雾中现出身形,饥肠辘辘,蓄势待发。艾沃尔随即醒来,向瓦尔卡解释了自己梦中发生的事。瓦尔卡听后推测,这个梦可能意味着艾沃尔将在未来背叛西格德。艾沃尔大为震惊,不愿承认这一结论,带着更多没能得到解答的疑问离开了。[20]

艾沃尔被赠予袖剑

西格德终于结束了前往君士坦丁堡的长途旅行,回到了佛恩伯格。下船后,他向前来迎接他的艾沃尔介绍了无形者成员巴辛姆·伊本·伊沙克海什木,当天晚上又把一把袖剑作为旅行中准备的礼物送给了艾沃尔。但艾沃尔违背了无形者使用袖剑时必须隐藏袖剑的传统,将袖剑戴在了左前臂的外侧,引来了海什木的否定。他们四人接着走出屋外,艾沃尔用假人练习了她的新武器。练习结束后,巴辛姆和海什木便离开了,留下了她与西格德。艾沃尔听了她的哥哥关于征服英格兰,爱尔兰,或法兰西的宏伟计划。西格德接着提议直接与科约特维正面交锋,艾沃尔也十分同意。[21]

艾沃尔和西格德与哈拉尔德暂时结盟

艾沃尔在简短的袖剑训练,结束了与西格德的对话后便上床睡觉了。但她又梦到了瓦尔卡的预言,于是并没有睡好。她被村庄外的一阵声音吵醒,发现了科约特维的一名间谍正在逃跑。艾沃尔追上了间谍,在他逃脱之前击杀了他,并追踪他的足迹,又杀死了他的两名同僚。随后她回到了佛恩伯格,在港口发现了正与其父亲争吵的西格德,他认为应直接攻击科约特维的堡垒。艾沃尔告诉二人间谍已经渗透到了营地中,随后艾沃尔和同伴登上了长船,准备前往狼氏族的营地,诺特法。在出发之前,她的父亲留住了艾沃尔,并恳求她不要“把西格德卷入那股和她如影随形的风暴”。在成功地劫掠了诺特法之后,他们与哈拉尔德国王的叔叔,“智者”古索姆结盟,一前往攻打科约特维的堡垒。[22]

艾沃尔向科约特维发起霍尔姆决斗

艾沃尔前往弗洛里,与西格德和古索姆汇合,并制定攻打堡垒的战略计划。计划好后,艾沃尔见到了巴辛姆和海什木,并困惑地发现他们二人也跟了过来,在打一场不属于他们的仗。巴辛姆告诉了艾沃尔他们和科约特维所属的教团常年不断的争斗,海什木已经研究科约特维数个月,并把他当做自己的第一个刺杀目标。艾沃尔和哈拉尔德的部队接着前往科约特维堡垒所在之地阿格德。艾沃尔叫出科约特维,后者则站在城墙上挑衅她。接着艾沃尔向科约特维发起霍尔姆决斗,同他决一死战,并取回父亲的荣誉。科约特维一开始并没有装备武器,而后取出了他的两把战斧继续战斗。艾沃尔削弱他后,科约特维抓住了她,将她越过肩膀扔了出去,而他们二人都滑过崖边,掉入了一个小坑中。他们二人继续决斗,突然海什木跳过崖边,尝试刺杀科约特维。然而他并没有成功,因为科约特维看到了他并闪开,将他向墙丢去。艾沃尔担心她年轻的伙伴,大喊着继续和科约特维决斗,并最终打败了他。[23]

