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Project Legacy

罗马的第四章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传承计划》中使用数据转储扫描器的一部份。

记忆详情编辑

项目:乔万尼·波吉亚

地点:新大陆,墨西哥

时间:西元1520年

游戏介绍视频编辑

Assasin's Creed Project Legacy - Rome, Chapter 4 - Giovanni Borgia

Assasin's Creed Project Legacy - Rome, Chapter 4 - Giovanni Borgia

视频摘要:“准备开始同步,注意,因为一个小程序的故障可能会使你听到不易察觉的响声,在你进入记忆后会消失。”

“15世纪发现新大陆后,随之而来的便是劫掠。探险家们变成了殖民者。忧伤之夜(La Noche Trise)或者说悲伤之夜(Night Of Sorrow),是阿兹特克人西班牙殖民者间爆发的一场血腥的战斗。来自特诺奇提特兰(Tenochtitlan)的赫尔南·科尔斯特,以敌方的观点报告了这场自己所亲身经历的大屠杀,去找到真相。”

远见编辑

Calculations PL
我的狩猎仍持续着。我们必须找到那古老文明的遗物。研究它们。兄弟会制造联系、杠杆交易,并保证让我搭上了赫尔南·科尔特斯的船,一定要前往新大陆,前往墨西哥。

小算盘编辑

要求:28 AP (per execution), 11 Carrack, 1 Astrology Tome, 50 Deckhands, 6 Shipwrights, 11 Captains, 1 Ink (per execution), 5 Water of Life (per execution).
奖励:139 XP, 1450 florins.

西班牙人知道我是Botello的一名士兵及学者。我努力去完善我的口音及装束。他们依旧相信我是他们的人。我负责撰写他们的冒险经历,不过他们要求我略掉可以被确认的事件。

Calculations PL

小算盘

  • 我研究地图及表格,同时将它们与星象相对比。我相信我们是在正确的方向上!
  • 我使用的工具是船员们从未见过的,望远镜和测量仪这些设备对这些人来说是要学习和使用的新东西。
  • 船上谣传我其实是一名占星师。一名魔术师。他们相信我能为他们的旅途带来好运,所以我没有去纠正他们
  • 将我所见与所知进行对比,我惊叹于船下那广阔的海洋。有什么秘密失落在这之下?遗物?城市?答案?
  • 我坚持写航海日志,注意记录航向及遇到的阻碍。我用一种含有双重含义的语言来书写。每个学者看了都会觉得枯燥无味,并且细节更加让人困扰。但我的兄弟们能从语句中找出隐含的信息。
  • 我们很快将抵达岸边。我的心跳加速了!我从我们的记录中知道了那些遗物,这些圣器,我甚至在偶然之中使用过它们。我把我的时间花在了研究它们的原理及绘制外形之上,但我从未有机会实际拿到一个。

深深地被卷入编辑

要求:28 AP (per execution), 15 Swordsmen, 20 Pikemen, 44 Row Boats, 4 Light Cavalry, 6 Heavy Cavalry.
奖励:152 XP, 1650 florins.
随机物品:Castaway

我登陆了!在我们接近阿兹特克首都特诺奇蒂特兰城时,我们的人数远少于他们。如果阿兹特克人对我们抱有敌意,那我们恐怕就没机会活下来。幸运的是,我们有能帮助交易的盟友。

