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Project Legacy

神圣科学的第二章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传承计划》中使用数据转储扫描器的一部份。

记忆详情 编辑

目标:撒拉克丝的居鲁士

地点:古希腊

时间:西元前6世纪

游戏简介视频 编辑

视频简介:

DDS正在试图同步一个千年前的古老记忆,在这记忆中你将探索公元前的古代,因此你有可能会迷失方向,甚至感到困惑。你可能也很难将它与小说故事分辨开来。这很正常,请保持镇静。

随着这些事件后,我们将解锁记忆,你将会探索赫尔墨斯学派传统的起源。你将跟随令人兴奋的古希腊大学者与数学家毕达哥拉斯,而你则作为他的门徒,撒拉克丝的居鲁士。

和声 编辑

【按:该序列中的标题基本都与音乐有关。】

我作为冠军回到了萨摩斯岛后,人们都为我的成绩而感到骄傲,就像他们自己收获到了荣誉一样。他们是多么有礼貌。

柔板乐章 编辑

PL-Adagio

柔板

我的老师毕达哥拉斯在黎明之前叫醒了我。我很累,但很高兴能为他服务,自我在伊利斯获得胜利开始,我便欠了他一切。

  • 我跟着毕达哥拉斯穿过萨摩斯那安静的街道。太阳还未从天边升起,清晨的冷意仍在世间徘徊。
  • 费雷西底斯(Pherecydes)是老师的一位朋友,他向我们问好。他起的很早。毕达哥拉斯说我在比赛中的表现没有不让人惊叹的。我笑着。
  • 老师将我的事迹与伊利斯的科罗厄布斯【按:维吉尔笔下的一个神话人物】相比较。科罗厄布斯!如果是其他人,我就会笑了,但他是个充满智慧的人。
  • 当费雷西底斯向我握手祝贺时,我感到他手的柔软与冷黏。他是一位博学的人,但他不遵守老师的高道德标准与伦理规范。
  • 费雷西底斯与我们告别。像不计其数的其他人,他从不尝试戒律与苦行解放的力量。我感到真正的幸福。
  • 我们继续着悠闲的散步。静静地,陷入沉思。人们很快就会忘记我身为他们的冠军一事,但这不重要,我不介意。

加速 编辑

PL-Accelerano

加速

萨摩斯在缓慢地醒来。我们享受了一顿简单的早餐——浸酒面包。在这清晨寒意消失之时的公共场所。今天将是个会起水泡的日子。

  • 我们接近了当地的铁匠铺。毕达哥拉斯忽然停下并闭上眼睛。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但我不能在这嘈杂的城市中指出。
  • 毕达哥拉斯快步进入了一家铁匠铺中。在进入之时,他因内部 灼热的空气而透不过气来,但敦促他们继续工作。
  • 老师的脸因汗液流出而显得闪亮,他从一位铁匠处走到另一位铁匠处,集中注意力看着。他突然捡起一把锤子并敲击铁砧。
  • 铁匠们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并围在他身边。他拿了另一把锤子,重量是之前的两倍。他挫打了一下,再次敲击了铁砧。
  • 「听!你能听到吗?」毕达哥拉斯问道。他的声音颤抖着。「看到不同之处了吗?」铁匠们盯着他,瞪大眼睛一脸茫然,旁边的我也一样。
  • 毕达哥拉斯继续敲打铁砧,每次都用不同规格。虽然他因汗而浑身湿透,但他脸上浓重的笑意扭曲了一贯严肃的表情。

快板乐 编辑

PL-Allegretto

快板

我们离开铁匠铺并带走了十把不同规格的锤子。还没到中午,但外面热的跟铁匠铺里一样难受。

  • 身上的负担让我浑身酸痛。在到达老师家时我的背部感受到一阵阵灼烧般的痛感。这热度毫无帮助,太阳在今天很是毒辣!
  • 很快我们到了庄园内,我将这些东西放在了庭院中的赫斯提祭坛旁。我的背部会在稍后感谢我。
  • 庭院中的温度尚属可以忍耐,但我认出了老师目光中的含义。今天没午餐了!
  • 随着老师的指示,我将铁砧放在了庭院的中央。
  • 我敲打它们,然后再来一次。一把锤子都敲了四次,之后再拿两倍重的锤子的敲四下。我的胳膊麻了。
  • 毕达哥拉斯模仿锤子敲打的声音。他的声音在内院中回响在黄昏之时,他让我停下。我们的工作,无论是哪个都已完毕了。

