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Technology.pngEraicon-TWCB-02.png


PL Truth SeekerHQ.png 我想问你一些事, 你… 你叫什么名字?

此词条的题目是推测出来的,此词条的正式名称并没有出现过。

“这声音好像没有敌意,尽管它显得很迫切。大概只是想治好我,但我不要冒任何风险!”
―1454年,马里奥·奥迪托雷就裹尸布中无实体声音的看法。[来源]
第一裹尸布
ACS Shroud of Eden.png
描述
类型

伊甸碎片

能力
  • 再生 治愈
  • 增强体质
  • 与康苏斯的意识进行交流(副作用)
当前位置

损毁

历史信息
时期

约公元前75,383年(伊述纪元1923年至公元2014年

创造者

康苏斯

著名使用者


一号伊甸裹尸布Shroud of Eden #1)是一件伊甸碎片的原型,由伊述科学家康苏斯于伊述纪元1923年(大约公元前 75,383年)发明。

最初的裹尸布是作为医学领域的工具而被制造出来的,以治愈那些在统一战争中受伤的人。然而随着康苏斯寿终正寝,裹尸布成为了承载其制造者意识的宿主。

接下来七万五千年中, 裹尸布一直为人类所有,并融入了许多许多社会文化以及宗教历史当中,而也在刺客圣殿骑士斗争当作一直成为双方的焦点。

大约在造出77397年后,带着其创造者神识的裹尸布最终在2014年被刺客摧毁在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实验室中。

拥有者[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历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史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已经很老了,需要更多的时间。身体不过是构造,而思想才是程序。我将我的程序上传到裹尸布中来瞒过死神,但算是失败也算是成功了。我被困于我的造物原型之中,被遗忘在我的实验室里。我清醒如常,却无法开口,只能旁而观之。时光白驹过隙,科技瞬息万变。我的族人创造了你们,而我从未想过被输入指令的产物能如你现在这般,但你们已经证明我当初的想法错了。”
―2012年,康苏斯对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来源]

伊甸裹尸布原型于伊述纪元1923年被伊述科学家康苏斯造出,以充当统一战争期间的作战医疗设备。当康苏斯意识到裹尸布无法治愈他即将到来的死亡时,他选择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到原型裹尸布中以便将意识保存下来。[1]

然而康苏斯被困在了原型中,并被遗忘在他的实验室里。他虽然活着且清醒,能够感知外界,却只能在裹尸布治疗他人致命伤的时候才能与人交流。[1]

裹尸布的原型留在康苏斯的遗弃实验室中过了三个世纪,最终另一名伊述科学家朱诺找到了它和他。她计划利用裹尸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从康苏斯那里知晓了所有关于裹尸布的事情,并反过来告诉他伊述创造了一个名为人类的物种来服侍他们,而康苏斯认为这是不可能的。[2]

古典时代[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希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伊阿宋取回裹尸布

初代裹尸布最早出现在希腊神话中,被称作金羊毛,成为了传说中具有奇异力量之物。伊阿宋阿尔戈船英雄们来到科尔喀斯,从一条不眠之龙守卫的树上取下。[3]

马其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无论这圣器有什么力量,它都不能把我们的兄弟带回来。”
―一名刺客评论布鲁图斯失败的复活。[来源]

裹尸布后来在某时落入了古罗马的刺客手中。在前44年刺杀尤利乌斯·凯撒后,布鲁图斯的刺客同伴们试图在马其顿腓力比用裹尸布复活他。[4]

布鲁图斯身上的裹尸布

因为他们之前从未使用过,这些刺客们非常害怕它的效果,但还是将布鲁图斯裹了起来。虽然尸体睁开了眼睛,挥动胳膊,但既没有呼吸,也无法对触碰作出反应,最后倒下一动不动,似乎经历了“第二次死亡”。[4]

一些刺客们开始哭泣,而布鲁图斯被包裹在了葬礼用的斗篷中,裹尸布则被放回了木盒。[4]

文艺复兴[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蒙特里久尼[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有什么地方比这个有高墙保护的城市更安全去存放这魔物?我们会把它埋在深处确保无人找到。”
―一名刺客谈及隐藏裹尸布。[来源]

蒙特里久尼的刺客检查裹尸布

裹尸布后来落入14世纪中期的法国圣殿骑士若弗鲁瓦·德·沙尔尼之手。蒙特里久尼的刺客将它从他手中偷走,换上了一件精心伪造的赝品。[4]

