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Assassins.pngEraicon-featured.png


“为什么需要认同呢?真正重要的是你自己相信什么,你又为何相信。我们真的那么缺乏安全感,要靠一些十八世纪的书信来认同我们吗?”
―2012年,肖恩对戴斯蒙德谈论政治。[来源]

肖恩·黑斯廷斯Shaun Hastings,1985年11月16日出生),刺客组织成员,负责为遍布全球的众多刺客小组提供技术支持,并且与组织上级取得联系以了解其他小组的动向,特别是在外行动人员的情况。

在他的小队中,肖恩是史学家兼分析员,他组建了阿尼穆斯内的数据库,包括人物、地点、事件的资料,以协助戴斯蒙德·迈尔斯完成Animus进程。

生平[]

早期生活[]

“戴斯蒙德,大多数刺客都和你一样,对吗?他们出生于刺客家庭。但我不是。”
―肖恩·黑斯廷斯,对戴斯蒙德,2012年[来源]

由于英国出生的原因,肖恩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对阴谋论和未解事物感兴趣。尽管他最初并没有意识到当代刺客圣殿骑士的存在,他仍然注意到一家名叫阿布斯泰戈工业的公司,认为他们“没做好事”,决定调查他们。[1]

他尽可能的挖掘了很多关于Abstergo从事不法活动的情报,身为青年教授的肖恩化名“盖伊·福克斯1605年英国国会爆炸案主谋之一)”开始发布自己所发现的信息。[2]

他通过维基解密和其他新闻团体,公开了详细介绍Abstergo内部运作的文档,提供“故事”让人们搜索;他并没有意识到圣殿骑士们正设法让他闭嘴。[2]

瑞贝卡·克瑞恩第一个提醒肖恩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警告他已经“惹了不该惹的人”。然而肖恩不以为意,最终Abstergo的首席执行官艾伦·里金发现了他的行踪。[1]

2010年12月10日,肖恩被Abstergo绑架。所幸的是,押送他的面包车的电脑已经被黑客入侵,一个虚假的警报让车子停下加油,肖恩在他被押往Abstergo的途中逃离;[3]这次行动是瑞贝卡策划的。

丽贝卡随后再次与肖恩取得联系,并招募他加入了刺客组织。[1]

藏身处[]

戴斯蒙德:“这玩意儿有什么用?”
肖恩:“这玩意儿,戴斯蒙德,噢这玩意儿没什么特别的,真的,这玩意儿仅仅能让我们统筹全局,免于分崩离析。”
―戴斯蒙德和肖恩,在藏身处,2012年[来源]

肖恩和瑞贝卡与戴斯蒙德见面

露西·斯蒂尔曼戴斯蒙德·迈尔斯逃出Abstergo,来到藏身处后,肖恩第一个问候了戴斯蒙德,介绍了自己和瑞贝卡,之后他便立即提出,他们都该开始工作了。[1]

戴斯蒙德进入Animus探索他的一名祖先埃齐奥·奥迪托雷的记忆。肖恩向戴斯蒙德提供各种资料数据,有时候也会提醒他注意字形的位置。[1]

作为小组中的历史学家和分析师,肖恩一直忙于自己的电脑,极少有与戴斯蒙德交流的机会,当他受到后者打扰时,经常直截了地告诉戴斯蒙德“一边去”。[1]

沃伦·韦迪克率领大量Abstergo警卫对藏身处进行袭击时,肖恩协助瑞贝卡收拾刺客的装备,稍后开车同组员前往位于蒙特里久尼的下一个藏身处。[4]

逃至圣堂[]

“你们想我了吗?没有?没一个想我吗?喂,是不是我的声音太小了?喂!你们这些工作狂。”
―肖恩,回到避难所,2012年[来源]

肖恩和瑞贝卡进入奥迪托雷庄园

离开藏身处后,肖恩一行人本想驱车北上前往位于瑞士阿尔卑斯山的小屋,以继续研究戴斯蒙德的遗传记忆。但是Abstergo在格罗塞托设置了路障来拦截刺客。肖恩观察地图另寻一个躲藏地点,在他的建议下,刺客们绕路而行来到了蒙特里久尼。[5]

