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Revelations bookEraicon-EmbersEraicon-Individuals

“我們知道的越多,就越感覺自己無知。”
―索菲亞·薩爾托,1511[來源]

索菲亞 薩爾托(Sofia Sartor)(1476 - 未知)是一個威尼斯-奧斯曼的書商。雖然在君士坦丁堡出生,但由於她的祖籍是威尼斯,1498年奧斯曼和威尼斯開始打仗時,索菲亞只得被迫離開奧斯曼帝國,和父母回到威尼斯。

1507年,索菲亞終於回到了她的出生地,在波羅家族當年的交易所舊址上建立起了自己的書店。在這裡她遇見了刺客埃齊奧·奧迪托雷,最終和他結婚。兩人育有一子一女。

索菲亞是一個十分具有文化修養的人,她對多個國家的文化和語言都有了解,而且她比其他同齡女人都要成熟。她也對文學充滿着興趣,並希望將這種興趣和他人分享——這也是她投入書店工作的主要原因。

簡介 編輯

早年 編輯

“當我還是小女孩時就和父母住在這裡,戰爭將我們逐出了這座城市 ,但我知道總有一天我會回到這裡。”
―索菲亞對埃齊奧談到她在君士坦丁堡的童年。[來源]

索菲亞是一對威尼斯夫婦的女兒,她於1476年出生於君士坦丁堡。她在這個城市的威尼斯區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1498年威尼斯和奧斯曼帝國開戰。戰爭打響時,生活在君士坦丁堡的威尼斯人都有危險,所以索菲亞便和父母回到了威尼斯。

1505年,索菲亞的父親委託著名的德國畫家阿爾布雷希特·丟勒(Albrecht Dürer)為索菲亞二十八歲生日畫了一幅畫像,並許諾他開價多少都可以。但當他見到索菲亞時便立刻決定以極低的價錢,因為他覺得能夠給索菲亞畫一次像就心滿意足了。

1507年索菲亞回到了位於君士坦丁堡的,她父親原來的書店。索菲亞希望能夠將知識和對書籍的熱愛傳播到奧斯曼的下層人民中。

遇見埃齊奧 編輯

“索菲亞:“這位先生,你到底是誰?”
埃齊奧:“只不過是你這一生中最有趣的人。”
―索菲亞和埃齊奧,在她的書店。[來源]

1511年,索菲亞去了一趟羅得島(Rhodes)後在回君士坦丁堡和埃齊奧(以及蘇萊曼王子)坐的是同一艘船。但當時他們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

Familiar face 3

索菲亞與埃齊奧在她的書店

後來,在尋找阿泰爾留下來的鑰匙時,埃齊奧來到了索菲亞的書店。在這裡,他找到了一個通往地下蓄水池的密道。在這裡,他找到了一枚鑰匙和一幅地圖。

索菲亞對地圖上提到的古代書籍很感興趣,便和埃齊奧達成協議,索菲亞幫他破解這些書的地點,而埃齊奧在拿到書後則將書借給索菲亞研究。

尋找書籍 編輯

索菲亞: "埃齊奧,這到底是在幹什麼?你很明顯不是一個學者。你是教會的人嗎?"
埃齊奧: "不是教會。但我……也算是一種老師吧。"
―埃齊奧和索菲亞,關於刺客職業。[來源]
Portrait 7

索菲亞問到埃齊奧的工作

索菲亞在港口邊稍作休息並前往取回一個她的包裹。但是由於船長的清單變得一團糟,她沒能拿到包裹。在嚇跑了一個索菲亞的失敗的追求者後,埃齊奧幫助索菲亞潛入了船中,並成功地取回了她的貨物。當她從埃齊奧手中收到包裹時,她向埃齊奧展示了其中包含的一幅地圖。之後,她給了埃齊奧她讓埃齊奧去收集的第一本書的位置。[1]