戈姆站在横梁上嘲笑艾沃尔

艾沃尔进入了尼福尔海姆记忆回廊,这是一个黑暗的无限空间,地面上都是积水,大雾笼罩了一切。背着微弱的光,水中长出了一片森林,而树上都是骷髅。最高大的树边站着奥丁,手中拿着长矛冈格尼尔,身披斗篷,脸被阴影遮住。艾沃尔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上前,想要看清楚奥丁。奥丁周围一片乌鸦鸣叫着起飞,而科约特维突然出现,嘲笑着将他杀死的艾沃尔。艾沃尔拿过奥丁的长矛,砰的一声将他的长矛砸向地面,同时科约特维被树根刺穿。他的嘴中飞出一只乌鸦,嘴中衔着一枚银质的上古维序者吊坠,掉落在了艾沃尔手中。幻境消去,艾沃尔重新站在了地面上。堡垒的城墙上,科约特维的儿子戈姆嘲笑着渡鸦氏族。即使在亲眼看到他父亲的死后,戈姆也拒绝投降。艾沃尔发起了对堡垒的全面进攻,并最终在一个神庙中抓到了戈姆。然而戈姆狡猾地没有和艾沃尔正面战斗,而是将整个神庙点起了大火。艾沃尔成功爬上了墙从屋顶逃出,但戈姆早就骑马逃走。西格德和艾沃尔接着去见了古索姆,叫他通知哈拉尔德他们的胜利。[23]

离开挪威[]

艾沃尔和生气的西格德与斯蒂比约恩对质

后来,哈拉尔德国王在阿里克斯塔德召开阿尔庭会议,许多诺斯氏族聚集在那里。艾沃尔乘长船抵达,上岸后前往酒馆寻找西格德。西格德正与巴辛姆对桌饮酒,而戈姆和两个狼氏族的成员则在酒馆的另一侧休息。艾沃尔走进来,瞪了戈姆那群人一眼,然后移到西格德的桌子旁,坐在他身边。西格德注意到艾沃尔对戈姆的恶劣情绪,暂时安抚了她一下。但当戈姆和他的族人离开时,艾沃尔还是向他投以严厉的目光。西格德离席后,艾沃尔向巴辛姆询问海什木的身体状况。这位年轻的学徒刚刚痊愈,但恐怕永远都无法完全恢复。巴辛姆接着向艾沃尔询问科约特维的吊坠,艾沃尔把它掏出来,在桌子上晃了晃。为表善意,巴辛姆向艾沃尔透露了戈姆的住处,并提示她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他的营地。艾沃尔遂与这位无形者同行,来到狼氏族驻扎的地方。她遵照巴辛姆的指示,戴上兜帽潜入此地,而后在一个小长屋里找到了戈姆。她的突然造访让戈姆大吃一惊。戈姆接着向她挑衅,她则开门见山,直接要求与戈姆决斗。剑拔弩张之际,哈拉尔德的两名士兵进来制止了他们。在士兵们的带领下,艾沃尔回到会议大厅。与西格德会合后,她与众人坐在一起,聆听哈拉尔德关于统一挪威计划的演讲。哈拉尔德向诸位征询意见,领主约尔和卢芙文娜站了出来,表示不愿生活在哈拉尔德的统治之下。他们选择离开挪威,将土地留给哈拉尔德。

戈姆腆着脸走上前去,试图向哈拉尔德效忠,但得到的只有一番奚落。因为戈姆败在艾沃尔手里,所以哈拉尔德向艾沃尔征询了处置戈姆的方式。最终,戈姆被判处流放。斯蒂比约恩随后屈膝,交出了他的土地和王衔。西格德站起来,愤怒地走到父亲面前,艾沃尔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在怒斥了斯蒂比约恩之后,西格德冲了出去。哈拉尔德表示他对艾沃尔很感兴趣,并问她是否愿意 "成为[他的]渡鸦之一"。然而艾沃尔的命运注定与西格德紧密相连,因此她拒绝了。宴会随后持续到晚上。[24]