到达蒙特里久尼后,小队将大本营安置在了圣堂,借助其厚厚的围墙屏蔽外面的信号。肖恩随后协助小队将面包车藏好,并教戴斯蒙德如何将供电改道通往地下密室。[6]

一切设施架设完毕后,肖恩像在藏身处一样,继续他的研究。不过对戴斯蒙德多了些尊重和容忍,可能是因为有时他们的话题比较符合他的兴趣。他对瑞贝卡的态度依旧不恭,对此露西则排给他更多的工作。[6]

在戴斯蒙德离开Animus休息的时候,肖恩告诉了他许多有关的历史事件,这些都是戴斯蒙德正在艾齐奥记忆中所经历的,如卡特琳娜·斯福尔扎的命运,切萨雷·博吉亚交给教皇有关新婚之夜的信件。[6]

大竞技场之旅[]

戴斯蒙德:“我不知道它是否能扭转局面,它能否使战局变得对我们有利。”
肖恩:“我敢肯定它会的,它一定会。”
―戴斯蒙德和肖恩,谈论大竞技场下的伊甸苹果,2012年。[来源]

肖恩和刺客进入大竞技场密室

当戴斯蒙德完成埃齐奥的第九序列记忆找到伊甸苹果所在地后,现代刺客们仍然不知道如何进入金苹果所在的密室。虽然瑞贝卡知道进入密室需要一个语音密码,但小队却无法得知其内容。[6]

戴斯蒙德指出他们早些时候在圣堂墙壁上发现的数字是一个四元组符号。肖恩从中推断出这些数字与72神名有关,他随即指出罗马斗兽场正是始建于公元72年。于是,他们终于确定了苹果的位置,一行人开始了漫长的罗马之旅。[6]

戴斯蒙德触碰伊甸苹果

当他们找到苹果时,戴斯蒙德向它询问了神殿的位置。肖恩认出投射符号中的自由之帽上帝之眼,断言说这两个符号会在一起出现的地点只有一处。[6]

但是在肖恩将说出该地点之前,戴斯蒙德碰触到了“苹果”,朱诺借机冻结了众人的行动,并控制了戴斯蒙德的行动,迫使他将袖剑刺入露西的腹部。[6]

戴斯蒙德和露西瘫倒在地后,肖恩和瑞贝卡似乎并未注意到异常,仍然站在之前的位置。[6]

戴斯蒙德昏迷之后[]

瑞贝卡:“肖恩,你还好吧?”
肖恩:“当然,是啊,是啊,我没事,是啊,我们毕竟是刺客,对吗,嗯?我们身边偶尔死一个人有什么好惊讶的?”
―肖恩,对于露西的死亡,2012年[来源]

肖恩连同威廉和瑞贝卡

露西死亡之后,戴斯蒙德失去知觉,陷入了昏迷状态。为了唤醒他,瑞贝卡和威廉·迈尔斯把戴斯蒙德转移到了纽约市,肖恩留在罗马安排并参加了露西的葬礼。[7]

在此期间,肖恩在对威廉的电话中表示他怀疑戴斯蒙德可能是另一位沉睡者,就像丹尼尔·克洛斯一样。威廉极力否认类似的可能,随后肖恩登上了往纽约的飞机并加入了他们。[7]

最后,他们四个人乘坐一辆面包车驶往埃齐奥在毕达哥拉斯密室中发现的坐标地点。当他们到达时,戴斯蒙德从昏迷中醒来,并表示,他知道他们该做什么了。[7]

大神殿[]

“爱丽丝也紧跟着跳了进去,根本没考虑怎么再出来。”
―肖恩在跟随小队进入大神殿后,背诵了《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一个片段。[来源]

