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bstergoEraicon-TemplarsEraicon-Instruments

刺客徽章 兄弟会需要你的帮助!

本条目包含未翻译内容。您可以帮助刺客信条 维基来 翻译这个条目


“如果你不了解维奥莱特,那么,请把她想象成邪恶版的瑞贝卡就好了。”
刺客组织成员肖恩·黑斯廷斯对维奥莱特·达科斯塔的评价。[来源]

维奥莱特·达科斯塔 (Violet da Costa)是一名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员工,与尤哈尼·奥措·贝格一同工作,也是圣殿骑士的一员。Abstergo公司西格玛小组的成员之一,负责西格玛小组的技术和行动上的支援。不过,这并非她的真实身份,她的实际身份是朱诺的第一文明的仆从成员,是圣殿骑士内部中第一文明的仆从的间谍之一。

生平 编辑

西格玛小队编辑

格拉玛提卡:“我曾试着招募你,结果你拒绝我去加入西格玛小队。
维奥莱特:“我觉得我能在外勤发挥更大作用。
——2012年,格拉玛提卡和维奥莱特关于她选择西格玛的原因。[来源]

作为一名加拿大人,维奥莱特完成了她的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双学士学位,并在毕业后在情报界找工作。但她之后被阿布斯泰戈招募,虽然她的聪慧头脑吸引了未来科技部门主管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关注,但她最后还是选择加入西格玛小队从事外勤工作。[1]

在2012年6月,伊莎贝尔·阿尔当将在西格玛小队工作的维奥莱特分配到格拉玛提卡所在的巴黎为他工作六个月,来帮助他解开第一裹尸布的秘密。格拉玛提卡发现当人们穿戴着裹尸布的时候,他可以用射击头部的方式来激活伊甸碎片的治愈功能,并让先行者康苏斯的意识在治愈过程中短暂占据使用者的身体。几个月以来,格拉玛提卡都会让维奥莱特心甘情愿穿上裹尸布,并每次开枪爆头以便引出康苏斯的神识与他交谈。[1]

2012年11月30日,她又临时回到了西格玛小队并监督小队对佛罗伦萨刺客小组的攻击,并不断向特工们报告状况以及传达贝格的指令。在贝格和阿德里亚诺·马埃斯特兰齐对峙期间,维奥莱特发现了一枚炸弹,但她的警告对于小队成员来说已经迟了。随后阿德里亚诺引爆了炸弹,杀死了安全屋中除贝格外的所有人。[2]

尽管如此,西格玛小队在不久之后再次重组,维奥莱特被贝格第一个招募,并在2012年12月12日执行了第一项任务——在开罗捕获威廉·迈尔斯[2] 12月21日,维奥莱特在重返西格玛之前与格拉玛提卡最后一次进行实验,他们通过康苏斯知晓了朱诺已在戴斯蒙德·迈尔斯牺牲自己阻止了太阳耀斑毁灭世界后从大神殿的万年监禁中逃离出来。[1]

在重组后的小队中,维奥莱特充当了战术与技术支持,并评估状况确定优先事项,为队员与队长定位下手目标。她除了科技知识过硬之外,也是一位训练有素的杀手,于是她的工作需求量也越来越多。她常常被派到各地的阿布斯泰戈部门来调校创新各种操作系统、网络安保和入侵检测系统。[1]

凤凰计划编辑

贝格:“为什么维奥莱特·达科斯塔被踢出西格玛小队了 ?
利蒂希娅:“我正在重新分配我们的资源,以达成凤凰计划为最优先目标。
——2013年,贝格与利蒂希娅谈论维奥莱特的职位变化。[来源]

2013年底,西格玛小队被解散,并在圣殿大师利蒂希娅·英格兰的指令下进行重新分配,而维奥莱特被送往位于蒙特利尔阿布斯泰戈娱乐。她的目的是为了加强这个子公司的安保设施,因为它在阿布斯泰戈的凤凰计划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能够调查许多伊甸碎片的位置;而贝格将作为她的外勤特工完成任务[2]

