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Project Legacy

神聖科學的第一章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傳承計劃》中使用數據轉儲掃描器的一部份。

記憶詳情 編輯

記憶序列1

目標:瑪麗亞·埃米爾

地點:西歐

時間:西元1527年

遊戲內的介紹視頻 編輯

視頻簡介:

請等待與DDS同步,閉上你的眼睛,深呼吸,呼氣,深呼吸,呼氣,再深呼吸,好了。

14世紀早期的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學者們開始重新研究古代的經典傳說,試圖讓其中的啟蒙知識在歐洲重生。你將探索帕拉塞爾蘇斯(文藝復興時的鍊金術師、內科醫生、占星師、科學家及神秘學學者)的助手瑪利亞·埃米爾的記憶,請報告你的發現。

注意 編輯

我結束了在母親處的短暫停留。儘管我很高興見到她和妹妹,但我沒能對她的新丈夫說出同樣的話。除此之外,我忽略了我身為子女的責任很久了。

秘密 編輯

PL Secrets

秘密

我打開了馮·霍恩海姆教授(按:即帕拉蘇爾塞斯,喬萬尼記憶中的博姆巴斯茨,文藝復興時期的外科醫生、鍊金術師、科學家以及神秘主義學學者。)實驗室的門。

  • 「瑪利亞!」一個身材高大且長着黝黑面孔的男子站在教授身旁,他盯着我,嘴巴呈張開狀態。
  • 「瑪利亞!」我幾乎認不出這是教授的聲音。「我沒期望你太快回來。」在我盯着那個陌生人時。他沖我微笑。
  • 「瑪利亞!」博姆巴斯茨教授面前有一堆亂成一團的紙。在他桌上組成了一個不規則的錐體。他想要藏什麼東西?
  • 教授舔濕了他的嘴唇,用餘光在屋中尋找着什麼。當他的目光落在他的同伴身上時,它停下並煩躁不安的拿着紙。
  • 教授深呼吸並向我微笑。毫無疑問,一些不好的事發生了。
  • 博姆巴斯茨介紹這位陌生人,他的同事喬萬尼·波吉亞,一位詩人和內皮公爵。他向我躬身行禮並用輕柔的聲音招呼問好。我則機械地回禮。
  • 在紙片忽的散落於地時,教授將他的手迅速放到背後。我確信他從桌上拿了什麼。這老烏龜。

無藏何物 編輯

PL-Nothing To Hide

無藏何物

教授繼續把手放在背後,他的前額因出汗而變得閃亮反光。我敢說他好幾天沒睡了。

  • 「這裡發生了什麼?」我發現我竟用了母親的語氣講話,我立即為這粗魯的語氣而後悔。教授是個偉大的人。
  • 博姆巴斯茨的眼睛睜的很大,以至於我害怕它們會從頭裡蹦出來。他專心的盯着他的朋友,並成功地發出了低低的聲音:「喬萬尼?」
  • 陌生人解釋他來此的目的是為了尋求教授的智慧,他有些問題想問他。
  • 博姆巴斯茨渴望波吉亞先生的問題,很高興的改變了研究項目。
  • 他的手在背後動着,似乎是把一些東西悄悄放入了口袋。我假裝沒察覺到。
  • 教授似乎察覺到了客人的猶豫,他表示在我面前說沒有關係,我是他最信任的助手。
  • 我完全跟不上他們的對話,波吉亞閣下說的謎語般的話只有教授才聽得懂,我保持安靜,點頭並禮貌地笑着,當被期望有此反應時。

問題 編輯

PL-Questions

問題

波吉亞閣下的聲音提高了。他的情緒也是一樣。博姆巴斯茨保持着難以理解的表情,說著奇怪的話。儘管波吉亞再三請求,教授仍沒回答出一個問題,這是不正常的。

  • 「這問題的答案能在你的那本書里找到!」波吉亞閣下表示必須要查閱那本被博姆巴斯茨鎖在箱中並藏好的書,當了他的助手三年了,我從未見過那東西。
  • 「那書不是答案!那書是……不是……」教授嘲諷着並把他的背轉向波吉亞閣下。「我不能再幫你了!」
  • 「博姆巴斯茨!」波吉亞講手放在了教授肩上。他因對方的接觸而畏縮了。「記住,我曾給了你什麼。」
  • 波吉亞的聲音是冰冷的。兩人盯着對方看了很長時間,周圍安靜了,是一種令人難受的沉寂。我害怕波吉亞閣下會動手,但他沒有絲毫挪動身子。
  • 最後,教授出聲了。「那書不是完整的。」他的聲音細的幾乎聽不見。「你要找到答案的話……你必須找到書的另一半。」
  • 博姆巴斯茨不知如何去找到遺失的部分。他說他太忙了不能幫忙,並且他從未關注過這點。他讓我去幫波吉亞閣下。

