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OotA

Smallwikipedialogo
“到最后,就算不想符合其他人的期待也不可能了。而且我可是神啊!”
―凯撒的遗言,公元前44年[来源]-[记忆]

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Gaius Julius Caesar)(公元前100年 – 公元前44年)是一位杰出的罗马政治家及将军。在他的统领下,罗马军团高举着共和国的旗帜在欧罗巴大地上开疆扩土。赫赫战功使他名垂史册,并为帝国的建立打下根基,其本人也在功业的加持下自命为终身独裁官

除罗马将军和元老院议员以外,凯撒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那就是圣殿骑士团前身上古维序者的成员。在逝世前不久,凯撒成为了维序者们的领袖,他们对整个共和国的影响也肇始于此。

生平编辑

内战编辑

公元前59年,凯撒当选为执政官,并与庞培、克拉苏秘密结成前三头同盟。同年,他在罗马北部营建佛伦蒂尼亚城,这便是后来的佛罗伦萨[1] 随后他又出任高卢总督,在长达八年的高卢战争中积攒了不小的威望。公元前50年,凯撒击败起义军领袖维钦托利,将高卢纳入共和国的版图。[2]

公元前49年,凯撒率领大军进驻罗马,竞争对手庞培闻风而逃。几天后,他在上古维序者的支持下被元老院推举为独裁官,同时开始了对庞培本人及其余党的清缴,罗马内战由此爆发[3]。第二年,凯撒在法萨卢战役中击败庞培,迫使其逃往埃及。凯撒大军紧随其后穿越地中海。恰在这时,走投无路的庞培得到了埃及女王克娄帕特拉的结盟邀请,于是兴冲冲地在埃及北部登陆,没想到却遭到了上古维序者的截杀。庞培的头最终被盛到了法老托勒密十三世的面前。[4]

与克娄帕特拉编辑

凯撒来到亚历山大,得到了托勒密十三世的热情接见。托勒密是女王克娄帕特拉的弟弟兼丈夫,两人曾共同治理着埃及。而如今女王流落在外,大权全由托勒密一人执掌。初见凯撒,托勒密便奉上了庞培的首级,希望能得到他的青睐,帮助他对抗克娄帕特拉。然而凯撒并不领情,反而将他斥责了一顿。恰在这时,克娄帕特拉在侍从们的护卫下回到了王宫。随后的事实证明,女王比他弟弟更懂得如何聚拢人心。她不失时宜地提出与凯撒联姻,得到了凯撒的同意。[5]

侍从克娄帕特拉的艾雅巴耶克于是与凯撒结识,并为他和女王打通了亚历山大的大门。在亚历山大的棺椁前,凯撒立誓与女王共图大业。公元前47年初,托勒密拥大军围困王城。在巴耶克的忠心护卫下,凯撒乘战车逃至城郊,与自己的援军会合。[5]

兵合一处,凯撒、艾雅和巴耶克在尼罗河三角洲击败了托勒密的军队。当艾雅前往河畔阻击托勒密时,巴耶克击杀了权倾一时的宦官宰相波提纽斯,并打倒了摄政及杀害庞培的凶手卢修斯·塞普提米乌斯。这时,凯撒突然出现,命人拉开了暴怒的巴耶克。以罗马人应由罗马惩处为由,凯撒救走了奄奄一息的塞普提米乌斯。[6]

托勒密死后,克娄帕特拉在凯撒的扶持下成为了埃及唯一的法老,这其中也有上古维序者的鼎力相助。与维序者势不两立的艾雅和巴耶克感到了背叛,他们对女王和凯撒的忠诚自此成为过去。为了使人民的自由不再受任何人的侵犯,夫妻俩成立了秘密组织无形者[7] 此时的凯撒已然将罗马元老院视若无物,并对元老们的担忧报以嘲笑。他将外国统治者奉为座上宾,对元老们已无任何信任可言。他还从克娄帕特拉那学来了刚愎自用,穷奢极欲的行性。[8] 他和女王的孩子名为凯撒里昂,不出意外的话,他将成为凯撒的接班人。[4]

遇刺编辑

艾雅: 所以凯撒现在是维序者的王了?
塞普提米乌斯:凯撒是我们的认知之父。
艾雅:那你和凯撒就都得死了。”
―公元前44年,艾雅对峙塞普提米乌斯[来源]
ACO Aya stabs Caesar