In The Thick Of It PL

深深地被卷入

  • 科尔特斯有一个叫玛莉娜丽纳瓦人奴隶。虽然她不会说西班牙语,但她会说许多部族的语言。她代表我们进行交流,而我们要假装知道她在说什么。
  • 说土著话的这个胡子男人是像我们一样的外国人,和玛雅人住在切图马儿,我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找到它们。
  • 玛莉娜丽帮我们获取了前往切图马尔的路线,我们发现他们中有西班牙人!贡萨洛·格雷罗杰罗尼莫·德·阿圭勒,他们所乘的船在附近失事,他们活了下来并在部落中生活了。
  • 玛莉娜丽和阿圭勒都能用玛雅语进行交流,这让科尔特斯很高兴。特诺奇蒂兰城的人说着纳瓦特尔语,一种阿圭勒不懂的语言。玛莉娜丽倒可以译为玛雅语,再由阿圭勒译为西班牙语。这个过程很慢并且意思会变得很模糊,不过很有用!
  • 我们在进入城时,因为势力实在太弱以至于没有任何援助。我们选择了求助于特拉斯卡拉人,一个没被阿兹特克征服的土著民族。
  • 科尔特斯通过两人的转译向特拉斯卡拉人做出了很大的承诺。我怀疑西班牙人会用这些人去征服阿兹特克。我试着去避免卷入这个野心之中。但我必须保护西班牙人,在找到遗物之前。这太重要了!

太阳神编辑

要求:30 AP (per execution), 2 Castaways, 1 Ink (per execution).
奖励:180 XP, 1600 florins.

特诺奇蒂兰的风景真是令人惊叹!我从不怀疑这是个兴盛的文明。这首都很大,纵横交错的水稻上充满船只,巨大的神庙犹如直达天堂。

Sun God PL

太阳神

  • 城内一定有近十万人。不.......大概两倍还不止。如果他们对我们抱有敌意,那我们绝无活路,我向我的西班牙带头人们研究着。他们的武器和盔甲吓到了我,这样不会让阿兹特克人明白他们的意图吗?
  • 阿兹特克人派了一群人来见我们。特拉斯卡拉人陪同我们会面。他们开始争吵。他们音量的提高让我怀疑冲突就要爆发了,我把手按在了剑上。
  • 两方都镇静下来。阿圭勒转译了玛莉娜丽的话,他告诉我们将见到特诺奇蒂兰的领导人,蒙特苏马。不过这很偶然——据说他平时很少会出现在他的人民面前。
  • 在我们等候的时候,格雷罗有了个主意。我们摘下头盔,让身体最高大以及满脸胡须的人站在最前面。我们是神。我们必须使他们相信我们是神。
  • 蒙特苏马到达的时候呆了上百名并排成两列纵队的贵族。他们光着脚并穿着特色服装。蒙特苏马站在中央并和排头的人一起。科尔特斯让我把这场会面记录下来。
  • 感谢我们那熟练的翻译人员,这计策起效了。阿圭勒翻译着蒙特苏马的话:「你们和蔼地抵达,你们知道痛苦,你们知道疲倦,现在到了地上。放松进入你们的统辖之地,放松你们的四肢,我们的神将降临。

神庙屠杀编辑

Religious Observance PL
在蒙特苏马邀请我们去他自己的宫殿时,我们的一些同伴相信我们一进去就会被抓,但他的声音中透着热情。即使他不相信我们是神,他也会想要这样。今天是「干涸」(Toxcatl)节,一个将举行仪式的特殊之日。

宗教仪式编辑

要求:34 AP (per execution), 1 Ink (per execution).
奖励:172 XP, 1700 florins.

在我寻找遗物时,我注意到阿兹特克的奇怪风俗与礼仪。他们很高兴的向我展示他们的宗教绘画及分享他们的传说,尽管翻起来十分复杂,但我把它们记在了日记中。

Religious Observance PL

Religious Observance

  • 阿兹特克人把一个年轻人打扮的像他们的神一样。他拿着把长笛并分发鲜花。他们对他也如神一般,特诺奇蒂特兰附近的人向他炫耀并问好。他受到崇拜。
  • 这人扮演的神灵——特斯卡特利波卡。他用贝壳与黄金装饰自身,像是狂欢节中的狂欢者。阿兹特克贵族们则带着名贵的宝石参与仪式。一些西班牙人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 特斯卡特利波卡送给西班牙人一只原属于他的烟斗,鼓励他们吸吸看。唱歌,跳舞,他并未看出他们的厌恶感。
  • 一些女的穿的像女神,她们好奇地跟着我们。我也好奇地研究他们,她们笑着脸红了。
  • 特斯卡特利波卡想看下我的笔记本,发现上面有一副我画的关于他那奇异服装的画。我们同时笑了。
  • 队伍陆续登上了神庙的台阶,特斯卡特利波卡拿出了许多长笛并,每走几步便折断一根。今天将是一个盛大的庆典,我想知道我听到的传闻是否为真,这将决定我是否会看到那野蛮的行径。

残酷的猎杀编辑

要求:32 AP (per execution), 1 Sculptor Tools.
奖励:187 XP, 1900 florins.