答案 編輯

PL-Answers

答案

我在大學圖書館裡花了一周時間去查閱資料,但沒能找到任何相關信息,他認為那部分的標題叫「神聖科學」。

  • 儘管喬萬尼總是沉浸在他的個人思考之中但他總顯得很有禮貌並且見解深刻,他總是愉快的去工作並對我抱以尊敬的態度。
  • 喬萬尼告訴我博姆巴斯茨曾經將銀變為了金子,他寫了一個了據說是「點金術」的配方,表示是從那書中學來的,而那書由空白的紙張組成。
  • 「大概你有着能看到遺失部分的視覺。」我自言自語道。喬萬尼的表情忽然高興了。現在我們知道要去找什麼了!
  • 我們在圖書館中查閱一切關於鍊金術的書籍。這裡!一本古老的日記,詳細敘述了一名相信可以將物質變為黃金的法國人的生活。
  • 我深入調查,這位法國鍊金術師名叫勒梅。他的配方基礎來源於維爾茨堡的亞伯拉罕的教導。
    • 按:尼可·勒梅,西元14世紀時的一名鍊金術師,相傳在夢中得到了天使所傳授的「亞伯拉罕之書」
  • 我知道亞伯拉罕之書由兩部分組成:「真正魔法」與「神聖科學」!我們必須找到勒梅所用過的書!我們必須立刻去巴黎!

光明之城/燈火之城 編輯

喬萬尼和我準備着去巴黎的旅行,對於一個未婚女子來說,單獨和一個陌生男子一起去旅行有些不合適,沒有提及危險性,但我對於去巴黎一事很是興奮。

巴黎之旅 編輯

PL Journey to Paris

巴黎之旅

母親如果知道了我們的安排大概會很吃驚,因此我決定不告訴她。我會在我們回到巴塞爾時寫信給她。

  • 博姆巴斯茨因為太忙的緣故而沒能與我們道別。這不奇怪。我在這兩周里幾乎就沒見過他。我想知道他會贊成我們的旅行嗎?但我沒問。
  • 我們雇了一輛簡單的馬車,但意外的很舒適。母親大概會喜歡。
  • 我們的馬車夫是個安靜且沉默寡言的老人,她大概不會喜歡他。
  • 我們到了貝桑松。我希望知道喬萬尼在新大陸的冒險經歷。他在那裡遇到了食人生番!我們談着渡過了一夜。
  • 在貝桑松,我們遇見了一群想要去巴黎的商人。跟他們一起明顯要更加安全。
  • 喬萬尼繼續保持一個完美紳士的形象。
  • 喬萬尼和我交流分享了對許多學科的個人見解。我們很快便成為了朋友,但在我們接近目的地時,他陷入沉思的時間更多了。
  • 巴黎的壯觀超過了我的想象。我感覺要迷失在這兒了!我能在這裡真是太高興了!

王家書館 編輯

PL-Royal Library

王家圖書館

我希望去遊覽一下城市,但喬萬尼想先去找有關勒梅的書的消息。我有受他感染,但我還沒他那麼執着和着魔。他習慣了旅行,我則沒有。

  • 勒梅的書可沒那麼輕易就被找到。我被城市中的標誌、聲音以及氣味弄的注意力分散。我需要集中注意力。
  •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喬萬尼竟獲准進入盧浮宮的王家圖書館去查閱。我幾乎不敢相信。
  • 王家圖書館中充滿了秘密。我找到了有關尼可·勒梅的後事並進行查證。他妻子的外甥繼承了一本魔法書。喬萬尼相信這就是我們要找的。
  • 喬萬尼發現了一些有趣的傳言,一些與勒梅相似之人的故事,他們曾展現過神跡。這可信?他們還活着嗎?
  • 不幸的是,佩蕾娜爾·勒梅的外甥死了很久了。我們只能去找找有無活着的親戚。大概他們會知道些關於魔法書的事。
  • 花了些時日後,我們找到了這位外甥的後裔,喬萬尼確定了他的位置並堅持要在黎明前去找他。

