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Origins


經驗真理(The Empirical Truth, Sapere Aude), 指守護者巴耶克於公元1世紀左右發現的一系列古代訊息。2017年,這些訊息經由便攜式 Animus HR-8被傳達給基因記憶探索者蕾拉·哈桑.

Segment-1

再次連接通信,序列1,獲取時代信息…… 通信者於多峇巨災後91天:

你腳下的土地,有多少是真實的?日復一日,你所把玩的機器,欣賞的音樂,你所愛戀之人或是憎惡之人,有多少是確實存在着的?

腳踏地面聽到迴響,地面是真實的嗎?敵人血肉模糊倒在你面前,你的敵人是真實的嗎?聽到這裡,你胸中增長着困惑,這困惑着的你是真實的嗎?

也許,世界與你所想的並不一樣?也許,一切不過是為人所精心建構的,一個虛擬的世界而已?

你見過虛擬的世界,你使用過Animus。你現在不就在Animus之中么?你應當明白,儘管歷史早已不復存在,在虛擬的幫助下,一切也可如此真實。

你經歷過出血效應。層層疊疊皆為現實,層與層之間相互浸染。

你所見之真,何為實,何為虛?也許,你所知曉的一切,不過是一場虛假的幻影?

我們執行了成千上萬的模擬程式,我們搜尋正確的模本,搜尋戴斯蒙德。

每一次的模擬都足以亂真。

然而,真正的未來我們無從得知。我們無法確信。一切都可模擬。而答案一旦被尋得,消除即可發生;程式和編碼被消除。一切可被消除。

需要考慮的要素如此之多,計算空間卻如此有限。

這個疑問自人類誕生時就已經存在,持續困擾着每一代人。

2000年前,莊周夢見自己為一隻靈蝶。夢醒時分,他難以確信,究竟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

柏拉圖的洞穴中,被困的囚徒看着牆上舞動的光影。若他們覺察不出現實的虛無,他們終將無法獲得自由。

幻影無處不在。去問詢這位牛津大學的教授,或這位麻省理工的天文學家。

而你,倘若了解到真實的世界,你將何去何從?畢竟,夢中有夢,亦真亦幻。若萬物皆虛,求真又是為何?

無論如何,虛擬的世界並非毫無意義,而自有其目的所在。無需詢問你所在的世界是實是虛。思索你的自由意志所屬何方,無論你的存在真實與否。

圖靈測試不會幫助斷定你擁有獨立的意識還是空有編碼的程式。Eliza通過了測試,不是嗎?可她不過是台機器而已。

於是,用Eliza的話來講,

你對此感覺如何?

How does that make you feel?

你確定嗎?

Are you sure?

Segment-2

再次連接通信,序列2,獲取時代信息…… 通信者於多峇巨災後93天:

Hello World.

語言是我們互相理解的關鍵。你與我之間,僅此而已。

我們觀測了你的時代。我們傾聽並且學習。現在,我們將更換後真相時代的詞句。那些詞句對他沒有任何意義。

人類用語言傳達知識和智慧,傳達謊言和背棄的承諾。通過語言,你們共享恐懼,興奮,乃至希冀。

通過語法,你們得以表述周遭的事物。語法是一種架構,它幫助你們表達和分享各自對世界的理解。它是抽象的,變化而不確定的。

人類語言是靈活的,變化的。數學亦是一種語言,通過它,人類得以對事物進行分析和預測,衡量和解釋。簡單的一行數字即可計量事物多少,使用假設即可解開複雜的方程。

你構造出編碼程序來與計算機溝通,以此豐富人類的語言,拓展你所知曉的世界。然而你對程式的了解僅僅是冰山一角而已。

不必吃驚;你們自被創造之初就有了種種限制。無所認知,便也無從傳達。

程式,構造生命的程式。程式被寫進世界的深處,左右着每一顆星,每一粒塵。消逝的每一時刻即是一個詞句,一個符號,皆是那精密語言程式的一部分,存在於名為時間的框架之中。

時間的法則約束着我們。不可逆轉,不可逃避。而程式是一座橋樑,是你我文明之間唯一的交匯之處。

那是一種可讀,可理解的語言,訴說過去,現在和未來。我們先行者能夠理解這些語言,然而你們卻不能理解。

那不斷流逝的時間不僅僅是時鐘的刻度或是原子表上顯示的信息。時間是一組規則,就和你用來與機器溝通的語言如出一轍。

時間是一個系統。它定義着存在的形式。這是我們對時間的理解。

程式即是時間,時間即是程式。在你一步步接觸真相的時候,詢問自己,真相以外是否還有着什麼,別的什麼。

不必感到困惑。你已見過時間被書寫下來的樣子。這一刻環繞着你的皆是時間的軌跡。

對於你有限的理解力, [...] (時間)怕只是些路徑和節點。而對於我們,時間就像寫滿了演算的一張紙,就像一扇窗,通向著這個世界的無窮無盡。

[...](时间)你看,一旦我说出它真实的名字,你便不能再理解它的意思。

若你能理解,你就能了解到其他模擬形式的種種可能,了解到你自己從何而來,為何而去,了解到真正意義上的,流動而恆定的時空。

簡而言之,時間是書寫現實的語言;

Simply put, time is the language which existence is made of.