我还未失去我的目标。特诺奇蒂特兰城内的所有塑像与雕刻物都是我的目标,不过我开始怀疑我找到圣物的确切位置的几率。我所掌握的信息只有它的大致地点,没有具体信息,也没有人帮我。

Scavenger Hunt PL

Scavenger Hunt

  •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仪式上。这给了我一些搜索的时间。我怀疑它是个被简单雕刻过的石头或宝石,但我将它们都仔细检查过了,不是。阿兹特克人的艺术令人惊叹,但我要找的东西外表并不复杂。
  • 在用进行服饰欣赏的这一借口之下,我检查了所有祭司与贵族们,它是串项链,一柄权杖还是一顶王冠?一无所获。
  • 通过我们的翻译,我问人们他们是否有听到什么东西在跟他们讲话?或者在嗡嗡作响。他们说神灵可以透过万物来讲话,只要我去聆听。
  • 他们的神庙真是些令人惊讶的雕刻工程。这上面所雕出的错综复杂的图案一定花费了巨大的人力。它被埋在它下面?如果是,那么通往它的路在哪儿?
  • 我试着寻找机关、活动地板或是迷题,什么都没有。
  • 我调查了祭坛,上面雕刻着他们所信仰的一个长着羽毛的蛇形神,羽蛇神。在这周围摆放着头骨,有些是人骨,有些是用石头雕的,我花了些时间去研究上面的字符,依旧一无所获。

贪婪编辑

要求:35 AP (per execution), 40 Pike, 40 Longswords, 1 Sacrificial Dagger.

奖励:201 XP, 2100 florins.

特斯卡特利波卡靠近了祭坛。西班牙人们有些躁动不安了,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祭司取出了一柄黑曜石匕首。这是那个圣物吗?另一个人,也打扮的像特斯卡特利波卡,被带到了前方。这是一场献祭!

Greed PL

Greed

  • 西班牙人的声音中透着愤怒。我则冷静地听着翻译。不这太恐怖了!但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太可怕了!但如果施加干预,我们就会被杀!
  • 他们将那人放到祭坛上,舞者跳的更加暴力了!他们转动眼睛并开始歌唱。仪式就要进入高潮了!
  • 西班牙人准备好了他们的武器!我试图劝他们放下,但他们不听!
  • 这场表演真是血腥!那人的胸膛被切开,心脏被取出。黑曜石刀在那人的肌肤上用力切割后拔出并转向下一个祭品,他穿着被大块剥下的肉作为装饰!
  • 他们用那人的头骨雕成什么并放在祭坛凹陷处。祭司取出了另一个头骨,是水晶做的,随后把它高举,是圣物!我听到了脑中在嗡嗡作响!微弱,但我相当熟悉!
  • 西班牙人准备发动攻击了!一些人仅仅是为自己所见而震惊,而另一些人只想以此为借口掠夺他们的黄金。但无论如何,我必须要拿到那块头骨!

难以置信编辑

要求:37 AP (per execution), 1 Hidden Blade, 1 Swordsman (per execution), 1 Pikeman (per execution).
奖励:216 XP, 2200 florins.

西班牙人们开始屠杀这些手无寸铁的贵族们!而我则跑向那个祭司,他正傻愣愣地看着这场屠杀。他依旧举着水晶头骨。而西班牙人没注意到这个,我的时间不多了!

