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Project Legacy

菲奧拉·卡瓦扎是羅馬的第一章,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傳承計劃》中使用數據轉儲掃描器的一部份。

記憶詳情編輯

目標:菲奧拉·卡瓦扎

地點:意大利羅馬

時間:公元1497年~1503年

遊戲介紹視頻編輯

Assasin's Creed Project Legacy - Rome, Chapter 1 - Fiora Cavazza

Assasin's Creed Project Legacy - Rome, Chapter 1 - Fiora Cavazza

視頻摘要:“請稍等,我們正在與DDS同步,你可能會感覺你的白日夢增多而睡眠時間減少。放心,這是這個項目帶來的正常影響。”

“許多羅馬城的大人物都將他們的閑余時間揮霍在了妓院中。對於想爬上社會高層的妓女們來說,他們無疑是理想的情報來源和階梯。菲奧拉便是其中之一。調查他們所接觸的,發現她所接觸的,發現她所知的,以及她所了解的知識。”

你知道是誰編輯

Playing Nice

玫瑰花開”因客人而顯得熱鬧,不過大部分都是令人反感的。麥當娜·索拉里把我們推入其中。調情、艷遇、引誘,諸如此類的手段不斷地被使用。有權勢的人夜晚會在幻夢般的夜晚分享我們想要的。在羅馬此地,既不會缺少有錢人,也不會缺少享樂主義者。可以說沒有更好的交易場所了。

表現不錯編輯

要求:11 AP(每次執行).
獎勵:21 XP, 185 florins.
隨機物品:Deckhand, Herald, Slaver, Smuggler, Shipwright.

調情常於陰影之中。噁心的味道被濃郁的氣味所掩蓋。大部分進去了,有疾病的是……困難的……麥當娜·索拉里對有癥狀的女孩很快便不予理睬。這是由到過異國的眾多水手帶來的,我害怕我們會在這場戰爭中失敗。現在,工作仍在繼續。

Playing Nice

Playing Nice

  • 這人似乎很滿足,他有着一些掌握小權的聯繫人。我們交易詩歌。在他露出牙齒時他們都似乎想快點逃離;他們使他的演講模糊不清,我努力去理解。幸運的是,他沒有想吻我。
  • 另一個同伴。他的胸部長了疹子,紅腫、脫色的程度。我把頭扭到了一邊去。令人噁心的!他告訴我他是個軍隊士官,如果我不聽話就會受到報復。我嘲笑他。
  • 這個僱傭兵很帥且有男人味。他使我高興。他的臉帶有因戰鬥而留下的傷疤。貴婦們會覺得它們很難看,但我認為這展示了他的獨特個性。他開始脫衣,我也一樣。
  • 一名敢於冒險的女士!我邀請她進來。女性對我們來說不那麼危險,但她們和我們在一起卻是有風險的。她是個藝術家,她知道至少一位的大師,儘管她沒說出名字。也許下次會把。
  • 我曾在這個男人所屬的教堂外聽過他的佈道。里斯多羅,一隻無法滿足的野獸。人們都嘲笑他的女式長裙。他否認這一點。但不過我們都明白他為波吉亞家族而服務。我可以忍受這人的性變態。
  • 今天沒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聯繫” 到手。不過我的工作需要堅持努力的精神。我只要有一個有權勢的朋友就可以脫離麥當娜·索拉里。離開玫瑰花開。我不是忘恩負義之人,我是埋沒在下層酒館裡的美酒。

危險的調情編輯

要求:12 AP(每次執行), Colorful Frock.
獎勵:25 XP, 190 florins.
隨機物品:Doctor, Politician, Botanist, Captain.

節日帶來了羅馬城中所有類型的客人:一些知名人物,一些有錢人士。我們今天接待了一幫有前途的貴賓。我臉上堆滿了微笑,一人大搖大擺,傲慢地走到了我面前。嗯,只有今天允許如此。

FLIRTING WITH DANGER

Flirting With Danger

  • 這個人自稱是王子。他用了香水。他的假氣味比我的強。他在頭髮上花的時間比我多。每一個捲曲都完美無暇。他鬍子的每一個鬍鬚都修剪整齊了。他嘴巴里的每一個字都修飾得很好。
  • 這位大使是一個寶箱!他渴望分享秘密而我承諾絕不泄露。錢從他嘴裡流出來了!
  • 我接待了一位來自佛羅倫薩銀行家,我預計他會給我很高的報酬。我應該知道更多更好的。接着,他向我介紹了他的一些有權勢的朋友。
  • 口音濃重。我不能確定。不過顯然他是為參加節日長途跋涉而來,很需要放鬆。我幫助了他,他開始分享關於他國家的故事以及對意大利的看法。他的看法是危險的,但他告訴我羅馬的一些政客也贊同他。
  • 和一名紳士相處的一個鐘頭!他向我求愛,寵愛我,隨後開始問我問題。我知道了,他也在玩這個“遊戲”。於是我們交易了情報。
  • 今天我結交了不少盟友,這有助於我打入羅馬的上層社交圈。其他女孩都嫉妒死了,哈,很好,我將得到一切我想擁有的。

回報編輯

要求:13 AP(每次執行), 3 Smugglers, 2 Slavers, 2 Doctors, 4 Politicians, 2 Colorful Frocks, 2 Courtesans.
獎勵:27 XP, 195 florins.