在11月,当贝格在印度寻找光之山之后,他和维奥莱特在达列斯·吉福特的记忆中搜寻,试图找到更多关于他在1927年与艾伯特·波登发生的事。圣殿骑士们已经发现这名最后一位已知的黑色十字也是最后一位被记录在某一时期曾接触过光之山的人。然而他们并没有从这一不完整的记忆中发现更多关于这件碎片的新信息,而他们的调查也变得具有不确定性,直到他们下令找到了波登的后代[3]

在11月17日,维奥莱特和越来越关注朱诺以及第一文明的仆从威胁的贝格来到了巴黎,试图用裹尸布引出康苏斯来获得关于朱诺的信息并了解她的动机。两人无视内殿团的指令,渗透入设施,而内殿团对于朱诺的威胁并不在意。格拉玛提卡被下药失败,但他允许了两人审问康苏斯的行为,而康苏斯也警告了他们朱诺的危险性和匿踪性。12月25日,维奥莱特在贝格的命令下将约翰·斯坦迪什的尸体递送给格拉玛提卡,告诉他他们希望他除了能完成凤凰计划的主要目标解开先行者的DNA以解开伊甸碎片的秘密,还能再制造一副先行者的身体。[1]

2014年2月,西格玛小队临时重组去取回在鹿特丹被刺客哈兰·康宁汉姆阿伦德·舒特偷走的先行者之盒。维奥莱特再一次充当战术指导,当贝格决定独自面对康宁汉姆时,维奥莱特表示反对,但增援的确是拖了后腿。当索金被舒特打败并被挟持当作肉盾时,任务就已经出错了。[2]

舒特设法杀死了多名西格玛成员,之后他扔下一枚烟雾弹逃跑了;随后维奥莱特发出信号撤离。尽管几乎半数小队被消灭,但任务至少还是部分成功,西格玛小队成功取回了先行者之盒。贝格之后命令维奥莱特整理音频记录的相关部分,并将它们发送给利蒂希娅,以让她同意让西格玛小队再次追捕刺客。[2]

同一年5月,维奥莱特收到在德国埃森贝格的电话,他说他正在寻找另一件碎片,艾西斯安卡。应他的请求,维奥莱特查找了资料库有关安卡的信息,但在搜索之后得出结论说它可能只是刺客散布出来的假消息,接着贝格要求维奥莱特密切注意有关安卡的信息,希望以此跟踪找到刺客。[2]

安保漏洞编辑

“她的安全性升级和防火墙作业进度是超前没错,但像是刺客,博学者...还有第一文明的意志,这些组织都知道Helix的存在。所以我们可以说遇到了一些阻碍。”
―2014年,利蒂希娅关于维奥莱特的任务。[来源]

Due to periodic attempts from outsiders to access the Helix servers, Melanie Lemay had a proprietary detection system implemented in early August, with Violet handling the logistics. Over the next few weeks, she and her security team discovered a number of unauthorized data packets that were entering and leaving the servers. They subsequently decrypted and decoded them, revealing a number of audio, video, and text files of sinister origins. On 21 August, Violet alerted Melanie to the threat and promised to keep her updated as they learned more.[4]

Sometime later, Violet observed a security breach unlike the ones she had seen before; seventeen servers were compromised simultaneously in perfect unison, each via completely separate backdoor programs. While the perpetrator did not take anything, they scanned almost everything, from genetic memory archives to raw DDS data, leading Violet to conclude they were looking for something.[4]

When Violet discussed the incident with Melanie later that day, she shared her theory that some kind of AI was living in the network, moving freely between servers. Both women decided to attend a meeting regarding the security breaches in the evening.[4]

虽然贝格得到了利蒂希娅永久改组西格玛小队的许可,维奥莱特还是无法加入小队,因她还得为阿布斯泰戈娱乐加强安保。贝格觉得阿布斯泰戈娱乐大楼可能会成为其他组织的目标,于是决定也前去阿布斯泰戈娱乐来保护她的安全。[2] 10月13日,维奥莱特发现有一队刺客计划攻击巴黎的设施,于是她立刻联系西格玛小队前往,并提醒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然而她的动作已经迟了,刺客已经攻入了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用炸药摧毁了设备并毁掉了裹尸布,并在这当中几乎杀死格拉玛提卡。[1]