艾沃尔向斯蒂比约恩承诺,将成为西格德坚定的锚

艾沃尔随后回到佛恩博格,那里已经挂满了哈拉尔德的彩旗。戴格对此不以为然,对艾沃尔说了一句关于他们新国王的冷笑话。她在去长屋的路上遇到了海什木,并与他交谈,询问他的健康状况。在整个佛恩博格,族人们都用低沉的声音表达着他们对哈拉尔德统治的不满。在长屋里,艾沃尔加入了以西格德为首的反对哈拉尔德的渡鸦部族的分裂团体。他们制定了一个计划,准备渡海前往英格兰。然而,由于没有资源,他们将不得不从头开始。艾沃尔和西格德反对将斯蒂比约恩的财富带走作为所谓公正的补偿。随着计划的启动,人群散去,每个人都收拾好自己需要的东西。艾沃尔看到了瓦尔卡,邀请她一同离开,但瓦尔卡说,她需要一直呆到她母亲去世才能和其他人会合。艾沃尔来到码头,遇到了西格德和选择离开的族人。这时,哈拉尔德的一艘长船驶来,船上载着斯蒂比约恩。他恳求他的儿子留下来,但西格德拒绝了,斯蒂比约恩只好祝福他们一路顺风,并告诉艾沃尔要成为西格德更为优秀的另一半[25]

定居英格兰[]

海上漂泊三周后,873年1月,艾沃尔和她的族人抵达了大不列颠的南部地区。她与西格德的长船先行,在前面开路。转进一条河后,维京船员们经过一座修道院,目睹了当地居民的洗礼仪式。众人对此议论纷纷,西格德则透露说,拉格纳之子已经占领了一块土地,他正计划与他们会面并结盟。之后,他们来到了河道的封锁处。艾沃尔杀死河畔营垒的守军,清除了封锁河道的锁链。西格德则指挥长船绕到营垒旁,将艾沃尔接走,继续前行。在后来的旅程中,他们看到了一个废弃的定居点。[26]

艾沃尔、西格德和戴格踏上异国的渡口

这个定居点正被一群撒克逊强盗占领,艾沃尔、西格德和戴格很快解决了他们。搜索营地时,三人发现了强盗的两个俘虏:中国商人颜丽和马倌罗万。两人透露,他们原本是要和拉格纳之子做生意的,但当他们上岸时,这里却早已被鸠占鹊巢。艾沃尔解开了绑缚他们的绳索,并邀请他们一起建设新的殖民地,两人欣然同意。这时,一声号角响起,预示着由兰蒂芙率领的其余长船的到来。艾沃尔和族人随后卸下了所有装备,并开始翻修毁坏的长屋。[27]

准备就绪,兰蒂芙向西格德和艾沃尔展示了联盟地图,并介绍了英格兰的四个王国。新定居点的名字也被决定了,即雷文斯索普(Ravensthorpe),渡鸦的村庄。氏族里的铁匠贡纳尔缴获了当地修道院的分布图,将它赠与艾沃尔以协助劫掠。拿到地图,艾沃尔突袭了剑桥郡梅德本莱斯特郡阿尔塞斯特修道院。随后艾沃尔回到定居点,用劫掠来的原材料为贡纳尔建造了一座锻造炉。

回到长屋时,艾沃尔无意中听到几个族人在和兰蒂芙说话,介绍周围的区域或 "郡"的情况。西格德则将长屋的其中一个房间送给艾沃尔,让她在这里休息、思考、存放武器。艾沃尔探索了自己的新住处,阅读了一些信件,然后离开长屋去马厩与西格德见面。就在抵达马厩的同时,艾沃尔看到了策马离开的巴辛姆。西格德解释说巴辛姆有一些事情要做,而他自己也要往北方去,与拉格纳之子会面。临行前,西格德让艾沃尔全权负责与英格兰各地势力结盟的事务,这一点让向来看不起艾沃尔的戴格很不满意。[28]

艾沃尔又被西格德委以发展定居点的任务。[29] 之后她来到长屋,与正在研究联盟地图的兰蒂芙商讨下一步计划。艾沃尔强调了结盟的必要性,并决定向剑桥郡进发,帮助那里的诺斯将领索玛和她的夏日大军。兰蒂芙还建议艾沃尔与海什木谈谈,因为他的情报可以帮氏族带来新的盟友。在她的建议下,艾沃尔为海什木建立了新的无形者据点[30]

支援剑桥郡[]

艾沃尔前往剑桥郡西北部的杜罗立普特,会见夏日大军的一些领导人。在那里,她见到了一位名叫玛格尼的指挥官。玛格尼告诉她剑桥郡已经被撒克逊人从内部攻破,并说索玛与她的军队现在正困在东北部的沼泽里,急需支援。于是艾沃尔和她的维京战士们乘长船赶到米德尔顿,消灭了驻守此地的敌军,与索玛会合。索玛告诉艾沃尔,对剑桥郡的伏击是由一个名叫魏格曼德的撒克逊人领导的,他后来被揭示为上古维序者的成员。[31]