快板乐曲 编辑

PL-Allegro

欢快

毕达哥拉斯蹲在地上,在庭院的沙地上画着线条。他用一种激烈的速度书写着,之后用沙子覆盖了潦草书写出的大部分东西。只有重新开始了。

  • 老师写了几个小时都没有休息,拒绝吃喝,即使他的妻子西雅娜拿来的也一样。很快,文字和图案布满了整个庭院。
  • 奴隶们点起了火把,老师检查并重新思考他写下的东西,偶尔加入一两个新数字。他口齿不清的说着,我听到了「比例」与「音阶」。
  • 毕达哥拉斯勉强吃了些西娜雅为他准备的晚饭。
  • 「万事相关。」他宣布道:「万物都增加。」
  • 「四大数字」他喃喃道:「四大元素.......完美数字!」他突然看向我,道:「我看到了!『圣十结构』!」
    • 【按:毕达哥拉斯学派所提出的一种神秘的三角形结构】
  • 老师最终睡着了。这给了我一个机会去看看他在地上所写的东西。我不该这么做,但我必须去看它们!
  • 在地上有一个四排的三角形数字。一个由众多三角形组成的大三角形,他的「圣十结构」!

急板乐段 编辑

PL-Presto

急板

一些人聚集到了老师的庄园中,有名望的学者以及年长的祭司们在庭院中三五成群地站着。其中一个靠在了赫斯提的祭坛旁!我盯着他直到他离开。

  • 许多人传播毕达哥拉斯的关于灵魂归宿的信仰,小部分人甚至效仿他那严格的生活方式。而不相信的人也来了。
  • 在老师解释他的理论时,许多人充满怀疑。他们不理解他所说的「音乐领域」的意义以及「圣十结构」体现了什么。
  • 「这是几何学的内容。」毕达哥拉斯说道:「在琴弦发出的声音内,在世界上的音乐中!」他的宾客沉默地看着对方。
  • 「音乐。」毕达哥拉斯说道:「能够表达四大数字,这些组成了圣十结构。」祭司们开始离开了。
  • 许多宾客,当然,像是能理解他的假说的,我羡慕他们,他们向他提问以来更好地理解他的学说。
  • 奥瑞斯忒斯,一位博学的数学家,他举起了酒杯向老师赞美道:「圣十结构是集合了智慧的产物!」他宣布道:「赞美毕达哥拉斯。」

乐曲 编辑

在我第二次获得「大满贯」【按:Periodonikes,古希腊人对于取得全部四项赛事冠军的美称,类似于今日的大满贯。】的称号三年后。我们抵达了克罗顿,毕达哥拉斯认为这是一个好兆头。

前奏 编辑

PL-PRELUDE

前奏

克罗顿在规模上不能与雅典相比,他的城墙也无法与罗德岛或比雷埃夫斯相比较,但它的名气若敢称第二,则无人敢称第一。

  • 在我们的船接近城市时,他正笼罩于金色的阳光中。就像我们学派中的每个人一样,我不能我的眼睛从城市上移开。这好像是城市在召唤我们,仿佛我们受到了塞壬歌声引诱。
  • 毕达哥拉斯第一个开口,打断了我们的遐想:「在经过长途旅行后我们终于到家了。在这里,在克罗顿,我们将会兴盛!」
  • 老师的言语比我们先发出,克罗顿的市民代表在港口等待欢迎他。他们劝他先去与克罗顿市民议会成员们见面。
  • 我们跟随向导穿过城市。太阳没有出现,但市民们都没有回家,一大群人聚在了毕达哥拉斯身旁!
  • 我紧紧守在老师身旁,轻轻的推开挡路的市民,剩余的随从也一并而来。
  • 在议事厅中,有许多人在等候的,这里有成百,不,上千!