大神殿入口前的面包车中走出后,肖恩帮助其他人将设备搬入神殿内部,并搭建了计算机网络和Animus,在那里,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监控戴斯蒙德的进度和构建新的数据库。后来,他发现小队需要能量源才能打开神殿内室的门,并开始着手查找它们的位置。[8]

他发现第一个能量源位于纽约附近的一座办公楼中,戴斯蒙德前往该处拿取。肖恩和瑞贝卡在听筒的另一端提供通讯支持。他还开着面包车前往降落点及接应点。[8]

瑞贝卡和肖恩在大神殿

第二个能量源被定位在巴西,它属于一个富翁的妻子,小队决定在她观看一场MMA比赛时实施偷取。肖恩指导戴斯蒙德穿过体育馆,拿到了能量源。他还帮助瑞贝卡让地铁保持开门状态直至戴斯蒙德顺利逃脱。[8]

当队伍返回大神殿之后,肖恩找到了第三个能量源的位置——埃及开罗。这一次,威廉·迈尔斯代替戴斯蒙德前去回收,但威廉被圣殿骑士的特工抓获。肖恩帮助戴斯蒙德渗透进位于罗马的Abstergo总部,并在他救出威廉后前去接应父子两人撤离。[8]

当小队返回并找到了大神殿的钥匙之后,肖恩同他们一起穿过门进入神殿内室,在看到了密涅瓦和朱诺与戴斯蒙德的谈话后,肖恩与威廉,瑞贝卡在戴斯蒙德的坚持下离开了该区域,戴斯蒙德激活了基座上的眼睛,牺牲了自己拯救了世界。[8]

潜伏于阿布斯泰戈[]

肖恩:“我想要说的是,虽然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我们还是做了一些事情。这个世界迎来了新的一天,难道不值得我们继续坚持吗?”
瑞贝卡:“你说得没错。”
肖恩:“他一开始有点烦人,不是吗?”
瑞贝卡:“哈,也许有那么一点,但我们也是这样来形容你的。”
肖恩:“嘿!”

—肖恩和瑞贝卡,回想与戴斯蒙德相处的时光。[来源]

六个月后的2013年5月,[9]肖恩和瑞贝卡与威廉·迈尔斯的二把手盖文·班克斯秘鲁碰面,[10]通知他威廉离开了组织,他留给盖文一封信和一部手札。[11]肖恩对威廉不辞而别感到不快,但盖文告诉他,威廉离开是为了悼念他的儿子。[12]

搭乘阿泰尔II号的向北航行的旅程经常让肖恩恶心不适,盖文将肖恩和瑞贝卡留在了加利福尼亚州作为刺客在北美的间谍。[13]6月10日,肖恩和瑞贝卡在德克萨斯州停留,肖恩大醉,并被瑞贝卡拍了照。[14]最终在8月,当身处俄克拉荷马城的时候,他们出于对威廉的敬意,决定为他找到戴斯蒙德尸体的下落,事实上,他的身体已经被用于17号样本项目的研究,Abstergo娱乐试图用他祖先的记忆开发娱乐产品。[15]

他们在穿过南达科他州时,他们走访了戴斯蒙德成长的农场,现在已经沦为废墟。瑞贝卡说他们一点都不了解戴斯蒙德,肖恩安慰她,称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一起经历了许多,一起做成了许多事。[16]

肖恩在阿布斯泰戈娱乐办公大楼

到10月24日,瑞贝卡和肖恩渗透进了位于蒙特利尔的Abstergo娱乐总部,[17]肖恩在那的大堂找到一个咖啡师的工作,以便于与假扮邮递员的瑞贝卡通信,IT部门的约翰授意一名Abstergo分析员收集了许多数据文件,不时交给瑞贝卡负责带出。[18]

当约翰被Abstergo杀死以后,肖恩和瑞贝卡联系到了研究员,为让他陷于困境致歉,并承诺弥补过失。[18]使用分析员所获取的信息,肖恩和瑞贝卡帮助威廉从戴斯蒙德死亡的阴影中走出,重返兄弟会。[19]

