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TWCB-02Eraicon-OrganizationsEraicon-InstrumentsEraicon-featured

“我们甘愿服从这永恒的奴役,以此为更大的成就做出贡献。我们任由这个世界回归它的本质,它是以生命供养生命、以死亡供养死亡的产物。”
―约翰·斯坦迪什,2013年。[来源]

第一文明的仆从(Instruments of the First Will),又名朱诺教(Juno cult),是一个将第一文明视作神明加以崇拜的多神论教派。第一文明的仆从最初是一个集体性质的秘密社团,吸收了来自圣殿骑士组织刺客兄弟会双方的成员和资源。这个组织最基本的目标是复活他们所崇拜的伊述神明——特别是朱诺,然后拥护他们统治世界。第一文明的仆从为此成为了刺客与圣殿骑士共同的敌人。身为朱诺爱人艾塔转世的圣者,通常是第一文明的仆从的高层成员。

历史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战编辑

1916年,一名身为战地护士的第一文明的仆从中的成员连同她的同事,怀着不为人知晓的目的,用“外形怪异的立方体”采集了很多士兵的血液。温斯顿·丘吉尔建议英国刺客莉迪娅·弗莱及时刺杀她和她的同事,莉迪娅则按照丘吉尔的建议做出了行动。第一文明的仆从的另外一名成员——一名间谍,被英国军队扣押在了伦敦塔里。他于是开始编造关于刺客兄弟会的胡言乱语,因此丘吉尔建议莉迪娅为了兄弟会最好将他杀死。这名间谍最终逃出了牢笼,企图越狱。莉迪娅则潜入了伦敦塔,引诱卫兵杀死了他。[1]

在摧毁了许多间谍设立的据点和武器装备之后,莉迪娅最终追寻着间谍们的踪迹,发现了他们的总藏身处,在她杀死属于德国圣殿骑士组织的间谍之后,间谍大师终于现身,“高喊”着他爱人的名字,和莉迪娅展开了战斗。在一场短暂的战斗之后,他被迫使用闪光弹逃离了现场,逃往了整个教派组织的总部。在第一文明的仆从教派的总部据点里,间谍大师让他手下的所有人烧毁了一切和朱诺以及伊述有关的东西。在追上藏身据点之中的间谍大师和他手下之后,莉迪娅杀死了所有人。丘吉尔之后感谢了她对不列颠做出的这份贡献。[1]

西班牙内战编辑

20世纪早期,黑十字艾伯特·波登得到了光之山。他把光之山偷偷地藏进了一家瑞士银行里。在波登1927年“去世”之后,他的圣殿骑士同伴鲁弗斯·格罗夫纳,往日间谍大师的学生之一,第一文明的仆从的秘密成员,发现他实际上还活着。格罗夫纳试图敲诈波登,要他交出光之山,但他却失败了。最后,格罗夫纳1937年时杀害了波登的家人,将波登骗到陷阱之中,从波登手里偷走了光之山。[2]

因为他往日的导师研究过拥有高浓度先行者DNA的家族血系,格罗夫纳决定寻找参加了西班牙内战的刺客伊格纳西奥·卡多纳,让后者解开光之山的奥秘。善于摆弄他人的格罗夫纳诓骗了被派去协助西班牙刺客兄弟会的英国刺客诺伯特·克拉克,杀死了后者并冒充了后者的身份,顺利地找到了卡多纳位于巴塞罗那的刺客分部。刺客们因为不确定到底该加入共和党一方还是共产党一方而发生了一场内斗,格罗夫纳说服了卡多纳,让他用光之山让所有人冷静下来;但是,使用了光之山力量的卡多纳很快倒在了地上,宝石也掉了。目睹了事情发生全过程的波登袭击了格罗夫纳,并带着意识不清的卡多纳逃走了。[2]