Unthinkable PL

Unthinkable

  • 阿兹特克人呆住了,他们想知道……为什么他们的神会攻击他们?他们今天实在庆祝我们的荣耀!我们声称他们欠了我们一笔债?
  • 西班牙人抢走了他们的宝石,在阿兹特克制造暴行,这幻想无法在继续下去了!他们中的一些人鼓起勇气反击,但在西班牙人的剑下只有死亡的结局。
  • 我接近了祭司。我不能冒险让西班牙人看到水晶头骨,我弹出袖剑并刺穿了他的后背。在头骨掉到地上前我迅速接住并藏在衣中。
  • 我催促西班牙人快点撤退,这里的阿兹特克人太多了!每一个特诺奇蒂特兰城的居民都参与这一仪式,他们的人数至少是我们的千倍!
  • 一些特拉斯卡拉盟友因中标枪而倒下!西班牙人命令他们掩护我们撤退。
  • 虽然我拿到了目标物品,但我不知道我们要如何在犯下这个错误后活下来。西班牙人抓住了蒙特苏马,强迫他跟着我们。一个在他房中的俘虏。他不断为他人民的作为而向我们道歉。我感到很羞耻。

悲伤之夜编辑

Overwhelmed PL
当愤怒的群众包围外面时,我们坚守着蒙特苏马的宫殿。现在,他们避免进入宫殿,大概是出于对宗教圣地的情感或是因为我们劫持了他们的首领。如果我们继续呆这儿,那么谁都别想活下来。

腹语编辑

要求:37 AP (per execution), 2 Castaways.
奖励:219 XP, 2300 florins.

科尔特斯决定强迫蒙特苏马和他的人民讲话。这阿兹特克人将欺骗他们,为我们逃到特拉斯卡拉争取时间。他不再支持我们。他的话中充满悲伤,但他相信他的人民会听他的话。

Ventriloquism PL

Ventriloquism

  • 他走到阳台上面对着他的子民们。人群安静了。
  • 他说话时情感激烈,我能听到话语中的苦痛。我们的翻译如实转译了,但没带任何感情。
  • 他想让民众继续相信我们是神,虽然我不知道他本人是否还信。他说之前仪式上的那场暴行只是对信仰的考验。民众们纷纷嘲笑他!
  • 他让他们回自己家去。他又说了一遍这些说过的话,说要允许神出去。人群开始了骚动!
  • 一些石头飞上了阳台,其中一块砸中了他的头。他倒下了,抽搐着,血溅到了阳台上!特拉斯卡拉人连忙把他拖进内屋。
  • 几天后,蒙特苏马死了。一些认为阿兹特克首领是他们朋友的人很震惊。科尔特斯受到的触动是最特别的。我试着劝动他们,在事情还未太糟前必须赶紧走!

不知所措编辑

要求:40 AP (per execution), 1 Woodcarver's tools, 1 Rope (per execution), 1 Precious Stones (per execution), 2 Fir (per execution).
奖励:233 XP, 2400 florins.

民众们通过木桥离开了。他们不再施压,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无法逃走。但我们一定会尝试。西班牙人已做好战死至最后一人的准备。

Overwhelmed PL

Overwhelmed

  • 我看见许多西班牙人都往衣服中塞抢来的黄金,这毫无意义,他们的速度会因此变得很慢,以至于会导致死亡。我只带了水晶头骨。
  • 我的注意力回到了圣器上,它一定有着某种力量,这或许能帮助我逃脱。但我却无法使其运作。假如我拿走的是个假的圣器,但是,不——他感觉起来是真的,没错!
  • 科尔特斯训斥了他手下的贪婪。告诉他们这些东西有可能会杀了我们所有人!他们能够弥补,但前提是他们能活下来!其中一些人哭了。
  • 西班牙人修了一架能跨越水道的小桥。这不能支撑全部的人,但我们别无选择。
  • 我们将乘夜逃出,城市静悄悄的。
  • 他们脸上的微笑令我非常反感!他们相信我们能逃避惩罚。这些刽子手与小偷。事实上他们相信我们要远比阿兹特克人聪明,直到第一只箭射穿了领头人的眼睛!

