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你以为这是第一次吗?你以为这是刺客第一次被迫清除自己的领导吗?还是兄弟会第一次从无到有再次重建崛起?不。马斯亚夫、蒙特里久尼、北美殖民地……这样的事以前就已经发生过了,而我们再一次浴火重生,比以往都要更加强大。但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我们的目标,亚诺。我们迷失在了政治和革命之中。可我们并非是一个国家。我们是一支军队。在军队里,“与敌人媾和”一事被称作“通敌”。”
―1791年,贝莱克向亚诺·多里安承认自己谋杀法国刺客导师米拉波时如此说道。[来源]

皮耶尔·贝莱克Pierre Bellec,1741年 – 1791年4月)是一名前法国士兵,也是一名活跃于法国大革命期间的刺客大师

皮耶尔·贝莱克作为一名下士参加了英法七年战争,期间他加入了刺客组织,他从来不出风头,避免晋升,因为一个不起眼的小兵对兄弟会来说更有用处。尽管他无比忠诚于自己的事业,但是对于刺客哲学的理解还是相对肤浅的,他近乎狂热地与圣殿骑士们战斗。他对雅各宾派抱有好感。

生平经历编辑

早年编辑

1741年,贝莱克出生于新法兰西[1]16岁那年,随着七年战争的爆发,他加入了法国殖民地军队。带着强烈荣誉感服役的他凭借着自己在布尔堡战役当中英勇的表现得到了嘉奖。[2]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自己的刺客血统,加入了殖民地刺客兄弟会。在晋升成为一名下士之后,他处处小心,避免再次获得晋升,保持着自己较低的军衔,以此更加有效地为兄弟会效命。[1]

随着战争局势激化,圣殿骑士对殖民地刺客发动了清洗,贝莱克亲眼目睹了圣殿骑士因此犯下的种种暴行。他表示自己曾看见圣殿骑士仅仅为了找到一名刺客而屠杀了整个村庄的人。这些经历进一步加深了他对于圣殿骑士组织的仇恨与憎恶,也使得他对于停战一事产生了抵触心理。1762年,他离开了军队,来到了法国,在殖民地刺客的残余被彻底摧毁之前逃离了大清洗的魔爪。[2]

在巴黎的活动编辑

贝莱克在巴黎定居了下来,成为了一名刺客大师,跻身法国刺客议会。他被赋予了训练兄弟会新人的职责,并成为了夏尔·多里安的导师。在一次任务当中,夏尔陷入了一场与圣殿骑士之间的近距离战斗之中,正是贝莱克从空中跳下刺杀了那个圣殿骑士之后才得以解脱。贝莱克之后把一个怀表送给了夏尔,告诉夏尔说他应当安全地回到儿子身边。[2]

1776年12月,夏尔在凡尔赛宫遭到了科马克的杀害。[3]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贝莱克为了找到位于巴黎各处的监狱里包含着来自过去信息的神秘字形而多次让自己被捕入狱。 [2]

与亚诺·多里安相遇编辑

到了1789年5月,贝莱克顺利地让自己被关进了巴士底狱。与此同时,一个被控犯有杀人罪的年轻人被关进了他所在的牢房。在年轻人睡觉的时候,贝莱克在他身上找到了自己当时送给夏尔的怀表,发现他就是夏尔的儿子亚诺。之后,当亚诺醒来,发现怀表不见了的时候,贝莱克向他发起了夺回怀表的决斗挑战。但随着亚诺告诉贝莱克他能够看见墙壁上有很多字形的时候,这场决斗戛然而止。贝莱克意识到亚诺拥有可以看见这些字形的鹰眼视觉。他把夏尔的怀表还给了亚诺,告诉亚诺他的父亲也是一名刺客。他随后花了两个月训练亚诺的战斗能力,告诉亚诺关于刺客与圣殿骑士的那些事情。他还向这个年轻人解释了鹰眼视觉,教会他该如何去使用这种能力。[2]

Imprisoned 12

贝莱克劝说亚诺加入刺客兄弟会

在7月14日这一天,巴士底狱遭到了革命群众的攻击,贝莱克和亚诺因此得到了越狱的机会。当他们来到城堞边沿时,贝莱克把一个勋章交给了亚诺,告诉后者道这个勋章将会带领他找到刺客,然后就施展信仰之跃,跳入了下方的护城河里。[2]

不出意料,正如贝莱克所预想的那样,亚诺找到了位于圣礼拜堂地下的刺客总部。在问候了这个年轻人之后,他将亚诺带到了刺客议会面前,见证了他加入兄弟会的仪式。[2]

顶着刺客议会的压力,米拉波同意了亚诺的请求,派亚诺前去刺杀圣殿骑士夏尔·加百列·西韦特。贝莱克告诉亚诺,他不会提供协助,但为这位年轻刺客提出了建议:为达成了刺杀目标多做尝试,发现机会。贝莱克告诉亚诺,一旦刺杀失败,即使是丢了自己的性命也不能暴露兄弟会,这是自黎凡特时代以来一直有的规矩。[2]