艾沃尔成功解救了索玛的幕僚

艾沃尔点燃了米德尔顿的灯塔,并协助索玛找到了她的三个幕僚——毕尔娜加林利夫——他们都分散在沼泽地里。两人发现利夫和其他几个丹族人一起被盎格鲁-撒克逊士兵抓回了营地。她们在短时间内解决了抓他的人,让利夫得以被成功解救,回到索玛的驻扎点。毕尔娜是在格拉蒂安皇帝的庄园废墟里被发现的,她正据守在一间破屋里,与外面的盎撒士兵对峙。第三位的加林则困在一个废弃的沼泽小村庄的瞭望塔上,被出没在雾中的狼群包围。在找到并解救了这三个幕僚后,艾沃尔会到了米德尔顿的索玛营地。索玛向她承诺,如果她们能从魏格曼德手中夺回剑桥郡,她就会与渡鸦氏族结盟。[32]

艾沃尔为夺回剑桥郡吹响号角

艾沃尔与索玛的部族在剑桥西部的防御工事下重新集结,希望与魏格曼德谈判,然而魏格曼德拒绝向索玛投降。于是艾沃尔炸开了剑桥的西门,率领部众开始夺城。取得阶段性胜利后,艾沃尔和索玛前往剑桥的领主长屋寻找魏格曼德。但魏格曼德的副官却告诉她们,他早在交战之前就已经逃走了。清理完所有卫兵后,艾沃尔吹响了号角,正式宣布收复剑桥。她和索玛的部族进入长屋庆祝。酣饮一夜后,索玛叫醒了熟睡的艾沃尔,将她引入长屋的侧厅。侧厅里有一条地下通道,魏格曼德的奇兵就是从这里上来的。索玛告诉艾沃尔,这个地道只有她和她的三个幕僚知道,所以一定是他们中的一个人背叛了她。索玛请求艾沃尔通过寻找线索和审问三人来找出其中的叛徒。[33]

艾沃尔来到位于剑桥西部的支持魏格曼德的小镇厄宁斯通,与加林交谈。艾沃尔问加林他是如何加入索玛部族的,他回答道,自己曾沉湎于各种致幻品造出的幻象中,是索玛发现并解救了在沼泽地里过着浑浑噩噩生活的他。艾沃尔接着问他对毕尔娜和利夫有什么看法。加林告诉她,毕尔娜很鲁莽,利夫则很热情。随后,艾沃尔、加林和他的部众掠夺并烧毁了厄宁斯通。[34] 紧接着,艾沃尔前往剑桥东南部的瓦尔登镇去见利夫。利夫计划潜入该镇,刺杀一名支持魏格曼德的神父。艾沃尔问他是如何加入索玛部族的,他则回答,自己当初是作为夏日大军的一份子而加入她的。当古思伦前往韦塞克斯时,索玛自告奋勇成为了剑桥郡的领主,而利夫也想担当此职。他坦白道,如果自己真被委以重任,他就会以自己的想法治理该郡,而不会像索玛那样尽心听取幕僚的意见。随后,艾沃尔在利夫的帮助下刺杀了神父。[35] 最后要援助的是毕尔娜。在渡鸦堡,艾沃尔和毕尔娜准备消灭魏格曼德的残余部队。通过交谈,艾沃尔了解到毕尔娜正在暗恋索玛,但索玛却似乎无动于衷。在清理了渡鸦堡的魏格曼德势力后,艾沃尔和毕尔娜回到了剑桥。[36]

