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Individuals.png


公元前49年的肯泽拉

肯泽拉(Chenzira) 是公元前一世纪埃及西瓦的一位村民,他的哥哥名为费努库,母亲名叫瑞贝卡。他们和西瓦守护者巴耶克一家——尤其是和巴耶克的儿子卡慕——十分相熟。

然而,与卡慕的友情却使肯泽拉在公元前49年为上古维序者所骗,被迫交代了卡慕所在的位置。维序者便顺着他的指示找到了巴耶克。一年后,他和哥哥费努库前往亡者山墓旁的鬣狗巢探险,不料遭到了归巢的鬣狗群的袭击。惊慌失措的费努库与肯泽拉向相反方向跑去。肯泽拉躲进了山脉深处的墓穴,不久后被巴耶克救出。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肯泽拉在偏远的埃及村庄西瓦长大。公元前49年,还是个孩子的他常常与西瓦守护者巴耶克的儿子卡慕一起玩耍。有一次他告诉卡慕,应该从巴耶克的爱塞努身上偷拔几根羽毛,这样就能确保在死后世界通过天平审判,前往芦苇原[1]

不久后,肯泽拉发现了一座鬣狗巢,兴奋不已的他赶忙跑去寻找卡慕。此时的卡慕正在山上与巴耶克练习射箭。听到肯泽拉带来的消息,他一开始也十分兴奋。然而当肯泽拉提到鬣狗巢中大约有十六只鬣狗时,卡慕还是难免有些退缩。这时,巴耶克提议与卡慕来一场真正的狩猎。他们下了山,来到了羱羊栖息的绿洲。肯泽拉也跟了过来,但在巴耶克的提醒下,他想起来他的妈妈还在家里等他,现在是时候回家了。于是,他告别了巴耶克父子,独自一人踏上了回家的道路。[1]

卡慕之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肯泽拉向家的方向走去。临别时,他告诉卡慕,几天后他们就会在神庙的仪式上再次相见。然而他的愿望终究还是落空了。在回家的路上,肯泽拉遇到了一群隶属于上古维序者的士兵。士兵们要求他带他们去见巴耶克,并向他保证,他们只是想和巴耶克说几句话。肯泽拉起初相信了他们——虽然是被迫的——并带着他们去了哈尔马角。此时巴耶克正在鼓励卡慕进行他的第一次信仰之跃,但肯泽拉的哭喊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让卡慕立刻回家,自己则向肯泽拉和那群士兵走去。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巴耶克寡不敌众,被击倒在地。当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他被领到西瓦密室的大门前。上古维序者以卡慕为人质,要挟他打开密室大门。争执当中,卡慕被不幸误杀。[1] 为此,肯泽拉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一直怀着深深的自责情绪,难以释怀。[2]

亡者山墓的探险[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一年过后,肯泽拉还是对他在亡者山墓旁发现的鬣狗巢充满了兴趣。他对散落在巢穴附近的鬣狗颅骨大为惊奇,央求哥哥费努库与他再次前往。兄弟俩计划趁鬣狗不在速战速决,但当鬣狗们回来时,他们却仍逗留在洞里。惊慌失措的兄弟俩逃到了相反的方向:肯泽拉躲进了山内坟墓的深处,打算等鬣狗走后再从墓穴中脱身;而费努库则跑到了洞外,但他不敢离去,只好为走散的兄弟担心不已。[2]

巴耶克发现了躲在墓中的肯泽拉

幸运的是,此时的巴耶克刚刚结束了长达一年的对鲁德杰克——一位应当为卡慕之死负责的上古维序者——的追杀,回到了西瓦。[3] 他偶然撞见了在山坡外等待弟弟的费努库,后者向他诉说了肯泽拉的险状。片刻后,巴耶克找到了困在墓穴里的肯泽拉,并护送他一路向墓穴出口走去。然而他们选择的出口恰好直通向鬣狗巢穴,巴耶克便不得不斩杀了所有鬣狗。就这样,肯泽拉得救了,和费努库平安回到了家。而费努库则希望,他的弟弟能主动承担起向父母解释这一不幸事件的责任。[2]

性格特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肯泽拉对探险十分痴迷,虽然这份痴迷常常会把他的朋友和哥哥拖入危险。他也比很多同龄人要勇敢得多,既对闯入鬣狗窝的危险嗤之以鼻,也毫不害怕独自躲在坟墓里。他为他的这一特质感到骄傲,并将其与卡慕的胆怯进行了对比,因为后者总对他的探险计划抱有顾虑。[1] 然而,肯泽拉的无畏也常常使他和跟随他的人的生命受到威胁,更不用说他还是横冲直撞的一把好手。[2]

可就算如此,他也并不是没有害怕过。被上古维序者挟持时,他不禁喊出了声,这才导致巴耶克受伤被擒。那场悲剧过后,身为替维序者找到巴耶克父子的“带路人”,肯泽拉为卡慕的死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2]

图片[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登场作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与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1.0 1.1 1.2 1.3 Assassin's Creed: OriginsThe False Oracle
  2. 2.0 2.1 2.2 2.3 2.4 Assassin's Creed: OriginsHideaway
  3. Assassin's Creed: Origins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