夸张编辑

PL Memory Bombastic
在兄弟会中很少有人像我一样对圣器了解颇多,但博姆巴斯茨是个例外。当我在寻找更多的圣器时,他将所有的时间花在了研究它们之上。他是个不礼貌的人,说话大声且相当自负。他的朋友很少,不过一起工作过的同事很多。大概他能解决我的疑惑。

壳中人编辑

Shell Of A Man

Shell Of A Man

要求:25 AP (per execution), 1 Botany Tome (per execution), 1 Geology Tome (per execution), 1 Astrology Tome (per execution).

奖励:128 XP, 1600 florins.

我到巴塞尔去找他。他在这里有了个新住所,是个重要的地方。我怀疑他会在此长住。我进入了他的实验室,发现了一个精神失常的男人正抓挠着地板。他没有向上看我一眼,但在我经过时却在嘶吼着。

  • 「万物为一!皆为无物!」他叫道。
  • 「吾为金属,汝亦为金属,吾等不应为这般金属所干涉!」我颤抖了,他那些零碎的话语令我想起了小时候!
  • 「何为终结?吾无可告!一切皆为如此!仅是询问。请?仅是询问!懦夫!」
  • 康苏斯?」他忽然问道。我震惊了,马上要求他复述一遍。他拒绝了。我让他站直了并盯着他那失神的眼睛。我摇动着他并要求他再说一次!
  • 「同意。」他最终回答道。「吾不同意它成这样!吾之思想渺小,小如一杯。过量!爆裂!破碎!」他旋转着并指着几个小伤口。博姆巴斯茨在这个可怜人身上实验了什么?
  • 我在后房找到了他。他似乎正在考虑着什么,大概跟桌上那写了一半的潦草的信以及画了一半的标志有关。我要他给我解释下外面那人在他的实验室里受到了什么影响?他说那男人仅仅看了一些他不该看的东西,那个伤口是他自己用指甲抓出来的。

颅骨学编辑

Phrenology

Phrenology

要求:28 AP (per execution), 1 Inventor's Tools, 1 Priceless Artifact, 1 Quicksilver (per execution), 1 Laudanum (per execution), 1 Ether (per execution), 1 Vitriol (per execution), 1 Brimstone (per execution).

奖励:163 XP, 2200 florins.

我从包里拿出了水晶人头骨后,他的两眼放光了!他伸手想拿,我看不会造成多大伤害便给了他。他开始用各种方法检测并画下草图,同时叽里呱啦自言自语个不停。

  • 「这能干吗?不!当然……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在这儿」他自语道,「我真的有答案。我有一切的答案!……你是个能跟其他东西讲话的东西。」我试图纠正他但是他示意我安静。
  • 他用力摇着水晶头骨,轻敲它的表面。放在蜡烛上烤,泡在水里。他似乎毫不在意我的存在,他闭上一只眼观察着。
  • 「你确定这是吗?」我点头。「这看起来就跟死了一样。大概它生前是个填满水晶的头,对吗?水晶眼睛,水晶鼻子?」我们都笑了。
  • 「我们应该把它浸在化学药剂里,观察化学药剂里。嗯,你干嘛摇你的头?」
  • 每当他移动头骨时,我总感觉到有轻微的痛感。
  • 「这大概被什么锁住了。」他说,「不要怕!我可能有这个的钥匙。」他从书架上的一个盒子中拉出了一本大而重的书。书保存地很好,但没翻开。「除非你想让自己变得跟外面那可怜的约翰一样,我建议你不要看。」

哲人之石编辑

The Philosopher's Stone

The Philosopher's Stone

要求:34 AP (per execution), 1 Aludel, 1 Vellum (per execution), 1 Silver (per execution), 1 Ink (per execution), 2 Cinquefoil (per execution), 2 Opium (per execution), 3 Mace (per execution).

奖励:201 XP, 3000 florins.