在剑桥的领主长屋前,艾沃尔和三位幕僚审问了一名盎格鲁-撒克逊士兵,后者在遭遇一番恐吓后供出了魏格曼德的所在地——伊利岛。士兵接着乞求上帝打倒丹族人,但在透露出更多信息之前,加林就用匕首捅杀了他。在领主长屋里,索玛让艾沃尔指认他们中间的叛徒。在进行彻底调查后,艾沃尔阐述了她对每个幕僚的看法。她曾前往乌特贝克营地和梅德本收集证据。一位目击者看到有人从城郊跑到河边,尽管他的脸被雾遮住了。她还发现了一封给撒克逊军队的信,命令他们不要攻击任何涂成黄色的船只,这是加林的船的颜色;在地道入口附近也有脚印,沾着黄色的涂料。综合以上证据,艾沃尔指认加林是叛徒。加林矢口否认,但索玛没有丝毫犹豫,一边咒骂一边割断了他的喉咙。毕尔娜和利夫将加林的尸体拖走,索玛则开始集结人手,计划向伊利岛发起攻击。[37]

艾沃尔拿着魏格曼德的维序者吊坠

在伊利岛的修道院附近,艾沃尔和索玛的部族为突袭做好了准备。她在索玛的协助下潜入修道院,找到了正在发表演讲的魏格曼德。而后,她从修道院的房梁上一跃而下,将袖剑插进了魏格曼德的脖子,一击毙命。来到另一个空间,艾沃尔看着魏格曼德的亡灵落荒而逃,穿过无数静止的士兵的幻影。她一步步向魏格曼德走去,魏格曼德则指着她,命令士兵发动攻击。然而这些幻影并没有动起来,艾沃尔只是轻轻一推,幻影就消失了。奥丁再一次从她的潜意识中出现,紧跟在她身后。两人步步紧逼,直到魏格曼德走到了阴魂大军的尽头,那里矗立着剑桥的大门。他停下脚步,盯着那巨大的木门,然后转身看向艾沃尔。奥丁对艾沃尔低声说着智慧的话语。随后艾沃尔走到魏格曼德身边,伸手抓住了他的维序者吊坠,使他的魂灵立刻化作雾气,最终消散一空。奥丁离开后,艾沃尔仍然在大门前停留了一会儿。随着魏格曼德遇刺,他的卫兵也被索玛一行清理干净。艾沃尔和索玛回到大营,与部众欢庆胜利。剑桥郡全境收复,艾沃尔开始补给长船,为返程做准备。等待期间,索玛送给艾沃尔一个臂环,承诺只要她有需要,自己的军队可以随时听从她的调遣。另外还有毕尔娜的事情,索玛婉拒了她的心意,而她也愿意就此与索玛作别,前往更适合她的地方——艾沃尔麾下。[38]

随着收复剑桥郡并与夏日大军结盟,艾沃尔回到了雷文斯索普的家中,向兰蒂芙报告。面对联盟地图,兰蒂芙称赞了艾沃尔的胜利。艾沃尔还分享了毕尔娜将作为战士加入他们部族的消息。随后她离开长屋,与刚抵达这里的毕尔娜交谈了一番。[39]

结盟拉格纳之子[]

几个月过去了,艾沃尔得知她的哥哥西格德已经抵达莱斯特郡麦西亚小镇雷普顿,与“无骨者”伊瓦尔乌巴·拉格纳森会面。他们是已故的拉格纳·洛斯布鲁克的两个儿子,计划推翻现任国王,扶持一个听命于他们的傀儡。艾沃尔和她的船员经由特伦特河前往雷普顿。抵达城郊后,她骑马走完了剩下的路程。[40]

爱尔兰之旅[]

879年,艾沃尔的表兄巴里德·马克依玛尔委托波斯商人阿扎尔给艾沃尔捎去信件,邀请她前往爱尔兰。在那里,她协助表兄获得了至高王弗兰·辛纳的青睐,并卷入了与达努之子的冲突。[41]

围攻巴黎[]

886年,当雷文斯索普正在欢庆初夏节时,艾沃尔接受了托卡·辛瑞多蒂尔的委托,前往西法兰克支援她的叔叔,艾尔格林氏族领主西格弗里德[42] 在维京大军围攻法兰克城市巴黎期间,艾沃尔潜入城中,结交了一些盟友,以帮助对抗“胖子”查理的军队。[43]

埋骨文兰[]