今晚我受雇於麥當娜·索拉里的哥哥桑提諾。我和露西亞各挽着他的一隻手臂。他是個危險的男人,騙子。我抱怨了,但很快就明白這無用的抗議不會造成任何改變。

Payoff

Payoff

  • 桑提諾遞給了對方錢。這是賄賂。他沒有說什麼,但這足以讓我明白他要幹什麼。這些人是誰?
  • 恐嚇開始了,桑提諾則揮拳打倒一個男人,要求得到情報,他如願以償。關於航線的情報,難道是奴隸貿易
  • 我向桑提諾提出了疑問。但他卻回復了一個耳光!露西亞要保護我,也受到了相同待遇。
  • 桑提諾讓我們待在院子里。自己去敲附近的門,沒有回應。他用力踹了一會兒,但什麼回應都沒有。他大為惱火,不住地罵道。
  • 我們發誓保守秘密,儘管我們不知道看到了什麼。他多次揮舞着匕首向我們叫囂和威脅。我沒什麼感覺但是露西亞哭了。
  • 我離開時只明白了桑提諾在搞什麼生意,似乎是失敗了,他的憤怒暴露了他內心的恐懼。他的錯誤製造了敵人。他向我們保證他的妹妹會知道我們配合的很好,隨後便走了。在他經過拐角時,我沖他吐了口痰。

他進來了編輯

要求:15 AP(每次執行), 1 Elegant Gown, 1 Perfume(每次執行).
獎勵:31 XP, 200 florins.
隨機物品:Sealed Secret Orders.

桑提諾走進了玫瑰花開。他的臉青腫。一個男人跟在其後,穿的很好,目如鷹隼。是個貴族。我立刻認出了他——切薩雷·波吉亞。切薩雷仔細的研究了一番他進入的房間,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每個女孩。當他微笑時,我們的目光都被吸引並定格了。他讓我去陪他。

He Walked In

He Walked In

  • 波吉亞家族正處於興盛狀態,這是人人皆知之事。我不用擔心個人會陷於道德問題之中。我能在這場交易中做什麼?首先,他的魅力是令人陶醉的,我很快便被擊沉了。
  • 他問我和桑提諾在那晚所遇到的事。我試着去隱瞞,但它似乎是個老手,從我的臉上看出了言語的不實並揭穿。最後,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他證實了我的猜想。索拉里兄妹因為在這裡不受歡迎,因而他們在交易中都很小心。
  • 切薩雷詢問我的客戶,尤其是波吉亞家族的成員。我告訴他在這之前我從未聽說過這些名字。他笑了。而我通過了考驗。
  • 我開始脫衣服,大概是因為有些饑渴了。但他制止了我。
  • 切薩雷問我有什麼願望,他是第一個向我問出這話的人。
  • 切薩雷解釋了目前的情況。作為索拉里兄妹倆活下去的代價,他們將同意切薩雷去選一個女孩。便是我。我將離開玫瑰花開並開始奢華的生活,只不過仍然以交際花的身份出現。我同意了,沒有其他選擇。

黑市編輯

Spare Parts

我已為波吉亞服務了六年,結束了糟糕的過去,看到了美好的未來,我從未為此後悔過。一場秘密戰爭在羅馬爆發,戰鬥於街道、議院以及教會之中。切薩雷命令我去協調他所訓練的特別軍隊。

信仰的價格編輯

要求:10 AP(每次執行), 1 Ritual Dagger, 5 Courtesans (Previously 1 Courtesan per execution, changed December 21, 2010) .
獎勵:19 XP, 70 florins.
隨機物品:Religious Icons, Letter Of Indulgence, Letter Of Condemnation, Letter Of Absolution, Monk, Priest, Cardinal, Sealed Secret Orders.

我帶了一些符合教兄里斯多羅胃口的女人。新進的女孩渴望有經驗,里斯多羅將準備好的宗教文件與為切薩雷特工準備的飾物給了我。我避免暴露自己曾在玫瑰花開呆過的事實,希望他能忘掉我的臉。

The Price of Faith

The Price Of Faith

  • 他沒有對其他女孩看一眼,而是徑直走向我,並把手放在我的臉上,邪笑着告訴我我總是他的最愛。我用力踢了他的襠部並以切薩雷將會發怒一事恐嚇他。他因痛苦而嗚咽。
  • 里斯多羅找了一些畫家,繪製了一些宗教象徵的畫以及製造了一些護身符。他相信它們對切薩雷的計劃有效。我是不相信,但我帶走了它們。
  • 我誇大了切薩雷的需求,對我來說我需要外快,錢使我盯上了這個不幸的人。
  • 里斯多羅給了我一疊文件。他說這裡面都是前來懺悔並試圖搭上切薩雷而付錢的人的名字。這是由教會正式冊封的。為什麼任何人都會給這男人遠超我的權力?
  • 里斯多羅提供給我許多不同種類的宗教器具。無用之物。我不知道我能拿它們幹什麼,不過我還是拿走了,大概他把這當玩具給我了。
  • 當我轉身離開的時候,里斯多羅再次試圖觸碰我。女孩們走到他的小路上,把他拉開,咯咯地笑着。他們將渡過一個漫長的夜晚。把他們拋在後面使我幾乎感到內疚。

向前的女孩(Go-To Girl)編輯

要求:11 AP(每次執行), Expensive Gift(每次執行).
獎勵:22 XP, 0 florins.
隨機物品:Bauble, Trinket, Curio, Valuable Antique.

麗亞·德·魯索,一個走私者。她沒有在我們的約定地點,絕不在。我等了一會兒後原路返回,忽然她走到了我所走的那條路上。我便跟着她到了一件上鎖的店鋪中。她說這裡是她的倉庫。

Go-To Girl

Go-To Girl

  • 我試着找個話題,不過她對此無多興趣。她微笑着給我看了一些沾有血漬的古老遺物。
  • 我不明白為什麼切薩雷會要這些這種隨處可見的東西。
  • 這個東西確實是珍寶!沒我特別需要的,不過我不能想象她是從何處得到的,她看起來很自豪。
  • 她是如何從看守中得到的?當然,切薩雷掌控這那些守衛。這女的在尋找時什麼都沒發生?
  • 房間中有一股死人的味道,還有很重的蟲子氣味。我很不驚訝的在櫃檯後找到了這店鋪的原主人的屍體。
  • 我成功地從麗亞那裡拿到了需要的東西並付給她錢,但她依然伸着手。好吧,真是個精明的妹子,我補齊了她應得的報酬。她咯咯笑着,似乎在表達不滿,我警告了她。

...以及那隻野獸編輯

要求:10 AP(每次執行), 1 Hammer, 1 Blacksmith's Tools, 3 Coal(每次執行).
獎勵:18 XP, 90 florins.
隨機物品:War Hammer, Longsword, Ritual Dagger, Straight Razor, Rondel, Shiv, Cinqueda, Executioner's Axe.