強盜 編輯

PL-Brigands

強盜

我們離開圖書館時已經很晚了,儘管很累,但喬萬尼在返回的路上顯得很高興。

  • 我們漫步在塞納河畔,低聲說著並偶爾笑一笑。喬萬尼輕輕地拉起了我的手,我沒有拒絕。我媽會怎麼想?我們繼續在這一片寧靜中散步。
  • 我們到了城市深處。喬萬尼忽然停下了,示意保持安靜。令人困擾的,我立即將手按在了匕首柄上。
  • 一群強盜從陰影中跳出包圍了我們。我們走進了一個埋伏中!
  • 那個頭領盯着我的胸,他告訴他的手下他們今晚有樂子了。我轉向喬萬尼,吃驚地發現他竟露出了笑容。
  • 在我拔出武器前,喬萬尼竟已將一個人的兵刃卸下並踢擊了另一個人的胸。他速度快的難以捕捉!並且準確性與兇猛性十分驚人!
  • 戰鬥在開始即告結束。強盜們跑了。鼻青臉腫或是血流不止。我的保護者告訴我他新大陸學會了如何戰鬥。

後裔 編輯

PL-Descendants

後裔

我很高興能在吃早餐時見到喬萬尼,但我仍想着昨夜所見之事。我該把他想象成一個高手?

  • 我跟着喬萬尼到了我們所要找的人家中,老人用懷疑的目光問候了我們,開始時他拒絕對我們說任何事。不過喬萬尼是個執着且有魅力的人。
  • 最後,老人開口了,說他的侄子雅克·亨利繼承了勒梅的魔法書和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
  • 我們見到了亨利並得知他並不把這份遺產放在心上。他同意以極低的價格賣給我們。
  • 我們得到了魔法書了!我們立刻回到了旅館。我的心在劇烈的跳動,就好像驚雷版響亮。在喬萬尼的房間中,我把書放在桌上攤開了。
  • 我們仔細研讀了一遍,裡面記載了神秘古老的魔法練習之法,以及充滿了眾多陌生的符號與數字。這使我想起畢達哥拉斯的學說。
  • 喬萬尼沒有像我一樣熱情。「這是經過人工翻譯的內容。」他斷言原稿不可能少了這麼多。

無辜 編輯

PL-Innocents

無辜

「無辜者公墓」是一個尷尬的場所。今晚,濃霧覆蓋了大地,風中夾雜着鬼魂般的低語聲。我將我的披風拉緊了。

  • 我問喬萬尼為什麼我們要來這裡。「為了澄清或是證明一個傳言。」他咧着嘴,笑了笑答道。
  • 喬萬尼用鐵棒砸開了一個教堂地下室的門。這造成了一個尖銳刺耳的,像是抗議的聲音。我想起了媽媽。
  • 我們不該這麼做。這是瀆神的行為。似乎是察覺到我的猶豫,喬萬尼盯着我看了很長時間。「如果你不願意,我能一個人去干。」
  • 「不。」我的聲音中帶着顫抖。「我們一起去。」他點頭並下去了。我跟在後面,在這令人難受的地下室與其保持着最合適的距離,
  • 喬萬尼熟練地打開了一個棺材的蓋子,上面寫着「尼可·勒梅」。蓋子掉在地上發出巨響。
  • 棺材裡是空的!他老婆的棺里也是。我的後背感到了一股寒意。那傳言是真的?他們夫妻還活着?
    • 按:尼可·勒梅死後,有盜墓賊打開了他們的棺材,卻發現裡面空空如也。

毒蛇之穴 編輯

儘管我們找到了勒梅的魔法書。然而疑問反而開始增長,只有亞伯拉罕之書的原本才能使他滿意。我決定幫他,無論是會更好還是更壞。

麻煩 編輯

PL-Troubled

麻煩

在我們準備返回巴塞爾時,喬萬尼一直保持着沉默。不過他堅持在我們回去時先去特魯瓦。

  •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想去那兒,不過他的態度十分堅決,大概那裡有關於亞伯拉罕之書的消息,但我對此很是懷疑。
  • 在我們接近這城時,喬萬尼變得越發出神了,沉浸于思考之中。他想要在這兒找到什麼?
  • 喬萬尼的臉色變得陰沉了。在我們進入這城時,他稱這為「毒蛇之穴」,不過僅僅是低語。我不敢問他。
  • 城市中的大部分地區都曾被火焚壞,但此處的居民用了三年的時間重建了它。
  • 我跟着喬萬尼到了一個令人不安的小旅館中。老闆身上很臟並且為人粗野,我很想念巴黎!
  • 喬萬尼租了一個單人房「為了保證你的安全」他用抱歉的語氣說道。我不介意現在的他不像平常時的他,但我已決定將以性命相托。
  • 喬萬尼沒有入睡而是一直站在窗前。監視着什麼,他從昨天起就只說了幾個詞。我想要知道什麼在困擾着他。