某时,艾沃尔返回文兰,最终埋骨于。此地也被称为圣布伦丹之地,位于现在的康科德附近。[5]

传承[]

2020年,蕾拉·哈桑通过其Animus HR-8.5重现了艾沃尔的记忆。她和她的刺客小队追踪一个神秘的音频文件,发现了艾沃尔最后的安息之地,提取了她的DNA。后来,蕾拉的肉体死在了世界树神殿,巴辛姆则被赫耳墨斯的权杖唤醒,在Animus中取代了蕾拉。巴辛姆打算利用Animus来揭开艾沃尔的秘密,并希望能找到他孩子的位置。在Animus里待了一段时间后,艾沃尔以幽灵的形象出现在巴辛姆面前,坐在火堆旁,微笑着向他点头,他也回敬给她一个微笑。[2]

由于艾沃尔DNA中嵌入的属于奥丁的DNA含量较高,基于奥丁的真实外表,Animus有时会将艾沃尔表现为男性。[2]

人物性格特征[]

艾沃尔是一个忠诚而自信的维京氏族领袖,不惜拼命保护自己的族人。她虽深爱自己的氏族,却常如独狼一般。实际上,因为要证明自身勇气的梦想,她选择自己背负一切任务与风险。作为勇猛战士的同时,艾沃尔很有头脑,作为一个精明的战略家,建立起了氏族与其他势力之间的合作关系。[44] 她在别人眼里是个顽固的独行侠,[45] 她还说过自己不喜欢惊喜。[46]

艾沃尔还有富有诗意的一面,有着极佳的口才,经常用类似于吟游诗句的方式描述事件。 尽管她对于海什木以及无形者组织表达了高度赞扬,但还是拒绝加入他们,因为这意味着使自己的胜利和荣耀归于寂静,这违背了她所遵循的民族传统。[47]

艾沃尔似乎拥有奥丁的部分人格和记忆片段,比如他们都明显蔑视狼,艾沃尔在格银西里尔发现奥丁的长矛冈格尼尔时能够直接认出。[48]

装备和技能[]

艾沃尔用连枷和闪光盾牌战斗

艾沃尔从小和西格德一起长大,学会了维京猛士的战斗方式。二十多岁时,艾沃尔已经能够熟练使用长矛钩斧丹族斧战锤链枷等多种武器。她常穿渡鸦氏族的护甲,能够轻松驾驭轻型与重型盾牌。依靠高超的战斗技巧,她可以轻而易举地击败多个敌人。[11]她能熟练地双持武器战斗,哪怕两把都是重武器也不在话下,有时也会同时使用两面盾牌作为武器。她反应十分敏捷,无论什么样的攻击都可以避开、招架或是格挡。[5]

艾沃尔一方面有着正面冲突的扎实本领,一方面也十分擅长潜行,能够依靠灌木丛、干草堆等在敌人面前隐匿行踪,悄无声息地刺杀目标。得到袖剑之后,艾沃尔还在巴辛姆的教导下很快学会并掌握了使用方法。之后,她又学会了无形者在众目睽睽之下销声匿迹的办法。[5]高空跳水则是艾沃尔的另一项本领。她后来在海什木的教导下学会了信仰之跃[49]

艾沃尔同时也拥有高超的自由奔跑本领,能轻松地登上埃文修高塔等建筑与大自然中的树木、悬崖。她还是个实力强劲的游泳健将,无需换气便能够长时间逗留在水下搜索遗迹。另外,她是个喝酒好手,能豪饮烈酒,有时会参加各种拼酒比赛。[5]

艾沃尔与自己的渡鸦希宁之间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在希宁的帮助下能通过鹰眼视觉进行侦查。但与先前的鹰眼视觉有所不同,艾沃尔并不只能通过希宁的双眼发动这种能力,而是更像后来的鹰眼视觉,能够以自身为中心释放脉冲,无视障碍地定位并标记周围的敌人与物品。这项本领也被叫做“奥丁之视”。艾沃尔还能唤来狼与自己共同作战。[5]

琐闻趣事[]

