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Comic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夏洛特: "充电时间居然比使用时间长三倍?天哪,科迪,这机器可真棒!"
科迪: "小夏,我尽力了。"
夏洛特: "对不起。我发誓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在我加入兄弟会前,我的脾气其实很好。"
科迪: "我们中大部分人都曾…脾气不错…直到我们加入了兄弟会。"
—科迪与夏洛特交谈,2016年[来源]

科迪·亚当斯(Kody Adams,1991 – 2016)是由泽维尔·陈领导,由加林娜·沃罗宁娜,自己本人以及后加入的夏洛特·德·拉·克鲁兹组成的刺客小组成员。他设计了小组使用的Animus,并称它为“红骑士”。

刺客与博学者结盟后,科迪在圣殿骑士袭击位于阿根廷的博学者总部的时候,用生命保护了服务器中有凤凰计划的数据信息。

生平编辑

遇到夏洛特·德·拉·克鲁兹编辑

2015年,科迪在Helix上碰见了正在扮演在加利福尼亚淘金潮中活跃的刺客进行游戏,他询问了夏洛特选择刺客的原因,得知她倾向于刺客方面,并透露他们将前来找她。

在加林娜和泽维尔招募夏洛特并将她带到位于索尔顿湖的藏身处后,他们向夏洛特介绍了小组的技术员科迪,并说是他在网上找到的夏洛特。他们给夏洛特解释说有一名名为约瑟夫·劳里尔的刺客显然背叛到了圣地亚哥的圣殿骑士团那边,并准备告诉他们他在塞勒姆省巫案期间的祖先藏下的伊甸碎片,但他又私下发消息来说他是在给圣殿下套。所以刺客们需要夏洛特进入Animus,通过祖先托马斯·斯托达德的基因记忆来确定约瑟夫是否是在说真话,他到底是真的背叛了兄弟会还是在引诱圣殿骑士。

夏洛特挣扎着保持同步,却又难以认同斯托达德的价值观,科迪把这归咎于她缺乏同步经验。同时加林娜和泽维尔讨论,加林娜预断夏洛特无法保持与斯托达德的同步,而科迪和泽维尔反对。接着加林娜反着将夏洛特和约瑟夫比较,说人不会改变自己,约瑟夫最后也和圣殿骑士结盟,显示了自己的真面目。后来科迪报告说夏洛特的同步开始稳定,但担心如果她继续难以保持和斯托达德的同步,她的大脑可能会受损。

后来科迪截取了一条阿布斯泰戈的消息,发现约瑟夫意图杀死的圣殿骑士是一名高阶圣殿,记忆破解专家迪迪尔·霍金。刺客们担心约瑟夫会暴露他们的位置,所以他们将Animus装上货车让夏洛特继续同步,前往圣地亚哥。

与约瑟夫对峙编辑

夏洛特使用Animus见证了珍妮弗的死亡,刺客们也相信了约瑟夫并不知道那件碎片的下落,所以得出约瑟夫并没有背叛刺客的结论,他是在引诱圣殿骑士。在科迪骇进服务器为他们指路之后,泽维尔和加林娜离开货车去和约瑟夫会合。夏洛特在和科迪聊天中突然想起康苏斯的信息,坚持要科迪将她放回Animus中。之后她了解到珍妮弗并非约瑟夫在塞勒姆唯一的祖先,而他的确背叛了刺客兄弟会。她意识到泽维尔和加林娜正跳入陷阱当中,并决定前去拯救他们,科迪给了她一件刺客连帽衫。

夏洛特进入了设施,设法更深潜入大楼。她骗得一名雇员帮她打开了一扇安全门,她绑住那人,并告诉科迪她不是一名杀手。当她靠近约瑟夫所在楼层是,她滑倒掉了下去,但却成功用小刀停在了通风口另一边。科迪告诉她她已经开始通过出血效应获得汤姆·斯托达德的技能了。

最后夏洛特带着受伤的加林娜回到货车,告诉科迪泽维尔的死讯。加林娜命令科迪赶紧联系盖文·班克斯,让他派遣一队刺客尽速前往塞勒姆,因为她们不清楚约瑟夫是否给圣殿骑士透露了多萝西·奥斯本的信息。然而夏洛特说没有必要,因为她能够感觉约瑟夫没有和圣殿合作。

