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RogueEraicon-Employee HandbookEraicon-Abstergo

如果我是一个真正的刺客,我会利用阴影,躲藏在视线中,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娱乐公司中层雇员[...]我的反抗行为一定是不同的 — 和永久的。

——弗雷泽的遗书, 2014年。[来源]

罗伯特·“鲍勃”·弗雷泽Robert W. "Bob" Fraser,死于 2014年)是阿布斯泰戈娱乐的一名雇员,任务是探索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刺客阿尔诺·多里安的基因记忆。不过,在项目期间,弗雷泽遭受了出血效应,最后在精神医师维多利亚·毕博的鼓励下毁掉了所有他发现的信息。

生平编辑

初来乍到编辑

记住,你是鲍勃·弗雷泽,阿尔诺是阿尔诺·多里安,不要把两个混为一谈。

——圣克莱尔在弗雷泽的第一份报告中评论。 2014年。[来源]

弗雷泽在2014年6月18日成为阿布斯泰戈娱乐的一份子。他的工作是体验阿尔诺·多里安记忆这样的重磅产品。在每一个Animus会话结束之后,他都会记录他的体验报告。并由项目经理和弗雷泽的人事主管——艾丹·圣克莱尔评价。与许多其他研究分析员不同,弗雷泽在体验每个记忆区块之前,都会绘制极其详细的“历史人物信息编制表”。

弗雷泽对于项目的热情使得他异常沉浸在他的研究中,基于他在Animus中的经验他异常轻松的吸引了许多与众不同的人,他会画出许多他作为阿尔诺时遇见的人,并把他的同事介绍给法老。然而其他的研究分析师们认为弗雷泽在工作中弄虚作假,投诉也导致首席创意官梅兰妮·勒梅禁止其在6月25日前接触其他记忆。而圣克莱尔也告知弗雷泽,提示他关注可能的出血效应

7月3日,圣克莱尔反馈给弗雷泽第一份报告的评论,题为“监禁的童年”,并赞扬了他细致的工作,但也对个人附件的制作提出了警告。弗雷泽冒险继续深入推进阿尔诺的记忆,阿伯斯泰格提供给他关于刺客理念的警告,希望阻止他同情刺客们。

阿尔诺最初加入兄弟会似乎影响到了弗雷泽,正如圣克莱尔在他的弗雷泽第二报告回应指出其标题,“从囚犯到学徒”。随着阿伯斯泰格娱乐首席医生维多利亚·毕博的检查没有证据证明出血效应的缘由,毕博担心弗雷泽因为被分配外勤项目的减少而与他的项目无法保持一个专业的距离。

陷入疯狂编辑

你得把我从这里弄走,我继续不下去了。除非我想成为阿尔诺。有时候我感觉我已经是阿尔诺了 - 如果我一直都是这样的话。

——弗雷泽对毕博说,2014年。[来源]

在采取了必要的防护措施之后,弗雷泽继续了他的研究,开始撰写他的第三份报告,详细说明了阿尔诺追查杀死德·拉瑟尔阁下的凶手并最终与埃莉斯重逢。第一部分由圣克莱尔在7月11日回复,再次强调了弗雷泽需要在他感到不知所措的时候需要毕博的帮助。

根据圣克莱尔的建议,弗雷泽开始与毕博交流。他承认他和女友安娜的分手是因为阿尔诺的记忆造成了他爱上了埃莉斯。当弗雷泽祈求毕博将他带走的时候,巴士底狱的记忆闪回则将他的时间概念固定在了巴士底日。而毕博认为他需要继续工作,但可以提供给他药物和提供帮助。毕博还告诉了弗雷泽为了将他的记忆与阿尔诺分离,每当出现出血效应的时候就写些东西。

弗雷泽继续他的报告,他开始产生幻觉冲动,在某个时间点他相信自己处于黄金时代的巴黎。一旦暴露出出血效应,他就被强迫休息。在7月29日,弗雷泽重新申请了项目,声称在医疗中心与毕博一起的一周时间内奇迹般的使得他的心理状况恢复了健康。

在他回归之后,弗雷泽和毕博摧毁了所有关于阿尔诺的文件,删除了计算机上的文章,并在圣克莱尔的办公室烧毁了所有硬拷贝,他们还将尚未序列化的记忆传送给刺客,但在弗雷泽被逮捕后终止了。

剩下的文件内容,由阿布斯泰戈试图整理出了一部分并交由取代圣克莱尔位置并担任项目协调员的圣殿骑士特工

之后该特工在重现阿尔诺记忆的时候发现了重建记忆中的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是一名圣者,因此当务之急是赶在刺客之前找到圣者遗骸。

琐闻编辑

  • 弗雷泽曾一度向正在研究阿尔诺和埃莉斯的雕像的梅兰妮·勒梅发送了各种粗糙的草图。
  • 在2014年的某个时间点,刺客主教进入了弗雷泽的公寓, 尚不清楚弗雷泽当时是否在场。

出场编辑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