  • 游戏中,艾沃尔在骑马跟随道路时会尽可能沿着道路左侧前进,原因不明。
    • 如果道路左侧有一棵紧邻道路的树,她会从树的左侧绕过,而不是沿着道路前进。

幕后花絮[]

Even Amundsen 绘制的早期设定图

艾沃尔是《刺客信条系列》游戏正作《刺客信条:英灵殿》的主角。育碧表示玩家可以自由选择艾沃尔的性别,[50] 这一游戏特性继承自英灵殿的前作《刺客信条:奥德赛》(2018)。但是,领衔编剧达比·麦克德维特确认,玩家无论在游戏中给艾沃尔选择什么性别,对应性别的剧情都将被视为正史,并且能够得到合乎逻辑的解答。[51]然而,与这一表态相反,在前传漫画《刺客信条英灵殿:荣耀赞歌[52]与前传小说《刺客信条:英灵殿 - 盖尔蒙德之章[53]中,艾沃尔将以女性的身份出现。麦克德维特后来更正说,更符合实际剧情的玩法是选择"让Animus决定",女性艾沃尔在游戏的大部分时间内登场,只有在来到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时,男性艾沃尔才是可玩角色。艾沃尔包括服装、头发与战漆等内容在内的外观都可以由玩家自定义。[54]

艾沃尔的男声由马格努斯·布鲁恩配音,[55]他也为瓦林奥丁配音,而女声演员由塞西莉·斯滕斯皮尔担任,她也为罗斯塔配音。[56]幼年艾沃尔则由伊敦·米勒·奥尔森配音,她也为英灵殿中的AstaKaija拉塔托斯克配音。[57]

许多概念艺术家参与了艾沃尔的人物设计,并借鉴了许多流行文化元素。Yelim Kim回忆说,前创意总监阿什拉夫-伊斯梅尔曾推荐她观看1995年的动画电影《攻壳机动队》 中的坦克战斗场景以获取灵感,并将艾沃尔与该片的主角“少佐”草薙素子相比较,因为她们都为自己的同盟奋不顾身地战斗,哪怕后果是自我毁灭。

名字词源[]

艾沃尔(Eivor,Eivør或Øyvor)这个名字是一个女性名字,派生自原型诺尔斯语“auja”,意为“好运”,或派生自“*warjaʀ”,意为“捍卫者”。这个名字也可能来自于古诺尔斯语单词ey-øy-(意为“岛屿”)与-varr (意为“谨慎的”)的结合。[58]

《英灵殿》的前创意总监阿什拉夫·伊斯梅尔在推特上介绍这个名字如何发音时,表示这个名字读作“Ay-vor”。[59]

瓦林斯多蒂尔意为“瓦林之女”(Varins + dottir)。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姓氏常以父名衍生(primary patronyms)的形式出现,即在父亲名字的基础上加上表示关系的后缀。这一取姓方式通用于当地社会的各个阶层,也意味着当地大多数家庭直到现代仍旧没有真正的姓氏。斯堪的纳维亚的父名衍生一般使用表示“儿子”或“女儿”的后缀。如今,部分国家仍旧在使用这种取姓方式,其中冰岛尤具代表性。

传说[]

在《刺客信条:英灵殿》的预告片中,登场的男性艾沃尔将袖剑戴在他的左前臂外侧。这个不符常规的袖剑佩戴方式之前只出现过两次——在《刺客信条:奥德赛》的DLC第一把袖剑的传承》中登场的刺客大流士,以及在《刺客信条:兄弟会》的一关支线任务、其多人模式及《刺客信条:传承计划》的一段记忆中登场的圣殿骑士特工莉娅·德·鲁索

登场作品[]

参考与来源[]