发现起始组织[]

“如果你们站在我们一方,我们就有希望重建兄弟会。否则,刺客们就会死,随之而亡的还有我们的理想。圣殿骑士会获胜,世界将万劫不复。”
―肖恩向起始成员发出邀请加入刺客组织。[来源]

2014年5月1日,肖恩和瑞贝卡与威廉·迈尔斯以及阿泰尔II号船员在挪威的一座地堡中重聚。[20] 盖文对威廉很生气,因为后者在回归之后一直没有与他取得联系。[21]但更重要的问题马上出现,瑞贝卡发现船上被安装了窃听器。从7号到13号,威廉为了找出间谍,对盖文的每一名船员都进行了甄别。肖恩和瑞贝卡则负责查明间谍的报告发往何方。[22][23][24][25][26][27][28]

最后,威廉确定了间谍为何人,并宣布将按照信条处决他们。肖恩表示抗议,列举了组织历史中赦免的事例,但威廉对此表示沉默,并命令加林娜·沃罗宁娜史蒂芬妮·邱博士杀死。为了表示抗议,埃里克·库珀自称也是间谍。[29]

库珀保护邱博士

肖恩对这个苏格兰人可能是间谍表示惊讶,邱解释道她将库珀的报告上传到了起始组织。威廉和盖文对真相表示满意,并说明“处决”只是为了找出他们而使用的计谋,肖恩从威廉处得到证实,他不会杀死任何人。[29]

之后,虽然库珀和邱向刺客阐明了他们的目标和组织,但肖恩反对起始组织的中立立场。他说道如果起始成员看到了刺客所遭受的一切,就应该站在他们一边。[30]接下来,威廉任命肖恩和瑞贝卡负责对起始组织的招募工作。6于仍16日,肖恩向起始发布招募信息。[31]

在10月,在盖文·班克斯的命令下,肖恩和加林娜一起潜入了巴黎的一个Abstergo实验室。在里面,肖恩发现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正在使用一件伊甸裹尸布进行试验,在加林娜向他投掷手榴弹并致命地伤害了他之前,肖恩正在取笑阿尔瓦罗,然后肖恩意识到了阿尔瓦罗穿上的这件“毯子”其实是一件裹尸布,为时已晚。不幸的是,这件裹尸布在刺客们离开后治愈了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尽管裹尸布本身最终还是被毁灭了。[32]肖恩和加林娜从实验室逃到了拉罗谢尔,盖文和埃里克·库珀正在那里等着他们,但在这之前,他们还要面对西格玛小队的特工索尔金,之后索尔金被加林娜连捅七刀重伤。[33]两个刺客最终都逃到了船上,并逃离了巴黎。

当一名Helix用户试图通过探索阿尔诺·多里安的遗传记忆定位圣者弗朗索瓦-托马斯·日耳曼骸骨的位置时,肖恩化名迪肯主教一起为他提供帮助指导。[34]

当一个记录着叛变至圣殿骑士的谢伊·科马克猎杀刺客的视频文件,由Abstergo服务器上传到刺客网络中的时候,乱作一团的刺客们中至少有一名在呼叫肖恩观看该文件。[33]

寻找裹尸布[]

“我曾经有个同事,他是我们头儿的儿子。起初我压根就不怎么在乎他,可人人都天杀的把他当做宝。对我而言,他就是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典型人物。然而,我看错他了,后来他成为了我们的朋友,他上刀山下火海,拯救了我们所有人。所以我想,既然我现在……已经没法再对他道歉了,但是,起码,怎么说呢,我要努力,绝不辜负他。”
―肖恩·黑斯廷斯回忆起戴斯蒙德, 2015年。[来源]

肖恩和瑞贝卡面对伊莎贝尔

2015年10月底,肖恩和瑞贝卡受主教指派潜入了伊莎贝尔·阿尔当在伦敦的办公室,他们的目标是获取伊甸碎片的信息。没想到的是,伊莎贝尔突然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身后还跟着尤哈尼·奥措·贝格维奥莱特·达科斯塔。肖恩和瑞贝卡通过主教事先安排的爆炸逃过了一劫。