在向卡多纳解释清楚格罗夫纳的真实身份与意图之后,卡多纳决定和波登联手,将光之山从格罗夫纳手上夺回。然而,格罗夫纳已经说服了其他刺客与他联手。于是一场最终战斗在乡下一座老破废旧的教堂里展开了。格罗夫纳最后说服了卡多纳使用光之山,并释放光之山中的力量。然而,格罗夫纳的计划在卡多纳手握光之山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光之山释放出来的能量制造了一群公牛,吞噬了整座村庄,并导致教堂开始坍塌。尽管光之山看起来被毁掉了,但实际上它还是完整的,卡多纳只是制造了一个让人以为它已经被破坏的幻觉。在教堂倒塌之后,光之山被埋在了厚厚的废墟之下。[2]

对阿布斯泰戈的渗透与影响编辑

在2013年前后的行动里,第一文明的仆从中的一名主要成员是阿布斯泰戈的首席IT工程师约翰·斯坦迪什,他同时也是一名圣者。在他就职于阿布斯泰戈娱乐蒙特利尔办事处期间,他在整幢大楼的各个地方都贴上了印着二维码的便签纸,以此零零散散地散布对第一文明效忠的宣言。约翰还通过一名研究分析员向刺客们透露情报。他还让刺客黑入了系统,从机密文件夹里获取了关于先行者和圣殿骑士的阿布斯泰戈资料数据。[3]

然而,阿布斯泰戈发觉了这些入侵行为,扣留了整个研究团队。约翰·斯坦迪什并不想暴露自己,于是向17号样本项目的总负责人梅兰妮·勒梅保证,他会在一周之内找到系统的入侵者。与此同时,他让研究分析员前往主服务器,消除入侵系统的证据。他真正的目的是保护现在以数据形式存在的朱诺与研究分析员的身体,后者是为了让朱诺能有一个可以占据的身体。[3]

存在于服务器中的朱诺过于虚弱,无法将自己转移到研究分析员的体内,约翰的计划随之破裂,他也为此勃然大怒。他发了疯,揭露自己圣者的身份,并向分析员注射了非致命量的毒药。约翰最终被阿布斯泰戈安保团队所杀,而研究分析员从中毒状态中康复了过来。[3]

在这之后,朱诺继续在灰白之境中笼络信徒,在其中一条通讯中,朱诺要求她的仆从们带领人类进入灰白之境,因为人类“没有未来,没有希望”,将会“自我毁灭”。而在另一条通讯中,朱诺认为刺客们“腐败、短视”,她要求她的仆从们在刺客们找到她的“其他同类”之前消灭所有刺客。[4]

找到伊甸裹尸布编辑

2015年,圣殿骑士大师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想要获得伊甸裹尸布,借助裹尸布的力量大幅度加快凤凰计划的进程。西格玛小队成功地击退了刺客的干扰并回收了一块伊甸裹尸布。在第一文明的仆从的秘密成员维奥莱特·达·科斯塔和阿尔瓦罗谈过后者使用裹尸布的真正目的之后,她向朱诺报告说阿布斯泰戈现在已经拥有了2号裹尸布。尽管维奥莱特表达了自己对于朱诺计划遭到发现可能导致的危险后果的担忧,朱诺只是打消了她的顾虑,告诉维奥莱特说,她的任务完成得很好,而朱诺自己将会拯救这个世界。[1]

绑架伊利亚编辑

朱诺完全控制了第一文明的仆从后,这位伊述人和维奥莱特·达科斯塔里士满去绑架伊利亚,并把朱诺心爱的艾塔的最新化身带给她。里士满闯进了伊利亚的家,在厨房里刺死了伊利亚的母亲,然后把这位熟睡的男孩锁在卧室里。在被仆从们带回了伊述之后,伊利亚被仆从们告知了他的真实本性和潜力,里士满被派去照顾他。[2]