在收集到第一本書後,埃齊奧從索菲亞那得知,她的書店被一個小偷闖入過,並偷走了她認為極具價值的一幅丟勒的畫。埃齊奧隨後離開了索菲亞的店,前往附近的大巴扎中尋找她的畫,並從一個商人那把畫奪了回來。在埃齊奧把畫給索菲亞之後,索菲亞又給了埃齊奧下一本書的位置,並詢問埃齊奧他的工作。儘管索菲亞表示懷疑,埃齊奧告訴索菲亞他算是某種老師。他承諾某一天他會向他解釋所有事情。[1]

Little errand 6

埃齊奧與索菲亞分享一段親密的時光

之後的某一時間,埃齊奧再次回到了索菲亞的書店,並呆在那讀了一首但丁·阿利吉耶里的詩。索菲亞告訴埃齊奧她打算離開亞得里亞堡幾周,並請求埃齊奧擔當她的護衛。埃齊奧恭敬地拒絕了這個請求,並告訴她,儘管他非常樂意,但是他並沒有那麼多時間。索菲亞表示理解,儘管如此,她一邊開始解讀最後代碼,一邊問埃齊奧,如果下次又有差事,他是否有機會幫忙。[1]

埃齊奧詢問差事的內容,索菲亞告訴他,要去摘一些白百合。埃齊奧答應索菲亞他會摘到那些花,以換取索菲亞答應交換的他所尋找的那些信息。在摘到花後,埃齊奧與索菲亞在聖索菲亞大教堂旁的一個公園相會,他們一起享用了一些食物和飲品。之後,索菲亞給了埃齊奧最後一本書的位置。[1]

被綁架編輯

埃齊奧: "我並不想把你卷進這當中。對不起。"
索菲亞: "你不用為其他人的行為負責。"
―索菲亞和埃齊奧,在她的救援行動之後[來源]
Exchange 10

埃齊奧救下索菲亞後支持着她

在回到亞得里亞堡後,索菲亞在優素福·塔齊姆聽從埃齊奧的授意的保護下繼續她的生意。在1512年的三月,索菲亞的書店遭到了奧斯曼王子艾哈邁德命令下的拜占庭聖殿騎士的襲擊,在這當中優素福被殺死了。[1]

卡帕多西亞回來並得知了優素福的死訊後,埃齊奧帶領着當地的刺客們前往拜占庭軍械庫尋找索菲亞並為優素福報仇。在加拉塔塔不情願地與艾哈邁德交涉後,埃齊奧同意用馬斯亞夫鑰匙換取索菲亞的安全。[1]在交換過程中,埃齊奧的注意力被拜占庭人吊在塔頂、幾乎要墜落的一個看似索菲亞的女人轉移。

Exchange 11

索菲亞和埃齊奧離開城市去追逐艾哈邁德

放棄鑰匙後,埃齊奧匆匆衝進塔里去救她,但他發現這個女人其實是被作為誘餌的刺客學徒阿齊塞。同時,埃齊奧從塔頂俯瞰尋找索菲亞,發現索菲亞在附近的一個院子中正要被絞索窒息。[1]

埃齊奧立即從塔頂用降落傘跳下,與此同時,刺客們清理掉了屋頂的守衛們。殺死了附近的拜占庭士兵並幫助索菲亞恢復呼吸後,埃齊奧為把索菲亞捲入事端而道歉,而索菲亞則表示他無需為他人的行為負責。在索菲亞來得及詢問綁架她的人是誰之前,她就和埃齊奧一起上了馬車,一同離開城市追逐艾哈邁德和馬斯亞夫鑰匙。[1]

追逐艾哈邁德編輯

“索菲亞:你做了正確的事,埃齊奧。這不是你的戰鬥。
埃齊奧: 但是,這會在哪裡結束,又會在哪裡開始?”
―Sofia and Ezio, after Selim's intervention.[來源]
Ezio和Sofia追趕着Ahmet穿過鄉村,解決掉兩個拜占庭人的馬車後,他們的的馬車撞上了牆,索菲亞險些墜落。Ezio試圖救她,便滑到馬車後面,勉強抓到一根繩子。還好,Ezio將繩子綁在降落傘上,打開了降落傘,成功升到了空中。索菲亞爬上馬車之後開始駕駛它。[1]
End road 24

