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CultureEraicon-Assassins

ACBH-Romulus Scroll 1

在拉特兰宫下的巢穴发现的卷轴和钥匙

罗穆卢斯卷轴(The Scrolls of Romulus)是六幅被供奉在罗马不同的罗穆卢斯巢穴中的卷轴。每幅卷轴都附有一把钥匙,而当六把钥匙在一起时,可以打开存放布鲁图斯的铠甲以及匕首的密室。

这些卷轴是罗马无形者马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所写的一本日记的残迹。其中描述了布鲁图斯如何发现大竞技场密室以及利用此处作为集结地密谋杀害暴君独裁者兼上古维序者盟友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的过程。

16世纪初期,意大利刺客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重新找到了所有的这些卷轴并因此得知了大竞技场密室的地点以及获得了布鲁图斯的铠甲和匕首。

卷轴编辑

我把家族的盔甲留在这里,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盔甲之一。希望发现它的人能在战斗中得到力量。



- 笔迹改变 -

我们把它拿回来放在铁门后面,需要六把钥匙才能开门,钥匙则有我的弟兄分别保管。我们会说它是罗穆卢斯留下来的,他们就会朝拜它。

地点: 尼禄的金殿
BrutusArmor

我试图抓住眼前的鬼魂,却累得跪下来,几乎喘不过气。每晚我都梦到同样的洞穴。我花了无数的夜晚,在睡梦中探索它。我不得不去寻找。



我决定了。我们会在这里开会。我们会在这里策划敌人的失败。四十个人,每个人都是议员。每个人都是解放者。卡西乌斯要我负责提计划,虽然我还没有任何想法。

地点: 罗马地下墓穴

第一次议会结束了。我们的问题很清楚,却没有决定如何回应。凯撒与议会疏离,转而信任外国统治者,接受他的埃及妓女的意见。当他向我们致意时,他拒绝起身,对我们的关切嗤之以鼻。他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私人议会,里面都是骗子、操弄者、和罗马事务无关的人。我的兄弟们渴求鲜血,但我不确定是否能将其溅出。



我的兄弟们离开之后,我就继续探索洞穴。我发现一些吸引我来到这里来的线索。细语。地上裂缝中透出的光线。同样是谜团的大门,我必须找到答案。

地点: 大竞技场

门开了!里面的东西改变了我的感知,令我颤抖,我的信仰支柱倾倒了。一切事情都是一道连锁中的环节,被早已死去的某个东西左右。也许它还活着?



我平静下来进入那光中。鬼魂在我脑袋里吼叫,叫我向前走。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庞大的建筑,发出幽灵般的光芒。房间的中间有东西,我无法碰触的强大主体。神必定参与了它的设计,但是是哪一个神?

地上浮现一个基座。我想要逃离这种疯狂,但是我知道它会把我拉回来。我把手放在它上面,我就瞎了!充满了预言!我看到罗马起火,我必须行动。

地点: 拉特兰宫
Scroll04Scroll04 2

我们再度在洞穴里见面,但是我没有将我的发现告诉我的兄弟们。我说明我的计划;有些细节是我想出来的,但是其他的则由我的异象所驱使。我的贡献是实务上的:我们要以团体进行攻击,防止任何脱逃的可能,并确保我们每一个人都投入这件事。我们要把他引诱到议会来,而他的盟友将进不来。异象让我看到我们必须在火星之日发动攻击,今天我的决心将接受考验,我不能退缩。



我不爱暴力,但是我把家传的匕首准备好了。我将宽外袍拉成头罩,离开去参加庆典。

地点: 大下水道
Scroll05

凯撒死了,被他自己的同胞,许多被他视为朋友的人刺了二十三次。他不是因为他的作为而死,而是害怕他会成为什么样子而死。我的罪恶感吞噬着我,因为凯撒在和我四目相对之后,就听天由命了。他是否也看到我所看到的东西?



我,马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再次回到洞穴会它底下的房间。我把匕首和盔甲留在此处,或许有一天,会有另一个人为了类似的悲剧目标而被召唤到这里来。或许就是你,阅读这记录的你。

尽管我历经考验,却没有答案,但是我想我很快就会得到了。对于进入房间中的你,你必须大声说—

(卷轴的最后一部分不见了)

地点: 圣伯多禄大殿

琐闻编辑

  • 布鲁图斯将每个刺客密谋者都称作“解放者”(Liberatore),但事实上这个词是意大利语,而非拉丁语。正确的拉丁语形式是Līberātor。

画廊编辑

出场编辑

参考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