干扰奥措·贝格编辑

在2016年,尤哈尼·奥措·贝格和他的队伍在见过安德烈·波登之后,把他放进了Animus机器中,以此让他重历祖先的记忆。安德烈从Animus里醒来,他意识到自己被欺骗了。随后他干倒了警卫,并对这所谓的医疗感到恶心。晚上博格暗访了安德烈,并表示歉意,告诉了他关于用Animus的真正原因。为了解决这些东西,安德烈同意帮助博格完成项目。同时达科斯塔将安德烈的数据副本上传到了某个地方,或者某个人[5]

之后一日安德烈在酒吧里借酒消愁,贝格在酒吧里找到了安德烈,还替安德烈付了钱。然后博格向他展示了关于圣殿,刺客,还有伊甸碎片的世界真相。安德烈并不愿意相信,直接离开了酒吧。随后在街道上遭受了路过车辆的枪击。博格救下了安德烈。同时,达科斯塔在停车场与人联系,联系人担心博格过于接近光之山,希望先除掉安德烈。她接到博格告知袭击事件的电话,被要求所有相关人士全部返回设施中。会议结束后几个小时内,凯特琳·吉福特被达科斯塔的联系人勒死。[5]

追捕刺客编辑

前刺客扎斯迪普·达米在对刺客与圣殿骑士双方的方法与理念的信心都幻灭了之后,投靠了第一文明的仆从。他曾告诉主教说,他反对将平民投入到这场“永久战争”之中。之后在2016年后期,他率领仆从们在香港伏击了一支刺客小队,这支刺客小队是为了突入阿布斯泰戈工业搜寻凤凰计划相关情报而来的。除了夏洛特·德·拉·克鲁兹以外,所有出现的刺客都被他们杀害。夏洛特试图逃离达米的攻击,但达米追上了她并且和她在莫尼奥的车顶上进行了一场战斗。[2]

在战斗之中,一名第一文明的仆从的成员成功地用一支手里剑击伤了莫尼奥,他开的车也因此撞在路边,发生了侧翻。夏洛特抓住了倒在地上的扎斯迪普正要审问,但双方都不得不在香港当局的警察赶到之前逃离现场。扎斯迪普之后又在阿布斯泰戈娱乐位于蒙特利尔的设施里伏击了刺客高仓清志阿伦德·舒特·康宁汉姆。扎丝迪普砍掉了Animus专家和刺客们此行目标菲利克斯·奥拉德勒的头。扎斯迪普与两位刺客展开了战斗,并对两人造成了重伤。在扎斯迪普杀死阿伦德之前,高仓清志开枪击中了扎斯迪普的背部。扎斯迪普随即尝试破窗逃跑,但是却因为窗户清洁工的吊栏移开而失败,跌下了大楼。[2]

对抗黑十字编辑

圣殿骑士大师尤哈尼·奥措·贝格怀疑圣殿骑士组织内部出现分裂势力的之后,他披上了黑十字的斗篷,试图借此发现这一股势力。他的调查将他引向了德国柏林。他在那里抓住了他认为是刺客间谍的海因里希·哈特。在一番简短的搏斗之后,他发现哈特并不是一名刺客。在片刻的休息之后,海因里希·哈特直接表示他不仅不是一名刺客,也不是一名圣殿骑士,而是“她”的仆从,随即引发了一场爆炸。这场爆炸当中有170人遇难。[2]

贝格从爆炸之中幸存了下来,逃回了自己的安全屋。贝格和刺客迈歇尔·勒迈尔展开了一场对各自组织内部资金流转及投资的异常情况的全面调查。第一文明的仆从随之伏击了圣殿骑士奥措·贝格与刺客勒迈尔。在战斗开始之前,奥措·贝格就击晕了迈歇尔,然后在自己倒下之前徒手干掉了五个第一文明的仆从。[2]

从先前跌落大楼所受的伤势中活下来并康复过来的扎斯迪普·达米,抓住了奥措·贝格,告诉后者他已经不再想要为自己的妹妹复仇了,他已经转而为新的神祇效命。在第一文明的仆从逃离现场之前,扎斯迪普警告贝格道他最好停止调查关于第一文明的仆从的各项事宜,不然贝格的女儿可能会遭到他的杀害。然后他把贝格举了起来丢下了护栏。格尔尼卡·莫尼奥,一名暗中加入第一文明的仆从的博学者的成员试图在夏洛特的意识被困在灰白之境当中时暗杀她,但他在下手之前被加林娜·沃罗宁娜所发现,被狠狠地控制了起来并遭到了审问,没有暗杀成功。[2]