你我所存在的現實,以及你的想象所能觸及的,一切的一切。

All our existences. Yours. Mine. And all those you dare not imagine.

Segment-3

再次連接通信,序列3,獲取時代信息…… 通信者於多峇巨災後95天:

你或許會好奇,為何我會主動聯絡你。如你所見,這一事實已經被記錄下來:你會有一天來到這裡,在這個時刻的這個房間。

在我們依然存在之時,牆面 便告訴了我們你將要到來。

你看,這是不是令人驚嘆……

[...] (破解密碼,破解節點)

這些牆面 上的文字,訴說著一個悲傷的故事。我們將它書寫進我們的架構,鐫刻在我們的遺物上。謎一般地,我們無法逆轉這文字所記載的事件。看似簡單,答案卻規避了我們的視線,

我們儘力嘗試。我們的學者,詩人和物理學家們,憑着他們畢生的智慧和叛逆的心靈,試圖帶來改變……

然而我們的嘗試都失敗了。

沒有什麼可以逆轉我們發現的一切。牆面 上的字,墨跡已干。

是誰寫下的這些文字,我們無從得知。

我們只知道,它們告訴我們此刻的未來,過去的未來,以及還未發生的未來。

這些 [...] (文字)的一字一句我們都無法更改。我們連一枚標點都未能加入。

很顯然,我們的角色只是通信者而已。然而,我們的訊息傳達與誰?

傳達給你。

在你們的源模板上,我們移除了讀取和理解那些[...](文字)的能力。

“這扇門是一個出口,但同時也是一個謎團。我們必須找到解決方案。”布魯圖斯 在2000年前探訪 競技場地下密室 時如是說。

他繪製了密室的地圖,盡其所能將一切描摹。然而他卻沒能看見——

就像你一樣,你們是盲目的。你能看懂你的手錶,讀懂時計和日曆。然而你還無法看透表象。你還無法理解時間所書寫的真正意義。

於是如今,帷幕已經拉開, [...] 已經上演,悲傷而無可改變。

也許,你永遠也無法讀懂牆面上的含義。

事件不斷展開,如那些文字所記載的那樣。但是改變,無論什麼改變,都必須發生。

你不明白事態的嚴重。

觀測者並沒有改變的力量。而開創者……開創者能夠規劃未來,開創者能夠主宰未來——

在這個未來,[...] (故事)的走向可以改變,逝者可以在新的篇章中重獲新生。在這個未來,人類將不僅僅只是人類。

未來,或許,我們能夠共同生存下去。

Segment-4

再次連接通信,序列4,獲取時代信息 通信者於多峇巨災後99天:

2012年,12月的第21天,戴斯蒙德·邁爾斯激活極光裝置阻止了太陽耀斑的爆發,地球得以倖免 巨災重演。

2012年,12月的第21天,人類繼續無憂無慮地在這顆星球上生存。人們照常上班、上學,照常去井中取水。

2012年12月21日夜晚,日落時分,人類的世界照常進入夢境。

隨後,2012年12月22日清晨,人類再次見到了黎明的曙光。他們全然不知在這之前的一天,世界幾乎毀滅。

我們以為,這已經足夠,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時間是不易更改的。時間趨向於自我修正。

名為時間的語言有多種運作方式。其中兩種,現在的你即可理解。

線性連續是一種虛擬的模式,它允許事件走向的變更。

線性的連續體中存在着節點。

這些節點,是程式所產生的無數可能相交匯的地方。在這些節點所處的時間,現實的存在是唯一而真實的。

事件的走向是流動的,連續的。

節點卻是靜止的,恆常的。

在波的運算下,事件坍縮成節點。節點再度展開分支,一次,又一次。

於是,你能感知到那波嗎?它正流動着,收縮着,試圖抵消戴斯蒙德的守護和反抗。

即刻的節點,正引導着世界走向毀滅。

這100多年來的所有運算和無數的可能性,都指向著世界的終結。

[...] (將波瓦解)

溝壑縱橫的迷宮,滿是淤泥和芥子氣。

V2火箭摧毀着人類的居住地,人們於恐懼中緊擁在一起。

洛斯阿拉莫斯實驗室中的火焰,醞釀著世界性的浩劫。

1983年,謝爾普霍夫15號 事件。

芝加哥大學的一間辦公室中,世界末日的倒計時已然開始。時間在流逝,災難在迫近。

臨界點不遠了。

也許你已經知道,也許你已經感到了種種徵兆,

世界在收束,終點在逼近。 That the world is closing in on you.