科马克的记忆编辑

ACRG-Melanie Violet

维奥莱特和梅兰妮交谈

11月初,一名喜力克斯研究分析员在探索谢伊·科马克的记忆时触发了病毒。维奥莱特在将研究员们拉出Animus之后将他们护送给梅兰妮并让其他员工疏散。虽然她最初打算破坏掉这个记忆来解决问题,但贝格介入说他想继续研究这个记忆。[2]

随后维奥莱特让这名分析员来帮忙到碉堡复Helix服务器,这样就能继续谢伊·科马克的记忆,但在开始却因病毒影响了大楼的运作系统而导致无法用电梯到达下面访问服务器。在接下来五天中,她和这名分析员继续回溯谢伊的记忆,同时试图恢复大楼的安保系统和服务器。[2]

当分析员回溯完成谢伊的记忆后,维奥莱特和贝格请他将信息上传到刺客网络,并透露自己的身份就是圣殿骑士。之后他们邀请这名分析员到达梅兰妮的办公室,感谢了他的工作,并在之后给了他加入组织的机会。虽然贝格暗示如果拒绝就会被杀掉,但他们还是给了那名分析员时间考虑。[2]

寻找裹尸布编辑

ACS Templar Meeting 5

维奥莱特和贝格用枪指着肖恩和瑞贝卡

维奥莱特、贝格和西格玛小队的其他成员都被派去协助伊莎贝尔·阿尔当为凤凰计划找到位于伦敦的另一个裹尸布。在肖恩·黑斯廷斯瑞贝卡·克瑞恩潜入伊莎贝尔的办公室并遇上她后,贝格和维奥莱特出现让局势专为主动。但瑞贝卡引发了之前埋好的炸药后,制造了机会和肖恩逃离。

10月25日,他们发现裹尸布藏在白金汉宫的地下,便前往地下密室取回裹尸布,结果遭到了肖恩、瑞贝卡和加林娜·沃罗宁娜的袭击。当加林娜在与贝格搏斗占到上风后,维奥莱特试图向她开枪却被瑞贝卡扑倒。接着在肖恩杀死阿尔当后,维奥莱特试图射死肖恩,却射中了保护肖恩的瑞贝卡。之后西格玛小队赶到,刺客们使用烟雾弹逃走,维奥莱特带着裹尸布撤离完成任务。

维奥莱特之后会见了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得知他对伊甸碎片的意图:创造一名伊述人。接着阿尔瓦罗就把她留在实验室自己前去向艾伦·里金报告。在他走后维奥莱特唤出出现在屏幕上的朱诺,说她按要求做了,她很害怕。朱诺告诉维奥莱特不用害怕她,而维奥莱特说她是害怕有人发现朱诺正在策划的事情。而朱诺只是简单地说她做得很好,而朱诺自己会拯救他并且拯救全人类。[1]

招募波登 编辑

Violet convince bolden

维奥莱特与波登交谈

2016年,维奥莱特代表奥措·贝格前往巴尔的摩去会见安德烈·波登,一位72岁的越战老兵,同时他也是已知最后一名黑色十字以及光之山拥有者的艾伯特·波登的一名后裔。她对波登谎称阿布斯泰戈想让他加入一个为了老兵设计的精神治疗项目,就比如像波登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承诺说这种进入大脑的方式最终能够为他带来平静。[3]

波登接受了他的提议之后两人就立即前往位于费城的阿布斯泰戈设施当中,维奥莱特向他介绍了贝格以及Animus技术员凯特琳·吉福特。经过一段简短的谈话后,波登被带到了Animus室中。与此同时,圣殿骑士们在另一间房间监控着安德烈的记忆进程,当他回溯这些回忆时,维奥莱特问贝格他是否考虑要告诉波登真相。圣殿骑士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治疗他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而是在他的DNA的记忆中回到19世纪目睹黑色十字所罗门·波登北非扬·范·德·格拉夫的记忆,从而找到光之山的下落。然而在第一次记忆回溯中他们发现安德烈的祖先并非所罗门而是范·德·格拉夫,而波登也因为这样的“治疗”方式觉得自己被欺骗,由于出血效应,他逃离了阿布斯泰戈,而贝格下令放他离开。[3]