序曲 编辑

PL-OVERTURE

序曲

议会的成员们相信毕达哥拉斯的信仰并认为他的智慧充满价值。他们请他对城里的年轻人们讲话。

  • 数百名青年男女在老师来之前聚集到了体育场中,一些老人也想听他说说。
  • 在毕达哥拉斯演讲完毕后,大部分人竟落泪了,我也被深深地打动了,但保持冷静。
  • 克罗顿的人们精神振奋!每个人都似乎想跟毕达哥拉斯讲话。
  • 他们同时想要和他接触,似乎这样就能获取他的智慧与知识。
  • 尽管市民们不会对他造成任何问题,但我依旧小心地注意着每个接近他的人。虽说一个人不能太过谨慎。
  • 一个男人推开了另一个女人并挤到了老师面前。我抓住了他的胳膊并扭动至几乎要断的程度,这应该能教会他做人该礼貌些。
  • 这个女的,有着健壮的橄榄色皮肤,大概比我小一半年纪。她冲着我微笑。她的朋友拉开了她,咯咯地笑着。我喜欢上这儿了。

练习曲 编辑

PL-ETUDE

练习曲

克罗顿的人民轻易地听从了老师的教诲。从他口中说出的话语扩散到了邻近的城市及外国,许多外国人来这儿寻求他的指引。

  • 学院吸引了不计其数的学生:数百位渴望效仿老师方式的男女。他们没理解他们是多么幸运。
  • 一个叫阿尔克迈翁【按:史实人物,成就见维基】的年轻人来到学院中。他人很聪明,但自负且不守纪律。由于某些原因,毕达哥拉斯选择包容他。
  • 我遇见了一个叫米隆 【按:克罗顿的米隆,史实人物】的运动员。这个高大的男子曾在奈迈阿看我跑步,他想要我去帮他成为一位冠军。
  • 米隆曾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赢得男子摔跤冠军。他有着卓越的潜力,我很高兴去教导他我所知道的一切。
  • 阿尔克迈翁相反,他不停地问毕达哥拉斯各种问题,而米隆接受我的课程,毫无疑问,他能成为同辈人中最优秀的运动员。
  • 毕达哥拉斯的哲学已到了十分高远且广阔的境界。更多更多的人都遵循着他所提倡的方式。我对此很高兴,但并不惊讶。他是完全意义上的真正伟人。

发展 编辑

PL-PROGRESSION

发展

米隆给克罗顿带来了荣誉,同时也给老师带来了。他赢得了全部四项赛事!我对这位超越我的学徒的感情很复杂。

  • 我们和老师的家人庆祝米隆的胜利。这本是一件私人的事,但毕达哥拉斯这位礼仪大师却将它变为了一件伟大的事。
  • 我赞美米隆并宣布我不参加下一年的比赛。达莫,是老师的女儿,她举起了酒杯道:「向过去的冠军,以及最真诚的朋友干杯!」
  • 西雅娜将食物准备地像给国王吃一样。不过每个人都吃的很节制,就像老师教导的那样。只有阿尔克迈翁放纵般地喝的比谁都多。
  • 在迈艾(Myia)与米隆说话时,米隆的脸红了。一个高大的男子和冠军,却被一个年轻的女孩吓到了。我很同情他。毕竟迈艾是老师最小的女儿。
  • 阿尔克迈翁嘲笑米隆的萎靡不振,这真是太不得体了!我咬着嘴唇克制着,但迈艾却笑了并亲吻米隆的脸颊,随即走入厨房。
  • 阿尔克迈翁先行离开了,走时重重地关上了门。毕达哥拉斯盯着门看了好一会儿,转向我们道:「不能控制自己的人无自由可言。」

组曲 编辑

PL-SUITE

组曲

在我们前往学校时,毕达哥拉斯忽然停下道:「听!」清晨时万籁俱寂,这使一声离我们有段距离的尖叫传到了我们这儿。

  • 毕达哥拉斯很快惊讶地快步而去,我跟随他前往声源处,发现一个年轻人正在用一根细棍在打一只幼兽!
  • 毕达哥拉斯抓住了那人的细棍并将幼兽与人分开。我走到老师旁,紧盯着那人,人群开始聚集。
  • 那只幼兽的主人本想走近老师,但在看到我后停步了。他摇了摇头并想开口,不过一句都没说出。
  • 「不要伤害这只狗!」毕达哥拉斯命令道。人聚集地更多了。「这动物显现出一个老友的灵魂!我听到了他的哭泣!」
  • 这不是老师第一次指出灵魂的永恒性的证据。但这不同寻常的本能从未让我停止震惊过。
  • 「理性!」一些人喊道。「一类是神,一类是人,还有另一个就像毕达哥拉斯!」人们欢呼道。