毒杀米拉波编辑

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之女,亚诺·多里安的义妹,圣殿骑士埃莉斯·德·拉塞尔在亚诺的带领下,来到了刺客的藏身处。埃莉斯试图呼吁刺客与他们团结起来一同对抗圣殿骑士当中的极端势力。贝莱克对于结盟事项表达了极为强烈的反对想法,但他反对的想法却被正与圣殿骑士寻求和平的米拉波无视了。[2]

再也无法忍受米拉波保守观点的贝莱克威胁了一个药剂师,拿到了剧毒的乌头。贝莱克之后又给了米拉波一个改变主意的机会,但当贝莱克确认米拉波心意已决之后,他偷偷地把乌头的汁加入了米拉波的酒里。在米拉波喝下毒酒之后,贝莱克为米拉波举行了只有他一个人的告别仪式。[2]

去世编辑

亚诺最终一路追踪贝莱克来到了圣礼拜堂,贝莱克在那里解释道,他只是遵循马斯亚夫蒙特里久尼十三殖民地那些刺客的先例,对旧组织的清理是为了重建能力、力量与信念都更为强大的新兄弟会。贝莱克试图说服亚诺,让他加入到自己的行列中来,但亚诺拒绝了,两人展开了一场决斗。[2]

亚诺在战斗中逐渐占据上风,为了阻止贝莱克杀害埃莉斯而被迫对贝莱克下手。在死前,贝莱克下令要亚诺杀了自己,不断地催促亚诺下手,不然他永远不会停下。在贝莱克因伤势过重而去世之后,亚诺向他进行了告别。贝莱克的刺客长袍随后被交给了他当初的学生。[2]

性格与特征编辑

“为了拯救兄弟会,即使将整个巴黎化为灰烬我也愿意。”
―1791年,贝莱克对亚诺说出的遗言[来源]

贝莱克是一个好坏模糊不清、争议颇多的人物,带着一种粗鲁的幽默感,总是“臭小子(pisspot)”一词来称呼别人(虽然在面对夏尔和亚诺·多里安这一对父子的时候要亲切一些)。尽管他对于刺客的事业十分忠诚,但他对于刺客理念的理解过于简单了,近乎是一种狂热之情,不计代价地拒绝与圣殿骑士达成和平,甚至敢于为了这种狂热做出毒杀导师、威胁无辜群众生命安全这种实质上等同于背叛了信条的举动。他也对雅各宾派心存同情。[1]

贝莱克是一个忠诚的刺客,会在亚诺在没有刺客议会赞同就自行追逐目标时而斥责他,但即使如此,他本人也是赞许这个年轻人的行动的。出于对黎凡特刺客兄弟会历史与影响的敬畏之情,贝莱克会讲一点阿拉伯语。[2]

贝莱克对于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冲突持有的激进观点导致了为了阻止双方达成和平而毒杀了米拉波的行为。与他谋杀行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自认为是将经受了失败与挫折的兄弟会重建起来的那个继承者,自己所做的事就和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拉通哈给顿一样。[2]他还计划毒杀其他的刺客议会成员,保证没有人会将米拉波的打算继续下去,即使刺客议会的其他人也和他一样对于和埃莉斯休战一事很不情愿。

尽管贝莱克态度上极其粗糙,他性格上却有更为柔软的一面。他像信任夏尔·多里安一样信任后者的儿子亚诺,只是认为亚诺遭到了错误的人的影响。在他死前,他对亚诺和亚诺所做的决定表达了敬意,催促亚诺赶紧杀死自己,避免他被亚诺的理念所感动。他甚至曾和米拉波说,他甘愿赌上自己的命来信任亚诺,但他就是无法信任埃莉斯。[2]

装备与能力 编辑

皮耶尔·贝莱克是一个能力高超的刺客大师,自幼开始接受刺客兄弟会的训练,曾以士兵身份在法国陆军中服役。因此,他精通徒手格斗、剑术与自由奔跑——他后来和扒窃开锁的本领一起,把这些技能教给了亚诺。在装备上,贝莱克佩有一把袖剑,带着若干烟雾弹、一把剑与一把手枪[2]

琐闻编辑

  • 据贝莱克自己所说,他的祖母是比利时人。
  • “皮耶尔”这个名字是“彼得”在法语中的写法,起源于希腊语单词“πέτρος (petros)”,表示“石头”或“岩石”。“贝莱克”是他的父姓,在布立吞语中写作“beleg”,意为“神父”或“领导者”。
  • 尽管在颜色设计上存在差异,皮耶尔的衣着装备和巴黎刺客兄弟会的长袍别无二致。而他所穿着的长袍和之后亚诺在杀死他之后得到的长袍也存在着不同之处;比如说,贝莱克的长袍上其实有一个兜帽,而且他只有一只手套。
  • 可能是他早先军旅生涯的影响,贝莱克是刺客议会当中唯一一个佩剑的成员。奇妙的是,他也是唯一一个使用袖剑的刺客议会成员。

画廊编辑

出场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