索菲亞阻止埃齊奧殺死塞利姆王子

儘管路上有無數的障礙和彎路,索菲亞還是趕上了Ahmet。雖然她的馬車在這個時候撞毀了,但她本人毫髮無損。索菲亞叫Ezio不用管她,繼續前進。在打敗Ahmet後,Ezio拿回了Masyaf鑰匙,但Selim I, Ahmet的兄弟,同時也是新上任的蘇丹這時候介入了兩人的戰鬥,他把Ahmet丟下了懸崖。[1]

在Selim介紹自己的時候,索菲亞趕上了Ezio。當Selim宣布Ezio從此從他的城市被放逐出去的時候,這位刺客想要衝上去剁了他,但是索非亞拉住了他。Selim離開後,索菲亞告訴Ezio,他所做的事都是正確的,此後兩人動身前往Masyaf。[1]

去馬斯亞夫編輯

“索菲亞: 最好從那活着出來
埃齊奧: 那正是我的打算”
―索菲亞和埃齊奧在阿泰爾的圖書館門打開以後。[來源]
Homecoming 3

索菲亞和埃齊奧在進入阿泰爾的圖書館之後

 攀登在馬斯亞夫的廢棄刺客據點,索菲亞和埃奇奧討論歷史上的刺客–阿泰爾·伊本-拉阿哈德如何恢復了兄弟會的秩序,以及埃奇奧是否後悔作為成為一個刺客。當埃奇奧談到他最終將離開兄弟會時,索菲亞試着安慰她,說他不應該活在過去,他應該釋懷過去。此時,他們到達阿泰爾圖書館門口。[1]

Sofia協助他給她提供有關可能的解決方案,使用鑰匙,Ezio設法打開門。索非亞問Ezio要活着回來,等他在圖書館外。Ezio回歸後,他們一起離開了城堡,目的地則是羅馬。[1]

餘燼編輯

EzioSofia-

索菲亞和埃齊奧觀察他們的孩子

Ezio和Sofia在威尼斯結婚返回君士坦丁堡後,確保索非亞的書店的未來,變成了一個存檔的刺客,和一家書店由上傳一張。索非亞和Ezio然後返回意大利,前往羅馬,在那裡她遇到了她的小姑子,克勞蒂亞。[2]

索非亞是Ezio當他把退休的導師公告,並通過意大利刺客領導阿里奧斯托。這時,他們的女兒索菲亞懷弗蕾維亞。[2]

1519,家庭定居在托斯卡納的一個別墅,利用索菲亞書店的錢。索菲亞生了兩弗蕾維亞,和她的兒子馬塞洛在十月1513。[2]

索非亞是這個家庭的一位朋友來訪時,尼科爾 馬基雅維利,誰告訴他們的朋友列奧納多Ezio達文西的身體每況愈下,跟Ezio和尼科爾去呆到藝術家的死亡。[2]

1524,而索菲亞帶馬塞洛到羅馬拜訪克勞蒂亞,Ezio都與中國的刺客名叫邵雲遭遇儘管埃齊奧的不禮貌的歡迎,索菲亞告訴俊,她要留下來,因為她已經走了很長的路只是為了滿足Ezio。一天過去後,雲的敵人發現了她在別墅,和Ezio給索非亞和孩子留在尼克斯直到解決衝突。[3]