突然死亡 編輯

PL-Sudden Death

突然死亡

喬萬尼的精神在今天早上顯得更好了,他堅持要帶我去城市中逛逛。我們經過了許多新建築以及修了一半的,我們的目的地是市場。

  • 我們在魯瓦主教座堂附近徘徊。在我欣賞聖彼得塔時,喬萬尼在附近探查着,沒有放過任何細節。
  • 這個市場十分熱鬧並且充滿生氣。我匆匆地看了看當地服裝店的工作,直到我意識到我與喬萬尼走散了。
  • 一個陌生人向我打招呼,他那單調的外衣上裝飾着一個簡單的紅十字架。他問了我些奇怪的問題,他好像知道我是誰。
  • 喬萬尼忽然出現在陌生人背後。儘管這事發生在人群外,他卻沒有看我,表情如石頭一樣凝固。
  • 談話者在說到一半時中斷了話語。他沒能看我多久,代替此的只有虛無。他倒在了地上!附近一個婦女發出了尖叫。
  • 人群立刻散開了。喬萬尼抓住了我的手並拉着我跑開,他的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我的皮膚中。我只是麻木地跟着。

質問 編輯

PL-Accusations

質問

喬萬尼拖着我穿過了迷宮般的街道。我們跑的很快,以至於我帶着驚恐的感情卻只能跟隨,他將我的胳膊抓出了傷痕。我因太過茫然而沒有抗議。

  • 真是令人困惑的,我允許他引導着我直至失去自我。我們的瘋狂衝刺結束了。但喬萬尼沒有放開我,他表情因憤怒而猙獰。
  • 發生什麼了?喬萬尼嫉妒了?突然間我慌了,他是不是要對跟我說話的人的突然死亡負責?
  • 在那男人倒下的瞬間喬萬尼正在他身後。這不可能!不……
  • 喬萬尼將我按在牆上,一隻細刃從他的腕下彈出。我的脖子處感到了一股惡寒,但這並非是他的目光所致。
  • 「為什麼你要與『毒蛇』密謀?」他的聲音比劍刃更加冰冷與鋒利,我不能控制我的淚水!
  • 喬萬尼盯了我的眼睛很長一段時間,他的怒氣逐漸消退。他依然用力按着我,但我停止了顫抖。我們親吻着,充滿激情。

解釋 編輯

PL-Explanations

解釋

我們想讓這一擁抱成為永恆,然而永恆總是一個瞬間。喬萬尼最後鬆開了。「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個城市。馬上!」

  • 我在我此前人生中從未對任何人感到如此熾熱的情感。我可以跟隨這個男人去地獄!我微笑着點頭,等待着他引路。
  • 我們穿過了安靜的街道及小巷。在我有機會問他前,他承認他在市場殺了那男人。
  • 我不驚訝,也不恐懼。沒有更多的想法。那人是喬萬尼組織——曾經是——的敵人,還有一條從巴塞爾傳來的消息,喬萬尼向我展示了一封信。
  • 喬萬尼是怎麼偷到這個的?我不知道。這信解釋了我們的目的並提供我們的詳細信息。我們被出賣了!
  • 喬萬尼的敵人不會因為沒從我們身上得到什麼而停止活動。特魯瓦是他們的巢穴。他們的組織曾在此地於多個世紀前公開出現過。
  • 信使或許曾與博姆巴斯茨談過話,除此外,沒有其他知道我們的目的。
  • 教授很可能處於危險。或者,他出賣了我們。

放鷹狩獵者 編輯

PL-Falconers

放鷹狩獵者

喬萬尼幫我爬上城牆。我們到了城外,但距脫離危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快!」我跟着他走入了黑暗之中。