切薩雷雇了個專屬鐵匠,奧古斯特·奧伯林,過去曾是個瑞士傭兵和武器工匠。我敲開了他店鋪的門。乖乖,你是頭牛化身成的人嗎?之後他開口了,口齒清晰,思路靈活,我驚呆了。

And the Beast

...And The Beast

  • 在我進入店鋪時他拍了拍我的肩。好痛!他給了我一杯酒。
  • 他向我展示了他所鑄造的一系列標準型號武器。我轉達了切薩雷的要求並讓奧古斯特把武器交給我那在外等候的助手。
  • 我注意到一面牆上畫了很多圖畫,剛開始在頂部是很粗略的筆法,中間則開始精細,而到了底部則是相當複雜的設計。奧古斯特解釋他還得負責波吉亞在羅馬的宣傳。我很吃驚,這雙粗大的手竟能畫出這樣細緻的畫來。
  • 奧古斯特問我切薩雷有什麼奇特的要求。我告訴了他我所知的。切薩雷雇了一些著名的發明家與工程師,重新設計了戰爭武器和創造新式兵器。
  • 鐵匠的老婆告訴我我得結束在此的停留,並要求我離開。他在背後叫道,兩人的咆哮就像兇猛的野狗。
  • 奧古斯特歡迎我下次再來。搬走最後一箱補給品後,我離開了屋子。我答應他我會再回來的,他老婆的臉色很難看,我則回了一個挑釁的眼神。

備用零件編輯

要求:11 AP(每次執行), 1 Inventors Tools, 1 Modified Arquebus,
獎勵:22 XP, 100 florins.
隨機物品:Screw, Gear, Coil, Sprocket, Chain, Deadly Prosthetic, Box Of Components.

加斯帕·德·拉·克魯瓦,是一名工程師、狙擊手以及隱士。他讓我很害怕,但他的純熟技藝,是前無古人的。他的工作室很小,但堆滿東西。如果不把他的一些工具推倒在地,路都沒法走。

Spare Parts

Spare Parts

  • 加斯帕正在唱法語歌,一首憂傷的曲子。我從他那不安的歌聲中感到他似乎丟失了什麼。他失去了什麼?我等他唱完後再開口,但他還是嚇了一跳。
  • 這個工程師跟我保持着一定距離,他僅僅比我知道得多。他把大部分修好的東西打包放進了盒子里。
  • 他問了我一些令人不舒服的問題,我親眼見過死亡嗎?這死亡是因為命運還是選擇?我無法回答。
  • 他正在調校他的武器,將它瞄準了窗外,眯着眼看着陰影中以及經過外面的街道的人。標記,並把它放回桌子上調整得更好。
  • 我給了加斯帕屬於他的工資,不過他告訴我這沒必要。我把它放在了工作台上。
  • 我感謝加斯帕所提供的幫助,他用微微聳肩來回答。一個讓人難忘的人。我在離開時十分小心的不讓自己走過他的窗前。

地下軍團編輯

Hired Muscle

切薩雷糾集了一幫亡命之徒和惡棍式人物,他們的任務只是在羅馬掀起鬥爭。我奉命會見他的重要士兵,協調並傳達命令,提供補給。研究他這些尚處於野蠻狀態的野獸們。

雇來的肌肉編輯

要求:11 AP(每次執行), 1 Cinqueda, 1 MatchLock Rifle, 2 War Hammers, 2 Pikes, 2 Spears, 3 Long Swords (all items per execution).
獎勵:26 XP, 220 florins.
隨機物品:Roman Sentry, Arquebusier, Papal Guard.

僱傭兵領袖羅科·提埃波羅在招募勇士。他為他能獲得異國的僱傭兵與戰術而自豪。他的要價很貴,但波吉亞不差錢。在我抵達之時,他已等我有段時間了。桌上擺好菜,他倒了杯酒。

Hired Muscle

Hired Muscle

  • 我選擇了一個看起來有明顯因戰鬥而獲得傷疤的僱傭兵。這是個明顯的暗示,他們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提埃波羅糾正了我,說他每個手下都殺過無數的對手,因此那些沒有傷疤的士兵更是高手。
  • 一些人展示了他們的武器,吹噓着他們的事迹。都笑了。我尋找着沉默之人,表情要嚴肅的。
  • 提埃波羅讓他的兩個手下在我們用餐時進行一場戰鬥表演。這得到了我的贊同。他們是兇猛的,在戰鬥時都將對方砍出了血來。沒有小傷口。當他們結束時我告訴提埃波羅我沒興趣傷害僱傭兵。我們都笑了。
  • 傭兵們問他們何時會去戰鬥,我告訴他們我認為羅馬很快就會變成他們的戰場。他們表達了抗議,而提埃波羅讓他們安靜。
  • 提埃波羅展示了描繪他英勇事迹的繪畫,他在十多年中的戰鬥中只敗過兩次,那兩次他都無命令權。我問他多少錢可以把他自己賣了,他說切薩雷要付的肯定多得多。他又問我這個問題,而我回答則是隨時做好被買的準備。
  • 提埃波羅請我呆的時間長一點。誘人的,不過我婉言拒絕了。他把我選中的每個傭兵的合同都給了我,我給了他一小袋切薩雷的錢。傭兵們想去戰鬥,我承諾會儘快讓他們有機會上的。

不聽話的騎士編輯

要求:15 AP,(每次執行), 4 Slavers, 6 Courier Horses, 8 Roman Sentries, 1 Decorative Armor, 2 Heralds, 1 Curio.
獎勵:32 XP, 240 florins.

