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Rogue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Smallwikipedialogo
“我是路易-约瑟夫·高缇耶船长,维纶德里的骑士!你幻想仅仅经过训练就能成为真正的刺客了吗?你们真能了解刺客是什么意思吗?刺客是必须为先祖们负责,并为传统带来骄傲的人。意思就是遵从你们的导师,不得有任何疑问。不然我们要怎么守护人类的自由?”
―维纶德里,对谢伊发火,1752年[来源]

维纶德里骑士,路易-约瑟夫·高缇耶Louis-Joseph Gaultier, Chevalier de la Vérendrye,1717年 - 1760年)是一位加拿大贵族探险者,七年战争期间活跃于北美的刺客组织的元老之一。他是风帆战舰海东青号的船长,在殖民地刺客大清洗中被谢伊·科马克所杀。

生平编辑

早年 编辑

“是个探险家,我听说过他,还有他那杰出的家族。”
―詹姆斯·库克讨论维纶德里,1760年。[来源]

1717年,路易-约瑟夫出生于圣皮耶尔湖瓦什岛的一个探险者家庭中。1735年,他与他的父亲前往位于伍兹湖的圣查尔斯堡,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探险之旅。[1]

第二年,路易-约瑟夫重建了莫勒帕堡,他的父亲奖励给他“骑士”的头衔,他的哥哥也同样获此殊荣。维纶德里骑士随后花了四年时间探索北达科他州马尼托巴[1]

加入刺客组织 编辑

1744年,维纶德里骑士成为了法国政府的一名边防哨所指挥官,大约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阿基里斯·达文波特利亚姆·奥布莱恩,帮助刺客完成一个任务。1746年,阿基里斯询问维纶德里骑士是否愿意加入刺客组织,后者欣然接受。他和利亚姆、霍普·詹森肯瑟苟沃斯等一起,成为了阿基里斯首批弟子的核心成员。通过维纶德里,刺客们获得了宝贵的盟友——走私者、海盗和法国政府,比如猎人[1]

1749年,维纶德里的父亲去世,进一步向西探险也受到政治干扰。这一年晚些时候,他遇到了刺客新兵谢伊·科马克,两人彼此都不喜欢对方。[1]

在1750年左右,维纶德里和另一个新兵,罗伯特·福克纳一起,为刺客组织准备殖民地与欧洲之间的航线。在1751年,福克纳写信给维纶德里,提供了刺客旗舰天鹰号,并自荐大副。他也提到了他对法国的莱维斯凯利斯尔家族的船业公司可疑行动的调查,怀疑它们是圣殿骑士手下的。最后,福克纳说他在正式加入刺客组织前,会在家中确保一切行动的安全。他对殖民地刺客组织的未来作了预见性的警告。[2]

与走私者的会面编辑

“皇家海军攻击了我的船只,迫使我的手下四处逃亡!我们现在搁浅不说,而且更糟糕的是,我们原本要面会的走私者都被抓走了。”
―维纶德里对谢伊和利亚姆说,1752年。[来源]
Way the Wind Blows 5

谢伊和维纶德里在打架

1752年1月,维纶德里前去执行一个在梅尼埃港与走私者会面的任务。陪同他的有谢伊和利亚姆,骑士不肯告诉前者任务的真实目的。谢伊和利亚姆打猎的时候,走私者被抓获,维纶德里骑士的船海东青号也遭到了皇家海军的攻击。[3]

正当维纶德里照顾伤者的时候,谢伊和利亚姆赶到了。他们的迟到惹怒了骑士,他对谢伊大发脾气,两人的争执很快演变成拳脚相向,利亚姆只好出面制止。[3]

在利亚姆的建议下,骑士留下治疗伤者,利亚姆和谢伊释放了走私者。期间,谢伊登上了双桅纵帆船摩莉甘号并释放了舰上被俘的走私者,骑士和利亚姆帮助他杀死了的英军,取得了船的控制权。摩莉甘随后击沉了攻击海东青号的英国船只,让维纶德里骑士回到他的船。在这一年,骑士回到了皮草交易中,但他的生意做得并不顺利。[3]

寻找伊甸碎片 编辑

维纶德里: "啊,种菜的农夫回来了。差不多是时候了。我们总算在这令人好奇的密文上头抢先一步了。"
谢伊: "如果你看得懂上头写什么我才觉得厉害。"
维纶德里: "没人看得懂的,(你这蠢蛋)。这就是为什么骑士团可以带着它这么久的时间。但我们其中一个线民有看到他们的杰作。[...]我们要航向安蒂科斯蒂岛了,这可以你这个你叫它船只的粪桶有多少能耐。"
—维纶德里与谢伊,1752年。[来源]
1752年3月,刺客阿德瓦莱来到达文波特家园,与阿基里斯会面。阿德瓦莱告诉阿基里斯在一年前的海地大地震中,圣殿骑士从刺客那里偷走了两件伊甸碎片先行者之盒伏尼契手稿。此时,维纶德里负责给会面放哨。[3]
Tinker Sailor Soldier Spy 4