暗中仍是第一文明仆从的维奥莱特在贝格离开去旅馆劝说波登回来的时候,在计算机内将波登的数据转移给组织。贝格告诉波登他们的任务极具重要性,而在贝格答应他不会对他进行欺骗之后,波登再次选择了与他合作。回到阿布斯泰戈,三名圣殿和波登讨论了在记忆中得到的信息。德雷虽然有着波登的姓氏,但因他是范·德·格拉夫的后裔,可能和波登家族的主要血系没有关系。维奥莱特询问他们对范·德·格拉夫掌握了多少信息,凯特琳回答说他只在塔维斯·奥利尔的案件中一闪而过,而维奥莱特表示这是不应该的,因为塔维斯在之前就据信就已经死亡。贝格指出,只有一个方式可以揭开谜团,便让安德烈回到了Animus中。[3]

当德雷在进行进一步探索祖先的记忆时,达科斯塔问贝格道,他们让安德烈了解他们的事情是否是明智之举。贝格回答道,身为一名士兵的安德烈能明白他们所做的事至关重要,而他也有帮助他们的个人原因。维奥莱特表示她从未发现他能如此信任他人,贝格回应称他信任维奥莱特。通过安德烈的记忆,圣殿骑士目睹了所罗门·波登的死亡以及扬·范·德·格拉夫在的黎波里试图为拿破仑·波拿巴偷走光之山时被塞利姆三世的手下抓捕的记忆。然而现实中德雷的健康状况开始下滑,贝格急忙赶去Animus室去查看德雷的安慰,维奥莱特问他是否计划告诉他关于伊甸碎片的一切,他不耐烦地回答说要先保证波登安然无恙之后再谈这些事情。而由于需要医疗支持,一名暗中身份也是朱诺信徒的医疗员也卷入了这一事件当中。[3]

与第一文明仆从打交道 编辑

Violet with the instrument

维奥莱特与阿布斯泰戈医疗员交谈

那天晚上晚些时候,贝格决定告诉波登关于圣殿骑士的真相,并在酒吧找到他时,维奥莱特秘密和那名医疗员在停车场会面。她责骂那名医生不该来见她,这对他们的隐藏身份来说太冒险了。医生告诉她说贝格和波登对他们的事业来说是一个需要处理的危险因素,而其他仆从们也开始担心贝格过于接近找到光之山了,而他们要求杀死波登。维奥莱特告诉他说他们还需要利用波登找到光之山的下落并且这样也会引起贝格的猜疑,而这个男人过于可怕了。此时贝格打电话过来告知维奥莱特说他们受到了袭击。[3]

当这两名仆从在密谈的时候,四个雇佣的杀手驱车试图射死波登,但被贝格救下,而贝格之后跳入车中杀死了四人。维奥莱特挂断电话后,再次斥责医生过于鲁莽,把自己俩人都置于危险之中。维奥莱特按照要求来到了阿布斯泰戈设施中会见贝格,后者问她为什么带医生过来,她托辞说她认为波登可能会受伤需要医疗救助,于是就把他带来了。当安德烈身体检查完成后,贝格也把吉福特叫来,向大家称由于这次袭击,他决定加快进程。[3]

波登回到Animus中后经历了对扬·范·德·格拉夫的刑讯,而之后又回溯到了他被放到地牢中见到塔利斯·奥利尔的记忆。而之后波登回到了酒吧,维奥莱特也加入了他。两人闲聊了关于圣殿和记忆的事情,最后她说她现在觉得贝格告诉他真相的决定是对的,并将艾伯特·波登的武器圣殿骑士别针给了他,说贝格碍于公事暂时来不了,让她代劳。[3]

在医疗员勒死凯特琳一段时间之后,她的尸体被发现。达科斯塔和安德烈被叫回来,他们得知凯特琳之前在这里访问了一条未经授权的数据流。达科斯塔为了混淆视听,说是凯特琳关闭了监控,并准备向未知对象上传数据。贝格要求私下和她谈谈,委托她来进行调查,找出数据泄露的来源。维奥莱特为她没能及时发现凯特琳的异常道歉是,贝格打断说他相信维奥莱特的清白,并怀疑有其他势力的特工在行动,认为是有内鬼掩盖了踪迹。并讽刺地告诉维奥莱特要么是有内奸,要么是黑十字清除了一个腐败的圣殿。[3]