多納圖·曼奇尼是切薩雷手下的首席騎士。大概比切薩雷的騎術還要優秀。今天波奇亞家族將舉行一場私人馬賽。奇爾科·馬西莫讓我去賄賂多納圖,告訴他要讓切薩雷贏,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他知道後果。

The headless horseman

The Heedless Horseman

  • 多納圖是個充滿自信的男人,當他在馬上射擊或是騎馬接近敵人時,馬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我命人送了他一件禮物:一副特別的盔甲,他下馬命令助手幫他穿上。
  • 我用切薩雷的名義去告誡他,他並不驚訝,但卻說勝者該用實力,絕不是靠其他東西。
  • 我坐在了盧克雷齊婭·波吉亞的旁邊。她拒絕看向我。她認為我只不過是切薩雷的玩物。我大概是吧。比賽開始了!切薩雷一馬當先沖在了多納圖的前頭。莫非他才是最優秀的騎手?
  • 多納圖想要加速,但前方被切薩雷的一個手下擋住。我聽見盧克雷齊婭在念叨着那人的名字:特奧多爾·威斯卡提,是切薩雷的心腹。
  • 特奧多爾拔出劍刺向了多納圖。多納圖就快倒下了!但他忽然踢擊自己的馬讓其從切薩雷和特奧多爾中加速穿過。觀眾們倒吸一口氣!多納圖贏了!當他騎馬經過我們面前宣布勝利時,全場都沉默了。
  • 切薩雷下馬並惱怒的丟開了頭盔!他向我示意,而我點頭回應。我的傭兵們衝出將多納圖拉下馬並扔到了地上。這個勝利法真是兇殘且令人羞恥。觀眾們都嘲笑着他。而我不,他是當之無愧的冠軍。

放蕩之人編輯

要求:13 AP(每次執行), 1 Shiv, 1 Trinket, 2 Bauble.
獎勵:28 XP, 225 florins.
隨機物品:Thug, Cento Occhi Thief, Thief.

切薩雷讓我去會見百眼幫【按:兄弟會中的攔路強盜們】的首領,這個盜賊集團的人大部分都很年輕。這個叫蘭茨的人便是首領,切薩雷相信蘭茲曾領導過對波吉亞所屬馬車的攻擊。他給了我信物並告訴我怎麼去處理這個勢力。

Rake

Rake

  • 我在一個教堂外找到了他,他正蹲並數着脖子上的小包中的錢。儘管他知道有人在他身邊,但連眼都不抬一下。我把一隻簡陋的匕首投刺進了他腳邊的土內,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立即站起並道歉,那匕首讓他明白我代表波吉亞而來。
  • 他拔出了地上那原本屬於他的醜陋的匕首並收回鞘中,主動提出退回打劫博吉亞家族得到的錢。我告訴他,他需要做的不僅如此。他的手下將為切薩雷服務。
  • 他說他已經把那些錢花掉了,但他今天會先還上一部分。不錯,挺誠實。他問我要不要去看他幹活.......如果我能跟得上他。
  • 我看着他碰了人群中的一個商人,在那人回頭前迅速離去。下一個,一個貴族婦女,神父。在他暴露之前他連續偷了五個人。發現他的那人呼叫了衛兵!
  • 一個騎馬的士兵進入了廣場,而朗茲則將叫喊之人推到了馬蹄之下。騎手猝不及防,只能讓馬剎住。一瞬間我就發現朗茲不見了,過會兒才明白他跳到了我旁邊的建築物頂上。
  • 在他離開前,我檢查了口袋,東西好像都還在。我相信朗茲會過來交錢的,他害怕切薩雷。

死裡逃生編輯

要求:18 AP(每次執行), 1 Straight Razor, 2 Plain Cloak, 1 Box Of Components(每次執行).
獎勵:47 XP, 325 florins.
隨機物品:Replica Hidden Blade.

切薩雷雇了一個間諜大師,巴爾塔薩·德·席爾瓦。他將自己偽裝成一個理髮師,雖然我告訴他他對於這個一點兒也不了解。同時,我們盯上了切薩雷的敵人——刺客組織。他們有太多東西需要我們去了解。

Close Shave

Close Shave

  • 切薩雷把屬於他的一名議員置於了虎口之中。一個帶着大貪慾的惹人注意的人,因為貪污腐敗而臭名昭著。這個議員很僥倖地在今早的一次攻擊中倖存,切薩雷沒給他安排衛兵。我們跟上了他,等待着刺客們對他的再次攻擊。
  • 這個議員在這周的大部分時間中都是呆在屋內。在巴爾塔薩的帶領下,我們沒有暴露。
  • 議員最終走進了一個市場之中。他的步伐匆忙,眼睛警惕的向四周張望。忽然,一塊陰影覆蓋宰了他頭頂上,一名刺客在我們上方!
  • 刺客跳下了!他壓倒了議員,手腕處出現了一個武器。他用這個刺穿了議員的脖子!披着披風的刺客說了幾個詞後立即逃跑了。我們開始了追擊。
  • 巴爾塔薩咧着嘴笑了。雖然我覺得失敗了但卻為他所了解了什麼而高興。他記錄了下來。
  • 儘管我們跟丟了,但我們知道了很多,外觀。袖劍、技巧。巴爾塔薩會繼續跟蹤這些披着披風的殺手,並向我彙報。

古怪編輯

Centre Stage

切薩雷組建了一支由不善合作以及白痴構成的軍隊。我開始懷疑事實上他在羅馬有個大計劃。他像是想把牢籠打開把這些猛獸放入城內。為什麼他選擇了我去馴化他們?

舞台中央編輯

要求:20 AP(每次執行), 2 Rondel, 1 Mask, 1 Sealed Secret Orders(每次執行).
獎勵:58 XP, 390 florins.