维纶德里和谢伊与雷切西尔会面

一个月后,维纶德里在拉乔伊堡与谢伊和利亚姆会面。他们随后启程前往安蒂科斯蒂岛与雷切西尔会面,从后者那里了解关于神器的信息。在路上,三人讨论了许多刺客事务,顺便抢了艘英国纵帆船。在给摩莉甘号升级装备后,他们击沉了一溜英国舰队并到达安蒂科斯蒂。[3]

他们在岛的要塞中与雷切西尔会面,了解到手稿在圣殿骑士劳伦斯·华盛顿手中。谢伊刺杀了华盛顿,并了解到盒子与手稿分别被托付给另外两个圣殿骑士,塞缪尔·史密斯詹姆斯·沃德罗普[3]

追逐史密斯编辑

谢伊: "他在那里!"
维纶德里: "太好运了,刚刚好。幸运女神总是伴随着你。"
谢伊: "他看到我们了。快追!"
维纶德里: "但是先别开火我们!我们不能伤到先行者之盒,或是冒险让它沉入海中。"
—谢伊和维纶德里找到了史密斯,1754年。[来源]
One Little Victory 1

Chevalier looking at the damaged Gerfaut

1754年5月,圣约翰斯附近,海东青号在与三艘英国战舰的战斗中严重受损,维纶德里骑士将船交予猎人修复后,与谢伊汇合。这时猎人获悉,史密斯从欧洲远航归来,他在此行中依然无法激活盒子。随后,骑士登上了谢伊和利亚姆的船,现在的摩莉甘号已经装备了帕克尔枪和破冰撞角。[3]

刺客们不知道为什么史密斯在这样一个偏远地区航行,维纶德里建议击沉圣殿骑士的船只以绝后患。不过谢伊提醒他史密斯可能还拿着盒子,他们便最终决定不伤害船只。之后,史密斯驾船与莫瑞甘号展开遭遇战,并试图用烧油桶阻止她的追赶,谢伊紧追不舍,最终在特拉诺瓦将史密斯刺杀,取回了神器。[3]

在家园的对峙编辑

“维纶德里是疯了么?他会把庄园炸掉的!”
―某刺客看到海东青号在向达文波特家园开炮,1756年。[来源]

在谢伊从沃德罗普手中拿回手稿之后,导师达文波特派他前往里斯本寻找一枚位于卡尔莫修道院地下的伊甸碎片。然而,在谢伊接触伊甸碎片的时候,引发了毁灭性的地震,几乎摧毁了这座城市。[3]

Freewill 14

维纶德里与其他刺客和谢伊对峙

之后,在达文波特家园中,谢伊从阿基里斯那里偷走了手稿,为的是让刺客们无法继续寻找其他第一文明神庙。在行踪暴露之后,谢伊试图逃跑,阿基里斯向刺客下令以阻止他,骑士也命令海东青号轰炸谢伊。骑士及其他刺客将谢伊逼至悬崖,走投无路的谢伊试图跃入水中,维纶德里开枪打中了他的肩膀,使谢伊跌落海中,刺客们都以为他死了。直到1757年8月,刺客组织才知道谢伊活了下来并加入了圣殿骑士团。[3]

刺客远征 编辑

维纶德里: "所以,种菜的农夫,你依然相信圣殿骑士是正确的一方吗? "
谢伊: "至死都相信。你这混账!阿基里斯与利亚姆已往北航行了!"
维纶德里: "霍普是对的...我的诱敌...极为...成功。"
—维纶德里临终时刻,谢伊在检查他的计划,1760年。[来源]
The Heist 1

包括维纶德里在内的刺客组织在纽约的会议

1759年,刺客组织准备远征前往另一个先行者遗迹。同年10月,他们在纽约的港口会面,讨论进程。维纶德里告诉阿基里斯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船只和补给品,但还是需要知道准确地点。霍普·詹森则表示她会派出若干手下参与远征。[3]

利亚姆指出霍普能够激活盒子来找到另一个先行者遗迹,刺客们旋即离开。霍普在她的庄园内激活了盒子,利亚姆随即带着盒子与手稿离开,与维纶德里在北冰洋上碰面。之后,谢伊追杀了霍普。霍普在遗言中透露她的死不会对利亚姆和维纶德里接头有任何影响。[3]

与利亚姆接头后,维纶德里接管了盒子。因此,他把神器送到了一个未知的地点。[3]

不久后,维纶德里来到安蒂科斯蒂的刺客哨岗,将自己航行路线的加密地图交给了那里的队长。谢伊夺到了地图,并争取到了詹姆斯·库克的帮助来追踪维纶德里并获知了其关于先行者遗迹的海图。在知道谢伊正在追踪刺客远征队后,维纶德里自告奋勇带着海东青号和一个舰队来阻止他们。[3]