波登最后一次深入Animus时,圣殿骑士得知了范·德·格拉夫在监禁期间被受训并加入了圣殿骑士团,最后逃了出去并收回了光之山但却交给了刺客。然而,当波登在酒吧与贝格谈话时,他透露说他看到他的祖先最后骗过了刺客,留下了宝物。在这之前,维奥莱特疑似处于顾虑暗中亲自杀死了那名医疗员。[3]

之后,维奥莱特和贝格在办公室发现了医疗员的尸体。贝格还不知道维奥莱特的真正效忠对象,便对她说他们不能相信任何人,而维奥莱特附和了他。[3]

朱诺的左右手编辑

2016年底,贝格和维奥莱特被派往香港调查一处已被改造成档案室的前凤凰计划大楼,而一队刺客之前在此处被屠杀。因工作人员由于过节放假,而值班的警卫被杀死在浴缸中,所以现场并没有目击者存在。贝格不知道这些事第一文明的仆从干的,便疑惑为什么会有一个小型军队在此处对抗刺客。之后他让维奥莱特贿赂当地警察来让他们继续呆在这里调查直到第二天早上。[5]

在回到蒙特利尔之后,维奥莱特和贝格交谈,试图了解他是否发现仆从参与进香港的事件。然而贝格仍然还是纠结为什么刺客会在那种地方遇到一个强力的组织。当维奥莱特问他阿尔瓦罗给他说任何有用的事情没有,得到回答说那里已经没有有价值的东西了,自然也没有派专门的守卫。当她再一次试图套话的时候,他们都被电话铃打断了,并发现周围的人手机都发生了类似状况,并显示出了黑色十字的图案。[5]

几天之后,前刺客扎斯迪普·达米被派去威胁贝格来终止他对仆从组织的调查,而之后维奥莱特在第一文明的仆从总部和扎斯迪普争吵,她觉得贝格还是一名可以争取过来的人物,不应该被如此残酷伤害。扎斯迪普反驳道只有朱诺才有权力决定谁能够目睹伊甸园重生。这时朱诺从屏幕中露面,说她发现光之山最后一次出现在西班牙。当扎斯迪普引导戴斯蒙德·迈尔斯的儿子伊利亚向信徒们鼓舞士气时,维奥莱特警告朱诺这名年轻的圣者应该被束缚起来,他是刺客的儿子,有背叛朱诺的风险。而朱诺忽略了这个警告,说他乐于为组织效力,让她完成自己的宏伟计划。[5]

个性特点编辑

On the whole, Violet is a rather blunt and straightforward individual, who has little patience for people that do not follow her orders. Much like her boss, she does not appear to think very highly of Melanie, mocking her by calling her a "super-chipper overachiever". Violet's mean-spirited sense of humor made itself apparent elsewhere as well, as she continually referred to the analyst as "numbskull", without them having really done anything to merit that nickname.[2]

Though she is a member of the Templar Order, she is secretly another pagan follower of The Instruments of the First Will. This means she worships Isu's as deities, more specifically Juno. She also believes that humanity are meant to be the servants of the Isu beings. She may even believe that by doing her loyal service to The Instruments of the First Will, she will be awarded with life inside The Grey.

Her relationship with her boss is notably better, likely due to the amount of time they have been working together. Violet is also a self-professed history nerd, as demonstrated by her excitement when Berg described the Viking raid on Lindisfarne, which he had relived through one of his ancestors' memories.[2]

琐闻趣事 编辑

  • 她是一名英国科幻电视剧《神秘博士》的影迷, 并在一条数据库条目中引用它。
  • 贝格似乎对达科斯塔有感情。
  • 刺客信条:叛变中,当玩家完成主线后,会发现达科斯塔在地下一层的机房主机旁走来走去,但不能与之互动。
  • 维奥莱特对数字识别印记进行了一些研究,也在2013年对卡茨马雷克案件进行过研究。
  • 她为第一文明的仆从工作了多久不得而知,无法肯定她是作为仆从的卧底渗透进阿布斯泰戈或是在加入阿布斯泰戈和圣殿骑士之后被灌输的思想。
  • 维奥莱特对历史有着不小的兴趣。

画廊 编辑

出场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