回到第一文明的仆从的总部 编辑

达科斯塔和回到第一文明的仆从总部的扎斯迪普·达米关于后者对待贝格的暴力行为发生了争吵,达科斯塔指责了扎斯迪普行为的不妥。奥措·贝格作为她的朋友,她觉得她可以将他也招募到第一文明的仆从的队伍里来。扎斯迪普·达米表示谁能够加入第一文明的仆从不是她所能决定的,这一权力只属于他们的神明朱诺。他还说只有朱诺能够决定谁能够见证伊甸园重生。[2]

在这个时候,朱诺在一台悬挂式大型显示器上出现在了她的部下面前,告诉他们她需要夏洛特手里的光之山。然后,达米带着新的圣者,戴斯蒙德的儿子伊利亚见了等待着的仆从们,并且向狂喜的仆从们宣告了他们神明的胜利。而第一文明的仆从近期一系列的行动迫使圣殿骑士尤哈尼·奥措·贝格与刺客夏洛特的小队在私底下达成了合作关系,一起对抗第一文明的仆从。然而,维奥莱特·达科斯塔仍然对这位年轻的圣者持谨慎态度,认为他应该被监管起来,并警告朱诺说,这个男孩是戴斯蒙的儿子,会背叛伊述。朱诺没有听从达科斯塔的警告,说男孩很高兴在朱诺的宏伟计划中扮演他的角色。[2]

之后,在第一文明的仆从发现格拉玛提卡那个圣殿骑士测定伊述DNA基因组的秘密实验室位置之后,一支朱诺属下的突击小队与伊利亚和第一文明的仆从的囚徒安德烈·波登前往了那里。这支由达科斯塔和达米率领的队伍到达实验室的时候,他们发现格拉玛提卡已经获得了成功,并且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沾沾自喜。他们随后向他揭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格拉玛提卡为此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达科斯塔接着表示他们是为凤凰计划而来的,他们需要利用凤凰计划为他们的女神制造一副新的克隆身体。[2]

Juno.

朱诺的新身体

朱诺的复活日编辑

在第一文明的仆从着手开始回收光之山的时候,他们还带回来了包含第一文明DNA的圣者伊利亚。第一文明的仆从入侵并占领了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并将格拉玛提卡本人扣了下来为他们工作。格拉玛提卡从伊利亚的骨髓当中提取了第一文明的基因,以此创造出了一个伊述人的胎儿,随后他使用伊甸裹尸布缠绕身体时放出的力量加速了伊述胎儿的成长过程,在24小时之内就将朱诺的身体转化为了伊述人的成年体。[2]

在朱诺身体成长的时候,康苏斯出现在她的面前,告诉她说,她终将失败。尽管朱诺反驳称自己已经拥有了新的身体,但她和光之山都一直留存在夏洛特的思维当中,康苏斯解释说夏洛特的意志比朱诺更强,而这就是朱诺失败的原因。在逐渐成长的过程中,朱诺和格拉玛提卡进行着交流,表达着对自己以前用声带说话这件事的厌恶之情。不过这种厌恶在失去了声带几千年后,可以从机器里脱身的时刻已经荡然无存。[2]

Juno's death

朱诺之死

朱诺离开了培养舱,发现自己获得了全新的力量。她使用这股力量消灭了她大多数的对手,甚至远距离压制住了夏洛特。维奥莱特的恐惧最终应验了,伊利亚为了给被害的母亲报仇,用一把螺丝刀扎进了里士满的脖子,将他刺死了。伊利亚还用光之山让朱诺产生了已经获胜的错觉,但朱诺只是在和一个咖啡杯进行对话。她从幻觉之中挣脱之后,命令伊利亚把光之山交给她。但出乎她意料之外,伊利亚耍了她,给夏洛特制造了用袖剑刺穿朱诺喉咙的空当。[2]