我將應付兩個小丑兄妹,卡辛卡哈,是法國人。滑稽的服飾,我覺得對於慶典來說相當合適。我們的目標是一些私下聲稱自己有外國王室血統的傢伙,他們打算把這事說出去。

Centre Stage

Centre Stage

  • 小丑們進行了生動的表演。他們翻轉、舞蹈,假裝用拳打對方並同時倒下。賓客們無不大笑。
  • 卡哈開始雜耍拋接的節目,所有人的眼睛都在她的身上。卡辛向他的目標移動,小心地不引起注意。
  • 我拔出了短劍等待着那一刻。我身體前傾向前面那個賓客。
  • 卡辛從椅子後刺向了椅子上的男人!一瞬間的困惑,旋即變成了恐慌!卡哈將她雜耍用的刀擲出刺進了兩個賓客的喉嚨中。
  • 最後一個賓客尖叫着逃離!我追上去並用一把椅子放倒了她!她祈求饒她一命。這樣的話,我就沒命了。我給了她個痛快。
  • 卡辛大笑着經過了門,而卡哈則在摔倒在哥哥前打翻了燭台......我再次確定他們徹底瘋了.......這一點兒都不好笑!

怨恨的幽默編輯

要求:19 AP(每次執行), 1 Executioner's Axe, 1 Letter Of Condemnation(每次執行), 1 Rope(每次執行).
獎勵:54 XP, 360 florins.

他們叫他劊子手二世。任何人都認為劊子手愛自己的工作。這是個很容易接受的方式,讓他們成為惡棍。他們帶着面罩以來避免他們拆下後有所惡名纏生。不像二世,他愛工作也愛面罩。他察覺到我與他保持着距離,顯得很享受。

Gallows Humor

Gallows Humor

  • 二世很忙。他的處刑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以致於人群都少了。一些乞丐和衛兵站着看下一次處刑。
  • 我將切薩雷的手令給了他。他快速翻了一下,臉上帶着嚴肅的目光,說我的名字就在這名單上,同時揮動起他的斧頭!我嚇呆了。他微笑着把名單扔到一旁,告訴我他不認識字。
  • 一個我的老客戶被絞死了,一個朋友,切薩雷準備讓我看這個?
  • 一個男人被捆綁着押到了邢台,頭被包着。他懇求二世放過他,宣布他無罪。二世安慰他說死是件好事,因為無辜者會去天堂。
  • 他很會表演!讓他的觀眾興奮了,他將被處死的人的屍體砍下並向下面的人展示着。我吐了,我他則衝著人群中的我嘲笑道。
  • 隨着劊子手工作的結束,我也要離開了。我帶走了這個,一個來自切薩雷的提醒,我對這些野獸的情感由憎惡超過了恐懼。

蜘蛛編輯

要求:17 AP(每次執行), 1 Deadly Prosthetic, 1 Letter Of Indulgence(每次執行), 1 Rare Gift(每次執行).
獎勵:46 XP, 330 florins.
隨機物品:Sealed Secret Orders, Follower Of Romulus.

西爾維斯托·薩巴蒂尼,聲稱要成為一個貴族。穿的很像,其實很窮。他是個馬屁精,用錢進入了所謂的上流社會,說話帶着下層人的詞語。切薩雷因為他的失敗而砍掉了他的手,我給了他第二次機會。

Spider

Spider

  • 薩巴蒂尼像蜘蛛一樣。在一個小聚會上,任何人都是他的獵物。他察覺着社會交際方面不易被察覺的震動。無時無刻不在看和聽着、我就是只新的蟲子,進入了他的網中。我接受了他的全部注意力,他的大顎張開了。
  • 他出現了,眼睛睜大且笑得誇張,我挽着他那醜陋的假肢。
  • 他帶着我到了密室,他竟然相信無人注意到他毀了一隻胳膊的事,這假肢只會引起更多的注意。不過,我仍跟着。
  • 他對這器具很失望,儘管這是個大師級的製作。他想要更多寶石、貴金屬。我把這些從切薩雷那裡拿來的給他了。他一把從我手裡搶過。
  • 這手臂令人尷尬且十分笨拙。他測試了上面的利爪和隱藏的驚喜,一隻利刃從中間彈出!真是個陰險的武器,但實用嗎?這不是我該擔憂的。
  • 我準備離開薩尼蒂尼和他的遊戲。他立即拉過一張椅子坐在了一位美麗的女士旁,並露出了他的新胳膊。她畏縮着儘可能地想遠離他。但他卻用他那危險的爪子輕撫着她的臉。我顫抖了。

壞醫生編輯

A taste for violence

切薩雷想要我去見他的殺人醫生瑪法托(Malfatto),我不相信他真的是個醫生。他是個捕殺女性的人。一隻怪獸,切薩雷考驗我的忠誠,但他很快就會發現這會毀了我。

暴力的味道編輯

要求:19 AP(每次執行), 1 Hooded Dress, 1 Courtesan(每次執行).
獎勵:55 XP, 400 florins.

沒有他的跡象,我獨自走在羅馬貧民區那空蕩的大街上。我盡我最大的努力去隱藏自己,不過我仍感覺到自己的脆弱與恐懼。

A taste for violence

A Taste For Violence

  • 我叫喊他的名字。這聽起來很荒唐,為什麼我要同意干這個?
  • 一聲尖叫!一陣尋求幫助的吶喊!他就在附近!但在這複雜的小巷中很容易走失方向。
  • 她乞求着!乞求放過他!我用力奔跑但找不到她!
  • 她現在在抽泣!我暗罵自己為何事前無準備!我應該充分了解這片區域,記住所有街道!
  • 一道黑光閃過並消失在了陰影之中。瑪法托!
  • 令人不舒服的燈,暴行使空氣沉重,儘管東西都是原來的。我發現了她!第一眼看過去,她像是個被玩壞丟掉的玩偶,被隨意丟棄在了小巷,之後我看到了血,大量的血!恐懼使我逃走了。

捕鼠器編輯

要求:20 AP(每次執行), 1 Elegant Gown, 1 Perfume(每次執行), 1 Letter of Absolution(每次執行).
獎勵:59 XP, 450 florins.