随机物品:Alkahest, Gold

博姆巴斯茨一只手托着侧脸,保持这样的姿势研究那本书,同时还蒙上眼睛。「你一次不能看太多。」他解释道。

  • 尽管一再提醒,我还是忍不住看向了书页,上面一片空白!两页都是空白的!突然,各种符号充斥在了我的脑中!
  • 我试着去记住我所看到的,但我不能这么做!一瞬间,它变得清晰无比,之后消失了。我向博姆巴斯茨要书写用的工具。
  • 「你太蠢了。你不能像这样阅读!」我再一次坚持,他便给了我墨水和纸。我开始写。
  • 我趴在地板上,鼻子流血,头乱摇。在他将我的身体移开后,他微笑了。我重新看向那书,但这次我什么都没看到,纸张变成了全黑无字。
  • 「你知道你写了什么吗?我从未看过的配方!我可以猜到,但不敢相信……我必须去工作!」
  • 我休息了会儿,而博姆巴斯茨在调整着他的天平并将化学药剂混合加热。他把一块银放进混合物,随后倒在台上。我们同时发出了惊呼,它的颜色竟变成了闪亮的金色!难道连它的本身全部都变了?!

西元1542年—意大利编辑

我有着充实的人生。我是那令人蒙羞的家族的子嗣与幸存者,我见证了他们在教廷中的贪污腐败,经历了新大陆的腥风血雨以及更多的险境,但最终活了下来。然而,只有水晶头骨至今让我无法释怀,这问题最终会有答案

视觉编辑

Vision01-1-

视觉

要求:38 AP (per execution), 2 Priceless Artifact, 1 Philosopher's Stone, 1 Panacea
奖励:400 XP, 3900 florins.
随机物品:None.

自多年前从特诺奇蒂特兰城回来后,兄弟们对我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他们称赞我能将遗物带回,但却不相信这就是圣器。而我则坚持。

  • 玛利亚抗议说我为这东西花了太多时间,每天都要花一个小时去盯着它看,去听它。
  • 这些年嗡嗡的声音变大了,直觉告诉我有什么要来了,目标找到了。
  • 水晶头骨闪烁着眩人的光!我摇动着它,而它旋转着光芒回应我,它在干什么?
  • 我听到了讲话声,但我无法理解!
  • 我在云雾中看到了一张脸。不……是在我脑中。这效果是在我脑中产生的!
  • 一个男人的图像在我眼前浮现。他的外貌与服饰都说明他是中国人。尽管他说的话我都听不懂,但是无比清晰。我必须立刻向兄弟会报告!

琐闻趣事编辑

  • 关于忧伤之夜(悲伤之夜)的具体发生时间的记载有很多,而大多是在6月30日至7月4日间,再加上当时欧洲通用的儒略历的关系使这一问题更加混乱了,它与太阳日差了有十二天。
  • 博姆巴斯茨,他更为人们所熟知的名字是帕拉塞尔苏斯。他相信万能溶剂的存在,认为除了地水风火四大基础元素之外,还有没被发现的其他元素作为万物构成的基础。帕拉塞尔苏斯相信那个基础元素便是哲人之石
  • 在最后记忆中看到的那个人应是明世宗朱厚熜(年号嘉靖),他痴迷于炼丹。以及如何长生不老。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万灵药」要在这段记忆后解锁。一场企图终结他性命的未遂的暗杀行动便在西元1542年发生。这在16号实验体在阿伯斯泰戈卧室的墙上留下的信息中已有暗示:「答案在嘉靖帝的罪孽与羽蛇神饥渴的谎言之中。」在这些记忆中显示,水晶头骨是阿兹特克人用于与羽蛇神沟通的东西,并且暗示朱厚熜也有此物。

参见编辑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记忆序列
意大利战争
巴尔托洛梅奥·德·阿尔维阿诺 - 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 - 马里奥·奥迪托雷 - 佩罗托·卡尔代龙
罗马
菲奥拉·卡瓦扎 - 乔瓦尼·博吉亚 - 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 - 乔瓦尼·博吉亚
假日
昔日圣诞幽灵 - DATA-DUMP S00.S02
神圣的科学
玛丽亚·埃米尔 - 撒拉克丝的居鲁士 - 伊丽莎白·简·韦斯顿 - 会友 V.O.V.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