确认裹尸布未失去功效后,雷纳托·奥迪托雷决定将裹尸布藏起来。[5]在以欺骗和伪造的教堂记录掩盖了裹尸布的存在后,城市水井被排干并被进一步挖掘以储藏神器。[4]

圣殿骑士最终发现了裹尸布的所在,因此在1454年,佛罗伦萨人派佣兵领袖费代里科·达·蒙泰费尔特罗去围攻蒙特里久尼。马里奥·奥迪托雷成功击退了来袭,通过敌军间谍卢西亚诺·佩扎蒂的招认,他得知这次围攻是一次为了获得蒙特里久尼地下的某物的尝试。[5]

马里奥和一队历史学家和建筑师一同寻找任何有关这神器的记录,但只发现了有关这座城市的模糊信息。他和一队士兵最终在井底的墙上找到一个隐藏入口,通向一个充满陷阱的狭窄走廊。当他们经过时,许多人死在铁丝网连着的陷阱和箭矢之下,而马里奥本人也被一个突如其来的钟摆夺去了左眼。[5]

藏在盒子中的裹尸布

最后,剩下的几人到达了最终的房间,里面只有一个木箱。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个声音,承诺会治愈他们的伤势,但马里奥警告手下不要打开盒子,于是他们发起了哗变开始攻击马里奥。马里奥不得不杀死他们,并设法忽略了神器投射到他脑海中的声音和诱惑,回到了城市。[5]

由于害怕它的力量,马里奥将神器暂时藏在了他的别墅中,之后将其交给弟弟乔瓦尼·奥迪托雷,让他将伊甸碎片带离蒙特里久尼。之后裹尸布没有再被提及,而马里奥称它为“现在是兄弟会的问题了”。[5]

阿尼亚德洛[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太……漂亮了!这是朴素之物,被小心地叠放在木盒中。但是这其中却包含了更多!”
―佩罗托·卡尔代龙第一次看见裹尸布。[来源]

裹尸布裹着佩罗托的儿子乔瓦尼

1498年,卧底在博吉亚家族中的刺客佩罗托·卡尔代龙爱上了卢克雷齐娅·博吉亚并播下了他的种子。然而这个男婴生下来就畸形,预计活不了几天。佩罗托知道他的兄弟会保管着可能能救他一命的宝物,于是带着儿子逃亡阿尼亚德洛[6]

佩罗托之后到达了里纳尔多·维图里的家中,知晓他是保护裹尸布的人。虽然他不得不杀死许多刺客弟兄,但他还是成功使用裹尸布治愈了他的儿子,而他之后被刺客同伴们因违反了信条而处决。[6]

洛尼戈[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别无选择,不管这东西有何等强大的力量,我必须试着去释放它!”
―尼科洛·迪·皮蒂利亚诺在尝试使用裹尸布之前。[来源]

尼科洛·迪·皮蒂利亚诺裹在布中

初号裹尸布之后似乎在1509年的阿尼亚德洛之战中落入了参战的尼科洛·迪·皮蒂利亚诺之手。1510年,刺客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被派去杀掉尼科洛,并取回这具伊甸碎片。[7]

尽管弗朗切斯科成功进行了致命一击,但尼科洛还是在重伤中将自己拖向了裹尸布,因为触碰了裹尸布活了下来。他暂时恢复了活力,将神器拿出隐藏处,并逃离了他燃烧的庄园。[7]

然而他希望能将自己完全治愈,于是将自己裹在裹尸布中。这时,神器转而抵触他,摧毁了他的身体,让刺客的任务得以完成。预料到这点的弗朗切斯科再次现身,从他手中拿走了裹尸布。[7]

现代[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9世纪[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某时,裹尸布雨威廉·伍德曼有了联系,康苏斯和他进行了一场对话。[8]

米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把我扔到这炮火连天的地方,让自己国家的好小伙们像瓮中捉鳖一样往我头上扔炸弹。为了什么?就是因为那东西说不定存在?是了……在这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我从来都没相信过真有这个东西。”
―1944年,基斯·西皮奥内。[来源]

裹尸布在米兰被售卖

正值二战1944年的圣诞节,圣殿骑士特工基斯·西皮奥内被派去米兰的一家餐厅,去购买被成为裹尸布的事物。虽然他十分怀疑,但还是带着大笔钱穿过战区,与一名巴格提亚利家的人碰面,那人展示了一块木箱中折叠的布匹。[4]