艾雅刺杀凯撒

经过罗马内战,凯撒的政敌们都被镇压或屠戮殆尽,这为他登上独裁官的宝座奠定了基石。他的独裁行径激起了无形者的愤怒。与此同时,元老马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盖乌斯·卡西乌斯·朗基努斯加入了这个组织。在亚历山大与巴耶克和艾雅短暂会面后,布鲁图斯和朗基努斯返回罗马,联络了一批同样愤恨凯撒的元老,并着手准备刺杀行动。[4][8]

公元前44年3月15日,凯撒出席了在庞培剧场举行的元老院会议,塞普提米乌斯从旁护卫。当艾雅鏖战塞普提米乌斯的时候,布鲁图斯和朗基努斯来到会议现场,预备向凯撒出手。艾雅很快击败了塞普提米乌斯,并与列位元老会合,趁凯撒不备将袖剑刺进了他的后腰。其余元老顺势一拥而上。最后,身受二十三处刀伤的凯撒倒在了议事堂的大厅里。[9]

后续编辑

“凯撒建立起强悍的宗教团,但他却被你那懦弱的妻子从背后捅死。”
―公元前38年,路菲欧痛斥巴耶克[来源]
尽管凯撒已死,他生前所做的努力仍然使维序者的力量、影响、信仰和规模得到持续膨胀。罗马内战又持续了十三年。就在凯撒死后不久,马库斯·安东尼乌斯和凯撒的养子屋大维结盟,在解放者战役中打败了朗基努斯和布鲁图斯。公元前30年,屋大维远征埃及,杀死了安东尼乌斯和克娄帕特拉母子,而后加冕为罗马帝国皇帝,尊号奥古斯都。

性格特征编辑

“凯撒背弃了议院,转而向外国势力投去橄榄枝,并从那个埃及妖姬那学来了自负和穷奢极欲。[...] 他拒绝做出让步,并对我们的担忧报以嘲笑。他把元老院当成自己的财产,让那里挤满骗子和投机者,没有人真心为罗马效力。”
―马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来源]
自矜功伐是凯撒素来的做派,他就是那种会在战斗中为伟大和荣耀呐喊的人。他有着极强的自尊心,因为十分厌恶诗人卡图卢斯,所以会在自己的著作中对他大加嘲讽;因为深受罗马人民爱戴,所以晚年的他逐渐把自己当做了神。与他的骄傲相称的,是他对传奇人物亚历山大大帝的高度仰慕。凯撒身居高位,却时刻怀着不安全感。他希望成就与大帝一样的丰功伟业,但遗憾的是,他五十多年的人生最后得来的却只是功败垂成。他的野心使他果断应下了克娄帕特拉的婚约,这仅仅是因为他想达成超越亚历山大的事业。

凯撒也是一个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正如他阻止巴耶克杀死塞普提米乌斯,这其中固然有维序者狼狈为奸的因素,但同时也是因为他的罗马人身份。所以他才坚持用罗马人的法律惩治同为罗马人的塞普提米乌斯。归国后,他欣然接受了罗马人民赋予他的“终身独裁官”的职位,并力图将罗马共和国统一为一个以他为最高领袖的帝国。他也非常尊重那些被他视为朋友的人。他哀悼庞培的横死,并对托勒密十三世斩其首级的做法大为光火,因为他和庞培是曾经的朋友——尽管庞培的死是他登上权力巅峰的必经之路。

然而在这高傲与爱国的外表下的,却是一位冷酷而坚定的政客及军事家。通过对他人的巧妙操纵,凯撒清除了一个又一个威胁其名望的政敌。他自愿与上古维序者结盟,并同意让塞普提米乌斯担任自己的侍从官,杀死任何威胁到他独裁统治的元老,以确保自己在罗马的权威。他也对女人怀有敌意,认为她们身份下贱,难堪大任。亚历山大战役之初,他就曾反对让艾雅参与推翻托勒密的计划。虽然艾雅强悍的战斗力让他勉强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但他仍然不愿在战斗以外的地方正视艾雅。

琐闻趣事编辑

图片编辑

登场编辑

参考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