切薩雷駁回了我拒絕去找瑪法托的請求。如果我再次失敗,那他將殺了我。在見識了她的怪獸行徑後,我不能再想象會在哪些小道中遇到什麼東西。太壞了,他讓我換上舊的妓女服,能更好地引起怪獸的注意。

Rat Trap

Rat Trap

  • 今晚街道上只有很少的人。我想呆在人群旁,但我知道瑪法托會避開他們。我必須獨自一人。
  • 一隻手搭上了我的肩!我尖叫並跳到一旁。這裡只有個喝醉的傻瓜!他幾乎要把口水流到我的裙子上,我把他推到了地上。
  • 我聽到了自己的腳步聲的迴音。我呼吸越發緊張,風聲鶴唳。黑暗中沙沙作響的聲音,還有低語。
  • 在拐角!我看到了什麼!一道因鏡片而產生的反光!它移動了。白骨色鳥喙面具!是他!
  • 瑪法托猛撲向我!我閃道一邊並沖他大喊切薩雷的名字!命令他聽着!他抓住了我並注意到了我手上的一份文件。他猶豫了一會兒後拿走了它。
  • 瑪法托沒有讀。他透過他那不詳的面罩盯着我看了會兒。他抬起頭,我離去了。他沒有動。

上門問診編輯

要求:28 AP(每次執行), 1 Iron Fan.
獎勵:99 XP, 700 florins.
隨機物品:Poison Vial, Syringe.

我要停止為切薩雷服務。停止和這群怪物來往!我要在這周離開羅馬。我回到了切薩雷提供的房子。奢華且舒適。我喝了杯酒讓自己靜下來,但卻難以入睡。

Housecall

Housecall

  • 我感到我脖子上有刺痛感!我以為是蟲子在叮咬,便拍了一下,但我的手摸到了一個堅硬的東西。一個注射器!瑪法托在我的房間里!他在干......不要想這個!毒殺?
  • 我跳到了床旁並撒腿逃跑!我的腿在顫抖!我爬上桌子並取下了掛在高處的扇子
  • 瑪法托盯着我,停在原地,而注射器掉在了地上。他在等我出來!等着毒藥擊倒我!
  • 我展開了扇子,讓只只利刃如花一般彈出綻放。我沒看他的臉,但他的姿勢出賣了他的恐懼!他所殺的人都沒反抗過?
  • 我沖向他,用扇刃瘋狂地劈砍!他靠在了牆上,扇刃將他的醫生外袍切成了碎片。我甚至砍出了血!這夠了嗎?哦!我的視線模糊了!
  • 我的意識急劇喪失!我的耳邊充斥着響聲。我倒下了。瑪法托........你會對我做什麼?

蔑視編輯

要求:34 AP(每次執行), 1 Papal Guard, 1 Courier Pigeon(每次執行), 1 Sealed Secret Orders(每次執行).
Reward: 118 XP, 780 florins.

我還活着!我失去了平衡。我努力讓視線保持清晰。瑪法托離開了。留下了曾在地板上移動的痕迹。痕迹直到窗戶。我把他傷的很重!切薩雷不再保護我。我只能向他的敵人求助,提供一次交易。

Scorned

Scorned

  • 我知道刺客們也在看着我。他們甚至可能是老的客戶或者朋友。我們也在監視着他們。我和巴爾塔薩觀察他們的動作與戰鬥,以及如何去找到他們。
  • 他們的交流程序是很簡陋的,使用信鴿籠來交易和傳達信息,分配任務。屋頂是被禁止進入的,不過我們曾看過切薩雷的親兵上屋頂到籠中取出信件。刺客們也學着他們的樣子。
  • 我寫了一份據我所知的切薩雷的特工的信息的單子。其中甚至有對我很好的人。我會使他受到沉重打擊!
  • 如我所料,我找到了一名背地裡背叛了切薩雷的衛兵,他正往鴿籠中放信。我使他為難了。他剛開始拒絕承認一切。但在我說這信是要給“白衣人”時,他同意了。
  • 在信中,我表示將在刺客們對切薩雷的戰鬥中提供我所能盡的幫助。只有這才能幫我躲過切薩雷的怒火。這一天剩下的時間我都呆在人群中,在燈火通明的地方。只要刺客們想要找到我,他們就能做到。
  • 弗朗西斯科·韋切利奧,風景畫家,我從未懷疑過這一點。他告訴我名單會被交給可信賴之人。我的擔憂很快就消失了,但他告訴我我的工作離結束還很久。

收割的旋風編輯

刺客們允許我跟隨他們,不過堅持他們在處理切薩雷的特工時我應保持距離。但我想看着他們,親眼看着他們結束自己的工作與生命。

解僱編輯

要求:25 AP(每次執行), 1 Cinqueda, 5 Assassin's Bow, 15 Longswords, 5 Assassins, 15 Cento Occhi Thief, 40 Arrows(每次執行).
獎勵:80 XP, 600 florins.

我不希望羅科·提埃波羅死,但切薩雷的大部分軍隊都信服和忠誠於他。我們沒有那麼雄厚的財力跟切薩雷競價,所以別無選擇。

Fired

Fired

  • 僱傭兵們正在外面訓練,被要求進行激烈的戰鬥,而刺客們張弓放箭,剎那間箭雨覆蓋了所有敵人,每一隻都擊中了目標!
  • 許多僱傭兵因身着重甲而死裡逃生,紛紛從訓練場離開。刺客們接近了,僱傭兵的速度無法擺脫他們!他們兩人一組進行攻擊,刺向了僱傭兵鎧甲的薄弱處和低處。第二波攻擊開始了!
  • 刺客們在進入建筑前休息了一會兒,他們讓我說話時用手勢打信號。
  • 他們讓我指出建築物內部的防禦。我指向了牆,解釋在另一邊有一條可爬進去的路。在我說完前,他們再次移動了!
  • 羅科身旁都是經驗豐富的老兵,我們的人數遠超他們。但他們卻在他們死之前殺死了兩名刺客。
  • 羅科揮着一把短劍,以一人之力對抗一打刺客,他知道自己今日必死,但臉上仍有着很濃的笑。這是他所期待與幻想的結局!刺客們沒讓他失望!