之后,肖恩和瑞贝卡找到了一个藏身处,他们和主教认为,伊甸碎片裹尸布就在伦敦,阿布斯泰戈正在寻找它。主教发现,有人通过同步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刺客雅各布和伊薇弗莱的记忆寻找裹尸布。

从贝格和达科斯塔手中逃出来后,瑞贝卡照顾肖恩

在成功同步雅各布和伊薇的记忆之后,刺客们发现裹尸布就在白金汉宫的地下仓库。在加林娜·沃罗宁娜的帮助之下,肖恩和瑞贝卡来到了地下仓库。却发现贝格,科斯塔和阿尔当已经得到了裹尸布。当圣殿骑士正要离开的时候,刺客们发动了袭击。加林娜和肖恩分别击败了贝格和阿尔当。

但此时瑞贝卡为了保护肖恩被科斯塔用枪击中。圣殿骑士的西格玛小队也赶到,情况急转直下。肖恩将瑞贝卡抱在怀中,发出了撤退的命令,加林娜一人击溃了西格玛小队,并协助肖恩和瑞贝卡逃离了白金汉宫。[32]

进一步活动[]

一年后,肖恩潜入了马德里的Abstergo设施,偷走了Animus 4.3的蓝图和处理器,瑞贝卡后来用它来制造一个新的升级的Animus,尽管她不得不停用禁用它的顶叶抑制器。[35]

到2019年,刺客设置了一个基于肖恩性格的人工智能作为数字助理。盖文·班克斯和迈歇尔·勒迈尔在帮助阿利亚·汗回溯祖先欧马尔·凯乐德的基因记忆以对抗圣殿骑士的经济阴谋时,肖恩的人工智能出现在了记忆回廊中。[36]

寻找狼吻者[]

在2012年日冕物质抛射后的八年中,地磁场的强度不断增强,在全球范围内形成大规模电磁干扰的同时形成北极光。2020年5月,瑞贝卡与肖恩成婚,两人都被分派去与蕾拉·哈桑组建新的刺客小组,在亚特兰蒂斯事件之后,蕾拉就脱出了之前的小组。瑞贝卡的小组收到了一则奇怪的信息,这个消息有望解决地球如今的问题,因此他们来到北美康科德郊外,来到指示的一所可以追溯到9世纪的维京人坟墓。蕾拉回溯战士艾沃尔·瓦林斯多蒂尔的记忆时,肖恩受威廉·迈尔斯之命在蕾拉脖子上安置了一个情绪稳定器,以确保她不再被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的权杖所影响。肖恩还将他和瑞贝卡与戴斯蒙德在2012年日冕物质抛射前几天的对话录音传到了蕾拉的笔记本上。

性格与特征[]

肖恩:“我一直以来都试图理解像华盛顿和杰斐逊这样的人是如何奉献一生来追求自由与平等的,因为他们自己就拥有奴隶。这是极其虚伪的,你们的历史书上对这事总是一带而过,就好像……好像是无关紧要的。”
戴斯蒙德:“他们有一场战争要打,为一个国家赢得未来。怎么可能在同一时间处理所有这些问题?”
肖恩:“这只是种狡辩,我们今天也常常听到。「公民权利和平等问题必须要先放一放,有更重要的矛盾需要解决,经济还等着我们挽救呢。」如果人民连自由和平等都没有,我们做这些事还有什么用?”
—肖恩和戴斯蒙德讨论历史,对奴隶制和平等权利的政治立场,2012年[来源]

肖恩对人的态度通常是充满讥诮、嘲讽、居高临下,但也有风趣的一面。他经常在数据库的最后一行添加自己幽默的评论。

肖恩在圣堂与瑞贝卡谈话

他对戴斯蒙德一开始很没有耐心,尽管有他们谈话的时间会变得越来越多。肖恩的不满往往是针对戴斯蒙德,但是他有时也会去招惹瑞贝卡,曾经用一句“成熟的人总是善谈”暗讽瑞贝卡的不成熟——尽管她几次救过他的命。