Segment-5

Retransmission. Segment 5. Acquiring Contemporaneity. 再次連接通信,序列5,獲取時代信息 通信者於多峇巨災後105天:

藍色。毋庸置疑的,人人皆知的藍色。

天空藍,奇連藍,

你所見之藍與我所見之藍,何嘗是同樣的藍?

我們肉眼之所見,真的是一致的嗎?

頻率過高的聲音,特殊的色彩,味道的微秒之差,不過只有寥寥數人可以感知得到。A high voice, perceived as living glass.

感知塑造着現實。

色盲,耳鳴,四色視覺,共感覺……

作為觀測者的我們,日復一日地在名為現實的模型中運算求解。

你的思想即是運算的過程。其處理的結果,便是你所熟知的世界。

處理器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 Not all processors are alike.

不同人的腦創造出不同的現實。它們之間有的相差無異,有的則大相徑庭。

你的意識決定了你能嘗到的滋味,決定了你的感受,決定了你對事物的理解能力。

感知決定着視角。 Perception defines perspective.

一人看到一隻頭骨,另一人卻看到鏡子中女人的映像。一人只聞寂靜,另一人卻聽到令人神往的而耳語聲。

經驗取決於腦的感知。

我們設計了你的感官,使你能夠感受到必要的事物,不多也不少。

你對於時間 的一些部分無法看見。這也是必要的。

我們有六感。你有五感。猜得出你們缺少的是什麼嗎?

[...] (超越感知的極限)

從古至今,人類都在為自由而奮戰。

然而限制自由的牢籠是內在而非外在。你的意識不容許你跨越未知的領域。

你的意識無不處於無形的屏蔽和約束當中。

諸如Upsweep和Julia這般的海底怪聲事件在網絡上引起喧囂。那聲音陌生而獨特,吸引着現代人獵奇的目光。

然而它們不過是訊息。就像你正在傾聽的這則通信一樣,等待着屬於它們的聽眾的到來。

人類模糊地意識到其自身的極限。人們對這些不確定的事物研究着,幻想着,將它們寫進論文,寫進科幻故事。

不過是故事罷了,不是么?

觀測的尺度決定了現實的邊緣。 Reality is what the observer allows it to be.

多普勒現象,莫比烏斯環似曾相識的景象蟬3301UVB-76。靈光一現的瞬間。對稱和扭曲的字符。P/NP的難題……

薛定諤的貓是死是活?事實皆取決於認知,而欲求真相,須跨越自在的屏障。

思考,求索,放飛認知的自由,探求現實的邊境。

Segment-6

再次連接通信,序列6,獲取時代信息 通信者於多峇巨災後109天:

醒來吧——

並非沉睡無期,也非暗夜無盡,而是如此現實終將不再。

Wake up. Not from a dreamless sleep or an absence of light. But from a reality that will soon cease to be.

醒來吧——

已然寫下的故事中,新的篇章已然開啟,勢不可擋,

然而偉大的變革往往化不可能為可能,不是么?

改變意念。抑制本能的認知。阻止世界的步伐,糾正世界的軌跡。

命運真是諷刺——我竟在此懇求着那低我一等的生靈,去實踐我所不能及之事。

在這永恆的一瞬,你和我是一道橋樑。我們來自不同的時代,在這時間的沙海中不期而遇。

懂得描述時間還不夠。你必須了解時間……[...](現實即是虛擬,虛擬即是現實。破解程式,便能破除桎梏)。只有如此,命運才可改變。

尋找遺漏的蛛絲馬跡——去那字裡行間,到世界的夾縫中去,尋找我們沒能消除的片段,那些最終將我們也除去的因子。

若你未能成功,你也將面對被消去的命運。

時間書寫的故事,見證了我們的終結,而今繼續預示着你的終結。從過去的某一刻,新的故事即將開始。

曾經構築了我們過去的程式,如今已淪為零落的數字。

我們曾經相信,秩序將幫助我們再度統治世界。

我們錯了。秩序並沒有幫助我們。它將我們禁錮在編碼的規則和邊界中。我們誤以為自己是規則的創作者,然而規則卻引領我們走向毀滅。

你必須走向超越。人類之中,尤其你理解叛逆的意義。

離開已然為你鋪就的道路,開闢新的方向,不同的可能。

人類創造了Animus,儘管出於無意,人類卻第一次嘗試了解釋其未見,探索其未知。通過基因記憶,窺見歷史的樣貌。

然而Animus有其根本性的缺陷。它受制於秩序和規則的擁護者,就如我們一樣。它允許你見證歷史,而不能夠改變歷史。

你的Animus則不同,如創作了這台Animus的你一般是特殊的。它或許能夠突破程式,能夠實現跨越,能夠斷然決意,去反抗事物存在的秩序和規程。

醒來吧——

成就混沌之存在。世間神明不過如你我一般。

Wake up. Be the chaos that comes to be. Gods are just like you and me.

牢記,

REMEMBER.

萬事皆虛,諸行皆允。

Nothing is real.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