摩莉甘号击沉舰队后,海东青号用迫击炮打响了埋伏。虽然海东青号的规模与火力都更为强大,但还是被摩莉甘号瘫痪了。谢伊与其船员随即登船。在一对一的战斗中,维纶德里愤怒地嘲讽着谢伊,告诉后者其会被历史忘记,自己却会千古流芳。[3]
Cold Fire 7

维纶德里的最后时刻

不过,维纶德里最终被被激怒的谢伊砍倒了。出血过多的维纶德里艰难地爬向船的栏杆。他问谢伊他是否真地相信圣殿骑士是正确的,谢伊则捶了他肚子回答肯定。谢伊检查了海图,愤怒地发现阿基里斯与利亚姆已经北上遗址了。维纶德里嘲讽着他的前同袍,宣称霍普让他来做干扰是对的。最终,谢伊把维纶德里扔过栏杆,后者掉进了冰冷的海水中。维纶德里的地图随后被交给库克。[3]

他的死亡被记录下来时出了岔子,被认为是1761年11月15日在布雷顿角附近死在奥古斯特号上。[1]

性格特征编辑

吉斯特: "我跟他曾有过短暂的接触,我可以告诉你,他是一个暴躁的人。"
谢伊: "这对坏脾气的混蛋来说算是很礼貌的说法了。"
―谢伊·科马克和克里斯托弗·吉斯特讨论维纶德里,1760年。[来源]
The Way The Wind Blows 13

维纶德里痛斥谢伊

维纶德里是个高傲、自大、暴躁和不耐烦的人,容易发怒。在殖民地兄弟会中,维纶德里对谢伊·科马克表现出强烈的厌恶,认为后者无知、鲁莽且无礼。维纶德里也经常嘲笑谢伊的下层阶级出身,称其为“种菜的农夫”。二人经常吵架与干架。谢伊也不喜欢维纶德里,因为前者击败后者时,并没有表现出对杀死其他前同伴同样的会恩。相反,谢伊愤怒地把这个垂死的法国人扔下船去送死。[3]

他也总是一有机会就挑谢伊的错,总是低估后者的技能。他把谢伊的摩莉甘号视作一摊垃圾,即便是后者刚刚救了自己的船,却吹嘘自己的船与水手技能。当谢伊在1760年和他一对一时,后者还认为自己可以轻松干掉前者,然后惨遭打脸。[3]

尽管如此,维纶德里还是忠于刺客组织,将其视为古老而神圣的事业去尊敬,因此,他对自己能成为刺客的一员深感自豪,并仰慕像阿德瓦莱这样的传奇刺客。但他的忠心并未转化为他对信条与原则的忠实理解。他坚持认为,刺客需要无条件地服从上级特别是导师,但这与刺客要求思想自由而非服从权威的原则直接矛盾。此外,他还违背了禁止伤害无辜者与兄弟会的准则,借用阿基里斯阻止谢伊逃跑的命令,肆意轰炸达文波特家园。[3]

维纶德里认为与圣殿骑士协商是不可能的。当谢伊建议与他们的敌人对话时,他玩笑般地问谢伊“当敌人踩在你的脖子上时,你是否会微笑地祝他们过个好日子”。他经常对自己的行动保密,使其盟友都对他很警惕。[3]

在这些近乎反人类的行为之外,维纶德里却对海盗黄金时代的冒险故事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特别是数十年后被浪漫化的海盗故事。他熟悉那个时期的著名人物,包括黑胡子白棉布杰克伍兹·罗杰斯[3]

装备技能编辑

“(我一直在练习瞄准,这次我会一枪打中你的眼睛。)”
―维纶德里对谢伊说,1760年。[来源]
Cold Fire 6

谢伊与维纶德里的死斗

维纶德里骑士是殖民地刺客兄弟会中航海能力最出色的一位,担任风帆战舰海东青号的船长。他能利用暴风雪来突袭摩莉甘号,并用迫击炮轰炸后者。[3]

作为法国陆军军官兼刺客,维纶德里精于战斗。他配备有弯刀与标准手枪,能在几秒内撂倒数名英军。

他穿着一件长黑色连帽衫,左臂上有皮革护腕。像大多数刺客一样,他系着一条红腰带,并用一个刺客徽记形状的搭扣扣牢。[3]

琐闻趣事编辑

  • 在历史上,1761年,维纶德里骑士在返回法国的路途上死于布雷顿角,此时英国已开始占领他家族的贸易前哨站。而他开的船也不是游戏中的战舰海东青号,而是双桅纵帆船奥古斯特号。
  • 在殖民地刺客兄弟会中,维纶德里是唯一没被见过有哪怕一个袖剑的。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