朱诺的尸体可能在奥措·贝格炸毁实验室的时候连同整座设施一起被炸掉了。朱诺的高阶部下,维奥莱特因为她对人类的亵渎行为而被奥措·贝格处决,而扎斯迪普·达米先前被加林娜·沃罗宁娜用狙击枪从远处精准射杀。剩余的朱诺信徒大多数都被圣殿骑士与逃出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实验室的刺客所抓。此时,伊利亚已经带着光之山逃远了。[2]

思想理念编辑

主要目标编辑

作为一个伊述异教教派,第一文明的仆从坚信人类应当再次服从第一文明的奴役,并对第一文明顶礼膜拜。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将朱诺从囚禁之中释放出来。[3] 在大多数时候,教派的高级成员会是一名圣者,比如约翰·斯坦迪什和间谍大师。

宗教信仰体系编辑

不同于将伊述视作一个高度领先于人类的先行物种的圣殿骑士与刺客兄弟会,第一文明的仆从将伊述视作他们所崇拜的神明。他们的信仰与圣殿骑士那种狂热而专断的观念相似。第一文明的仆从希望统治全世界,以此将人类变为第一文明的奴隶。

他们相信第一文明,特别是朱诺,会建立起新世界秩序。通过建立这个秩序,人类将在朱诺的绝对控制之下获得不断进步、幸福美好的生活。教派的成员经常表现得极为狂热,比如海因里希·哈特以朱诺之名造成170人罹难的自杀式炸弹袭击。

复活朱诺与伊述成员编辑

尽管他们最主要的目标是让朱诺在一个物质实体之中复活以便让她统治这个世界[6],可以推断他们也希望复活伊述的其他成员。这些都只是猜想,在一篇裂缝备忘录当中,该备忘录的作者明确地表示他们会复活整个伊述。[4]

渗透刺客与圣殿骑士编辑

这个教派的成员渗透了刺客兄弟会与圣殿骑士,从两个组织当中获取资源支持他们自身目标的进一步实现。像身为高级圣殿骑士的维奥莱特·达科斯塔,她同时也是第一文明的仆从的秘密成员。还有一位已知的名为扎斯迪普·达米的刺客,叛逃加入了第一文明的仆从,转而开始猎杀他昔日的刺客战友和可能的圣殿盟友。

到某一个时间点,至少两个已知的第一文明的仆从的成员已经渗透进入了阿布斯泰戈企业。其中一个是圣者约翰·斯坦迪什,他渗透了位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阿布斯泰戈娱乐。另一个则是工程师海因里希·哈特,他渗透了阿布斯泰戈位于德国柏林的阿布斯泰戈分部,该分部主要开发实验性技术,诸如他所使用的电鞭。

死后信仰体系编辑

他们坚信在他们死后,朱诺会以允许他们进入灰白之境的方式奖赏他们。灰白之境是一个死后所能抵达的天堂般的世界。朱诺表示,她忠实的信徒将在那里得到幸福的永生。

伊甸碎片编辑

朱诺安排她的信徒去寻找许许多多的伊甸碎片,想利用这些伊甸碎片达成她的终极目标。第一文明的仆从渗透了阿布斯泰戈企业,圣殿骑士组织以及相当数量的刺客组织,以此接近圣殿骑士与刺客各自所拥有的伊甸碎片。朱诺似乎将裹尸布视作她在物质世界重生所必不可少的关键物品。

成员编辑

20世纪编辑

21世纪编辑

琐闻趣事编辑

  • 第一文明的仆从的标志是小行星婚神星(三号小行星朱诺)的图标,标志本身表示的是顶端有一颗星星的权杖。
  • 可以在失落的档案中的记忆真相部分看到这个标志。[7]

画廊编辑

登场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