终场演奏 编辑

如今在克罗顿的许多有影响力的人致力于学习毕达哥拉斯的苦行生活方式,但一些重要的长者们仍在继续质疑他的智慧。

三重奏 编辑

PL-TRIO

三重奏

阿尔克迈翁,他是老师的爱徒,但却一次次的挑战着老师的权威。这是个多么自负的家伙!为什么毕达哥拉斯没看出来这人不和我们同路?

  • 我和达莫、阿尔克迈翁一起吃早餐。我因我的责任而将注意力放在了她身上。我要防止阿尔克迈翁诱使她的思想堕落。
  • 我在做着自创的体操时听到了一声动物的长嗥。这哀嚎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我立刻在一个小巷中找到了阿尔克迈翁。在一旁有只狗,他挖下了他的一只眼。
  • 野狗的长嗥停止了,因为阿尔克迈翁用刀刺进了它的腹部。多么残忍的家伙!他难道不知道任何关于灵魂归宿的事?
  • 一个压低声音的尖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跑向拐角和达莫撞了个正着。她在暗中监视着阿尔克迈翁!我再也瞒不下去了!
  • 我从阴影中走出并向阿尔克迈翁挥拳。他的骨头被我打断了。他张开嘴呼喊反抗,但我又打了一下。达莫尖叫着并抓住我的手劝我停下。
  • 我等待着老师对于我殴打阿尔克迈翁一事的决断,不过我很高兴这家伙将会为自己不道德的行为付出代价。

哀乐 编辑

PL-ENSEMBLE

合奏

在太阳的最后部分紧贴天边时,阿尔克迈翁离开了城市。我很高兴看到他的离去,但我害怕他已毒害了其他人的思想。

  • 「阿尔克迈翁。」毕达哥拉斯宣布道:「他不再是我们的兄弟了。」数百位追随着沉默着站在老师旁边。
  • 「阿尔克迈翁。」他继续道:「已经在我们中死了。」仿佛是一个暗示似的,在场的女性突然开始落泪,她们那糟糕的哭泣声在墓地中响彻。
  • 毕达哥拉斯严肃地为「死者」祷告。男人们低下了他们的头而女人们的眼泪沾湿了胸口的衣衫。
  • 「阿尔克迈翁。」他道:「已经死了。」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我将模仿死者所造的木制雕像举起并抬入神殿中。
  • 我将其放入棺材中,我小心地想在把一位亲密的已离去的兄弟遗体放入一样。老师跪在棺前,祝福着。
  • 葬礼缓慢地移动到墓地外继续,不信仰者冷眼盯着我们。我从他们那嘲讽的眼中看到了蔑视,没有丝毫的害怕。

二重奏 编辑

PL-Duet

二重奏

克罗顿的市民因对毕达哥拉斯的尊敬而举办了一次宴会。大厅内充满了一些富翁及对克罗顿有影响力的人。

  • 所有参加的人都是老师学说的热烈支持者。而那些反对者们今晚未来。
  • 迈艾领舞,她的丈夫米隆,以踩着令人惊讶的优雅舞步跟随着妻子。我发现毕达哥拉斯露出了浅浅的微笑。这些年来我从未看他如此放松过。
  • 大厅中的上千人忽然尖叫起来,声音回响着。一根柱子断裂了!它碎成了一堆落在地板上。天花板开始破裂了!
  • 一块巨大的石板掉落并压中了一个可怜的奴隶。人们尖叫着并涌向唯一的出口!老师陷入了危险中!
  • 难以置信!米隆站在天花板下竟撑住了它!我跑到他旁边一起撑着。尽管这重量难以忍受,但我们成功了!我们避免了更多的死亡。
  • 毫无疑问,我帮助米隆救下了老师的命。这真是我最伟大的成就。但我害怕这柱子是人为破坏的。敌人们在酝酿着什么!