沒有喝彩編輯

要求:22 AP(每次執行), 2 Crossbows, 1 Iron Fan, 10 Assassins, 8 Rapiers, 3 Smoke Bombs(每次執行), 10 Crossbow Bolts(每次執行).
獎勵:68 XP, 550 florins.

我們找到了在街上表演的小丑,他們參與了一場荒誕的舞蹈,背景音樂是一個音樂家敲打着軍樂器。他們太沉醉於表演以致於沒能注意到周圍人群的轉變。

No Encore

No Encore

  • 刺客們潛入了人群,剛開始時是不惹注意的,但很快場地里就充滿了白兜帽。
  • 卡哈旋轉並向人群丟出了一個煙霧彈,!一些刺客中招了!其他沒受影響的刺客開始了追逐!我展開扇子用力扇走煙霧。
  • 人群因驚慌而散開了,卡辛試圖乘亂溜走。他失敗了!刺客們擋住了他的去路!他拔出了細長的匕首保護自己。他的輕劍進行的反抗只是徒勞的。他用靈活的身手與刺客們保持僵持狀態,甚至劃開了一人的臉,但他很快倒下了,當四把劍穿透了他的胸後。
  • 卡哈呼喊他的哥哥!將臉轉向我們,他的匕首出鞘!直衝向我!
  • 刺客們停在原地。他們顯然喜歡這個!我用扇刃偏移了他的攻擊並劈向了他的胳膊!他因疼痛而鬆開了手,致使武器掉在地上!他換用拳頭打,用腳踢,但都無多效果,反讓我在她身上留下許多傷口!最後,他放棄倒下了,爬向她哥哥的屍體。
  • 她哭喊着,搖着他哥哥的屍體。拿下了他的面具並撫摸着他的臉。她不知道一名刺客已經走到了他面前,沒聽到他裝好了弩箭,並用箭矢射穿了他的腦袋。

擊敗編輯

要求:20 AP(每次執行), 1 Bearded Axe, 1 Assassin, 5 Lock Picking Tools(每次執行).
獎勵:60 AP, 390 florins.

刺客們計劃去進攻巴爾塔薩的理髮店。那不過是個誘餌。我帶着他們到了他真正的藏身處,包圍了外部。但他不是個這麼容易被伏擊的人。

Outplayed

Outplayed

  • 刺客們成功避開了第一個陷阱。他們推開前門並迅速避開,緊接着一次該死的爆炸讓大門噴出了巨大的火舌!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事情!
  • 屋內空空如也,我們開始搜尋暗門。這裡!有一個放下並通向頂樓的梯子。
  • 一個刺客上去探路。我們聽到了匕首的撞擊聲,他們交戰了!他大喊着。
  • 他們把一個受傷的男人推下到了我們這一層。他的臉上沾了血,眼睛裂開。他告訴我們他答應幫一個躲在陰影與角落中的男人,因而他在這兒。陷阱!一個冒牌貨和充滿火藥的房間!我們能聞到這濃烈的味道!
  • 我發現窗外有人在盯着我。巴爾塔薩!他在外面並帶着火把!當他認出我後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他點火燒了房子!
  • 我們要儘快逃離!在火勢尚能控制之前!我們成功地逃到了街上,那個間諜不見了。我懷疑他逃離了羅馬,因為他喜歡這種遊戲。

移動靶編輯

要求:20 AP(每次執行), 10 Assassins, 5 Arquebusiers, 20 Arrows(每次執行).
獎勵:62 XP, 510 florins.

巴爾塔薩逃了。我不能承受她還活着的代價,我們讓刺客去調查,我相信他們知道的更多。我惹了個麻煩,在其他方面。巴爾塔薩可能會將我背叛一事告訴了切薩雷,這會導致切薩雷出動人手抓捕我們。我必須找到他!

Moving target

Moving Target

  • 我調查了他的理髮店。他不會像那種返回的人,但有很小的幾率他會遺失什麼東西導致他回來拿。守了一夜,他沒回來。
  • 藏身處的東西都被嚴重燒毀了,我試着在殘骸中尋找能指引我找到巴爾塔薩的東西。我找到了一封沒有被燒毀的信。
  • 信中說他很欣賞我的身手,想會上一面以來討論選擇,去更好的處理當前的事項。
  • 我達到了那個倉庫,小心的偵察四周。只有巴爾塔薩一人坐在桌子上。他躬身歡迎我,開始猜測我的計劃與動機。他猜對了大半。他說沒告訴切薩雷我背叛一事。而我的失敗也反映了切薩雷的這位間諜大師的差勁。
  • 他道歉着,隨後打出了信號。一些火繩槍手從前屋的箱中跳出進入房間!他們將火槍對準了我,我下意識的抱住了頭。
  • 我準備應對射擊,但卻沒聽到開火的聲音!我睜開了眼睛,巴爾塔薩自己已經死了,倒在桌子上。他的手下也死了,沒人身上都插滿了箭矢。是刺客們!

公平的遊戲編輯

要求:34 AP(每次執行), 1 Replica Hidden Blade, 1 Iron fan, 1 Black Leather Cloak, 1 Ink(每次執行), 1 Poison Vial(每次執行).
獎勵:120 XP, 720 florins.