肖恩一直希望能自己也能进入Animus,甚至寄给露西一封邮件提及这件事——露西对此未置可否。他对此很关心,但也说过手头的工作更为重要。

当谈论到他的刺客身份时,肖恩表示“我杀过人,以后还会再这么做。但是最好还是不要。”他玩世不恭的态度经常表露的非常明显,他曾经指出刺客们也是杀人凶手,无论动机是什么,比起圣殿骑士,他们也并非什么“好人”。

肖恩同样怀疑多数组织机构,比如教会和政府。他在一篇关于威尼斯的说明中指出,这座城市“脱不了历史的俗套:人们被耍了。”虽然16号研究对象的部分谜题中暗示刺客一直在积极的对抗阿布斯特戈用资本主义做控制机器的行为,肖恩的话语表达了反驳之意,他用了“共产党”这个词作为对露西和瑞贝卡的嘲讽。

尽管他对瑞贝卡的态度并不和善,但是因为瑞贝卡的救命之恩,他仍旧比自己承认的更加看重她。在瑞贝卡被子弹击中时,他表现出了十分明显的关心,将她的安危置于裹尸布的任务之上。似乎只有露西能容忍他的冷嘲热讽,[1]甚至给予他很大程度上的信任,因为她对肖恩透露了自己对戴斯蒙德的感情。

肖恩对历史的兴趣通过他内容广泛的数据库条目体现出来,同样威廉·迈尔斯也在一封邮件中称肖恩会享受这片刺客组织建立的区域,因为这里有着“相当多的历史”。

人际关系[]

戴斯蒙德·迈尔斯[]

肖恩一开始对戴斯蒙德没什么耐心,觉得他根本就不了解刺客的困境。[1] 然而到他们发现大神殿的时候,肖恩已经非常尊敬戴斯蒙德了,并感谢他对刺客志业的贡献。[8]在戴斯蒙德牺牲后,肖恩曾说多希望最后能对戴斯蒙德好一点。[7]

瑞贝卡·克瑞恩[]

肖恩对瑞贝卡相当毒舌,曾取笑瑞贝卡的车技,以及瑞贝卡对戴斯蒙德跳跃长度的计算,他还评论说“我很确定她在计算的时候非常兴奋”。[8] 到2020年肖恩和瑞贝卡成婚,并且可能会有个孩子。 [来源请求]

蕾拉·哈桑[]

肖恩和瑞贝卡似乎都理解蕾拉最近的行为,因为他们与戴斯蒙德共事的经历让他们能理解她。肖恩不时给蕾拉提供电解质,他甚至还在蕾拉的笔记本上留了一段录音,记录了在大神殿那时他们和戴斯蒙德的对话思考。

装备和技能[]

肖恩对自身的能力颇为自信,他曾自称“解密大师”。他声称自己有“看见事物,发现联系”的天赋,同时他也觉得这种能力比戴斯蒙德的鹰眼视觉更加有用。[1]抛开他的态度不谈,这些话其实也有理可据,比如在蒙特里久尼圣堂时,他就能通过对符号和数字的分析,推出进入大竞技场密室密码

作为一名历史学家,肖恩也拥有宝贵的历史知识,这些对于兄弟会来说用处极大。经过威廉·迈尔斯的训练之后,肖恩证明了自己的作战能力,并能完成信仰之跃。虽然一开始不用武器,但到了2015年底,他在右手腕上装上了一把电击袖剑,能够对接触的目标施加电击。

感情生涯[]

肖恩曾和一名叫做凯特的女人拍拖过,他还对戴斯蒙德说他“对她一见钟情”。然而瑞贝卡吐槽说他俩“甚至没达到二垒”,还说凯特是在和她一块吃饭时候给她说的,让肖恩窘得说不出话来。