墨西哥追捕 编辑

2016年,刺客们辗转来到墨西哥,加林娜在泽维尔死后变自命为小队领导并硬性要求将抓到尤瑟夫定位首要目标。当到了墨西哥城之后,他们在一个汽车旅馆中定下房间并雇佣了两名地下医生来医治加林娜的腿伤。然而当女医生去照料加林娜的时候,那名男性医生突然掏出手枪。加林娜预料到了潜在的危险,在他开枪之前便将这名圣殿特工射死。接着她命令夏洛特拿起枪瞄准女医生。女医生解释说她并不明白这名男性的动机,并说他是新来的。夏洛特告诉加林娜她知道女医生在说实话后,加林娜应夏洛特的要求没有杀死她,只将她打晕后便离开了。

接着他们搬到了对面的旅馆,这有利于对圣殿更好隐蔽自己的行踪。当他们在观察之前旅馆的动态时,夏洛特说她本来打算在那之后就离开,结果发生了这种事情。科迪保证夏洛特有自己的作用,她的表现非常出色,甚至能和博学者相提并论。这让夏洛特想起之前康苏斯让她去找到黑客集团博学者,尽管科迪提醒她博学者并非刺客盟友,她还是在暗网上开始寻找线索。经过一晚上的搜索,她发现了有一项会议会在接下来一周中召开,但位置被密码加密了。密码是问题:“可爱的皮什塔说了什么?”

夏洛特回忆起她外婆在她小时候给她起小名叫“皮什塔可”,而这也是她印加帝国陨落时期的一名祖先的绰号。她摇醒了科迪,让他趁着加林娜睡觉的时候将她放到Animus中去,回溯查斯琪奎拉的记忆。

夏洛特在Animus待了两个小时之后被科迪拉出来给机器充电。两人开始闲聊,夏洛特谈到了她的童年和自己的家庭。他们的对话被加林娜打断,让他们去搜寻圣殿骑士加西亚-洛佩兹,她掌握着约瑟夫的线索。夏洛特拒绝参与这种绑架审讯的人物,觉得找到博学者才是当务之急,而加林娜不这么认为,强迫夏洛特帮忙。

科迪和夏洛特跟着加西亚-洛佩兹来到了查普尔特佩克公园,他们打算在货车上加林娜的监视下,迅速擒回这名圣殿。然而夏洛特无意中离得太近暴露了自己,让自己被发现,目标也爱上逃走。科迪试图追上她,但鼻子被她打破,夏洛特也被喷了喷雾剂丧失了战力。科迪在当局到来之前就和夏洛特回到卡车上与加林娜一同逃离。

之后,夏洛特无视加林娜的命令看守货车私自进入animus被科迪和加林娜发现并被拽了出来。当加林娜指责夏洛特又一次无视命令的时候,科迪发现电池过载需要更换。夏洛特试图出去寻找电池,而加林娜告诉她她不能出去只能留在车上,这让夏洛特也受够了,独自一人离开。

人质危机编辑

加林娜改变主意留下科迪去找回夏洛特,但在此期间科迪被黑帮抓住,割下左耳作为信息,要求两名刺客前来投降,否则科迪会受到更多折磨。加林娜在几个小时后被夏洛特发现自己正在跟踪她,而这时加林娜也透露了在那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和黑帮的要求,这让夏洛特感到惊恐。

接着夏洛特与加林娜来到阿兹特克体育场试图救回科迪,而黑帮在此处等待她们的到来。夏洛特使用潜行技能,而加林娜占据了一个狙击位置。当夏洛特接近科迪的时候,加林娜责怪夏洛特的仁慈放走了那名女医生,也因她的失误错失了逮到加西亚-洛佩兹的良机,这让她们无法离开此处。夏洛特很快遭到黑帮头领阿图罗·维埃拉的伏击,右脚被射中并被挟持迫使加林娜现身。夏洛特挣开束缚让加林娜有机会射击,但此时圣殿骑士也乘坐直升机到达此处,射向维奥拉和他的女儿。圣殿骑士惠特克试图抓住夏洛特,但被上级奥尔特加·桑切斯阻止。

夏洛特怀疑圣殿骑士们非常重视她自己的价值,于是将手枪抵在自己脑门威胁自杀来要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同伴。尽管科迪让她不要这么做,她还是和桑切斯达成了交易,许诺在一天之内用博学者三天后的会议位置信息来换回加林娜和科迪的安全逃离。桑切斯同意了,并用手杖再一次打伤了夏洛特的伤口,声称如果她不履行承诺,他就会肆意伤害她的朋友和家人。