四重奏 编辑

PL-QUARTET

四重奏

在黄昏时分我带着毕达哥拉斯穿过了城市中的小巷。我希望避开大群市民,因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可能已变为敌人。

  • 一块阴影移到了我的右侧。我拔出了西福斯短剑并举起,让四名贴身护卫靠紧并提高警惕。我用力劈向那黑暗之处,但什么都没看到。
  • 一名护卫尖叫了!一只希腊矛刺穿了他的大腿并迫使他跪下。袭击者走出了阴影!
  • 另一名护卫倒下了,他的喉咙被切开。我架住了一把双刃剑的攻击,并在颧骨和腰带后的位置被打断前猛击敌腹。
  • 我被刮伤了一只胳膊,肺部被刺出一个小洞,断了几根手指,之后跑向毕达哥拉斯。我躲开了矛刺并将短剑刺入了敌人的肩胛骨中。此时第三名护卫倒下了。
  • 三个人倒下了!最后一名护卫站在我身旁。血从他的外袍中不断流出,敌人不会给我们任何机会,这是场屠杀。
  • 「唯理性不朽。」毕达哥拉斯喃喃道:「而一切终将腐朽。」我只听到了老师祷告的一半。这些人不是简单的暴徒,而是被雇来的杀手!战争开始了。

独奏 编辑

PL-SOLO

独奏

这些人不接受我们的苦行生活方式——他们拒绝尊重他们的母亲妻子与姐妹——并厌恶我们。我每天都在他们脸上看到这一情感。在我保护毕达哥拉斯时我又看到了。

  • 人们向我们聚集,包围住了我们。愤怒的人们!他们憎恨我们因为我们是更好的运动员、音乐家与数学家。但这一点他们只能怪自己,散漫的孩子们!
  • 面色难看,言辞难听。人们变成了暴徒,数百个人追着我们,大声辱骂并投掷石块或垃圾。
  • 我们逃进了米隆的家中,但人们没有停下!放火包围了庄园!克罗顿的冠军与他忠诚的随从跑到了外面。
  • 我拔出短剑想追上米隆,但毕达哥拉斯摇着头抓住了我的手。迈艾移开了一张桌子,露出了一个通向地下通道的暗门。
  • 我点燃火把并与老师穿过那窄口。「希望宙斯指引你们的路。」迈艾轻声道。随后盖上了暗门。
  • 毕达哥拉斯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他早就准备好离开克罗顿!老师现在安全了,但我担心的是在我们离开后的事。

安魂曲 编辑

在我们逃离克罗顿后已过去了许多年:多年前他们给老师造成了很大的苦痛。然而,他接受了他们留下的痕迹并为之骄傲,依然坚定。

启应祈祷 编辑

【按:天主教、英国圣公会的一种弥撒方式】

PL-Kyrie

祈祷

我们探索着那最高的山,在地球中部的海岸边以及埃及与巴比伦的古城。老师依旧在追求着知识。

  • 我们发现自己正处于世界的边缘。这沙漠辽阔且冷酷,但毕达哥拉斯坚决地表示必须探索这里!
  • 太阳像老师一样无情,我想知道我们还有多久能从这该死的酷热中解脱。很快,我们将面临缺水。
  • 这些天我没有浪费一滴水。我几乎感觉不到皮肤上起了水疱。老师是在毫无目的地乱走还是受到了一些神圣的指引?
  • 我发现在一个大沙丘顶处有个人。他拿着一把上有两片展开的羽翼装饰的手杖,手杖上有两条交相缠绕的蛇,但却是静止的,好像雕像一般。他是真的人吗?还是我在做梦?【按:摩西之杖?旷野里的铜蛇。】
  • 那个陌生人穿着一件牧羊人的衣服,仿佛一位君王。我所走的每一步都可能是我的最后一步,但毕达哥拉斯却用年轻运动员的速度快步向那人移去。
  • 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到达了沙丘顶部。我因劳累而不由得跪下,肺部像被火烧一般灼热。那个陌生人开口向我们问候:「吾乃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吾终寻得汝。」
    • 【按:古埃及智慧之神,传说为炼金、占星等诸多神秘学的始祖】