Abstergo-FH.png
艾沃尔
这个词条有对应的画廊页面
  1. 刺客信条:燎原》– 生平
  2. 2.0 2.1 2.2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Modern day
  3. Nedd, Alex (29-04-2020). Ubisoft confirms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after an 8 hour BossLogic livestream. Mashable SE Asia. Retrieved on 4月 30, 2020.
  4. YouTube.png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Cinematic World Premiere TrailerUbisoftYouTube频道
  5. 5.0 5.1 5.2 5.3 5.4 5.5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ACV的引用提供文字
  6. 6.0 6.1 6.2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Cairns
  7. 7.0 7.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Prologue
  8.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Family Matters
  9.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Family Matters
  10.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Geirmund's Saga
  11. 11.0 11.1 11.2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Song of GloryIssue #1
  12. 12.0 12.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Song of GloryIssue #2
  13. 13.0 13.1 13.2 13.3 13.4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Song of GloryIssue #3
  14. Assassin's Creed: Rebellion – The Ravens' WoundTaking the Eyes
  15. Assassin's Creed: Rebellion – The Ravens' WoundThe Fury of the Northman
  16. Assassin's Creed: Rebellion – The Ravens' WoundThe Horn of the Valkyrie
  17. Assassin's Creed: Rebellion – The Ravens' WoundHunting Wolves
  18. Assassin's Creed: Rebellion – The Ravens' WoundThe Hidden Annals
  19.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Honor Bound
  20.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A Seer's Solace
  2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The Prodigal Prince
  22.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Rude Awakening
  23. 23.0 23.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A Cruel Destiny
  24.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Birthrights
  25.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The Seas of Fate
  26.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The Swan-Road Home
  27.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Unwelcome
  28.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Settling Down
  29.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A New Home
  30.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The Alliance Map
  3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The Great Scattered Army
  32.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Orphans of the Fens
  33.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Glory Regained
  34.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Razing Earnningstone
  35.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Unholy Father
  36.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Storming Ravensburg
  37.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The Stench of Treachery
  38.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An Island of Eels
  39.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Reporting on Grantebridgescire
  40.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The Sons of Ragnar
  41.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 Wrath of the Druids
  42.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 The Siege of ParisStrangers Bearing Gifts
  43.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 The Siege of Paris
  44.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 Eivor The Wolf-kissed. Ubisoft Store.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6月 18, 2020. Retrieved on 5月 5, 2020.
  45. The Art of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 Chapter 1: Characters
  46.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 Wrath of the DruidsIrish Adventure
  47.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Breaking the Order
  48.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ACV”的引用提供文字
  49.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To Serve the Light...
  50.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Ubisoft的引用提供文字
  51. Twitter.png Darby McDevitt (@DarbyMcDevitt)Twitter 「Both choices are canon, but we're not going to spoil how we managed that trick until you play the game.」 ([{{{backup}}} 备份链接]) (截图)
  52. Dark Horse to Publish Comics Prequel to Ubisoft's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Dark Horse (13-7-2020). Retrieved on 7月 13, 2020.
  53. Twitter.png Matthew J. Kirby (@writerMattKirby)Twitter 「I've been asked many times whether Eivor will be male or female in my novel. Truth is, I was given the choice, same as a player will be in the game, when @DarbyMcDevitt told me in a meeting both are canon. My Eivor is a woman. #AssassinsCreedValhalla #AssassinsCreed #ACSisterhood. PS – I made that decision back in January.」 ([{{{backup}}} 备份链接]) (截图)
  54. Juba, Joe (30-04-2020). 25 Things We've Learned About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Game Informer'. Retrieved on 5月 11, 2020.
  55. Twitter.png Magnus Bruun (@Magnus__Bruun)Twitter 「I'm very excited to announce that I play Male Eivor in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 I just can't seem to get enough of these sexy bloody vikings! ⚔️ #assasinscreedvalhalla」 ([{{{backup}}} 备份链接]) (截图)
  56. Twitter.png Darby McDevitt (@DarbyMcDevitt)于Twitter 「And for our Female Eivor, introducing Cecilie Stenspil ... not on Twitter but everywhere on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p/B_nTCgBAgIK/」 ([{{{backup}}} 备份链接]) (截图)
  57. Imdb.png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互联网电影资料库
  58. Wikipedia-W-visual-balanced.svg 维基百科全书上的Eivor
  59. Twitter.png Ashraf Ismail (@AshrafAIsmail)Twitter 「Its spelled Eivor and pronounced Ay-vor」 ([{{{backup}}} 备份链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