EzioWithFamily

索菲亞和弗拉維婭、埃齊奧在佛羅倫薩

在為解決這一爭端,索菲亞去買食品雜貨Flavia和Ezio,誰剛剛完成了他的作品。坐下來後,Ezio旁邊的一條長椅上,索菲亞弗蕾維亞在當地的貨攤上買了一些產品,在Ezio單獨坐在板凳上時一名男子坐在旁邊說著城市有問題但Ezio並不認為有問題時,男子將手中藏有毒的針在握住Ezio手的那一刻刺進病毒死Ezio,在很短的時間後,母親和女兒看到Ezio躺在長凳上,一動不動。心煩意亂,索菲亞弗蕾維亞衝到Ezio,就像其他感興趣的平民,發現他已經悄悄地過去了。[3]

在Ezio去世了,他留下一封寫給索菲亞在他的研究,他一直忙於自己的作品。信中詳細的Ezio的最後的想法;他的生活的反映,以及他如何感覺愛是索菲亞的驅動力使他活了下來。[3]

個性編輯

“她是一個勤奮的女人,充滿激情和活力,我非常喜歡她的陪伴。”
―埃齊奧在信中向克勞迪婭描述索菲亞[來源]

索非亞是一個勤勞的女人,她的成熟超越了她的年齡。她經常與她認為在智力方面與她相當的知識分子交往。在事業上,她憎惡無意義的戲謔,雖然她的機智和幽默感勝過任何冷酷感。[4]

Portrait 2

索菲亞被一本珍版書迷住了

她經常被神秘而古老的事物迷住,如馬可·波羅地圖上列出的已經下落不明的書籍,和Ezio展示給她看的馬西亞夫之匙。索菲亞欣賞並深深熱愛建築結構、文學以及藝術,同時她也非常深情且浪漫,從她和Ezio在聖索菲亞公園附近的約會可以看出這一點。[1]

當談論到文學時索菲亞是最熱情的,在印刷機發明後這份熱愛進一步擴大。她拜訪了很多國家,了解更多關於書籍和印刷機的知識,並發現了很多關於用於裝訂的材料,以及一些著名作家和文學作品。索非亞有對知識的渴求,以及將她所知道和喜愛的書籍傳播給奧斯曼帝國人民的渴望和熱情。[1]

瑣事編輯

  • 索非亞是希臘語 Σοφια(Sophia)的變形形式,意為“智慧”。薩爾托Sartor是一個意大利,尤其是威尼斯人的姓氏,來自拉丁語Sartor"裁縫Tailor".。
    • 在早期,索非亞的姓氏是“「索爾托」(Sorto)”,在正式遊戲中被改為“「薩爾托」(Sartor)”。然而,較早的姓氏版本仍然存在於遊戲的內部文件中。。
  • 藝術總監拉斐爾·拉科斯特(Raphael Lacoste)希望以阿爾布雷特·丟勒(Albrecht Dürer)的畫作為基礎創作她的外貌,聯合藝術家傑夫·辛普森(Jeff Simpson)評論說,拉科斯特對這個想法很是堅定[5]
  • 數據庫中的索非亞條目說說,她出生於公元1476年的某一日。但是,《刺客信條百科全書》說她出生於公元1473年。
    • 數據庫還提到,奧斯曼與威尼斯的衝突始於公元1499年,而《刺客信條百科全書》則表示它始於1498年。
  • 在索菲亞的原畫和早期形象展現中,她有明亮的橙色頭髮,而她的遊戲模型重她有着黑且陰影更深的頭髮。
    • 然而,她的頭髮顏色在《刺客信條:餘燼》仍然被畫成成橙色。
  • 丟勒的索菲亞畫在埃齊奧和索菲亞的別墅客廳牆上出現。但是,與《刺客信條:啟示錄》中的大小相比,它看起來要大得多。
  • 在收到所有可獲得的書籍後,在返回加拉塔總部會觸發過場動畫,關於索菲亞前來交貨並詢問埃齊奧關於其「學生」的事。
    • 奇怪的是,這最早可觸發的場景是在埃齊奧從卡帕多西亞回來的時候,此時索非亞已被艾哈邁德綁架。

畫廊編輯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需改進,歡迎參與編輯。任何疑問請閱讀歡迎頁面或這裡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