羔羊颂 编辑

PL-Agnus Dei

羔羊颂

我四肢撑在地上,手指埋进了灼热的沙子中。我让头锤击地面努力避免昏过去。不像我的老师,尽管是个老人,却直直的站在我身旁。

  • 为什么毕达哥拉斯突然间充满了活力,在这之前他只能勉强追得上别人。难道他没有感到太阳的毒辣?
  • 我尝试着抬起头仰视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一个穿着农民外衣的国王。他将那个上有两片羽翼的手杖高举过头。
  • 忽然,赫尔墨斯将手杖击向地面,立刻在毕达哥拉斯面前掘出一个深洞。难以置信!那两条蛇脱离了手杖并移动!
  • 它将头转向老师并发出嘶嘶声,不可能!两只蛇竟口吐人言:「汝为最有资格之继承者。」
  • 手掌在一瞬间展现了一些东西,不可见的,难以名状的力量。这包裹了我,灼热的沙子开始移动。
  • 「吾等握有生命奥秘之匙。」声音是如此不和谐却如此一致,在黑暗突然吞噬我时。

短赞美诗 编辑

PL-BENEDICTUS

短赞美诗

我醒来时感到口渴并虚弱。我感到身体下有灼热的沙子,睁开眼看向旁边,有一棵茂盛的棕榈树。

  • 水从衣服上流下,老师将我的嘴张开并让水流入。我吞下任何落入口中的东西,尽管这之中有一些尘土。
  • 渐渐的,我恢复了过来。赫尔墨斯没有在一旁,但毕达哥拉斯却骄傲地拿着手杖,上面有两条交相缠绕的的蛇——是活的!
  • 老师的一条腿变成了由黄金构成!这肌肉虽坚固如金属,却很灵活、这是怎么回事?一种全新的气质从他身上散发而出,一种新的力量。
  • 他脸上那经历数十年岁月的痕迹消失了!他看起来几乎再次是个年轻了。不,像个年轻的天神!
  • 「这个圣物。」毕达哥拉斯说道:「是由原初之时流传下来的。」我的面目扭曲了,仅仅只能看到上面的蛇。
  • 毕达哥拉斯将手掌放在我身上,肯定的说道:「我们的旅行结束了。你服侍我服侍得很好,老朋友。现在,我们人生的新篇章开始了。」

加演节目 编辑

阿卡迪亚的公主是一个凶狠的美人,她拒绝了众多求婚者,除非那人能跑得过她。而挑战者若不能赢,便会被杀。许多人都想以运气去赌,然后败了。

无伴奏合唱 编辑

PL-A CAPPELLA

无伴奏合唱

哪种女人可以比许多男人都优秀?我不再处于身体的巅峰状态,而且我不蠢,但我必须与这女的见面并比赛!我必须这么做。

  • 我寻求我那过去的老师的智慧。毕达哥拉斯相信我要赢的话就必须找到被废弃的,曾用来供奉阿芙洛狄忒的神殿。
    • 【按:即罗马神话中的维纳斯,美神。】
  • 我在顶着暴风雪的情况下甚至不能穿过那座山,我很冷并且累,而我的疑问才刚开始。
  • 在饥寒交迫之中,我到达了山峰顶处,这里有着阿芙洛狄忒那被人遗忘的神殿的废墟,我能看到它!并且只要走几步......
  • 我被绊倒在地,全身崩溃无力,我试着前进,但没有一点力气!神殿中散发出了一股力量。一些我很长时间都没感受过的。
  • 我抬起了头,冰粘在了脸上。我看到了——不!一个裸体且怪异的女人出现并穿过风雪!她看起来像个不真实的存在,似乎是个没有重量的幽灵。
  • 她忽视了我,径直走向神殿,没有被寒冷所阻挡。
  • 不可能!她竟穿过了神殿的墙!