令他惊讶的是,他能通过金属的阿布斯泰戈工业钥匙扣确定了伊甸碎片的真伪,钥匙扣颤动了一下。[4]

巴黎[编辑 | 编辑源代码]

2011年,这块裹尸布经由伊莎贝尔·阿尔当被交给了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格拉玛提卡后来成为了旨在全面排序第一文明基因组的凤凰计划的负责人。[10] 在阿尔瓦罗的努力下,圣殿骑士很快发现了这个裹尸布的特殊能力,能与创造者康苏斯进行沟通。[1]

接下来三年中,阿尔瓦罗,伊莎贝尔以及维奥莱特·达科斯塔使用裹尸布与康苏斯交流,经由修复对达科斯塔造成的致命伤害引出康苏斯,在治疗期间与康苏斯对话。[1]

该裹尸布最终在2014年,刺客袭击巴黎实验室期间被加林娜·沃罗宁娜炸毁。[9]

能力[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这声音好像没有敌意,尽管它显得很迫切。大概只是想治好我,但我不要冒任何风险!”
―马里奥·奥迪托雷关于使用裹尸布的看法。[来源]

裹尸布摧毁尼科洛·迪·皮蒂利亚诺

裹尸布被用于治疗不同严重程度的伤口,包括从刺伤到出生缺陷的伤口。它用一种近乎和善的声音不断地提供治疗,并敦促使用者无视自己身体的脆弱。[5][7]

尽管有谣言说它具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但它并无此功效。然而,它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使物体在很小的程度上复苏。[4]

而裹尸布也会让使用过它的人产生严重的幻觉,在极端情况下(如尼科洛·迪·皮蒂利亚诺使用裹尸布)似乎也会将人从内到外撕碎。[7]

佩罗托出现在乔瓦尼的梦中

乔瓦尼·博吉亚尤其受到裹尸布的持久影响。尽管这个神器治愈了他婴儿时期畸形的身体,但在他的整个童年时期,他会栩栩如生地梦见与裹尸布接触过的其他人的记忆,比如他的父亲和马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11]

此外,乔瓦尼还经常在没有接触裹尸布的情况下与康苏斯交流。[11]

根据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分析,当裹尸布包裹着一具尸体时,它会扫描它的损伤程度,然后在细胞层面对其进行重建,从而可能重建已分解的生物体,甚至可能使一名第一文明成员复活。[12]

由于康苏斯决定将他的意识转移到这块独特的裹尸布中,使得这块裹尸布原型在伊甸碎片中变得独一无二,可以让人直接与一名伊述人交流。当裹尸布被用来治疗致命伤的时候,康苏斯会暂时占据穿戴者的身体,并能与第三方交流,尽管穿戴者一旦伤口愈合不会保留这些交流的记忆。[1]

琐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尽管这只伊甸裹尸布明确在《刺客信条:基本指南》的描述以及《刺客信条:传承计划》的例子中指出它无法复活已死之人,就算是刚刚死去也不行。然而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和维奥莱特·达科斯塔的实验似乎与此相悖,阿尔瓦罗能够持续使用裹尸布让维奥莱特复活,不管她中了几次可能导致瞬间死亡的爆头。一种解释是说她的伤口不会立即杀死她,而且她事实上一直穿着裹尸布,在她被枪击的那一刻,可以让裹尸布足够快地治愈她的致命伤口。

出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与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1.0 1.1 1.2 1.3 1.4 1.5 刺客信条:辛迪加》 - 数据库:复原数据003
  2. 2.0 2.1 刺客信条:辛迪加》 - 数据库:复原数据005
  3. 3.0 3.1 刺客信条II》 – 字形#7 – 继续寻找,你就会寻到
  4.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 假日:第一章 - 昔日圣诞幽灵
  5. 5.0 5.1 5.2 5.3 5.4 5.5 5.6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 意大利战争:第三章-马里奥·奥迪托雷
  6. 6.0 6.1 6.2 6.3 6.4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 意大利战争:第四章-佩罗托·卡尔代龙
  7.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 意大利战争:第二章-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
  8. 8.0 8.1 《刺客信条:辛迪加》 - 数据库:复原数据004
  9. 9.0 9.1 《刺客信条:辛迪加》 - 数据库:复原数据007
  10. 《刺客信条:辛迪加》 - 数据库:复原数据001
  11. 11.0 11.1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 罗马:第二章-乔瓦尼·博吉亚
  12. 《刺客信条:辛迪加》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