琐闻趣事[]

  • 肖恩名字的来源是“Sean Hastings”一位IT数据库领域的奠基人。
  • 丹尼·华莱士是肖恩的配音者和原型。在与朋友参加英国影艺学院视频游戏奖时育碧联系了他,询问他是否愿意成为一款游戏的人物原型并为其配音。他在接受以后才知道是刺客信条II[37]
    • 在丹尼·华莱士的自传《人之窘境》中透露,试镜的剧本中,肖恩被描述为一个“别扭、书呆子气、孤僻、刻薄、喜欢唱反调”的人。
  • 在刺客信条II损坏的序列中,肖恩说他忘记了最终罗德里戈·博吉亚成为了教皇,尽管他的电脑旁边就有一张亚历山大六世的肖像。
  • 肖恩的邮件密码是GuyFawkes23,来源于盖伊·福克斯。Guy Fawkes也是肖恩企图揭露Abstergo时在维基解密所使用的ID。
  • 在埃齐奥·奥迪托雷客串出场的游戏剑魂V中,肖恩在游戏角色的背景资料中被提及。
  • 肖恩曾说当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牧师曾告诫他:“对你来说,糊涂是福啊。”
  • 刺客信条III中,肖恩对戴斯蒙德说他想在拯救世界之后进入Animus并探索第一文明存在时的世界(距今七万年前)。这也应了很多游戏迷的想法:探索第一文明。
  • 在刺客信条III中,肖恩在数据库中编写了自己的条目,尽管他拒绝提供自己的出生日期,他还是评论这是次“不错的尝试”。他自己的条目里基本上都是自我夸赞和针对戴斯蒙德的讽刺,他还自诩是“组织里最聪明的人”。
  • 刺客信条IV:黑旗中,在约翰被杀后不久,Abstergo娱乐在电子屏上放出了肖恩和瑞贝卡的图像,称他们是黑客嫌疑人,此时仍然可以在大厅的咖啡柜台看见肖恩。
  • 肖恩的出生日期最终在刺客信条:辛迪加中被瑞贝卡揭露,为1985年11月16日。

画廊[]

出场[]

参考与注释[]

  1.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Assassin's Creed II - Modern day
  2. 2.0 2.1 Abstergo.com - Subject header: "RE: Guy Fawkes"
  3. Abstergo.com - Subject header: "Shaun Hastings"
  4.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The Desmond Files: "Roadblock"
  5.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The Desmond Files: "The Sanctuary"
  6.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Assassin's Creed: Brotherhood - Modern day
  7. 7.0 7.1 7.2 7.3 Assassin's Creed: Revelations - Modern day
  8. 8.0 8.1 8.2 8.3 8.4 8.5 8.6 Assassin's Creed III - Modern day
  9.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Reconnecting"
  10.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Closing In"
  11.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Transfer of Power"
  12.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To Work"
  13.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Drop Off Point"
  14.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Shaun <3 Texas!"
  15.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Body of Evidence"
  16.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The Old Farm"
  17.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Bienvenue À Montréal"
  18. 18.0 18.1 Assassin's Creed IV: Black Flag - Modern day
  19.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À la Prochaine"
  20.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Here We Are"
  21.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Venting Anger"
  22.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Tree-Hugger"
  23.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Double Major"
  24.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Dishonorable Discharge"
  25.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First Mate"
  26.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The Make-Believe Mentor"
  27.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Abstergo's Lost Genius"
  28.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Komusubi"
  29. 29.0 29.1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Your Humbled Spy"
  30.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The Outernet"
  31. Assassin's Creed: Initiates - Surveillance: "A Message from Shaun"
  32. 32.0 32.1 刺客信条:辛迪加
  33. 33.0 33.1 刺客信条:叛变
  34. 刺客信条:团结
  35. Assassin's Creed: Last Descendants - Tomb of the Khan
  36. Assassin's Creed: Gold – Chapter 3
  37. 专访:丹尼·华莱士 - 刺客信条II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