圣歌 编辑

PL-HYMN

圣歌

我感受到阳光照在了我的皮肤上。我保持着静止状态,沉浸在温暖的阳光中。我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果园之中。

  • 我听到脚步声便藏在了树后。一个年轻女子,有着一头长且飘逸的头发,我见过她!她和神殿外的那个女的长的一样!
  • 这女的是完美无瑕的,就像一个女神。她看起来是真实存在的,有目的的行走,每一步都比上一步优美。
  • 我从树后走出并向她问好,但她没有注意我。而是从附近的的树上摘下了一个大苹果。她再摘了一个,接着小心地摘了第三个。
  • 我跟着她,没几步便出了果园,站在了一座宏伟且沐浴在金色阳光的建筑前。阿芙洛狄忒的神殿!
  • 那女人走了进去,我紧随其后。她将三个苹果藏在了神殿正中的祭坛后的阿芙洛狄忒的雕像下,为什么她没能看到我?
  • 我醒来了,身上覆盖着雪。我感受不到四肢的存在,但我成功地进入了神殿。这儿,是那女人藏果子的地方,但我找到了,一个单独的,金色的苹果!

小夜曲 编辑

PL-SERENADE

小夜曲

阿卡迪亚王伊阿索斯,是个粗野年老的男人,他不断地向他的臣民咆哮,将我迎入他的宫殿。他的女儿将能嫁给一位曾获得冠军之人一事令他十分高兴。

  • 伊阿索斯提醒我说没有人能战胜他的女儿,失掉比赛就意味着失去生命。他安排我和她见一次面——这是我能改变想法的最后机会了,
  • 在花园中,我等待阿塔兰忒时心在怦怦地跳着,这有着野性或者说自然气质的公主由熊抚养长大,成为了一名凶猛的猎人,卡吕冬狩猎中的英雄,以及人头马杀手!【按:见希腊神话中关于阿塔兰忒的传说,但是半人马是怎么回事?这已经不是一个世界了吧?!】
  • 我看见橄榄树后有一群少女,在她们出现时,我眼中的其他少女仿佛都渐渐淡去,只留下了一个:阿塔兰忒!
  • 她很美!是的,几乎可与阿芙洛狄忒相比!当她向我微笑时,用温暖、充满感情的语言向我问好时,我的脸发热了。
  • 阿塔兰忒将她的手放在我身上!我感到我的血脉在贲张,血液涌动。仿佛是永恒的刹那间,她看向了我的眼睛,好像深入了我的灵魂深处。
  • 阿塔兰忒不想我跟她比赛!如果我死了,她将不能活下去,但我知道我将来的人生中不能没有她!我必须赢她!或者死。

赋格曲 编辑

PL-FUGUE

赋格曲

比赛开始了。阿塔兰忒避开了我的目光。她知道我会死,但她不给我任何帮助。这不值得敬佩。

  • 我保持呼吸正常,这让我回忆起我曾在不计其数的比赛中战胜了世界上许多优秀的跑步者。但没有哪场像现在这样至关重要。
  • 开始了!我跑得很快以求能抢得一些优势,但阿塔兰忒快了我几步,汗液从毛孔中流出,我失去了她这一目标。
  • 我将手放在了金苹果上并暗中向阿芙洛狄忒祈祷。我几乎要撞上她了!她停了下来,疑惑地向前看着。
  • 我想以这诱惑来帮助她,但她恢复了神智,并——难以置信!她超过了我!我再次接触了苹果。她被什么绊倒了!我超过了她!
  • 我的胳膊像被火烧,我的大腿受伤,但阿塔兰忒再次超过了我!我的手指一次次地触碰到了苹果,阿塔兰忒尖叫着一次次摔倒在地,但迅速恢复原状!
  • 我赢了!在我恢复呼吸后,阿塔兰忒走近了我,冲我笑着。人们开始称我为希波墨涅斯,这战胜了阿塔兰忒的男人!

参考 编辑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记忆序列
意大利战争
巴尔托洛梅奥·德·阿尔维阿诺 - 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 - 马里奥·奥迪托雷 - 佩罗托·卡尔代龙
罗马
菲奥拉·卡瓦扎 - 乔瓦尼·博吉亚 - 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 - 乔瓦尼·博吉亚
假日
昔日圣诞幽灵 - DATA-DUMP S00.S02
神圣的科学
玛丽亚·埃米尔 - 撒拉克丝的居鲁士 - 伊丽莎白·简·韦斯顿 - 会友 V.O.V.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