  • 在正午之前,我聽見馬蹄聲接近了。我們躲在濃密的灌木林中,看着一個騎手經過。
  • 「十字的走狗們。」喬萬尼低語道。我們安全了……現在。
  • 在我們穿過一條小溪時,一名騎手發現了我們!我們儘力穿過附近的樹林直到我幾乎要停止呼吸。不!一隻獵鷹正在頭頂喊叫!
  • 三名騎手追向了我們!喬萬尼跳下樹枝並撲向了一名聖殿騎士的手下。我聽見了金屬的撞擊聲。
  • 這股力道迫使騎手摔下馬,喬萬尼壓在了他身上並殺了他。喬萬尼利用樹木避開敵人的攻擊。
  • 喬萬尼朝最近一個敵人的臉扔出了一些閃光的粉末。他因痛苦而抓着眼睛並尖叫,喬萬尼讓他安靜了。
  • 最後一個敵人揮刃坎向喬萬尼。他努力掙扎,躲過放鷹狩獵者的重擊。之後他向敵人擲出飛刀,結束戰鬥。

不允許人 編輯

我們頻繁地變換服裝以及一併旅行的同伴,我們最終回到了巴塞爾,感謝喬萬尼的機智,我們避開了所有可能的麻煩。

書蟲 編輯

PL-Bookworm

書蟲

儘管我們很少有兩人獨處的時刻,喬萬尼和我儘可能地享受這一親密時刻。我在回到巴塞爾時十分難過。

  • 我們進入城市時小心地不引起注意。我們不敢去大學。因此我帶着喬萬尼去了我最信任的同事家。
  • 伊凡的妻子,卡娜跟他的丈夫一樣靦腆。伊凡還沒回來,不過拉娜請我們進來並端上了茶來招待,讓我們等會兒。
  • 「瑪瑪瑪,瑪麗亞!」伊凡在看到我時十分吃驚,以至於手上的書都掉到了地上。「你,你回來了!」 如我所料,他盡量避免與喬萬尼眼神接觸。
  • 伊凡撿起書並抱緊,彷彿想從中汲取力量。「馮,馮·霍,霍恩海姆,教教,教授...... 」
  • 我害怕有什麼壞事發生了,便問道:「怎麼了?」
  • 伊凡盯着地板:「他他他,他瘋了!」他抽泣着:「整,整個人都瘋了!」
  • 拉娜解釋教授不知為何罵了大學裡的每個醫生,他甚至和馮·羅騰堡醫生打架。

焚書者 編輯

PL-Book Burner

焚書者

在我們離開的時間裡,教授公開宣布放棄傳統的藥理學和醫學手段。

  • 克維斯教授告訴我們博姆巴斯茨乞求巴塞爾的每個醫生停止他們的「邪惡」行徑。他做出了符合憤怒的人的標準的瘋狂舉動,他把藥理學書籍砸向了其他教授!
  • 博姆巴斯茨是個自負的人,但我總是懷疑他那喜歡藐視和違抗權威的行為,像拒絕使用拉丁語演講。那個時候他已走得比大多數人遠多了。
  • 我在聖約翰日慶典時找到了教授。不幸的是,我去的太遲以至於沒能把他從巴塞爾那憤怒的知識分子團體的手中救出並保護好。
  • 教授站在明斯特的市一堆大火旁,他的外表骯髒不整潔。跳動的火焰彷彿扭曲了他的五官,使他看起來像瘋了。
  • 我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他正在燒書!
  • 喬萬尼將他拉開。作為拒絕服從的表態,教授將最後一卷書拋進了火中。「擁有自主的人不應該淪落為他人的附庸!」他憤怒地叫着。

保管書者 編輯

PL-Book Keeper

書籍保管者

喬萬尼把教授拖進了無人小巷,教授沒有反抗,但繼續喊着瘋狂的話語。我們該怎麼辦?

  • 彷彿看透了我的想法,喬萬尼堵住了他的嘴。「大概伊凡和他妻子能照顧好他。」我建議道,但懷疑任何人都不能。
  • 拉娜很不高興,但她同意照顧。我們很快明白他在說著無意義的話。他喪失了心智!
  • 伊凡的尖叫驚醒了我,教授跑了。伊凡發誓要找到他。我很難過地同意了。
  • 我們真的要離開巴塞爾了。我不知道喬萬尼要帶我去哪兒,但我相信他。同時,我們必須在離開前做最後一件事。 
  • 我們闖進教授的實驗室。這裡在靜悄悄的。喬萬尼在教授桌子下找到一個秘密隔間並輕易地打開了它。
  • 喬萬尼拿出了那本神秘的書我想讀一讀,但他不允許我這麼做。
  • 「不!合上它,這配方,會把你敗壞的。」