在夏洛特同步至奎拉记忆最后阶段时,她发现进入会议的密码就是一名西班牙刺客的名字,唐·贡萨洛·帕尔多,也得知了会议的地点在阿根廷。在那之后她就准备去找桑切斯放过同伴,但在交接那一刻黑帮突然袭击了圣殿骑士,而这正是加林娜私底下与他们达成了协议,让他们为老大报仇,来换取夏洛特逃脱的机会。之后小组成员乘坐航班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夏洛特下机后看到一名男子举着唐·贡萨洛·帕尔多的牌子,跟着他见到了博学者的联系人,夏洛特的外婆弗洛伦西亚

与博学者共事编辑

一段时间之后,科迪和组员们在一个偏僻小岛上的博学者基地中参加了一场博学者的会议。在会议中,夏洛特提议博学者与刺客合作,她将和科迪一同为博学者找到康苏斯并分享一切所得信息来找到阻止凤凰计划的最好方法;而博学者也要提供约瑟夫的踪迹并派遣外勤特工与加琳娜一同执行任务。不久后投票结果出来,博学者多数人都支持这一次合作。

当加琳娜前往索马里之后,科迪和格尔尼卡·莫尼奥准备开始夏洛特在animus中的任务工作,探索据博学者知晓曾与康苏斯有过相遇的海勒姆·斯托达德的记忆。弗洛伦西亚接着进来问夏洛特的压力测试结果,格尔尼卡回答说夏洛特除了有一个刺痕外其他都很好,而在弗洛伦西亚的质问之下,夏洛特说明了这是圣殿骑士奥尔特加·桑切斯在墨西哥对她刺的。弗洛伦西亚害怕这是圣殿骑士的诡计,便让夏洛特与animus被放入一个圆形扫描机器进行全身扫描。

然而,夏洛特的扫描在格尔尼卡和弗洛伦西亚离开后被科迪终止,他黑入了机器让机器判定扫描完成。他解释说他觉得格尔尼卡在向她隐瞒什么,并说尽管康苏斯抹去了乔瓦尼的记忆,但她的祖先海勒姆·斯托达德也没有在之后说起任何关于康苏斯的事情。因此他相信海勒姆的脑子也有问题,并猜测格尔尼卡应该知道这一点。科迪调查了一些关于海勒姆的信息,得知他到1516年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冷血杀手,有着“血腥海勒姆”的绰号。夏洛特问及他和汤姆的区别的时候,科迪解释说海勒姆的记忆问题是凭空出现的,而这会让回溯他的记忆变得非常危险,他认为海勒姆在经历那段记忆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而博学者他们并不关心夏洛特的安危,他们只在乎得到答案。

当夏洛特完成海勒姆在1516年与乔瓦尼·博吉亚对峙的记忆后,她哀叹说没有找到任何重要的事情。弗洛伦西亚说康苏斯根据计算结果应该是在1516年出现的,而夏洛特得到的线索指向1515年,这也让科迪表达了对她的不信任,这也让夏洛特问她是否还有所隐瞒。然而她们被进来的格尔尼卡打断,他说他有一些手下转向德沃特那边了,想让弗洛伦西亚再一次举行投票。弗洛伦西亚离开前命令科迪将夏洛特放回Animus中回溯海勒姆在1515年的记忆。

当夏洛特在回溯海勒姆与乔瓦尼在米开朗基罗的指引下,在佛罗伦萨执行从圣殿骑士代·佩特鲁奇那拿到一枚伊甸苹果的任务的记忆时,她被科迪拉出了Animus,并被告知说自己的生命体征开始紊乱。而佛罗伦西亚让夏洛特休息一会之后就继续回去,科迪强烈反对,说如果夏洛特不得到足够的休息,就会受到长期性的伤害。弗洛伦西亚用曾经鞭策夏洛特的例子反驳,而此时夏洛特打断了争论,让科迪把记忆调到海勒姆在1515年最后一次见到乔瓦尼的时候。科迪抗议说当时海勒姆和乔瓦尼分道扬镳的方式会让夏洛特不好受,会让她的精神状况雪上加霜,而夏洛特保证说她还没有现在就崩溃的打算,继续进入了记忆当中。