巴爾塔薩和我訓練了伊爾·路波。他穿的像他的敵人,裝備他們那複雜的武器。使用他們的技藝與戰鬥方法。完善但不完美,只是個高仿品。在巴爾塔薩死後,伊爾·路波使我所訓練出的僅有的能對刺客造成傷害的人。

Fair Game

Fair Game

  • 我們用暗號進行聯絡,我在帕斯奎諾雕像上留了個標誌。他將會在日落時分與我在港口區會面。
  • 我聽到了喊聲!以及一個機關觸發的聲音!伊爾·路波彈出了他的腕刃。他這個的摺疊方式對刺客們來說是很笨拙的,不過他手上的血證明這個設計依然有效。他告訴我我被跟蹤了,但這不會再有了。
  • 伊爾·路波問我為什麼會在今天召見他。我指向了碼頭上的一艘船並說切薩雷的一個目標就在上面。這是個謊言。他盯着那裡,對這任務產生了懷疑。問我他怎麼樣才能達到那裡不被發現?
  • 在其轉身之際,我悄悄地展開了扇刃並刺進了他的背部。他立即回身反擊將我擊倒。我的鼻子出血了!他那狼牙似的劍刃再次彈出。他要殺了我!
  • 他跑向了我!而我也沖向了他!踢了他的腿。他倒向地面,但很快就恢復病滾起!他爆發了!我毫無抵抗力!只要一會兒,快起效!起效!
  • 他跪下並嘔吐!他的身體顫抖着,他罵著,問我。我沒有回答。毒藥終結了他,我將他的身體推到了水中。沒有人注意到這一切,我離開了港口。

別當著孩子的面編輯

MemoryTurningAgainstCesare01

沒看過爸爸這麼生氣,打碎了碟子並將杯子砸碎,他說他親手訓練的人才都被刺客們殺了。我問他刺客是什麼。他沒告訴我。

糾纏編輯

要求:34 AP(每次執行), 1 Embroided Silk Cloak, 1 Elegant Gown, 1 Poison Vial(每次執行), 2 Round of Drinks(每次執行).
獎勵:122 XP, 1100 florins.

爸爸讓菲奧拉去跟他共進晚餐。爸爸對她很生氣,他說她是個騙子。我告訴他,她是個好人,但他仍說他是個騙子。

Entangled

Entangled

  • 爸爸讓我到外面去,不過我躲在了角落偷看。他沒有生氣。他給她拉椅子並在她的酒杯中倒滿酒。他們都微笑着。
  • 他們談論着爸爸朋友被殺這事。她看起來很驚訝。
  • 爸爸問她關於刺客的事,她說只按他交代的那樣去監視他們。
  • 康蘇斯站在我身邊,他也在看着。他沒有說更多的。爸爸告訴我它是不存在的,但我看得見他。
  • 菲奧拉不願意喝她杯中的酒!爸爸問她為什麼不信任他了。她反問他她有信任過她嗎?他說沒有。
  • 兩人開始廝打。當爸爸怒喝一聲時大部分人都會馬上安靜。但菲奧拉卻大聲地回應他。康蘇斯說我該走了,於是我走了。

自己動手編輯

要求:37 AP(每次執行), 1 Hooded Dress, 1 Black Leather Cloak, 5 Lock Picking Tools(每次執行).
獎勵:153 XP, 1300 florins.

我總是睡不好。爺爺說是因為我想太多了。他說他的兒子,也就是爸爸,也有一樣的問題。今晚,一些人也醒着。我聽到了他們下樓的腳步聲。

Helping Herself

Helping Herself

  • 我看見她到了入口,她面前的窗戶開着,但沒看到我。
  • 菲奧拉穿過了走廊,她在找什麼?她走進了書房。
  • 她打開了爸爸的箱子,拉出抽屜。我在爸爸不在時也干過這些事,它們一點也不好玩。
  • 她在感覺牆,輕輕地敲了敲它,並小心地不把人驚醒。我也想玩,但我不想惹麻煩,於是我沒動。
  • 她看了地毯下。我探出了頭。我從沒看過那下面!她找到了什麼嗎?沒有。
  • 我問康蘇斯她會殺了爸爸嗎?他說不會,她是在找金蘋果

命運編輯

要求:40 AP(每次執行), 1 Priceless Artifact.
獎勵:163 XP, 1200 florins.

我離開了菲奧拉,跑向了蘋果的所在地。爺爺把它放在了他的圖書館中。我打開了蓋子,裡面的蘋果在發光!我聽到菲奧拉在走廊上走路時的聲音。

Fate

Fate

  • 菲奧拉看到了我,讓我把蘋果給她。我跟她說如果她願意跟我玩。
  • 康蘇斯也叫我把蘋果給她。我笑着並告訴菲奧拉如果她能抓住我!
  • 我跑了!蘋果讓走廊充滿色彩!它在唱歌,菲奧拉讓我停下。
  • 爸爸醒了。我聽見他門開的聲音。他叫着我的名字。菲奧拉想把它從我手上拿走,但在她靠近時發出了光。她停下了。看起來很害怕,她也在玩嗎?
  • 我喊了她的名字,但她沒有回應。我推了她的手臂一下,而他卻退開並尖叫!
  • 爸爸看着菲奧拉僵在原地,大笑着從我手中拿走蘋果並讓我走開。我很害怕,我問他會傷害她嗎?他說他會的。

參考編輯

《刺客信條:傳承計劃》 記憶序列
意大利戰爭
巴爾托洛梅奧·德·阿爾維阿諾 - 弗朗切斯科·韋切利奧 - 馬里奧·奧迪托雷 - 佩羅托·卡爾代龍
羅馬
菲奧拉·卡瓦扎 - 喬瓦尼·博吉亞 - 弗朗切斯科·韋切利奧 - 喬瓦尼·博吉亞
假日
昔日聖誕幽靈 - DATA-DUMP S00.S02
神聖的科學
瑪麗亞·埃米爾 - 撒拉克絲的居魯士 - 伊麗莎白·簡·韋斯頓 - 會友 V.O.V.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