葬於神殿 編輯

我坐在壁爐旁看着教授寫的《大外科書》。喬萬尼在房間中忽然叫道:「我們必須立刻離開!」

旅行計劃 編輯

PL-Travel Plans

旅行計劃

「許多年前,組織的一名成員注意到羅馬城中有一個古老的畢達哥拉斯神廟。」喬萬尼向我展示了一張破碎的地圖。「我知道了你要說什麼,瑪麗亞,但是……」

  • 「但是我知道這比與你吵架更好的,老公。這次你的心思在這上……」我們笑了,喬萬尼抱住了我。
  • 自我們在巴塞爾相遇以來已經過了許多年,但每當喬萬尼抱住我時我的心總會怦怦地跳着。
  • 「所以,刺客們在神廟裡找到了什麼嗎?」我問道。喬萬尼把我放下並說道:「什麼都沒有。」我轉動了下眼睛。為什麼我不感到驚訝?「你相信……」
  • 「我可以!」喬萬尼的眼睛閃亮着。「我們必須去那裡。瑪麗亞,我知道那裡一定有什麼,我知道它!相信我!」
  • 「我也有。」我笑了。「看看我能在那兒得到什麼!」
  • 前往羅馬的路並不平坦,我們直接到了地下墓穴的入口,這裡將引導我們前往喬萬尼所言的那個被人遺忘的神殿。

墓穴 編輯

PL-Catacombs

墓穴

喬萬尼帶我下到了墓穴中。我敢說這裡至少有十年未有人踏足了。這裡顯得有些神秘。

  • 墓穴中黑暗、發霉且潮濕。我所帶的火把照亮了路,而且它稍稍溫暖了我的心靈。我哆嗦了一下。
  • 我們經過了一個擺滿石棺的房間。「這讓我想起我為什麼要嫁給你了。」我想讓聲音振奮起來,但喬萬尼也懂我的意思。
  • 「因為我迷上了你的腳步聲,從不讓你失望」他笑道。假裝沒有注意到我的煩惱。
  • 大多數通道是從堅硬的泥土中開鑿而出的,而附近用磚牆加固了天花板。我跳了起來,因為一群老鼠快去爬過。
  • 這牆是由人骨製成的。我猶疑了。「我們快到了!」喬萬尼鼓勵道。
  • 喬萬尼站在一堵看起來和其他沒什麼區別的牆前。「就在這兒!」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依舊讓我感到驚奇。

神殿 編輯

PL-Shrine

神殿

喬萬尼推開了牆上一些磚塊,旁邊牆上打開了一道門。我們進入了一個環形的房間,但這不是神廟的中心。

  • 我跟着喬萬尼穿過幾間毗鄰的房間,在最後有一個巨大的房間,他點燃了骨灰盒,創造了火焰的蹤跡!「幾乎就是這兒了!」
  • 牆上雕刻着陌生的符號。喬萬尼轉動着一些磚塊,重新排列圖案,彷彿在這之前他有來過似的。
  • 一道門來了。「這裡」喬萬尼無法抑制他的興奮,我們步入了下一個房間。這真是我去過最陌生的房間。 
  • 這牆變活了?!一道耀眼的光芒經過了它們,組成了怪異的圖案。數字與符號,填滿了表面的孔洞。
  • 喬萬尼忽然倒在了地上並昏過去。我單膝跪下並扶住了他。他的眼睛忽的睜開,像看陌生人一樣看着我。我眼睜睜看着他的臉逐漸老化了!
  • 「吾乃康蘇斯,博學之神。」他用一種古老且陌生的聲音道。這不是我丈夫會稱呼我的方式,但整個人變得更老了。

參考 編輯

《刺客信條:傳承計劃》 記憶序列
意大利戰爭
巴爾托洛梅奧·德·阿爾維阿諾 - 弗朗切斯科·韋切利奧 - 馬里奧·奧迪托雷 - 佩羅托·卡爾代龍
羅馬
菲奧拉·卡瓦扎 - 喬瓦尼·博吉亞 - 弗朗切斯科·韋切利奧 - 喬瓦尼·博吉亞
假日
昔日聖誕幽靈 - DATA-DUMP S00.S02
神聖的科學
瑪麗亞·埃米爾 - 撒拉克絲的居魯士 - 伊麗莎白·簡·韋斯頓 - 會友 V.O.V.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