夏洛特回溯到海勒姆和乔瓦尼以及埃莱娜在一家酒馆的屋顶天台上争执的记忆,当记忆进行到埃莱娜抛掉海勒姆送给她的围巾后发生了扭曲,记忆重复播放了一遍。夏洛特从Animus中出来后,科迪告诉她说他们大概在处理一段错误的记忆,这让他们推断海勒姆没有在之后提起任何关于康苏斯的事情是因为他根本就不记得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弗洛伦西亚认为如果夏洛特继续深入,一定会发现真相。[2]

然而,科迪指出,她也会遇到更多潜在的令人困扰的错误记忆,而这些是被海勒姆的大脑拒绝的记忆。同时也说她可能会因为继续回溯更多海勒姆的记忆而压力过大导致大脑停止运作自保。夏洛特告诉科迪说她不得不这么做,但她会因为科迪的建议而休息一下。在休息之后,夏洛特再次回溯了海勒姆的记忆并最终看到了康苏斯现身并通过乔瓦尼直接与自己对话的情景。

死夏洛特听到外面的枪声,从Animus中醒来问科迪发生了什么,得到回到说圣殿骑士设法找到了他们。弗洛伦西亚接着问她康苏斯对她说了什么,夏洛特没有理解他说得话,觉得没什么意义。弗洛伦西亚说他们会在之后搞清楚康苏斯话语的含义,但他们现在首先要去服务器那里。这时格尔尼卡带着一群博学这特工赶来,说他们需要保证所有人安全之后远程抹去服务器上的数据。但科迪不同意这个计划,担心圣殿骑士会先前往服务器所在地去获取信息。在科迪坚持让夏洛特离开后,夏洛特意识到海勒姆真正的错误就在他无视了自己的自家兄弟乔瓦尼,而这让她下定决心告诉科迪和格尔尼卡,无论他们决定做什么,她都要和外婆一起去机房的服务器处。

到达服务器所在处后,夏洛特等着弗洛伦西亚将数据上传,而科迪和格尔尼卡在服务器上安装炸药。当警戒再次响起的时候, 弗洛伦西亚仍然坚持将数据全部上传,夏洛特本来以为是要销毁掉全部数据,而事实上,数据中内共有包括所有博学者知晓的凤凰计划信息,以及阻止方法。她说可能在博学者当中出了一个叛徒,将小岛的位置暴露给了圣殿骑士,并且可能破坏了其他备份网站。

当看见一名重伤的博学者特工倒地后,夏洛特警告弗洛伦西亚离开。然而弗洛伦西亚的数据在躲避枪击当中掉到了地上,科迪看见后立马返回去取回数据箱,并说不能让圣殿得到数据,这是让刺客打赢战争的筹码。而之后在夏洛特与弗洛伦西亚震惊的眼中,科迪被乱枪射中。

夏洛特安慰了受致命伤临死的科迪,告诉他因为他的缘故,数据被成功抢救。与科迪永别并举行了最后的仪式之后,弗洛伦西亚走近夏洛特告诉她不能让科迪的牺牲白费并需要马上开始行动。然而夏洛特将科迪的死归咎于外婆,之后情绪失控开始自责。弗洛伦西亚安慰了夏洛特,告诉她她和科迪都做了应做的事,而此时大家注意到一家飞机出现在众人上空。

众人并不确定那是刺客援军还是圣殿敌人,于是他们选择躲藏起来。而那架飞机瞬间被击落,证实了那并非圣殿。当弗洛伦西亚和德沃特开始争论是应该去帮助飞机乘员还是利用这一事件作为掩护逃走时,夏洛特仍在科迪的尸体旁继续哀悼。随后弗洛伦西亚指示众人销毁手机确保圣殿骑士无法继续追踪。夏洛特不想让圣殿骑士找到科迪的遗体,便将他的手机从口袋中拿出一同销毁,然后与科迪永别。

装备和技能编辑

科迪作为一位兄弟会成员,接受了基本的战斗训练。他也是一名非常有才的技术师以及熟练的程序员,他声称他受过最好的训练。

琐闻趣事编辑

  • 科迪是名科幻宅,他很懂科幻文化,比如《星球大战》、《侏罗纪公园》和《终结者》的梗。
  • 在第八期中,科迪被捕后失去了左耳。

画廊编辑

出场编辑

参考编辑

  1. 刺客信条:基本指南
  2.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Homecoming的引用提供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